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83章 何为爱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大公主府

    中午吃过中饭,大公主稍微梳洗了一下,刚准备躺下小憩一会儿。就看到夏侯勇疾步走了进来。大公主起身,还未张口问,夏侯勇就率先开口道:“张家那边有动静了。”

    闻言,大公主挑眉,“怎么做的?”

    夏侯勇在大公主的身边坐下,拿起手边茶水喝了一口,看着大公主道:“和你预想的差不多。本和张家小姐定亲的文家在知道了,当日在顾家发生的事情后,当天就和张家退了亲!张家也没说什么马上退还了双方的信物。我想,张家如此爽快看来是怕再闹起来更加不好看吧!”

    大公主点头,“老爷说的不错,张家若是敢不同意,那只会逼的文家把张小姐那不堪的秉性再宣扬一次罢了。张大人如此也算是聪明的做法。只不过,该丢的脸也都丢光了。”

    对于大公主的赞同,附和,夏侯勇心里很舒服,而更让他满意的是,大公主对他的称呼不是驸马,而是老爷!这让他觉得很严有威严。而驸马让他感觉是他依附大公主,而老爷的称呼,让他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大公主是在依附他的存在。继看着大公主眼光也柔和了下来。

    夏侯勇的神色落入大公主的眼里,心里冷笑!这么多年,夏侯勇是什么样的性子她心里一清二楚,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可却特别的爱面子。同是姓夏侯,可却是天差地别的差异。

    夏侯勇不知道大公主的心里,继续道:“张家大小姐被退亲后,就立刻被张挺(张尚书名)给送到庄子上去了。张夫人哭求无果还差点儿被休。我想如果不是张夫人的娘家人还有些实力,她是绝对逃不过被休弃的命运。不过,虽然未被休,可也被关在了家庙里,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吧!”

    “而张挺也因为这件事被皇上给训斥了,说他教妻不善,教女无方!如他这样连自己家里的事情都管不好的人,如何能做好一个官员!”夏侯勇说着,嗤笑,“皇上能说出那样的话来,可以想象的出,张挺的官职怕是将要不保了呀!”

    “一个女人不能为丈夫锦上添花,添砖添瓦,却只会惹事,拖累,这样的女人要她还有何用。张挺可真是够好倒霉的竟然找那么一个女子。”

    大公主听了也没什么感觉,毕竟这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怪只怪张夫人和那个张小姐太过愚蠢,又不太过不识相。而夏侯勇嗤笑间的无情,虽然让人心寒,可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错。夫妻虽是同林鸟,可在大难之前之时,当然是先顾自己。特别当这个祸端还是她人引来的时候,那就更加不可饶恕了,

    所以,她倒觉得张挺之所以没坚决休了张氏,完全不是因为她的娘家人,而是张挺暂时不想做的太过绝情。当然,这所谓的绝情,当然不是他不忍,而是为了他自己选择隐忍。

    张夫人和张小姐就算做的再不对,可张挺作为人夫,人父,如果做的太过干脆,是摘清自己,是向伯爵府请罪,也是在给顾清苑说法。可同时也会让人感觉她太过无情,冷血!如此一来,对他可以说是雪上加霜,绝非好事儿!如果这次张挺能保住辟位,那么,等到所有事逐渐淡下的时候,张夫人的下场绝对比被休了还要惨!

    张家的事情她完全不意外,让她完全意外的是夏侯玦弈对那个女子绝对的维护,。那个从小就都看不出喜怒哀乐,却绝对冰冷,不容挑衅,更不懂的什么是情意,忍让的男子。现在却完全张开他的羽翼守护那个女子,怎么能不让人心惊!

    夏侯勇说完,看着大公主道:“不过,那个顾清苑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闻言,大公主抬眸,眼神韦眯,“绝对不容小觑。”

    夏侯勇听了,脸上满是怀疑,不是很相信,不以为然道:“看完整个事情我倒是没觉得那个顾清苑有多厉害!最后还不是借助夏侯玦弈的力才有了现在的局面,如果单靠她自己,最后恐怕也是个受气的结果。”

    大公主摇头,受气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在她看来那个女子的目的并不要张家如何!她要的只是一个过程,张家母女的强出头,让她们成了那个女子的靶子!利用她们很好的震慑了所有的人,她是想让经常的那些人知道她的性子,同时更是告诉她们,她这个世子妃绝对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也更加不是一个什么都会忍让的好人。但是,只要不惹她,她也不会去找任何人的麻烦!

