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3章 谋算起

嫡女风华 第213章 谋算起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伯爵府

    齐嬷嬷和一个妇人两人搀扶着老夫人,脚步匆忙,疾步的走到顾清苑的院子。

    看到顾清苑,完全不等顾清苑开口说话,老夫人就急声道:“云儿是怎么回事儿?是哪里不舒服?可是病了?你可找人给她看过了?大夫怎么说,严重吗?”

    听着老夫人这一连串的问话,顾清苑挑眉,看她这焦灼,担忧的神色,还真是把一个为孙女担忧的,慈爱祖母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老夫人看顾清苑没有立即回应,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道:“清儿,我问你话你没听到吗?你云儿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才在这里住了一天人就出事儿了呢?”

    老夫人那冷硬的言语,质问的口气,让凌菲眼眸沉了下来,兰芝,梅香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

    顾清苑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神色淡淡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听说,具体如何,我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无法回答祖母。”

    老夫人听言,很是伤心道:“我听这个丫头说云儿她昨个夜里就不舒服了,可你竟然现在在知道,你…你对堂妹可真是够上心的呀!”

    老夫人的责怪,让兰芝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对老夫人微夫人算是请安,继而,正色道:“老夫人,云儿小姐她身体不适是在夜间开始的。她不差丫头来禀报,而我家世子妃又没有派人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她病了,我们世子根本就无从得知,所以,这件事怨不得我家世子妃。”

    兰芝话出,老夫人嗤笑,抬眸看着顾清苑,“看看,这就是你身边的丫头吗?主子说话她竟然敢擅自接应,真是不成体统。”

    说着看了一眼兰芝,眼里满是冷色,“我记得这个丫头就是以前在顾家伺候你的那个吧!哼!以前在顾家的时候我可是没见过她敢如此没规矩,如此大胆?要不然我早就杖毙了她,怎会容得这样一个丫头来丢人现在眼。”

    “现在才跟着你来到伯爵府几日,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一看就知道心里是个不安分的。像这样的丫头,绝对不能留着,趁早打发了,让她待在你身边,早晚给你惹下祸端。你看她刚才对我的态度。”

    “像我们清楚的,都知道是她自己没规矩,觉得自己是侯府的丫头了不得了,就我这老婆子放在眼里了?可,如果让外面不知道,不了解的人看了,还以为是你这个主子潜移默化,她跟着有样学样才敢如此的呢!”老夫人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顾清苑。

    老夫人一席话,让兰芝脸色红白交错,为自己的莽撞给顾清苑带来麻烦,感到忏愧。更为老夫人的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感到十分的生气。兰芝咬牙,手紧紧的握着,梅香看此轻轻的把她拉在一边,轻轻的对她摇了摇头。

    顾清苑淡漠一笑,看来跟老夫人之间连和平相处都做不到了。一次的违抗竟然让老夫人无法容忍到此,想来,老夫人需要的从来不是亲情,她要的从来都是奴隶。

    顾长远虽然不是好人,对老夫人或许也不是从心底里恭顺。可那么多年,他对老夫人是完全的顺从,几乎是百依百顺。然,结果呢!从顾长远入狱至今,老夫人不要要说去探望他,就连问起都从来没有过。要不然,也不会顾长远死了这么久,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顾长远如此,二姨娘,顾无暇如此,顾挺远,曾氏,顾清雅,顾清素。她都是如此,只要一出事儿感觉或许会波及到她。她就会立马舍弃那个人。当然,如果谁对她不敬,不顺从,她同样会不休不止的针对于她,自己就是个例子。

    “祖母,不是很担心云儿堂妹吗?那,在这个时候追究一个丫头好像没那个必要。我们还是先不看看病人吧!”顾清苑不疾不徐,温和道。

    然,这句话却让老夫人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冷厉的看了顾清苑一眼,她这是什么意思?是要人家觉得她这个祖母,为了想要责罚一个丫头,连孙女都可以忽视吗?她这是想让人家觉得自己对顾云儿也根本不上心吗?

