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4章 疯了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皇宫

    皇宫半倚在凤软上,以手撑额,闭目养神,额边手指上长长的金黄色指套,透着无上的华丽,金贵,可那尖尖的指尾,也透着绝对的尖锐冰冷。

    张嬷嬷站在一边静静的为皇后摇着蒲扇,虽然皇后面上看不出丝毫异样,可从自从三皇子离京后,皇后承受了不少的压力也极力隐忍着心里极致的怒气。

    朝堂上,那些站在韦氏一门的大臣们,时不时的就会在皇上面前提到悠然公主和三皇子,装腔作势心痛表示,有些事情要是传到民间去,对皇家的影响极度的不好,皇家的威严在老百姓的心里绝对会大大的降低呀!

    虽然,皇上看起来对着这些个大臣三不五时的提到这些也不见得高兴。可,却不妨碍皇上加深对皇后的不满,半年多了,皇上来到熙和宫的次数那是寥寥无几。就连每月的初一,十五必到皇后寝宫休息的日子,皇上也会以公务繁忙给推了。这绝对是在打皇后的脸呀!可皇后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忍着。

    更让人可恼的是,在这憋屈的时候,韦贵妃那个贱蹄子趁机在皇上的面前不停的邀宠卖乖。皇后失去两个孩子,又被皇上斥责。而韦贵妃却风头更尽,连带的二皇子和四皇子也受到皇上的另眼相看。对比之下皇后明显处于弱势,如此,宫里那些个心聪目明的墙头草,就开始不着痕迹的往韦贵妃这边靠拢起来,这让人看了更加的气恼。可却无法发作。

    在皇宫里这么多年,皇后和她都深知,越是在这敏感的时刻,她们背后的眼睛越多。人家正等着抓你的把柄你再迎风而上,那绝对不是聪明的做法。忍得一时之气,等待平息翻身之日,那个时候就是秋后算账,取他人性命之时…。

    “张嬷嬷。”

    闻声,张嬷嬷抬头看到皇后睁开了眼睛,赶紧收敛心思,恭敬道:“娘娘,有什么吩咐?”

    皇后缓缓坐正身体,看了一眼比起以往很显冷清的宫殿,淡淡道:“最近宫里这是冷清了不少呀!”

    听言,张嬷嬷眼神微闪,却神色不变道:“看娘娘小憩,老奴担心那些个丫头打搅到娘娘,就把她们打发出去了。”

    皇后听了,看了张嬷嬷一眼,嘴角溢出一丝寡淡的笑意,“如此冷冷清清的日子,本宫好久没过过了。一时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不过,这样的日子想着可怕,可真的过起来也没想象的那么焦人,最起码,让本宫看清了不少的东西。”

    皇后娘娘随意平淡的几句话,却听的张嬷嬷心里一禀。

    “最起码让本宫看清了,那些人是忠心的,那些人是违心的。”皇后语气很是平缓的说着,然,眼里却闪过的冰冷戾气,“张嬷嬷,把最近这些日子在韦贵妃面前讨好卖乖的贵人,妃子都给本宫记下了。”

    闻言,张嬷嬷眼眸一缩,躬道:“是。”

    皇后说着缓缓走下,张嬷嬷赶紧伸手搀扶,不急不缓的走着,“本宫听说,韦贵妃想把她的那个侄女送入伯爵府,给夏侯玦弈做世子妃,可有此事?”

    “是,皇上好像也开口了。”

    “是吗?看来在本宫失力的这些日子,韦贵妃在皇上面前更得脸儿了呀!竟然公然往伯爵府安插起自己的人来。”皇后面色冷硬,眼里闪过讥讽。

    张嬷嬷轻声道:“娘娘,让她折腾吧!迟早有她好看的。而且,关于夏侯世子的事情,老奴觉得皇上这不是在给韦贵妃脸儿,只不过想利用她出面,皇上顺水推舟到达他想要夏侯世子成婚的目的罢了。到时候就算夏侯世子拒绝,皇上的面上也好看些。韦贵妃可就是吃鸡不成又蚀把米了,得罪了夏侯世子不说。就是皇上,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明了了韦贵妃那潜在的野心。娘娘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张嬷嬷说完,皇后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张嬷嬷看此,继续道:“而且,娘娘不是说那个顾清苑不是个简单的人吗?既然如此,就算最后韦贵妃的侄女进入了伯爵府,这两个女的对上了,那对我来说也是好事儿呀!”

