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78章 无声交锋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早起,顾清苑刚起身,老夫人就派丫头过说,让大小姐今天不要去请安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养好精神,才能好好的招呼今天来府的客人!

    顾清苑听了点头应下,对老夫人表示了感激之意!继客气的让凌菲送丫头出院,丫头俯身,连称不敢退下了。

    凌菲送丫头出门,转身回内间,就不出意料的看到本已起身的小姐又扑在了床上。凌菲无奈摇头,上前,低声道:“小姐要再睡一会儿吗?”

    “嗯!睡一会儿,睡一会儿!”顾清苑把头埋入棉被中,含糊不清道。

    “那奴婢先去给小姐预备些吃的来。”

    “呜…。”

    李家

    “娘,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如何?”李雪双手展开,在李大奶奶的面前转了一圈,脸上带着自得的笑意。

    一袭水红色缕金蔷薇纹广陵月华裙。殷红色的抹胸。肩头用金色的丝线绣了几朵玉菊,栩栩如生的花朵,看着仿佛就闻到那淡淡的馨香。腰间用同色的腰带束起,勾列出那纤细的腰身,更显女子柔美的线条。

    舒嬷嬷在一边看着,暗自摇头,衣服是很显贵气,可也显得老气,衣服的颜色太过厚重完全掩盖了少女身上那股娇嫩感。

    李大奶奶看了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婉转道:“这身衣服很是不错,雪儿穿起来很有显贵气…。不过…。”

    李大奶奶的话未说完就被李雪给截了过去,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那女儿就穿这个了…。”李大奶奶听了却是摇头,“雪儿,你这样穿和漂亮,可却不能在今天去顾家的日子穿。”

    “为什么?”李雪皱眉。

    “雪儿,今天是给顾清苑送成婚的贺礼。顾清苑才是主角,你这样可是要把顾清苑的风头给抢了呀!”李大奶奶委转道。

    李雪听了扬眉,“就是抢了才好呢!”

    李大奶奶起身,嗔怒的看了一眼里雪,伸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让娘说你什么好呢!抢了她的风头是让你心里舒服了,可那些夫人看到你那样,心里对你会是个什么看法?”

    “她们为什么要对我有看法?是她顾清苑比不过我,难道这还是我的错了呀?”李雪觉得可笑道。

    “人家是会觉得你比顾清苑强,可同时也会觉得你没规矩,爱出风头,人不稳重!”

    “我穿成这样是看重她顾清苑,那里就是爱出风头了,她们这样说还真是没得道理。”李雪不快道:“再说了,她们也没道理认定我是成心的吧!”

    “雪儿你可不要想的太浅显了,很多事儿不用嘴巴说,光是看那些个夫人就能看出个一二。她们可都是人精,你这样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她们心里透亮的很!所以,把这件衣服换了吧!穿个素雅的,不要为了和顾清苑置气,倒是给人以不容人的印象,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李大奶奶好声道。

    “真是恼人,现在她还没成为世子妃呢!我们就什么都要迁就于她了,那,等到她成为了世子妃的那天我们还不得供着她呀!”李雪恼火道。

    “好了雪儿,别耍你的小性子了,赶紧去换了吧!时辰不早了,我们的马上要动身了,再耽误等下你装扮的时间都没有了。”李大奶奶说着看李雪不甘心的样子,莫测道:“雪儿,一个人的素养,才德,那可不是身份什么都可以撑起来的,更不是一件衣服就可以替代的。所以,你现在没必要跟顾清苑比什么外在的东西,比那些你擅长,而她不会的岂不是更加有趣吗?”

    闻言,李雪眼睛猛然一亮,“娘,你是说…。”

    “顾清苑成为世子妃,京城这些高门之家没有几个会是高兴的,特别是那些千金小姐更是不喜吧!只是顾清苑平日不常出门,而她们也碍于顾长远这个侍郎大人,还有伯爵府这个后盾不敢多做什么。但是今天这个日子不同,她们是带着贺礼,带着善意去的,所以,如果没料错的话,今天肯定会很热闹…。”

    李大奶奶说的含蓄,可李雪对李奶奶口中所谓的热闹是什么,心里明了的很。继,脸上一扫刚才的不甘心,不快,脸上染上期待的笑意,“娘,那我去换衣服了。”说完不等大奶奶回应就跑开了。

    李大奶奶看着轻笑。舒嬷嬷不由有些担心道:“奶奶,如果大小姐真的跟顾清苑比个什么,是不是不太好呀!”

