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96章 李相的决定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

    兰芝声音再起,带着不安:“凌菲,昨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

    “真的吗?”

    “嗯!真的!”

    “可是,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兰芝忧心道:“昨天晚上世子爷和小姐从相府回来就回到了房间,连饭也没用,更是一直都没叫我们进去伺候。”说着看了一眼已经日上三竿的太阳,道:“而且,现在都这个时辰了,小姐还没起床,我这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安。”

    凌菲轻咳了一声,道:“你放心吧!小姐她没事儿。”声音里隐隐带着一丝不确定。

    “可我心实在难安呀!”说着顿了一下,“特别昨天还有春柳的那个事儿,我…。实在是…。凌菲,小姐她是不是知道了那个春柳想要魅惑世子爷的事情?所以…。”

    “你想多了,不是那个事儿?”

    “不是那个事儿,那是什么事儿?”兰芝紧张道。

    “呃!”凌菲看了一眼兰芝,这丫头很多时候反应都慢一步,好不容易反应快一次,却还不是在正时候。

    “凌菲,你倒是说话呀!真是急人呀!”

    “兰芝,什么事儿都没有你就不要担心了,小姐等一下应该就会起身了,你还是赶紧去看看梅香的饭菜准备好了没?这样等下小姐醒来了就可以用饭了。”

    “凌菲,我们进去看看世子妃吧!”兰芝觉得心里越来越不安了。凌菲这样明显是想要把她支开的样子。

    “世子爷说了,等世子妃唤我们的时候让我们再进去。我们再等一下吧!”

    “可是…。”

    “再等一下,如果世子妃还不起身,我们就进去。”

    “那…那好吧!那我去看世子妃的饭菜好了没。”

    “嗯!去吧!”

    顾清苑睁开眼睛,就听到外面两个丫头这样的对话,望了望房间里白花花的阳光,伸手默默的把被子拉过头顶,盖住头,看着身上的痕迹,瘪了瘪嘴巴。男人和女人在生气的时候,喜欢的果然不同。女人喜欢的被男人哄着,而,男人却更喜欢看得到,摸得到的,直接就让她用肉偿了,男人果然现实!

    不过既然她的那些甜言蜜语男人不喜欢听,那么,就在床上表现一下好了,也算是一种诚意!她也就试着热情了一把,谁知道男人反应惊人。让她的热情和那些甜言蜜语一样,刚开始就被打散了,结果就是男人一夜餍足,她累的昏天暗地。

    而这次的教训告诉顾清苑,以后就男人再不高兴了,她远离雷区,绝对不再轻易的表现诚意,太伤!懊死的男人大概把这些日子隐忍的精力都发出来了,浑身酸痛,肚子也好饿!

    还是赶紧起床吧!虽然脸儿已经没有了,可命还是要要的,再这么躺下去她要饿死了。而且,落在世人的眼里她却是纵欲而死的吧!这…。这样的她说不定能在历史上留名,也许会和潘金莲,秦桧同名…。想着顾清苑摇头,天马横空了!

    拉下被子,顾清苑呼了口气,挪动了一下酸痛的身体。无力的酸痛感,让顾清苑忍不住吐了三个字,夫妻生活不协调!

    “见过世子爷!”

    听到这声音,顾清苑动作顿住!这个时候祸首怎么回来了?

    “世子妃呢?”

    “世子妃还没起身!”

    凌菲话落,男人没说话,顾清苑听到脚步声传来,本欲起身的顾清苑抱着被子再次躺下,把贴身衣物抓进棉被。咬牙!这男人回来的时机真让人不喜!

    夏侯玦弈走进内间就看到棉被下不断的在蠕动着,眼里溢出一丝笑意。走进在床边坐下,拉了一下棉被,棉被马上被扯了回去!看此,夏侯玦弈挑眉,“丫头!”

    “不在。”

    这任性带着不快的声音,让夏侯玦弈嘴角扬起,双手抱胸半倚在床幔上,淡笑道:“那是谁在跟本世子说话?”

