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1章 只因有你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有你

    夏侯玦弈看着怀里的人儿,神色很是清冷道:“你一男儿,对着本世子称夫君实在不成体统,太过放肆!下去。”

    顾清苑眼睛晶亮的看着男人嗔怒的样子,听着他那厉声训斥,心里瞬时盈满笑意,暖意,满足的充盈感,让她心口不由的有些发胀。因为他在眼前,而感到欢喜;因为他的离开;而感到思念;因为有他,她感到满足;而她也从喜乐由己,现在却多了一个他,喜乐被他牵扯。

    夏侯玦弈怔怔的看着怀里人儿,他在那古井无波的眼眸中,看到过太多的情绪,清冷的;冷厉的;温暖的;哀伤的;欢喜的;狡猾的;世故的;然,却是第一次在她的眼眸中看到思念。看着那抹思念,欢心。夏侯玦弈心口紧缩,是因为他吗?

    看着男人怔忪的表情,顾清苑脸上扬起笑意,自在的趴在男人的身上,低头在他心口拱了拱。那如猫儿般撒娇的样子,让夏侯玦弈心口几日来的阴戾,沉闷瞬时消失无踪,化为一抹春水。眉宇间的阴霾褪去,眼角溢出柔溺之动人风情。

    心口盈满喜色。然,脸上却故作清冷,淡漠道:“还不下去吗?是不是要本世子责罚于你才满意?”

    话出,入耳的却是女子压抑的轻笑声。夏侯玦弈咬牙!心里懊恼,无处着力的感觉让人倍感憋屈!

    顾清苑抬头,因闷笑,脸颊染上胭脂色。两眼晶亮如琉璃,头发因刚才的动作有些凌乱,一身男装,却生生穿出了别样风情,别样的诱惑。让人看着忍不住想…。念头刚起,夏侯玦弈迅速转开视线,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他就是真的疯了…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紧绷的神色,抿嘴一笑,看来男人的气儿还没下去,或者,顺着这个台阶下来男人不甘心,不满意?(夏侯玦弈的火气是还没消下去,可此火却已非彼火了呀!)

    顾清苑隐匿脸上笑容,眼里带着敬慕和期盼的看着夏侯玦弈,很是伤感,挣扎道:“夏侯世子,我知道我这男儿身让你觉得很难接受。你会抗拒也是理所当然的。”说着落寞的低下下头。

    夏侯玦弈垂眸,狭长的双眸神色变幻莫测,这丫头又想玩儿什么把戏。

    “不过,我对夏侯世子的心是真的。我是真的很喜欢夏侯世子。”顾清苑再次抬头,脸上满是坚定之色。

    “在第一次看到夏侯子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虽然我也知道男男之爱,很惊世骇俗,也很难让世人接受。可,爱了就是爱了,我无法欺骗自己,更无法抑制,想一生都可以陪伴在夏侯世子身边的渴望。”

    说着轻抚上夏侯玦弈俊美的面容,眼神充满爱恋,“可以每天看到你绝美无双的容颜,可以每天听到你声音,可以每天都抱抱你感受你的温暖,世上没有比这更让我觉得幸福的了。”说完,郑重的看着夏侯玦弈,“玦弈,如果可以请你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如此深情款款的表白,却让夏侯玦弈脸色更加难看。这个坏心眼的丫头,刚才她眼里的思念,根本就不是因为单纯的想他!只是因为他不在身边,她没了可以戏弄的对象少了很多的乐趣,所以才会在看到他的时候如此的欢喜吧!而,现在更是迫不及待的捉弄他一下。

    想着,夏侯玦弈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沉声道:“下去!”

