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3章 海域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海域

    一方为海,三面环山,青山绿树,云海之间,大海之上,青山之下,一方平原,百户人家坐落其中。忙于农田间,冬种秋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闲时海上游玩,撒网捕鱼,加餐。没有惊天富,亦无金银白玉屋,然,却如同世外桃源般,安宁,祥和,平淡。

    早上,太阳跃出地平线,在海的尽头缓缓升起,照亮整个大地,也照亮了整个海域,照出海的蓝,青山的绿,带着盎然的时机,开始了新的一天,各家上方,袅袅炊烟升起,各种香味扑鼻。

    一院之中,一房间内,一大大的床上,大大的被子下一个人慢慢的蠕动,慢慢露出一颗黑黑的脑袋,闻着扑鼻的香味,听着肚子反射性的叫声,痛苦的皱了皱眉,很是挣扎了一番,才带着一丝不情愿睁开眼睛。

    凌菲走进来,看到就是这副景象,眼里满是无奈,心里又觉得好笑,小姐每天早上都要在睡懒觉和吃早饭之间纠结一番,吃饭和睡觉在早上对于小姐是个艰难的抉择。

    “娘子…。”

    床上之人慵懒且十分自然的两字出,凌菲的嘴巴猛然抽了一下,虽然已经听了半年了,可她还是无法适应小姐每次用那情意绵绵,让人发寒声音对她叫出这两个字。

    看着凌菲黑下来的脸色,顾清苑瞬时清醒了很多,凌菲的表情果然有让人清醒的功效,半年来从未减退,愉悦的笑了笑,起身下床,随意的披着件衣服,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一下。一头的青丝,随便的抓几下,拢住,在头顶束起,利索的打理好自己,顾清苑对着镜子照了照,结束,妥当,男装就是方便呀!

    顾清苑看着镜子里面的美少年,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在这里她不再是顾清苑,她是蓝陌。一个有着娘子的男子汉。

    凌菲站在后面看着镜子里的小姐,看着那熟悉且陌上的面容。去除了女子精致的装扮,连带的也放开了身上那莫名的束缚。一身简单的男装,自然自如的释放着,那张扬的活力,肆意的快乐。容貌不变,可跟以前比起来却已然是两个人。

    而无法否认的是,小姐在这里很开心,比起在京城那些浮华中,要开怀很多。看着,凌菲的眼里闪过复杂,却也慢慢懂得,也许,这种简单的快乐,平淡的日子真的才是小姐想要的。那主子呢?主子该怎么办?…。

    “娘子,我们今天早上吃什么好吃的?”凌菲感慨间,顾清苑已走到了凌菲的身边,期待的问道。

    凌菲回神,看着顾清苑垂涎的模样,轻笑道:“麒一去海里抓了条大鱼回来,奴婢给公子炖了鱼汤。”

    闻言,顾清苑眼睛亮了起来,随后又带着一丝怀疑道:“真的是麒一抓的吗?”

    “是,这次真的是麒一抓的。”凌菲笑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赞叹道:“看来,我们麒大侠捕鱼的技术,经过这半年不懈的努力,总算是小有成就了呀!很让人欣慰呀!”

    凌菲脸上笑容不由扩大,她就知道小姐肯定会如此。不过,也怪不得小姐会如此惊疑。按常理说,麒一武艺高强,身手不凡,让这样的人抓鱼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才是。可让人没想到的是,他就是抓不住,连撒网逮鱼,他逮着的也是那些小虾米。让人看得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说他抓鱼不开窍,还是该说他的运气太背。

    为了这件事,小姐没少取笑麒一,想到小姐取笑麒一的话,凌菲忍俊不禁。

    每次到海上小姐就会感叹两句:麒一,你看这浩瀚的大海之中,游动着的那万千生物,还有那数不尽的美食。这些,那个才是属于你的呢?

    唉!遇到你,鱼儿们,何其有幸!怎奈,我们的腹腔却要空空如也!我们又是何其的不幸呀!

