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7章 在海域的第一天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早上时分,生理钟自然让蓝陌开始慢慢苏醒,同样的开始了每天在赖床和早饭之间做最后的挣扎。眼睛紧闭,抓被蒙头,片刻只听咕咕的声音从棉被下面传出,静了一下,杯子下面的人儿开始如蚕蛹般涌动,慢慢露出黑黑的脑袋,吸了口新鲜空气,眼睛依然没有睁开,皱着眉头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手无意识的揉了揉肚子,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好饿!

    眼眸转动,看了一眼床头意外的没有看到每天都出现在那里的凌菲,眨了眨眼睛,揉了揉头发,哭丧着小脸喃喃自语:凌菲娘子真是没良心,知道人家不是真男人就无情的把俺给抛弃了,唉!女人心,海底针,难懂呀!

    说完认命的爬下床,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件衣服穿好,整理一下。走到镜子前开始梳理头发,拿手随意的抓了抓,束发…。束到一半儿手顿住。眉头皱了起来,镜子里那妖孽似的面孔是那个?蓝陌慢慢坐下,看着镜子里那半倚在床上姿态撩人,面容绝美的男人,凝眉!貌似发生灵异事件了?还是自己现在在做梦?竟然有美男投怀,暖榻?而,这该死的男人长的竟然跟夏侯玦弈那厮长得一样…好好的一个美梦变成了噩梦…。

    梦?想到梦,一些零碎的片段猛然跃入蓝陌的脑海里,头忽然痛了一下,垂眸,揉了揉眉心,回忆,片段慢慢变得清晰…。

    喝了小酒,上床睡觉,后来,白酒的热量让她感觉有些热,再然后,她好像碰到了什么凉凉的东西很舒服,然后她就凑了过去抱了起来,可慢慢的凉凉的物体凉意变得炙热,她感觉不舒服就踢了一脚?还是挥了一拳?记忆有些模糊,只是在她想脱离那个物体的时候,好像被抓住了,很是烦躁下她好像做了什么,最后…。蓝陌想着,脸色慢慢变得发青,发黑,七个颜色在脸上变幻一圈,蓝陌猛然起身,快速且利索的梳理好自己的头发,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半躺在床上的夏侯玦弈看着那个女子神色冷硬的离开,嘴角扬起一抹清晰的笑意,看来她已经想起来了!不过凭着那个女子的性格,她一定不会承认就是了。想着,低头看了一眼身上青红交错的牙印,指甲印。夏侯玦弈摇头,可嘴角的笑意却不由加深,那个女子的酒品可真是不好,先扑过来的是她,后来又嫌弃他了,一脚把他踢开。而他也不过是看她快要掉床了拉了她一下而已。谁知道她就恼了,张牙舞爪如被激怒的小兽似的对着他就是一阵抓挠…。

    想此,夏侯玦弈好笑。可身体却抑制不住一紧,某些场景迅速闪现脑海,柔嫩的肌肤,淡淡馨香,还有那抹半隐半露的柔软高耸…。夏侯玦弈深深的吐了口气,昨晚那股让他差点失控的强烈**再次涌现,让他神色变得紧绷,那个磨人的丫头!

    厨房

    蓝陌坐在桌子旁,看了一眼凌菲,麒一,李林几人看着他们脸上复杂变幻莫测的神色,收回视线,神色自若的喝着手里的鱼汤,鲜美的鱼汤今天莫名觉得有些发苦。

    凌菲看着蓝陌与往日无异的面容,可身上散发的却不是如往日的轻松,愉悦。而是漠然的清冷,看着,凌菲眼里溢出深深的不安,小姐她生气了吗?

    “蓝公子…”

    听到唤声,蓝陌转头看到一身清爽气息的容景烨,淡淡道:“烨儿,你来了。”

    听到烨儿两字,容景烨嘴角的笑意更加柔和,微笑着走到蓝陌跟前在他身边坐下,看她脸色不是很好,关心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酒劲儿还没下去吗?”

