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3章 脱身,转移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在顾清苑出现在京城,在她踏入刑部大牢之时,那些特别关注事件之人就第一时间知道了她的回归。有人欢喜,有人恨,有人惊,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单纯的等着的看笑话。

    熙和宫

    皇后听到这一消息,嘴角扬起莫测的冷笑,虽然顾清苑没死了,她有些失望,但是,她在这个时候回来对她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儿。

    “张嬷嬷知道顾清苑回来了,昭和宫那位主子可有什么动静。”皇后姿态高雅的抿着手里的茶水,淡淡道。

    “回皇后的话,表面上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过,老奴想她心里肯定不快活吧!”张嬷嬷垂首,轻声道:“老奴听说,顾清苑这次回来是跟着夏侯世子一起回来的。而且,夏侯世子完全没有如很多人想象的那样,对顾清苑表现出厌弃,嫌恶,不屑一顾。反倒还带着一丝呵护。”

    闻言,皇后眼神微缩,放下手里的杯子,“他们看到什么了?”

    “他们说顾清苑去刑部探望李相,刚去不久夏侯世子就随后去了,且在牢里还废了一个太监的手臂,原因是对顾清苑出言不逊。”

    皇后听了神色不定,眉头轻皱,沉默片刻,所有所思道:“看来顾清苑的这次失踪,这其中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缘由存在了。”

    “皇后所言极是,老奴也有这种感觉,要不然,凭着夏侯世子的秉性,顾清苑一消失就是半年的时间,无论她的身体是否还清白,可在名誉上她却已经是不贞洁的女人,这样的女子夏侯世子如何也不会要吧,更何谈什么呵护那根本就不可能。”

    “这么说的话,顾清苑的失踪就并不是什么意外之举了,也许是有意而为之。”皇后沉声道。

    张嬷嬷听了皱眉,眼里透出疑惑,“可老奴不明白,好好的他们为何要来这么一出呢?”

    “其中缘由为何本宫不懂,但是却绝对不会是无谓而为之,夏侯玦弈那样的人从来就不会做无用之事,现在的事不就是一个契点儿吗!等着看吧!到底是为了什么不久我们就会知道了。”皇后深沉道。

    张嬷嬷点头,“如果真的是有什么目的才这么做的话,那,这次忽然爆发的事情,是否就是想看看这一团和气下,有哪些人是想针对他们的呢?是为了提前把那些人给揪出来吗?”

    皇后听了心里猛然一震,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呢喃道:“是为了揪出某些人吗?”

    “老奴也就是这么一说,到底为何老奴也说不好。”张嬷嬷赶紧道。

    皇后摇头,莫测道:“有些人想要对付一些人,总是要有一个由头。而有的时候探查一些事情的虚实,还有一些人的心里,也总是要做些什么的。”

    “像这次的事情闹大那么大,心明的人都能想得到,那个顾长远之所以敢闹到皇上的面前,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给他撑腰,而能让顾长远的感到那个人是依仗能跟丞相府,伯爵府对抗的也没有几个。而其实只要仔细的猜想,能想到那个人是谁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皇后话出,张嬷嬷的心里猛然一禀,眼睛豁然睁大,“皇后娘娘,你是说…。”

    看着张嬷嬷的神色,皇后神色冷凝,“以私奔之名毁了顾清苑,以隐而不报之罪,圈禁了李翼。其中更加以李翼背叛皓月,是因不满南宫颦儿,南宫玉连番的算计顾清苑才生其异心的。”皇后说着脸色越发的难看,“该牵扯的人都牵扯其中了,可有些人却是分毫不沾。而,再联想南宫颦儿,南宫玉曾经和顾清苑有过的间隙,对持。张嬷嬷你觉得,那个想毁了顾清苑,想毁了李家的人会是谁?”

    皇后的话说完,张嬷嬷的脸色已然大变,心里也豁然明了,可却不敢轻易把那一句回应说出口,一时怔在那里惊异不定。

    “顾清苑害了本宫的两个孩子,在那些人的眼里,本宫完全有理由为此毁了顾清苑,更完全有这个动机这个能力。”皇后说着声音染上戾气,冷怒道:“看来有些人是想利用过往之事挑起事端,试图再次挑起皇上对本宫的不满,亦想看本宫和伯爵府再次交恶。而她坐收渔翁之利。怎么?想让她所生的皇子得皇上的独宠吗?想让自己的侄女坐上那伯爵府世子妃的位置吗?哼!她这算盘打的可真精呀!”