    “不知道!”

    “丫头…。”

    “昨天下午还冷声冷面的连名带姓的唤人,现在却又变成丫头了。夏侯世子变的可真快。”

    “顾清苑…。”

    “呜呜呜…。夏侯世子对人家吃干抹净了,马上就又翻脸了。夏侯世子太无情了…。”

    顾清苑刁钻的话语,让夏侯玦弈又是好气又好笑。不过,也确定了这丫头在不高兴了!想着,昨晚的事情不由的浮现脑中,眼神暗了下来,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这丫头好不容易热情一次,他不应该太心急的,那样或许能见到更多意想不到的风情…。

    想着,夏侯玦弈抑制不住心神荡漾了一下,不过随即收敛,轻咳一声,看着快要鼓成一团的棉被,温和道:“丫头,该起床了。”

    “你先出去。”

    “为何?”

    棉被下顾清苑咬牙!男人在装糊涂。无法回答,手继续摸索着穿衣服,该死的!身无寸缕的做什么都没底气。

    男人看顾清苑没回应,挑眉,恍然想到什么似的,“娘子可是还没穿好衣服?所以,现在是在不好意思吗?”

    顾清苑:…。

    手上的动作却更快了起来,想咬人!

    “那为夫来为娘子更衣吧!”夏侯玦弈说着就开始伸手扯棉被。

    “不劳驾世子大爷…”顾清苑拉着棉被,心里暗道:她也该豪放些,他们是夫妻睡都睡过了看一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该死的这是白天,她豪放不起…。

    “夏侯玦弈松手!”

    “好!”夏侯玦弈很好说话的松开棉被,却转而把手伸进了棉被里面。

    本夏侯玦弈忽然配合的态度,就让顾清苑有些怀疑。直到棉被里多出一双手,顾清苑瞪眼。

    “夏侯玦弈出去。”

    “娘子,你可真是难伺候呀!”夏侯玦弈感到顾清苑对着他的手又是掐又是挠的,眼里满是笑意,嘴上却很很是无奈,可手却还是没从棉被下出来,闪躲着顾清苑的小手,还有那时不时碰触到的滑嫩肌肤,让夏侯玦弈兴致颇好的陪着顾清苑玩儿着闪躲的游戏,直到…。

    顾清苑磨牙,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手,“夏侯玦弈…。”

    “呃…。”猛然入手的丰盈,让夏侯玦弈亦是怔了一下,带笑的眸子溢出暗色。

    在顾清苑张口想咬人时,棉被掀起一角,随即感到身上一凉,整个人落入带着青草气息的怀抱,微愣,抬眸,就看到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幽深暗沉。这种目光下潜伏的是什么顾清苑现在可是明了的很。小脸一正,眉头紧皱,严肃正气道:“夫君,现在是白天,天罡正气正浓,夫君该去修炼正气而不是在这床底之间嬉笑荒诞无忌,特别是白日宣yin更是要不得。夫君,你要成才,绝对不要被女色所误!”

    “而我身为妻子,也不容许自己丈夫沉迷于此。所以,请夫君快快起来。”

    顾清苑那说教的样子,她自己或许觉得很正气,可落在夏侯玦弈的眼里却是万分可爱,轻笑道:“娘子想太多了,为夫没有一点白日宣yin的想法,就是看看娘子衣服穿好了没?”

    “哦!夫君真是太有心了,太体贴了,妾身很是感动!”顾清苑眼里满是敬慕,心里却在磨刀霍霍,该死的男人越来越无赖了。

    “娘子客气了。”夏侯玦弈看了一眼怀里玉一般的人儿,抱着她的手不由的紧了一下,脸上却是不显分毫,“娘子是要现在起来,还是等一下呢?”

    “现在!”

    “需不需要为夫效劳?”

    “不需要!”

    “真遗憾!”

    顾清苑瞪眼,夏侯玦弈轻笑,在顾清苑樱唇上轻吻一下才起身,香甜的气息让夏侯玦弈真的遗憾,为何不是晚上!