    “好像是吧!”蓝陌随意道。

    容景烨听了皱眉,伸手抚上蓝陌的额头。蓝陌微怔了下,却也没有闪躲。

    感觉手心里温温的额头,容景烨放下手,“没有发热,应该是酒劲儿还没过去。”说着,从荷包里拿出一颗药丸,温和道:“来,这个是解酒的,吃一个。”

    “哦!好。”蓝陌接过塞到嘴巴里,随即眉头皱了起来,容景烨适时的把一杯水递给蓝陌,柔和道:“有一点儿苦吧!来喝点儿水就好了。”

    蓝陌快速拿过水杯喝下去,感觉嘴巴里苦涩的味道被冲散了不少,神色缓和下来继续喝手里的鱼汤。

    “喝了酒胃很虚,适当少用些要不然胃会不舒服。”

    “好。”

    “中午做软粥吧!等下我去田里摘些青菜回来。”

    “好,再摘些辣椒回来我想吃。”

    “辣椒不行伤胃,明日再吃吧!”

    “你可真爱操心。”

    “呵呵,总比看你身体不舒服好。”

    “容景烨,你真的不喜欢男人吗?”

    容景烨:……

    看容景烨抽搐的嘴角,蓝陌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抑郁的心情消散不少。

    容景烨看了丫头,眼里闪过无奈,“吃完饭再去休息一下吧!不然容易头痛。”

    “不了,我想出去转转。”

    “去哪里?”

    “钓鱼去。”

    “那我…。”容景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给打断了。

    “蓝小子,蓝小子,你在哪里?”大声问着,人却已经出现在厨房,看到蓝陌,容景烨两个人,疾步走到他们身边,紧紧的看着他们眼睛来回的在他们身上扫过,神色惊疑不定,好奇,惊讶,纠结又时不时的冒出一丝欢喜,变幻不定的眼神,不由让人感到后背发凉。

    “爷爷,有什么问题吗?”容景烨笑着开口道。

    容老头没回答,紧紧的看着蓝陌道:“蓝小子,你真的…真的不能行房事?”

    “咳咳…。”蓝陌被呛了一下,容景烨迅速抬手自然且体贴的为蓝陌抚背为她顺气儿,转头看着容老头道:“爷爷,你不是要去外出看诊吗?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赶紧出发吧!”

    “去!你不要给我打岔。”容老头瞪了容景烨一眼,再看他的动作咬了咬牙,沉声道:“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什…。什么?”容景烨和蓝陌异口同声道。

    “不要跟我装糊涂,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你们还瞒着我这个老头子干什么?”容老头不高兴道。

    “知道什么?”蓝陌这个时候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知道什么?知道你们两个断袖,还知道蓝家小子准备抛弃他的娘子和容景烨在一起,还说,容景烨这小子抵挡不住美男的诱惑,已经沦落在蓝小子的手里了…”容老头瞪眼道:“本来我还怀疑的很,可现在看看您们两个这样样子,怎么看怎么是真的。说,你们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多长时间了?”

    容老头话说完,蓝陌,容景烨对视一眼同时起身。容景烨看着容老头,正色道:“爷爷走吧!今天看诊我和你一起去。”

    “凌菲,准备一下东西我们马上去海边。”蓝陌若无其事的说完,往外走去。

    “是。”凌菲应着,开始去准备东西。

    “爷爷,我们也走吧!”容景烨扶住容老头的胳膊往外走去。

    “容景烨你小子拉着我干什么?给我放开。”容老头恼火道。

    “爷爷,我是扶着你,没有拉着。”容景烨温和道。

    “屁!放开…”

    “爷爷,主意言辞,让人听到你说如此粗蛮的话,会有损你医仙的形象。”

    “少跟老子废话。”容老头说着用力挣脱容景烨的胳膊,疾步往外走去,追着前面的蓝陌而去。

    容景烨叹气,无奈的跟了过去走到门口,看到一边站着着的男子,微愣!眼里闪过惊讶之色,却只是瞬间再看已恢复平静,淡笑着看了一眼神色清冷的男子,就移开了视线,看向前面正在往外走的两个。

    “蓝小子,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容景烨那小子的?”

    “忘记了。”

    “你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或许吧!”

    “你是不是喜欢他?”

    “说不清。”

    “那个,你们两个行事的时候谁在上面?”

