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4章 没有意义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

    顾恒跟顾清苑说了一会儿话,看顾清苑好像有些累了,起身,体贴道:“姐姐,你休息一下吧!我先回去了。”

    “好,记得跟铺子里掌柜打个招呼,我明天要去铺子里看看。”顾清苑微笑道。

    顾恒闻言,眼里溢出无奈的笑意,道:“是!我知道了,我一定跟他们好好说,让他们做好各种准备。”对于姐姐有时候小孩子心性的恶趣,实在感到好笑,姐姐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实在是够损,够坏。不过,不可否认这办法绝地管用。

    看顾恒竟然用看小孩子般的目光看着自己,顾清苑瞪眼。

    顾恒嘻嘻一笑,“姐姐你休息,我走了。”说完,快速离开。

    顾清苑看着顾恒的背影,低喃:早熟的小迸板儿。话出,看到走到门口的顾恒脚步凌乱了一下,顾清苑笑开。

    门口的兰芝,梅香看到顾恒忽然踉跄的脚步,还有抽搐的嘴角,愣了一下,不过在看到顾恒脸上无奈的神色时,两人对视一眼,抿嘴一笑,又被小姐戏弄了吗?

    “小姐,要休息一下吗?”凌菲轻声道。

    顾清苑点头。

    “那奴婢为你铺床。”

    “不用了,我就在软榻上躺一下就行了。”

    “小姐软榻不舒服,还是去床上休息吧!”

    “怕是休息不了太久…。”

    顾清苑话刚落,梅香疾步走进来,“世子妃,表公子来了。”

    闻言,凌菲微怔,小姐猜到他会来吗?

    “请表公子去外间。”

    “是,世子妃。”梅香领命出去,顾清苑起身,稍微整理一下仪容,走了出去。

    外间,李智静静的坐着眉头紧皱眉,听到脚步声音,抬头,看着一身素雅,装扮很是简单,随意的女子,眼神微闪。就算现在是世子妃了可她还是和以往一样,慵懒,淡然。好像身份于她来说只是个名头,她从来不会因身份的转变而改变。从容自若,荣辱不惊,她只是顾清苑!

    李智看起来如往常一样稳重,儒雅,好似什么也没发生的模样,可眉眼间那抹憔悴,让人多少能窥探到,李家现在应该还是很不平静吧!

    顾清苑微笑,唤道:“大表哥。”

    “世子妃!”李智微微拘礼。

    “大表哥不必多礼,叫我清儿就好。”

    “清儿。”李智顺应道。

    顾清苑淡笑,“大表哥坐吧!”

    “好。”

    “梅香,给大表哥倒茶。”

    “是。”梅香利索的端茶,倒水,放在李智面前,“表公子请用。”

    “好。”李智微微颔首,继而抬头看着顾清苑,“清儿最近可还好吗?”

    “我还好。”顾清苑也如闲话家常道:“外公可还好吗?”

    “祖父他…。”李智想到家里的情景,顿了一下道:“他已经向皇上提出辞官了,也许不日就会离开京城。”李智说完,不自觉的紧紧看着顾清苑的反应。然,只见顾清苑却只是微愣了下,随即就恢复平淡。比起当初他听到祖父说要辞官的反应,清儿的反应真是太平静了。

    想此,李智眼里闪过一丝探究,“清儿,好像对祖父辞官并不是很吃惊。”

    闻言,顾清苑轻笑,“外公年事已高,丞相的职务却很繁重,外公觉得负荷不了,提出辞官这很正常,没什么需要吃惊的。”

    听言,李智叹息,清儿和祖父说的话完全是如出一辙呀!想着李智苦笑,是他反应太大了?还是祖父和清儿太淡然,随性了呢!一辈子挣得的仕途说舍弃就舍弃,这…。需要的不只是魄力吧!只是辞官一事已成定局,现在再多说已经无异了。现在他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清儿,我今天过来有件事情想问你?”