    “谁说要跟她顾清苑比了……”

    “那!罢才奶奶的意思是……”

    “雪儿当然要展现些东西,不过,却不用非得用和顾清苑比较的方式。雪儿是在顾清苑不懂,不会,不明的时候站出来帮顾清苑的时候出手岂不是更好嘛!”李大奶奶扶了扶自己头上的金簪,微笑道。

    舒嬷嬷听了豁然明白,如果是那样的话,大小姐不但展现了自身的才艺,而且,又表现出了亲戚之意,姐妹之情真可以说的上是两全其美呀!

    皇宫

    二皇子南宫夜脸色十分难看,眼里满是盈满阴沉的戾气。

    韦贵妃从内殿出来看到南宫夜这个样子,皱眉,疾步走了过去,低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夜抬头,没有回答,看了一眼殿里的宫女沉声道:“都下去,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是。”宫女俯身,疾步走了出去。

    宫殿里沉寂下来,南宫夜才开口,“母妃,出事儿了!”

    “可是有人死了?”韦贵妃冷声道。心里隐隐暗道:她这些日子的预感是否成真了?

    南宫夜森冷道:“如果有人死了倒是好了。”

    “什么意思?”韦贵妃眉心一跳。

    看韦贵妃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微变的脸色,南宫夜声音里满是森林,沉怒:“如果人死了,也算是有了确切的结果。而死了那么多人,儿臣也可以借此做些什么。可现在生不见人,是不见尸!让儿臣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人不见了?”韦贵妃心里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深。

    “十处暗庄千名隐卫,有五处五百多名隐卫,有四百多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无踪,只余侥幸跟在儿臣身边百名。”

    南宫夜话出,韦贵妃的脸色已灰白,猛然抓住南宫夜的胳膊,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你说什么?隐卫消失?夜儿,你确定,你没你可查清楚了?”

    “母妃,儿子已经查了两天了,丝毫头绪都没有,连任何的蛛丝马迹也没有,可却一夜之间全部没了。”南宫夜脸上满是暴戾,可却心里却止不住的发颤,惊惧!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隐卫我们培养了十几年个个都是武功不俗,就算被劫持,被杀害,怎么会无声无息呢!连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不可能…。”韦贵妃抚着心口,脸色巨白,怎么都无法相信。

    “是呀!那么多人不见了,就算是不会武功也会支一声吧!可现在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不见打斗的痕迹,也不见任何的血迹,什么都没有…。”南宫夜想起那无一丝人气的暗庄,就觉得从头到脚,直渗入心底的毛骨悚然,冰冷,发寒!

    “不但是那些隐卫,还有儿臣潜藏在府邸的那些金银,财富损失过半儿,只留那些带有我府标志的瓷器,玉器…。”

    此话出,韦贵妃再也抑制不住颤抖发软的双腿,遂然瘫坐在椅子上,摇头无法置信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暗庄,府邸,那么多侍卫,怎么就能毫无察觉呢!让那些东西一夕之间全部消失。这…。”这简直就是犹如无人之境,这样的手段让人从真切的感到心惊胆战,汗毛直立!今天是下人,是那些金银。那,如果有一天要取夜儿的性命也是如此的轻而易举…呢?想此,韦贵妃脸色更加的难看。

    母子二人,神色均是万分灰暗,金银也就算了,可那些暗卫可是他们培养了那么久的,现在却全没了,这损失可不是几天,几个月,就能补回来的。还有那种性命随时都掌控在他人手里的惊惧之感,更是让人暴躁难安!

    沉默良久,韦贵妃深吸了口气,缓和心里那让人窒息的憋闷感,沉声道:“夜儿,你觉得这些是谁做的?”

