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1章 所谓惩罚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看着骑在马背上,夏侯玦弈那渐渐远去的背影,眼里溢出复杂,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见。顾清苑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一边被留下的麒一。

    看着麒一,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轻笑,麒一留下是保护,也是监督,不过,却不是监视自己的行踪,而是监视自己不许跟别的男人接触。时间一年,一年之内,顾清苑不许喜欢上任何别的男人。这是对她逃跑的惩罚。

    想着,顾清苑的眼里闪过一丝柔光,在那个男人不容违背的世界里,她还好好的活着,也是一种奇迹吧!而这一年所谓的惩罚,对于那个骄傲的男人来说,已经是极大的退让了,没有强制的把她带回去,没有强制的囚禁她一生,只是一年的的惩罚,而一年之后,皓月将不会再有顾清苑这个人,她可以过她想要的生活。

    凌菲还有几名暗卫站在顾清苑的身后,他们没想最后,夏侯世子竟然选择了退让,小姐也依然选择了离开,小姐如愿了,可他们心里却不由觉得有些遗憾。

    顾清苑转身,看着身后几人同样复杂的神色,自然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特别麒一看着她时,那完全带着火气,脸色紧绷的厉害。顾清苑看着无奈一笑,“好了,我们走吧!”

    “是,小姐。”

    顾清苑一行人,向着于京城相反的方向行去。

    京城

    明天就是夏侯世子和顾清苑的大婚之日了,京城的每个人的心里都被这件事儿给影响着,当然,真正高兴的没几个。不过,顾家却是极度的兴奋中,顾老夫人把顾清苑叫过去,眉目间都是喜气,不停的交代着明日要注意的事儿,还有那些个丫头,顾清素去到伯爵府的安置之事儿,心情相当的激动。

    顾清苑坐在下面听着,脸上强挤出笑意,手紧紧的握了起来,防止控制不住抬手掐死眼前那絮叨不停的老夫人,在她心里如此焦灼的时候,这老婆子竟然还在这里说道个没完没了的,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顾清苑听着那些废话,咬牙,已经两天了,今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为什么还是没人来通知她,让她赶紧离开呢!首领难道不知道,她今天如果不离开,等到明天大婚的时候,一定会被夏侯玦弈识破的,到时候她的命可就没了。

    思虑着,忽然想到什么,顾清苑的眼眸沉了下来。顾清苑已经到手,首领她却没有任何消息?首领她,不会是已经带着顾清苑离开?而让她自己在这里当当那个拖延时间的替死鬼吧!想此,顾清苑眼里闪过戾气,该死的!她们不顾自己的死活,自己可却是不想死。

    老夫人说着看顾清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皱眉道:“清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祖母说的太多了,你有些不高兴了?”

    顾清苑摇头,“没有,孙女就是想到明天要大婚,心里太过紧张了。”

    老夫人听了笑开,拍着顾清苑的手背道:“原来是紧张了呀!呵呵,你的心情祖母能够理解,不过,不要太担心了,大婚的那一天所有的事儿都会有人带着你去做的,你只要照着做,就不会出什么差错。”

    “是,祖母。孙女知道了。”

    老夫人看顾清苑的脸色越来月不好看,终于放行,开口道:“好了,该说的我也说的差不多了,你只要记在心里就好。你也累了,你赶紧回去好还休息一下去吧!”

    “是,祖母。”

    顾清苑离开老夫人的院子,因为心里那抹猜疑,脚步不可抑制的有些急切,回到自己的院子后,顾清苑看着屋里正在打扫屋子的两个丫头,面无表情道:“好了,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你们先下去吧!”

    “是,小姐。”两个丫头听令,自然不会违背这位马上就要成为世子妃的大小姐,立马俯身,走了出去。

    凌菲静静的站在一边没有动弹。

    当屋里就剩下顾清苑和凌菲后,顾清苑脸上那气急败坏的神色再无法掩饰。

    凌菲看了,低声道:“飞红,你怎么了?”