    “大表哥请说。”

    李智却没开口,只是看了一眼屋里的梅香,凌菲。

    梅香会意,俯身,机灵退下。然,凌菲却没动,看着李智面无表情道:“奴婢的任务就是保护世子妃安全,其他的都跟奴婢无关。”

    此话出,李智明了凌菲所谓的其他,指的就是她完全不关心他要说什么吧!这是一种不在意,也是一种隐晦的表达会不会多说什么。而那句保护世子妃的安全,不由让李智脸上溢出苦涩。

    抬眸看着顾清苑歉疚道:“清儿,对于雪儿做下的事情,我很抱歉。”

    闻言,顾清苑神色淡淡,“已经过去。”

    李智摇头,怎么会过去呢?叹气道:“雪儿做错了事情,祖父已经下令在他离京的时候会把她带走。”

    顾清苑听了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却没多说什么。

    “另外,母亲因教养不善。祖父已经下令让父亲…”李智说着顿了一下,道:“让父亲休弃于她。”

    此话出,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

    李智说着,看顾清苑对这些消息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是因为早就知道了?还是并不在意呢?也许都是吧!李智无法分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不过,这样是否也证实了清儿她是真的知道什么呢!想此,李智再次开口,神色凝重道:“清儿,母亲会被休弃除了教养不善,还有一个原因。而这也是我想问清儿的。”

    “问我吗?”

    “是!我想知道母亲她是否对姑姑做过…做过什么令人无法容忍的事情?”李智语气沉重道。

    听了李智的问题,顾清苑缓缓垂下眼眸,片刻抬眸,淡漠道:“大表哥,这个问题你该去问你母亲,她更能给你答案。”

    “我问了,只是母亲她什么都不说。”

    “是吗?不说就是什么也没做吧!”顾清苑平淡道。

    “不,我了解我母亲,如果她真的没做她一定不会沉默。可现在她什么都不说,也间接的默认了她曾经真的做过什么。”李智神色紧绷道:“而且,祖父也从来不是一个随便会污蔑他人的人,祖父既然说了,就一定有原由,也一定有某种事实存在。”

    “既然大表哥已经确定了,那又何必来问我?”

    “我想知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样的过往,令祖父再无法容忍母亲的存在?”

    “知道了又如何?”

    闻言,李智正色道:“清儿,我不求祖父,姑姑和你原谅母亲,我只是想弥补。”

    “弥补?”听到这两个字,顾清苑想起李娇逝去的情形,眼眸划过冷色,清冷的看着李智,“大表哥,不是所有的错都有机会改过。同样的,曾经对他人犯下的错,也不会都有机会弥补。特别当事人从来不曾觉得她错过,更不曾有过悔过,如此无心且带不甘的弥补,更不需要。永远都不再需要。”

    顾清苑忽然的疾言厉色,让李智更加肯定,母亲一定做了什么。想此,起身,急切道:“清儿,我是诚心想要弥补的,请你告诉我。”

    “大表哥是想要代母受过吗?”

    “如果可以,我…。”

    “如果我说你母亲曾经是谋害家母的其中祸手,大表哥准备如何弥补?”

    顾清苑话出,李智脸色瞬间大变,“清儿…”

    “你们谁来为其偿命,是你?还是其母?”顾清苑静静的看着李智,神色平淡,眼里是极致的凉薄。

    看着那双眼睛李智不由从心底发出寒气,好似只要你敢说,她绝对就会去做,取你性命。

    “清儿…。”

    看李智备受冲击的样子,顾清苑起身,清淡道:“世间事没有绝对的公平,同样的也无法绝对的分清黑白,对错。所以,有些事情就算是清楚,可却无法深究。而,你母亲曾经是否做过什么,对于我和母亲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至于你,就算知道了,也同样的没有任何意义,你什么也做不了。往事已去,无法抹去,也无法挽回,让它过去吧!”

    顾清苑言语里的无奈和那丝苍凉,让李智惶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好似经历过太多的事情,那沉淀下来的豁然和淡泊远非他所能理解,看透的。

    顾清苑看着李智怔忪的样子,淡淡道:“其实,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外公不想说自有他不想说的缘由。你就算打探清楚了,对外公来说绝对不是值得开心的事情。既然如此,又何必揪着那无法挽回的事情不放呢!”

