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6章 顾清素的深情

嫡女风华 第176章 顾清素的深情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回到顾家,顾清苑有恢复了以往两点一线的生活,每日清晨给老夫人请安,回来就在聘来院呆着,看看书,睡睡懒觉。现在府里一共就剩下四个主子,清冷了很多。可却前所未有的平静。这样的日子虽然没在海域自在,可也不算很糟。

    “小姐,齐嬷嬷来了。”凌菲走进来,看着躺在软榻上看书的顾清苑,禀报道。

    “请她进来。”顾清苑回应着,放下手里的书。

    “是。”凌菲领命,转身走了出去。

    一会儿功夫,齐嬷嬷手里捧着一件衣服走了进来,看着顾清苑恭敬俯身道:“老奴见过大小姐。”

    “齐嬷嬷请起。”顾清苑微笑,指着一边的椅子温和道:“坐!”

    “是,多谢大小姐。”齐嬷嬷没有推辞,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坐下。

    “凌菲给齐嬷嬷倒茶。”

    “是,小姐。”

    凌菲倒茶,端给齐嬷嬷,齐嬷嬷微起身客气道:“多谢凌菲姑娘。”

    “齐嬷嬷客气。”说完静静的站在顾清苑的身后。

    齐嬷嬷拿着手里的衣服递给顾清苑,脸上带着恭敬的笑意,“大小姐,老夫人刚接到几家夫人送来的贴着,说明日要过府来探望一下大小姐。老夫人不好推脱,已经应下了。不过,因为来访的日子有些急,老夫人担心大小姐没合适的衣服,可做又不及了。就把这件准备在大婚时送给大小姐的衣服,提前让老奴给大小姐送来了。”

    顾清苑接过,轻笑道:“让祖母操心了。”

    “大小姐说哪里话,老夫人说她能看着大小姐出嫁,为大小姐忙活,她心里很高兴。”齐嬷嬷自然道。

    “只是让祖母劳累,清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顾清苑淡笑,展开手里的衣服,看着做工精致,衣料精细,华美,款式却简单,大气的衣服,顾清苑抬眸眼里带着喜爱,对着齐嬷嬷道:“祖母的眼光就是好,衣服很漂亮。”

    “呵呵,大小姐喜欢就再好不过了。”齐嬷嬷脸上满是欢欣,“大小姐你试一下,看看是否合身,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合体的,现在马上改一下不会耽搁明日穿。”

    “好,我知道了。”顾清苑点头,起身,“我一会儿穿好了,去给祖母看一下。”

    听言,齐嬷嬷起身,笑道:“好,那老奴就先回去了。”

    “好,齐嬷嬷慢走,凌菲替我送一下齐嬷嬷。”

    “是,齐嬷嬷请。”

    福寿阁

    听到脚步声,老夫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是齐嬷嬷坐直身体,神色淡淡道:“怎样?衣服大小姐可喜欢。”

    “大小姐很喜欢,说一会儿穿好了给老夫人先看看。”齐嬷嬷回禀道。

    闻言,老夫人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容,带着一丝冷色,“顾清苑就是如此,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儿。她都会做的十分周全,该有的恭敬,她从来不会少做一分。哪怕现在她马上就要成为世子妃了,可对我这个老婆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没有一丝的怠慢,不恭!”

    “老夫人这不好吗?”齐嬷嬷听出老夫人言语里的冷色,不解道。

    “好,这样很好。”老夫人眼神微眯,“可,看着顾清苑。不由的让我想起以前我还是小姐的时候,我母亲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来。在我出嫁前,母亲说:嫁入夫家,成了主母,管理后院,除了能管理中馈,更重要的却是学会看人。在后院之中肯定会有不同的女子存在着,而管理这些女人时,越是那些爱拈酸吃醋,风头劲儿的女子越是不用太看在眼里。相反,越是那种温和,绵软,恭恭敬敬,凡事都不露声色的越是要防备着。当时,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在顾家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可现在看着顾清苑,我才算是真正懂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齐嬷嬷听了心里一禀,“老夫人,你是说…。大小姐她…。”