    软硬兼施的手段,适度的张扬,分毫不让的冷厉,还有那最后的退让。整个过程下来,想必没有那个人会再敢小看这位世子妃,不但如此,或许心里还会对她还有一丝敬佩,尊敬吧!为她的那句,敬一分,还三分!压一分,忍二分!彼清苑她绝对是收服人心的高手!

    大公主心里清楚,可却并没有跟夏侯勇多做争执,有的是争执在这个男人眼里那就是反抗,继而,只是轻笑道:“老爷,这后院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回看着办的!但是,对于顾清苑如果遇上了,绝对不要小看她,也不要大意。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为稳妥。”

    顾家

    从皇宫回来,顾清苑去了老夫人那里一趟,给老夫人简单的汇报了一下进宫之后的事。

    老夫人本来还对顾清苑,强硬的回绝了顾长远的事情心里十分的恼火。然在听了顾清苑的汇报,听了皇后的对她的态度,还有那些赏赐,老夫人的脸色本还淡漠的脸色瞬间盈出笑意。感谢着皇后的恩赐,夸赞着顾清苑的懂事。

    顾清苑看着老夫人刹那转变的态度,还有那夸赞她时候,明显口不对心的言辞,淡淡一笑,可却并没多说什么!老夫人现在大概秉持的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观念吧!又和老夫人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就起身回了聘来院。

    回到自己院子里,顾清苑简单的吃了点儿东西,就在软榻上倒下开始昏昏欲睡!就在她快要陷入沉睡的时候,一匆忙带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继而,凌菲带着焦灼的声音传来。

    “小姐,小姐…。”

    顾清苑皱眉,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就是凌菲万分急切,担忧的摸样,后面还赫然站在麒肆,麒肆时常挂在脸上那狐狸般的微笑,完全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愤怒,压抑的森冷,戾气!

    看此,顾清苑敏感的感觉到了什么,起身,直接道:“出什么事儿了?”

    麒肆沉冷道:“主子出事儿了。”

    此话出,顾清苑眉心一跳,“是谁?”

    “大元的王爷,慕容烨!”麒肆眼里溢出阴沉,身上是无法掩饰的杀气,还有深深的懊恼!

    听言,顾清苑皱眉,“细说!”

    “是!”麒肆简单,快速的把夏侯玦弈和慕容烨的对话叙述了一遍。

    顾清苑听了垂下眼帘,看不清她的神色。

    麒肆冷怒道:“慕容烨是故意激怒主子,让主子对他出手。所以,他来的时候就在自己的衣服上下了药,继在主子碰触他的时候,出现了刹那的眩晕,也就是那瞬间。慕容烨遂然出手,一根带有药物的银针刺入了主子的身体…。等属下发觉,阻挡之时,已经晚了!”

    顾清苑抬眸,“是何药物可知道?”

    麒肆摇头,“属下探不出,不过,主子脉象平和,沉稳有力,可以肯定是对主子的身体伤害不到,但是,具体是何药属下无法确定。”

    顾清苑听了没再多问,只道:“走吧!”

    “是!”

    伯爵府

    顾清苑踏入伯爵府瞬时就能感受到那冷凝,压抑,厚重的压迫感。虽然府里还是和以往一样看着静静的,很是平和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可暗处想必一定潜伏了太多的影卫在吧!

    麒肆带着她们来到伯爵府一寂静的院中,凌菲放下顾清苑。顾清苑随着麒肆来到一房间内。抬脚进入房间的刹那,迎面而来的不再是如外面那样隐忍,压抑的冷凝。而是完全外露的嗜血杀气。入眼的一幕也是绝对的剑拔弩张,如箭在弦。十几名高大的暗卫立在一边,脸上是无惧无恐,铁血,精悍的弑杀之气,麒一一柄长剑已然出鞘,利剑直指慕容烨咽喉,眼里杀气腾腾,手上青筋暴起,一触即发,血腥即将蔓延。

    看此,顾清苑挑眉,看来慕容烨的举动惹怒了太多的人,如果夏侯玦弈有事儿,他的结局如何,不用猜想,绝对的尸骨无存。然,那个被剑抵住咽喉之人,却一点儿的惊惧之色都无,淡然的很,脸上甚至还带着温和的笑意。

    慕容烨看着眼前的阵仗,轻笑道,“麒一,你们伯爵府的待客方式真是太过独特了吧!如此热情,本王实在是受宠若惊。”

    慕容烨的话让麒一握着剑柄的手青筋暴起,杀气更重,想必心里的火气更炙吧!