    噗通!…。院子里有什么倒下的声音。

    蓝陌:…。顿了片刻才淡淡道:“我!”

    噗通通通通!…。更多东西倒下了。

    “你不是不能人道吗?”

    “女人不行,男人可以。”

    “啧啧,你小子还真是天生的断袖。”容老头说完,冷声道:“容景烨那小子也愿意?”

    “没问过他!”

    “他反抗了没?”

    “应该吧!”

    “那小子真是没出息,竟然连你这小身板都反抗不过,让你在上面,真是太丢容家的脸面了。”容老头恨道。

    蓝陌的脚步凌乱了一下。

    容老头忽然拉住蓝陌,一反以往漫不经心神色很是郑重的看蓝陌,道:“蓝小子,我有话问你。”

    看此,蓝陌挑眉,停下脚步,同样慎重道:“你老请说。”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办事?”

    “办事儿?办什么事儿?”

    看蓝陌疑惑不解的样子,容老头一本正经的神色消失无踪,瞪眼,跳脚道:“你说办什么事儿,您们不是相互喜欢而且也已经在一起了吗?都这样了,你们还不准备成亲吗?还不赶紧把婚事给办一下,难道你们打算这样无名无份的过一本子不成?”

    容老头话出,院子里倒下的那些人承受不住容老头这个巨雷,昏了一下。

    蓝陌深深深深的吸了口气,前世到今生容老头是她最崇拜的人,绝对的偶像。

    容老头问完了,看蓝陌怔了一下后,就开始继续往前走。愣了一下,赶紧追上去,皱眉道:“蓝小子,你倒是说句话呀!”

    “有些事儿突然了,我想先静静好好想想才能知道怎么回答。”

    “那你好好想。不过,你现在是要去哪里?”

    “钓鱼!”

    “钓鱼呀!炳哈,这么说我们今天有鱼吃了。”

    “是我,不是我们。”

    “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你想做了鱼不给我吃?”

    “没说不给你吃,你老交入伙费就好。”

    “那个,老夫最近没给人看诊所以手里有些紧要不先欠着?”

    “你知道我这里是从来不赊欠的…。”

    “臭小子,我们现在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我马上就是你的爷爷了,你竟然还跟我如此较真儿?”

    蓝陌:…。

    “现在还不是,所以,还是要给入伙费。”

    “你小子可真是不讨喜。”容老头说完,忽然坚定道:“以老子看你也不用静静,也不用仔细的想什么了,你们明天就成亲吧!省的老子想吃个鱼都如此的费劲儿,费钱…”

    蓝陌嘴巴抽了一下,继而,面无表情道:“如果真的成亲了,家里就有人挣钱了,这做饭的活我就不打算再做了。”

    “什么!不做了?臭小子,你不做我吃什么?”

    “以前吃什么,以后还吃什么。”

    “喂!你小子这样太过分了,你不能为容景烨生孩子,总要给他做个饭吧!”

    蓝陌听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皱眉道:“容医仙,我和容景烨同为男子,不能生孩子怎么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呢?”

    “呃!那个…。”

    “所以,在我看来,你应该说容景烨不能给我生下一个孩儿,怎么也得给我好好挣钱养家吧!”

    “呃!…。”容老头一噎,总觉得蓝陌这样说很是不对,可却又说不清在哪里!想不通,不想了!蛮不讲理的声音响起:“反正不管如何,你孝顺老人是应该的,你要给我做饭吃。”

    “做,记得交钱…”

    “你小子…”

    “容医仙如果我和你孙子成婚,你如何称呼我?”

    “呃!孙媳妇,不对!男媳妇…。”

    “真难听…”

    “废话,谁让你是个男的。那你呢?准备怎么称呼容景烨那小子。”

    “叫娘子…。”

    “那小子可真是一点儿面子都没了,可怜!”

    “我倒觉得有你这样的爷爷他才可伶。”

    “为什么?”

    “为了吃鱼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的孙子跟我一个男子成婚,难道不可怜呀!”

    “你小子浑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为了吃鱼会牺牲自己的孙儿?”

    “难道不是?”

