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2章 对持即将开始

嫡女风华 第172章 对持即将开始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李家

    山庄事发,李翼入狱,李家被圈禁,一系列突然起来的事情砸的顾家上下措手不及更是惊惧不已,特别是在知道是顾长远报案,且举报之事后,李大奶奶当时就昏倒过去了。李谨亦是被震了一下,然,他毕竟是男子且在官场行走多年,承受能力自然比后院夫人要强上许多,继而,吩咐李雪好好照应她的母亲。他自己就带着李智,李泓两人去了书房。

    书房内

    李智脸色沉重的看着李谨道:“父亲,我绝对不相信祖父会做出背弃皓月,投靠大元这样的叛逆之事。”

    李泓苏虽然心里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度的慌乱,然,对于自己的祖父却是万分的信任,继而坚定的附和道:“父亲,儿子和大哥一样绝对相信祖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一定是顾长远在污蔑。”

    李谨对于父亲背叛皓月的言辞自然是丝毫都不相信,点头道:“你们能这样想,为父很欣慰。为父也相信皇上一定会查清此事还你祖父一个公道,清白的。”说着顿了一下道:“但是,现在让比较担心的是真假顾清苑之事儿。”

    李谨话出,李智,李泓沉寂了下来。眉头紧皱,顾清素假扮顾清苑,顾清苑失踪这都是看得到的事实,他们无法回避亦无法否认。而从现在的形势,还有顾清素的说辞来看。祖父他虽然不是偷梁换柱,以假乱真的谋划人。但是,顾清苑已经被他人所替代的事情,他绝对知道,可他却隐瞒了亦圈禁了假冒之人,如此一来,除非找到真的顾清苑,否则,这中间到底有隐藏了怎样的事实,单凭祖父一人很难说的清楚,亦很难让人相信。

    李智心里很是焦灼,担忧,“父亲,现在要怎么办?”

    李谨凝眉,沉重道:“从你祖父一直不让我们进山庄探望你姑姑和清苑开始我就察觉到了异样,在这期间我也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你祖父到原因为何?但是,你祖父只说:山庄的事儿不要我管,也不要多问等到时间到了,我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说完叹气,“现在我是知道了,可是以这样的形势。不过,我也明了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是不想我们牵扯在其中才会强势阻止的。但是,我实在是不明白,父亲他为何要留下一个假的顾清苑在山庄里,真的清苑又去了哪里了呢?”

    李谨的话刚落下,一个尖锐愤恨的声音传来,“她能去哪里,她跟男人私奔了,跟不知道在哪里认识的野男人跑了…”

    突然的声音让李智,李泓一怔,李谨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看着有李雪扶着李大奶奶走了进来。

    李大奶奶脸色灰白,走进屋里看着李谨,恼恨道:“老爷,顾清苑她那个没规没距不知检点的小贱人,她跟人家私奔了……”

    李大奶奶的话还没说完,就别李谨给厉声打断了,“闭嘴!这是你身为舅母该说的话吗?当着孩子的面在浑说什么,也不怕失了自己的体统,真是不成样子。”

    李大奶奶闻言,本就惊惧,恼恨的心里更添怒火,厉声道:“老爷,她顾清苑敢做,我为何就不能说呢!再说,我那里说错吗?老爷凭什么斥责我…。”

    说着忍不住垂泪,呜咽道:“顾清苑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跟那个野男人风流快活,可怜我们家却因为她被皇上圈禁,相爷也因此被囚禁,说不定最后我们全家性命都难保住…呜呜…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竟然摊上这样的一个放荡的外甥女,她一个人龌蹉,却害的我们全家为她陪葬,可怜我的儿子,女儿都因为她遭殃。老爷,你说无如何能不恨…。”