    李家

    顾清苑,夏侯玦弈等人离开后。李翼一句话没说,对于李雪对顾清苑动手的事情他没有追问缘由,也没斥责,责罚!同样的对于李雪经历刚才一事,惊惧,发颤,魂不守舍的可怜样也没安抚。李谨,李大奶奶穴道被封,他也完全无视,亦没命人给他们解穴!

    只是招来李林圈禁了当时在场看到整个过程的下人,然后就去了书房,一整晚没出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走出书房,打开书房门,看到就是跪成一排的儿子,孙子,媳妇,孙女。

    “父亲(祖父)。”看到李翼出来,李谨等人齐声唤道。

    李翼看着他们面对自己时,脸上忐忑,担忧,不安,惭愧等各种神色。

    “父亲…”李谨愧疚的看着自己李翼,请罪道:“是儿子没管教好女儿,儿子有罪…。”

    李谨的话没说完,李翼就打断,面无表情道:“你准备让李雪怎么给清儿赔罪?”

    “儿子,儿子听父亲的!”

    “我现在想听你说。”

    李谨听了转头看了一眼李雪灰白的小脸,祈求的眼神,手紧了紧不再看她,看向李翼正色道:“只要清儿开口,李雪任凭她处置,儿子没有任何意见。”

    “爹爹…。”

    “老爷…。”

    李雪和李大奶奶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谨,他怎么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他有没有想过,万一顾清苑那个冷血的让雪儿去死该怎么办?难道那他也愿意吗?

    李翼看李雪和李大奶奶的神色,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李翼心里很清楚。眼里闪过沉冷,悲凉。只是瞬间又隐没,看着李谨道:“只要清儿开口?你是想让清儿担上一个不容表姐,欺凌表姐的罪名吗?”

    “不,儿子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儿子就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给清儿赔罪。”李谨苦笑,叹息:“是儿子思虑不周了。”

    “不知道怎么给清儿赔罪?也不知道怎么责罚自己的女儿?那也就是说,如果清儿不开口,这件事你就可以这样过去了?”李翼面色冷峻道。

    “不会,雪儿她做错了事情,儿子一定会责罚她的…。”

    “父亲,媳妇一定会带着雪儿去给清儿赔罪的,一直到清儿消气为止!而且,雪儿她已经知道错了,她以后再也不敢了,请父亲看在她年少无知的份上原谅雪儿一次吧!媳妇以后会好还管教她的…”李大奶奶说着对李翼郑重的磕头,继抬头,抹着眼泪道:“而且,夏侯世子的手下那个叫影一的,也已经给雪儿下了毒药,公公,雪儿已经得到惩罚了,所以…。”

    李大奶奶的话还未有说完,就被李翼突然的一句话给震住了,不,应该说李翼的一句话,震住了所有的人。

    “李谨,回去写休书!”

    此话出,李谨,李大奶奶,李雪,李智,李泓都豁然睁大了眼睛,惊骇的看着李翼,什…。什么?

    “父亲…?”李谨惊疑不定。

    李大奶奶大惊失色,“父亲,媳妇做错了什么,为何…。?”

    “祖父…。”

    李谨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大奶奶,“当初李娇和顾长远的事情,你在其中都做了什么?要我说出来吗?”

    李翼话出,李谨,李智,李雪,等人不明所以的看着李大奶奶,李大奶奶脸色微变,可却力持镇定满是不解看着李翼道:“父亲,媳妇不明白,媳妇什么都没做…”

    李翼听了不跟她争辩,也不给举证,只是淡漠道:“你对李娇,顾清苑面上是怎么做的本相看到了,而暗地是如何想的,做的,本相也清楚的知道。只是顾念,你来李家二十多年,又养育了几个孩子,本相不忍几个孩子没有母亲疼爱过的悲凉。继而,有些事情我心里明白,也只是暗中阻拦。从来没说过你一句不是。只是想着李娇和顾清苑不经常在李家,就算你们有什么隔阂,也没什么大碍才是。”

