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93章 稳内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李家

    李谨把李翼的意思给李大奶奶说了一下后,道:“这是父亲的决定,我也认为这是眼前最好的办法,我也同…。”

    李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大奶奶厉声打断,“我不同意…。”

    闻言,李谨皱眉。李大奶奶激动的看着他道:“我的女儿做错什么了,为何要送她离开?老爷这是让她躲起来吗?…。”

    “这不是躲,只是等这件事沉寂一下,然后…。”李谨解释。

    可李大奶奶却根本就听不进去,讽刺道:“什么沉寂?老爷这只是安个好听的名头罢了!可结果还不是要我女儿躲着,避着不让她出来见人吗?”

    “现在要想的怎么解决问题,不是你转牛角尖的时候?”李谨沉声道。

    大奶奶听了紧紧的看着李谨,厉声道:“好,我不去计较我女儿是躲,还是等事情缓和才离开的!我就问老爷一句,就算是雪儿离开京城了,那老爷告诉我,这件事什么时候能沉寂下来?雪儿要在二弟那里停留多久?什么时候能回来?老爷能确定,雪儿回来后,就再也没人提起这件事儿了吗?”

    李大奶奶一连串的话出,李谨哑言,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他心里明白,这件事情是会沉寂下来,可却不代表人们会遗忘。也许,在看到雪儿的时候自然的就会想到,所以,要说没人再提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看李谨哑口无言的样子,李大奶奶冷笑道:“看来,相爷和老爷除了想到送雪儿离开,其他的是完全没打算好!”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还是在众人的眼皮下,这悠悠之口如何能挡住?父亲和我总是不能去告诫,命令人家不许人家说,不许人家提吧!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如此一来,如果有些话传到雪儿的耳中,她一个女孩子该如何自处。”李谨无奈道。

    李大奶奶听了一噎,有些无言以对。她是渴望那些人都闭嘴,可心里也明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京城的那些人只会不断的扩大,添油加醋,而绝对不会少说一句。

    同时也清楚,如果相爷和老爷真的那么做,恐怕事情闹的更大吧!想着,大奶奶眼泪止不住掉下来,哭泣道:“老爷,那该怎么办?呜呜…我们雪儿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李谨拍了拍李大奶奶的背,叹气道:“暂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让她离开一阵子吧!别让那些流言蛮语伤害到孩子。这出去也算是让她散散心,其他的我们再慢慢想,总是会有办法的。”

    李大奶奶听言,很是痛苦道:“老爷,雪儿已经十五岁了,在这个年纪那正是定亲的年纪。现在京城和雪儿差不多大的,大部分的开始议亲了。所以,老爷该知道雪儿她是耽搁不起的。这么让她躲着,可连个时间都没有。如果这件事一年半载的不平息,难道,我们还让雪儿这样一直耗着不成?”

    “你放心,不会耽误雪儿的亲事的。”李谨安抚道。

    闻言,大奶奶愣了一下,继而急忙道:“老爷,有什么办法?”

    “父亲说了,他会给雪儿安排一门可靠的好亲事,绝对不会让雪儿受委屈的。”

    “真的吗?”李大奶奶眼睛一亮,急切道:“相爷说的亲事是谁?那家公子?”

    “这个,父亲没说!不过,只要父亲看重的人绝对没有问题。”

    听言,李大奶奶的神色淡了下来,心思不定,静默良久开口道:“相爷看重的人,或者没什么问题。可,老爷能保证,他们不会拿这件事来说事儿吗?”说着冷哼道:“京城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一言,她一语,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把雪儿给淹死。老爷能保证听了那些话,他们不介意吗?不会为此虐待我们女儿…。”

    李谨听了沉默良久,“如果实在不行,就让二弟在陵城给雪儿找门亲事…。”

    “老爷,你疯了…。”李大奶奶无法置信,瞪大眼睛看着李谨。

    “我这…。”李谨开口,一个尖锐的声音猛然传来。

    “我不要离开京城,如果父亲觉得女儿丢脸,容不的女儿。女儿宁愿去死,可我绝对不离开京城…。”

    激动的言辞,让李谨眼眸沉了下来,李大奶奶脸色大变,抬头,只见李雪被丫头扶着走了进来,双眸通红,脸色苍白,神情却是很激动,脸上挂着泪珠,看着李谨和李大奶奶道:“女儿那里都不去,更不会离开京城,死都不离开…。”