    李大奶奶话出,李雪也忍不住开口,眼里带着戾气,憎恨道:“父亲,母亲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更加没有冤枉了她。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知检点,放浪又朝三暮四的贱女人。当初她不知矜持的喜欢二哥哥,纠缠了二哥哥几年,后来看二哥哥不为所动。转而就开始勾引祁逸尘,哼!那个时候祖父因她受伤,她名义上是说是在斥候祖父,实质上不过是为了引诱祁逸尘罢了。后来她还在的诱惑的祁逸尘事事都护着她,这些父亲当初在山庄的时候应该也都看到了呀!女儿可是一点儿也没胡说,也没乱说…。”

    “好了,不要说了。当初有些事情到底如何,我比你知道的清楚,也比你明白。说什么引诱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而且,你一个女儿家说这些话实在是不成体统,让人听到了成什么样子,以后不许再说了,那些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儿也不要再提了知道吗?”李谨沉声道。

    “怎么?雪儿只是说了一句老爷你就高兴了,说她没规矩。那顾清苑呢?她都跟男人私奔了,还连累到我们跟着受过,老爷你怎么不说说她。”李大奶奶恼恨道。

    李谨听了揉眉,沉声道:“我知道发生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儿,你们心情不好才会说出这些话的,并不是诚心的。但是,现在清苑的事儿还没查清楚,所以,有些话就算是无心的也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免得给清苑带来更加不要的影响。”

    李谨这话出,李大奶奶气的捶胸顿足,心口闷得差点儿没再次昏倒过去。李雪亦是气的眼睛冒火,激动道:“父亲,你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帮着她,你是不是非要等到她真的害死我们才甘心。”

    “我不是帮着她,我只是相信清苑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她是不会做出那等让人蒙羞之事的。”

    “不会?呵呵,老爷你可真是相信她呀!可惜,你却是看错了人,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顾清苑她跟着别的男人私奔了。”李大奶奶冷笑道。

    闻言,李谨一惊猛然起身,沉声道:“你说什么?你说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不可能…这件事情还在查,在没有确定以前,刑部的那些人应该不会乱说的。”说着紧紧地盯着李大奶奶皱眉道:“这消息你是从那里听说的?还是…。”

    看到李谨眼里闪过那是猜疑,李大奶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老爷,你该不会是怀疑我说了什么吗?”

    “不,我没有怀疑你,我只是觉得奇怪,知道这件事儿的并没有几个人,怎么一下子就传的那么快呢?…。”李谨凝眉道。

    “是,知道这件事的没有几个人,而巧好妾身就是其中的一个。老爷会怀疑我也是应该的。”李大奶奶深深的吸了口气,含恨咬牙道:“老爷也没想错,妾身确实想那么做过,把顾清苑做的那些不检点儿的事情都告诉大家。让大家都知道,相爷为了维护她那样一个不知检点的外孙女,已经身陷牢狱。可就算是这样我这迂腐的丈夫竟然还是不知道醒悟,还坚持相信人家是清白的,甚至连自己父亲的安危都不顾,还要维护她那个外甥女,真是可笑。”

    “可惜的是皇上的人把这里面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我就是想做些什么也没有那个机会,要不然,我一定会去说的。”

    李大奶奶的话说完,李谨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李智赶紧起身走到李大奶奶的跟前,缓声道:“好了母亲,这个时候就不要说那些气话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出祖父,还有赶紧查探出清苑在哪里。”

    李泓担心李谨会为李大奶奶的话生气,赶紧替大奶奶开脱道:“父亲,母亲她不是有心的,发生这么大的事儿母亲她太担忧了才会如此的。”

    “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都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李大奶奶听了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李雪也没有停留跟在大奶奶身后随着离去。

    李泓想说些什么,可看李谨疲惫的样子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智叹气,却很肯定道:“父亲,你不要太多担忧了,儿子相信祖父一定会没事儿的。”

    “嗯!”李谨按了按额头,脸色并没有因为这句话缓和一点儿。

    “父亲,顾清素假冒顾清苑在山庄待了半年,祖父一定早就看出来了,凭着祖父对清苑的关心,既然知道清苑不见了,祖父一定会着急,担忧才是。可祖父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由此儿子觉得祖父应该知道清苑在那里,所以,如果可能的话父亲还是去见见祖父吧!”

