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4章 全部事清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174章

    顾长远静静的看了顾清苑,顾清苑回视清冷的眼眸慢慢染上雾气,神色带着满满的悲凉,“父亲,我是你的女儿不是吗?为何一定要做的如此彻底?”

    看顾清苑如此,顾长远只觉得整个背脊都开始冰冷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清儿,为父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呢?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听言,顾清苑定定的看着顾长远道:“真的是误会吗?”

    “清儿你觉得为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吗?那样做,不但会害了你,对我,对顾家也都是一点儿好处就没有不是吗?”顾长远语气沉重道:“清儿,无论怎么说,为父都是没有理由那么做,也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理由吗?绝对不会吗?”顾清苑脸上染上伤感,亦带着感伤道:“一个父亲好像是没有理由那么对待自己的女儿!因为我们是骨肉血亲,我们血浓于水。父亲怎么会害我呢?说出去任何人都无法相信吧!”

    顾清苑说着,看着顾长远开始变得紧绷的脸色,眼里闪过妖异的寒光,转身,看向李翼,“父亲既然如此重情重义,为何这次的事情,却连向外公当面打探一下其中的缘由都没有,就直接去了刑部呢?”

    顾清苑话出,顾长远脸色几经变幻,却没有回答。倒是一旁的胡林适时的开口道:“顾长远说他和李相之间因为一些过往,各自心里有些隔阂。又加上他那个时候他去山庄探望顾小姐遭阻。或许,这让顾长远的心里也认定了,他就是去问了,李相不会给他说些什么。而他的心里又担心顾小姐的安危,继而,他就没直接问李相。”

    顾清苑听了神色不定,看着胡林道:“担心我吗?如此我想问胡大人一下,从事情开始直到现在,父亲可有请求胡大人派人去找寻一下他的女儿?”

    胡林听了怔了一下,低头好似思虑了一下,而后摇头,“顾长远没提出过,但是,下官根据事件的需要倒是派人去找寻过顾小姐。”

    顾清苑听了点头,转身看着顾长远道:“父亲没有向胡大人要求是因为觉得不好提吗?那,父亲你自己呢?你在知道女儿已被人她人替代后,可曾请人去找寻一下女儿?”

    顾长远咬牙,这该死的丫头!太多的时候敏锐的让人厌恶?心里恨极,然,面上却不得不忍着,可却无法抑制嘴角的僵硬,“为父自然…。”顾长远话刚说一半,看到夏侯玦弈投来淡淡的一撇。看此,欲出口的话顿住了,转而愧疚道:“为父自然想过要找你的,只是在知道那个事实后太过惊慌,一时情急就去了刑部…。”

    顾清苑听了脸上是不出意外的神色,只是眼里却是满满的落寞,心伤,淡淡道:“是吗?我还以为所有的父母,在知道自己的孩子不见了以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心急着先找到她,看看她是否安好,看看她是否平安!但是,现在看来显然是我想错了。我的父亲在知道我不见后,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的先去刑部报案。而,报案的缘由,不是因为女儿不见请求寻找。而是,举报李相圈禁,请刑部查探李相圈禁的缘由。”

    顾清苑话落下,屋里的人转头看向顾长远,眼神开始变得古怪。如此一说的话顾长远好像真的有些奇怪。现在看着他报案根本就不是为了他的女儿,反倒是像在针对李翼。想着心里也不由的疑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往,让顾长远对李翼如此的痛恨!而有让李翼对顾长远如此的芥蒂呢?单单的只是因为顾长远和李娇和离之事吗?

    感受到各种探究的视线,顾长远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父亲,你是一时疏忽忘记找寻女儿了,还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找寻女儿呢?”

    听言,顾长远森森的看了一眼顾清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转而提步上前在南宫胤的面前跪了下来,“皇上,这次的事情小民有些地方或许有些思虑不周。但是,小民绝对没有要污蔑李相,更加没有要针对李相的想法。而小民也从来没有雇佣过什么人要劫持自己的女儿。小民绝对不是这两个女子口中所谓的雇主。”

    顾长远说着深深的叩首,“皇上,小民绝对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也从未想过那么做。请皇上明察此事儿,还小民一个公道。”

    “如果你没做作朕自然会还你公道。”

    “谢皇上。”顾长远叩谢,转头看着身边的两个女子道:“皇上,刚才这两个女子说,小民是她们的雇主。那么,小民想问一句,她们有何凭证?”