    张嬷嬷低声道:“娘娘,现在顾家这个形势比起韦家来,还真是差了一大截,而,顾清苑和韦柔儿斗起来后,最缺的那就是一个有力的后盾。既然如此,娘娘何不在她危难之时伸出援手护她一两次。等到那个时候,她一定马上就会依附在娘娘这边的,娘娘就是她打败韦柔儿的救命稻草。”

    “她们鹬蚌相争,娘娘渔翁得利。如果那个顾小姐手段真的了得,能紧紧的抓住夏侯世子的心。那可就更有好戏看了,韦贵妃这手是注定就适得其反了。”

    张嬷嬷一席话出,皇后眉梢微动,赞赏的看了张嬷嬷一眼,“你说的不错。本宫和顾清苑也算有着共同的敌人,过往之事暂时可以压下,只要她有手段,本宫自然也很愿意助她一二。”

    “娘娘英明。”

    “有你在本宫的身边,让本宫心宽不少。”

    “有娘娘这句话,老奴此生足矣。”张嬷嬷感动无以加复道。

    皇后看看眼里闪过满意,眼神也柔和了下来,片刻,眉头又皱了起来,“不过,这都半年了,顾家怎么没有一点儿动静?就是夏侯世子对于成亲的事情也是只字未提!看着完全没有成亲的打算,和刚开准备大婚的张扬态度比,本宫总觉得这变化有些异样?”

    “夏侯世子那个人本来就让人很捉摸不透。不过,按理说也正常,顾小姐容颜受损,家里又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夏侯世子有些腻烦了也不一定。”

    “腻烦了他如何会忍着,肯定早就退婚了。”

    “娘娘这么一说,老奴也觉得好像有些说不通。”张嬷嬷凝眉道:“没有成婚的意思?可也没有退婚的迹象,这…。”

    皇后神色亦是不定,静默片刻,开口道:“张嬷嬷等一会儿你去一趟大皇子府,告诉皇子妃让她准备一下,这两日去探望一下顾清苑。”

    闻言,张嬷嬷眼睛一亮,“是,娘娘。”

    伯爵府无法着手,那就只能从顾清苑那边查探了。

    海域

    傍晚十分,夕阳西下,通红的夕阳折射出柔和的光芒,即将隐没的光芒带着一丝淡淡让人伤感的凄美。

    蓝陌站在绿树田野间,看看快要落下的夕阳,看着那美丽的田园景色,感叹:好美的景色!让人不由的诗性大发呀!可惜,她却没那个文采。不过,抒发一下心情的**如此强烈,说不定还真的能做出一首诗来。

    念头起,蓝陌抬头望夕阳,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微抬,诗仙李白的姿态,张口,充满诗意的开头,啊!…。啊!…。

    两个啊字出,蓝陌垂首,看了一眼脚边空空如也的菜篮子,叹了气,算了!还是赶紧去摘菜吧!拿起菜篮,转身!砰…。呜!懊死!好痛!蓝陌捂着鼻子,眼泪差点儿下来。

    “蓝公子你怎么样?可是撞痛了?抱歉,我没想到你会忽然转身,所以,没来得及退开…”

    温润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蓝陌捂着鼻子抬头,看着俊逸的面容,如辰星的眸子带着歉意和担心。蓝陌揉了揉鼻子,吐槽,丫的!胸膛硬的像石头,鼻子都歪了。不过,男子汉这点儿痛是不怕的。

    蓝陌放下捂着鼻子的手,轻笑道:“我无事,无事,鼻子还在,好的很。”

    容景烨看着蓝陌眼泪都快要痛出来的样子,皱眉,担心道:“真的没事吗?”说着,伸手抚上蓝陌的鼻子,想确认一下。

    看此,蓝陌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躲开了他的手,自然的问道:“容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容景烨也放下自己的手,自然的回应道:“我来摘点儿菜。”对于蓝陌的躲开,神色不见一丝的尴尬。

    “那你赶紧去摘吧!我也去摘点儿。”蓝陌说完,走到自家三分地上面,看着绿绿的青椒,青青的茄子,开始动手摘,摘着,盘算着今天晚上做什么菜好呢?