    “娘娘,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反击已然来不及了…”张嬷嬷凝眉道。

    “张嬷嬷你现在立马去一趟大皇子府,让大皇子马上探查一下这几日我们的人有谁跟顾长远,还有二皇子等人有过接触…。”皇后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太子妃,没有通报就领着一个人疾步的走了进来,脸色很是不好看。而身后的那个人垂首丧气,神色忐忑。

    看此,皇后的眼眸微缩。

    洪欣俯身,请安,起身后对着皇后低语几句。洪欣话落,皇后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眼里冒出火气。

    洪欣身后之人,早已跪地叩首,请罪。

    韦家

    顾清苑回到皓月的消息传到韦家。韦柔儿本意气风发的眼眸顿时黯沉,脸色紧绷,眉头亦是皱了起来。

    韦大奶奶看此,自然知道女儿在想什么,拉着韦柔儿的手,轻笑,并不是很在意道:“柔儿你不要担心,顾清苑她就算是回来了,伯爵世子妃的位置也不会再是她的了。那个位置除了你没有人能坐的了。”

    韦柔儿听了摇头,冷声道:“事事无绝对,除非那个人死了,否则会如何会很难说。”

    “柔儿你这可就是太较真了,就顾清苑现在的名声你以为她能做的了世子妃吗?那根本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不要说做世界子妃了,就是一般贫民百姓男子也没有那个会要她。一个女人没有了名誉以后的生活毕将生不如死。更别提,还因为她让伯爵府丢脸,让夏侯玦弈蒙羞了。伯爵府必定不会容她,就是皇上也不会就此放过她的,你呀!就别瞎想了。”韦大奶奶冷笑道。

    “话虽如此,可心里总是觉得不安呀!”韦柔儿眼神微眯。

    “不安?你在不安什么?”韦大奶奶实在是觉得不懂。这事儿都到这个地步了,基本上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结果了,还有什么需要不安的。

    “顾清苑突然回归,夏侯世子也巧合的在这个时候现身了。母亲,你不觉得这太巧了些吗?”

    “你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有些太巧了,不过,也许就是凑巧了吧!”

    “是吗?真的单纯的只是巧合吗?那么,二皇子的人来信儿说,顾清苑她先是去刑部探望了李翼,又该怎么解释呢?”

    “这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当然不对,如果顾清苑她真的被伯爵府给厌弃的话,刑部那个地方怎会任由她出入。刑部大人正在查探这件事,那么,他在得知顾清苑回归的消息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顾清苑给关押吧!可现在顾清苑却是直接去了皇上那里,刑部大人连面都没露,你不觉得这很反常吗?”韦柔儿沉声道。

    韦柔儿一席话出,韦大奶奶也开始神色不定,“难道这件事还真的会有什么变动不成?”

    “难说,等着看吧!”韦柔儿眉头紧皱,有些话她没有说出来,她现在甚至感觉,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件事的主导着,而是人家挖好了坑,做好的陶,等着他们入局而已!如果是那样的话…。韦柔儿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皇宫,御书房

    顾清苑扶着李翼和夏侯玦弈一行人缓步走入御书房。

    御书房之内,主位上的南宫胤,下首依此分别坐着,大皇子南宫凌,二皇子南宫夜,伯爵府老侯爷,再来就是宗人府刘大人,刘浩!还有主管这次事件的刑部大人胡林胡大人。下面跪着,顾长远,顾清素,李娇。

    顾清苑看着嘴角扬起一抹淡漠的笑意,看来该来的人都来了。

    “小女(老臣)参见皇上。”顾清苑,李翼跪地,叩拜!

    南宫胤淡淡的看了一眼顾清苑。顾长远听到顾清苑的声音没有抬头,只是手紧紧的握了起来,下垂的眼帘遮挡住眼里深沉的阴冷。顾清素比起顾长远城府就要低上许多了,这个时候顾不得是在皇上的面前,双眼愤恨,冒火的看着顾清苑,透出极致的疯狂恨意。李娇却是连头都不敢抬起,身体微微在颤抖着。

    皇上不开口,在场的人亦没那个人轻易的敢开口。

    静默良久,南宫胤才开金口,“都起来吧!”

