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2章 真是时候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是时候

    顾清苑看着手里的绣品,再看顾云儿喋喋不休的讲解的热情模样。眉毛轻佻,一套绣枕做礼物,问了一句喜欢不?她应:喜欢!问了一句这绣法好看不?她诚实的表示,她对绣技不是很懂!然,就是这句不懂,迅速打开了顾云儿的话匣子。

    顾云儿开始事无巨细万分详细的给她讲解起来。那认真地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由感叹:她还真是完全不藏私,准备倾囊相授,那急切完全不能等待的样子,让人觉得,她真是立马就想让自己出师呀!

    如此热切,看着真是让人感动呀!然而,在这热心的背后却潜藏了太多的不单纯。

    顾馨儿,顾怜儿两人脸上带着轻笑,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明了,看来顾云儿今天是打定了主意,今天势必要见到那位只闻其名,却从未谋面的夏侯世子——她要引诱的男人了。

    顾云儿举动她们毫不意外,倒是顾清苑那随意,甚至可以说不修边幅的样子,让她们再次的讶异不已。

    在来的路上就无意中听到几个下人,脚步匆忙!嘴里说着,夏侯世子吩咐的要赶紧些如何,如何!这类的话语。如此来看的话,那位世子爷就在府里了。既然夏侯世子在的话,顾清苑竟然还穿着这样,她是否太过随意了些。

    虽然穿成这样并不难看,然,这模样看起来却是对男人太过不上心了,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身为女子那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很注重自己的装扮,时刻让男人看到自己优雅,美丽动人的一面才是正确的,也是最基本的吧!

    因为,在她们的印象中,无论是曾氏还是姨娘,每天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心思来装扮自己。就是希望得到父亲的宠爱,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姨娘也曾说过,在这后院之中,不怕失去性命,怕的是没了男人的宠爱,被男人厌弃。一旦让男人忘记了你,日子将会过的生不如死,连带的你的孩子也会过的凄惨,悲戚!

    所以,你可以不爱那个男人,也不要强求那个男人多爱你。你要做的就是能抓住他的宠爱,那就够了!

    而,顾清苑如此不上心,是很自信这副模样不会被男人不喜?或许,是因为现在府里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她还没经历过那种跟人争宠的日子,还没意识到男人宠爱她的重要性?还是,她是坚信无论她什么样子,夏侯世子都是喜欢她的?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只能说顾清苑她聪明有余,可却太过骄傲了,这样的人就算再聪明,可却注定要载跟头的。

    耳边听着顾云儿不停休的言语,还有一边看似安安静静却时不时的,用满含探究之色看着她的顾馨儿,顾怜儿。

    这样一出戏,让顾清苑耐性宣告结束,转眸打断顾云儿,淡淡道:“今日天色不早了,云儿堂妹讲了这么久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顾清苑话出,顾云儿顿住!而顾清苑那直截了当撵人的言辞,让顾云儿眼里闪过难堪,还有一丝不甘的恼火!然,脸上却满是委屈的看着顾清苑,忐忑不安道:“清儿姐姐可是觉得我太过话多了吗?”

    是太多了!彼清苑神色淡漠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可意思不言而喻。

    顾清苑如此不留情面,让顾馨儿,顾怜儿一怔!看着顾清苑清冷,淡漠的样子,顾馨儿眼眸微缩。已经看出了什么吗?可这样直接的反应出来,是否太过沉不住气了?顾清苑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顾云儿眼眸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清苑,她竟然一点儿情面都不留。这。真的是太过分了。特别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看顾馨儿,顾怜儿惊讶的样子。顾云儿脸颊瞬间涨红,眼底满是羞愤,眼泪顺着掉落下来,泪眼朦胧的看着顾清苑,哽咽道:“清儿姐姐,我只是看你不懂想跟你讲解一下,教你一下而已。我是好心,好意的,可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太伤妹妹的心了…”

    “世子爷!”