    “凭证?我们没什么确实的证据。因为干我们这行有个规矩,那就是绝对不会过问雇主为什么这么做。当然,也没有那个雇主会把说,更加不会有什么白纸黑字的凭证来证明什么。一般都是雇主给钱我们就做事儿,其中的缘由我们不论。”女子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没有任何凭证。皇上那这些话就完全的不足为信。小民觉得在这期间她们肯定是被什么给误导,误会了,才会以为雇佣他们的那个人是小民。”

    顾清苑听着顾长远的话,神色波澜不起,淡而无波,心里却止不住冷笑,被人误导?呵呵,这是在讲是有人在嫁祸给他吗?

    “皇上,家亲说的不错,只有嘴上说却没有任何的凭证,确实不能绝对的证明,那些事情就是父亲做下的。”顾清苑开口,十分的中肯道。

    听着顾清苑的话,在场的人忽然有些不懂,这位顾大小姐到底是在唱那出。刚才还好像很相信那些事情就是顾长远做的,可现在又开始帮顾长远说话了。这,如此到底是为了那般?

    “皇上,任何事情,任何案件,在没有俱全的人证,物证,及其当事人的画押的情况下,都不能结案,也都算是不明案件,属于再查范围内。”顾清苑平静道:“顾大人被人举报劫持小女,现在有了人证,却还缺少了两个,继而无法定案,当然也无法证明顾大人是否确实做过。”

    “顾大人的无法证明。那,关于李相的案件呢?也一定是相同的规则。而在此李相牵扯到了两件事,第一圈禁小女!案件发展到现在,皇上和各位大人也应该清楚的看的明白,那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完全不存在的。”

    “现在就剩下第二件,也就是纸条上说言,说李相试图利用小女向大元太子献殷勤,以此来讨得大元太子的欢心,而为自己谋取斑位,继而脱离皓月。这些说辞在小女看来完全是无稽之谈,可笑至极。”

    “大元和我皓月是友邻之国,友邦之交。两国来往上百年,皓月随时欢迎大元的人到我皓月,而大元亦是。两国以诚相待,坦诚相交。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相投靠大元是为那般,为高位吗?在皓月我外公得皇上恩赐,已位居丞相之位。如此高位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算到了仕途的顶端。那么,就算去了大元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呢?除了让自己从一个忠臣,变成了一个逆臣外,什么都得不到。大元也不会要这样一个随时都会背叛主子的臣子吧!”

    “这样浅显的道理我一个小女子都想的到,那么,我外公又如何会想不到。背弃主子的人,终将被厌弃。”

    顾清苑说完,南宫夜不由开口道:“顾大小姐话虽如此,可毕竟人心难测呀!而且,那个纸条上不上说了吗?李相会那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吗!”

    南宫夜的忽然开口,让屋里的几人脸色莫测,南宫胤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南宫凌轻轻的拿起手边的水抿了一口,遮掩嘴角无法抑制的笑意。

    顾清苑看着二皇子淡笑,“二皇子说的可是,大公主,三皇子和小女曾经的纠葛吗?如果是,那不由的就让小女想起,当时事出后,外公曾经对小女说过的话来。”

    “坦白的讲,当初在围场事发后,小女心里对于悠然公主的出手心里,感觉惊恐,后怕,也觉得委屈,不甘。可是外公在探望小女的时候却跟小女说:悠然公主是公主,可同时她也是个孩子。年少的孩子有很多的懵懂,也都会有冲动的时候。相互比较就是小女自己,大错,小错也曾犯过不少。所以,凡事不要想的太过极端,要试着学会包容,懂得谅解!”