    “雪儿,雪儿…。”李大奶奶听了,慌忙来到李雪的身边,伸手把李雪拥入怀中,哽咽着安抚道:“雪儿,我的傻女儿,你说的那是什么话!什么死不死的?娘怎么会让你离开,娘哪里都不让你去,更不会让你离开京城…。”

    “娘…。呜呜…。”李雪倚在李大奶奶的怀中,悲切的哭了起来,呜咽道:“娘,女儿这辈子就要这么毁了吗?女儿不甘心,女儿不甘心…。”

    “不会的,雪儿你不要瞎想,娘绝对不会让你有事儿的,绝对不会…。”母女两人说着抱头痛哭起来…。

    李谨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里也很是不忍心,但是这个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好了,都别哭了。”李谨开口,看着李大奶奶道:“你是做母亲的,怎么这个时候也这么不稳重。你这样不是让孩子心里更不安吗?”说完对着李雪道:“刚才为父说让你离开,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先让你离开一阵子…。”

    “什么离开一阵子?父亲刚才明明说的是,让二叔给女儿找门亲事,那不就是不准备让女儿回了吗?”李雪激动道。

    “雪儿,我就是那么一说,又没确定下来。你不要想…。”

    “父亲,女儿不管有没有确定,反正女儿绝对不会离开京城。更加不会嫁到那个穷乡僻壤的鬼地方去…。”李雪很是坚决道。

    “穷乡僻壤?雪儿你想的太多了,陵城没有你想的那么差,那里什么都不缺,以前去你二叔那里时你又不是没看过,那里不差…”

    “反正我不去,死都不去…”李雪摇头眼泪掉的更凶,心里满是恼火,委屈,愤恨,果然一出事儿连父母都靠不住。陵城就算不是穷乡僻壤,可却绝对无法和京城相比较。人家女儿家都是想着,比着,如何高嫁!可她呢!却嫁出了京城,这太可笑,也太可悲了。更重要的是,她又没做错什么,为何却要得到那样的羞辱的下场,她无法接受,也无法容忍…。

    “雪儿…。”

    “我不听,我什么都不听,如果父亲,母亲让女儿离开,那就等着为女儿收尸吧!”李雪说完,用力推开李大奶奶,脚步不稳的冲了出去。

    李大奶奶被李雪推的一个踉跄,嘴里却着急的唤道:“雪儿,雪儿…。”

    外面的舒嬷嬷听到李大奶奶焦灼的声音,赶紧走进来,道:“大奶奶你别急,老奴去看着大小姐,守着大小姐去…”

    “赶紧去,赶紧去,好好看着她,千万不要她做什么傻事儿…”

    “老奴知道。”舒嬷嬷说完,疾步走了出去。

    李谨揉了揉眉头,脸色沉重,叹气!李大奶奶也是心神俱疲,看着李谨无力道:“如果老爷实在是没办法的话,还不如直接让雪儿嫁入韦家,这样也就省心了…”

    李大奶奶话出,李谨就坚决反对道:“不行。”

    “老爷,现在这种局面,雪儿如何还能谋取到更好的姻缘!”李奶奶抹泪道:“韦家的地位跟我们李家比较起来是差了那么一截,可是,有韦贵妃在那了站着也不算太辱没了雪儿。而且,嫁人韦家也不会再有人多说什么,雪儿也不用再承受那些流言蜚语了。老爷,妾身看就让雪儿和韦家定算了…”

    “不能和韦家定亲。”

    “老爷,你这个时候怎么讲究起那些门第之事儿了?”李大奶奶气恼,急躁道。

    “不是门第的原因。”

    “那是什么?”

    “总之绝对不能和韦家结亲。”

    “老爷,你不同意总是要有个理由吧!还是说,你真的要看着自己的女儿去死才甘心。”

    “雪儿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说的那是什么混帐话!”李谨沉声道。

    “那老爷为什么不同意?你倒是说呀!”李大奶奶很是不明道。

    “我自有缘由…”

    “老爷…”

    李大奶奶的话未说出,一个小厮就疾步走进来,恭敬道:“大爷,韦家来人了。”

    小厮话出,李谨的脸色沉了下来,李大奶奶却是眼睛一亮。

    公主府

    “母亲,这茶味道真是不错,入口唇齿留香!余味无穷!”夏侯絮抿了一口子杯子里的茶水,不住点头,看着大公主很是喜欢道。

    “嗯!是很不错。”大公主慢慢品着,点头道。

    “这茶叶可就是刚进贡来的吗?”夏侯絮问道。

    “嗯!罢来的,皇上让宫里的人给送来了些。”大公主淡然淡回应道。

    夏侯絮听了,垂下眼帘,低声道:“在就京城就是好。”

    大公主听言淡淡的看了夏侯絮一眼,夏侯絮回视,母女两人什么都没说,可有些事情心里却都很透亮。

    大公主率先收回视线,放下手里的杯子,道:“你大哥可去伯爵府了吗?”