    李翼说着,眼里溢出利光,“可是,现在看来本相错了。其母不贤,又如何能教养好子女。你心里对顾清苑诸多的不满,连带的李雪,李泓对顾清苑都有着很深的厌弃心里。致使昨日李雪竟然做出用簪刺死清儿的事情来。昨日之事,是李雪心存恶念,心思已歪,同样的也是你这个母亲影响所致。”

    “你心思已坏!李家大宅你必须离开。”李翼刚冷道。

    李谨等人怔怔的看着李翼,再看面色灰白交错的李大奶奶!心里犹如惊涛骇浪,不真实感,甚至有些毛骨悚然之感。

    李谨神色不定的看着李大奶奶,枕边之人一夕之间忽然变得有些陌生,是他从来没了解过她吗?

    李智,李泓,李雪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在他们心里慈爱有加的母亲,不是真实的吗?

    李大奶奶被李翼的一席话吓呆了,想想李翼的话,再想想她这些年做的,她所以为的隐秘之事。犹如雷劈!整个人抑制不住的抖了一下。

    “父亲,媳妇,媳妇…。”

    “如果你想要证据,本相可以给你。”

    “如果你娘家人不服气,也尽可以让他们来找本相。”

    “不要跟本相说什么功劳,苦劳,先想想你得过!”

    李翼一番话几乎绝了李大奶奶所有要想说的话,李大奶奶瘫坐在地上,所有的事情来的太突然,砸到她晕头转向。

    李翼说完大奶奶,看向李雪。

    李雪抑制不住一抖,祖父的严厉她一直都知道,继而对祖父一直都很畏惧。可今天的李翼却让她从心底里觉得害怕。今天的李翼完全不能用严厉来形容,是冷厉,是冷酷!

    “李雪,昨日你为何那么做,我不想问,也不会再追究!”

    李翼的话,李雪却感觉不到一丝的欢喜,她只觉得更加恐慌。

    “你和韦家的亲事,绝对不会有。如果你想以死胁迫,只有一个结果。”李翼说着淡淡的看着李雪,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瓶子,扔到李雪面前,“喝了它立时毙命,昨日晚上棺材已经预定好,马上就可下葬。”

    这话落,所有人心里一窒,喉头发紧,从心底里冒寒气。

    李雪双眸睁大,整个人如坠冰窟,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李大奶奶只有一个念头,李翼他疯了!

    李翼看着他们惊惧,不敢置信的眼神,淡漠道:“以后,在李家谁若想以死来胁迫,威逼,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只有这一个,那就是可以马上去死!没人会同情你,更没人会接受你的威胁!”

    “就算是回心转意,也要被逐出族谱,赶出李家。李家从此不要这样的人。李谨,你可记住了。”

    “是…。是,父亲!”

    “李雪,你可要喝了它?”

    “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李雪使劲的摇头,看着李翼刚硬的面容,眼泪瞬时留了下来,她好怕…。她可以感觉到,祖父绝对不是在吓唬她,只要她敢点头,今天就一定是她的死期!

    “如果不想死,那还有一条路。跟我离开京城!”

    李雪听了赶紧点头,昨日那种接近死亡的恐惧,她是永远不想再感受一次。

    “离京?父亲要去哪里?”李谨急切道。

    “为父已经年迈,丞相一职已经有心无力了。特别,我连自己一个小家都管不好,又如何能坐好那丞相的位置。”李翼平静道:“所以,我今天就会进宫向皇上辞官,谢恩,告老还乡!”

    “父亲(祖父)。”李谨,李智,李泓大惊。

    “父亲,儿子知道这次雪儿闯了大祸,儿子会好好责罚她,父亲…。”

    “闲话无需多说,无用之言也不要再多言,刚才我的话不是在吓唬谁,也不是在警告谁。三日之后,李雪跟我离开,你准备好休书,等下去下你岳丈家,把该说的都说一遍,他如果有什么不满,让他晚上进府来找我。”

    “父亲…。”

    “李谨,李家从此交给你了。好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为父也没什么要交给你的,只有一句话嘱咐你,该心狠的时候一定要狠下心。孩子不经历风雨,打击,是不会成器的。”李翼说完,不再看他们,唤道:“李林。”

    “相爷!”