    丫头请安的声音响起。而世子爷三个字,让顾云儿准备擦拭眼角的手瞬时停住,头猛然抬起!彼馨儿,顾怜儿听到声音也急忙起身,站定,微微抬眸,看向门口。

    当夏侯玦弈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顾怜儿惊住,顾馨儿眼神紧缩,顾云儿定住,甚至连眼里的泪珠都定格了,泪眼朦胧的眼底是满满的惊艳,炙热,怔怔的看着缓步走来的男人。

    强势的尊贵,让人沉沦的俊美,他就是夏侯玦弈吗?顾云儿痴痴的看着,忘记了场合,忘记了规矩,更忘记了这样是否合适!她的眼睛无法移开,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进伯爵府,她要做他的女人。

    看着夏侯玦弈,顾馨儿最先回神,拉了一下怔忪的顾怜儿,在夏侯玦弈走进的时候屈膝,“见过夏侯世子。”

    夏侯玦弈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抬眸看顾清苑略显疲惫的模样,扫过顾云儿那呆愣,痴迷的样子,眼里划过沉冷。大步走到顾清苑身边,展开手里的披风为她披在身上,自然且熟练的为她系好带子,整理好头发。

    眼角的柔和,还有那贴心且绝对宠溺的动作,让顾云儿刚涨红的脸色猛然煞白,心口抽痛!

    顾怜儿,顾馨儿惊疑不定,这样侍候人,降低自己身份的事情不都是下人做的吗?就是夫妻之间,那也都是女人该做的呀!在顾家就顾挺远一个商家男人,就是再宠爱一个女人也从来没有做过伺候女人的事情!

    可现在,这位身份高贵的夏侯世子,竟然如此屈尊降贵的伺候顾清苑!包重要的是,顾清苑虽然脸上带着笑意,可神色却很是平静,没有受宠若惊,也没有吃惊,讶异!如此自在,难道夏侯世子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吗?很是不可思议,更无法想象。

    想此,顾馨儿眼神莫测,不可否认被一个如此俊美且尊贵不凡的男人宠爱着,让她心里不由的溢出嫉妒之意。

    身份,权势,长相,这些让女人向往且心动的东西,夏侯世子他都有。而顾清苑嫁给这样的人,已经很是让人嫉妒了。现在却又看到这个男人对顾清苑如此的体贴,疼宠。那,对于顾清苑这样拥有世间一切的女子,嫉妒就是轻的,嫉恨之意都有了!

    想着,转眸看了一眼顾云儿那惨白的脸色,心里冷笑,那位可就已经开始嫉恨上了。看来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

    夏侯玦弈握着顾清苑略有凉意的小手,眉头皱了起来,冷声道:“都要受凉了,还在这里耗着干什么?”

    “呃!还好。”

    “什么还好!”夏侯玦弈沉声道:“告诉你,受凉生病了不要在本世子的面前装可怜。”

    闻言,顾清苑垂眸,男人心气儿好像又不顺了。

    “肚子不饿了?”

    “饿!”

    “回去吃饭。梅香,送她们回去。”夏侯玦弈说完,拉着顾清苑往外走。

    梅香应是,抬头看着顾怜儿三人,客气却很是冷淡道:“三位小姐,奴婢送你们回去。”

    顾馨儿轻笑,颔首,有礼道:“有劳梅香姑娘了。”

    “不敢当,三位小姐…。”梅香‘请’字还未出口,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清儿姐姐…”顾云儿唤着,看着前面的两人,疾步追了过去。

    顾清苑顿住脚步,看着挡在前面的顾云儿,淡淡道:“云儿堂妹可还有事?”

    顾云儿站定,听着顾清苑的问话没有立即回应。离夏侯玦弈如此近,近到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而她只她再上前两步就能碰触到他。这让顾云儿心剧烈的跳动着,她努力平复着,深吸一口气,才抬头看着顾清苑怯怯道:“清儿姐姐,刚才你没生我的气吧!”

    顾云儿问,却不等顾清苑回应眼泪就流了下来,那晶莹的泪珠挂在那花儿一般的小脸上,很是不安的看着顾清苑,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道:“清儿姐姐,我刚才真的没有什么坏心眼。我只是想为你做点儿什么罢了!”

    “清儿姐姐你是伯爵府的世子妃,如果不懂绣技的话,让外人知道了一定会看低你的。就是对伯爵府也很是不好。而我不想清儿姐姐被人非议,所以才会不停给你讲解那些东西。不过,也许我有些太心急了吧!就没注意太多…。”

    顾云儿说着,不时的用衣袖擦拭着眼角,眼睛却时不时的看着夏侯玦弈。

    顾清苑看着感叹:顾云儿这哭的,还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呀!哭是一门艺术,哭是一首诗,哭是一幅画。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哭是一门学问呀!不过,她更想知道的是她这是对着镜子练出来的吗?这要练习多久呀?