    “还告诉小女,要相信皇上是明君,他一定会给小女个说法。但是,同时也要理解,皇上是君王可同时也是位父亲,很多时候皇上也有难处。教导小女,凡事不要太过强求。有的时候难得糊涂亦是福。而在听了外公的话后,小女对于皇上处置悠然公主的事情,除了感动,亦心存惭愧,既从未有过一丝的不满,更无一丝的抱怨。”

    “除了处事为人。外公偶尔还会给小女讲一些朝堂之事儿。外公曾言,十年寒窗苦,一遭入仕途,几十年的官场生涯,他最大的幸事不是有了现在的职位,而是,头上有片清明的天。”

    “刚正的君主,仁义的君王。丞相的职位在外公看来那是皇上对最大的肯定,既从来都是心怀感恩,亦抱着感激的心来报效朝廷。”

    “君明臣忠,那就是皓月的朝堂。”

    “而所谓忠心,也不一定要你立多大的功,表多大的心。”

    “齐家、治国、平天下,国安定之时。管理好自己的小家那也是一份儿忠!也是对皇上的敬!”

    “国之动乱时,要懂得取舍,要知道舍得小家,才会有大家。”

    “天子守国门,群臣保社稷,是为君之道,也是为臣的本分。”

    “一日为臣,终身为本。君要臣死,臣一定会去死。不为其他,只为皇上的明,只为臣子的本分!”

    顾清苑说完,在南宫胤的面前跪下,双眼模糊,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外公说的那些小女有很多不明,也不太懂。可小女却能感到外公对皇上极致的尊崇,对皓月极深厚的情。说外公叛逆,小女绝不信。”

    顾清苑一席话说完,在坐的人心里都有些撼动,就连身为帝王的南宫胤心里也多少有些波动。且,也相信这些话就是李翼说的,因为顾清苑她一个闺阁小姐,就算是再聪明,也绝对说不出这么一番关乎社稷的大理来。

    南宫胤身后的喜公公看着跪在下面的顾清苑,心里不由叹息:从第一次因夏侯玦弈和大元太子同时想要这个女子,而她被皇上宣召上殿的时候,自己就感觉这位顾小姐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现在看来,自己的感觉没错。她果然跟一般的女子不同呀!

    就李翼的事情,有了她的这番话,根本就不需要再查探什么,皇上就已经相信了李翼的清白吧!

    南宫凌看了一眼顾清苑,缓缓垂下眼帘,早就知道她非同凡响,而这次她亦没让人失望。这席话说出来。绝对的证明李翼对她的喜爱,看重。要不然这样朝堂之事,李翼怎么会告诉她一个女孩子。不但如此,她又自然的替李翼向皇上表达了忠心。

    一个疼爱外孙女的人,一个对皓月忠心的人,怎么也不会用外孙女为自己谋取斑位吧!而如此忠心的人,也更加不会想着逆反吧!呵呵,也许这次的事情对李翼不是祸,反倒的是福也不一定呀!

    夏侯玦弈眼里不可抑制的溢出柔色,可也因为女子对李翼完全的维护,无法抑制的心里开始发酸。

    南宫夜却很是有些恼火,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齿。他本来是拿话堵她,然而向李翼问罪的,那里想到却成她为李翼表功的机会了。真是该死!

    胡林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刘浩,眼里的那是满满的感激。还真要万分感谢他的提点呀!要不然,当初在顾清苑进入刑部大牢的时候,他绝对会把她给关押起来的,如果那样做的话,现在…。胡林心里抖了一下,万幸,万幸呀!

    顾长远跪在地上,垂首,脸色铁青这个该死的丫头,一张嘴真是能把人说死!又给说活了!

    李翼眼里满是酸涩,是他该为这个孩子撑起一片天的,可是他没做到。现在却让这个孩子为他在费心!