    南宫夜想都没想,直接且肯定道:“除了夏侯玦弈儿子想不到第二个人。”

    韦贵妃听了没有说话,她的心里也觉得肯定夏侯玦弈,只是心里对夏侯玦弈如此肆无忌惮,公然出手的狠辣手段感到惊惧的同时,也觉得有些惊疑,他这样针对一个皇子,难道就没想到万一被发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他一个世子如此无法无天的谋算一个皇子,这完全是在跟皇家作对,等同造反,夏侯玦弈那样的人,真的会做如此贸然的举动吗?还是说背后有人在给了他这个胆量,免了他的后顾之忧……

    这念头起,为韦贵妃的心里猛然一抖,浑身冰冷。

    南宫夜神色冷凝,“母妃这件事儿臣一定要禀报给父皇知道,让父皇彻查……”

    “不要,先不要禀报给你父皇知道。”韦贵妃急声打断道。

    “为何?”南宫夜脸上满是不赞同,亦不能苟同道:“母妃,如果不禀报给父皇,让那个人有所忌惮的话,说不定他那天连儿臣的性命都敢要了…。”

    “夜儿你先听母妃的先暂时不要用动静,这件事你先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母妃,这还有什么好想的,我们吃了这么的闷亏,如果连一句话都不敢谁的话,岂不是让他以为我们只是怕了他吗?”南宫夜沉声道。

    “夜儿,你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夏侯玦弈做的?如何能取信于你父皇?”

    “儿臣是没有,但是,儿臣可以制造…。”

    “制造?你能保证夏侯玦弈不会发现?”

    南宫夜一噎,一时无言。

    韦贵妃看着南宫夜更加难看的脸色,沉声道:“还有,夜儿你可别忘了,那些隐卫我们可都是隐瞒着你父皇暗中培养的。如果你把这件事禀报于你父皇,隐卫的事情你该如何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宫里的这些皇子那个暗中没有培养自己的人?我就不相信父皇他会不会知道?”

    “你父皇当然会知道,可知道是一会儿事儿,但真正摊在眼皮子地下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在你亲口把那些隐卫说出来的同时,是给自己叫屈,可同时也被人给抓住了把柄。到时宫里的皇子,朝堂上的大臣,毕竟出现不少的质问声,到了那个时候不但不能惩治夏侯玦弈一份,还把自己给圈了进去。”

    韦贵妃冷声道:“这次揭发顾清苑的事情难道不就是个例子,我们自以为算计了夏侯玦弈可最后的结果如何!夜儿,这样的傻事,做一次就够了,这次绝对不能再貌似冲动的行事,更重要的是那些人就如你刚才所说的生死都不明,如此一来变数就更加难测了。”

    “如此一说,这事儿我们就只能忍着吗?”南宫夜怒不可遏道。

    “夜儿,凡事不能再冲动了,特别在皇宫这个地方。在没有万分的把握以前我们绝对要慎重。”韦贵妃眼神微眯,“而且,这次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夏侯玦弈做的倒也好了,可我现在担心的是,不是他而是别人做的,那对我们才是致命的。”

    南宫夜听了心里一禀:“母妃你这什么意思?”

    “夜儿,上次我们能利用一些人让人联想嫁祸皇后大皇子,那么,这次谁能保证她们不会相同的伎俩来迷惑我们,让我们对上夏侯玦弈呢?”

    “不,我不相信南宫凌他有那样的能力和实力,这不可能…。”南宫夜对这个说法很是抵触。夏侯玦弈是个世子他就是再厉害也不敢翻了这皓月的天。可南宫凌就不同了,如果他皇子,还是皓月的大皇子,如果他的实力到了这个地步,对他来说是个绝对的威胁,也如母妃所说是个致命的存在。

    看着南宫夜无接受的样子,韦贵妃知道他也是明了了这其中的差别和利害关系。而有些话韦贵妃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皇上南宫胤的态度。上次顾清苑的事情,她本以为皇上就算不降罪,也会为此冷落或警告她一二,然没想到的是皇上竟然像什么都没察觉一样,一如既往的对她宠爱有加!要说皇上一点儿都没察觉到,韦贵妃是如何也不相信。

    如果皇上表现出不满,不喜那才正常,韦贵妃也会心安。可什么反应都没有,让韦贵妃有种隐而不发之感!而她这些日子也一直在揣摩皇上是否会做些什么。现在隐卫失踪正巧发生,让韦贵妃不得不多想,此事是否是皇上所为。如果是皇上的话…。韦贵妃不敢想。只是更加谨慎的交代道:“夜儿,这次的事情你万万不可声张,也绝对不要有任何的举动,你先等等,等母妃确定了某些事情。我们再从长计议。”

    南宫夜看韦贵妃说着话都带着一丝颤抖,脸色更是惨白的可怕,不由皱眉:“母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儿臣?”