    “飞云,我们怕是被首领舍弃了。”假扮顾清苑的飞红冷怒道。

    “舍弃?不可能,首领不是那样人。”飞云心里一震,随即否认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首领以前是待我们不薄,可现在这件事儿非同寻常,不容有丝毫的差错,来的时候,你也知道,太子可是下达了死命令的。如果顾清苑不能顺利回到大元的话。首领和我们就是死路一条。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首领她是先顾着自己的命要紧,还是先顾着我们的命?”飞红说完,飞云神色微变,心里惊疑不定。

    飞红沉声道:“顾清苑已经到手,而,首领把我们放在这里,有我们来转移京城那些人的视线和注意力,这样比我们离开,让顾家的人发现异样。可是要保险多了,也更能为首领他们争取到回大元的时间。如此一来,首领完成了任务,又保住了性命,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首领她如何会不愿意去做,至于,我们是死是活都已经不重要了。”

    飞红话落,飞云虽然有些不能接受看,可却无法否认,飞红她说的很有道理,无论什么时候,当要在自己的性命和别人的性命做出选择时候,不用想,相信每个人选择的都会是自己的,而不是他们这些小喽啰的。

    飞云脸色也有些难看,“那现在怎么办?”

    “反正我不想死。”飞红面色冷凝道。

    闻言,飞云凝眉道:“你想不等首领的命令,就这样离开?”

    “不离开在这里等死吗?你要是不怕,你在这里好了,我可不愿意在这里等死。”

    飞云听了,神色不定,静默片刻,开口,“可是如果我们就这样离开,一定很快就会被发现的,到时候也不见得能跑的掉。”

    飞云话刚落,外面传来说话声。

    “见过清素小姐。”

    “起来吧!我听到下人说你们小姐身体不舒服,所以,过来看看,你们小姐人呢?”温顺带着关心的声音传来。

    “清素小姐真是太有心了。不过,奴婢没听小姐说是身体不适,小姐只说她有些累了,现在在休息。”丫头回禀道。

    “好吗?那我就不进去打搅了。”

    “清素小姐慢走。”丫头俯身,顾清素温和笑了笑,转身刚欲离开。凌菲忽然走了出来,看着顾清素面色淡淡道:“清素小姐请留步。”

    “凌菲姑娘有什么事儿吗?”顾清素客气道。

    “我家小姐清你进去。”

    顾清素听了,眼里闪过什么,脸色却带着喜色道:“清儿妹妹醒来了?”

    “我家小姐还没睡,听到清素小姐来了,想跟清素小姐说会儿话。”

    “好。”顾清素笑着,抬脚向屋里走去。走到屋里看到顾清苑正在软榻上坐着,看此,顾清素扬起笑意,上前,张口,然,话未出口,忽然感到后颈一痛,人瞬时倒下,没了知觉。而坐在软榻上的顾清苑伸手快速接住她,把顾清素放在软榻上。看着她的脸,和飞云相视一笑,一切尽在其中。

    顾清素进去良久才出来,凌菲跟随在后,手上拿着帷帽为顾清素戴上,整理着,淡淡道:“清素小姐,小姐只是有些累了,你不必特意出府给她买什么补药的。”

    “清儿妹妹如此我实在是心难安,反正不远,我去买些一会儿就回来。”顾清素担忧道。

    “奴婢跟一起去。”

    “不用了,你在这里照顾清儿妹妹吧!”

    “小姐睡着了,不喜欢人家打搅,走吧!我们速去速回。”

    “那好吧!”

    凌菲见顾清素应下,对着一边的丫头吩咐道:“我和清素小姐去给小姐买点儿提神的药回来,你们在这里守着,记住小姐没叫千万别进去打搅小姐休息,知道吗?”

    “是,奴婢知道了。”

    “嗯!还有,小姐的事儿先别去禀报老夫人,那样只会让老夫人跟着担心。”

    “是。”

    凌菲看丫头们,恭敬应答,点头,跟着顾清素两个人一同离开,出府而去。

    丫头们看着凌菲和顾清素的背影,暗叹:清素小姐马上就要陪着大小姐一块儿嫁进伯爵府了,进了伯爵府大小姐可就是主母了,她现在可不得紧着巴结大小姐吗?

    丫头们感叹着,静静的站在院子里守着。然,她们却不知道,屋里的那个大小姐已经再次换了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清素缓缓睁开眼睛,意识慢慢清晰,心里一惊,迅速打量四周,是顾清苑的房间?伸手抚上自己的后颈,刚才是谁打了自己?想着,皱眉,抬眸,然,当看到镜子里的人儿时候,眼睛豁然睁大,惊悚不已,心猛然跳了起来,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这是…是顾清苑的脸?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之间变成顾清苑了?