    想着,心里冷哼!看来顾清苑不但是,不把自己这个祖母放在心上。也已经开始防抗自己,针对自己了。既然如此,那她可就不要后悔。

    想此,顾老夫人转身看着顾云儿身边的丫头,沉声道:“你们小姐在哪里?快带我过去。”

    “是,老夫人。”丫头领命,扶着老夫人往客顾云儿所住的客房走去。

    老夫人那森冷的眼神,顾清苑看到了,几个丫头也看到了。

    看着顾清苑,兰芝很是惭愧道:“小姐,奴婢刚才沉不住气,给小姐丢脸儿了。”

    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轻轻摇头,“梅香你们两个看着院子,顺便把食材准备一下,老侯爷和世子爷今天回来吃饭。我等会回来做。”

    “是,小姐。”

    “凌菲,走吧!”

    “是,世子妃。”

    兰芝,梅香两人看顾清苑带着凌菲离开,脸上满是担忧。

    “梅香,我总觉得顾云儿这忽然生病,里面有什么问题。”兰芝皱眉道。

    梅香点头,若有所思道:“顾云儿忽然病了,老夫人碰巧来了。而且,老夫人竟然对我们小姐带着某种不容的敌意。”梅香说完,神色不定,声音里染上怒火,“看来她们根本不是来探望小姐,而是给小姐添堵来了。”

    兰芝听了,鼻子忽然觉得反酸,伤心道:“老夫人怎么可以如此!外人针对我们小姐,找我们小姐麻烦也就算了,可老夫人她是小姐的祖母呀!她竟然也要对付我们小姐,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人心本就难测,更何况老夫人本来就不是一个良善,豁达的人。或许她看小姐那里不顺眼了吧!”梅香神色冷凝,道:“不过,对于老夫人的态度我倒是不太在意,我现在担心的是她们用了什么计策,要谋划我们小姐什么?”

    兰芝听了更加担心,“那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梅香摇头,正色道:“顾云儿的别有用心,老夫人的态度的转变,这些我都看出来了。那么,小姐也一定早就察觉到了。小姐的性情我们都知道,想来心中一定有了应对之策了。而小姐没让我们去,应该是用不到我们。所以,我们就听小姐的在这里守着吧!”

    大皇子府

    洪欣一身正红锦袍,那是正红那是只有正室才能穿的颜色。妆容精致,头发亦梳的一丝不苟,姿态端庄的坐在主位上,看着跪在下面二个身姿,容貌都很是出挑的女子。神色严肃,威严道:“今日夫人让你们过来是为何可都知道了吗?”

    “回皇子妃的话,夫人让我们听皇子妃吩咐。”两个女子恭敬道。

    “除了听我吩咐,夫人可还给你们说了其他的?”

    洪欣这话出,两个女子顿了一下,忐忑的看了她一眼,才开口道:“夫人说,让奴婢…侍奉大皇子。”说完赶紧低头。

    洪欣神色不变,可手指甲却狠狠的刺入了肉里,心口闷痛。声音却染上一抹冷色,“不错,是让你们过来侍奉大皇子的。那,该怎么做你们也都知道了吗?”

    “是,奴婢一定尽心侍奉大皇子,事事都听皇子妃吩咐。”

    闻言,洪欣眼里溢出一抹森冷,声音低沉道:“记住,本妃只要听话,明白吗?”

    此话出,两个女子一怔,而后心里一跳,豁然明白,大皇子妃要的只是听话,至于对侍奉大皇子,她不需要她们太过尽心了。要是敢抢了她的风头,她可是不会容下她们。两人明白,赶紧道:“是,奴婢明白。”

    看两人明了,洪欣眉宇间说不出是疲惫,还是放松。缓缓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道:“我已让丫头收拾好了你们的住处,你们先去休息吧!等我安排好了会让你们过去。”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丫头,“珠儿,带她们过去。”

    “是,皇子妃。”

    “奴婢告退。”两个女子恭敬退下。

    洪欣看着两个女子聘婷的背影,眼泪止不住的掉落下来,脸上满是痛色。

    一边的嬷嬷看了,叹了口气,上前走到洪欣的身边,拿起手里的帕子为洪欣擦拭滑落在脸颊上的泪珠,动作很是柔和,怜惜道:“唉!难为姑娘了。”

    洪欣睁开眼睛,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还有一抹不甘,“奶娘,我心里好不舒服,真的很难受。我有的时候甚至想不通,为何我要做这些。我和大皇子夫妻感情好好的,大皇子也从来没提出纳妾的意思。而我为何要找来两个女子来分享我的丈夫,我是不是疯了?我这么做为了什么?就为了一个贤惠的名声吗?如果是,我情愿不要…。”