    李谨听了叹息,“你说的我如何会想不到,可你祖父在皇上的跟前都没说出清苑的去向,现在又怎么会告诉我呢!唉!”

    “祖父为何要隐瞒呢?”

    李谨摇头,“或许,你祖父有我们不知道的苦衷吧!”

    “可是,如果祖父一直不开口的话,难保不会惹怒皇上,到时候…。”李智不敢想,脸色紧绷道:“父亲,还是想办法去看看祖父吧!到底有多的苦衷让祖父连性命都不顾了呢?”

    李智话出,李谨猛然想起在山庄的李娇,心里一紧,抬脚疾步往外走去。

    李智一怔,急切道:“父亲,你去哪里?”

    “你看好家里,我出去一下。”李谨说着身影已消失在李智的视线内。

    京城,暗庄

    夏侯玦弈看着坐在身边,脸色苍白眼睛却万分黑亮的顾清苑,眼眸微沉,低沉道:“怎么样?可还好?”

    “我无碍!”顾清苑轻笑。

    闻言,夏侯玦弈不再说什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麒肆。麒肆会意,抬脚走了出去。

    片刻,十几名轻步走进来,对着夏侯玦弈单膝跪地恭敬行礼,齐声道:“属下参见主子。”

    “嗯!”夏侯玦弈轻应,影卫起身。

    夏侯玦弈开口,“说吧!”

    “是!”一影卫上前一步,有条不紊的回禀道:“李相已被关入刑部大牢。李家已被皇上下令圈禁。山庄亦是!刑部大人正在查探此事儿。暗中,皇上也在吩咐隐卫在暗中查探着。报案人顾长远被几方的人监视着,其中包括皇上的人,还有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人。大皇子方倒还平静,二皇子最近动静不少和韦家过往很是频繁…。”

    听着影卫的讲述,顾清苑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注意到顾清苑的神色,夏侯玦弈轻声道:“那里不舒服吗?”

    夏侯玦弈忽然开口,影卫的话顿时停下,抬眸不自觉的看了一眼主子身边的女子,心里惊疑不定。

    顾清苑摇头,淡淡道:“没有,我很好!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他可以吗?”

    夏侯玦弈点头。

    顾清苑抬头,看着眼前的影卫,直入主题道:“此时的事件除了顾长远这个明面上的报案人,背后的那个推动人是谁?”

    影卫听了一愣,不确定要不要回答,转头看了一眼夏侯玦弈。

    夏侯玦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回答,世子妃的问题。”

    此话出,屋里的人均是一震。也瞬时了解了这个女子在主子心里的地位,还有她即将拥有的身份。

    “是。”影卫不再迟疑,既回禀道:“背后之人是二皇子和韦渲光,而最先提到利用世子妃来筏子的人是韦家小姐,韦柔儿。”

    顾清苑听了点头,继续道:“庄子之上,泄露真假顾清苑之事儿的突破口是什么?”

    “顾长远说是一个采买的婆子,可在属下看来应该是李娇。”

    闻言,顾清苑眼神微缩,静默片刻才开口:“有何凭证?”

    “是这个。”影卫从袖带里面拿出一本书放在顾清苑的面前。顾清苑接过,看了一眼,翻开,当看到和书里内容不符,字体不同的言辞,句子后,眼里闪过冰冷,继而合上放下。

    “我外公可有说什么?”

    “李相开始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今日对刑部大人开口了。”

    “说什么?”