    成了顾清苑?成了顾清苑!这个结论出,顾清素眼里的惊悚慢慢转为巨大的喜悦,她是顾清苑了,那么,也就是说,她明天要光明正大的和夏侯世子成婚了?那她,是名正言顺的是世子妃了,哈哈哈哈,她本以为在进入伯爵府后,要经历很多努力才会走到那一步,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她如愿了,哈哈哈…。顾清素无法抑制心里狂喜,差点儿笑出声来。不过,顾清苑现在在哪里?顾清素皱眉,心思快速的翻转着…。

    飞红,飞云出府褪去伪装,刚欲动身去李娇所在的山庄,眼前忽然出现两个黑衣人,飞红,飞云神色一变,在黑衣人冰冷没有情绪的眼眸中,猛然出手,然在出手的刹那,人就僵在那里无法动弹了。

    中午时分,人们刚吃过中饭,准备小憩之时,忽然听到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

    慕容月死了,李娇重伤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京里之人听到这一消息莫不大惊疑不已。

    慕容月是大元公主,李娇是顾清苑的母亲,是李相的女儿,两个人的身份均非同一般,怎么忽然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惊讶之余,也迅速派出家丁,小厮速速打探虚实而去。

    柳家

    柳浪,柳大奶奶,柳琳儿看着被衙役抬回来的慕容月的尸体。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柳大奶奶,柳琳儿怔怔的看着,好似完全被这突入而来的悲剧给惊呆了,无法置信的看着,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帕子,身体微微的颤抖,因为冲击太大,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衙役看了,叹气,“柳大人还请节哀顺变。”

    柳浪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就死了呢!”

    柳浪话出,柳大奶奶和柳琳儿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头也垂了下去,拿着帕子紧紧的按着眼角,完全遮挡住了脸上的表情,看着,极力的在抑制心里的悲哀。

    “柳大人,初步判断,慕容公主所乘坐的马车出了什么故障或者是马惊了,一时无法控制,导致整个马车坠落,在碰撞之中,慕容公主撞到头部造成了死亡。”衙役声音没什么起伏道。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对了,她身边的丫头,婆子呢?怎么没护着些,让公主发生这样的悲剧,她们人呢?都去了哪里?”柳浪悲愤带着怒气道。

    “那些丫头婆子可能怕担什么责任,所以,全部都逃走了,现在衙门已经派人去找寻她们了。”

    “真是太无法无天,太无法无天了,竟然还弃主子以不顾,这样的下人绝对不能饶恕,找到立马杖毙了她们,一群混账东西。”柳浪怒不可遏道。

    “柳大人放心,这样的人一定会得到重罚的。”

    柳浪听了点头,脸色十分的沉重,当然不是因为慕容月的死,而是想着,发生这样的事情要如何跟皇上交代呢!

    柳大奶奶这个好像整理好了情绪,看着衙役开口关心道:“你刚才说同行的顾夫人也出事儿了?她怎么样了?可有什么大碍?”

    “顾夫人受了重伤,现在昏迷不醒,伤势具体如何,小人也不是很清楚。”

    柳夫人听了眼里极快的闪过失望,李娇那样的人怎么不和慕容月一眼直接死掉呢!心里觉得万分遗憾,脸上却很是担忧道:“希望她没什么大碍才好呀!”

    衙役没有回应,转头看着柳浪道:“柳大人,如果没什么疑问,小人就先告退了。”

    “好,你去忙吧!辛苦你了。”

    “不敢当,小人告退。”衙役转身离开。

    屋里瞬时沉寂了下来,静默片刻,柳大奶奶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畅快,大声的笑了出来,柳琳儿的嘴角亦是溢出大大的笑意,冷冷的看着慕容月声息全无的样子。

    柳浪看了皱眉,厉声道:“好了,都给我停下。”

    柳琳儿看出柳浪心绪不好,收敛脸上的笑意,柳大奶奶笑声缓下来,可看着慕容月的尸体,脸上的神采飞扬是如何也无法掩饰,欢喜道:“老爷,一年了,她进入我们家一年了,妾身今天的心里最痛快,这个该死的祸星终于死了。这个让我们柳家沦为笑柄,让我儿子成为笑话的耻辱终于死了。哈哈哈哈,老爷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妾身痛快的了。”

    柳琳儿抬眸看了一眼柳浪,看他眉头皱的更紧了,默默的低下了头没有附和大奶奶的话,虽然慕容月这个让她丢脸的人终于死了,她的心里也觉得万分的畅快。不过,有的时候心里舒畅就好,不必什么都表现在脸上,更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惹得父亲不快。

    “无知妇人,这个时候你净想着这些了,你有没有过,她死了如何想皇上交代?”柳浪斥道。

    “交代?交代什么?慕容月又不是我们害死的,刚才那个衙役也说了,是马车出了什么故障或者是马惊了,才会害的她没命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柳大奶奶不明道。

    “屁话!你可真是够无知的。在皇上没有开口,公文没有下达之前,她的马车说是意外那就是意外,可说不是,那就是有人刻意陷害。”

    “陷害?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是她自己运气不好死掉的,谁会陷害她?”

