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7章 夏侯玦弈发火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温文如玉,儒雅俊逸,雅致悠然的男人,对夏侯玦弈打着招呼,然,眼睛却是看着顾清苑。

    看此,夏侯玦弈眼眸沉了下来,脚步微抬,自若的把顾清苑挡在身后,狭长的双眸毫不掩饰的眼底的厉色。

    男人看此,只是微微挑眉,继而抬脚上前,完全无视夏侯玦弈的黑脸,走到顾清苑的跟前。脸上扬起迷人的笑容,温柔道:“陌儿,好久不见。”

    顾清苑淡笑,“硕王爷,好久不见。”

    听到顾清苑的话,慕容烨眼睛一亮,高兴道:“没想到陌儿和我一样呀!几天没见面就觉得好久,好久了。”

    此话出,顾清苑嘴巴抽了一下,夏侯玦弈脸色沉了下来。

    慕容烨却好似看不到似的,只是定定的看着顾清苑,眼里带着心痛道:“陌儿,才几天不见,可你看起来可是消瘦了不少,连气色也没以前好了呀!陌儿,可是过的不顺心吗?唉!也是,陌儿喜欢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却整天被关在如牢笼的伯爵府,你心里如何会开怀。”

    慕容烨话落,顾清苑清楚的感觉到身边男人身上开始冒寒气了,眼里溢出无奈,慕容烨又在摸老虎须了。夏侯玦弈脸色越难看,慕容烨脸上笑容就是越大,看着,顾清苑不由叹息,看来他的快乐是果断建立在人家不爽的心情之上的。

    “陌儿,其实我这几天一直都有过府去探望你,可某个人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害怕,我还没走进伯爵府大门就被人给拦住,不许我进去。害的我对陌儿很是担心,可却无法亲眼看看陌儿好不好!”

    慕容烨说着叹气,“某些人就是太霸道,又如此的不讲道理,完全不顾昔日同门之谊,不过,我早就知道他是无情之人也就无所谓了。只是可怜了陌儿,竟然要整天面对这样冷漠之人,真是…”说着脸上满是不舍,“陌儿你受苦了。”

    慕容烨声色并茂的一席话,让麒一,凌菲瞠目结舌,第一次认识到海域那个有些木讷的大夫,除了心思多变,这嘴巴也更加的坏。竟然当着主子的面,说世子妃过的不好,替世子妃抱屈,还向世子妃告状,这…。麒一看着感慨,这那里是木讷温和的大夫,这根本就是腹黑到了极致了。

    “慕容烨…”夏侯玦弈声音暗沉,眼里带着警告。

    看夏侯玦弈那阴沉的脸色,慕容烨摊手,无奈道:“陌儿,你都看到了,我只是说了句实话某人就不高兴了,还用眼神威胁我。某人心眼很小,看来我要小心些了。”

    看着慕容烨眼里那丝挑衅,夏侯玦弈眼神微眯,继而清冷道:“硕王爷对本世子好像很有意见,既然如此,本世子也该表现一下自己的热忱才是。”说着看到慕容烨眼里闪过戒备,夏侯玦弈冷笑,“最近皇上在给几位公主务测驸马,本世子看硕王爷应该是个绝佳的人选,或许…。”

    “夏侯玦弈,你不但小心眼,还小人。”

    “这句话,也许更衬硕王爷。”

    两个大男人面色平淡,却各自眼神不善,火光四溢,一个带着嘲弄,一个带着警告。

    顾清苑看着叹气…

    “陌儿,夏侯世子他欺负人…”慕容烨转开视线,面带被压迫者的委屈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忍不住抖了一下,大男人装可怜,扮可爱,有些让人吃不消。

    “陌儿…”慕容烨声音带着小意的撒娇。

    “慕容烨…”夏侯玦弈声音暗沉,带着无法掩饰的戾气。

    “姐姐。”一个响亮带着笑意的声音,同时传来。

    顾清苑转头,看到顾恒眼眸一亮,嘴角扬起笑意,“恒儿!”

    顾恒疾步走到顾清苑身边,扫了一眼两个面色不善的男人,眼里闪过什么继而无视,脸上满是笑意的看着顾清苑,“姐姐,今天还好吗?”

    “嗯!很好,很顺利。”

    顾恒听了心里放松下来,自然的拉起顾清苑的手,关心道:“姐姐吃饭了吗?”

    “还没!”

