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82章 为何不一试

嫡女风华 第182章 为何不一试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182章

    伯爵府

    “主子,今天皇后娘娘宣召了世子妃。”麒肆对着正在案前看公文的男人禀报道,说着顿了一下道:“硕王爷也进入皓月了,今日进宫去见皇上了。”

    麒肆说完,夏侯玦弈放下手里的公文眉头皱了一下。

    麒肆站在一边,心思不定,那个人竟然在同一天和世子妃入宫,是巧合吗?更重要是那个从不轻易露面的人,却竟然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了京城。再想在海域的时候他和世子妃的相处模式…。麒肆眼里闪过兴奋,期待之色,继而头垂的更低了,要是让主子看到,他小命或许将会不保呀!

    皇宫

    顾清苑从皇后的宫殿出来,转眸看了一眼身后宫女手里捧着的赏赐,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眼里却满是凉薄。宫里的人果然都是演戏的高手,同时身上的血也要比普通人的要冷吧!

    皇后那从未有过的和蔼,亲和态度。如果不曾发生过悠然公主和南宫玉的事情,或许,她会很欣赏皇后这身温和的表象,可现在看着她如此温和,大度的表象,却只能让人感觉身体里更为无情的冰冷。

    顾清苑走出昭和宫,看着那巍峨,尊贵,辉煌的宫殿,还有一路上那美不胜收的各色风景,还有那稀有,罕见的各色百花。这样一个地方,看着好似一个天堂,可真实的内在却是一个真实的地狱。

    顾清苑不经意的看着,缓步跟着宫里的嬷嬷往外走去。

    “陌儿…。”

    一个熟悉且陌生的声音忽然入耳,顾清苑微怔,抬眸,当看到前面不远处温文尔雅的男子时,眼神微闪,缓步走上前,看着男子和在海域时完全不相同的气势,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硕王爷,好久不见。”听到顾清苑的称呼,硕王爷脸上笑意扩大,没有意外,更没有一丝不自然。温和道:“好久不见,可好吗?”

    “嗯!还好。”顾清苑亦是自然道。好似他们之间本就如此,她是顾清苑,也是蓝陌。他是容景烨,是慕容烨,同时也是大元的和硕王爷。

    一边的宫女,太监,嬷嬷本来还在猜测这位容貌俊美,气势不凡的男人是谁?现在听到顾清苑的称呼瞬时惊了一下,继而赶紧俯身,“奴婢见过硕王爷。”

    看着对他请安的一众人,男子很是自然的抬手,温和道:“免礼!”

    顾清苑看着轻笑,眼前这举手投间都透着贵气,威仪的男人。还真是很难让人相信他曾经提着菜篮子摘菜的样子吧!

    “谢王爷。”“陌儿,这可是要出宫吗?”

    “嗯!”

    “一起吧!”

    “好。”

    两人并肩往宫外走去。一众下人跟在后面。

    “身体还好吗?”

    “嗯!还好!王爷什么时候来皓月的?”

    “今日刚过来。”

    顾清苑点了点头没再问其他。

    而后面的一众宫女,太监,听着大元的王爷和顾清苑熟稔犹如家长的对话,神色惊疑不定。

    慕容烨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窜用海螺窜起的珠串儿,递给顾清苑,微笑道:“陌儿,师傅让我带给你的。”

    顾清苑接过,看着手里的海螺,鼻翼间好似能闻到海水的气息,这在海域时随处可见的海螺,可现在却只能用来回忆了,不由的叹了口气,问道:“师傅他还好吗?”

    “身体很好,就是脾气越来越大了。”慕容烨看着顾清苑道:“我很怀疑,他是因为吃不到你做的好吃了,所以,脾气才会越来暴躁的。”

    想起容老头,那老顽童似的爱吃个性,顾清苑脸上扬起真切的笑意,“如果是,那容刚肯定惨了吧!”

    “哈哈,陌儿猜的不错,容刚现在能活动的地方只有厨房。师傅说了,在他没做出麻辣鱼之前,他绝对不准出来。”慕容烨好笑道。

    顾清苑也有些的好笑,眼里溢出一丝怀念。

    慕容烨随意的跟顾清苑说着,她离开后海域所发生的趣事,都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顾清苑听着时不时的应一句。

    后面的众人看着顾清苑和大元王爷有有笑的样子,惊异之色更浓了。

    说话间,不知不觉走到了宫门口。顾清苑站在顾家马车前,看着慕容烨道:“希望王爷在皓月玩的开心,我先告辞了。”

    慕容烨点头,“好,陌儿慢走。”

    顾清苑点头轻笑,抬脚坐上马车离开。

    慕容烨看着顾清苑渐行渐远的马车,抬手,一辆马车来到跟前,慕容烨抬脚上去,吩咐,“去伯爵府。”

    “是!”

    皇宫,熙和宫

    韦大奶奶看着韦贵妃,脸色不是很好,皱眉道:“娘娘,这夏侯世子马上就要大婚了。柔儿进伯爵府的事该怎么说呢?”