    “她是个厉害的,这点儿已经完全证实了,无需多说什么。我也早就感觉到了,可让我没想到,也完全预料不到的是她竟然还是个狠的。”

    老夫人眉目冷凝道:“这么多年来,长远对她不管是否是捧杀,可也算是从来没有亏待过她。而她也一直对长远恭顺,孝敬的模样,从来没流露出过一丝一毫的疏离,恨意更是半点儿也看不出了。然而,就这样一个女儿,谁能想到的到在关键的时候,她竟然可以丝毫不顾及父女情意,那么决的把顾长远给推了出去。我每每想到这个都觉得心里发寒。”

    “老夫人,也许,那根本就不是大小姐做的,是夏侯世子揭发的吧!”齐嬷嬷神色不定道。

    “到底是夏侯世子,还是顾清苑我还感觉的出来。”老夫人说着冷声道:“顾清苑能当着夏侯世子和老侯爷的面,把自己的父亲送入牢里,这份狠厉,冷血的做法。他们都看到了,却对顾清苑丝毫没有一丝的厌弃,甚至更加的看重了。夏侯世子竟然还特别派人来知会,让我们不要预备什么陪嫁丫头,这代表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老夫人冷笑道:“一个男人竟然连陪嫁丫头都不让带,那就是暂时完全没有纳妾的打算了。这可不止是给脸儿那么简单了。而从这,也可以想象出,顾清苑那非同一般的心机,手段。”

    齐嬷嬷听了没回应,她也完全想不到,夏侯世子竟然连这都不愿意委屈大小姐一份。陪嫁丫头是什么,所有的人都知道,那就是在自己身体不方便的时候为自己预留的女人。这皓月京城成婚的男人,没有那个是没有的吧!

    老夫人说完,叹气,“剩下这么一个孙女在身边,我这老婆子不知道是什么命呀!”

    温顺,恭敬,孝敬,更重要的是身份了得,这一切看似她这老婆子再好不过的福气了。可顾清苑那翻脸时的狠辣,却让人太过心惊!但是,顾家到了现在这个境地,老夫人那里还有选择的余地,就算心里对顾清苑有不满,也不会表现出丝毫来。因为除了顾清苑,她也没有第二个可以依仗的人了。

    “老夫人,大小姐来了。”红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老夫人瞬时回神,脸色的冷色褪去,转而是满脸的欢喜,慈爱道:“快,赶紧让小姐进来。”

    李翼回到李家,皇上同时也撤回了守在李家的侍卫,这也清楚的昭示着李家已彻底无事二了。李家上下都大大的松了口气。然而,有的人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母亲,我听大哥说,祖父之所以能平安出来,都是因为顾清苑的功劳?这是真的吗?”李雪嘟着嘴巴满脸不高兴道。

    “你父亲也是这么说的。你祖父能回来多亏了顾清苑。”李大奶奶眼里满是讥讽,面无表情道:“我们李家上下没有一个是有本事的,所有的事情都要靠顾清苑才能解决,想来以后你祖父和你父亲对顾清苑更加的看重维护了。”说着看着李雪道:“以后你也聪明些,看到你祖父,你父亲向着顾清苑,就算心里再不高兴,也不要表现出不满,谁让人家有本事呢!”

    闻言,李雪恼火道:“娘,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有本事,她有什么本事,一切不过是依仗伯爵府罢了!还有父亲和祖父也是,他们怎么不想想祖父会入狱不都是顾清苑害的吗?现在却把她当成了功臣了,真是可笑!犯错的时候护着她,有功的时候却全部都是她,这是什么道理。”李雪很是不忿。

    “说那些有什么用。不管人家犯过什么错,可现在人家是李家的功臣,还马上就要成为伯爵府的世子妃了。所以,以后不要说是你,就是我对她也要恭着,敬着。”大奶奶说的淡漠,可心里却觉得肝儿都是疼的。