    看夏侯玦弈好像越发的生气了,顾清苑身体上前,飞快的在夏侯玦弈唇上使劲儿亲了一下。然后退开,在夏侯玦弈怔忪间,郑重道:“夏侯世子,我一定会做的很好的。最起码比你那个世子妃要做的好。除了性别不同外,我长的可是一点儿也不比她差,但是,我可是比她温柔,比她善解人意,比她懂得体贴!包重要的是,我比她坦白。我喜欢夏侯世子就会坦白的说出来,不会像你那个世子妃一样,明明就很在意可很多时候却从来说话出来。”

    “明明看不到你的时候,会惦念,会思念,可却没说。”

    “明明以前的逃离,躲避,从来就不是因为对你不喜,只是因为畏惧,胆怯,害怕失去才会想要离开,可却从来没说。”

    “或许在你多次包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喜欢,可却因为抗拒,因为不知如何继续,所以,她故意忽视很多。只想独善其身,不被牵绊。其实她是个胆小的,可她却从来不说。”

    “而在跟着你回皓月,在跟你成婚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她的心里。虽然,她曾经或许真的想过保留那颗心,可在很早的时候那句话就已经忘记,心也已经遗落!”

    “这些,她自己知道。也自以为是的以为,你也能感觉到,你也懂得!懂得,她是因为单纯的喜欢你才会与你成为夫妻。可她却忘记了最重要的!曾经她既然希望你说出来,那么,你也一定希望她能说出来。”

    “你的世子妃,忘记跟你说了一句话。结发为夫妻,只因心仪;相伴一生,只因是你;感觉幸福,安乐,因为有你!”

    “三日不见,她很想你。”

    顾清苑一席话出,夏侯玦弈心潮翻涌,狭长眼眸灼热,幽深,明亮,伸手捧着顾清苑的小脸儿,声音暗压,“丫头,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此话出,顾清苑嘴巴歪了一下,根据言情剧的发展顾清苑曾经想象了一下男人的反应。想过他会抱抱她,想过他或许也会说两句好听话回应一下,也想过他心里高兴,可别扭的性子却会故作淡然。可,就是没想到男人竟然会让再重复一遍!

    看顾清苑神惊异的眼神,夏侯玦弈低头,眼里带着引诱,声音带着魅惑,低沉道:“丫头,再说一遍!”

    “不说。”

    “丫头…”

    “好听话说的多了就变得不好听了。”

    “娘子…”

    “不说。”

    “丫头,你就不能让本世子多高兴一下!再说一次。”夏侯玦弈眼里带着一丝期盼道。

    顾清苑白了他一眼,“撒娇也没用。”说着警告的看着他道:“还有,以后再离家出走就棍棒伺候。”

    “变脸儿可真是快。”夏侯玦弈瞪眼,脸上却是无法掩饰的笑意。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本公子就不打搅夏侯世子忙公务了。”顾清苑说着起身,一本正经道:“本公子先告辞了。”转身,却眨眼就被夏侯玦弈轻易的再次拉入怀中。

    顾清苑挑眉,“夏侯世子还有何吩咐?”

    “刚才你说想一生都待在本世子的身边,本世子想了一下感觉这提议很是不错。所以,准许了!”夏侯玦弈抱着顾清苑,暖香在怀,心情更是大好。

    “夏侯世子想跟本公子断袖。”

    “如果是你,本世子还真是一点儿也不介意。”

    “那你的世子妃该怎么办呢?”

    “她很愿意。”

    “是吗?难以相信…”

    “一会儿你就相信了。”

    顾清苑听了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看到夏侯玦弈的动作马上就明白了,嘴巴轻抽了下。这厮竟然在解她的衣服。

    “夏侯世子不觉得这进展太快了点儿吗?”

    “本世子倒觉得太慢了…”说着,低头吻上那已想了很就的樱唇。香甜,熟悉的气息,让夏侯玦弈手猛然收紧,一只大手扶住彼清苑的头,热切的吻着怀里的女子。那好似要把她吞噬的热情,让顾清苑完全无法脱离,反抗。

    皇宫,御房

    “微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南宫胤抬眸,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刘学周,放下手里的笔,淡淡道:“起来吧!”

    “谢皇上。”刘学周起身,恭敬的站定不等南宫胤发问就率先开口,禀报道:“启禀皇上,微臣去陵城半个月的时间探明了很多的问题。”

    “说。”

    “是,自三皇子去陵城后,陵城发生了很多事儿。第一:官员开始**,贪污受贿,欺压百姓,而对三皇子却是奉承巴结,阿谀讨好!”