    “那我带姐姐去吃饭。”

    “好。”顾清苑点头,转眸看着夏侯玦弈轻笑道:“夫君,我们去吃饭。”

    听了顾清苑的话,顾恒看向夏侯玦弈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继而看着顾清苑问道:“姐姐想吃什么?”

    “恒儿请我的话,都行。”

    “没问题,我带姐姐去吃好吃的。”顾恒说着拉着顾清苑就往前走去,然,刚走两步忽然手一空,眉头微皱,顿住脚步,转头,只见夏侯玦弈强势的把顾清苑圈在身边,神色清冷的看着他,“你姐姐还有事。”

    说完,带着顾清苑转身往相反的地方而去。

    慕容烨抬脚欲跟过去,却被麒一强势拦住,慕容烨看此挑眉,却也没再继续上前,转头看着神色不是很好的顾恒,眼里闪过精光,不经意道:“夏侯玦弈还真是让人讨厌。”

    闻言,顾恒淡淡的看了一眼慕容烨,嘴角扬起一抹淡漠的笑意,却什么也没说,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看着少年的背影,慕容烨露出温和的笑意,有意思的少年,他就是陌儿的弟弟吗?

    马车上,顾清苑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夏侯玦弈,男人神色无异,可那紧绷的嘴角显示男人心情很是不好。就是不知道他在意的是什么,是慕容烨对她的称呼,对她的态度,还是他说的那些话呢?

    “夫君…。”

    “顾清苑,你怀念海域的生活吗?”

    两人同时开口,顾清苑听了夏侯玦弈的话,微怔了下,继而诚实道:“说不上怀念,只是偶尔会想起。”

    顾清苑话出,夏侯玦弈眼里闪过阴霾,“伯爵府的生活让你觉得压抑,是吗?”

    闻言,顾清苑的眉头皱了一下,“夏侯玦弈…。”

    “如果那天你觉得这生活如牢笼,是不是就会毫不留恋的离开本世子身边,逃的远远的去过那简单却轻松的日子。”夏侯玦弈脸色冷硬道。

    “夏侯玦弈…”

    “你本来喜欢的就是那样的生活,现在的一切都是本世子强求来了,你如何会喜欢?比起在海域那肆意的快了,现在你肯定觉得很是压抑吧!”夏侯玦弈神色紧绷道。

    “夏侯玦弈…”顾清苑开口想说什么,可夏侯玦弈却忽然飞身离开,看着夏侯玦弈如风一样消失的背影,顾清苑眼里染上无奈,揉了揉眉心,看来慕容烨的话触到男人心里的禁忌了。想着顾清苑叹气,夏侯玦弈对某些事儿的在意度,敏感度,还有那不安全感竟然会如此的严重,这是顾清苑没有想到的。

    本以为,她曾经的不愿,逃离,或许还有那句保留住自己的心。这些过往在成婚后,男人就不会再纠结过去,不会再有不确定感。可现在看来,他一直很在意,不然怎么会觉得强求,或许,夏侯玦弈的心里一直都有一种不确定感,只是一直压抑着,而她自己也从来没看出来罢了!

    夏侯玦弈毫无疑问是强大的,所有的人都这么觉得,或许连她也因为他那可掌控一切的气势,而因此忽略了很多的东西。顾清苑慢慢靠在车璧上闭上眼睛,夏侯玦弈有颗强大的内心,可同时他也很敏感,他也是个平常人,喜怒哀乐他也有。

    想着,顾清苑心里不由涌现出愧疚。是男人的心思太深不易轻易显露情绪?还是她对他少了一丝用心呢?让夏侯玦弈那样的人,轻易的就被慕容烨几句话给击溃了。想起夏侯玦弈那种极度不安全感的表现,让顾清苑心口紧缩,溢出酸涩!第一次意识到,她希望的太多,可对夏侯玦弈做的太少。是因为他未来帝王的身份,让她无法毫无保留的付出吗?

    如果是这样,她真的做错了!不泣告别,不诉终殇。他是她的夫,她是他的妻,就如此简单。

    人的一生短暂,真的要花费太多的精力来猜测答案吗?那么,是否等你看到结果的那天,再回眸却发现,宴席已散,一切都已过去。当我等到答案,才发现,自己已错过了太多的东西,包括还来不及付出的全心,全意!

    不要由于也许会改变,就不肯说那句锦绣的誓言,不要由于也许会分离,就不敢付出你那全心全意。

    李家

    李翼神色不定的看着李智,低沉道:“你刚才说什么?”

