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0章 你真可爱

嫡女风华 第200章 你真可爱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陵城,永定王府

    一占地宽广,外观建筑豪华的府邸坐落于陵城的中心地带,而朱红的大门上高高的悬挂着,代表着身份,地位,尊贵的永定王府几个大字,更让这座华美的府邸镀上了一层金,在这座城市,它是绝对威势,尊贵的存在。

    而外观建筑豪华的府邸,内在更加的精致,华美。走入府中,落入眼底的美景不由让人眼睛一亮。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奇花异草,参天大树,处处透着精致,样样透着张扬的奢华。而各处精致,新奇的玩意儿也是不少,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府邸的主人是个会享受,会玩乐的主儿。

    南宫玉也确实是吃喝玩乐的个中高手,行家。此时他的院中,还没进去就听到一阵阵欢声笑语,娇嗔莺啼,箫声琴鸣交叉其中,只听就能感受那欢乐,热闹的气氛,而走进,阵阵酒香扑鼻,同时还有浓厚的胭脂水粉香,相互交织在一起,让那欢乐的氛围多了一层低俗之气。

    走入房间,入目的场景更是不由的让人皱眉。男子斜倚在软榻上,衣衫半解,**这胸膛,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手持一壶酒,身边一个美艳的婢女身上只着一肚兜和纨裤,外罩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跪坐在他的面前,姿态妖娆的为他剥着水灵,晶莹紫亮的葡萄,剥好一颗送入男人的口中,可却不是用手,而是含在自己口中,再送入男子口中。

    男子很是自然且熟练的咬过婢女口里的葡萄,同时还不忘狠狠的亲吻婢女那殷红的樱唇,看到婢女娇嗔,羞涩却又媚眼如丝的模样,放声大笑,姿态透着风流,也透着**。

    腿边两个身着同样衣服,面容娇美的婢女,跪坐在他得身边,轻轻的为他捶着腿。

    男子享受着婢女的服侍,看着下面几个身段动人,脸蛋儿或清纯,或美艳的年轻女子,在下面搔首弄姿的扭腰,摆臀,其中两个弹琴,吹箫!

    男人看着忽然眼里溢出暗色,酒壶随手一丢,伸手拉过身边的婢女,粗蛮的撕破她身上那几乎不存在的衣服,突如起来的动作,婢女脸上却一点惧色都没有,眼里更是着满满的期待,身体柔软的依在男人怀里,媚眼如丝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男人眼睛变成赤红,解开自己身上衣服,覆在女子身上,女子的娇吟随之响起。一男一女就这样在众人的眼前毫无顾忌的上演了一场原始春宫。

    下面的女子看着,脸上却是没有一点儿的惊骇,羞涩,惊恐。个个面色如常,甚至还加大了身体摇摆的幅度。琴声,箫声好似也在配合着男人的东动作,或快,或慢!不久男子喉间溢出一声低吼发作出来,琴声,箫声也随着停下。屋里也瞬时沉寂了下来,鼻翼间充斥这欢好后的气味。

    男子经过一番运动好像累了,赤身躺在那里,任由婢女为他擦拭着身体上,其他婢女轻手轻脚站立在一边。

    此时,外面传来一男子的声音,“王爷,永烈求见!”

    男人听了没有回应,眉头皱了一下,半晌才睁开眼睛看着屋里的婢女,面无表情道:“都下去吧!”

    “是,王爷!”婢女恭敬俯身,后门走了出去。

    南宫玉起身,穿上衣服稍微整理一下仪容,抬脚走了出去。

    一身着下人衣服的男子看到南宫玉走出来,赶紧上前,弯腰,恭恭敬道:“王爷!”

    “嗯!人在哪里?”南宫玉打着哈欠道。

    “小人请他去书房等着王爷了。”小厮垂首,目不斜视恭敬回应道。

    南宫玉听了点头,抬脚往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前,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身材中等,面容平庸的男子在门口候着,看到南宫玉,疾步迎上前,弯腰:“参见王爷!”

    “起来吧!”南宫玉面色淡漠,脚步不停走入书房。

    “是!”男子应声,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南宫玉在主位上坐下,看着眼前的男人,眼里带着不快,“你来干吗?”

    永烈,是南宫玉来陵城的时候,皇后安排在南宫玉身边的人,其用意是不放心南宫玉,不想他在陵城惹出什么事端,继而让永烈跟在他的身边凡事看着他,提点着他些。不过,在南宫玉的眼里,永烈就是皇后按在他身边的眼睛,监督他的人,向皇后告他状的人,继而从心底里对永烈很是排斥,不过却没想过去驱逐。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对皇后那个母亲有多畏惧。

    而这么多年来,根据他这个儿子对皇后的了解,确定她是一定会派人跟在他身边的,就算不是永烈也会是其他人,既然少不了,他也懒得费那个劲儿去挑选。

    继而,对于永烈就算心里很是不喜,可也因是皇后的人,他不得不对他隐忍三分。因为他不想惹得皇后不快,因为,他还要指望着皇后的身份权势,在心里渴望着能借助皇后的权势,有重新回到京城的一天。