    “绝对不是?”

    “一点儿也无法让人相信。”

    “你小子…。”

    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声音亦渐行渐远去直到听不见,可却留下了一院子的凌乱,麒一,李林几人在听了那能把给劈晕的对话后,是完全不敢看容景烨和夏侯玦弈的脸色。麒肆更是完全石化了,呆呆怔怔的看着那已经消失不见的背影,嘴巴张大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感叹:来海域半年,顾小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事,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院子里的几人感官完全凌乱,只有门口的两个男人还算淡定,一个神色尴尬,可眼角却满是神采飞扬的喜色。一个面色清冷,嘴巴紧抿,眼里带着一丝恼火然更多的却是满满的无奈。

    容景烨转头看向夏侯玦弈,当看到他眼里那抹莫可奈何的神色时,眼神微眯眼中划过什么却又瞬间恢复平静,淡笑道:“玦弈好久不见。”

    听到容景烨熟识的口气,麒一,麒肆,李林几人猛然回神,心里一震,容大夫认识主子?

    夏侯玦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面色淡漠道:“什么时候来海域的?”

    “两年了,你呢?怎么忽然来这里了?”

    “有事。”

    “呵呵,这里也有需要你出面办的事儿?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

    容景烨听了挑眉,意外的看了一眼夏侯玦弈。

    夏侯玦弈回视,“离她远些。”

    “谁?”

    “蓝陌。”

    容景烨听言,神色并没有太大的惊色,只是脸上笑意退散,淡淡道:“为何?”

    “她不是你能碰触的。”

    “夏侯玦弈这么多年不见你那霸道的性子是一点儿没变,掌控欲还越来越强了。”容景烨轻笑道。

    “这么多年不见你隐藏的越发的深了。”夏侯玦弈眼眸深沉,明明就是一个极致无情的人,可却喜欢用温和,无害的表皮来迷惑世人。

    容景烨听了笑的更加的温和,可眼里却没有一丝的笑意。

    听着夏侯玦弈和容景烨两人的对话,麒一,麒肆几人神色不定。

    中午时分

    蓝陌没有回来,凌菲亦没回来。到了饭点儿,几个男人站在厨房,看着冷锅,冷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如何下手。

    麒一看着,忐忑的看了一眼夏侯玦弈道:“属下去找公子回来。”

    容景烨听了摇头,“陌儿喜欢钓鱼,这个时候去找他,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夏侯玦弈听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容景烨扬起笑意,看着夏侯玦弈道:“做饭的话,我多少还会些,要不我来做,你给我打下手如何?”

    夏侯玦弈没有回应。

    容景烨叹气,“玦弈,来到这里就要自食其力,你不会想着什么事儿都要有人伺候你吧?如果你那样想的话,你可能在这里呆不下去。这里陌儿才是主人,你要是什么都不做小心会被他给赶出去。当然了你有钱交入伙费就另说了,不过,陌儿虽然喜欢钱,可有的时候如果心里不高兴,看某些人不顺眼的话,那是连钱都不认的。所以,我劝你一言,想有饭吃就要勤快些。”

    容景烨说完,看夏侯玦弈仍然无动于衷,叹了口气不再多说,自觉的开始动手准备做法用的食材。

    麒一,李林几人看了一眼不敢多言,小姐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他们还是感觉的到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还是老实些好。让小姐回来做饭这差事儿他们不敢轻易的去说。

    夏侯玦弈看着容景烨不利索却也不算陌生的动作,嘴巴抿了一下,眼神变幻不定,片刻,抬脚上前,在麒一,麒肆,李林几个人惊骇的眼神中,开始动手。

    京城,皇宫

    “柔儿见过贵妃姑姑。”韦柔儿嘴角带着柔和的浅笑,对着坐在主位上神色温柔,雍容的韦贵妃恭敬俯身,请安。

    “柔儿,快起来,快起来。”韦贵妃亲和道。

    “是,谢贵妃姑姑。”韦柔儿起身,规矩道。

    “来,到姑姑这里坐。”韦贵妃指着身边的椅子,亲近道。

    “是。”韦柔儿轻移莲步,在韦贵妃旁边的椅子坐下。

    韦贵妃拉起韦柔儿的手,上下打量一番,眼里透出满意,神色也越发的柔和道:“一些日子不见,柔儿出落的越发漂亮了。”

    闻言,韦柔儿的脸上染上红霞,娇羞道:“姑姑过奖了。”

    “呵呵,你这孩子面皮还是这么薄。”韦贵妃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心腹胡嬷嬷。

    胡嬷嬷会意点头,转身对着殿里的宫女道:“好了,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都先下去吧!”