    每次吃鱼的时候,小姐很是亲切的为麒一夹菜,感叹:麒一,这些鱼牺牲自己,成全我们,我们该感激。所以,以后再钓鱼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折腾它们了,挥动鱼竿的时候就拉一个上来吧!看着那些鱼眼睁睁的看着鱼钩上的食物,却怎么也吃不到,于心何忍呀!死之前,就让它们做个饱死鬼吧!

    刚开始小姐说这话,麒一很是无地自容,可渐渐的麒一习惯了,小姐再说,他除了脸色发黑外,很是淡定。只是却更加努力的去捉鱼,钓鱼,那劲头比起做暗卫习武时完全不差分毫。但,可惜的是,麒一和那些鱼太没缘分呀!它们邪了门的就是不上麒一的钩。

    直到后来,麒一每次去逮鱼,小姐就会面色沉重的目送他,在他回来后,满含期待的看着他的鱼篓,直到不忍再看。小姐说,再看不到鱼,她真是担心麒一要跳海了呀!

    麒一捕鱼已经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他为了那口气,而却给了她们莫大的乐趣,不但是小姐,就是其他的几名暗卫,也绝对不会错过麒一捕鱼回来的那刻。空空的鱼篓,麒一的黑脸儿,暗卫们不出意外,果然如此的表情。让人看的发自心底想笑。有的时候他们还会下注,赌麒一这次会不会钓到鱼,不过可惜的是,没有庄家,每个人赌的都是麒一钓不到。

    简单,纯粹的快乐,让人着迷。

    走出屋子,走进厨房,闻着鲜美的鱼汤,蓝陌的脸上扬起大大的笑意。

    “公子。”

    蓝陌点头,看着李林,李明,李路三人,还有怎么都抑制不住脸上那扬眉吐气神色的麒一,笑开:“麒一。”

    “公子。”麒一腰板儿挺直,垂首应道。

    凌菲,李林四人看着麒一半年来站的从来没有如此挺拔的身姿,不由抿嘴一笑。

    “麒一,凌菲说今天的鱼是你钓到的?”

    “是的,公子。”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麒一,你做的很好。”蓝陌大大的夸赞道。

    麒一眼镜晶亮,虽然他也觉得幼稚很多,不过,心里却很是愉悦,比以往完任务还高兴,“多谢公子。”

    “嗯!所以,为了庆祝你的成功,今天的鱼头就是你的了。”

    顾清苑话出,麒一面皮扭曲了一下。

    凌菲几人闷笑,小姐真是太坏了。

    “蓝小子,蓝小子…。蓝小子你在哪里?蓝小子…。”

    中气十足的吼声传来,屋里几个人的脸色变了,蓝陌却是眼睛一亮,眼里划过钱符号。转身,走到门口,看着站在院子里五十多岁满头鹤发,却精神灼灼的老人,还有他身后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书童模样的小厮。蓝陌看着老人微笑道:“容医仙,我在这里。”

    容医仙,村里唯一的大夫,因为医术高超本人奉为医仙,而他老人家亦是当仁不让的应下,对于这样称呼他的人,投一你很有眼光的眼神,在村子里的威望很高。

    看到蓝陌,老头大步走到她跟前,笑容满面道:“蓝小子,吃饭了没?”

    “还没。”

    “哈哈,我就知道。”说着从小童的手里拿过一条大鱼,看着蓝陌,没心没肺道:“我今天看到麒一那家伙去钓鱼,老夫就猜到你们今天早上肯定又没鱼吃,所以,赶紧给你们送来一条,怎么样?果然被我猜对了吧!”

    容老头说完,麒一的脸全黑了。蓝陌同情的看了一眼麒一,看来麒一的钓鱼技术真的是远近闻名了呀!