    还有那这番用心良苦的言辞,却是意味深长,含义无穷。自己不懂的,她很懂!并隐含的说出,自己的才技如此差劲儿,早晚有一天会给伯爵府丢脸。同时,表现了她的细心,为伯爵府着想的用心。然,她跟自己讲,自己却不高兴,这可真是不受教呀!

    身为伯爵府世子妃,才技不行,品行还差,更是一点儿也不为伯爵府着想。相反,顾云儿她却是才技好,品行更好,知道为她人着想,更把伯爵府放在心上。

    如此,还真是一个绝对的对比呀!自己都快一无是处了。

    顾云儿说完,眼睛看着夏侯玦弈,可怜兮兮道:“夏侯世子,我刚才真的…。”

    “闭嘴!”

    冰冷,沉硬的两字出,顾云儿脸色遂然无一丝血色,泪如雨下。顾清苑垂眸。美人计,表柔弱,对男人的用处不大呀!

    “世子爷…”情意绵绵,悲悲切切的语调起。

    顾清苑抖了一下。夏侯玦弈身上寒意出,阴冷,深沉的看了一眼顾云儿。

    沉重,慑人的压迫感让顾云儿呼吸一窒,从心底发寒气,身体一颤,身体冰冷,脸色仓惶,夏侯玦弈对她的态度,让顾云儿脑子一边空白,一时之间什么也感觉不到。良久,等到回神的时候,夏侯玦弈和顾清苑早已离开。眼前,顾怜儿,顾馨儿眼里脸上满是担忧的看着她。

    “云儿妹妹,你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顾馨儿担忧道。

    “云儿姐姐你脸色很是难看,要不禀报一下清儿姐姐让她为她找个大夫吧!”顾怜儿善良的提议道。

    顾云儿听了神色怔怔,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转身跑开。

    顾怜儿看着,眼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冷笑。顾馨儿神色莫测,心里满是期待。

    ……。

    回到暖和的房间里,吃着可口的饭菜,顾清苑感叹: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不挨饿,不受冻,身体倍棒基本的快乐呀!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随意道:“想好怎么处置那几个人了吗?”

    “嗯!想好了。”

    “快些打发了。”

    “是,夫君。”

    不远处的兰芝,梅香听了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的对话,自然知道他们说的那几个人是谁,听着心里不由的松了口气。

    看顾云儿那个样子,她们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恼火之余也有些担心。顾云儿虽然身份低微,可长相确是没的说,夏侯世子为人虽然清冷,淡漠,对女色看起来也很是冷淡,可男人毕竟是男人。谁也无法保证他对所有的漂亮女人都不动心。

    不过,现在看来,她们是真无需担心了。夏侯世子竟然比小姐还厌烦她们几人。如此,也绝对不会对顾云儿有什么异样心思了。

    看夏侯玦弈那反感的样子,顾清苑轻笑道:“我家夫君相貌好,家世好,对娘子也好。更重要的是也不爱沾花惹草,就是偶尔有些脾气不好。不过,那一点儿缺点儿是完全不妨碍我家夫君成为绝好男人的典范呀!”

    顾清苑说着叹息:“夫君如此,也难怪惹人窥探了。唉!我悲喜交加呀!”

    闻言,夏侯玦弈瞥了她一眼,清冷道:“四点,我占了三好惹到了人,娘子还悲喜交加!那为夫我呢?我家娘子如此没心没肺的,竟然还让人不省心,我该如何?”

    夏侯玦弈话出,顾清苑摇头,感慨:“还是盲婚哑嫁的好呀!成亲前相互了解太多,那可真不是好事儿。唉…”

    夏侯玦弈听了冷哼,“如果一点儿不了解,你会嫁吗?”

    顾清苑一噎,相互了解太多,果然有利也有弊。

    皇宫

    韦贵妃一扫前几日的抑郁之色,整个人容光焕发,眉宇间的开怀是怎么都无法掩饰。

    一边的钱嬷嬷看着,脸上也跟着扬起笑意,恭敬道:“娘娘,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

    “不了,这几日皇上心情不好,我们还是老实的在这殿里待着吧!”韦贵妃淡淡道。

    “是,娘娘。”

    静默一会儿,韦贵妃开口,“我们的皇后可是已经去佛堂了?”

    “回娘娘,皇后已经去了。”

    “是吗?”韦贵妃听了扬眉,叹口气,“唉!这每天都去给皇后请安,现在猛一下子不需要请安了,我这心里还真是有些空荡荡的呀!”