    闻言,夏侯絮脸上的笑意消失,眼里溢出一丝冷笑,淡漠道:“没有!”

    此话出,大公主的眉头皱了一下,眼里闪过戾气,看来夏侯敬有很多事还是想不明白呀!

    “母亲,让苏嬷嬷去提点一下吧!”

    “无需!”

    “母亲要让大哥这样耗着,拖累我们吗?”夏侯絮凝眉,言语里也没有一丝手足情深,反倒有些嫌恶,足见其心冷漠的很。

    然,这话大公主听了却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他不行就让他离开。”

    大公主话出,夏侯絮嘴角溢出笑意!声音也柔和了下来,“母亲英明。”如此,夏侯絮还真希望她那位大哥能够顽固下去,不去低那个头,早早的离开京城,不要拖他们的后腿,看着碍事!

    凌浩院

    夏樱兰满脸急色,在屋里不停的来回走动着,看着很是焦灼不安。屋里的伺候的几个丫头,个个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这个时候主子不高兴,她们这些奴婢就要长些眼色,努力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省的被主子注意上,一不小心成分主子发泄郁闷的出气筒!

    “少奶奶,少奶奶,奴婢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头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

    夏樱兰看了疾步迎过去,急道:“怎么样?可有找到大爷。”

    丫头摇了摇头,喘着气道:“奴婢和几个小厮一起把京城里,大爷可能回去的地方都找了,都没看到大爷的人影。”

    夏樱兰听了脸上满是失望,眼里却更加的焦灼,“大爷到底去哪里了呢!真是急死人了。”

    丫头看夏樱兰心焦的样子,张口欲说话,猛然想起什么,顿住!抬头,看了一眼屋里丫头,面无表情道:“都下去吧!这里不要你们伺候了。”

    “是!”几个丫头俯身,急忙走了出去,如蒙大赦!

    屋里静下,丫头看着夏樱兰道:“少奶奶可是为了伯爵府的事情在着急吗?”

    “除了伯爵府还能为那般!”夏樱兰心情焦躁道。

    “大奶奶,要奴婢说你先别急,这会儿就是找到大爷。伯爵府也不见得有人接待你们。”

    “什么意思?”夏樱兰皱眉,冷声道:“你是觉得我们会被夏侯玦弈给赶出来吗?”

    “不,不,奴婢没有那个意思!”丫头急忙道:“是因为李家出了大事儿,而世子妃和李家也算是至亲,说不定她和世子爷今日去了李家,都不在伯爵府。奴婢是这个意思,少奶奶不要误会。”

    夏樱兰听了脸色缓和了下来,转而问道:“李家出了什么事儿?”

    “奴婢今天外出听说…。”丫头对着夏樱兰把李雪的事情讲了一遍。

    丫头说完,夏樱兰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神色不定,静默良久,看着身边的丫头道:“顾清苑和李家的关系真的很好吗?”

    “奴婢听说李相很疼爱那个世子妃,所以,奴婢想应该不差。”

    夏樱兰听了眼珠不停转动起来,良久,神色慢慢的缓和下来。

    看此,丫头轻声道:“奶奶可是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不算是什么办法,不过李家这个时候出事儿,也算是给了我们一个缓冲的时间,也给大爷一个台阶。”

    “少奶奶的你是说?”

    “大爷的脾性你也知道,让他低头那真是比登天还难。可现在李家出事儿,我们正好可以打着宽慰,关心的名头去伯爵府,最起码可是要比去赔不是好听很多,也算是表示了我们作为堂哥,堂嫂的关爱。”

    丫头听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大爷说不定就会去了。”

    “嗯!”夏樱兰紧绷的心松了松,她才刚来京城,可是不愿意马上就被婆婆给送回去!