    “姑娘,奶娘知道你的心里不是滋味,可这真是没办法的事情。也许避免不了的呀!男人三妻四妾那是理所当然的,就寻常百姓家日子再不好的人也会有个妾,为家里开枝散叶,说句不好听的那也是面子。”

    奶娘说着叹了口气,“更别提大皇子他还是皇家嫡长子,他身上的担子很重。再加上最近因为三皇子,连皇后娘娘都被牵连了。这对大皇子很是不利呀!要是万一波及到大皇子,那后果不堪设想呀!所以,姑娘你身为人妻,总是要为大皇子来做些什么,这样不但是为了大皇子,也是为了你自己呀!”

    洪欣听了摇头,苦笑道:“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和大皇子成亲这么久,却没怀上孩子的原因吗?都是我这肚子不争气,如果我早早的怀有孩儿,现在哪里需要受这样的屈辱和煎熬。让一些低贱的女人来为夫君生孩子,我是个没用的…”

    “姑娘,你可是不能这么想呀!我们皇子府只是需要点儿喜事儿来冲冲这晦气。所以,才让那些女人进来的。而且,你身体大夫已经都说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运气差了些罢了。老奴相信,姑娘你很快就会有的。”奶娘劝解道。

    “如果让那些女人先怀上了,我这个皇子妃算是没有任何脸面见人了。”洪欣神色怔怔道。

    奶娘听了,眼里闪过无奈,“姑娘,那些女人就算是怀了,生下来也要唤你母亲的。”

    “谁稀罕做那个母亲。”洪欣冷声道。

    “姑娘,你心要放宽些。不要太过较真了。”奶娘说着,压低声音道:“只要那些女人生下的不是儿子,就影响不了姑娘一丝一毫。”

    “如果她们生下的是儿子呢!”洪欣说着满是讽刺道:“皇家第一个皇孙竟然有一个低贱女人所生,这真是一个耻辱,而我到时候怕是皓月最大的一个笑话吧!”

    “姑娘,你这可真是想太多了。”

    “呵呵,这是事实,还用想吗?”洪欣苦笑道。

    “姑娘,我们要的只是一点儿喜气儿。可不是儿子。既然不是,那么,那些完全被我攥在手心里的人,就绝对不会生下儿子。”

    奶娘话落,洪欣心里猛然一禀,眼神微缩,惊疑不定。

    奶娘看着洪欣,低声道:“姑娘,你已经成婚了而嫁的还是皇子,所以,有些事情你该早早的适应才是。”

    听言,洪欣心口猛缩,眼神微眯,是呀!要想活的好,有些事情她早就该适应了,无论她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她都要做。既然有些东西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她就该早些准备。

    想此,洪欣眼里闪过一丝异彩,脸上痛苦之色褪去,转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奶娘。”

    “老奴在。”

    “你亲自挑选几个丫头去侍奉那两个人,记住要聪明的。”

    “老奴明白,老奴马上就去。”

    “嗯!”

    奶娘离开,洪欣静默良久,看了一眼时辰,开口唤道:“来人。”

    一个丫头听到洪欣的声音,疾步从门口走进来,恭敬道:“皇子妃有何吩咐?”

    “大皇子可回府了?”

    “回皇子妃话,大皇子还没回来。”

    虽然大皇子有其他女人是一定的事,可这个时候听到大皇子不在,洪欣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他不在,那就代表眼前他还是她一个人的。这让洪欣在暂时松口气的同时,心里也觉得悲哀。

    城外暗庄

    南宫凌看着眼前的暗卫,脸色没有了以往的温和,冷硬道:“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可准备好了?”

    “回主子,已经准备好了。”

    “很好。”南宫凌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沉声道:“传出去,记得,稍微弄点儿动静出来。”

    “属下明白。”

    “下去吧!”