    “是,多谢皇上。”

    顾清苑扶着李翼起身在一边站好,顾清素,顾长远在令一边站好,而李娇犹豫了一下在顾长远的身边站定。看此,顾清苑眼里闪过冷意,而李翼则是闭了闭眼,遮住眼里的失望,可却无法掩饰脸上的悲凉。

    南宫胤看着眼里闪过什么,继而看向好些日子不见的夏侯玦弈,刚冷的神色染上一抹柔和,淡淡道:“夏侯世子坐吧!”

    “是,谢皇上。”夏侯玦弈在皇上的下首坐下。

    “现在牵扯到这件事里的人都到齐了,胡大人你现在就把整件事的经过,跟夏侯世子还有顾家大小姐都说一遍,让他们也都了解一下吧!”南宫胤淡漠开口道。

    “是,皇上。”胡林起身,上前一步,对着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简练且不无遗露的讲述了一遍。

    胡林话落,南宫胤看着顾清苑开口,“顾大小姐你是事情的当事人你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是,小女有话要说。”顾清苑上前一步,俯身,恭敬道。

    “你说。”

    “第一,所谓的失踪,小女并不如顾清素所言,是跟那个所谓的男人私奔。第二,小女也并不如顾大人所言,被李相圈禁,更不是如那神秘人纸条上所写,被李相以身为筹码送往了大元。而对于小女这半年来的去向和为何离开,及其中间所发生的事情,小女会一一向皇上禀报。”

    “但是,在此之前,小女对于顾清素的无端污蔑。对小女名声的损害先向她讨一个说法。”顾清苑淡漠的看了一眼顾清素,清冷道。

    顾清苑此话出,南宫胤微怔了一下,随即的眼里闪过一道极快的亮光,夏侯玦弈缓缓垂下眼眸,遮挡住眼里的轻笑。

    御书房里的几个人看着顾清苑亦是若有所思,这位顾大小姐很有意思,没先急着为自己洗脱,而是直接掌握了主导权,从一个被交代的角色,一下子就转成了质问着,这一招化被动为主动用的还真是妙计,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问什么,可最起码在心里上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感觉。

    “顾清苑你说什么,你说我污蔑你,你…。”

    顾清素激动的话语刚出,就被喜公公戾声打断,“放肆,皇上还没准许你开口之前,岂容你随意说话。”

    喜公公疾言厉色,顾清素有一瞬间的慌乱,而后,急忙跪倒在地,惊惧且冤屈道:“皇上赎罪!小女对皇上绝对没有一时不敬的意思。只是顾清苑刚才之言,实在是让小女太气不过才会一时情急开口,请皇上赎罪。”

    南宫胤淡淡的瞥了顾清素一眼,面无表情道:“就事议事,有话就说。如果没做错事儿,有朕在没有那个人会被冤枉。反之,如果做了,亦没有那个人能逃过应有的责罚。”

    “是,皇上。”

    顾清苑垂眸一笑,南宫胤这话是绝对的震慑,当然也是警告!

    “顾清苑你说顾清素污蔑你,此话怎讲?”南宫胤继续道。

    “回皇上,从刚才胡大人的讲述中。小女听到,顾清素说她是被人给从后面敲昏后,被他人给易容成了顾清苑的面容的,是吗?”顾清苑说着看了一眼顾清苑,确认!

    顾清素咬牙回应:“是!”

    “那么也就是说,你当时根本就没看到是被何人所击晕的,也就更加不可能知道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了,对吗?”

    “是,我是不知道,可是我可以想象的到。”

    “想象?”顾清苑挑眉,着重咬出重点儿的字眼儿。

    “不,我是认定。”顾清素好像也意识到那样说好像有些不妥,继而急忙该口,且万分肯定道:“当时我们屋里就三个人,凌菲走在我的后面,是她击晕了我,然后把我易容成了你的样子。再让你易容成了我的样子,继而你们两个就出了顾家。这些当时顾家的下人都是看到的,你无法否认。”

    “我没想过要否认什么?后来呢?”顾清苑淡淡道。

    “后来你跟着一个男人私奔了,而凌菲被你给派回来监督着我,让我替代你呆在顾家,为你拖延时间,让你得以逃脱。顾清苑这就是你的计谋,我没有污蔑你,更加没有冤枉你。”顾清素铿锵有力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很合情合理!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你就算是被易容了,可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向顾老夫人及其府里的人揭发出来,为何却一直隐而不发呢?”

