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0章 军营劫难终于要过去了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了

    顾老夫人走进屋里看到大公主几人也在时,微愣了下,不过随即脸上扬起客套且热切的笑容。开始跟大公主,夏樱兰,夏侯絮打着招呼。大公主几人亦各套礼仪完全不差,跟老夫人说着客套话,看着顾怜儿,顾馨儿,顾云儿几个女孩更是毫不吝啬那优美的夸赞之语,逐个的夸奖了一遍。

    特别对容貌娇美,装扮华美,姿态聘婷,一举一动都透着女儿家柔美,娇怯的顾云儿时,大公主更是表现出特别的喜欢之色。

    大人们客套着,小辈们相互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顾怜儿,顾馨儿看着顾清苑。虽然,在就见顾清苑之前心里就有过各种各样想象。然,在看到她的时候,才发觉顾清苑和她们想象的完全不同。

    身为世子妃身上穿的竟然不是锦衣华服,头上戴的也不是价值连城的金银首饰,她的穿着却出乎意料的淡雅,简单,随意。然,身上却只有一股低调的华贵。

    更重要的是,顾清苑比她们想象的要美上很多。特别身上那股气质更是出乎她们预料,淡然、优雅、高贵、慵懒却又清冷,温和。很矛盾的感觉,可也许就因为这样,让她的美看起来独具一格,无法触及,无法模仿的美。

    顾云儿见到顾清苑的时候也是惊了一下,顾清苑竟然跟她差不多美。这让她很是失望,不过,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她就是美可也已经是旧人了,比不得她…。刚想,就听到夸赞她的声音响起,嘴角扬起笑意,极力隐匿心里那股莫名的不安。

    “顾老夫人,你可真是有福气的,你这孙女生的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这几个孩子往眼前一站,那真是个个都跟花儿一样,只是看着就让人心里忍不住的欢喜呀!真是太招人喜欢了。”

    说着看着顾云儿笑道:“这云儿姑娘看着更是精致,这容貌可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有这么好看的孙女。恐怕老夫人半夜睡觉都能笑醒了吧!”

    “是呀!老夫人肯定会笑醒,看看这云儿姑娘长的就像是从画儿里走出来的一样子,真是太漂亮了。”夏樱兰跟着附和道。

    顾云儿听着那夸赞,脸上染上红霞,羞涩的垂首,眼里却带着无法掩饰的自得。更加觉得今天穿这身衣服过来是穿对了,对方可是公主都对她这样赞誉有加。想来不用多久,她的美,就会在京城传开,京城的人马上就会知道顾家有个美丽无双的女儿——顾云儿。

    老夫人听着笑了起来,“公主太,大少奶奶真是太过奖了。呵呵呵…。不过,自从清儿出嫁后,我身边因为有着几个孩子在确实是热闹了不少。公主也知道,人年纪大了就特别怕寂寞。”说着叹了口气,“可惜,顾家人丁本就单薄。早些日子又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一夕之间顾家就剩下我老婆子一个。”

    说着,不经意的看了顾清苑一眼,抬手按了按眼角,很是伤怀的样子,“就是清儿出嫁的时候,儿子,媳妇也都不在。当时,看着清儿那样冷冷清清的出嫁,我这里真不是滋味呀!”

    大公主听了,颇有感触的叹息道:“老夫人也不必太过伤怀了,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家都有个烦心的事情。都是一步一个坎儿过来的,走过去就好了。”

    老夫人点头,擦拭眼角,赞同道:“大公主说的是。虽然,那段日子真是难熬的很!不过,好在清儿是个有福气的,看着她过的好。其他的也都不重要了。而清儿她也个豁达的,对于父母无法参加她大婚的事情,也知道缘由不会太计较。这让我放心了很多。”

    老夫人此话出,大公主的眼里精光闪过,眼底溢出莫测的笑意。

    顾清苑看老夫人那慈爱的面容,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却带着一丝清冷。只要她好,其他就不在意?这是在表现对她的看重?还是在隐晦的说,顾家现在以她为尊呢?而对于父母没有来参加大婚,她豁达的计较?还是想让人觉得她是完全不在意呢?