    容老头没注意到异样,继续道:“蓝小子,你赶紧把这条鱼给炖了,做成麻辣味儿的。”说着砸吧砸吧嘴巴,完全回味的模样。

    蓝陌听了轻笑,凌菲叹气,这位容医仙在她们刚来这个村子的时候,那可是没少刁难她们,对她们那是眼睛翻白,鼻孔朝天。可自从偶然吃了一次小姐做的麻辣鱼后,态度就开始来了个完全的大转变。更是三不时的就送鱼过来,以各种借口,各种理由让小姐给他做鱼吃。

    “容医仙,今天麒一抓到鱼了,所以,你这条鱼…。”蓝陌的话还没说完。

    容老头就跳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麒一,“抓到了?真的抓到了?”

    “是,我抓到了,让容医仙你失望了。”麒一咬牙道。

    “不可能呀!你怎么会抓到鱼?”容医仙完全无法相信,怀疑道:“麒一,你不会是偷拿别人的吧!”

    “我,没,有。”麒一的磨牙声,清晰入耳,眼睛在冒火。

    看着麒一要吃人的表情,容老头瞪了他一眼,“臭小子,不就是抓到一条鱼嘛!还想老子夸奖你呀!这村里的人每个每天都抓到不少鱼,也没见那个和你这么兴奋的。”容老头心里很是不高兴,这小子会抓鱼了,那以后就有少了一个理由,给蓝小子送鱼,让她给自己做鱼吃了。

    老头无理取闹的样子,让麒一憋闷的想吐血,这个时候他万分的后悔,当初怎么没跟麒肆好好学习一下毒舌的本事呢!

    容老头看麒一咬牙切齿的样子,有恃无恐的哼一声,继而,无视。转头看着蓝陌马上换了一副面孔,笑容满面道:“蓝小子,鱼做了吗?”

    “做了。”

    “真的?什么口味?”

    “清炖。”

    “清炖?清炖的不好吃。”容老头皱眉。

    “我觉得还不错,我家娘子做的。”蓝陌轻笑自然道。

    闻言,老头脸上失望之色更甚,“不是你做的?”

    蓝陌点头,转身进屋,准备吃早饭,凌菲几个人跟着走了进去,麒一走的更加的快,为了生命安全,绝对远离容老头。

    容老头看了看手里的鱼,想想那麻辣鱼的味道,抬脚就要跟过去。

    小童看了自然知道他想做什么,急忙拉住低声道:“老爷,我们回去吧!小的做好饭了,而且,公子马上也回来了,正好可以开饭了。”

    “你做那是饭吗?一点儿味儿都没有,老子吃的嘴巴里淡出个毛来。”老头嫌弃的声音。

    “老爷,你以前说很好吃的。”小童委屈道。

    “老子以前真的是太委屈我这张嘴巴了。”老头捶足顿胸。

    “老爷…”小童真是想哭了。

    “容刚,蓝小子做鱼的时候,老子不是交代让你在一边好好的看看学学吗?你怎么什么都没学会。”

    “老爷,小的有仔细的看,也都记住了,回去也都是按照蓝公子的做法做的,可…。”

    “放屁,你做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味儿,辣不辣,麻不麻的,难吃。”

    “小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明明就是那样做的呀!”

    “好了,你自己笨,学不会就算了,老子让蓝小子给我做去。”容老头说着就往屋里走去。

    小童却拉的更紧了。

    “你干什么,放开!”

    “老爷,你再让下的试试好不好,小的保证这次一定做的好吃。”小童使命的拉住,心里紧张的不行,蓝公子做一次鱼是他们看几个病人的钱,鱼老爷天天想吃,可病人却不是天天有的,再这么下去,他们怕是要倾家荡产的呀!

    “放开…”

    “老爷…”

    顾清苑听着外面的对白,觉得手里鱼塘的味道更加美味了。

    凌菲却想要翻白眼,偷师学艺还在人家门口张扬的议论着,他们可真是…凌菲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林几人听了对视一眼,这戏码隔几天就要上演一回,最后的结果,容医仙大吃了一顿,小姐大赚了一笔。

    外面吵嚷声结束,不出他们预料,容老头气呼呼的走了进来。直接在蓝陌身边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鱼,不是他喜欢的,转头,道:“蓝小子,你把我带过来的那条鱼给炖了吧!”

