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8章 离家出走的男人

嫡女风华 第208章 离家出走的男人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柳琳儿静静的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的风景,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比起以往看起来消瘦了不少。可神色却很是平淡,只看神色的话,完全看不出前几日酒楼的事情对她有什么影响。

    然而,眼里那阴沉的戾气,还有眼底那暗沉的恨意,让人看了却不由的心惊,更加为一个女子竟然有那样阴寒的气息感到胆颤。同时也让人探究到,对于酒楼所发生的事情,柳琳儿她的心态。

    此时,一个丫头走进来,看着柳琳儿较弱的背影眼里闪过什么,继而抬脚轻步走进去,轻声道:“小姐…”听到声音,柳琳儿没有回头,片刻才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暗哑:“今天都听到什么了?”“奴婢今天偷偷的打探了一下。外面的传言从开始的两情相悦,情不自禁在酒楼私会。已经变成了…”

    “变成了什么?”

    丫头听言,眼里溢出忐忑,神色也有些惶然,深吸了口气稳稳了心神,才开口道“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说,是…。是小姐勾引了二皇子…。且二皇子之所以会做出那样不雅的举动,都是因为小姐用计在二皇子喝的茶里放了药在会如此的。说小姐为了巴上二皇子,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都可以舍弃,什么卑鄙的手段都用上了…”丫头的话说完,头垂的低低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唯恐小姐一怒之下,她的下场就和那些多嘴的丫头一样,被小姐给打的血肉模糊。连死都没有一个全尸。

    柳琳儿听了丫头的话,脸上扬起扭曲的笑意。她勾引二皇子?都是她不知廉耻做下的?是她贪慕虚荣,贪欲所致?呵呵呵…。也许还有更难听的,丫头还没敢全部说出来吧!如此一来,酒楼那件丑事情,可都是她的错了,二皇子只是一时被迷惑才会犯错的。如此,她这样不要脸的人被浸猪笼了都是轻的吧!死了就更是好、活该了。皇家之人果然够狠,明明一切都是二皇子起了色心毁了她,可现在却被一切都推到了她的头上。完全不顾及她的生死!或许,他们心里巴不得她现在就死掉吧!那样就可以慢慢化去二皇子这次的丑事了。

    哪怕明知那些流言都是韦贵妃和南宫夜的诡计,可却不敢与与之相同的办法还击过去。在这个时候她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这就是权势的力量,也是她的悲剧…。不过,如果他们以为这么做就可以逼死她的话,他们可真是计划错了。她是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他们既然毁了她的一生,那么她就用余生来报复,所有,她绝对不会死,她要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琳儿,琳儿…。、”忽然一个高亢的声音传来,打破了屋里的压抑,沉闷。丫头被忽然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就看到柳大奶奶一反前几日的悲悲戚戚,哭天抢地的苦瓜脸表情,转而是欢天喜地的喜悦。看着丫头惊疑不定,到底有什么样天大的好事儿,让大奶奶如此欢欣。柳琳儿转身,看着柳大奶奶神色淡漠,“什么事儿?”“琳儿,你被封为二皇子妃了,不是小妾,不是侧妃,是正妃,是正妃…”柳大奶奶拉着柳琳儿激动道。闻言,柳琳儿眼里溢出讶异,继而眉头皱了起来,竟然是正妃?

    丫头也是吃惊不已,就大小姐这样的名誉竟然被封为正妃了?太意外了。“琳儿,这可真是太好了。娘没说错你注定是个有福气的,现在是真的化祸事儿为喜事儿了…”柳大奶奶欢喜道。柳琳儿却是很平静,“你是听谁说的?”“是韦贵妃身边的钱嬷嬷亲自来传的口信。说让我们准备一下过两日去拜见贵妇娘娘。”

    柳琳儿听了神色莫测?柳大奶奶看自己的女儿脸上一点儿喜色都没有,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疑惑道:“琳儿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高兴?我一个名誉近毁的人,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吗?”柳琳儿冷笑道。“琳儿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你可是二皇子的人了,是未来的二皇子妃,那是皇家的人,是金贵之人。虽然现在是有些诋毁你的声音,可娘相信,等到你身份定下了外面那些人绝对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只会想着如何的巴结你,羡慕你,嫉妒你。”

    柳大奶奶正色道:“琳儿,这些人都是势力的,等你得到了势马上就会变一副嘴脸了。所以,那样贬低自己的话可是千万不要说了,知道吗?”柳琳儿听了冷笑,尊贵?是呀!皇子妃的身份听着是很尊贵。而那些人嘴上虽然不再敢多说什么,可心底想必没有一个看的起自己的。更重要的是,这皇子妃的身份真的是韦贵妃和南宫夜真心愿意给她吗?一个毁了名声,又家世地位的人,他们让她活着就不错了,如何会把正室的位置给她?