    看来,老夫人强势的已经到了睚眦必报的程度了,只要有人对不起她,无论那个人是谁,只要可以她一定会讨回来。这是不容违背的强悍,可也是冷血无情最好的注解。

    在场的人那可都是人精,顾老夫人的几句话出,除了个别心思不在这上面的。大公主,夏樱兰,夏侯絮那是马上就察觉且确定了什么。眼里溢出饶有趣味的笑意,只是夏侯絮在看到顾云儿那含羞带怯的花儿一样的容貌时,眼里闪过冷意。

    大公主垂眸,端起手边的茶水轻抿了一口,轻笑,这茶终于有些味道了。顾家这位老夫人是个有意思之人,就是不知道她还会给她别的什么惊喜。刚想,顾老夫人声音响起…。

    “清儿呀!今天祖母过来出来看看你,让你们堂姐妹几人见见面,另外呢!也有件事儿想麻烦你一下。”顾老夫人很是客气道。

    客气的甚至带着一丝请求,敬畏!一个祖母对孙女如此,不让人深究都难呀!看来,老夫人这次来是铁了心的想让她,被人病备留下一个话柄了。

    顾清苑轻笑道:“当不起祖母一句麻烦,有事儿祖母请说。”既然她如此客气,顾清苑也懒得表现太过亲近,那样看着更像是在遮掩,做戏。如此,不必遮掩隐藏就明明白白的让人家觉得她们祖孙感情冷淡吧!这样也许更好,更有利于某些事情的发展。

    顾清苑那清淡的反应,让老夫人咬牙!彼清苑这死丫头,她是真的完全不把她放下眼里了,竟然当着大公主等人的面儿,给她脸子看。既然如此,那她也就不客气了。

    “因为我身边没个人贴心,照顾的人。她们实在不放心,特别从厉城那么远的地方赶过来照顾我这个老婆子的,看着她们这么小的年纪就担负这样的责任,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顾老夫人感慨道。

    顾清苑听了挑眉,她虽然出嫁了,可跟顾馨儿她们相比较起来。她还算是在老夫人的身边吧!可老夫人竟然说她身边没有一个贴心的人。而且,顾馨儿她们那小的年纪就知道照顾老夫人了,但她这个成婚已经是大人的人却没有那种知觉,她果然是个孝顺的呀!

    老夫人说着看,观察着顾清苑的神色,看她只是聆听,却完全没有辩解或为自己开脱一二的意思。那完全不在意的态度,让老夫人的心头火燃起。脸上笑容褪去,声音里也染上一丝强硬。

    “她们照顾我,我也想让她们好好在京城先玩儿几天,高兴高兴!可是,她们是第一次进京人生地不熟的,出去玩儿我实在是很不放心。所以,就想让她们在你这里先住蚌几日,一来:你们姐妹好好处处增加一下感情,二来: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带着她们出去转转,或者给她们讲解一下京城的风土人情,让她们先熟悉一下,清儿你看可好?”

    顾老夫人话出,大公主嘴角笑意变浓,抬眸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面带激动花容月貌的顾云儿,心里笑起,还真是越来越有意了。

    顾清苑看着老夫人那执顽的眉眼,轻轻一笑,淡然道:“三位堂妹好不容易来一次,清苑理当好好招待她们。”

    顾清苑话落,老夫人笑开,高兴道:“祖母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也是个重情义的。”

    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如果她不留下她们,她就不是个孝顺的,也是个无情无义的吗?唉…。

    老夫人高兴,顾云儿就更加欢喜了,抬脚走到顾清苑的跟前,姿态婀娜,优美俯身,声音如莺轻灵道:“这几日就劳烦姐姐了。”

    顾清苑微微抬手虚扶,淡笑道:“堂妹不必拘礼,希望这几日玩儿的开心。”

    顾怜儿,顾馨儿也上前,微微俯身,却很是敬畏道:“劳烦堂姐了。”

    一句姐姐,一句堂姐。姐姐或许更为亲近。可,或也代表了其他。

    ……

    回程的马车上,齐嬷嬷看着脸色阴沉的老夫人,心里叹息!这次老夫人怕是真的要惹恼大小姐了!她跟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了,有的时候真是不明老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年轻的时候性子就倔的很,凡事几乎都要闹个极致才肯罢手!不过,那时候老太爷还活着,她多少还能忍一分。可现在,或许年纪大了顾虑少了,是越发的执拗了。不大的事儿就非要争个清楚明白,想着,齐嬷嬷觉得很是无奈,那口气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不计后果的去对上大小姐,这真是…太蠢了!