    “是。”宫女领命俯身,没有一丝迟疑转身鱼贯而出。

    宫殿里更安静了,韦贵妃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正色道:“怎么样?庄子上情况如何?”

    韦柔儿抬眸,眉头轻皱,“不是很顺利?”

    “怎么说?”

    韦柔儿把在庄子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精炼的跟韦贵妃讲了一遍。

    韦贵妃听完,嘴角溢出冷笑,“看来那个大皇子妃也不是个省心的,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把你要进入伯爵府做侧妃的消息告诉顾清苑,她这是明显的想挑起顾清苑对你的戒备,敌意!不过,这些本宫的都想到了,没什么好意外的,皇后对对于你进入伯爵府消息,虽然什么也没说过,可心里一定很不高兴,可她不能公然反对,只能用这些挑拨的手段来搞点儿破坏,没什么大不了的。”

    韦柔儿点头,“姑姑说的是,这些侄女也想到了,可提前让顾清苑对我产生敌意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是不能避免的,不用太放在心上了。”韦贵妃神色淡淡道。

    “是。”

    “除了这些可还有别的?”

    韦柔儿摇了摇头,“别的倒是没什么了。”

    韦贵妃听了眉头微皱:“对于婚事的延迟,顾清苑就没什么反应吗?”

    此话出,韦柔儿眼神微缩,然,脸上却无一丝异色道:“没有,她很平静。”

    “是吗?她就一点儿也不着急吗?”

    “姑姑,顾清苑那个人城府很深,心里在想什么从脸上丝毫看不出来,完全不露声色,让人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闻言,韦贵妃神色不定,眼眸暗沉,“看来,顾清苑确实是个不容小觑的。”

    “姑姑说实在的和顾清苑这样的人对上,我心里还真没底。”韦柔儿不安道,说完轻声道:“更重要的是,现在皇后和大皇子妃明显的想拉拢顾清苑。而,顾清苑虽然没显露什么,可心里对我一定有这很深的敌意。如此一来的话,她是肯定会向皇后那方靠拢的。姑姑,让顾清苑如此厉害的一个人依附皇后对我们来说不上好事儿,更重要的是夏侯世子对顾清苑很是看重,这样一来…。对我们就更不利了。”

    韦柔儿说完,韦贵妃凝眉,怀疑道:“顾清苑一个毁了容的女子,夏侯玦弈对她能有多看重?如果真的如此喜爱的话,为何现在还不成亲?”

    韦柔儿摇头,“这个,侄女也说不好。夏侯世子那个人太难懂了,他在想什么有几个人能猜得透呢?”

    韦贵妃听言,不再说话。韦柔儿静静的坐着沉默不言。

    静默片刻,韦贵妃喃喃道:“看来让顾清苑成为世子妃对我们绝非是好事儿呀!”

    此话出,韦柔儿的眼里极快的闪过亮光,嘴角勾起一抹莫测难懂的笑意。

    从皇宫出来,坐在回韦府马车上,韦柔儿眉眼带笑神色愉悦,一边的丫头看了,轻笑道:“小姐,你心情看起来很好!”

    “嗯!还不错。”

    看韦柔儿心情真的很好,丫头轻声道:“小姐,奴婢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说吧!”