    “你以为我不想说吗?可凌菲她给我下了药,她威胁我,她说只要我敢说的话她就杀了我,所以,我才没敢说的。”顾清素气愤道。

    顾清素的话说完,御书房的几个人都看着顾清苑,事情说到这里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吧!她会怎么做呢?

    顾清苑却只是淡淡一笑,看着主位上的南宫胤波澜不惊道:“皇上,顾清素说了这么多。却也让小女证实了一点儿。她没有亲眼看到是被何人打晕的。而后来的所谓的小女被易容她模样,她亦没看到,至于小女跟人私奔,她也完全是听那个叫做凌菲的丫头说的。这些都可以说明,所有的事情她完全没有一个是亲眼所见的。”

    “是,我是没亲眼所见,可我所说的全部都是实事。”顾清素怒不可遏道。

    “大堂姐,所谓眼见才为实,耳听都为虚!你现在虽然说的头头是道,可在我听来却是完全不足为信。而我能看到的就是因为你这些言辞害的我名誉受损的事实,当然,你所说那些有件事情确实是存在的事实,那就是你确实被人给打晕了。这点儿你禀报于皇上和刑部大人无可厚非。可后来所有的一切却全部都是猜疑,看你却说的如此斩钉截铁,那,就是污蔑!”

    顾清苑话出在场的人脸色变得十分古怪,他们是该这位顾小姐牙尖嘴利呢!还是该说她不到黄河心不死!死不承认呢!

    南宫胤眼神莫测的看着顾清苑,沉声道:“她所说的都不是事实,那,你所谓的事实又是什么呢?”

    “皇上,现在在宗人府的大牢里还关着两个人,只要把她们带来,所有的一切皇上就会明了了。”顾清苑恭敬道。

    闻言,南宫胤转头看了一眼,宗人府刘大人,“你哪里有人?”

    “是…。”刘大人应着不由的看了一眼夏侯玦弈。

    夏侯玦弈淡淡道:“是本世子给刘大人的,把人带过来吧!”

    “是。”刘浩听言,疾步走了出去,亲自去提人了。

    南宫胤看着夏侯玦弈道:“是什么人?”

    “两个该死之人。”夏侯玦弈说着却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顾清素,平淡无波的眼神,让人心里一抖。

    听顾清苑的言辞,再看夏侯玦弈一副万事了然的样子。南宫胤扬眉,也许所有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吧!现在这局面他也是早就预料到了,现在只不过是想看看哪些该死的人在折腾罢了吧!

    南宫胤想到了,而在场的其他人也多少感觉到了。南宫凌垂下眼里淡淡一笑。看来有些人得意的太早了些。呵呵,自以为聪明的策划了一切,可那曾想,人家早就撒好了网,就看哪个不安分的会往里面跳罢了。

    顾长远也隐隐明白了什么,心里惊骇之余,也开始快速的想着后面该如何应对。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刘浩走了进来,后面几名侍卫带着两个头发凌乱的女子走了进来。

    “皇上人带来了。”刘浩恭敬道:“这两名女子是半年多年,夏侯世子交给下官的。”

    关押了半年多的人,在今天提了出来,如此说的话,夏侯世子是早就料到有今天了吗?

    顾清苑看着,低头对着顾清素道:“大堂姐,这里面有一个人想必你一定认识。”

    顾清苑话出,顾清素一怔,转头,当看到两名女子其中一个的面容后,眼眸骤然睁大。

    看此,顾清苑缓缓一笑,抬眸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南宫胤道:“皇上,这两个其中一个就是顾清素口中的丫头,也是真实击昏她的那个人,而另外一个就是所谓的私奔之人…。”

    听言,南宫胤眼睛眯了起来,在场的几人心里均是一怔。

    “怎么回事儿?”