    “娘,你刚才说顾清苑马上就要成为世子妃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雪惊疑不定道。

    “伯爵府那边已经传出信儿来,大婚的日子已经定下在半个月以后。”李大奶奶忍不住咬牙。

    李雪遂然睁大双眸,不能接受道:“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

    “这就是真的和假的区别,当初那个假的在山庄待了半年,可夏侯子却从来不屑去看一眼。再看现在,真的一回来,人家就迫不及待的准便成婚了。”

    “这么说,顾清苑她是真的马上就要成为世子妃了。”李雪神色怔怔道。

    “日子都定下了,岂会有假。”

    李雪心里瞬息盈满慢慢的激愤,不甘,“顾清苑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容貌受损的时候,夏侯世在不退亲。现在,顾家成了那个样子了,完全没有任何的价值了,他竟然还是毅然要跟顾清苑成亲?到底是为什么?京城那么多女子,比顾清苑容貌,家世好的那么多,为何夏侯世子就是非她顾清苑不可呢?”

    “是呀!那么多女子,夏侯世子就是认定了顾清苑。就算我们心里再看不上顾清苑。可她能把那么冷酷,难测的男人紧紧的抓住,可见她的手段绝非一般。”李大奶奶静下心来,若有所思,当初连自己的儿子都看不上的女子,夏侯玦弈那样的男人,怎么就那么上心呢?这是她一直都想不通的问题。

    李雪嫉恨,顾清苑那样的人为何就那么好命,竟然可以让夏侯世子那样的那人如此的看重。当初,就是她对于那个可望而不及的男人,也只敢看着,却从来不敢奢望,可现在却让那个她从来不屑一看的顾清苑成为了他的妻子。每每想到李雪就想吐血,懊恼,也许她当初就不该太过矜持,那个时候如果让外公却伯爵府提亲的话,说不定世子妃的位置就是她的。

    “奶奶,礼物都准备好了,这是礼品单子您看看是否都对?”这个时候舒嬷嬷走进来,拿着一张单子恭敬的递给大奶奶。

    李雪伸手先大奶奶接过,看着上面的东西,赤金合和如意簪一对儿,赤金缠珍珠坠子一对儿,羊脂玉镯一双、蝴蝶鎏金耳环一对儿、银镀金嵌宝蝴蝶簪两支、柳然慧心累丝碧珠钗两支、金累丝嵌宝石双鸾点翠步摇一对儿。看着那上面的名贵首饰,李雪皱眉道:“娘,这是要做什么的?”

    李大奶奶拿过李雪手里的礼品单子,看了一眼,淡淡道:“给顾清苑大婚要送的礼物。”

    李雪满脸的不赞同,激动道:“什么?娘,你要把这些好东西送给她,还送那么多,娘…。”

    “雪儿!”李大奶奶冷声打断李雪的话,皱眉,看着她冷凝道:“雪儿你现在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可是她…。”

    “她是我李家的恩人,是伯爵府的世子妃,这是皓月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也都肯定的事情。所以,无论我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可面上绝对不许有丝毫的怠慢,轻慢。而且,还要表现出感激,表现出亲近。”

    李大奶奶看着李雪万分不甘愿的样子,沉声道:“雪儿,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对我们没好一点儿好处。会让你祖父,让你父亲对我们不满,会让皓月的人以为我们不知道感恩,更重要的是顾清苑她以后是世子妃,这是毋庸置疑的,该有的礼数必须丝毫不差!”说着,低声道:“只要忍的,凭着顾清苑世子妃的身份,对我们只会有好处!”