    虽然大不敬,可这是齐嬷嬷心里真实的感觉。

    “齐嬷嬷。”

    老夫人声音响起,齐嬷嬷赶紧回神,收敛神色,恭敬道:“老奴在。”

    “你说,顾清苑她是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没感觉到。还是在装糊涂?”老夫人声音沉冷道。

    “这个,老奴也说不好。毕竟刚才老夫人只是说让他们在那里玩儿几日,这算是人之常情,大小姐或许没多想呢!”齐嬷嬷浅显道。

    “顾清苑那么聪明真的就一点儿察觉不到吗?”老夫人冷笑,“我看她现在做了世子妃,仗着夏侯世子宠爱她,是完全有恃无恐,已经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了。也觉得自己地位的稳固了,她自认已经完完全全抓住夏侯世子的心了,任何花花草草都不惧了。哼!她这是开始自大了,已经被情爱冲昏了头脑了,就如她那个娘亲一样,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男人就一切无忧了。”

    “如此,我倒是真想看看,夏侯世子变心时,她那追悔莫及,痛悔挫败的样子。”老夫人冷嗤道:“而,这次我也没叫其他外人去,只是让绝对不会威胁到她地位的自己人过去。算是顾念对她的祖孙情了。”

    齐嬷嬷听着,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先不论大小姐这会儿是如何想的。可,单就夏侯世子,他可绝对不是那种看到美色就眯了眼的人,在她看来,顾云儿想成为夏侯世子的人,根本就没多大的希望。然,老夫人这口气好像确信顾云儿一定会成为夏侯世子的人一样!老夫人是否确定的太早了些?还是…。

    想着,齐嬷嬷的眼睛微眯,还是老夫人她暗中安排了什么?想此,齐嬷嬷神色微变。她可真是不希望如此…。

    另一边,马车上!夏侯絮看着大公主眉头紧皱,“母亲,你说那个顾老夫人把那三个庶女留下是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不过就是看顾清苑那里不顺心,想在顾清苑的身边再放一个听话的棋子罢了!”大公主随意道。

    “那颗棋子就是那个顾云儿吧!”夏侯絮冷声道。

    “从今天三个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很有可能就是她。”

    “就她那副蠢样,也想成为弈哥哥的女人,真是太过异想天开,不知所谓了。”夏侯絮沉冷道。

    闻言,大公主眼眸暗沉,抬眸看着自己女儿气愤,恼火的样子,眼睛微眯,淡淡道:“絮儿,不高兴夏侯玦弈收了她?”

    大公主的话,让夏侯絮敏锐的察觉到什么,眉心一跳,神色冷傲道:“是不高兴。”说着看到大公主眼里闪过厉色,手一紧,极力压制着某种惊惧感,正色道:“那样的蠢女人,只会给我们夏侯家的脸上抹黑,我如何能喜欢。”

    大公主听了,深深的看了一眼夏侯絮,静默片刻,才开口:“我倒是很希望,那个顾云儿真的有本事能成为夏侯玦弈的女人。”

    此话出,夏侯絮眼神微缩,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为什么?母亲难道想让两个顾家女人成为弈哥哥的女人,这不是让顾家在伯爵府的地位更加稳固吗?这,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

    “呵呵,当然有好处。顾清苑,顾云儿虽然都是姓顾,可当有一天她们伺候同一个男人时,那只会更加的无法相容。女人之间的战争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其中的过程却绝对精彩,不容小觑,绝对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而我想要恰巧就是顾清苑的不安定,只要乱了。她就会乱中出错,乱了她也就无法如现在这般什么都顾忌到了。”

    夏侯絮听了点头,眼里却更显冷色,“不过,凭着顾清苑的聪明,她难道就看不出老夫人的心思和这其中的猫腻吗?”