    “可是,我心里…。”李智眼里满是愧疚,不安。

    顾清苑看着,声音透着空寂,“大表哥,往事对于家母来说已经不存在任何意义!而我和外公一样,从此也不想在提起。”

    “大表哥,追着往事跑已经没有必要。还是往前看吧!在外公离开的这段日子,他一定不想看着李家乱糟糟的。所以,做一个有担当的好孙儿,让外公看到他就算不在李家了。李家依然有人撑起,让他放心的离开,能够平静,安乐的度过晚年,才是你当前该做的。”

    “不要为了过去,忽视了眼前,等到日后又是一场后悔。再好好在外公面前尽尽孝吧!”

    顾清苑话出,李智豁然明了了很多,同时也意识到他好像明白该怎么做了。

    “清儿,谢谢你!”李智看着顾清苑眼里是满满的感激,心里却是满满的复杂。

    李家

    舒嬷嬷看着躺在床上神色苍白的李大奶奶,手里端着皱,脸上满是担忧,劝解道:“奶奶,你就用点儿饭吧!你不吃不喝的身体如何能受得住呀!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你让两位公子和雪儿小姐该如何是好呀?”

    大奶奶听着垂泪,有气无力道:“我这样一个要将要被休弃之人,就算不死。活着也一样顾不了他们,甚至还给他们脸上抹黑,如此,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奶奶,你说的那是什么话,事情不是还没到那一步吗?”舒嬷嬷急声道。

    “李谨他休书都写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奶奶,大爷不是还没盖印嘛!看来大爷也是不忍的。奶奶,你要打起精神,好好跟大爷求求情,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舒嬷嬷苦口婆心道。

    李大奶奶听了眼里闪过讽刺,悲切道:“不忍?李谨如果不忍就不会写下休书。这写日子,我父母亲跟他好话说尽,我甚至给他跪下,可他呢?一点儿情意都不顾,更是什么情分都不讲,呜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奶奶…。”舒嬷嬷还欲什么,听到脚步声传来,顿住,抬头看到李智走了进来,赶紧起身,恭敬道:“大公子。”

    李智微微颔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绝食反抗的母亲,看着舒嬷嬷道:“你先下去吧!”

    “是。”舒嬷嬷看出李智跟大奶奶有话说,恭身告退。

    李大奶奶看着自己儿子,眼里有心痛,有冷意,“怎么?又来问我曾经对你那个姑姑做过什么吗?”李大奶奶说着,不等李智回应,就沉怒道:“我告诉你,随你怎么想我这个母亲,我没什么可说的,再问也没什么说的,想为谁讨回公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闭上眼睛,做不听不看,不回应状。

    看着李大奶奶激动的样子,李智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焦灼,不忍,神色淡淡的坐下,静静的看着大奶奶,平淡道:“母亲,对于曾经的过往,我已不准备再问。”

    听到李智的话,李大奶奶猛然睁开眼睛,眼底溢出一丝喜色,“智儿,你相信母亲。?”

    “母亲,过去的事情我无从探究,也从不曾参与,事实到底如何更无从得知。所以不存在信与不信。”李智淡淡道。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母亲,有些事情我信与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做过。”

    “李智…。”李大奶奶神色悲愤,“你竟然还在怀疑自己的母亲,你这个不孝子…”

    “母亲不必激动,儿子今天过来不想追究什么。只是想告诉母亲,有些事情如果做了,请母亲诚实的面对。你比儿子经历的多,相信你心里自有一杆称,曾经做下的事情,是对,是错,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我清楚什么,我什么都不清楚。”李大奶奶喘气,冷怒道。

    李智正色道:“母亲,祖父的秉性你是清楚的,你这么闹完全不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祖父更加的恼火,而你最后的结局,要么死,要么休。难道这就是母亲你想要的吗?”

    “我不想,就能改变吗?你们李家已经完全容不下我了,我能如何…。”李大奶奶哽咽道。

    “李家容不容,就看自己你愿不愿。”

    “什么意思?”