    “李相说:是顾清素想取代世子妃的位置,继而在大婚前害死了世子妃。可惜万事难料,没想到在大婚前,李娇忽然出事儿。大婚推迟,顾清素没能如愿进入伯爵府,反而去到了庄子上。”

    “而李相在接她进入庄子后不久就发现了她是假的。当初,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不知道世子妃的下落不敢清苑开口。而后来查探清楚了,知道了顾清素所做的事情后一怒之下就圈禁了她。”

    “而,不久李娇好像也发现了世子妃是假的。可李相担心李娇说些不该说的,就把她也圈禁了。并言,李娇除了知道顾清苑是假的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做的,其目的就是因恼恨外孙女被人谋害,才做了这一切。”

    影卫说完,顾清苑心口紧缩。外公说她死了,就是为了让她真正的自由吧!外公说李娇是被他给圈禁的,就是想要证明李娇是无辜的吧!他成全了自己,保住了李娇。可他自己呢?他可知道这样他很有可能会失去性命。

    山庄李谨冷急声道:“娇儿,我问你庄子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肯定知道的对不对?”

    听到李谨的声音,李娇精神恍惚,神色怔怔的看着他却是不言亦不语。

    李谨看李娇这个样子不由开始恼火,他已经连续来了几天了,关于这个问题也问了她不止多少遍了,可她就是不张口。事态的发展,加上李翼自己的言辞,让整件事情对李翼是越来越不利,这样李谨在无法保持往日的镇定,整个人满是焦灼,不安甚至有些暴躁,看着李娇吼道:“李骄你说话呀!说话呀!你可知道再这样下去,父亲他可能会没命的呀!”

    听到李谨说到死,李娇脸色更白了,眼里也闪现惊惧,慌乱,愤恨,不敢相信等各种复杂的神色。

    这样的表情落入李谨的眼里,急切道:“娇儿,你知道的对不对?你快告诉大哥,你赶紧告诉我,让我有办法能救出父亲,要不然…。”李谨不敢想,更说不下去,只是更加焦急的催促道:“李娇你赶紧给我说呀!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李骄忽然激动的大吼,说完,在李谨呆怔的眼神中,起身跑了出去。

    “李娇…。”李谨叫着,李娇却充耳不闻反而脚下的步伐更加的快了,看此,李谨脸色难看,却也更加无力。而一边的高嬷嬷看着李娇已经消失不见的背影,眼里却没有一点儿的担心,焦急,反而溢出满满的愤怒,还有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的失望。

    “高嬷嬷。”

    “大爷。”

    “看好大小姐。”

    “大爷放心,在这个家里谁都事儿,小姐她都不会有事儿的,大小姐她坚强的很。”高嬷嬷意味不明道。

    对于高嬷嬷这句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李谨听了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李翼的事情已经占去了他全部的心神,他这个时候很难顾得上那些弯弯绕绕的。继而,只是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我现走了。”

    “是,大爷慢走。”

    刑部大牢

    李谨跪在大牢外,沉痛的看着大牢里的父亲,就算是身在大牢,就算明知道也许不日性命就会不保,可,身上那刚硬的气势却丝毫不减,亦是淡定,从容。然而,却怎么都无法掩饰脸上的疲惫,整个人也忽然之间好像苍老了很多,透着一股让人心痛的沧桑。

    看着那个在自己心里如山一样的父亲,一夕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李谨哀伤,祈求道:“父亲,儿子知道你那么说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父亲,求你告诉儿子吧!案亲…。”

    “我没有什么苦衷,那些就是事实,我没什么要说的,你也不要问了。”李翼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眼里闪过痛色,可瞬间又消失无踪转为淡漠的平静。

    “父亲,那些话儿子不信,儿子一点儿也不信…。”李谨沉痛道。

    “谨儿,那件事儿已经有了定论,你也就别再强求了。父亲没有苦衷,也没有冤屈。”李翼声音不由的染上一丝颤抖,“谨儿,如果父亲万一有个什么不测,你记住,不要怨恨谁,也不要再探究什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好好的过日子,照顾好妻儿。如果哪天你弟弟回来了,问起来,你也不要说太多,就告诉他为父做错了事儿才会由此结果的就行。”