    “备车,进宫!”

    “是!”李林领命,疾步离开。李翼随着大步离开。

    “父亲…。”李谨唤着,本欲追过去,然,看着李翼的背影,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已经不再挺直的背脊,忽然顿住脚步。喉咙里像被梗了什么,发不出声,眼睛猛然酸涩,心口发疼!第一次意识到,他这个自认懂事,争取的孝顺儿子,其实,在很多时候已经是父亲的负累,他是负累…。

    李智看着父亲追到一半儿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同时拉住还要追过去的李泓,对着他缓缓的摇头!

    “大哥,你拦着我干什么呀?赶紧去追祖父呀!祖父太冲动了,我们不能让他进宫…。”

    “祖父自有祖父的想法…。”

    “大哥…。”李泓真的觉得今天家里的人都开始不正常到了极点儿…。

    李智转头看着瘫坐在地上脸色青白交加的母亲,还有脸色苍白,惊恐万分的李雪,眼里闪过苦笑,也许这个家里有太多让祖父寒心的事情了吧!而这个时候李智恍然想起,在李翼拔剑时,顾清苑曾经的态度,还有那句交代:只要父亲一个过去,其他的人谁都不要说,也什么都不要透漏。

    当时他还直觉的怀疑,顾清苑这是不相信母亲,李雪,李泓!只是被顾清苑以不想给他们带来危险给推脱了过去。而自己那个时候也相信了…。

    想着,李智眼睛微眯,或许他那时的怀疑根本就没错,而,顾清苑也早就知道些什么吧!

    伯爵府

    顾清苑狼吞虎咽的吃着早午饭,肚子饿到了极致,完全顾不得什么形象。不过也就是吃的急了点儿,快了点儿,到也没到粗蛮的程度!

    夏侯玦弈看着两颊塞的鼓鼓的女子,摇头叹息,这样的吃香他竟然也觉得十分可爱,他的心果然是偏的!不过,确实很好看!夏侯玦弈感叹着,手却不时的给顾清苑夹着菜。慢慢的本来还自己夹菜的顾清苑,只负责埋头努力吃就好,夏侯玦弈负责给顾清苑夹菜。顾清苑也完全不挑食,夏侯玦弈夹什么她就吃什么,这莫名的让夏侯玦弈很有成就感!

    一顿饭,顾清苑吃饱了,夏侯玦弈对于喂食的工作却是做上了兴致,看顾清苑不吃了,轻笑道:“要不要再吃一碗?”

    “不要,我吃饱了!”

    “再吃些吧!”

    “不想吃了。”

    “你吃的太少了。”

    夏侯玦弈这句话出,一边的凌菲,梅香看了一眼桌子几乎都少了一大半儿的四个菜,嘴巴不由抽了一下,世子爷这话…。

    顾清苑瞪了他一眼,这厮不会是在讽刺她吧?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夏侯玦弈挑眉。

    “再吃,再吃,我就可以去打老虎了。”

    “那挺好!”

    顾清苑白了他一眼,转移话题道:“夏侯玦弈你今天怎么早就回来了?下午没什么事儿吗?”

    “有事儿!”

    “吃了午饭还要出去?”

    “马上就要出去。”

    顾清苑听了皱眉,那他还特意跑回来一趟干什么?难道就为了叫她起床,喂她吃饭…。咳咳,如果真是可真是太体贴了,体贴的有些恶寒…。

    看着顾清苑变幻不定的神色,夏侯玦弈很好奇这丫头又在想什么?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微俯身,看着顾清苑轻声道:“我只是昨日知道我娘子半天没看到我,就想念的紧。所以,为了不让我家娘子相思成灾,我就特意多回来一次,让娘子看看我…。”

    夏侯玦弈的话入耳,顾清苑扶额!床上热情是伤!甜言蜜语也是伤!哄人的活,绝对不轻易再做!太伤!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懊恼的样子,嘴角笑容扩大,心满意足的离开,大感:有这个女子在身边,从来没有的好。

    夏侯玦弈高兴了,顾清苑有些郁闷了,这厮现在越来越不羁了。

    “小姐,要不要在院子里面转转,看看。”兰芝轻声道。

    “等一会儿吧!”顾清苑生了个懒腰,忽而想到什么,道:“对了,那个春柳,是什么?”