    李智跪在李翼的面前,脸上带着微笑,眼里坚定道:“祖父,过去的事情,孙儿不再探究,也不想探究了!但是,对于母亲,孙儿虽然不知道过往,可心里却清楚的知道祖父没有冤枉她,她是真的做错了事儿,既然如此,她受到责罚是应该的。”

    “可是,作为母亲的儿子,孙儿只求祖父不要让父亲休弃了她。让母亲继续保留李夫人的头衔。”说着话锋一转,道:“不过,孙儿已经让人去选择庄园,在祖父离开前,孙儿就把母亲送走,在母亲没有彻底反省,认错之前,在祖父没有开口同意之前,孙儿绝不会把她接回来。”

    李智说着,看李翼神色不定的样子,正色道:“祖父,孙儿已经长大成人,也到了成家的年纪,恳请祖父给孙儿找个合适的亲事。在母亲离开后,有她来管理李家后院。至于母亲,孙儿会好好孝敬她,给她养老。”

    李翼听着,李智的意思他如何不明白,他这是要彻底拿去他母亲的中馈权力,就算有一天她回来了,可李家也完全没有她插手的余地了。心中明了,神色不定,静静的看着他,良久才开口,“智儿,你长大了。”

    “是,孙儿长大了。孙儿会好好看着李家,不让任何人再给李家抹黑,也不给祖父的脸上抹黑。请祖父不要太过牵挂,孙儿只希望祖父晚年能过的安乐,欢心。”

    李翼听着,不住点头,眼里满是欣慰,“智儿,你能说出这番话,祖父很高兴,很高兴!”

    “孙儿惭愧,如果不是清儿点醒了孙儿,孙儿恐怕还在纠结着过去的事情,而忽略了祖父的心情。”

    闻言,李翼一怔,“清儿?”

    “是,是清儿…”李智把顾清苑跟他说的话,对李翼说了一遍。

    李翼听完,眼里有骄傲,有愧疚,半晌看着李智道:“等祖父离开了,你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就去问问清儿。”

    “孙儿知道。”

    李翼说完定定的看着他,沉声道:“以后,李家或许也会面临选择。可你记住,我李家不看仕途,不看官职,更不看财富。祖父只要你们好好保护清儿。”

    “孙儿明白。”

    “那就好,那就好。”

    李智跟李翼两人又说了很多,直到李翼累了,李智才离开。

    离开直接去了李大奶奶那里,进入院中就看舒嬷嬷扶着眼眶发红的母亲,一边站着眉头紧皱的父亲。

    李智上前,看着李大奶奶道:“母亲这是要去哪里?”

    “我能去哪里,我去给你祖父认罪,我去想你祖父忏愧,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李大奶奶声音里满是阴戾。

    李智看着李大奶奶的表情,还有她的语气,就知道自己母亲根本就没有一点儿要反省的意思。李智叹了口气,摇头,淡淡道:“既然没有忏悔之心,母亲又何必去呢?”

    “李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大奶奶厉声,恼火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来告诉母亲一声,母亲不用去了,我已经给祖父求过情,祖父也已经答应,不会让父亲休弃母亲。”

    李智话出,李大奶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李智,挣脱舒嬷嬷的手,激动的拉着李智的胳膊,颤动道:“智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祖父真的已经答应了,真的吗?”

    “是,真的。”

    肯定答案出,李大奶奶眼里瞬间盈满欢喜,惊喜不已道:“智儿,你…你真是娘的好儿子,娘…。”

    李谨惊疑不定的看着李智。父亲真的同意了吗?

    “不过,有一个条件。”看着李大奶奶欢喜的表情,李智再次开口道。

    “条件?什么条件?”

    “你还是李夫人,可必须离开李家。”

    此话出,李大奶奶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什…什么意思?”

    “儿子已经在城外给你买了庄园,从此那里就是母亲的落脚处。”

    “庄园?我要在那里待多久?”

    “或许一时,或许一世,就看母亲你自己反省的态度…。”

    “啪…。”李智的话未说完,就被李大奶奶抬手给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舒嬷嬷惊呼,“奶奶…。大公子…。”

    李谨一惊。

    李大奶奶抚着心口,喘着气,泪如雨下,无法接受道:“我真是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我自己的儿子把我给驱逐家门。李智,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李智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可神色却没有一丝变化,只是淡淡道:“等儿子准备好一切就送母亲过去,平日没事儿,儿子和父亲也会去探望母亲的。儿子只愿母亲好自为之。”说完转身离开。

    “李智…你个不孝子…”

    “啊!奶奶,奶奶你怎么了,奶奶…。”

    舒嬷嬷的惊呼声,让李智脚步微顿,可却没有回头大步离开了院子。

    李谨看着儿子的背影,眼里满是复杂,他的儿子好像那里不同了,身上多了一股他没有的魄力,而父亲收回命令,也是因为儿子的改变吗?