    钱嬷嬷听了垂眸,皇后因为三皇子的事情,不但被皇上下令在御房跪了一下午,还被责令在佛堂待一个月,名头是一国之母为皓月祈福。其实,就是惩罚,是警告!

    而三皇子也已经被皇上下旨,罢免了他永定王的封号,收回了他的封地,把他发配去了皇陵和悠然公主一起为皇家守陵。没有宣召永世不得回京,三皇子这下算是彻底毁了。

    “钱嬷嬷。”

    “老奴子。”

    “二皇子那里可有传来什么消息吗?”

    “还没有。”

    闻言,韦贵妃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夜儿也已经派人去陵城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呢?而刘学周到底在陵城都查探到了什么呢?竟然惹得皇上发这么大的火气呢?她还真是很好奇呀!还有,刘学周现在在哪里?宫里的人只看到他从御房出来,可去了哪里却没人知道?

    想着,韦贵妃眼睛微眯,难道是查探到了什么了不得东西,已经被皇上给…给灭口了吗?想着,韦贵妃神色不定。

    “娘娘,二皇子来了。”宫女忽然的禀报声音,打断了韦贵妃的思绪。

    “请二皇子进来。”

    “是!”宫女出去。

    一会儿南宫夜走了进来,看着韦贵妃微微俯身,“母妃!”

    “起来吧!”

    “是!”南宫夜起身,在韦贵妃身边坐下,脸上也满是意气风发,神采风扬的笑容。心情看起来和韦贵妃一样,好得不得了呀!

    “母妃,儿子想给父皇请旨去陵城。”南宫夜眼里满是期待,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闻言,韦贵妃一怔,凝眉:“夜儿,你父皇现在因南宫玉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去陵城怕是不妥,会让你父皇还有百官觉得你要去探查南宫玉。认为你这是落井下石,幸灾乐祸,没有手足之情太过冷血。夜儿,这可不是一个好名声。而且,母妃也觉得为了一个结局已定,已经不会威胁到你的人,再费心,劳力根本就没那个必要。”

    韦贵妃说完,南宫夜笑道:“母妃,你想到哪里去了?儿臣在你眼里是那么笨的人吗?如此多此一举的事情,我才不屑去做。”

    “那你为何要去陵城?”韦贵妃有些不明道。

    “母妃是这样的,儿臣派去陵城的人刚刚已经传来消息了,说南宫玉把陵城给搞得是乌烟瘴气的,整个陵城民怨载道,乱成一团了,百官也因为以前跟南宫玉走到的太近,很多都被波及了。现在南宫玉落下如此下场,那些个官员个个是自身难保,逃跑的逃跑,被抓的被抓,陵城现在可以说是一个乱城…。”

    南宫夜的话还未说完,韦贵妃就已然明白了他想的是什么了,眼里精光闪过,低声接应道:“所以,你想去陵城收拾安南玉留下的烂摊子,做出一番成绩,让你父皇看看,也在百官的面前树立一个有担当,有能力,有魄力的形象,是吗?”

    “不错,儿臣就是这样想的。”说着看着韦贵妃,郑重道:“最重要的是儿臣想让她们看看,皇后生养出了皇子,是绝对比不了母妃的儿子的。母妃比起皇后可是一点儿不差,且是更好。”

    此话出,韦贵妃心里猛然跳动起来,却不是开心而是反射的戒备,抬眼看了一眼四周,直到没看到什么威胁,才放下心来。脸上扬起笑容,感动的看着南宫夜,“夜儿,你能想着如此为母妃挣脸儿,母妃真的很高兴。不过,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让人听到了对我们绝对不是好事儿。夜儿的用心母妃心里知道就好。”

    “儿臣知道轻重。”

    “那就好,那就好。”韦贵妃感动落泪,欣慰的看着她的儿子。

    南宫夜看出韦贵妃眼里的骄傲,心情更好,“母妃,儿臣去陵城这想法很是不错吧!”