    一边的容景烨看着自己满满的菜篮,再看那个鼻头红红转心摘菜的绝美男子,莫名觉得可爱,淡淡一笑,抬脚走到他的身边,利索,熟练的摘几颗青椒放在他的篮子里。蓝陌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随意道:“容公子不去摘菜吗?”

    “我已经摘好了。”

    “哦!”

    “蓝公子今天晚上准备做什么菜。”

    “还没想好。”

    “我们可以去搭火吗?”

    “最近有给人看病吗?”

    “嗯!看了几个。”

    “哦!那好,你们来吧!”

    容景烨听了眼里的笑意加深,温和道:“我想吃青菜,能不能摘些,晚上做个青菜?”

    “可以,记得加钱就好。”

    “好。”容景烨很是好脾气应道,说完顿了一下,道:“蓝公子,我爷爷上次给的那个药丸吃了感觉如何?”

    蓝陌:…。

    静默片刻,才面无表情道:“很好!”

    “是吗?那要不要我再那些给你?”容景烨很是体贴道。

    话落,蓝陌猛然抬头,森森的看着容景烨,“容公子,可是觉得我很无能,需要服用药丸才可以?”

    “哦!”容景烨怔了一下,赶紧道:“蓝公子不要误会,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

    “我不需要,留给你自己服用吧!”说完,恶狠狠的瞅了一眼他的**,看到容景烨一向温润的面容抽搐了一下,心里豁然舒服很多。冷哼一声,拿起菜篮,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冷声道:“今晚入伙费加倍。”

    容景烨闻言,苦笑,无奈叹气:本想献个殷勤,讨个某人个欢心,能少收点儿银子,可现在看来适得其反了。容景烨认命的拿起自己的菜篮,跟在蓝陌身后往村子走去。顾家

    李娇出事儿,顾清苑和伯爵府的婚事被延迟,顾清苑前往庄子上照顾李娇开始,一连串的事情把顾家整个推到风头浪尖之上,老夫人更是被这一串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击晕了。

    现在半年过去了,却依然没有平息下来的迹象,只要顾家和伯爵府的亲事存在,那些关注顾家的人就无法彻底平息下来。而老夫人的心情也就更不要说恢复了,随着婚事无期限的延迟老夫人的心情是越来越阴郁。每天脸色乌云密布,脾气也越来越不好。有的时候下人们做错一点儿事儿,就会被老夫人给狠狠的仗着一番,为此,这半年来下人们都是战战兢兢的,在老夫人的面前伺候的丫头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每天都心惊胆战的过着日子。

    而近身伺候老夫人的齐嬷嬷,这半年来更是身心疲惫的很,老夫人的脾气坏不说,人也越来的越爱念叨。而念叨最多的就是李娇。齐嬷嬷刚想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老夫人每天的念叨就又开始了,那些已经让她耳朵生茧的陈词滥又在耳边响起。

    “李娇那个扫把星,嫁进我们顾家这么多年,除了拖累我们,真是一件儿好事都没做过。一个男丁未给我们顾家诞下还拖累了长远二十几多年的时间,害的长远连一个嫡长子都没有。”

    “在长远出事儿的时候,她一个做妻子却在外面游山玩水的逍遥自在。一点儿帮不上,可脾气却大的要命,知道长远在外面有了儿子,马上就给长远和离,如此无情无义的人,竟然是我的儿媳妇,我这个命是有多苦呀!”

    “老夫人,你放宽心,那些都过去了,不要…。”齐嬷嬷叹气劝慰道。

    “是,那些事儿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可现在呢?她连累了长远还不够,现在还拖累清儿…”老夫人说着那股邪火又起来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的东西,在清儿要大婚的当头,她竟然出事儿了。还说什么,是在给清儿去寺庙祈福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虚伪的东西,十几年对清儿不闻不问的,在那个档口竟然想起为清儿祈福来了,结果弄的自己半死不活的也就算了,还拖累的清儿连大婚都无法举行…”

    老夫人每每想到这些撕了李骄的心都有了。

    齐嬷嬷垂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劝说的话,宽慰的话,甚至顺着老夫人斥责的话,这半年来她已经说过了无数次了,可却是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在老夫人念叨,齐嬷嬷感叹之时。

    红缨走轻脚走进来,恭敬道:“老夫人,柳家来人求见。”

    话出,老夫人的停口,眉头皱了起来,冷声道:“柳家的人?她们来干什么?来的是谁?”