    “可我吃饱了,吃不下了。”

    “可我想吃。”

    “可以,老规矩。”

    “臭小子,让给帮我做个鱼你也要收银子。”

    “我可以不收的。”蓝陌话出,老头的眼睛骤然大亮,“真的?”同时心里疑惑,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味道可能会差强人意呀!”

    闻言,老头的脸色黑了下来,他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么好心。

    “蓝小子,我拿东西给你换鱼如何?”

    “什么东西?”

    老头从衣袖里拿出几个药丸,一边的凌菲看到那个东西,嘴巴猛然抽搐起来。

    蓝陌看了,拿起,“就是这个?”这是什么东西?仙丹?

    看蓝陌疑惑的样子,老头神秘一笑,低声道:“蓝小子,这可是好东西,只要吃了他,保证你大展男儿雄风。”老头说完,蓝陌的嘴巴歪了一下。身后的几个暗卫,差点儿栽倒在地,瞪目结舌,这老头竟然给小姐那个东西…。?手紧了紧,考虑,要不要把他给丢出去。

    “怎么样?不错吧!”老头笑道。

    蓝陌神色淡淡的放下,“我不需要这个,雄风依然。”

    噗咚一声,李林抵挡不住这句话的威力,倒下了。其他几人万分理解的看了他一眼,他们也在强忍呀!

    麒一完全呆住,目瞪口呆的看着蓝陌,半年来他跟在蓝陌身边,已经看了,听了太多想都无法想象的事,他觉得他现在已经很淡定可,可没想到,顾小姐语出惊人是无限极的,而他要适应恐怕还要很久,很久…。同时心里不由怔怔的想,主子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恐怕一句放肆,大胆妄为,无法表达主子的心情吧!

    “公子。”小童请安的声音传来。

    “嗯!”清润的男声随后起。

    容老头身体一僵,完了今天的鱼吃不到了。蓝陌叹气,完了今天的钱飞了。

    脚步声渐近,眨眼人影已至眼前,身高七尺,一身青衣,气如柔风,眸如星辰,面如玉。看着他,脑海里映现八个字,公子如玉,灼灼其华。

    容景烨走入厨房,看着坐在桌边的两个人,嘴角溢出温和的笑意。

    看着他,麒一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人让人很不喜欢。特别每次看到他对顾小姐笑,麒一想起主子说,不准顾小姐跟男子接触,心里就不止一次的想,要把他丢到哪里去?还有,这件事要不要跟主子禀报一声?

    京城

    驸马和大公主嘴角含笑的坐在大堂,驸马看着老侯爷恭敬道:“父亲,你老近来身体可还好。”

    老侯爷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神色淡淡道:“我很好,你们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儿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来看看父亲。”大公主没有一点儿架子,很是规矩,得体回应道。说完,转头看了一眼驸马,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样子。

    驸马亦是有些犹豫不决。

    两人的神色落入老侯爷眼里,皱眉,开口道:“有事儿就说,这么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闻言,驸马赶紧起身,“是,不过这事儿,儿子还是真是不知该怎么说?”

    “有什么就说什么?有什么不好说的。”

    “儿子说了怕玦儿会不高兴。”

    老侯爷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和玦儿有关。”

    “是的,父亲。”大公主在一边接应道,“其实,是这样的,前几日媳妇进宫去见了皇兄,皇兄当时正巧在韦贵妃那里。刚巧,皇上和韦贵妃正在说玦儿。”

    大公主话刚开头,老侯爷就已经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了。

    “可是在说玦儿的婚事?”

    “父亲睿智,就是在说玦儿的婚事。”

    “皇上怎么说?”