    “没有,我就是有些不舒服,好了你先回去吧!记住我刚才说的话,知道吗?”

    “好吧!那儿臣就暂时先忍耐一二。”南宫夜不甘道。

    韦贵妃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内殿,脚步有些虚浮!看的南宫夜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也更加确定母妃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可却没有告诉他!

    顾家

    巳时,客人逐个开始上门,顾家上下也开始忙碌起来。顾家后院小花园内,时已入秋,百花进入凋零季,然,属于秋季的鲜花却开始它怒放的生命,绽放它独有的美丽。继,花园里虽然不是百花齐放,郁郁葱葱的绿枝中,参差的花朵,看起来别有一番盎然景象。

    花园空处,两排桌椅相对一字排开,每个桌上放着新鲜的瓜果,精致味美的点心。老夫人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的众位夫人,笑容满面嘴上不停的说着客套话。顾清苑坐在老夫人下首,脸上带着浅淡的微笑,并不多言!

    扫过在坐的来贺的各位客人,这其中有些她只知道其人,却并没有打过交道的占了一半儿。而熟悉的有来往,接触的没有几个,而在这熟悉的人中,除了李大奶奶,李雪外。

    还有两个人的到来让她预感到,今天的宴会也许不会太平静了。看了一眼温柔,甜美,纤弱,轻声细言的韦柔儿。再看和邻桌小姐聊的热火朝天,低笑不断的张璇。顾清苑嘴角的笑意渐浓,她还真的没想到她们两个竟然会在今天人多的日子一起过来,特别是张璇儿,那是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除此,让她比较感兴趣的就是不久或许就要打交道的大公主母女。头梳云鬓,发间别着两支金云钗。身份尊贵,行事却很亲和的大公主。还有年龄大概十四五岁,容貌俏丽,举止高雅如仕女般的郡主夏侯絮。如果单纯的按照辈分算的话,一个是夏侯玦弈的婶婶,一位是堂妹。

    顾清苑在打量过她们的同时,自然也感觉到不少人在探究的看着她。端起手边的茶,淡淡的抿了一口,遮住眼中的清冷,凉薄!

    大公主看着对面的女子,眼神微缩。鹅蛋小脸,肌肤如雪,眉如远黛,眸如黑玉,唇如樱花。这张脸和在山庄的时候看到的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可现在给她的感觉却是太过不同。虽然现在知道那个是假的。可有些时候就是有了对比,那种特别的气质,不同的气韵才会更加的明显。

    同样的的一张脸,可那个时候显得却是俗气,平凡,刻板,世俗!从那双眼睛里一眼就能看透那嫉恶,不定的内心。

    可现在,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却能清楚的感到,那灵动的气韵,清冷的气质,还有那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优雅,高贵!这样一个女子只是看着就不由的想让人探究,自然的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美貌,气质这些是女子吸引男人的最先条件,而对于这些大公主却从来不太看在眼里。相比美貌,大公主最先探究的就是这个女子的心智。眼前的顾清苑的容貌确实让人眼睛一亮。然,让大公主感到惊叹的是那双眼睛。平和悠远却又古井无波,深沉如海,除了那抹幽黑,再也看不出其他。自有一股位居上位才有的那种不动如山,却能掌握所有的感觉。

    一袭紫色精美,华贵的长裙,紫色最能表现出贵气的衣服,可却很少有人能穿出那份贵气来。特别如顾清苑这样的年龄,很难撑起,那样厚重的衣服只会成为累赘。而现在这衣服却因为在顾清苑的身上,完好的映衬出了她的贵气,而顾清苑却也赋予了它一份尊贵。

    一个才十五岁的女子竟然有这样的威慑,让大公主不由暗暗心惊!