    可,如果不是自愿给,而是不得不给的话。那,柳琳儿已经可以预想她以后的日子会如何。

    曾经那个慕容月不就是现成的例子吗?想着,柳琳儿看着满脸欢喜的母亲,眼里满是阴沉,深冷…。

    伯爵府

    夏侯玦弈从半晌就开始玩儿失踪,顾清苑等到中午也没等到闹脾气的男人回来。直到傍晚的时候,麒肆出现在了顾清苑的面前。只是,脸上那标志性的狐狸笑却不见了,神色如丧考妣,满脸的苦胆色,让人看了都觉得他苦呀!很苦呀!

    “世子妃!”麒肆连声音都带着苦涩。

    顾清苑看着麒肆快哭了表情挑眉,眼里闪过什么,继而淡淡道:“嗯”

    “世子爷让奴才回来告知世子妃一声,他这几天很忙,大概不能回来了。让世子妃不用等他了早些休息。”

    麒肆话出,眼睛带着某种期待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听了心里叹了口气,静默片刻,开口道:“好,我知道了。”

    顾清苑的回答,让麒肆脸都皱了起来,可却不敢多说,眼巴巴的看着顾清苑,“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好。”

    麒肆慢慢转身,垂头丧气的离开。

    “麒肆…。”

    顾清苑的声音起。麒肆眨眼来到眼前,和刚才离开的速度相比简直就是一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的对比,麒肆眼睛晶亮的看着顾清苑,“世子妃,可是有何吩咐?”

    看着麒肆的反应,顾清苑淡淡一笑,嘱咐道:“让世子爷注意休息,注意身体不要累着了。好好照顾世子爷。”

    顾清苑话出,麒肆眼里的亮光消失,无力垂首,“是,属下一定好好照顾世子爷。”

    “嗯!去吧!”

    “是!”麒肆转身,心里开始发怯,如果他把这些话带给世子爷的话。不知道后面的训练是不是会再次加倍。呜呜…他好同情自己,不过,看着那么多军营那么多人同样被主子的怒火波及,比他还惨,他又觉得好兴奋。他好纠结…。

    麒肆离开,顾清苑看着空寂的房间,叹了口气,某人在的时候大多数也是沉默,并不说太多话。屋里也是静静的,可却从不会让人觉得寂寥。房间里的每处好像都有他的身影,而他也好像时刻都在她的身边…。

    顾清苑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叹息,原来某些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在她没有察觉的时候已经渗入了心底,信赖,依赖,也第一次明白了思念,还有那酸甜的美好。或许,还有她自以为懂得,可其实,却现在才感受到的对他懵懂的喜欢,还有爱…。不容置疑…。

    凌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顾清苑,听了麒肆的话,心里确定主子和世子妃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儿。要不然主子绝对不会忽然不回来。可,现在看世子妃的神色…。凌菲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像有一种淡淡思念缠绕,又似情窦初开那种心动,美好…。朦胧而温馨的美…

    军营

    夏侯玦弈听了麒肆的回禀,嘴巴紧抿,身上散发寒气。然,眼里却是深深的挫败,他忍了一天没回去,就是希望能看到那个丫头在他不在的时候,能表现出对他的一丝思念,或者不舍!可…可那个狠心的丫头,竟然连一句让他回去的话都没有…。难道那个丫头真的相信他是在忙吗?

    想此,夏侯玦弈挫败之色更甚,他是该对顾清苑全然的信任感到高兴吗?可,他却是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现在,他甚至有一种,再次被圈住的感觉,开始不明,他这次是否又做错了,他是否太在意了,太小心眼了?他是不是不该因慕容烨的几句话就被击溃,就开始怀疑顾清苑会离开他。他这算是不信任?还是太过计较曾经的过往?