    “第二:百姓受迫,日子艰难,可却不敢吭声,只要开口说一句不是,不敬之言无论缘由为何立马就会被关押!陵城现在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民不聊生!”

    “第三:三皇子对此**景象不但视若无睹,甚至他还是其中的祸首。从去到陵城后,就开始大肆的搜刮民脂民膏且大肆的收容女人,不管人家是否愿意,直接抢占了!有的试图反抗,却被三皇子立马打杀!”

    “在三皇子和那些官员的雷霆,残酷的手段之下,陵城是完全的乌烟瘴气,哀声载道,一片混乱。”刘学周说着顿了一下道:“而在微臣暗访之时,甚至听到了‘反’之字眼儿。”

    听到那个字,南宫胤脸上瞬时阴沉下来,一边的喜公公脸色骤然大变,心里更是猛地跳了起来。轻轻抬头看了一眼神色刚正,秉直的刘学周,眼里溢出敬仰,叹息:不愧是皓月不怕死第一人呀!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南宫胤沉怒道:“刘学周,此言可是真的?”

    “皇上,此等言辞如果不是亲耳所闻,微臣如何会无由说出这样大逆不道之言。”刘学周眼神毫不闪躲,神色冷凝道:“而且,当时随同微臣一起前去的影卫也听到了,所以,是真是假皇上一问便知。”

    闻言,南宫胤眼里闪过杀气,脸色更是难看,不过却没叫来影卫。只是沉声道:“可还有其他?”

    “再有就是三皇子,实在是太过不成体统,夜夜笙歌,荒yin成性,还异常的暴戾。在上次劫持伯爵府世子妃的事件中,那个出头的顾允儿,在送回到三皇子身边的当天,就遭到三皇子一顿毒打,而在她奄奄一息之际,三皇子又命人直接把她丢到了妓院,还责令当天去妓院的男子都由她一个人接待。”刘学周说着,脸上是无法掩饰的怒气。

    “皇上,那个顾允儿心怀不轨,心计不善,是该受到处罚。可三皇子如此,实在是太过了,其做法令人发指。皇上,微臣说这话或许是大不敬,可就算皇上要砍了微臣,微臣也是要说。”

    说着,遂然跪下,铿锵余力道:“皇上,三皇子此人绝对就是一个败类,有他如此祸害,绝对是我皓月之灾难,也是皇家之大不幸。微臣恳请皇上发落三皇子,给陵城百姓一个交代。”

    刘学周话落下,御房瞬时沉寂下来,喜公公脸色发白,额头上满是汗珠。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刘学周呀!刘学周!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命的愣头青,真是绝无仅有的稀有。

    南宫胤脸色阴沉的可怕,深沉的看着刘学周。静默良久,开口,声音带着森冷,“来人。”

    一声喝,一边侍卫疾步上前,屈膝跪地,“在!”

    “把刘学周给朕带到宗人府,关押!没有朕的容许,任何人不得探望。”

    “是。”

    刘学周却是神色不变,低头,叩首,不等侍卫动手,起身往外走去。

    看着刘学周的背影,南宫胤神色冷凝,“喜公公。”

    “老奴在。”

    “传召皇后!”

    “是!”

    伯爵府

    客房中,顾馨儿,顾怜儿相对而坐,看着桌上的茶点,再打量装饰简洁却很显大气的屋子神色不定。

    静默良久,顾怜儿开口,低声道:“你看这顾清苑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馨儿听言,脸上样子一抹莫测的笑意,淡淡道:“不是个简单的人。”

    “姐姐可是看出了什么?”

    “从她和曾氏和大房那个三姨娘的对持中。那次遇劫,她只有一个人,可面对的却是三方人。然,最后的结果却只有她一个完好无损,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毁了!这其中绝对不会只有运气这么简单,也绝对不会只有夏侯世子的维护能全部解释的。”

    “只是那样的场面我们无法亲眼得见。或许,无法完全确定有猜错的可能。可是现在,从这伯爵府下人态度,难道你就看出什么吗?”

    “下人?”