    “皇上,小女觉得事情的经历如何,还是让她们自己说比较好。”

    闻言,南宫胤看着低声跪着的两个狼狈不堪的女子道:“说吧!”

    南宫胤话出,两个人并没有马上回答,停顿片刻,其中一人才开口,可能是太久没开口的关系,声音带着一丝嘶哑:“回皇上的话,她确实是击晕顾清苑的人,而小民就是假扮顾清素私奔的人,不,确切的说我们是准备逃走的。可最后却出了意外,才会变成是私奔。”

    “如此不清不楚,没头没尾到底是什么说辞。”南宫胤沉声,皱眉道。

    “皇上关于这个下官曾经问过她们。”刘浩适时道:“这二人在半年多年,以被人追杀的可怜状巧合的接近李小姐。当时李小姐大概看她们可怜就收留了她们。然,那可怜的身份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其目的是为了劫持顾大小姐。”

    刘浩说着看着李娇道:“李小姐你半年多年是否救过两人。”

    李娇怔了一下,局促道:“是,我曾经是救过两个人,不过,那个两个人长的不是这个样子…”

    刘浩听了淡淡一笑看着皇上:“皇上有所不知,这两个人是易容的易容高手,她们可以易容成各种面貌的人,而现在其中一个现在的模样就是那个叫凌菲丫头的模样。要不然,刚才顾清素小姐看到她也不会那么惊讶了吧!”

    “接近李娇?劫持顾清苑?”南宫胤皱眉。

    “接近李小姐,其为的就是以山庄为顾小姐消失的事发点儿,以此,让人怪罪到李相的身上吧!”刘浩看着地上的两人道:“本官说的可对?”

    “是,大人说的不错,但是不是为了怪罪到李相的身上小人不知,小人只是听命行事儿罢了。”

    “听命?听谁的命?”南宫胤冷声道。

    “我的雇主。他说不让小民在顾家动手,因为如果顾小姐在顾家失踪的话,顾家肯定会被牵连。可顾小姐是女子,平日所去的地方有限。除了去丞相府就是去山庄。这两个地方比较起来,丞相府绝对的戒备要严一下,不好动手。继而,我们就选择了山庄。”

    “确定了地方后,我们就策划了那场被人追杀的场景,成功的利用李娇进入了山庄。而后,在顾大小姐每次去探望李娇的时候,我们就在暗中观察她,然后做出一张和她容貌一样的面皮来。当然为了预防万一,我们还做了她身边的丫头的。”

    “除了准备哪些,我们也为如何能成功,且无声无息的带走顾小姐做了准备。我们根据山庄,还有周围的地形,就在我们所住的屋子里,挖了一个地道。计划着,通过地道把顾小姐劫持走。”

    “准备好一切,我们就知会了雇主。雇主交到,让我们在顾大小姐大婚的前两天动手把人给劫走。那个时候我们还曾担心顾小姐那个时候不会去庄子上,可雇主说,让我们不要担心,说她肯定会去的。结果确实如雇主所言,顾小姐哪天真的去了,而,我们也按照计划成功的把顾小姐和她的一个丫头放入了地道。”

    “做好一切后,为了拖延时间,也为了不被发现异样,我们两个就分别易容成了顾小姐和那个叫做凌菲的丫头回了顾家。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不声不响。”

    “而剩下的就是想办法,让我们自己如何脱身了。马上就是大婚的时期,我们想了不少的办法,而就在我们实在想不到办法准备偷溜的时候,收到了一个纸条,只要把顾清素扮成顾清苑的样子,那,顾家就不会有任何什么动静,而我们可以顺利逃脱。”

    女子说到这里抬头,道:“如此,就有了后面顾清素说的事情。不过,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做顾清素的面皮,继而出去的时候我是戴着围帽出去的,这点儿,如果要问的话,顾家的那些丫头应该还记得。当然,顾清素是不知道的。她被我们打晕了。”

    “可惜的是,我们成功离开了顾家,却在逃离的时候,忽然被拉到了马车上上,后来又被送入了大牢,直到现在。”

    说到这里该明白的也都明白,不过,却不由为这其中的曲折感到唏嘘。

    夏侯玦弈这个时候开口,淡淡道:“本世子大婚不容有丝毫的意外,所以,早些日子我就让人守护在了清儿的身边。清儿被放入地道后,就被影卫给救了出来,而,她们在逃离顾家后也就直接被本世子送到了宗人府。”

    南宫胤听了点头,随即有不明道:“可朕不明,为何要隐藏半年?”