    只是南宫玉从来不是一个能忍他人之人,继而为了不发生那天他心情不好,控制不足杀了他的事发生。对永烈南宫玉平日没事儿的时候就给他找些事儿做,让他离自己的视线远些,省的看着闹心。

    永烈看着南宫玉看他时那眼里毫不掩饰的厌恶,心里没太大的感觉,南宫玉不喜他,同样的他对于这位来到凌城后每天都醉生梦死的三皇子没有太大的好感。而南宫玉为何忍着他,他不用深究也能想到的,至于自己,那只是单纯的为了命令而已。

    两个相互不喜欢的人,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客套,南宫玉问的直接,永烈也完全不绕圈子,直接道:“只是来向王爷证实一件事情。”

    “何事?”

    “王爷可是让顾允儿回皓月了?”

    听到这个问题,南宫玉挑眉,不过却也没有继续隐瞒,“是,她会皓月了?有什么问题吗?”

    听言,永烈面色微变,“属下敢问,王爷让顾允儿回去所为何事?”

    “她来陵城一年了,思念家人了,本王看她可怜特别开恩容许她回皓月探亲去了。怎么?不可以?”南宫玉随意,冷笑道。

    永烈听了,眼底闪过怒色,手紧紧的握了起来,看着南宫玉沉声道:“王爷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欺瞒小人吗?”

    “欺瞒?本王欺瞒你什么了?”

    “王爷让顾允儿回去,根本就不是为了探亲,而是为了伯爵府的世子妃吧!”

    永烈话出,南宫玉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眼里盈满阴戾,“你监视本王?”

    “小人不敢,小人只是关心王爷的动向而已。”永烈面无表情道。

    听言,南宫玉猛然拿起手边杯子摔倒在地上,冷怒道:“永烈。你不要以为你是母后的人,本王就不敢动你。”

    “小人从来不敢那么想,王爷想要小人的性命随时都可以。”

    “永烈,你不要逼我…”南宫玉咬牙,眼里溢出杀气,永烈那无惧,无畏的样子,看在南宫玉的眼里那就是挑衅。

    “王爷,小人只是单纯的奉命行事,绝对没有一丝胆敢逼迫王爷的意思。”永烈坦然道:“只是,王爷这次竟然瞒着小人做下这样的决定,小人实难向皇后娘娘交代。不过,小人贱命一条没什么好在意的。但王爷是精贵之人,这件事一旦发起,无论成功与否。对王爷,甚至是皇后意味着什么,王爷该想的到才是。”

    “意味着什么?本王爷该想到什么?本王爷的一个妾室回去探亲,那是本王的恩典,可至于她做什么。本王鞭长莫及怎么还能管的了她。”对于永烈话里潜在的威赫,南宫玉冷嗤,浑然不在意道。

    “王爷,一个妾室回去探亲会带那么多的暗卫吗?王爷这话说出去,难以取信于人。”

    “本王爷宠爱她,为了她的安危愿意给她多派几个人,哪里就错了?又有谁规定不可以了。哼!至于信不信那是他们的事情给本王何干?”南宫玉嘲弄的看着永烈。

    南宫玉那愚昧的样子,让永烈心里很是恼火,脸色也越发的不好看,“王爷就没想过失败了会如何吗?没想过那个顾允儿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失败了?失败了她就死了呗!那时候,本王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向伯爵府和顾家要人,本王爷的爱妾回去探亲竟然有去无回了,本王爷正好向他们要个交代。至于说什么不该说的,那只能说,是顾家和伯爵府借用顾允儿的口来污蔑本王。”南宫玉很是自得道。

    听了南宫玉的话,永烈也算是知道了南宫玉心里的算盘,。如果顾允儿如果杀了顾清苑,那南宫玉正好可以出心里那口积压多日的恶气。反之,如果顾允儿失败了他就想倒打一耙让伯爵府和顾家交人。

    如此天真,单纯的想法竟然出自一个皇子的脑子,实在让人觉的更为可笑。他这流氓,无赖似的手段也难怪他会在京城待不下去,早早的被皇上给封了王爷。从此和那个位置再也无缘。

    “王爷,你以为京城的那些人都是傻子吗?这样的话有几个你能相信的?”永烈觉得可笑。

    “爱信不信,反正本王爷没出面,他们又有谁曾经听到,或者看到本王做什么了?既然没有谁敢乱说本王就废了他。”说着别有含义的看了一眼永烈。

    永烈眼神暗沉,心里冷笑,面上却平淡无波,淡淡道:“看来王爷已经是想好了应对之策了。”

    “这有什么好想的,本王本来就没做什么!”

    “王爷想的是好,可结果王爷怕是要失望了。”

    “失望?顾允儿她失败了?”南宫玉皱眉,看永烈点头,眼里闪过失望,却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沉冷道:“没用的东西。”说完看着永烈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小人自有一些不入流的办法。”

    南宫玉听了冷哼,却也不在意道:“死了就死了吧!派人回皓月向伯爵府和顾家要人,应该也挺有趣的。”

    “王爷,小人只是说顾允儿失败了,可并没有说她死了?”