    “父亲…。”李翼那好似交代遗言的话语,让李谨止不住的双眼模糊,声音带着哽咽。

    “谨儿,你妹妹她…就不要让她回李家了,还让她在庄子上住着吧!让李虎他们好好看着她,没事儿不用让她出去。”李翼说着顿了一下道:“你也知道你妹妹个性冲动,不要让她给你惹事儿。”

    “父亲…。”

    “至于清苑,不要把为父的结局都推到她身上去。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不是她的错,切记不要责怪她,更不要怨恨她。”李翼眼睛酸涩道:“清儿因为有你妹妹这个母亲,吃了太多的苦,她是个可怜的孩子,所以…。以后如果有可能的话,记得多疼爱她一些,知道吗?”

    “父亲,儿子不怪清儿,儿子不怪任何人,是儿子无能,是儿子不能守护父亲…。”

    “谨儿,不要思虑太多,只要你们好,父亲就安心…。”李翼的话刚落下,一个淡淡的女声传来。

    “可,在这个世上,只有外公好了,清儿却才能安心…。”

    此话出,李翼神色微变,心里一紧,李谨一怔猛然转头。看着缓缓走来的少女,神色不定,不敢置信道:“清儿…。”

    顾清苑缓步走到李谨的跟前,弯腰扶起李谨,眼眸柔和,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舅舅,好久不见。”

    李谨惊疑不定的看着顾清苑,不敢相信道:“清儿,清儿,你真的是清儿…?”

    “是,我是清儿。”顾清苑说完,放开扶着李谨的胳膊,转头,看向牢里,当看到牢里面那沧桑许多的老人,双眼瞬时模糊,抬脚上前,一边的麒肆早已打开了牢房的大锁,顾清苑走进去,凌菲随后跟着。

    李翼看着眼前脸色不是很好的少女,叹气,“清儿,你不该回来的。”

    闻言,顾清苑眼里泪珠滑落在脸颊,却仍然微笑道:“清儿想外公了,所以就回来了。”

    李翼眼里划过痛色,摇头,心里抽痛,他没有那个资格,他没看好李娇,让她再次的伤害到了这个孩子,他…

    顾清苑看着老人深沉的愧疚,眼神微缩,却什么也没再多说,从腰间拿出一把木梳,看着李翼淡笑道:“外公,我给你梳梳头吧!”

    李翼听了怔了一下,而后点头,“好。”

    顾清苑松开李翼的头发,看着那比半年前多出来的更多白发,拿着梳子的手紧了一下,喉咙发紧。抬头慢慢的梳理上那花白的头发,直到感觉喉咙松开,才开口:“外公,半年不见你瘦了很多。”

    “是瘦了些,人老了有的时候胃口不好。”

    “以后清儿做饭给你吃,我们再胖回来。”

    “好。”

    “外公,外面的风景很好,等过些日子孙女带着你到处看看可好。”

    “好,外公也想四处看看了。”

    “高山大海,平原大川,飞鸟鱼虫,百花绿树,外公一定会喜欢的。”

    “听着就感觉很好。”

    李谨怔怔的看着牢里的老人,少女。少女嘴角带笑,老人神色祥和,看着,听着那犹如家常,却让他眼睛发胀,鼻头发酸。父亲他瘦了,父亲他也想走走看看…。李谨这个时候忽然觉得他是如此的不孝顺,在他的眼里父亲是座山,是他的主心骨,可他却从来没想过,父亲他也会累…。

    “顾清苑,顾清苑可在这里…。”一个尖细刺耳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闻声,顾清苑拿梳子的手一顿,可神色却是丝毫未动,继续为李翼梳理着头发。

    大牢外面的李谨看着从外走来的年轻公公,问道:“公公,找吾外甥女可有何事儿吗?”