    “是,一个主子是怎么样的。看下人们对她的态度可以探究出很多东西。而这府里的下人,提到顾清苑的时候,脸上是恭敬,是敬畏,没有一个是漫不经心的。这就能看出顾清苑她在这伯爵府是有着怎样的威信。”

    “还有那些下人,对待我们的态度!客套,知礼,不会因为我们是庶女就怠慢,也完全不因为我们是顾清苑的堂妹而恭维,更重要的是,他们谨守顾清苑的命令,该安置的一分不少,而顾清苑没吩咐的,也没一个多做。更没有一个多言的。”

    “顾云儿她自以为聪明,兜着转着问了人家很多问题,可那些下人只是微笑,却是一个字儿也不说。就连顾云儿那钱财贿赂,那些下人干脆推拒,连一丝犹豫和迟疑都没有。由此可见,这伯爵府主人那绝非一般的训导能力。”顾馨儿说着眼里闪过异样光芒,有一种莫名兴奋的感觉。

    顾怜儿听了凝眉,“顾清苑刚嫁进来没多久,这些下人不可能是她训导出来的吧?”

    “是与不是等着看吧!”顾馨儿话落,就看到顾云儿走了进来。两人顿住停口,抬眸,只见顾云儿脸上带着挫败,眼里是无法隐藏的沮丧。刚开始那兴奋,激动的神色消失无踪,整个人很是垂头丧气,看到她们有气无力道:“怜儿妹妹,馨儿姐姐你们没出去转转吗?”

    顾馨儿轻笑道:“没有!伯爵府我们不熟悉,所以,一直在屋里待着!云儿妹妹去哪里了?”

    “就是随便看看。”说着在她们身边坐下,身后的丫头机灵的倒了一杯水放在顾云儿的面前。

    顾云儿拿起一饮而尽,喝完放下杯子,赞叹道:“这伯爵府真的是很漂亮,你们不去看看吗?”

    顾馨儿摇头,淡笑道:“清儿堂姐不在,我们四处乱走有些不合适。”

    顾云儿听了,眼里闪过一丝不快,声音亦带着一丝不满道:“清儿姐姐明知道我们在这里,可这么长时间了,却是连面也不照一个,对我们实在是太冷淡了些。你们说,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在这里呀?如果是这样的话,刚开始祖母说的时候就应该拒绝嘛!何必这样应下了,却又把我们撂在这里不闻不问的,太让人伤心了。”

    听了顾云儿的话,顾怜儿眼里闪过嘲讽的笑意。顾馨儿神色不变,轻笑道:“云儿妹妹你想多了,清儿堂姐大概这会儿是在忙吧!毕竟这么大的伯爵府要打理很是不容易,她绝对不是故意冷落我们…。”

    顾馨儿的话未说完,顾云儿就不忿打断道:“她那里是在忙,她是在睡觉。”

    此话出,顾馨儿眼里闪过什么,脸上却有些惊讶道:“这…这不太可能吧!云儿妹妹肯定是你想太多了。”

    “哪里是我想太多了,是她院子里的丫头亲口说的。我可是一点儿也没污蔑她。”顾云儿有些恼火道。

    闻言,顾馨儿,顾怜儿两人眼里闪过笑意,看来顾云儿她是等不及了。跑到顾清苑那里去等待和某人巧合的相遇了。结果却是碰了壁,顾清苑根本不见她。打探不到消息,又见不到人,难怪顾云儿急了。

    “云儿姐姐,我想清儿堂姐一定是累了,你也看到了今天上午她招待那么多客人,肯定耗费了不少的经历,想休息一下也没什么。”顾怜儿很是善解人意道。

    “什么累了?我看她根本就是不想搭理我们罢了!”说着脸上染上委屈,嘟着嘴巴道:“再说了,就算是休息,可也都这个时辰了她也该休息够了吧!难不成她准备一下子休息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吗?她这分明是躲着我们。”

    顾馨儿听言,心里缓缓摇头嗤笑,就顾云儿这样愚昧的人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个意外。或许,以前的曾氏之所以留着她也就是看出了她空有美貌,却没有一点儿心机,不会成为威胁,倒是一个很好用的棋子才会一直留着她,而没早早的毁了她吧!