    李雪听了没有回答,不过,却也不再叫器,李大奶奶说的话潜在的意思是什么她明白的很。敬着顾清苑,为以后很好的利用。

    李雪沉默的看着李大奶奶跟舒嬷嬷交代着,确认着。说完,确定没什么问题,舒嬷嬷就恭身下去准备了。

    李雪开口道:“娘,你准备什么时候去顾家。”

    “就这两日吧!”李大奶奶说完,道:“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我……我不想去。”

    “雪儿,你现在也不小了。你的终身大事也该谋划了一下了。你这样整天呆在家里,你就是再好,再优秀有谁能看得到。所以,你还是要走动一下。而这两天去顾家的高门夫人肯定不少,也让她们都看看你比起顾清苑来,那是一点儿都不差,而比还要好上千百倍。”

    “娘,你让我去,我去就好了。不用拿顾清苑和我比较。”李雪眼里带着不屑。十几年来她从来都没看起过顾清苑,顾清苑愚昧的形象在她的心里已经生了根儿了,就是再多的人说她了不起,她也无法认同。和顾清苑比较,对于李雪来说就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聘来院

    顾清苑看着身上华丽的衣服,伸手解开褪去,换上简单舒适的衣服,坐在镜子前梳理及腰的长发。想起现在和老夫人的相处模式那微妙的变化。顾清苑的嘴角溢出一丝浅淡的笑意。

    她对老夫人一如既往的恭敬,而老夫人对她一如既往的宠爱。然,在那抹宠爱里却清晰的带着客气,再无以前的那种居高临下,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顺从。看来顾长远事件,让老夫人对自己开始感到忌惮了。

    “小姐,刑部那边有消息传来。”凌菲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顾清苑轻声道。

    “什么消息?”顾清苑随意的挽好自己的头发,问道。

    “顾清素在刑部大牢里叫器着,说她知道顾长远劫持小姐的目的。但是刑部大人胡林问她,她却不说。坚持要见小姐,说要亲口告知小姐。刑部大人一时拿不定主意,所以,就派人给奴婢传了个信儿,问一下小姐要不要去见她一面?”凌菲回禀道。

    顾清苑听了挑眉,顾清素知道?呵呵,她还真是敢说。

    “小姐可要去见她吗?”

    顾清苑点头,“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挺无聊的,去见见也无妨。”

    “可是,奴婢觉得顾清素就是想把小姐引过去,一定是想玩儿什么把戏。”凌菲皱眉道。

    “呵呵,她一定会动什么心机的,不过,她大概想干什么我差不多猜测的到。”顾清苑轻笑道:“所以,在去见顾清素时,你先去…。”顾清苑在凌菲的耳边低语两句。

    凌菲听了嘴巴歪了一下,神色不定,眼里闪过叹息,看来小姐是真的无聊了。

    刑部大牢

    顾清苑坐在大牢的前,看着里面衣着整洁,头发整齐,脸上好似还擦了一些胭脂,装扮的很是齐整的顾清素。顾清苑挑眉,这装扮还真是完全不像是囚犯。

    “顾清苑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来?”顾清素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顾清苑的面前,眼里带着嘲讽。

    “哦!刑部的人传信儿给我,说大堂姐要话跟我说要见我一面,所以,我就来了。”顾清苑淡笑道。

    顾清素眼里闪过讥讽,还以为她顾清苑有多聪明,现在看来她也就是比其他的人运气好而已。她还真的以为自己会那么好心,会告诉她些什么吗?不,她是有些话跟她说,只不过和她想象的不一样罢了。

    看着顾清素变幻不定的神色,顾清苑开口:“大堂姐,没什么要说的吗?”

    “不,我当然有话要告诉清儿妹妹。”顾清素忽然一改刚才的冷戾之色,笑容满面道:“清儿妹妹可想知道这半年来庄子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大堂姐请说,我洗耳恭听。”

    “我告诉你,在这半年里发生了很多你不知道,也想象不到的事情。”顾清素脸上带着莫测的笑意,神秘道。

    “比如呢?”

    “比如,我已经是夏侯世子的人了,你想不到吧?”顾清素说着脸上染上羞涩,眼睛却紧紧的盯着顾清苑。

    顾清苑听了骤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道:“你是夏侯世子的人了?这……”真是不可思议呀!