    顾清苑抬脚走进去,越过他们直接走到昏迷躺在床上的夏侯玦博弈身边,在床边坐下。一向霸道,清冷的双眸闭上,身上那威慑之感也瞬时消淡了不少。强势的如他,现在却犹如稚子般无害。

    绝美无双的男子,静静的躺在这里,犹如一幅画,祥和,美好。顾清苑看着伸手抚上他的额头,感受那温和的体温,向下,感受心口强劲的心跳。轻轻的给他掖了掖被子,起身,提步走到慕容烨的跟前,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慕容烨如以往一样,温和的看着她,微笑道:“陌儿来的好快。”

    顾清苑听了回以微笑,却没回应,抬头看着麒一,道:“麒一。”

    “小姐。”

    “剑是武器,是用来杀人,也是自保的,绝不是用来吓唬人的。所以,不要只是拿剑指着,刺下去,见点儿红,才是剑的使命。”顾清苑风轻云淡道。

    话出,十几名影卫迅速,一致转头,无寂,无色的眼眸溢出惊色!慕容烨温和的笑容僵了一下。麒一的眼里闪过亮光,郑重道:“是,小姐。”

    说着剑微动,顾清苑看着,淡淡道:“打人不打脸,不要破坏了硕王爷的花容月貌。所以,刺心口吧!”

    “是,小姐。”麒一的剑往下移。

    “不要太深了,见血就好。你主子现在无恙,让他陪葬还早了些。”

    “是,小姐。”

    麒肆剑头定住,对准,刺入,闷哼声响起!剑收回,只是剑头多了一抹猩红。

    此一幕,让那些隐卫眼里除了惊,又多了一抹叹!他们这些从小就被选中做隐卫的人,除了使命,不懂的太多的东西,弯弯绕绕的人心更是不懂。但是现在,他们欣赏顾清苑的手段,有一种快意恩仇的畅快。

    麒一收回长剑,心里那压抑的快要爆发的怒气终于得到了一丝缓解。麒肆看着心里的阴戾之气也减淡了一些。

    慕容烨伸手抚上自己心口,低头,看着那不大的刀口,还有那缓缓流出的鲜红血液,苦笑,看着顾清苑道:“陌儿,你的待客之道更加特别呀!”

    顾清苑转眸,轻笑道:“彼此彼此!”

    “陌儿,可是因为我如此对待夏侯玦弈所以你不高兴了吗?”

    “并不欢喜。”

    “这么说的话,你很在乎他了?”

    “这个问题,你问的多余!夏侯玦弈来问我才合适!”

    “呵呵,陌儿还真是小气。”

    “我从来就不大方。”

    慕容烨轻笑,继而在自己心口轻点两下,止住不断溢出的血液!呼了口气,靠在椅背上,随意自在道:“如果夏侯玦弈死了你会如何?”

    “他不会死。”

    “如果他死了呢?”

    “杀了你!”顾清苑淡淡道。

    “哈哈…。”慕容烨大笑,“我会死我知道!那你呢!杀了我之后。没有了夏侯玦弈,你会如何?”

    顾清苑没有回答!

    慕容烨脸色笑意褪去,“没想过陪着他一起死吗?”

    “没有…。”

    顾清苑的话,让麒肆,麒一神色不定,慕容烨挑眉,“为何?因为不够爱他,是吗?”

    “同生共死,就是爱的证明吗?就因为生命是一个人最宝贵的东西,所以,只有生死才能令人相信爱的真实吗?”

    “难道不是吗?”

    “或许是吧!只是我从来没想过用自己的命来证明什么!爱不爱一个人心里知道!”

    “呵呵,心里知道,那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不能证明什么!”

    “我不需要证明给谁看!也许,我所理解的爱和你有所不同吧!”

    “有何不同!”