    “李大人这话问的好笑,找她自然是有事儿了,没事儿那个要找她。”尖细的声音透着绝地的刻薄,嘲弄。

    李谨的眉头皱了起来。

    年轻公公走到大牢前,淡漠的看了李谨一眼,眼里闪过讥讽,李翼欺瞒圣上,并企图以假乱真糊弄世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家是要完了。而他自然也没必要对这样马上就要没落的家族,使出什么好脸色,浪费了他的力气。

    年轻公公说完,看了一眼大牢里的正在给李翼梳头的顾清苑,暗道:应该就是她把!心里明了,然,嘴上还是大肆的叫嚷道:“顾清苑呢?顾清苑在哪里?”

    顾清苑转头,看着嚣张跋扈的小鲍公,淡笑道:“我就是顾清苑,请问公公有什么吩咐?”

    “顾清苑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做出那样不检点的事情来。现在回来了不去拜见皇上,向皇上请罪竟然还来到大牢里来了,真是没规矩,我皓月你有这样的女子真是…。啊…。”尖酸刻薄的辱骂还没说完,就忽然倒地发出一声惨叫…

    突如其来的惊变,让李谨一震,低头,地下的场景入眼,李谨倒吸一口冷气,张扬跋扈的公公捂着肩膀哀嚎,而身边赫然是一只血肉模糊的胳膊。

    凌菲冷漠的看着,不着痕迹的收回来本欲出手的银针。麒肆的神色就更加冷淡了,看都没看一眼,转身走出大牢,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绝色男子,拱手,恭敬道:“主子。”

    夏侯玦弈淡淡的瞥了一眼,口出不逊的公公,扫了一眼身后的喜公公,清冷道:“喜公公,宫里太监的规矩学的好像不是很好。”

    “是,是,世子爷赎罪,是老奴没教好他们,老奴有罪。”喜公公狠狠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还在哀嚎的蠢蛋,真是不知死活。他怎么就不想想,伯爵府现在还没退亲。而,只要伯爵府一日没退,顾清苑就是名义上的未来世子妃。无论她做过什么,那个名头只要在,那就不是随意可以辱骂的。如此公然的责骂,那就是给伯爵府没脸儿。没脑子的东西!死了他也活该!

    喜公公抬手,看着后面随着来的几个太监道:“把他给咱家抬下去,别在这里污了世子爷的眼。”

    “是。”几个太监听了,疾步上前,抬起那个快要痛晕的倒霉蛋往外走去,片刻牢里恢复平静。

    顾清苑收起来梳子,扶起李翼,搀扶着柔声道:“外公,我们走吧!”

    “好!”

    走出大牢,李翼顿住脚步,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眼里满是复杂,随即垂首,“见过世子。”

    夏侯玦弈颔首回礼,“相爷客气。”

    夏侯玦弈这声相爷,让在场的几个人眼里闪过什么,喜公公神色不定,看来李翼的事情马上就要有转机了。

    夏侯玦弈说完,抬脚走到顾清苑的身边,看此,所有的人神色不定,不着痕迹的抬眸,紧紧的看着,想着夏侯玦弈会有的举动。

    夏侯玦弈在离顾清苑不到一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然后,他动了,抬手了。某些人的心提起来了。

    夏侯玦弈轻轻抬手,把顾清苑散落在耳边的长发梳理到耳后,淡淡道:“走吧!”

    “好!”

    顾清苑扶着李翼,夏侯玦弈挨着顾清苑,三人不急不缓的走出大牢。

    然,刚才夏侯玦弈那为顾清苑整理头发的举动,却让其他人完全石化在那里。

    喜公公嘴巴张大,怔怔的看着,心里惊疑不定,看来有些事儿要大逆转了。

    李谨眼里也满是惊色,但更多的是感觉到,父亲也许就要没事儿了。

    某处角落里,刑部大人深深的吁了口气,抚着心里大呼万幸,幸亏他听了宗人府魏大人的话没有阻拦顾清苑去见李翼,不然…。胡林咽了口口水,不敢想呀!

    走出刑部大牢,顾清苑抬头看着天空的骄阳,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想必金銮殿之上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他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