    “是不错。不过,夜儿你有信心可以把陵城给整顿过来吗?”韦贵妃还真是有些担心,没挣到功,倒是接手了一个麻烦。

    闻言,南宫夜信心十足,豪气万丈道:“母妃,一个小小的陵城,儿臣当然可以把它给整顿好,这并不是一个难事。儿臣现在担心的是父皇他会不答应,让儿臣错失了这次表现的机会,那就太可惜了。”

    韦贵妃听了,思索了一下,暗道:陵城的事情如果处理的好,对夜儿来说绝对是一件儿大好事儿。一定可以让夜儿在朝堂的声誉提高不少。而且,做什么事情那可都是要冒险的,如果胆小在这宫里根本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而夜儿的身边也有不少的能人悍将,就算是夜儿有想不到的地方,让他们提醒着些想来问题应该不大。

    想此,韦贵妃点头,“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那母妃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这么说母妃是同意了。”南宫夜高兴道。

    “是,事不宜迟你赶紧去跟你父皇请旨去吧!”

    “是,儿臣这就去…”

    “夜儿,等一下。”韦贵妃叫住已经快冲出门口的南宫夜。

    “母妃还有什么事?”南宫夜顿住脚步,回头问道。

    “夜儿,如果你父皇同意了,你记得去你舅舅那里一趟,有些事情听听他的意见。”

    “好,儿臣知道了。”

    “那你去吧!”

    “嗯!”南宫夜点头,疾步离开。

    看着南宫夜离开的背影,韦贵妃忽然觉得心里开始翻涌,好像很多事情马上就要开始了。

    韦贵妃出声唤道:“钱嬷嬷。”

    钱嬷嬷疾步从门外走进来,恭敬道:“娘娘…”

    “最近柔儿在做什么?”

    “表姑娘好像在准备去伯爵府的寿礼。”

    闻言,韦贵妃微愣了下,随即了然,“本宫都快忘记了,过几日是伯爵府老侯爷的生辰。”

    “是的娘娘。”

    “柔儿她倒是用心呀!但是,只知道在这方面用心可是没什么用处的呀!”韦贵妃神色莫测道。

    钱嬷嬷听了心里一禀,神色不定。

    伯爵府

    早上,顾清苑刚送夏侯玦弈离开,回到院子里就看到一个丫头,脸上满是祈求之色,看着梅香,兰芝不住的哀求着,“两位姑娘,求求你们了,就让奴婢见见世子妃吧!奴婢真的是有事儿求见世子妃。”

    梅香脸色不是很好道:“我刚才已经给你说了世子妃她这会儿不在,你有什么事可以先跟我们说一下,等下世子妃回来我们会向世子妃禀报。或者你在这里等她一下,自己亲自向世子妃说。”

    丫头听了脸上满是焦灼之色,眼里满是不信,紧张道:“两位姐姐,奴婢知道昨天我们家小姐惹得世子妃不高兴了,可是我们家小姐绝对不是诚心的。所以,请你们代为通报一声吧!”

    “你…你真是胡搅蛮缠,我已经给你说过几次了,世子妃不是不见你,而是不在。”梅香有些恼火道。

    “姑娘…。”丫头还欲祈求。

    顾清苑抬脚上前,“发生什么事儿了?”

    看到顾清苑,丫头怔了一下,眼里闪过意外,竟然是真的不在吗?

    梅香,兰芝疾步上前。

    “怎么回事儿?”

    “回世子妃的话,刚才世子妃刚出去不久云儿小姐身边的丫头就来了,要求见世子妃。至于为了什么事情,她还没说。”梅香简单的禀报道。

    闻言,顾清苑转眸。

    那个丫头慌忙上前,惶恐的对着顾清苑跪下,“奴婢见过世子妃。”

    “何事要见我?”

    “回世子妃的话,我家小姐不知道怎么了,昨天晚上身体就开始不舒服。只是那个时候天色已晚,小姐和奴婢不敢惊扰世子妃休息。所以,小姐就强忍着没吭声,也想着应该没什么问题,休息一晚上应该就会好了。”

    “可,没想到的是,天亮奴婢发现我家小姐竟然发热了,整个人也昏昏沉沉的,连奴婢唤她!她都没什么反应,奴婢真是吓坏了。”丫头说着,不由哭了起来,看着顾清苑惊慌失措道:“世子妃求你跟奴婢去看看小姐吧!奴婢真怕小姐她…。”

    “世子妃,顾老夫人来了。”凌菲此时走过来,禀报道。

    此话出,正在哭泣的丫头猛然顿住,也不待顾清苑说什么,赶忙起身,激动不已,“老夫人来了,老夫人来了,小姐有救了…”说完拔腿往外跑去。

    丫头的话,让三个丫头脸色瞬时沉了下来。

    顾清苑挑眉,来的真是时候,病的也真是时候。丫头那句有救了,更是有意思呀!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