    “就算看出来了又如何?她能够拒绝,不让那几个庶女留下吗?特别还当着我们的面。”大公主淡淡道:“而且,她就算这次拒绝了,可下次呢?下下次呢?她能次次都拒绝吗?如果哪天惹恼了那个顾老夫人,说不定顾老夫人就亲自带着那三个庶女在伯爵府住下了,有些事情,就算是知道可却无法避免。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逃避是没有用的。”

    夏侯絮听言神色不定。

    大公主呢喃,顾云儿如果能进入伯爵府那可真的就有好戏看了呀!真是让人期待。

    伯爵府

    大公主,顾老夫人相继离开后。顾清苑吩咐梅香给顾馨儿三人安排好住处,就让梅香带着她们先去休息了。

    耳边终于清静下来,顾清苑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时辰未时(大概就是两点多),这个时候夏侯玦弈不知道在做什么?

    凌菲看顾清苑神色有些疲惫,眼里满是心疼,关切道:“世子妃,你休息一下吧!”

    “不用,就是吵的我有些头痛。”说着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去梳洗一下,你帮我把东西准备好,然后出发。”

    “好,奴婢这就准备。”

    军营

    夏侯玦弈坐在主位上,下面一众人官员站在下面,屋里里二十多个人可却是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沉寂,压抑,沉重,连呼吸甚至都觉得倍感吃力!气氛凝重,各位官员的心里更是紧绷的厉害,三天了,正正三天了,这三天无法想象的长,因为太长,他们甚至已经忘了以前的日子是什么样了。女人是什么,不记得了!山珍海味是什么,不知道了!或许应该说,饭是什么滋味,他们都已经品不出来了!

    三天来,让他们体会最多,明白最彻底的就是,以往的日子是天堂,可他们却从来不知道珍惜。也让他们提前知道了,什么是生不如死,什么是地狱!

    三天了,他们对于夏侯玦弈那俊美如仙的面容,再也感觉不到惊艳!只有惊恐。也第一次明白,长的俊美的不一定是仙,也许是魔!他身上那高贵,如王者般的气势还是同样的惊人,让人折服。可却更让人惊惧,惧怕到想死!

    三天来,除了极端的训练再无其他!不,应该说,还有麒护卫那打击死人的示范。夏侯世子一个命令,麒护卫一个举动,把他们曾经感到骄傲,自我感觉做的很好的士兵,打击到无脸见人,甚至连活在这个世上都是一种多余,那绝对的挫败感,能把人给逼疯了。

    “这就你们要给本世子看的成绩?这就是你们说的什么都可以做的很好的士兵?这些就是你们口口声声给本世子保证,就算发生什么变动,面临各种危机也绝对能应付自如,胜券在握的训练成果?如果是,那,本世子还真是对你们刮目相看。”夏侯玦弈神色淡淡,可却句句如刀。

    男人清冷的声音起,一众官员迅速跪地,齐声请罪,“世子赎罪,下官知错。”

    麒肆在一边看着叹息,这三天来,这样的场面他可以说见了无数次了,再这么下去,下面各位大人的膝盖上一定都磨出茧子了。然,他却没有太多的心思同情他们,他还是先保住自己的膝盖再说吧!如果主子再让他给下面那些士兵示范什么的话,那他可就真的只能拿命来博了。

    “除了请罪,可有其他话对本世子说?”夏侯玦弈不温不火道。

    然,这句话,却让下面一众人额头上迅速冒出汗来,后脊猛然一凉。脸皱如菊,这几天肚子挖空了,感觉脑子都因为思虑过度而变小了,可提出的应对之策却没有一个让眼前的男人满意的。

    多番思虑无果的情况下,他们已经开始往偏途上想了。忍不住猜测夏侯世子这样是否是因为欲求不满,心里火气太大抑制不住拿他们泄愤!或者,是和那位世子妃闹什么矛盾了?甚至想,是不是房事不顺利夏侯世子雄风受损。伤到了男儿自尊心,所以需要在他们的面前找回来。咳咳…。虽然他们也不想总是往这方面想,可刚大婚不久的人不是该春风满面的吗?然,眼前的男人却阴戾的让人恐惧。

    夏侯玦弈看下面无一人开口,狭长的双眸暗沉,心情更加阴戾。本就压抑的氛围,因为男人的心情又多了一层寒意。屋里的众人真是想哭了…。

    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忽然传来,众人心里一禀,心思不定,这个时候是那个勇敢,且不长眼的过来了?不过,这样或许能把夏侯世子的火气,转移到他的身上去。想此,所有的人心里盈满期待。希望能借此逃过今天这劫数。

    麒肆看到来人,眼里亮光大盛,心口激动的砰砰直跳。转机来了,转机终于来了!