    一直没开口的老侯爷,心里满是满意。

    “好了起来吧!你外公是个什么样的人,朕心里还是清楚的。”南宫胤缓声道。

    “是,多谢皇上。”顾清苑起身,而从皇上的语气她也清楚的知道,外公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危机了。

    “父皇,儿臣有些问题还是不明白。如果李相什么都没做的话,可当初事发后,李相为何什么都不说,全部都认下了呢?”南宫夜再次开口,脸上很是疑惑道。

    闻言,南宫胤转头看向李翼,淡淡道:“李翼,这其中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李翼抬头,看着南宫胤脸色沉重,再看顾清苑一时犹豫,“臣…。”

    顾清苑看出李翼的犹豫不决,叹气,转而开口道:“皇上,李相那些说不出的缘由,也许这其中顾大人会知道些什么?”

    顾清苑话出,顾长远的心里一禀。

    闻言,南宫胤眼里闪过什么,“顾长远,你可知道?”

    “回皇上的话,小民不知。”顾长远声音力持稳定,然却止不住眉心直跳。

    “顾大人,你真的不知吗?”顾清苑垂眸,声音染上冷意。

    “清儿,你这可是在怀疑为父吗?”顾长远的脸色难看道。

    “不,我不是怀疑,而是认定你在这其中做了些什么!”顾清苑淡漠道。

    “清儿你…。”顾长远不敢置信的看咋顾清苑,心痛道:“清儿,我是你的父亲,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你才刚回来,根本就什么都还不清楚,就认定了为父做了些什么,实在是…。太让为父心寒了。是,为父疏忽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去找寻你,是为父的错,你不高兴是应该的。如果你真的觉得为父做了什么,那就是吧!”

    听着顾长远那无奈的语气,看着他那心痛的表情,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到了时候还妄想扮演一个慈父,而把自己这个女儿说的如此的骄纵,狭隘!看来,有些东西是完全无法改变了!

    “女儿觉得?如果我觉得什么就是什么的话,那么我们一家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金銮殿上。”顾清苑悲凉道。

    “过去的十几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皓月最幸福的女儿,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我有一个极致宠爱我的父亲,有一个无论我做什么都答应,哪怕是错的也从来不会斥责一句。哪怕明知道那样会让自己的女儿变得不堪,亦是不忍苛刻,全心的维护着她。”

    “父亲是一个慈父,可女儿却成了一个嚣张,跋扈,是非不分,黑白不辩的女儿。也许,这是因为女儿不争气,可到现在我同样想再问一句,父亲,你对女儿到底是真心的宠爱,还是有意的捧杀?如果是宠爱为何明知道是错的,却不从来不曾劝阻,告知!”

    顾长远咬牙。

    顾清苑眼里染上凄凉,“现在看来很多事情不是我觉得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

    “反之,太多让我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却在不断的发生着。那些真实存在的事情。那些真实的过往,无论我信与不信,我接受不接受,它都确实的存在着。”

    顾清苑说着脸上的神色变得冷凝,指着下面的两个女子道:“这两个人说父亲劫持女儿,虽然没有确切的凭证。可父亲到底有没有做,父亲心里知道,而我亦想的到。”

    “父亲举报外公,向刑部报案说我失踪,这是真实存在的事实没什么好说的!但是,那个纸条,那些完全想陷外公于不仁不义,不忠,足以让外公身败名裂的言辞。由你顾大人拿出来,就是最大的疑点,亦是绝对的居心叵测。”

    “顾清苑,你…。你怎么可以如此污蔑,诋毁你的父亲,你真是太不孝了…。”顾长远激动道。

    “污蔑?诋毁?父亲,你一直说你和外公直因为一些过往,让外公对你很是戒备,连庄子都不让你进入。那么,你可曾告诉他们外公不让你进入的原因,外公对你防备的缘由?”

    顾清苑说着眼角滑落泪珠,“父亲,你也来告诉我这么多年你什么都没做过。你没有捧杀过自己的女儿,没有毒害过自己的夫人,那些是事情就和这次的劫持一样,都是我的误会,都是我的错觉。”

    顾清苑话出,南宫胤神色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对于顾清苑在这个时候完全不顾及把这些讲出来有些意外。南宫凌,南宫夜,刘浩,胡林几人神色不定。李娇眼里却溢出愤恨,然,却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顾清苑。

    顾长远神色巨变,神色再无法保持镇定,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公然的讲出这些来。难道她就不担心顾家的名声彻底毁了,难道她就没想过顾家会为此在彻底落寞,在京城在无立足之地吗?难道她就不担心她因此会被冠上告发亲生父亲的罪名吗?这个该死的丫头,如此不管不顾,不计后果的做事儿对她有什么好处?