    韦贵妃叹气道:“唉!丙然在事情没确定下来以前,什么都很难说呀!本来柔儿进入伯爵府是十拿九稳的事了,可谁能想的到顾清苑竟然会忽然回来,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来。现在,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不过,暂时先不要有任何的动作出来。”

    韦大奶奶听了心里很是不满,不过却没有显露出来,只是担忧道:“娘娘说的是,可就是柔儿的年龄等不起呀!”

    闻言,韦贵妃好生道:“嫂嫂放心,绝对不会耽误了柔儿的。现在顾清苑回来而夏侯世子对她又很上心,本宫这个时候提出,就算是如愿了,恐怕也会惹得很多人不喜。所以,我们先等等,等时机到了,本宫马上就安排。”

    “是,我听娘娘的安排。”韦大奶奶恭顺道。

    韦贵妃看了眼里闪过满意。娘家的人听话,让她剩了不少的心。

    静默了一会儿,韦大奶奶忍不住开口道:“娘娘,下面的人从顾家探来消息说,顾清苑这次大婚竟然不带陪嫁的丫头,而且,还是夏侯世子派人亲自去说的。娘娘这样的事情在皓月可是从来没出现过,你说夏侯世子这是什么意思?”说着有些惊疑不定道:“他这不会是不准备要妾室,通房吧!”

    韦贵妃听夏侯世子竟然亲自告知不让带陪嫁的丫头有些意外,但是,对于韦大奶奶那完全不可能的猜测,笑出了声,“嫂嫂,你是真的想太多了。不要妾室?不要通房?你在怀疑夏侯玦弈他只要顾清苑一个女人吗?哈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韦大奶奶也觉得太过不切实际,也太不可思议了,“那他为何不要呢?”

    “还能为何,肯定就是看不上顾家准备的那些女子呗!要不然就是不放心,担心其中有什么猫腻!毕竟想进入伯爵府的人太多了,而通过做顾清苑的陪嫁丫头,正大光明的进入伯爵府是最简单的方法。也许,有人就是趁机在暗中做了什么手脚,安排什么人在顾清苑的身边,想借此进入伯爵府。然,却被夏侯玦弈提早给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推拒了顾家准备的那些陪嫁丫头。”韦贵妃合情合理的分析道。

    韦大奶奶听了点头,“娘娘就是想的深,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那些人不单纯。”

    韦大奶奶话刚落下,一个嬷嬷轻脚走了进来,恭敬俯身,“娘娘。”

    韦贵妃抬眸,看了她一眼道:“离开了吗?”

    “是,顾清苑已经离开了。”嬷嬷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闻言,韦贵妃挑眉,“哦!是吗?说来听听!”

    “皇上今日接见了一个人想必娘娘也知道。”

    “嗯!本宫听说了!”

    “娘娘可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本宫没见到人,不过,听说好像是大元的人。”

    “是,是大元的和硕王爷。”

    韦贵妃听了有些惊讶,“和硕王爷?你确定?”

    “老奴确定!”

    韦大奶奶听着开口道:“大元的王爷,怎么突然来皓月了?这位王爷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大元的和硕王爷,本宫也是只闻其声却从来没见过。不过,皇上对这位王爷可是很欣赏,想来,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吧!”韦贵妃淡淡道。说完,看了一眼老嬷嬷,道:“你所谓的意想不到的事,可是和这位王爷有关吗?”

    “娘娘敏锐。老奴佩服!就是和这位王爷有关。”老嬷嬷恭维着,禀报道:“在顾清苑从皇后那里出来后,正好遇到这位王爷。”说着看着韦贵妃正色道:“重要的是这位王爷和顾清苑很是熟悉的摸样。”

    “你是说顾清苑认识和硕王爷?”韦贵妃眉头皱了一下。

    “老奴看不但是认识那么简单。在出宫的那段路上,和硕王爷对顾清苑很是关怀有加,甚至带着讨好之意。还听到他们说什么师傅,什么海域…。听着那话两人好像在某个地方生活过似得。”老嬷嬷压低声音道。

    韦贵妃听了呢喃,“师傅?海域…。”

    “娘娘知道?”

    “本宫好像隐约记得,皇上在提到和硕王爷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是什么呢?”韦贵妃皱眉按了按太阳穴,想着,忽然眼睛一亮,道:“对了,好像是说夏侯玦弈与和硕王爷曾经拜了同一个人为师傅学习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

    “而这次顾清苑所谓的失踪,夏侯玦弈说是带着她去了他的师傅那里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治脸上的伤痕。难道说,在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治伤痕的时候,这位和硕王爷也在那里?”韦贵妃猜测道。

    老嬷嬷听了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解释的清楚了。”

    韦大奶奶却是撇了撇嘴,“顾清苑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治伤痕可是有半年的时间,难道说,她这半年都和这位王爷在一起吗?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朝夕相对的,谁知道这中间有没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存在?”

    韦贵妃听了眼睛一亮,不过瞬间又沉寂了下去,“嫂嫂这样的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算了。在外可是一句都不能提起。”

    韦大奶奶却有些不甘道:“娘娘,我就是想着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来做点儿什么,就算不能毁了顾清苑,可让夏侯玦弈对她有所怀疑也是好的呀!”