    “清儿在被她们放入地道后伤了脸颊,她面容本来就伤过一次,这次再伤难免会担心被人诟病。而恰巧李大小姐又出事儿,索性就延迟婚期,我就送清儿去了医师那里,为她治疗伤痕。前些日子去看了一眼,看清儿已恢复,就接她回来了。可没想到的是回来竟然有这么精彩的事情在等着本世子。”

    听了夏侯玦弈的话,他们才恍然发现,顾清苑脸上的是没有伤疤了,难道这一切真的就是个乌龙?

    南宫胤皱眉,不悦道:“为何不跟朕说一声?还让弄了假的送入山庄。”

    “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所以就没告诉皇上,而且,本世子也要让那些不安分之人,知道一下如果妄想取代世子妃的位置所要付出的代价。”夏侯玦弈说着眼神阴戾的看了一眼顾清素,扫过二皇子。

    顾清素瘫坐在地上,神色怔忪,不敢置信更无法接受道:“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说着激动的指着跪在地上的那个假凌菲,“如果她是凌菲,那我身边的那个是谁?她是谁?”

    夏侯玦弈抬眸扫了身后的麒肆一眼,麒肆会意,走出御书房,片刻带着一个和跪地之人长的一样的女子走了进来。

    “属下见过皇上,见过主子。”凌菲单膝跪地恭敬道。

    “起来吧!”南宫胤叫起,同时在她称呼夏侯玦弈为主子的时候,就了然了她的身份,是暗卫吧!

    “谢皇上。”凌菲起身,看了一眼顾清素,淡漠道:“待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任务就是看着你。”说完,不看顾清素惨败的脸色,转身看着南宫胤道:“主子曾经说过,如果顾清素知道分寸,不心存邪念,向顾老夫人坦诚自己的身份就放了她,可从这半年来她的表现来看,她想做的是完全的取而代之,处处模仿顾大小姐。为此才会被圈禁至此。”

    南宫胤点头,抬手,“把人带下去。”

    “是,皇上。”一边不远处的侍卫听命,疾步走到顾清素的身边,轻而易举的驾起她往外走去。

    顾清素一愣,随即用力的挣扎起来,“夏侯世子救我,夏侯世子小女对你是真心的,比起顾清苑小女更加的适合做世子妃。夏侯世子…。”叫嚷着,看没有任何人出现,而她心心念念的男子更加没有任何的回应,转而急道:“皇上,我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她们根本就是在胡说,皇上这一切肯定都是顾清苑设计的,她明明就是跟男人私奔了,她…。”顾清素叫嚷声忽然顿住,继而消失在众人眼前。

    屋里也瞬时静了下来。不由的看向顾清苑身边的李翼,顾清苑的事情现在弄清楚了。那李翼呢?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翼,到了现在你可有话说吗?”南宫胤开口道。

    闻言,李翼抬头看了一眼李娇,看着李娇忐忑不安还带着祈求的眼眸,眼里闪过苦涩,缓缓欲跪在地上,可却被顾清苑给拖住了胳膊。

    李翼转头,顾清苑缓缓一笑,只是紧紧的拉着李翼的胳膊,抬头看着南宫胤道:“皇上,在此之前小女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她们?”顾清苑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子。

    “什么问题?”

    “皇上,小女想问,她们口中所谓的那个雇主是谁?”

    顾清苑话出,顾长远没有来的眉心一跳。

    而此时跪在地上女子一个开口,道:“我的雇主是顾长远…。”

    此话出,御书房里所有的人一震,心里不由惊骇,顾长远猛然抬头看着那个清冷的女子,她的女儿。看着她嘴角浅浅的笑意,还有如墨的眼眸闪过的冰冷!

    看此,顾长远的心口猛然一缩,后背发凉,顾清苑她到底想干什么?

    李翼叹气,清儿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那么,李娇做的事情她也知道了吗?

    顾清苑轻轻的松开李翼的胳膊,缓步走到顾长远的身边,淡淡道:“顾大人,不说点儿什么吗?”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