    “这些都是我顾家的家务事,而父亲的作为,也不该由我这个女儿来评说。继而,就算明知道一些事情,也一直都埋在心里,从来不曾吐露一句。可,我没想到的是,父亲竟然会因为心里的仇恨闹到皇上的面前来。让所有的事情一发不可收,一切都无法挽回。”

    “父亲,你为何要这么做,为何完全不顾一点儿情意要做的这么彻底!”

    “我不懂,为何这十几年来你不遗余力的捧杀自己的女儿。”

    “我也不懂,为何你一边扮演者深情的丈夫,却又在自己夫人的身上种下蛊毒!”

    “我更不明白,明明是你做错了。我作为女儿无法说什么,也不能说!而外公也只是要你和母亲和离而已!也从未多说一句什么,更加不曾想过针对你做些什么。可最后却是你怀恨在心。再次的找人劫持女儿。再次的用母亲的生死来威胁外公。威胁外公认下所有的事情,顾大人,你想要的是什么?是想毁了女儿,毁了李家吗?”

    顾清苑一番话说出,不少的人都有些吃惊,不过同时却也理解了如果顾清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话,那李翼的沉默也就可以解释了。

    顾长远脸色阴沉的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顾清苑竟然敢做的如此决绝。这是完全舍弃了顾家,也完全不在意伯爵府会为此对她有什么看法了!她这是干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她真的是疯了,什么都不顾忌了。

    顾清苑脸色悲切的看着顾长远,然,眼里却是完全的冰冷!

    顾长远很多的把柄都在顾清苑的手里,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来顾清苑的回归就在他的意料之外,一时之间很难想到应对之法。

    顾长远没开口,而一边的李娇在经过某些冲击后,回神,猛然走到顾清苑的跟前,恼火的看着她,伸手抓住彼清苑的胳膊,使劲儿的摇着她,激动叫嚷,“你这个不孝女,你为何要说出这一切,你可知道你这样毁了我的所有,你这样会害的我没命的,你这个不孝女,你这个扫把星…。啊…。”

    “够了…”

    “不知死活!”

    李娇话未说完,被两道儿声音打断,一人闪直顾清苑的身边,李娇一声惊呼。顾清苑落入一个怀抱。

    御书房的人看着这一幕,心里都知道了这件事的结局定了。同时他们也明了了顾清苑在某人心中的地位,而伯爵府世子妃的位置绝对不会改换他人。

    李翼看着倒在地上的李娇,第一次眼里除了疼爱,失望,染上冷色。特别看到她眼里的委屈,不甘时,遂然转身不再看她一眼,对着南宫胤跪下,叩首,沉痛道:“皇上,老臣糊涂,不该应为顾长远一句威胁就对皇上隐瞒,老臣有罪!”

    南宫胤看着李翼沧桑的面容,叹了口气,“好了起来吧!你的心情朕多少能够理解,儿女都是债呀!”

    “是,老臣叩谢皇上不怪之恩!”李翼起身。

    一名侍卫走入御书房,跪地禀报:“皇上,那个给顾长远传递纸条的人找到了。”

    侍卫此话出,屋里几人神色各异。

    南宫胤沉声道:“是谁?”

    “回皇上,是赵风林。”

    听到这个名字,顾清苑不由挑眉,赵,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今皇后的的姓就是赵。此人根皇后可有关系吗?

    南宫凌神色不定,南宫夜眼里极快的闪过笑意,脸上却是很吃惊道:“父皇怎么会是他?”说着,转头看向侍卫道:“你是不是弄错了?”

    “回二皇子的话,小人没有弄错,因为这是赵公子自己亲口说的,而且,他现在人就在御书房外,等候皇上的宣召。”

    侍卫这话出,南宫夜的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南宫凌脸色缓和下来。

    顾清苑嘴角扬起淡笑,看来到此事情都结束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