    “谁?不就是你这位柳夫人吗?”

    “我?老爷,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明明知道不是我做的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柳大奶奶不可思议的看着柳浪,急切道。

    “是,我知道,我知道不是你做的。可重要的是外人不会那么想。说慕容月发生意外,比起你谋害她,我相信外面的那些人更相信你是你做的。”

    “什么意思?”柳大奶奶心惊道。

    “慕容月虽然是大元的公主,可她有着什么样的过往,京城的那些官家没有几个不知道的。而我柳家虽然是奉了皇命娶的慕容月,京城的那些人表面也不好说什么,但心里肯定没少取笑我们。当然也更加明了,我们心里的不痛快和憋屈,如此情况之下,说我们用计害死了慕容月,她们没有那个不会相信的。特别刚才你那高兴的笑声,如果传出去分毫。那就是绝对怀疑的铁证,你是在找死!”

    闻言,柳大奶奶脸色大变,是,她无法否认,她不止一次想过如何让慕容月死掉,可她没那个胆子去做。但是,却挡不住京城那些人的想象,猜疑,如果真的传出去什么…柳大奶奶不敢想象。

    柳浪阴沉道:“更重要的是,皇上他会如何想?慕容月刚嫁入柳府一年,她就是死了。就算她再不堪,可她仍然是大元的公主,关系着大元的颜面,皇上总要给大元一个说法吧!你说,皇上该如何说?说意外?我皓月的面子还要要?堂堂一国公主,在我们皓月说发生意外就发生意外了,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如果说是谋害?虽然凭我的判断,皇家绝对不会这样说,但是,却无法抑制皇上对我柳家的不满,皇上不高兴了,你说,我们柳家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柳浪咬牙道,“而在这个要命的时候,你竟然还在这里得意,怎么?你以为慕容月死了所有的事就一了百了了,你可以扬眉吐气了,可以为你儿子找个体面的儿媳妇了,从此出门也不用再被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了,你觉得十分满意,十分的痛快是不是…。”

    柳浪的一席话出,柳大奶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脸上再无一丝喜色,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还有恼恨,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活着不让柳家安生,她死了,还不让自己痛快,她个贱人,她个扫把星…。

    柳琳儿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该死的!她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咬牙!她现在还没定亲,如果柳家完了,那她可也就跟着没什么好果子吃。

    柳浪看着她们,冷声道:“你们现在给我好好的准便葬礼,记得要给我隆重些,还有,把你那个好儿子赶紧给我找回来,让他好好的给我哭丧。还有你们脸上的那个表情,不想死就给我使命的哭,知道吗?”

    “是,父亲。”

    “老爷你要去哪里?”

    “我试试看能不能进的宫去,向皇上请罪去。”柳浪说完,大步离开。

    柳大奶奶随即悲戚的大呼起来,“作孽呀!…”那声音绝对的悲惨,眼泪也绝对的货真价实。当然她哭的不是慕容月,她哭的是她自己的命呀!那个苦呀!

    柳琳儿冷冷的看着,心里快速思索着,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怎么样才能保住柳家?心烦之时一个声音传来。

    “二姨娘你不能进去…。二姨娘”小丫头的带着一丝焦急的声音响起。

    “我听说尊贵的慕容公主,堂堂的柳夫人死了,我特别来看看,关心一下,为何不能进去?”顾无暇讽刺带着绝对欢喜的声音随后而起。

    “二姨娘…”

    “走开,你个死丫头,你要是敢碰着我的肚子,吓着了里面的小少爷我绝对饶不了你。”顾无暇说着,看到那个丫头怔在那里不敢再拦着她,带着得意的笑意,挺着肚子抬脚走了进去。当看到地上慕容月身上带血,双目紧闭的样子,气息全无的样子,眼里慢是喜色,嘴上阴阳怪气道:“哎呀!我听丫头说的时候,还不相信,没想到她真的死了呀!啧啧,我可怜的夫人你走的可真是够早的呀!…。”说着大笑了起来。

    柳大奶奶听了,恼火,这个死丫头,这个是竟然还来这里捣乱,真是不知死活的很。

    “来人,给我把二姨娘扶回去,没看到二姨娘怀着身孕,身体不方便吗?那么这些个丫头还让她给我乱走,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小心我扒了你们的皮。”柳大奶奶厉声道。