    “玦儿订婚已经一年有余了,本来在半年前就该大婚的,可因为顾小姐的母亲伤势严重,顾小姐那时举行大婚有些不合适,所以就耽搁了下来。”

    “而这一耽搁就是半年,半年了顾小姐的母亲应该也痊愈了。可皇上见玦儿最近却还是没有成婚的意思,心里就有些着急了。更也担心玦儿身边没个人,缺了什么,短了什么没人照应。也很是让人放心不下。所以,就让媳妇过来跟父亲说说,让父亲跟玦儿说道一二,顺便问问玦儿,他准备什么时候成婚?”大公主有条不紊,带着关心道。

    老侯爷听了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玦儿没有退婚,拖了半年老侯爷意外,更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见老侯爷不说话,大公主的眼里闪过什么,随即叹气,善解人意道:“不过,玦儿的脾气,媳妇多少也了解些。凡事不喜欢人家强求着他。所以,当时贵妃娘娘就说了,要是玦儿现在真的暂时还不想成婚,而顾小姐在她母亲的身边照顾有走不开,皇上也能够理解,只是这身边每个照顾的人,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所以,想着,让玦儿先纳个侧妃照顾着他。”

    说完看到老侯爷脸上不见什么喜色,有加了句,“父亲,这些是皇上和贵妃的一片关心之意。而媳妇当时也说了,这还要看玦儿自己的意思。”

    老侯爷听了点头,“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和玦儿说的。”

    “是,父亲。”

    话说完,屋里沉寂了下来,有些话没说明,可有些事儿他们却都已经心知肚明,驸马和大公主今天说这番话,而来的时候又是带着韦柔儿一起来的,这意思就很明显了,皇上想让玦儿纳的那个侧妃就是韦柔儿。

    “父亲,媳妇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出于礼仪想去探望一下顾夫人,还有我那未来的侄媳妇,你看是否可以?”大公主神色恭敬的请示道。

    “是呀!是该去看看,我大哥大嫂走的早,玦儿的事儿我们是该多操些心,去看看是应当的。”驸马夏侯勇是否赞同道。

    老侯爷听言,淡淡道:“嗯!想去就去探望一下吧!”

    “是,那媳妇回去就准备一下,过两日就过去。”

    “嗯!”

    小亭子里,韦柔儿安静的坐在那里,神色间带着一丝不安,局促,手足无措,然,看着给她斟茶的婆子,还是很柔和的笑了笑,大家小姐的风范尽显无疑。

    婆子看着韦小姐如此,心里感叹:这位韦小姐长的可真是漂亮,人也温柔的很,并且还很规矩。伯爵府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二个来府的大家小姐。第一个是悠然公主,她虽然是公主,可却一点儿都不矜持,以前仗着是公主的身份,来到府里对她们这些婆子可是看都不看一眼,更不要说对她们笑了,而且,来了以后就开始打探世子的事情,那个心思真的是一点儿都不遮掩。

    想想悠然公主,再看看这位韦小姐,虽然不知道她跟着大公主,和驸马过来有什么事情。不过,伯爵府的主子都是男的,她一个闺秀过来,没什么巨居心的,都会有些不安吧!而这位韦小姐看起来就是如此。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向她们打探世子爷的事。这让她们对这位韦小姐的好感有上升了不少。女子就该有女子的矜持,对于那些一看到他们世子就开始眼睛放光,打探不休的女子,他们还真是打心眼里看不上。

    韦柔儿感觉到那些婆子看着她目光从一开始的探究,到现在的柔和,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嘴角溢出浅淡的冷笑。今日她进入伯爵府,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京城的那些人看到了,对她的名声都会有不好的影响,说不定还会让那个男人不喜。

    她是急着想要进入伯爵府,可却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她虽然对夏侯玦弈了解的不透,但是她了解男人。男人对于主动送上门的女人都不会有多喜欢,更不会珍惜。想来夏侯世子也是一样,所以,在什么都没确定下来以前,她贸然入府对她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她要的是堂堂正正的,有名有份的踏入伯爵府。哪怕是以侧妃的身份都没关系,因为她有信心,只要她先顾清苑进入伯爵府,世子妃的位置就一定是她的,她会让顾清苑永远无法进来,也绝对不会有何夏侯世子大婚的那天。可她的那个贵妃姑姑却根本不想这些,只想着让她如何尽快的进入伯爵府。让她很是恼火。