    “主子!”

    看到麒一,夏侯玦弈神色不定,眼里转过各种情绪。静默片刻,开口道:“何事儿?”

    “世子妃命属下给世子爷送点儿东西过来。”

    此话出,麒肆更加的激动。

    夏侯玦弈深深的看了一眼麒一,“何物?”

    “主子稍等。”说完,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片刻,再次走了进来,只是这次身后多了一个人,那人身材纤细,小巧玲珑的一个男人,垂首跟在麒一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个食盒。

    看到那人,麒肆嘴巴裂开了。

    夏侯玦弈嘴巴抿了一下。

    小蚌子男人走到夏侯玦弈跟前,恭敬弯腰行礼,声音低沉,“小人见过夏侯世子。”

    看着对自己请安的人,夏侯玦弈的嘴巴抿的更紧了,瞥了他一眼,随即移开视线,沉声道:“起来!”

    “是,多谢夏侯世子。”男子起身,自动自发的走到夏侯玦弈身边,把手里的食盒放在他的面前,“世子妃说,世子爷这些日子辛苦了。所以,特别命令小人过来给夏侯世子送些补身体的东西来。”

    男子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夏侯玦弈手发紧,再次瞥了他一眼,情绪不明道:“世子妃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应当的,应当的。”

    “哼!”

    看着夏侯玦弈清冷的面容,男子脸上带着轻笑,言语间带着忐忑道:“那个,夏侯世子!世子妃有句话让小人带给世子爷。”

    “什么话?”

    “请容许小人近一步。”

    闻言,夏侯玦弈看了一眼他们之间的距离,这好像也就只有一步之隔吧!他还想近一步?

    “多谢夏侯世子准许。”

    夏侯玦弈没开口,男子却已经自发谢恩,笑着快速上前一步。这无赖似的举动,下面的官员因为都低着头看不到,只以为夏侯玦弈已经点头应下了。

    可麒肆,麒一却看得十分清楚,嘴巴咧的更大,看着这次危机马上就要过去了。

    男子靠近,以手遮挡,弯腰,靠近夏侯玦弈耳边。

    温和馨香的气息瞬时传入夏侯玦弈的鼻翼,身体反射性紧绷。而后,男子的一个举动,让夏侯玦弈背脊忽然挺直,脸上极快的闪过各种颜色。太过复杂的神色,让人一下子探究不到他这是何种反应,是高兴,还是愤怒。

    转眸看向小蚌子男子,然,男子已经退开,恭敬的站在一边,那老老实实的模样,更让人无法探究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麒肆,麒一看着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心里却不由感叹:主子终于有第二个表情出现了。

    下面的官员也敏感的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怪异,好像不再那么压抑,也不再充满寒意。倒是有一种,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缠绕之意…。这感觉出,所有官员迅速摇头,甩开,他们都开始脑子不清楚了。

    夏侯玦弈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站在一边装老实的女子,转眸看着下面众人,面无表情道:“都下去。”

    此令出,众人对视一眼,各自的眼里盈满无法置信,这…这算是过去了吗?太出乎意料了…。

    麒肆看着他们的反应,摇头,叹息:被折磨的快神经的一群人呀!

    “怎么?本世子的话没听到吗?”

    夏侯玦弈沉冷的声音出,众人迅速回神,急声道:“下官告退…”说着,人眨眼消失在眼前。

    麒肆,麒一也迅速,识相的消失。

    屋里只剩下两人,夏侯玦弈抬眸,还未说话,怀里已然多了一个人,垂眸!是女子笑颜如花的脸。

    “夫君…。”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