    不过,对于夏侯敬的脾气,她有的时候也觉得很无力,夏侯敬太要面子,太多的时候又分不清轻重。有时就算是知道错了,知道后果很严重,可还是固执的不愿意低头,让她跟着闹心的很。

    “少奶奶你也别太吃心了,大爷他在州城的时候都是被人捧着过来的,这一才刚来京城就让他给人低头,认错,而且还是自己的堂弟。大爷心里难免会不舒服,迈不过心里那道坎儿。”丫头劝解道。

    “州城!那里怎么能和京城比。州城都是些小门小户的,我父亲又是知府,再加上婆婆皇家公主的身份,那些人当然会对我们尊敬万分了。对大爷自然也是恭恭敬敬的。可这里是京城,是皇子,公主,权贵,是达官高门的聚集地。我们这个价最有身份的就是婆婆了,可婆婆这么多年都没在京城待着了,跟那些人都生分了。至于我们,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把我们发放在眼里…”夏樱兰叹息道。

    “少奶奶,不会的!他们不敢,我们这里可是驸马府,那也是正儿八经的皇家人,少奶奶是皇家媳妇,他们那里会敢不把少奶奶放在眼里。”丫头一点儿都不相信道。

    夏樱兰听了眼里闪过讥讽,低声道:“驸马府?哼!名头听着是威风,可除了一个噱人的名头还有什么!不是官职,也没有权利,无法延续,更继承不了什么,说白了就是一个镶金的空壳子,什么也无法留给大爷,哪里能和伯爵府比…。”夏樱兰说着顿住,停下,转头看着丫头,眼神微眯。

    看着夏樱兰的眼神,丫头心里一抖,赶紧低头,跪地,惶恐道:“少奶奶,奴婢什么都没听到。”

    夏樱兰听了,冷嗤,“可你这样子怎么看就是全听到了。”

    丫头听言身体抖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

    夏樱兰看了,眼里闪过什么,脸上的戾气忽然褪去,温和道:“好了,起来吧!你是我的心腹丫头,我相信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丫头听言,重重的给夏樱兰磕了一头,郑重道:“少奶奶,奴婢什么都不会说的。奴婢不傻,奴婢知道只有少奶奶好了,奴婢也才能跟着好。”

    闻言,夏樱兰的眼里溢出满意,点头,“好,你是个聪明的,起来吧!”

    “是,多谢少奶奶。”丫头起身,额头上已然盈满了汗珠。

    伯爵府

    李雪和李大奶奶的事情一天不到京城的人几乎全都知道了。那么多人都知道了,顾清苑没理由说完全不知道吧!既然知道了,那身为身为外甥女,身为表妹,她怎么也得去看一下。这事儿是无法装糊涂的,也没那个必要装糊涂,她也想听听外公心里的想法。继而,中饭过后,夏侯玦弈出府后,顾清苑就让丫头备上些礼品,准备往李府而去。

    而,就在顾清苑准备启程的时候,李虎忽然带来消息说,韦家的人去了。

    顾清苑听了,脸上没有一丝意外的神色。就连梅香也丝毫的不感到诧异,低声道:“小姐,你说韦家是不是为了结亲的事情去的?”

    顾清苑摇了摇头,没有回应,看着凌菲淡淡道:“李家暂时不去了,你告诉麒一,马车不要在外候着了,先牵会府里吧!至于马车上的东西先不用卸下了。”

    “是,小姐。”凌菲领命,疾步走了出去。

    顾清苑重新在软榻上坐下,关于李雪的事情,在明面上她只想表示一下慰问,可是从来不想参与进去,更加不想发表什么意见!所以,在韦家和李家商议之时她还是回避的好!至于暗里要不要做些什么!那就看外公的意思再定。

    “小姐,既然现在不去相府,你先小憩一下吧!”兰芝开口道。

    “不了。”顾清苑摇头,“兰芝,你去周管家那里一趟,如果他这会儿不忙就让他过来一趟。”

    “是,小姐。”兰芝领命,疾步的走了出去。

    顾清苑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不久,兰芝就回来了,看着顾清苑轻声道:“小姐…。”

    听到声音,顾清苑睁开眼眸。

    兰芝禀报道:“周管家来了,在外间等候。”

    顾清苑听了点头,起身,往外间走去。

    周管家抱着一沓类似账本的东西,在外间等候着,听到脚步声,转头,看着走进来的女子,赶紧行礼,“老奴见过世子妃。”

    看周管家欲跪下行大礼,顾清苑上前,阻止,虚扶,轻笑道:“周管家,快起!”

    “谢世子妃!”周管家起身,看着顾清苑把手里的账本放在桌上,恭敬道:“世子妃,这是这些年来的府里出入流动的账本,还有府里面下人的卖身契,请世子妃过目。”

    顾清苑看了一眼,可却没有去翻动,只是温和道:“这些不急,周管家先坐吧!”

    听到顾清苑说不急,周管家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当家主母最在意的不都是这些东西吗?