    山庄

    庄子之内,两个院子,相距余丈,抬腿既到,然却极少来往,基本处于隔离的状态。

    半年的软禁,李娇不甘,哭过,闹过,甚至重拾旧招以死相逼过,可是,这些却没得到她想要的结果,除了让自己身边的护卫增加了什么都没有改变,李翼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失望,沉重。李娇心惊同时开始心慌,父亲他是怎么了?为何现在对她再无一丝的纵容,疼爱?

    李娇惊惧,却不敢再大闹,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现在半年过去了,软禁的日子李娇渐渐也习惯了,除了太过枯燥,可比起在顾家却也平静了很多,再加上高嬷嬷每天给她说些民间小笔事,偶尔还讲些佛法,日子倒是也能过。

    李娇这里是平静了,然,有一个人却完全无法平静,更是无法接受,那个人就是顶着顾清苑面皮的顾清素。

    顾清素死死的盯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眼里涌现极致的恨意。顶着顾清苑的脸,她满含期待,心情澎湃的等待着大婚的到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大婚没等到,等来的却是半年的囚禁日子,而,那个神一般的男子,也从来没在她的面前出现过。她不能确定这是为什么?是因为知道她假扮的?还是那个男人已经对顾清苑感到厌弃了,所以,才会对她不闻不问的?

    如果知道她是假扮的,为何还要留着她?

    如果是因为厌弃顾清苑,那,她可就真是被顾清苑害惨了。不过,这是不是代表着她还有一线生机?比如,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告诉夏侯玦弈她被顾清苑设计了?还有就是顾清苑跟别的男人私奔的事儿也可以一并告诉他。如此一来,那个男人会不会对她这个被人陷害至此的女子,感到一丝怜惜,继而接她进伯爵府呢?

    顾清素心思不定,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做关系到她的性命,绝对不能贸然行事,她要在好好的想想。

    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先请个大夫过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体开始发痒,刚开始只是轻微的痒的,抓一下就好了。可慢慢的越来越痒,每天晚上挠的她很是烦躁。但是,她担心她假扮顾清苑的身份被拆穿,所以,一直忍着,后来忍不了了就让丫头给她拿了些止痒的药,可却完全没什么效果,现在还越来越严重了。

    而那些抓痕,竟然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有的甚至一个月都愈合不了,留下长长的一道血痕迹,看着触目惊心,再这样下去,她这身娇嫩如雪的皮肤可就要毁了。

    一个浑身是伤疤的女子,有那个男子会喜欢?到时候就算夏侯世子怜惜她,可看到她这一身的伤痕,恐怕也不会接她如府了吧!想着,顾清素越来越觉得,恢复她如雪的皮肤,才是现在最该做的。

    想此,顾清素看着外面高声唤道:“凌菲。”

    凌菲走进来,神色淡淡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去帮我找个大夫过来。”

    闻言,凌菲眼神微闪,面无异色道:“小姐那里不舒服吗?”

    “这个你不用管,你帮我请个大夫过来就好。”

    “是,奴婢这就去。”凌菲应声,转身离开。

    伯爵府

    “主子,庄子上有消息传来。”麒麟对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夏侯玦弈轻声禀报道。

    “说。”

    “顾清素身边的暗卫传信儿过来,凌菲在顾清素身上撒的毒素好像开始发作了。”当日顾小姐坠落山崖,那个推到顾清雅的人,不是曾氏而是顾清素,这些他们早就知道了。而且,他们也知道,凌菲在跟着顾小姐下去的瞬间,就在顾清雅和顾清素的身上下了毒,这些都已经查实清楚。这位顾清素小姐如此不想死,主子自然也不介意让她多活些日子,只要她不会后悔就好。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