    “活着的时候!爱,是相濡以沫。爱,是相扶相持。爱,是甘苦与共。爱,是福同享,祸同担!”

    “死了以后!爱,是回忆!爱,是思念!想着和那个人的点点滴滴,那也是一种幸福!那个时候你会不想死,会努力的活好每一天,那样就可以多想他一天!想着他的好,他的不好,想着他的音容相貌!所以,不想死,怕死了就会遗忘!永远的遗忘!”

    “因为没人来肯定的告诉我,死了就会在一起,死了就永远不会忘记!所以,我只做我知道的,确定的!那就是好好活着,多想他一天!”

    顾清苑一席话出,屋里瞬时静寂下来,嗜血的杀气染上一抹浅淡的懵懂,虽然不是很懂,可心里却抑制不住的有些触动。

    慕容烨脸上的笑意褪去,静静的看着顾清苑,静默片刻,才开口道:“陌儿说的很好,可…。可它代表不了什么!”

    顾清苑点头,“是呀!语言只是语言它代表不了什么,能证明所有的只有时间!所以,在很多一个人说了什么并不重要,而是,看他做了什么!”

    “就像夏侯玦弈一样,那个男人从来不会说什么海誓山盟,更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你侬我侬的情话。他只会强势,霸道,不容违背的要求。完全不讨喜的秉性。”

    顾清苑说着嘴角溢出一丝淡笑,“可在很多时候,你却能感受到,他随时都在的守护!在那个时候你会感到,他的斥责也是一种关爱!他错的只是表达的方式,可无法抹杀的是他那尽力的维护!他有很多的缺点儿,可他有心,这就足够了!”

    “是吗?所以,你在逃避一年后,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只因明白了他的用心吗?你不担心,他做不到他所承诺的吗?”

    “他给予了承诺,我接受!但是,幸福不是给予,接受就够了的,还要努力,争取,守护!这些我都会努力去做,用心守护那份完整!如果有一天,这份爱不再完整!那,就试着学会放手。不要强求!”

    “这么说,如果有一天夏侯玦弈背叛了他的承诺,你就会离开吗?”

    “只能说缘分到了,顺应的放手还有回忆。可太过强求,只会另爱殇。”

    “你会恨夏侯玦弈吗?”

    “事未发,事未到,我无法绝对的说什么!但,至少不会很高兴,恨的话!也到了不那个程度!”顾清苑说着拿起茶壶倒了两杯水,自然的递给慕容烨一杯。

    慕容烨接过,喝下!看着顾清苑淡淡道:“陌儿,果然跟别人很不同!”

    “没什么不同,不会上天,也不会遁地,遵循生老病死。这世界有我它在转,没我也是一样。”顾清苑淡然道。

    “呵呵呵,话虽如此,可在这世子却没有几个人能如陌儿一样随性淡泊的,放着这伯爵府这无上的权势,泼天的富贵,还有夏侯玦弈那样的男人,选择逃离的!”

    “王爷这话可就错了!其实,我也很喜欢权势,也喜欢那些黄白之物!”

    “哦!是吗?”

    “是呀!手里有权,不为掌握他人生死,只为少些人掌控自己的生死!手里有钱,过的可以更舒适,自在,享受!这些没有那个人会喜欢的。”

    “喜欢权,喜欢钱。那么,就是不喜欢夏侯玦弈了?”

    “不存在喜不喜欢,只是无法适应某些东西而已!”

    “那现在呢!”

    “明日大婚,我想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

    闻言,慕容烨眼里闪过什么,“顾清苑,如果我能给你想要的那种生活,你可愿意跟我离开?”

    慕容烨此话出,屋里的气氛再次紧绷!

    顾清苑没有回答,转而说道:“在海域半年,我看过不少女子对你表白心意。我也看得出,你对那些女子并不喜欢。或许,是根本就看不上眼!可你却从来不会坚决,直接的拒绝她们。我曾经问过你,既然不喜欢,为何不清楚的说明呢?你还记得你是如何回答的吗?”

    顾清苑轻笑,“你说,太过直接会伤害了她们,所以,你都是很委婉的推拒!这样的做法,在很多人看来这绝对是有情有义的做法。然,却让我想起一句话,看似有情之人,在很多时候却最是无情。你的做法,当时是不会伤害她们,说不定还会让她们对你用情越来越深,那么等到无法自拔的那天,你该如何!她们也该如何!在那个时候伤害是否更大呢!”