    顾清苑的问话出,兰芝,梅香对视一眼,这事儿好像没什么不能说的吧!毕竟世子爷什么也没做。而且,要小姐注意些也是好的。想着,兰芝上前一步,对着顾清苑把春柳来院后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顾清苑听完点头,却什么也没说。

    兰芝有些忍不住道:“小姐,奴婢看,对府里的那些丫头得好好训导一番,省的她们没事儿的时候想一些幺蛾子出来。”

    “嗯!我知道了。”顾清苑淡淡道。

    “小姐你可是要上心些…”

    “好,我知道了。”

    “小姐…。”顾清苑那样子,兰芝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漫不经心,让她很是焦灼,刚欲说什么,就看到麒一走了进来。

    “世子妃。”

    “什么事。”

    “庄子上的高嬷嬷来了,在外求见。”

    顾清苑听了,起身,“让她进来。”

    “她在大门那里候着。”麒一说着顿了一下道:“夫人也来了在外面马车上,高嬷嬷说不方便进来。”

    闻言,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李娇她…。

    “走吧!去看看!”

    “是!”

    凌菲,麒一跟着顾清苑往府门口走去。

    走到门前,就看到高嬷嬷神色不安的站在那里。

    “嬷嬷…。”

    顾清苑唤道,高嬷嬷却好似吓了一跳。

    顾清苑看着眼神微眯。

    “小小姐…”高嬷嬷疾步走过去,欲给顾清苑行礼,就被顾清苑给扶起了。

    “起来吧!母亲呢?”

    “在…。在外面马车上…”高嬷嬷脸色越来越不好。

    顾清苑看着皱眉,“她可是不好了?”

    “小小姐,小姐她…。她…”高嬷嬷欲言又止,很是挣扎,犹豫!

    顾清苑看着,眼里闪过沉光,也许不但是不好了,或许还出什么事儿了!

    “带我去看看。”

    “小小姐…。”高嬷嬷忽然神色坚定下来,拦下顾清苑神色坚定道:“小小姐,我们没什么事儿,就是小姐让老奴给你送荷包过来,小小姐回去吧!老奴就告辞了。”说着把荷包放在顾清苑手里,疾步走了出去。

    顾清苑低头,看着手里的荷包,看着高嬷嬷踉跄的脚步。抬脚跟了过去。

    看到高嬷嬷走到一马车旁,神色慌乱的说着什么,脸色却是越来越白。

    看来真的是出事儿了。

    凌菲和麒一也看出了不对劲儿,神色一正,眼里满是戒备,“世子妃…有些不对。”

    “嗯!”顾清苑点头。

    “奴婢送你回去。”凌菲紧声道。

    顾清苑看着不远处的马车,神色不定。眼里溢出冷色,从马车里出伸来的那是什么?如果她没看错,是一把剑…。是谁在里面?劫持了李娇吗?

    刚想,就听到高嬷嬷一声压抑的惊恐声,“不要,不要伤害我家小姐,求你,求你了…。”

    高嬷嬷说完,里面人好像说了什么,可声音太低,她无法分辨。转头看着凌菲,麒一道:“可能听到什么?”

    “奴婢听不到。”

    “属下隐隐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不过,不是夫人的声音。”

    麒一话出,顾清苑皱眉,“女人?”想着,顾清苑抬脚走过去。

    麒一,凌菲看着紧张道:“世子妃?”

    “总是要看一眼杀母之人是那个…。”顾清苑话未说完,看到车帘掀起一角,看到里面之人,顾清苑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出乎意料之人。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