    “什么意思?”南宫玉愣了一下,凝眉,“她逃回来了?”

    “不,她是被人给送回来了。”

    “谁?”

    “夏侯世子的人。”

    永烈话出,南宫玉脸色微变。

    永烈冷笑,“而该做的事情她也都做了,不该说的话她也都说了,并按了指印,画了押。可人家却没处置了她,而是把她送回来了,让王爷你来给个说法,你来惩治于她。”永烈说着看到南宫玉脸色遂然大变,沉声道:“王爷,这样的结果你可想到了吗?”

    “如果夏侯世子把那个供词送到皇上的面前,王爷可已想到如何给皇上一个说法吗?要说自己一无所知吗?”

    “王爷曾经就和顾允儿一起谋算过顾清苑,结果落得一个被封王的结局,如果现在再来一次,王爷你说皇上会如何?”永烈言语里带着无法抑制的带上火气,南宫玉做了蠢事,他却要跟着倒霉,甚至丢命,让他如何不恨。

    “永烈,你在威骇本王?”

    “小人只是说了实话让王爷心里有个准备而已。”永烈面无表情道:“人家世子妃老老实实的在京城待着,王爷这里又是探亲,又是暗卫,还有那血淋淋的场面,到底是谁在挑衅,谁在生事那是一目了然,所以,王爷该怎么回应还请在心里好好的斟酌一二。”说完转身离开。

    南宫玉眼睛冒火,“永烈,你个该死的奴才,竟然敢这么对本王说话,本王爷一定要宰了你…。”

    永烈走出去,听着南宫玉的叫器声,眼里满是嘲弄,真是愚蠢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同时也开始在心里想自己的后路,夏侯玦弈那人是什么性子,他不敢说了解,可却知道那个男人可是一个眼里揉不得一点儿沙子的主儿。

    南宫玉这次想要全身而退,不伤一点儿皮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是他猜不透夏侯玦弈会如何对付他?不过,他自己却是一点儿都不想和南宫玉那个蠢蛋共患难,最后那句话算是他做奴才最后的忠告吧!

    南宫玉叫器着,可心里更多的却是躁动不安,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竟然没杀了顾允儿这是他如何也没想到的。他们留下了把柄,却把人给送回来了,该死的!彼允儿那个贱人,竟然也敢随着回来,她怎么不直接死了,她怎么不去死,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笑话,显得他如此的愚蠢…。

    京城

    顾清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进入傍晚,睁开眼睛入目的就是夏侯玦弈那俊逸的面容,静静的看着她。看到她醒来眼里的忧色隐去,嘴角溢出一丝柔和的笑意,轻声道:“醒了?肚子饿吗?”

    听着夏侯玦弈自然关心的话语,看了一眼时辰,那无声守护的模样,让顾清苑眼里溢出柔色,轻笑道:“夫君貌美如花,秀色可餐,本来很饿的肚子看到夫君马上饱了一半儿了。”

    听到顾清苑恢复往日狡黠的语气,夏侯玦弈心里阴郁之气消散不少,看着顾清苑笑道:“这么说,娘子再看几眼今天就不用用饭了?”

    “是呀!完全不用了。特别夫君这一笑那真是百媚尽在其中。”顾清苑说着感叹道:“我现在总算知道,色不迷人人自迷是何意了。”

    顾清苑的形容词,还有她故作花痴的样子,让夏侯玦弈嘴巴抽了一下,不够心情却奇异的好了很多,宠溺的看了她一眼,低沉道:“又调皮!”

    这话出,轮到顾清苑不适应了,那宠溺的表情,还有那绝对恶寒的语气由夏侯玦弈的嘴里说出来,让顾清苑反射性的抖了一下。

    顾清苑反应,落入夏侯玦弈的眼里,脸黑了一下,眼底不可抑制的闪过一丝不自在,咬牙!这丫头真是恼人!还有麒肆,说什么男人的宠溺,绝对会让女子开心。可看看顾清苑的反应,哪里是开心,明显是受到惊吓的样子,该死的!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变幻莫测的表情,抿嘴一笑,不适应的好像不是她一个人。不过,夏侯玦弈还真是不适合那深情款款的表情呀!和他那清冷的气质是在不搭呀!而男人也不是那种会做这表情的人,今天怎么…。顾清苑想着,眼里闪过什么,嘴角笑意扩大。

    “夫君!”

    “嗯!”男人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恢复以往的清冷模样,那欲盖弥彰的模样,犹如一个害羞的孩子般纯真,和他在外时那淡漠,尊贵却遥不可及的模样相比,看起来万分让人心动。

    “夫君,我有话和你说。”顾清苑收敛神色,严肃道。

    “什么?”看着顾清苑郑重的样子,夏侯玦弈眼眸沉下。

    “这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你了,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来说!不过,今天我想说出来。”说完有些忐忑的看了夏侯玦弈一眼。“希望夫君听了不要拂袖而去。”

    顾清苑的言辞,还有她的表情,让夏侯玦弈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夫君,我要说了。”

    “说!”

    “夫君,你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