    慕容烨听完,眉头皱起,神色冷凝。

    “而和你不同的是,夏侯玦弈却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拒绝她们,看似无情的做法,可在我看来,彻底断了她们的念头,让她们可以开始寻找新的幸福,才是更好的做法!”

    “所以呢?”

    “所以,待在一个人的身边,看的是环境,可更看重的是他的心。而你,无法和夏侯玦弈相比。”

    “夏侯玦弈对你有心,那你呢?”

    “硕王爷,表白这类的话题,我想,还是对着当事人说比较好。”

    顾清苑话落,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带着一丝黯哑,“要对我说吗?”

    声音响起,麒一,麒肆疾步走了过去,“主子…。”

    夏侯玦弈没有回应,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个女子,清冷的面容满是柔和。

    顾清苑转头,看着已睁开双眸的夏侯玦弈,起身,走到他身边,轻笑,“你醒了!”

    “嗯!”夏侯玦弈抬手,抚上女子脸颊,浩瀚的眼眸溢出不安定,“有话对我说,是吗?”

    顾清苑淡笑,拉下夏侯玦弈的大手,微微俯身,在他额头印下淡淡的一吻,轻声道:“愿与君两相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顾清苑话出,瞬时被拥入怀中,男子脸上扬起笑容,眼里的笑意更深直达眼底,一笑,足使得百花失色。满堂生辉!

    慕容烨看着相依相偎的两人,心口紧缩,伸手抚上心口,眼里闪过什么,继抬眸,淡淡道:“夏侯玦弈你装的也太久了些吧!”

    此话出,夏侯玦弈身体微僵,眼里溢出沉怒,还有不安。

    顾清苑从夏侯玦弈的怀里退开!

    夏侯玦弈紧紧拉住彼清苑,面色没什么太大的波动,声音却染上一丝急色,“丫头,我没有…。”

    夏侯玦弈话未说完,就被顾清苑打断,“那不重要!”

    “丫头…。”

    “这些话说出来没什么不好。”说着伸手在夏侯玦博弈高挺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取笑道:“省的你太过没安全感,天天去顾家探班!”

    被顾清苑直接捅破,夏侯玦弈面皮有些挂不住脸黑了一下。不过,眉眼间的神采飞扬,却怎么也无法掩饰。

    顾清苑轻笑…。

    “陌儿,你对我下药?”

    此时一个哀怨的声音传来,顾清苑回头,看着慕容烨胳膊伏在桌子上,浑身无力的摸样。顾清苑点头,“药效在你身上好像发挥的有些慢,现在才有反应。”

    “陌儿…。”慕容烨苦笑。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只是礼尚往来罢了!”顾清苑很是平和道。

    顾清苑的话,让夏侯玦弈脸上笑意渐浓。麒肆,麒一心里大呼解气。

    顾清苑看了一眼夏侯玦弈,对着麒一,麒肆道:“好好照顾你家主子,我走了。”

    “是,小姐!”麒一,麒肆大声恭敬道。

    “那我呢!”慕容烨委屈道。

    “也好好照顾硕王爷,他身上的伤口,可千万不要包扎!”

    慕容烨嘴巴抽了一下。这叫好好照顾吗?

    “是,小姐。”麒肆,麒一回应的声音更大。

    顾清苑说完,抬步准备离开。

    “陌儿,你不想知道我给夏侯玦弈下的是什么药吗?”慕容烨再次开口道。

    顾清苑转头。

    慕容烨轻笑,“其实,这药不伤身体,只不过,会让夏侯世子半个月无法人道罢了!”

    闻言,顾清苑挑眉,看了一眼床上脸色黑的发青的男人,不痛不痒的安慰道:“他让你半个月,你就让他半年,半辈子也行,他现在可是无法反抗。”

    此话出,慕容烨笑容顿时僵住,夏侯玦弈眼里闪过沉光。麒一,麒肆吞了口口水,在心里暗暗发誓,得罪主子也绝对不得罪顾清苑!得罪主子大不了是一刀毙命,得罪顾小姐肯定生不如死!

    ------题外话------

    明日大婚,万更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