    “母亲,如果你真的做过对不起姑姑的事情,那么就坦诚的面对,去祖父的面前叩首,认错,忏悔。请求祖父的原谅…”

    “李智…。你…。”

    “母亲你该知道,祖父既然已经开口,你就算是寻死觅活也是绝对躲不过的。既然犯了错,应该想的是改过,而不是逃避。托着,耗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你心里想的那个侥幸完全不存在,所以,该怎么做母亲好好的衡量一下,不要等父亲真的下了休书,你再来反省,那时已经晚了。”

    李智说着起身,看着李大奶奶惊疑不定,变幻莫测的表情,沉声道:“儿子在祖父那里等着你。”说完起身离开。

    李大奶奶看着李智的背影,神色不定,她的儿子好像那里不一样了。

    书房

    李智走到李翼常待的地方,守在门口的小厮看到李智,赶紧道:“大公子。”

    李智点头,问道:“相爷可在里面?”

    “在。”

    李智听了抬脚走进去,书房里静静的,李翼背对着他坐在软榻上,放轻脚步走到跟前,看到李翼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李智轻轻拿起一边的薄被为李翼盖上,在他对面坐下。看着李翼刚硬的面容,还有那又染了不少华发的花白头发,眼睛不由酸涩。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祖父,也第一次真正的感觉到,祖父他,真的老了!

    清儿说的对,当前他该做的是好好的孝敬祖父,让祖父能够有一个安心,祥和的晚年。

    顾家,福寿阁

    两个风姿犹存,体贴丰盈,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恭恭敬敬,一脸淳厚的站在老夫人跟前。

    老夫人很是威仪的坐在主位上,看着她们淡淡道:“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老夫人开口,一个蓝衣妇人赶紧上前,敬畏道:“回老夫人的话我们已经回来这么些日子,婢妾刚和妹妹商量了一下,想去跟世子妃请个安去。婢妾怕耽搁的久了,世子妃会觉得婢妾太过不懂规矩。所以,特意过来跟老夫人禀报一下,请老夫人示下,看是否合适。”

    老夫人听了淡淡的瞥了她们一眼,神色莫测。

    两个妇人在老夫人的注视下,神色开始变得不安,蓝衣妇人忐忑道:“老夫人,婢妾可是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你们想的不错,只是怎么会选在这个时辰去呢?”

    两人听了老夫人的话,松了口气,蓝衣妇人微笑道:“老夫人,我们身份只是一个妾室,身份低微。去伯爵府只为给世子妃请安,上午去的话,婢妾担心世子妃会太忙打搅到她。也怕世子妃那个时候会接待什么客人,我们去了让世子妃尴尬,所以,我们就想着下午去更为合适些。”

    老夫人听了点头。

    看老夫人点头,两个妇人眼里溢出喜色,然,听到老夫人的话会,眼里的喜色沉寂了下去。

    “你们想的周全,不过,再缓缓吧!我也好久没见到清儿了,等我准备些礼品,过两天亲自带着你们和三个孩子一起过去。你们觉得如何?”老夫人淡淡道。

    此话出,两个妇人眼里闪过什么,脸上却满是受宠若惊的喜色,“婢妾听老夫人的,只是让老夫人受累,婢妾很是过意不去。”

    “我去看自己的孙女,你们没必要过意不去。”老夫人面色淡漠道。

    老夫人那强势的语调,让两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只是笑着。

    老夫人看着她们好似无措的样子,嘴角扬起莫测的笑意,神色很是平淡道:“好了,如果没事儿你们就下去吧!等到去的时候我会让下人知会你们的。”

    “是,婢妾告退。”两妇人退下。

    老夫人冷笑,顾挺远不回来,让两个妾室来照顾自己,他可真是够有心的呀!而,看她们对顾清苑,对伯爵府那个惦念的模样,明显是存了不良之心。

    老夫人看的出,齐嬷嬷更想的到,特别在看到那个三个颜色娇美的庶女时,齐嬷嬷更是明了了二老爷在做什么打算。只是老夫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想着,齐嬷嬷看着老夫人道:“老夫人,过两天真的要带着她们去见世子妃吗?”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不,当然没什么不对。”齐嬷嬷说着顿了一下道:“老奴只是担心,那三位庶小姐会让老夫人难做。”

    听了齐嬷嬷那含蓄,却寓意很深的话语,老夫人轻笑,轻斥道:“你在我的面前说话还打起马虎眼了?”