    或许是真的很小心眼吧!但是,他就是不喜一切能分散顾清苑心神的人或事,当然他除外!同时他也十分厌恶那些,对顾清苑存着与他相同心思的人,所以,要问他现在最不喜的是谁,那绝对是慕容烨,祁逸尘!还有顾恒!

    可顾清苑却好像跟他不同,她知道南宫颦对他有意思,她就开始避着他。不过,这是成婚前他知道她不喜他,也就算了!可在她跟着他重回皓月,表示愿意和他共度一生的时候,她在听了顾清素那些话时,却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连一丝一毫的不喜,恼火都没有。相比较,如果是有人对他说那样的话,就算知道不是真的,他也会想杀了那个人。

    还有府里的那个丫头,她也一定知道吧!而那个丫头在他面前晃动起了什么样的心思,凭着她的聪明也一定知道,可她却同样的一句话没说,不要说责罚那个丫头,她甚至连问他一句都没有。

    这些,每每想起,都感觉他在顾清苑的心里好像什么都不是,就算是她和他成亲了,可那种不确定感却从来没有消失过。很多次都怀疑,那个丫头是否从来就不曾信任过他,她是否还如曾经说的那样,保留着她的心?

    麒肆看着夏侯玦弈变幻莫测的表情,不由轻轻的往后退了一步。

    皇宫

    皇后嘴角含着冰冷的笑意,虽然南宫玉的事儿让她十分憋闷。可这次南宫夜的事儿,特别是皇上的圣意,却让她心里十分的痛快。南宫夜出丑或许是一时的,可皇上的态度却决定了很多的东西。韦贵妃她就算是再争,再得宠,再要强。可她那个儿子不成器,又被皇上不喜。那么,她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心机。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南宫夜的表现和南宫玉还真是半斤八两,在这点儿上,同作为母亲,她还真是和韦贵妃同命相怜。但是,她可是比韦贵妃命好,她还有一个南宫凌,且是名正言顺的储位继承人。如此,韦贵妃她拿什么和自己比,她比的起吗?哼!最后也不过是一时的跳梁小丑罢了。

    “娘娘…。”

    听到声音皇后抬眸,看到张嬷嬷,微起身,低声道:“皇上派谁去的陵城,大皇子可查到了?”

    “是,大皇子已确定。”张嬷嬷说着顿了一下道:“是刘学周。”

    刘学周三个字出,皇后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里刚才那抹浅淡的快意褪去,转而是寒彻刺骨的冰冷。竟然让那个顽固,完全不讲情面的石头去查探南宫夜,这明显是彻底舍弃了他呀!

    最是无情帝王家,就是她也完全被腐化了,夫妻情,母子情,好像早已忘记了那亲密无间,血脉相连的感觉了!想着,苍凉一笑,如此,她又如何能奢望皇上会顾念着父子之情,而包容南宫夜呢!现在结果如何就看南宫夜自己的造化了。

    李家

    “我本以为让娘离开,你只是说说而已,可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做。”李泓眼里带着一丝愤恨和无法接受的看着李智,“你真的是我大哥吗?真的是娘的儿子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李智听了李泓的话,眼里溢出一丝苦涩,可瞬间又隐匿,只是淡淡道:“这只是因果,如果母亲曾经没做错事情,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

    李智话出,李泓睁大眼眸,恼怒道:“李智你也相信母亲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姑姑的事情了?你就是这么看待我们的母亲吗?”

    “如果母亲没做,她为何不辩解一二,为何不理直气壮的告诉外公她什么都没做过?李泓,母亲的性情是怎么样的,我想你应该清楚。”李智淡淡道。

    闻言,李泓一噎,一时有些无言,自己的母亲如何他当然了解。母亲性情看起来柔和,可眼里却是容不得一点儿的沙子,如果祖父真的冤枉了她,她一定不会保持沉默。想着,李泓咬牙,“可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把母亲送的那么远吧!还…。还不容她再回李家,你这做的实在太过了。”

    “孰是孰非,谁能真正弄的清,道的明呢!”想起顾清苑提起过往的疾言厉色,李智无奈一笑。或许,母亲这好似很残酷的惩罚,对于她做下的事情相比较起来,这样的处罚算的上是轻的呢!