    “嫂嫂,凡事不要想得太简单了。顾清苑,夏侯世子还有那位我们没怎么接触过的王爷,哪个都不是笨蛋,你以为他们会那么容易让我们抓住什么把柄吗?以后,我们行事一定要谨慎,不要再和上次一样看着是个机会,可最后却是个套。”韦贵妃声音淡淡,却带着一丝警告:“上次的事情看似结束了,可我们都知道那只是表面的平静,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再生什么事,后果会如何怕是很难预料…。”

    韦大奶奶听了心里一禀,低头,赶紧应道:“娘娘说的是,是我想的太过浅显了。”

    “不,你能这么想。那么,有些人可能也会这么想。如此一来的话……”韦贵妃说着停住,拿起手边的水轻抿了一口。

    话虽未说完,可韦大奶奶却已然明白,眼里带着期待道:“最好是能做些什么。”

    “那,我们就慢慢等着吧!”

    伯爵府

    夏侯玦弈清冷的看着眼前笑的一脸无害的男人,冷漠道:“什么时候回去?”

    慕容烨听了这明显赶人的话,笑意更加温和,“玦弈我才刚来,你就赶人你太没人情味了。”

    夏侯玦弈瞥了他一眼,“这身无害的人皮看着真是惹人厌。”

    “哈哈哈,可是我很喜欢,很多人也很满意。”

    夏侯玦弈冷哼,“你这次来,大元的那些人没什么动静吗?”

    “我一个无欲无求的闲赋王爷,随便去哪里都不会有人在意的。更何况我和你交情非同一般,你大婚我过来,这很正常。他们没人会放在心上。”慕容烨很是随意道:“不过,不平静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目标却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说着别有眼睛带笑的看了一眼夏侯玦弈。

    夏侯玦弈眼眸沉了下来,神色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淡淡道:“人呢?”

    “看着碍眼,被我做成药人了。”

    “你真是多管闲事。”

    “哈哈,你真是无情为你清除麻烦还被你嫌弃。”

    “不需要你动手。”

    “不过,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陌儿才出手的。”慕容烨一点儿不怕死的捋了一下老虎须。

    话出,就感觉周围的空气瞬时冷凝了下去。威慑的压迫感迅速蔓延开来。

    慕容烨知道那话说出后,眼前的男人一定会不高兴,不过,反应之大还是超乎了他的预料,而身上那骇人且令人窒息的威压。让慕容烨这样内心强大的人也不由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轻咳一声,看着面色冷凝的男子,淡笑道:“玦弈你陷进去了。”不是疑问是肯定。

    夏侯玦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也是默认了。

    慕容烨看此,脸色的笑意收敛,看着夏侯玦弈清冷的面容,正色道:“玦弈,你该知道动情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在很多时候她会成为你的牵绊!束缚!”男人说着这话时候,温和的面容,可眼里却不再是无害的温和,而是无色的冰,深沉的冷。

    夏侯玦弈垂下眼帘,没有试图回避,推脱,只是平静却坚定道:“她,值得!”

    “玦弈,我知道那个女子身上确实有令人沉沦,入魔的地方。可就是如此,你更不应靠的太近。她会成为你的致命所在。”慕容烨无情道:“如果她成了你的束缚,我不介意…。”

    “慕容烨,有些话最好不好说,更不要动。”夏侯玦弈说的平淡,可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气。

    看此,慕容烨挑眉,冷笑:“人都道,龙有逆鳞,触之则死!看来那个女子就是那逆鳞的存在,是吗?”

    “她是吾妻!”

    一句话概括了所有。

    “夏侯玦弈你是认定了,可那个女子的心里好像并没有完全的定下。她或许对你有情,可如果有选择,她更喜欢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待在你的身边做一个笼中鸟,金丝雀。”慕容烨一阵见血,道:“她这样好似被迫无奈的选择,你也不在意吗?不纯粹的情,不全心的爱,你也可以容忍吗?”

    夏侯玦弈眼眸暗沉,嘴巴不自觉的抿了起来,冷冷的看着慕容烨,“你管的太多了。”

    慕容烨听了,不由放声大笑,“夏侯玦弈,看来你都明白呀!也是,你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既然看出来了,可却都容忍了下来。夏侯玦弈我竟然没看出你竟然是个情种,还是一个委曲求全的情……”

    慕容烨的话未说完,就猛然被一只手给卡住了脖子。

    慕容烨看着夏侯玦弈如魔的面容,染上煞气,眼里明明白白的显示出,只要他再多说一句,立马就会毙命,然,慕容烨却是丝毫不惧,忍着那窒息的压抑,扬起冷酷的笑容,“夏侯玦弈何必恼羞成怒!而且,为了一个心里或许没你的女子。一怒之下杀了我,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是不是,不是你说了算的。”

    “是呀!既然不是我说了算的,那么,为何不一试呢!看看你在那个女子的心里到底占有什么样的地位,值不值的你为了他做出几乎丢掉半壁江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