    “回来的话,是一个婆子,好像是为了二小姐的事儿来的。”

    老夫人听了脸色立马沉了下来,面无表情道:“我顾家没有什么二小姐,让她回去,我不见。”

    红缨不敢迟疑,俯身,“是。”

    红缨退下,可一会儿又走了进来。脸色带着一丝忐忑。

    “怎么?她不走。”

    “不,她走了,她让奴婢把这个交给老夫人。”红缨把有个信函拿出,老夫人看了沉声道:“那是什么东西?”

    听出老夫人言语里的不快,红缨不安道:“奴婢也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都接,你是怎么做事儿的。”

    闻言,红缨噗通跪下,急道:“奴婢没想要的,可那个婆子她扔下就走了,连让奴婢询问的机会都不给…。”

    听言,老夫人讽刺道:“小门小户的真是一点教养,规矩都没有,齐嬷嬷告诉门房的人,如果柳家的人再上门直接给我拒了。”

    “是,老夫人。”看来老夫人对二小姐真的是一丝一毫的情意都没有啊!

    “把那个东西拿过来吧!我看看到底又有什么幺蛾子出来了。”

    “是,老夫人。”红缨如释负重赶紧起身,递到老夫人的面前。

    “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老夫人拿起,展开,一张大纸,短短几行字,老夫人迅速扫过,看完,冷笑,“果然没什么好事儿。”

    “老夫人,发生什么事儿了?”

    “顾无暇疯了,她生的那个残疾孩子死了。”老夫人无表情道。

    闻言,齐嬷嬷心里一震,虽然早就预料到二小姐在柳家是绝对没什么结果的,可这…。听了还是不由让人心里发寒,“老夫人,那柳家的意思是?”

    “她们要把顾无暇送到庄子上去,问问我这个老婆子有没有什么意见,要不要见见我那个好孙女。”老夫人说着冷哼:“哼!她们可真是够狠的,想害顾无暇也就算了,现在连顾无暇生的孩子也弄死了,她们也不想想那是柳家的骨血,可真是够铁石心肠的。”

    不知为何,齐嬷嬷听到老夫人说这席话觉得十分的讽刺。柳家做的是有些让人寒心。不过,却能够理解,慕容公主死了,柳家大公子势必要重新找个正室。而,正室还未入门,姨娘却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这对柳大公子这种本就成过一次亲的人更加的不利了。更别提这个孩子还有毛病,这更是雪上加霜。柳家的人想为柳家大公子找门好亲事,会想弄死这个孩子很正常。弄走二小姐很正常。

    倒是老夫人对二小姐的这个孙女完全的无视,嘴上却又斥责着柳家人的无情,让人从心底里觉得可笑。

    老夫人不知其嬷嬷心里的想法,只顾道:“当初,在慕容公主的葬礼上,我就知道顾无暇不会有太久的好日过了,果然,被我猜对了。”

    齐嬷嬷听了暗自点头,想起半年前慕容公主的葬礼上。

    柳家上下每个人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只有二小姐那嚎啕的哭声,怎么能听都带着绝对的笑意,还有她那挺的高高的肚子,落在京城那些去奔丧人的眼里,那,不用猜也知道二小姐的心里在想什么,在得意什么。以至于慕容公主下葬后,京城竟然传出二小姐谋害慕容公主的传言来。

    传言说:慕容公主的马车会出事儿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二小姐这位柳家二姨娘为了给自己挣得正室地位,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挣得嫡出的名分,在知道慕容公主要外出的消息后,暗地里找人在她乘坐的马车上动了手脚,才会致使慕容公主丧命的。

    而这说法一出,京城之人基本没人怀疑,立马接受。但是,因为顾忌着慕容公主的身份,不敢大肆的议论。毕竟大元的公主在皓月被一个姨娘给害死了,这要是有什么来回往来大元和皓月的商人,一不小心给传到大元的话,还真是不好看。更重要是他们也担心惹得皇上不快,继而都在暗处悄悄的议论着。