    欢笑间,宴会平顺的进行着。

    客套过后,品过点心,眼中闪过各种探究,心里溢出百中思量,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老夫人,好些日子不见,顾小姐可是出落的越发的漂亮了。这京城怕是没有人比的过顾小姐这玉一般的人儿了。”

    “张夫人真是太过奖了。小孙女可是担当不起。这在坐的小姐那个不是和娇嫩的花儿一样,如花似玉呀!”老夫人笑着回应道。

    “顾老夫人你可真是太谦虚了!呵呵!”张夫人笑着,自然道:

    “顾老夫人,我和在坐的夫人听说,顾小姐可是弹了一首好琴呀!当初,李相寿宴的时候,顾小姐一曲可是惊艳了不少的人,可惜,那个时候有事没能去的了,我可是遗憾至今呀!”张夫人叹气,脸上满是惋惜!

    顾清苑听了这话眼里闪过一丝冷笑,看着张夫人不经意间投来那种含有期待之色的目光,平静的视过去,淡笑道:“如果张夫人想听,晚辈自当献技,博的张夫人一笑。”

    顾清苑此话出,张夫人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献技?让顾清苑一个世子妃,给她一个五品官员的夫人献技?那,她是不想在京城待了吧?

    而在坐的众人听了顾清苑的话,神色莫测。听着顾清苑这话,谁敢说她做了世子妃就目中无人,就嚣张,傲视了?人家很谦和有礼,甚至是恭顺。但是也绝对的威迫,人家倒是愿意弹,就是看看你敢不敢应?敢不敢听了?

    顾清苑这是压低了自己,抬高了她人。把你捧高,就看你敢不敢顺着上了。只要你敢上,事后难保她不会刮你一层皮下来。这是绝对的软刀子,挨了你也不敢出声!

    大公主垂下眼眸,端起手边的茶水轻抿了一口遮挡嘴角莫测的笑意,果然不同凡响!

    要说当着众人献技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却也不是什么情况下就可以随便弹的。在人多的情况下,都弹了一曲,那是切磋!

    在只有一个人弹给众人弹的情况下,那可就微变了。一般都是地位低下的人给高位的人献技,那代表了恭敬,尊崇!反之,如果一个地位,身份都高的人给一群地位低下的人献技,那可就显得有些可笑了,说好听点儿是你耍风头!说难听点儿那就是如同妓子一眼不知本分,轻重!

    特别如顾清苑这样的,身份正处于一个尴尬的时期!即将成为世子妃,可毕竟还没有大婚,世子妃该有的那份尊崇她还无法拥有。继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断然拒绝,那就是嚣张,傲物!可,如果她弹了,那,绝对会沦为笑柄,被人所耻笑!

    遇到这样的情况,就算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一时之间也会让人心里不舒服吧!定性好的,也许就是找个借口推脱一二。可如果是定性不好的当时就发火了吧!

    然,顾清苑却是不疾不徐,不急不气,荣辱不惊的回了一句,软软的一句话,却暗藏强势一箭!

    她先是把自己定位在一个晚辈的位置上,那样,就算是弹了,也是对长辈恭敬的表现,没有人会耻笑一个懂得尊敬,礼道的人。可她却又偏偏用了“博得”二字,这是绝对的恭维,可这恭维却是带着利剑的,你敢接下吗?只要不傻,没有那个人会对这位不日即将成为世子妃的人,敢要她的恭顺,要求她对你献技术吧!

    果然。张夫人勉强扬起僵硬的笑容,赶紧回应道:“顾小姐言过了,我就是对于没听到顾小姐绝美的琴声感到遗憾罢了!可绝对不敢劳驾顾小姐辛苦为我亲自弹一曲,那可真是折杀我了。”

    闻言,顾清苑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张夫人身边的张璇儿,见婶婶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放过了这么一个让顾清苑出丑的机会,气的咬牙切齿的!对于张璇儿这种曾经把顾清苑踩在脚底下,当乐子存在的人来说,最无法忍受的就是顾清苑竟然爬到了她的头上,还坐上了那个连她都不敢奢想的世子妃的位置。继而,就算来的是父亲已经嘱咐让她不要跟顾清苑作对,可她却是控制不住。特别现在这个能让顾清苑出丑的机会就在眼前,她就更加难耐了。

    “婶婶让顾大小姐她一个人来弹琴,那她怎么会好意思呢!要我看我们不如都来弹一曲。一来呢!算是大家聚在一起图个乐,二来呢!也算是给顾大小姐即将到来的大婚祝贺!镑位夫人小姐觉得怎么样?”张璇儿笑言道。

    张璇儿提议出,在坐的夫人没有一个应答的,倒是在旁的小姐们笑着附和起来。

    “张小姐这主意好!”