    “是,是,奴婢这就扶着二姨娘回去。”一边的丫头惊恐道。

    “舅母,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呢!夫人走了,我这个姨娘怎么也该来送她最后一层吧!你怎么连着点儿情意都不容呢?”顾无暇挑眉,冷笑道。

    “顾无暇给我滚回你的院子去…”柳大奶奶气恼道,如果不是看在她肚里是怀着柳家骨血的份儿上,她早就弄死她来,哪里会容许她活到现在。

    “舅母…。”

    柳琳儿看着顾无暇在看到慕容月死掉时那个欢喜样儿,还有她现在那个白痴样儿,眼里闪过精光,嘴角溢出莫测,阴狠的笑意。

    顾家

    李娇的事情顾老夫人还没听到消息,她现在正在被另一件儿气的差点晕死过去。

    老夫人狠狠的看着凌菲,咬牙道:“凌菲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顾清素她…。她真的跟着别的男子跑了。”

    凌菲点头,皱眉道:“清素小姐非要给大小姐出府买补药,奴婢拗不过。而且,她为小姐买药,奴婢也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跟着她一起去了。而在我们刚走出府邸不久,清素小姐忽然说肚子不舒服,奴婢要带她去医馆。但清素小姐说,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就好了。所以,奴婢就扶着她到了一个安静的廊子,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辆马车忽然冲过来,猛然把清素小姐给拉上了马车,奴婢没敢迟疑当时就追了过去。可没想到的是,在奴婢追赶时,却听到清素小姐对里面的一个公子说,让他赶紧跑,快点跑。”

    “奴婢当时很是惊讶,不过,却觉得不能这样让清素小姐跟着一个男人离开,就继续追赶过去。可惜,奴婢的脚力比不上马车,没多久,奴婢就被拉下,马车飞奔离开了,去向不得而知。”

    凌菲说完,老夫人脸上涨红,一副要吃人的架势,虽然极度的恼火,可心里直觉的觉得,会不会是顾清苑不想让顾清素跟着她入伯爵府设计陷害于她?

    老夫人那抹怀疑落入凌菲的眼里,凌菲面无表情道:“老夫人,奴婢觉得发生这样的事儿,还是赶紧报官的好,让官府之人的来找寻清素小姐。这样能更快的找到人,避免发是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老夫人听了神色一怔,报官?“凌菲,你真的觉得报官好?”

    “是,奴婢觉得报官最合适,能救出清素小姐,也能尽快的查出那个男人是谁。”

    看着凌菲波澜不起的面容,还有那淡漠的眼神,老夫人凝眉,心里快速的翻转着,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凌菲,我问你,顾清素被带走的时候,可有人看到了?”

    “没有人看到,不过,奴婢追赶的时候,好像有人看到了。”

    “好,我知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记住暂时不要声张。”

    闻言,凌菲看了一眼老夫人,可却什么也没多说,淡淡的应道:“是,奴婢告退。”

    凌菲离开,老夫人猛然拿起水杯砸下,大口的喘着粗气,沉声道:“齐嬷嬷你赶紧去顾清素的院子里,把她的那个丫头叫过来。”

    “是,老夫人。”齐嬷嬷惊疑不定的应着,转身就欲离开,老夫人又开口叫住她,“等一下。”

    “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把顾清素的房间给我仔细的查找一遍,记住,不要让丫头做,你亲自来。”

    “老奴明白,老奴这就去。”

    “去吧!”

    齐嬷嬷离开,老夫人眼里满是戾气,明天就是清苑的大婚了,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来。顾清素这个死丫头,如果她真的是早就计划好了,跟着男人私奔的话。等找到她,自己一定要拔了它的皮。

    但是,这件事却绝对不能报官,要是让官府的人来找,那等于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顾家这脸可就丢大发了,说不定就连清苑还没受宠就会被这件事给连累的失了宠爱,该死的!怎么在这节骨眼上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呢!不过,这么一想的话,老夫人忽然觉得这件事情也许真的不是清苑做的,她要对付顾清素早些日子就该动手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她那么聪明一定知道这样会破击到她。如此来看到的话,顾清素想借此破坏顾清苑的大婚倒是还像些。

    不过这其中也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可老夫人一时却还没想透。

    那边,凌菲从老夫人的院子出来,面无表情的向着某处打了个手势,才抬脚往聘来院走去。

    伯爵府

    听了麒肆的禀报,老侯爷看着坐在小亭子,神色更加的淡漠的夏侯玦弈叹了口气,心里有些心疼,眼里却闪过欣慰。

    夏侯玦弈静静的看着手里的荷包,神色莫测。唯一?世俗规矩?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