    齐嬷嬷闻言,轻笑道:“老奴就是怕说错了,到时冒犯了三位庶小姐。”

    “三个庶女,谈何冒犯。”老夫人语气带着不屑道。

    听老夫人的语气,齐嬷嬷的眼里闪过什么,“那老夫人为何还把她们留下,还亲自带着她们去伯爵府呢?”

    “呵呵,这么说你也是看出她们的心思了?”

    “老奴多少看出分毫,但是,不敢妄自确定。”

    “没什么不敢确定的,就她们那些小心机根本就不用深究。”

    “那老夫人还…。?”齐嬷嬷疑惑道。

    “我就是想让顾清苑看看,窥探伯爵府的女人多的是罢了。”

    “老夫人这是想给大小姐一个提点吗?”

    “是提点,也是警示。”

    “警示?”

    “不错,是警示!”老夫人脸色沉下,眼睛微眯,“那三个庶女的模样你也看到了,虽然身份低微可模样可是个个不差,特别那个顾云儿,那娇美的姿态连我这个老婆子看了都不自觉的想呵护一二,你说,如果我把这样一个女子放在顾清苑的身边,她会如何?”

    齐嬷嬷听了一惊,“老夫人…”

    “呵呵,只要我一句长者赐不能辞,顾清苑就算是再不高兴也要给我收下!”

    齐嬷嬷眼膜睁大,惊疑不定,“老夫人,这样做可是不妥吧!大小姐的性子你也了解,那可是…。”

    “可是如何?不讲一点儿情面的吗?”老夫人冷哼;“她是个心狠的,可我还就不信她敢对我老婆子如何?”

    “老夫人,大小姐现在是伯爵府世子妃了,我们何必跟她对上呢?”

    “我当然不想和她对上,但前提是她要听话,知道对我这个老婆子尊敬。”

    齐嬷嬷听了恍然,看来老夫人对于大小姐曾经违抗她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呀!只是就因为那点儿小事儿就跟大小姐对上,是否太过愚昧了呢!

    看齐嬷嬷担忧,沉重的神色,老夫人淡笑道:“你不必担忧,我也不是个糊涂的,只要她顾清苑听话,我自然不会让她不快,给她特意的添堵。但是,现在顾清苑她以为翅膀硬了就完全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那可是绝对要不得。所以,适当的施压还是要的。”

    “而我也相信顾清苑她是个聪明的,尊重祖母跟留下顾云儿,这两者之间我相信很好选择。”

    齐嬷嬷听了瞬间明了,老夫人这是想拿顾云儿给大小姐警告,只要她不再罔顾老夫人的意愿,老夫人就绝对不会在她的身边放人,反之,她就给她送一个美艳,娇美的女子过去,给她一个下马威一个威胁。

    齐嬷嬷明了心里不由唏嘘,老夫人这强势的性子呀!有的时候还真是让人抑郁!她怎么就不想想如果大小姐失宠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对顾家有什么好处?或者,她以为那个顾云儿能得到夏侯世子的宠爱,以为她能掌控的了顾云儿?她以为这么做完全不会损失什么吗?反正谁受宠都是顾家的人?

    齐嬷嬷想着暗暗摇头,唉!老夫人没想过大小姐那可是世子妃,顾云儿就算真的得了宠幸,那也是个妾呀!这如何能相同?

    齐嬷嬷叹息,可老夫人却只想扳回那次被顾清苑强硬违背她的憋屈。

    两个妾室从老夫人的院子回到她们自己院子后。

    “姐姐,你说老夫人所谓的过两天是真的?还是应付我们的推托之词呢?”在老夫人屋里,一直没开口的紫衣妇人(胡氏),看着蓝衣妇人(何氏)道。

    “无论是推托,还是真的。反正我们两天后一定要到伯爵府。”何氏冷声道。

    “可是老夫人那里…。”胡氏听了惊异道。

    “老夫人那里我只有办法你不要管。”何氏沉声道:“你只要记住老爷吩咐的话,时刻记着你的任务就是帮着我,然三小姐顺利进入伯爵府就好。”