    但是,就她这样就算是进了伯爵府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最多也就是男人一时兴起的玩物罢了!

    ……

    此时,被顾云儿讨伐的那个人,不是想一觉睡到晚上,而是想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然而,耳边男人连续的唤声,让她不得不睁开眼睛。

    睁开眼眸看到就是,男人春风满面,眉眼带笑的模样。看到顾清苑醒来,男人俯身,声音很是柔和道:“丫头,起床了!”

    顾清苑动弹了一下酸痛的身体,叹息:劝男人回家这算是很顺利吗?不过,男人确实回来了,只是她没猜到过程,也猜错了后果。她本以为她表白后,男人最起码回应两句好听的,可他没有!反倒想让她再说一遍!

    她以为男人就算高兴,一时情动想办了她,可最起码也应该等到晚上吧!可看现在的结果,显然她想错了!

    男人该古板儿的时候古板,可该不羁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规规矩矩。

    看顾清苑只是看着他,却没有一点儿想起来的意思,夏侯玦弈自然知道其中缘由。不由很是体贴道:“要不,我把饭菜拿过来你吃了再接着睡。”

    顾清苑听了,感叹:男人这体贴的绅士样如果在床上的时候能想起少许就好了。

    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时辰,“算了,我还是起来自己吃吧!”

    “还可以吗?”

    此话出,顾清苑不由的瞪眼,这男人…。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眼里冒出一丝火花,想起她在床上小意求停的样子,垂眸,以拳抵唇,轻咳,他问错话了!

    “我去让丫头给你端吃的过来。”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顾清苑咬牙!男人现在不但会离家出走,还会脱逃了!

    夏侯玦弈出去,凌菲进来,看到坐在床上正在穿衣服的顾清苑。眼里溢出笑意,心里感慨:主子也有情不自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呀!

    “世子妃,奴婢帮你更衣吧!”

    “不用了,已经好了。你去准备点儿热水吧!我想沐浴。”

    “热水世子爷已经吩咐奴婢准备好了。”

    闻言,顾清苑抚额头,男人难道就不知道低调吗?她的名誉…。顾清苑扼腕!

    洗梳好,饭菜也已经准备好。顾清苑穿着随意,头发也随意简单的束起,整个人看起来慵懒,自在,舒服!很有几分出尘脱俗的仙味儿。只是,在看到那吃的后,那股仙味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中午有客人没吃好饭,下午又消耗太多体力,顾清苑的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了。看着桌上她爱吃的东西,嘴巴塞的满满的,眼里扬起满足的笑意。夏侯玦弈看着,眉宇间是溢出宠溺,习惯性过的开始了他的喂食行动。

    一边的梅香,兰芝看着,心里松了口气。前两日世子爷不在,小姐也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看的她们心里是七上八下的还以为他们之发生什么事儿了呢!可现在看来,是她们想太多了。世子爷和小姐之间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好,感觉甚至比以前还要好。

    屋里的气氛很是温馨,温暖!

    “世子妃,三位庶小姐来了。”凌菲从外面走进来,声音带着一丝冷色道。

    闻言,顾清苑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她都快把那三位给忘记了。

    夏侯玦弈眼里溢出沉色。

    兰芝低声道:“她们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说是给世子妃道声晚安。”

    顾清苑听了,擦拭一下嘴角,看着夏侯玦弈道:“我出去一下。”

    夏侯玦弈点头,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顾清苑的背影,狭长的双眸子微眯,转眸看了一眼凌菲,“凌菲!”

    “主子。”

    “告诉影卫一声,让他们去一趟厉城。”

    “回主子,世子妃昨日已经让人去了。”

    听言,夏侯玦弈扬眉,神色缓和了不少。

    然,良久没看到顾清苑回来,夏侯玦弈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凌菲看了赶紧道:“奴婢去看看。”

    “无需!把世子妃的披风拿过来。”

    “是!”凌菲转身进去内间,一会儿拿着一件披风递到夏侯玦弈面,“主子。”

    夏侯玦弈接过,起身,往外走去。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