    “嗯!挺有意思的!”

    “弹琴送祝福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顾小姐是否喜欢?”一位小姐说着怯怯的看了一眼顾清苑。

    顾清苑脸上扬起笑容,温和道:“各位小姐有心,清苑很是感动,怎么会不喜欢呢!”

    听到顾清苑答应,张璇儿迫不及待道:“我就知道顾小姐会喜欢,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吧!”

    “好啊!那我们就开始,不过,既然是张小姐提议的就从张小姐先开始吧!张小姐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当然不会!”张璇儿达到了目的,很是好说话道:“顾小姐还请拿你的琴来一用。”

    “好。”顾清苑点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凌菲,“去把我的琴拿来。”说着不经意的挥动了一下衣袖。

    凌菲看了嘴巴抽了一下,垂首应道:“是,小姐,奴婢这就去。”凌菲转身疾步离开,心里叹气,小姐刚才那个挥袖的动作,是在告诉她,让她扫扫那琴上的灰尘吗?

    虽然她来之前确实查探过,知道小姐曾经在李相的寿宴上弹过一曲,好似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她来小姐身边也一年了,却从来没见小姐弹过琴,小姐她是真的会吗?凌菲还真的不确定。

    不但凌菲怀疑,对于顾清苑弹琴,老夫人的心里更加没谱。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仔细想想她都不记得顾清苑什么时候弹过琴,清苑她怎的能弹好吗?不过,看顾清苑淡然,一点也不慌乱的样子,老夫人只能安慰自己,也许她真的会吧!

    而在坐的人则是不经意的在顾清苑和韦柔儿两人的身上打转,这弹琴说是让顾清苑出丑,可在韦柔儿那里,同时也是一种较量吧!一位世子妃,一位也许会成为侧妃的人,这两人在一起,想不被比较都难呀!就是不知道谁胜,谁负!如果顾清苑输了那这脸可就丢大了。

    张璇儿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激动,眼睛紧紧地盯着韦柔儿,眼中溢出邀功的神色,她这么说,对她韦柔儿可是一件儿大好事,她应该很感激自己才是!

    然,韦柔儿静静的坐在一边,垂下眼帘,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夏侯絮淡淡的看着顾清苑,眼神微眯,就是不知道这顾大小姐这次会如何应对?

    在人们心思各异中,凌飞拿着琴走了回来。

    顾清苑淡然道:“拿给张小姐吧!”

    “是,小姐!”凌菲走到张璇儿的身边递给她,淡漠道:“张小姐。”

    张璇儿接过,看也不看凌菲,自然也没注意到凌菲眼里的冷意。

    琴声响起,宴会也为此从送贺礼,而进入了另一个层面。

    琴在一个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个人的手里,琴声也是各有不同。却同样的美妙。

    顾清苑听着心里赞叹,古代的这些小姐专攻的就是琴棋书画,而这琴技还真有一个差的。

    “韦小姐,该你了!我知道你的琴技可是很好的,想来一定会让大家耳目一新的。”张璇儿看着韦柔儿拿着琴,适时的开口。

    韦柔儿淡笑道:“张小姐过誉了。”韦柔儿抬眸看了一眼张璇儿,眼底闪过冷意,却稍纵即逝。

    张璇儿说完,转而眼睛看向顾清苑,笑道:“顾小姐韦小姐以后可就是你了。可想到要弹什么曲子了吗?”

    对于这样别有含义的视线,顾清苑缓缓一笑,淡淡道:“还在想。”

    “是吗?”张璇儿的眼里闪过讥讽,嘴上却是好生道:“顾小姐的琴技好,无论弹什么都一定会动听的。”

    顾清苑随意一笑,不语!