    伯爵府

    顾清苑刚进入伯爵府,就敏感的感觉到府里的气氛很是不对劲儿。整个气氛紧绷的厉害,每个看到她的下人,行礼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的,脸上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看此,顾清苑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跪地请安的小厮,沉声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小厮身体微微颤抖,神色不定道:“回…回世子妃的话,奴才不敢说。”

    听到这句话,顾清苑眉头皱的更紧了。

    凌菲冷声道:“世子妃问你话,为何不敢说?”

    “世子妃赎罪,世子妃赎罪,奴才…奴才真是不敢说…。”小厮颤抖道。

    “你…。”凌菲眼里溢出冷意。

    顾清苑缓缓摇头,淡淡道:“起来吧!”

    “谢世子妃。”小厮听言如蒙大赦,起身,抬头看了一眼顾清苑离开的背影,顿了一下,忽然抬脚上前,开口道:“世子妃。”

    听声,顾清苑转头,“什么事儿。”

    小厮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才忐忑低声道:“世子爷刚发火了。”

    闻言,凌菲一惊,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点头,没再多问,疾步往自己院子走去。刚走到院门口,梅香就匆忙小跑着迎了过来,不等顾清苑开口就急声道:“小姐,世子爷刚才发火了。”

    “出了什么事儿?”

    “具体奴婢不是很清楚,只是大概知道还是那个春柳,她可能又起来什么歪心想靠近世子爷,结果惹得世子爷大怒,下令麒肆打杀了她,现在尸体还在池塘边上,世子爷没开口,没人敢动。”说着喘了口气,低声道:“就是周管家也被世子爷给怒斥了,现在人也在池塘边跪着。”

    闻言,顾清苑眼眸紧缩,“世子爷人呢?”

    “奴婢不是很清楚。”

    顾清苑听了揉了揉眉头,“守着院子,如果世子爷回来,就去通知我。”说完,转身往池塘那边走去。

    凌菲跟在顾清苑的后面,神色不定,主子有多少年没再处罚过府里的下人了。这次忽然发那大的火气,不知道那个春柳又做了什么?还有,主子和世子妃好像也发生了什么事儿,要不然主子不会一声不响的留世子妃一个人在马车上。

    顾清苑走到鱼塘边,就看到一个丫头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人已经气息全无,周围几个下人瑟瑟发抖的跪在一边。前面跪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周管家。

    听到脚步声,周管家抬头,看到是顾清苑,垂首,磕头:“老奴见过世子妃。”

    “起来吧!”

    闻言,周管家顿了一下,才开口谢恩,起身。

    “可知道世子爷人在哪里?”

    “老奴不知道。”

    顾清苑听了,叹了口气,“先把这里整理一下吧!”

    “是,世子妃。”

    顾清苑在府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夏侯玦弈的踪迹,眼里溢出无奈,看来只有等着了男人自己回来了。

    皇宫

    韦贵妃听了南宫夜的话,脸色阴沉,“你父皇真的那么说?”

    “是,父皇说,儿子既然做了就认下,不能让人家说我们皇家放荡不羁却又没担当。所以,让儿子娶了她。”南宫夜神色十分难看道。

    韦贵妃手狠狠的攥紧,指甲刺入肉里,眼里溢出戾色,还有惊骇之色,皇上竟然让夜儿娶一个小五品官员的女儿。他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五品小辟员能给夜儿带来什么力量,皇上这是不想让夜儿聚集实力,是要打压夜儿吗?想此,韦贵妃只觉得心口憋闷的厉害。

    南宫夜更是觉得憋屈的不行,他一个皇子竟然娶一个五品官员的女儿为妃,这算什么事儿?真是让人冒火,“母妃,现在怎么办?儿子真要娶她吗?”

    “你父皇已经开口了,我们如何能不照办。”韦贵妃咬牙道。

    “可如果让她做正妃,儿臣一定会被人话柄。”

    “那你说怎么办?如果不是你那么大意,如何会有这样的事情出来。”韦贵妃无法压抑心里的火气,怒道。

    南宫夜听了,脸色一僵,有些难堪,“既然母妃也觉得儿臣错了,那儿子自己担着就好,不用母妃来费神奇了。”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韦贵妃看南宫夜如此,更是气的差点儿背过去。眼里满是失望,焦灼…。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