    “对了,今天母亲离开,我怎么没看到雪儿?”李泓忽然想起,沉声道。

    李智听言,转头看了一眼李雪身边的丫头,“怎么回事儿?”

    “回大公子,二公子的话。大小姐她说,她犯了那么大的错连累到了夫人,她没脸见夫人。而且,也不想相爷看到她心里不高兴,所以,她就不来送夫人了,让奴婢代她送夫人。”丫头赶紧回禀道,眼里带着惶恐不安。

    闻言,李智神色冷凝,眼眸黯沉。

    李泓听了这话眉头皱的紧紧的,厉声道:“让一个丫头来送?李雪这个死丫头,她可真是孝顺呀!”说着,看向李智道:“大哥如此,妹妹如此,我真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说完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李智转眸看着丫头道:“小姐可在房里?”

    “是。”

    李智听了,转身大步往李雪的院子走去。

    伯爵府

    早上,顾清苑神看着眼前的饭菜,叹了口气,男人已经离家出走三天了。除了第一天让麒肆过来送了个口信儿外,就再也没一句话传来了。过不去心里的坎儿,又找不到合适的台阶,如男人这别扭的性子,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主动现身。

    想着,顾清苑抚上自己的樱唇,眼睛微眯。虽然夏侯玦弈这三天一直没露面,可她总感觉在他回来过,在她睡着的时候,曾经回来过。

    第一天的时候,她朦胧间好像闻到了他身上那独有的青草香。当醒来后,以为是错觉,是做梦。可第二天的时候,那味道再次出现了,而且,她还恍惚感到有人亲了她一下。而今天,她确定有人偷亲她,而后泄愤般的轻咬了她一下,嘴唇上微微的刺痛能证明她绝对不是在做春梦。

    想此,抬眸看着身边的凌菲,“凌菲。”

    “奴婢在。”

    “这几天可感觉到什么异动吗?”

    凌菲闻言,抬头,睁大眼睛看着顾清苑,正色道:“奴婢没察觉到。”

    顾清苑听了,再看凌菲的表情嘴巴歪了一下,这丫头,嘴上说着没有,可那个眼神怎么看都是在迫不及待的表达着,有,有!如此表情,让顾清苑哭笑不得,如果打一词的话,显而易见凌菲要表达就是心口不一。

    不过,如此也确定,那都不是她的错觉,男人是真的回来过了!

    “凌菲,世子爷貌似也离家好几天了吧!”

    “是,世子爷离家三天了。”

    “嗯!三天好长时间了。也许,我该去…。”

    顾清苑的话还没说完,凌菲就赶紧接应道:“世子妃绝对该去看看世子爷了。”凌菲说完,叹息,世子妃再不出现,麒肆可就真的要哭了。

    顾清苑听了挑眉,静默片刻,道:“不过,军营重地好像不容许女子进去呀!”

    听言,凌菲皱眉,世子妃如果公然进入军营怕是真的有些不合适。可现在除了世子妃,谁也无法解救麒统领和军营士兵那水深火热的生活吧!凌菲纠结…

    “凌菲,你去给我弄件男装去。”

    顾清苑话出,凌菲眼睛一亮,急声道:“是,奴婢这就去。”说完,闪身消失在顾清苑的面前。

    顾清苑看着摇头,可心情却很是不错,今天的任务带回离家出走的丈夫。

    没多久,凌菲就拿着一套白色男装回来了。递到顾清苑面前,有些激动道:“奴婢现在就为世子换上。”

    顾清苑听了瞪眼,“我现在就穿着男装出去,在府里走动你觉得合适吗?”

    凌菲听了一窒,随即有些不好意思道:“奴婢有些思虑不周了。”

    “坐马车出去,在车里再换吧!”

    “是,世子妃。那奴婢让小厮准备马车。”

    “好。”顾清苑点头。

    凌菲转身还未离开,就看到梅香疾步走来,看着顾清苑禀报道:“世子妃,大公主,大少奶奶还有郡主来了。”说着顿了一下道:“刚才老夫人也派人送来口信儿,说一会带着府里的三位庶小姐来探望世子妃。”

    闻言,顾清苑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下,看来今天上午是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