    想当初,慕容公主救了顾无暇,可顾无暇却完全不知道知恩图报,转身就爬上了她表哥的床,做了柳家的姨娘,这不是在给慕容公主的背后捅刀子吗?不过,一个弑母之人,又怎指望她会有什么良心,她胆敢暗害慕容公主完全有可能。

    当着一传言传到顾家后,老夫人大骂顾无暇蠢。可,齐嬷嬷却觉得这里面有绝对有猫腻。二小姐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愚昧的人,她怎么可能在慕容公主葬礼上笑。再来,二小姐挺着那么大的肚子,柳家的人要是护着她,有的是理由让她不出席慕容公主的葬礼,可当日,她却早早的就在葬礼上了。齐嬷嬷有一种柳家人要借此把二小姐给推出来,彻底毁了她的感觉。

    柳家

    顾无暇口被塞住,浑身被捆绑结实,双目爆红,恨意滔天地看着眼前柳大奶奶和柳琳儿,支吾着,挣扎着,狼狈不堪,犹如困兽。

    柳琳儿淡漠的看着,柳大奶奶看了一眼旁边几个粗壮的婆子道:“你们几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二姨娘给扶起来,这样在地上爬着,要是伤了她怎么办?真是没眼色。”

    几个婆子闻声,嘴上连连请罪,可脚下却是一点儿也不急的向顾无暇走去。

    柳大奶奶看着自得的笑了起来。地上的顾无暇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柳琳儿看的有些不耐了,淡漠的开口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们赶紧送二姨娘去庄上吧!”

    “是,大小姐。”对于柳琳儿的命令,几个婆子是完全不敢迟疑,疾步走到顾无暇跟前,粗蛮的拉起她,就往一边的马车上走去,顾无暇挣扎,一个婆子毫不手软的对着她的胳膊拧了下去。吃痛,顾无暇支吾,怒视,可那些婆子却是毫不在意。架起顾无暇慢慢的消失在柳琳儿,柳大奶奶的视线内。

    看着顾无暇终于走了,柳大奶奶深深的吁了口气,脸上扬起畅快的笑意,转头看着身边的女儿眼里满是骄傲,“琳儿,在慕容公主的葬礼上把顾无暇给推出来着一招用的可真是太好了,不但,摘清了人家对我们的猜疑,还毁了顾无暇这个祸害,真是一举两得呀!”

    柳琳儿听了淡淡一笑,神色淡然,可眼里却满是高傲的自信,只要她想,这个世上没人能逃出她的手心。

    看着女儿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柳大奶奶心里更是觉得自己的女儿了不得。不过,关于孩子的事情,她的心里还真是有丝不忍。

    “琳儿,有件事儿娘想问你。”

    “什么事儿?”

    “就是,就是那个孩子,他会天生聋哑,会不会跟你在葬礼前喂顾无暇吃的那个刺激心智的药物有关系?”

    柳琳儿听了大奶奶的话,脸色瞬时沉了下来,眼里闪过厉色,沉声道:“母亲,你觉得有关吗?你觉得女儿会那么狠心,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毒手吗?”

    “琳儿,你别生气,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随口一问罢了。当然,娘也知道你不是那么心狠的孩子。”柳大奶奶看柳琳儿不高兴,赶紧道。

    柳琳儿深吸了口气道:“娘,我给顾无暇吃的那个药物,只会让她暂时的情绪亢奋而已,对身体没有什么害处,对腹中的胎儿就更没有什么影响了,所以,那个孩子会有缺憾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柳大奶奶听了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看来孩子会生的不全,只能说是顾无暇作恶太多,得到的报应吧!”

    柳琳儿看了眼里满是讽刺,她就知道,她的母亲怎么会忽然心疼起那个废物孩子了,原来不过是为了求心安罢了!

    伯爵府

    夏侯玦弈看着手里来自海域的信件,清冷的面色变得柔和。

    麒肆在一边看着,感叹:看来顾小姐就算在那么远的地方,依然能牵动主子的情绪呀!看样子,主子完全就没有放手的打算嘛!麒肆想着,猛然看到夏侯玦弈脸色开始变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柔和的神色消失无踪,脸色变的难看起来,眼里闪过一丝恼火。

    看此,麒肆一惊。难道是顾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儿了?还是,顾小姐又做了什么让主子恼火的事儿?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