    看周管家好像有些出乎意料的样子,顾清苑轻笑,“我不喜欢看账本,除非是在出问题的时候!”

    此话出,周管家抬头,眼里闪过什么。

    “所以,这些账本等下周管家还拿回去吧!每个月给我报备一下最后数字就行。”

    顾清苑话出,周管家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该哭!彼清苑那完全的信任,周管家心里很是开心!可,她让每个月报备一次,这也就是要做甩手掌柜了!周管家脸苦了下来。这位世子妃可真是够特别的,别家主母都是迫不及待的把钱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生怕被人贪下了!包是不容这样的权力被一个奴才掌握着,可世子妃却…。

    周管家叹气,以前侯爷和世子忙,他们做甩手掌柜让自己管理中馈!可现在有了世子妃,他本想中馈总算是有人接手了,可没想到,这位世子妃,竟然和世子爷,侯爷一样随性,一个月报备一次就好。

    老管家纠结的看着顾清苑,道:“世子妃,一个月一次是不是太…。”

    “太多了吗?那就两个月吧!”顾清苑善解人意道。

    “不,不,不是太多,是太少了…”老管家急忙道,老管家这时也明白了,世子妃不是在玩什么心眼,她对那些是真的不是很在意。他该说什么,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呀!和世子爷一个样子呀!

    顾清苑对府里以前的流水账确实不是太在意。伯爵府以前跟京城别府很少相互走动。而,府里的开销也就是一个基本的衣食,还有就是下人的月银,没有太大的资金流动。如果有事儿都是周管家报备,老侯爷和夏侯玦弈另拨的。所以,看账本算计的也就是分厘之钱,没有太大的意义!

    顾清苑听了笑道:“周管家,府里的事情你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不用每天来给我报备,只要遇事儿的时候来说一下就行。”

    “是,世子妃!”周管家应下,看着那些卖身契道:“这些世子妃留下吧!都是府里下人的卖身契。”

    “好!”顾清苑点头,拿起看了一张,上面记载的资料,姓名,年龄,祖籍!很简易的一份资料。顾清苑看过放下,看这些完全看不出任何信息。

    “周管家!”

    “老奴在!”

    “对府里的下人,你可都了解吗?”

    “回世子妃的话,老奴不敢说全了解,可大部分的都清楚。”

    “嗯!那,府里的下人最长的做了多久?”

    “最长的有二十多年了。”

    “最短的呢?”

    “最短的也有三四年了。”

    闻言,顾清苑若有所思。

    “世子妃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府里的下人都做了那么多年,想来大部分都成家育儿了吧!”顾清苑随意道:“周管家对他们的家人可都知道吗?”

    顾清苑话落,周管家一愣,随即心里一禀,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惊疑不定道:“老奴,不是很清楚。”

    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伯爵府是棵大树,在他们忠心的前提下,可以给人成荫,可却不容有人借这棵大树来狐假虎威。周管家该知道,树大招风,有些事情还是提早预防的好!省的日后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是,老奴明白!老奴惭愧…。”

    “周管家不必如此,管理偌大一个侯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可能事事都顾忌的到。”

    “是!”周管家诚恳应下,“那,老奴这就去查探一下,马上禀报给世子妃。”

    “无需!”顾清苑从袖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周管家,浅笑道:“你把这个让下人抄录下来,然后,给府里的每个下人都发一张,识字的让他们自己填写一下,不识字就找识字的人代为填写一下。填好交给我就好。”

    “是,世子妃!那老奴这就去!”

    “嗯!对了,如果他们问起缘由,就说一下人口,本妃要派发红包,图个喜庆!”

    “是!”

    周管家走出去,展开纸张,看着上面的内容,眼里有惊奇,也有惊叹!都道:日久见人心,可世子妃这一张纸下去,马上就能看出很多人的内心和秉性呀!同时也多少明白了些,怪不得世子爷对世子妃如此看重了!熬人家一般都在意的都是后宅的事情,可世子妃要的是整个侯府的安定!这就是区别呀!

    都道:能办大事儿的一般都不拘小节,这句话用在世子妃上可真是很合适!账本的那些分毫间的事情她看都没看,是相信,也是不在意吧!

    梅香不知道小姐给周管家的是什么,不过,心里感觉到小姐在伯爵府准备发威,动手了!想着,梅香的心里不由的有些期待!

    顾清苑看着手里不薄的一沓卖身契,眼里闪过暗光,在外面暗涌动不断,或将起的情况下,最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所在的地方做成一个铁桶,那样才能安心对外。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