    张璇儿眼里的嘲弄之色更浓了。

    此时,韦柔儿手抚上琴弦,试了试音!纤细玉手张开,琴声响起。

    一声入耳,琴声悠扬悦耳,婉转连绵的,如泉水叮咚在响起,如鸣佩环,如珠盘玉落,曲子入心,景色入眼,能感觉到高山,流水,蝴蝶飞舞,百花绽放。

    顾清苑听着,不得不说跟那些小姐相比较起来,韦柔儿的琴技确实要高出不少。

    优美的琴音让每个人脸上都不由的溢出一丝赞叹之意!

    琴声将近尾声,有人已将眼眸看向顾清苑,眼里满是热切的期待。

    顾清苑缓缓垂眸,自在的整理了一下衣袖,裙摆,眼睛扫过身后凌菲。

    一曲终落,最后一音,韦柔儿手微抬,落,抚上琴弦,砰!……

    刺耳的声音起,众人一惊,韦柔儿脸上微变!琴弦断了……

    张璇儿怔怔的看着,断了?…。

    看着那断弦的琴,众人神色不定,如此巧合的断了!彼清苑是否就是不用弹了?

    张璇儿心里差点儿吐血,顾清苑还没弹,它怎么可以断!怎么可以断!懊死的!“顾清苑,你还有琴吗?再拿过来一个…。”

    看着张璇儿激动的样子,顾清苑摇头,“抱歉,我只有这一个…。”

    “你们顾家就这一个琴吗?再仔细的找找,怎么可能就一……”张璇儿厉声道。

    然话未有说完,就被张夫人给打断了,“璇儿住口!”

    “娘…。”

    张夫人森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而看着顾清苑道:“顾小姐你不要在意,璇儿她就是太想听顾小姐的琴声了,现在心愿忽然落空,心里一时有些激动才会如此,还请顾小姐不要在意。”

    “张夫人言重了,我自然不会在意,毕竟张小姐也没做什么,不是吗?”顾清苑温和道。

    然,却让张夫人眉心莫名一跳。

    韦柔儿低头看着断掉的琴弦神色不定,继而起身,走到顾清苑的身边,脸上满是歉疚道:“顾小姐很抱歉,把你的琴给弄坏了。”

    “断弦是常有之事,韦小姐无需道歉!而且,韦小姐琴声很美,断了也是值得的。”顾清苑笑的万分柔和。

    看着顾清苑柔和的笑容,听着她淡淡的夸赞,韦柔儿的心沉了下去。

    琴在她的手里断了,特别现在有了顾清苑的夸赞。人们的心里会怎么想?她现在就可以想象的到。

    琴弦是她故意弄断的,她是不想让顾清苑弹琴,害怕顾清苑抢了她的风头。要不然,早不断,晚不断,偏偏弹完了才断掉,这明显是表演完了用不着这琴了。

    而顾清苑的夸赞,她就是认同了她的独占鳌头,却也让在座的那些人认定她怕被抢了风头吧!

    大公主看着也不由的感叹,顾清苑在这场无声的较量中,又赢了,她不用出手,她也不需要被比较。相反,那位弹的最好的韦柔儿倒是显得好胜心太强了些,而琴断的那个时机,也会莫名的让人觉得她的不容人。当然,如果那个琴弦真的是她弄断的话!如若不然,太过巧合了就不由的让人深思呀!要是顾清苑做的,那……她这心思,让人忌惮呀!

    李雪虽然没和张璇儿一样冲动的说些什么,可同样万分不甘,咬牙!彼清苑的运气可真是太好了,竟然在关键的时候躲了过去。

    看顾清苑不用弹琴了,老夫人的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

    张璇儿刚才被张夫人冷厉的眼神,给震住了,可也就一瞬,这个时候看顾清苑马上就要躲过去了,再次开口道:“顾小姐既然不能弹琴了,那我们就做诗吧!你觉得如何?”

    看张璇儿还是不死心,顾清苑扬眉,随意道:“好啊!主随可客便,张小姐喜欢就好。”

    该死!都是客随主便,顾清苑她竟然说主随客便,这完全是在讽刺她!张璇儿恼火。

    顾清苑看着张璇儿怒不可遏的样子,在扫过其他人带着期待的样子,眼里闪过冷意,既然她们如此想看她出丑,那,最后可不要后悔!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