    “是!小姐,那天在庄子上,奴婢看着那些顾小姐的举止,言行之间,怎么看都觉得她很一般,而且,很是沉不住气,人也浮躁的很,完全没什么可取之处。可为何今天小姐要跟贵妃娘娘说她很厉害呢?”丫头很是不懂道。

    韦柔儿听了扬起一抹淡笑,“如果我把顾清苑说的很愚昧,那,等到进入伯爵府后。如果连顾清苑都斗不过,让贵妃娘娘看了岂不是觉得我太过无能了吗?连那样一个愚笨的人都斗不过。反之,只有对手很厉害,贵妃娘娘才容许我偶尔的失败。”

    丫头听了点头。

    韦柔儿说完,神色莫测眼角染上阴沉,“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把顾清苑说的厉害些,又怎么能引起贵妃娘娘的忌惮呢?”

    丫头听了一愣,随即眼睛一亮,明白了什么,低声道:“小姐,你是想…。”想借贵妃娘娘的手干掉顾清苑?然后她再顺势坐上世子妃的位置吗?这些话丫头没有说出来。

    韦柔儿也没有回答,无形中默认了丫头的猜测。

    丫头看此,低声道:“可是,贵妃娘娘她会出手吗?”

    “无论她想不想,我都会让她出手的。”

    “小姐有办法?”

    “我想得到那个位置,自然会有所思量。”

    “那,小姐刚才怎么不和贵妃娘娘说呢?”

    “呵呵,凡事不能太心急了,那样会让人觉得你什么都已经计划好了,会让人起疑的。特别这件事一定要谨慎。”

    “小姐睿智,奴婢佩服。”丫头敬慕的看着韦柔儿,心里感叹:小姐这么厉害的人,顾清苑她怎么会是小姐的对手,跟小姐斗,她完全是在找死。

    海域

    蓝陌看着犹如经历了一场大战似的厨房,脸色有些难看,不该碎的都碎了,不该折的也折了,厨房里没有一件完好的东西,不,还有一个是好的,锅还在。看着咬牙!这些男人,她只是去钓鱼晚回来一回罢了,他们就把她的厨房给毁了。他们真是了不起呀!

    麒一,麒肆,李林包括容景烨,夏侯玦弈五个大男人,站在蓝陌的身后,看着她阴沉的脸色,几人神色不定。麒一,麒肆,李林几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可不想被小姐的火气波及到,其实,他们更想说一句,这些都是不是他们做的,可是没那个胆子。得罪了小姐没饭吃。可出卖主子怕是有饭也没命吃了,所以,他们聪明点儿还是保持沉默吧!

    夏侯玦弈脸色一如既往没什么变化,可眼里却满是挫败。

    容景烨忍不住瞪了夏侯玦弈一眼,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责怪,都是他越帮越忙。

    夏侯玦弈注意到容景烨的眼神咬牙!懊死的!

    蓝陌转身,看着几个头垂的低低的暗卫,再看看两个用眼神较量的男人,神色更加难看。而,夏侯玦弈和容景烨两人的相处模式,让蓝陌眼神微闪,继而选择无视。看着他们几人,沉声道:“谁弄的?”

    蓝陌话出,麒一几人不着痕迹的再次往后退了一步。

    夏侯玦弈凝眉,容景烨轻咳一声,神色有丝不自在,可态度却绝对的诚恳道:“那个,陌儿!其实,是这样的。你辛苦的去钓鱼,我们总要做些什么吧!所以,就想弄点儿饭,这样等你回来后就有的吃了。可…。可是没想到最后就变成了这样子…。”

    “你们有心了,厨房毁了,饭可好了?”

    “饭…饭在那里。”容景烨指了指桌子用盖子盖起来的小兵,心虚起来。

    蓝陌垂眸,看了一眼,拿起盖子。看到小兵里半黑半百的米饭,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淡淡道:“谁做的?”

    “我放的米,他放的水,我们一起烧的火。”容景烨急忙道。

    “分工很均匀。”蓝陌很中肯道,说完看着他们两人,平淡道:“把这里清理了,等下我跟你们做饭吃。”

    “好…”容景烨笑开,毫不迟疑道。

    夏侯玦弈没吭声,蓝陌看了他一眼淡漠道:“如果不想做可以不做。”

    “我会做…”夏侯玦弈面色平淡道。

    闻言,蓝陌点头,转身离开厨房。

    麒肆看了叹息,主子从京城来到海域就是为了做饭,洗碗来了。他该说什么好呢!还有顾小姐,现在是越来越吓人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