    凌菲森冷的看了一眼顾清素。

    看顾清苑那不敢相信,受到打击的样子,顾清素心里溢出扭曲的痛快,而脸上却已陷入回忆的甜蜜,眼神迷茫,“是呀!那一晚,玦弈他真的好温柔,跟我说了很多动人的情话,怜惜的抱着我。要了我一遍又一遍,他的深情,他的呵护,我都感觉的到,就是现想着我还能感受那浓浓的爱意……那晚,我很幸福,玦弈他也很快乐…。”

    顾清苑听着,看着顾清素那沉醉,甜蜜的表情,低头,抚额,现场听着带黄的段子,她很不适应。要说她还是个未成年人,听着性话题,真是不该呀!

    顾清素说完,看顾清苑低着头,眼里闪过森冷的的得意,怎么?这就痛苦的难以自抑了吗?

    “清儿妹妹,虽然这些你听了一定会难过,不过,这些都是真的,我不想隐瞒你。因为有些事情我想真实的告诉你。让你明白的知道你世子妃的位置是怎么才得到的。”

    顾清素痛苦,且带着不忍道:“夏侯世子他是真的喜欢我,爱惜我。在那一晚后,他每天晚上都会去山庄找我,所以,我们差不多每天晚上都会在一起。他曾经说要退了亲,然后娶我为妻的,可是我拒绝了!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如果他退亲娶我的话,一定会被人说背信弃义。我很爱他,我不想他背负那样的名誉,我不想他为了我牺牲的太多,就算他不止一次的说到要退亲,可都被我给阻拦了。”

    “清儿妹妹,我和你不同,我觉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身份,名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两情相悦,情到深处,我为了他放弃世子妃的位置又算的了什么呢!”顾清素深情款款,那副为爱可以牺牲一切的伟大情操,让顾清苑深深的佩服了一把。她好会说!

    看顾清苑脸色怪异的样子,顾清素皱眉道:“清儿妹妹你不相信我所说的吗?”

    “我…。”顾清苑刚张口,就被顾清素给打断了。

    顾清素万分自我道:“我告诉你无论你信不信,那些都是真的。而且,我会在这里也只是一时的。只是做做样子给外面那些人看罢了!饼不了多久我就会出去的,我会回到伯爵府。在伯爵府等着清儿妹妹,到时候还希望清儿妹妹不要太吃惊,也希望清儿妹妹不要因为夏侯世子喜欢我多余你而容不下我,在此,我先向清儿妹妹行个礼,算是全了我们各自的本分。让我们姐妹以后能好好的相处…。”顾清素起身,对着顾清苑规矩的拘一礼。

    那模样,看的凌菲的手是紧了再紧。

    顾清苑这个时候忽然觉得或许不该来,这一剧情还真是有些腻歪。想着,摇头,起身,看着顾清素规矩,高洁的样子,淡淡道:“那我们就在伯爵府见吧!如果大堂姐没什么要说的,我就告辞了。”

    顾清苑的反应,让顾清素脸上那自得的表情僵住,皱眉,深沉的看着顾清苑,“你不相信我说的?”

    “没有,我完全相信。”

    “那你…。”

    “我怎么?”

    顾清素恼恨的看着顾清苑,心思不停翻转,自己每次看到顾清苑和夏侯世子在一起就恨的发狂。为何顾清苑听到这些话却这么的平静,她不是该气的要命,气的发疯呢!难道她没听懂自己的话吗?看她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就是再不懂人事的人也听的懂吧!那么,难道她是在装的?只是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出不如自己的失败,所以,才强忍着没露那痛不欲生的表情吧!

    想此,顾清素扬起一抹了然的笑意,自以为是道:“清儿妹妹,虽然你没表现出来,不过你的心情我想象的到。不过,请你放宽心,虽然夏侯世子疼惜我,但是,我们是姐妹我不会想着一人独宠的,到了一定的日子,我还是会请夏侯世子去你的房里,不会让你被冷落的。”

    顾清苑听了点了点头,“如此,我就多谢大堂姐了。”说完,提步离开。

    “顾清苑…。顾清苑,你不要给装了,我知道你一定在偷偷的哭…。夏侯世子根本不爱你,他爱的是我。而你世子妃的位置也是我施舍给你的,要不然你什么都不是。你不如我,你从来都比不过我,你才是个可怜虫…。”顾清素再也顾不得装腔作势,看着顾清苑的背影,大声的叫器着。

    顾清苑听了,脚步一顿,转头看了一眼,把头伸出牢门外,脸部变得扭曲的面容,淡淡道:“顾清素,你最近可有梦到你的母亲吗?”