    “是,婢妾不敢忘记。”

    “那就好,你回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是,姐姐。”胡氏起身告退,转身的刹那眼里溢出讥讽,冷笑。

    胡氏离开,一个娇美如花儿一样的女子从内间走出。

    看到她,何氏眼里满是骄傲,“云儿。”

    “母亲,老夫人没同意吗?”女子声音如莺,娇俏道。

    “嗯!老夫人说过两日。”

    顾云儿听了皱眉。

    看女儿好像不快,何氏急忙道:“云儿你不要担心,母亲你一定会让你如愿进入伯爵府的。”

    “母亲,我不是担心这个…”顾云儿说着顿了一下道:“我只是,只是有些不安,伯爵府世子爷真的有那么好吗?”

    “当然是真的,回来这几日我可是花费了不少的银钱打探,那些人没有一个说世子爷是不好的,个个对他可都是赞誉有加,敬慕不已呀!”

    何氏说着忍不住兴奋道:“云儿如果你能进入伯爵府,不但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更重要的是从此再也没人敢欺辱你了。说不定个个都对你巴结,恭维不已。而娘,也会被你的父亲扶为正室,我是夫人,你是嫡小姐。云儿,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是真的熬出头了。”

    顾云儿听了眼里也满是向往,激动,如果真的是那样可就太好了。想着不由的有些急切道:“娘,那你多跟我说些夏侯世子的事情把!还有那个顾清苑的,等到时候见到了,我也好斟酌怎么说话。”

    “好,好…”何氏点头,开始跟顾云儿说那些她打探来的小道消息。

    伯爵府

    傍晚,顾清苑晚饭还没做好,夏侯玦弈就回来了。看着厨房里衣着简单正在忙活的女子,夏侯玦弈眼里满是柔和,毫不忌讳君子远庖厨房的训导,抬脚走进去。

    看到夏侯玦弈,顾清苑嘴角扬起笑意,“回来了。”

    “嗯!”

    “先去梳洗一下吧!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不急,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今天不需要,等下负责多吃点儿就行了。”顾清苑轻笑,自然的询问道:“爷爷还没回来吗?”

    “他今天有事儿,晚上不会来吃饭了。”夏侯玦弈淡淡道。

    “是吗?”顾清苑应,不由的深深看了一眼夏侯玦弈,眼里溢出一丝探究的笑意。

    看此,夏侯玦弈瞪了顾清苑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我去梳洗一下去。”

    “好…”顾清苑声音里染上笑意,暗道:老侯爷不会真的抱着酒躲夏侯玦弈了吧!

    不远处的暗处,老侯爷恼怒的看着周管家,怒道:“夏侯玦弈这个臭小子,我那里有事儿了,明明是他不准我出现的,那个不孝孙…”

    “侯爷,侯爷,不要激动,想想你的酒。其实,也只是几天而已,只要忍了这几天,世子爷把救还给你了,侯爷不就可以继续来这里用世子妃做的饭了吗?”老管家赶紧道。

    “你懂个屁…。老子的饭…”老侯爷怒。

    “还有那个臭小子刚才竟然说帮忙?他会做饭吗?”

    “这个,老奴不知道。”老管家应,更不敢想象呀!世子爷竟然说出要帮忙做法的话来。

    “哼!没出息的家伙…。”

    老管家听了抹汗,世子爷帮忙做饭是没出息,那,老侯爷他自己每次为了酒屈服,又该怎么说呢?

    顾清苑做好饭,丫头们摆好碗筷,夏侯玦弈刚好洗漱好。

    准备用饭时,麒肆走进来,“主子。”

    夏侯玦弈抬眸,“何事。”

    “二皇子可能马上要纳侧妃了。”

    此话出,顾清苑挑眉,夏侯玦弈面色淡淡道:“是谁?”

    “柳家小姐,柳琳儿。”

    听到这个名字,顾清苑脑子里迅速涌现有些往事。不过,二皇子还没娶正妃,就纳侧妃了,想来这里面肯定有段精彩的传奇了。

    “是何缘由?”夏侯玦弈问。

    麒肆禀报。

    顾清苑听着,微笑,果然有故事。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