    顾清苑此话出,顾清素脸色猛然大变,随即激动道:“顾清苑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随便问问而已。”

    “随便问问!哼!我看你知道了夏侯世子爱我胜过你,你知道了就算是嫁入伯爵府也没什么好日子过,心里害怕,胆怯了吧!怎么?想说些什么刺激我吗?我告诉你,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

    “我刺激你什么了?”

    “你…。”顾清素猛然一噎,随即意识到她的反应太大了。

    顾清苑淡漠的看着她,平淡道:“看来大堂姐的心还是有知觉的。让母替死的事情,想必这些日子让你做了不少的好梦吧!”

    “什么让母替死?顾清苑,你不要给我胡说,你个贱人,你给我住口,住口…。”顾清素忽然变得开始癫狂,怒不可遏道。

    顾清苑叹息,有些事情果然无法探究,探究的结果有的只会让人对人性感到更加的失望。本来她曾想是曾氏主动顶替顾清素去死的。可现看顾清素的反应……没什么好说的了。

    “顾清苑,你给我站住,站住……”

    顾清素叫嚷着,顾清苑却已离开。凌菲走在后面看了一眼顾清素的脸色,如看一个死人,看来药效已经完全渗透了。

    顾清苑走出刑部大牢,看着外面的两个男人。夏侯玦弈脸色清冷,狭长的双眸幽深如海,却透着一丝无法掩饰的火气。而站在他后面的胡林,头垂的低低的,可身上那不自在,尴尬的形色怎么都无法掩饰。

    看此,顾清苑挑眉,看来里面那精彩的演说,两个都听到了呀!就是不知道各自感觉如何!

    胡林站在夏侯玦弈的身边,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的压迫性威慑,还有那能冻死人的威压。咽了一口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低声道:“禀报世子,卑职还…还有些事要做,先告退了。”说完,没听到夏侯世子的回应,不过,胡林看看眼前的形势,还是赶紧机灵的退开了,小跑似的离开了那让人透不过来气的地方。

    “夏侯世子,你怎么在这里?”顾清苑浅笑着问道。

    夏侯玦弈没有回答女子明显是明知故问的问题,转而问道:“玩儿的开心吗?”

    顾清苑点头,“一般吧!就是她说的我有些地方不是很懂。”

    夏侯玦弈听了眼神微眯。

    顾清苑皱眉道:“比如,顾清素说你抱着她,要了……呃…。”顾清苑话刚说一半,只觉得腰上一紧,继而眼前景色飞快转动,变换着,抬眸看着男子冷硬的脸色,垂眸抿着一笑,叹息,唉!男人有的时候太过不淡定!

    麒肆,凌菲,麒一看着已消失不见的主子,面面相觑。

    ------题外话------

    直上云霄,攻陷机长心文/黛黛妞

    三万英尺的高空,壮志凌云,直上云霄,速度和激情的碰撞。他是飞亚航空最年轻的波音747机长。冷静,执着、坚毅、幽默这就是他。

    她是飞亚航空洲际航线的乘务长。美丽、温柔、麻辣、性感集于一身。

    *

    因为流控导致延误,乘客暴动,她站在骚乱的最前沿,无错却仍然面临停飞的处罚。

    他挺身而出,仗义执言,那一瞬的回眸,注定两人的牵扯不清。

    绯闻、艳照门、密会的照片逐一流露…

    两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更大的秘密随之曝光。两人围绕着一群热血的民航人中,经历着层层的狂风骇浪。

    机场避制、机务人员、地勤、签派、机组成员才能组成一次安全的飞行。

    面临着乱流、雷雨、风雪等恶劣气候。

    面临着恶意中伤、公司里的内斗、甚至是生死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