    “是。”

    暗卫离开,南宫凌眼睛遥看某处,眼里满是森冷之色,身在皇家怎么会有一帆风顺之事,有些人高兴的可是太早了些。

    伯爵府

    “云儿,云儿…我可怜的女儿,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呀!你醒醒呀!呜呜呜…云儿,你跟姨娘说说,云儿…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呀!你才离开姨娘一天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呜呜…。”

    一进门,那个本搀扶着老夫人的妇人,看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好像已经陷入昏迷的顾云儿时,马上放开老夫人,疾步冲了过去,对着顾云儿就开始痛哭,哀嚎。那真情流露,心痛,焦灼的模样看着很是令人感动,心酸。

    只是嘴里那台词,让人意象无边。

    而在床边站着的顾怜儿,顾馨儿两人,看到到胡氏过来急忙让开始,转身走到老夫人和顾清苑身边,微微俯身,“祖母,世子妃。”

    “起来吧!”老夫人叫起,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顾馨儿摇头,脸上满是愧疚道:“孙女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凌晨的时候才听到屋里有动静,就急忙过来看看,那个时候才知道云儿妹妹她不舒服。”

    闻言,老夫人脸上满是怒色,厉声道:“世子妃她忙,没顾忌上云儿情有可原。看你们呢?你们是允儿的姐妹,还和她住的这么近竟然也没察觉到,你们还有没有姐妹情意,有没有良心,你们如此没心没肺,我还能指望你们照顾我吗?看着你们,我真是太失望了。”

    老夫人话落,两人遂然跪地,急声请罪道:“祖母赎罪,我们知错了,是我们太大意了。”

    顾清苑听着老夫人那一番指桑骂槐的言辞,神色很是淡漠,就像是什么没听出来一样,既不恼火。当然,也完全不觉得惭愧。

    顾清苑那副清冷的模样,看的老夫人咬牙!彼清苑她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在胡氏的哭喊下,顾云儿悠悠转醒,看到胡氏眼里瞬时滑落下来,只是神色还有些不明,恍惚道:“姨娘,是你吗?”

    听到顾云儿的声音,老夫人狠狠的瞪了顾怜儿,顾馨儿一眼,冷声道:“如果云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饶你们。”说完,瞥了顾清苑一眼,抬脚走到顾云儿身边。

    “是我,是我!呜呜…云儿,云儿…我可怜的女儿,你终于醒了。姨娘都快担心死了。”胡氏抹着眼泪,哽咽道。

    “姨娘,我怎么了?你怎么来这里了?”顾云儿虚弱,怔忪道。

    “你病倒了,你都不记得了吗?还有,不但是我来了,你祖母也亲自来探望你了。”

    闻言,顾云儿一愣,在看到老夫人后,脸上满是受宠若惊之色,挣扎着就要起来,激动道:“祖母,怎敢劳驾你来探望孙女,这孙女如何担当的起…”

    顾云儿那卑微,感动的样子,让老夫人十分的满意,脸上褪去刚才的冷厉,转而是满满的慈爱道:“你是我孙女,我来看你有什么担当不起的。你身体不适,赶紧躺下吧!”

    老夫人很是温和道:“来,告诉祖母那里不舒服?”

    顾云儿听了,动了一下身体,而后忽然想到什么,脸色猛然一变,眼里溢出惧色,看着老夫人惶恐道:“祖母,祖母…”

    “祖母在,你说。”

    “孙女肚子好痛,撕裂般的痛…祖母,真的很痛,痛的孙女都差点儿活不下去了,呜呜…孙女现在想起就觉得浑身发抖,好可怕,好可怕…祖母孙女是不是快要死了,祖母…”顾云儿身体颤抖,声音里满是惊惧,急切不安道。

    “云儿,你瞎说什么呢?你要是死了,你让姨娘怎么活呀!…”胡氏听了这话忍不住哭道。

    “姨娘…可是真的好痛…”顾云儿跟着哭泣道。

    老夫人看着痛哭的母女两人,沉声道:“好了,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你好好的怎么会死?”

    “可是孙女的肚子…”顾云儿很是不安道。

    “祖母问你,现在可还痛?”

    听了老夫人的话,顾云儿怔了一下,随即伸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肮。继而皱眉,而后神色微变,片刻泪如泉涌,惊恐之色更甚,“祖母,祖母,我…我的肚子没有任何感觉了,它不痛了,可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就…就像是木头一样,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怎么会这样,祖母,怎么会这样…我这是怎么了?”

    顾云儿话出,胡氏又要大哭,却被老夫人一个冷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老夫人转头看着顾清苑,神色冷凝道:“你是这府里的主人,你说该怎么办吧?”

    “看云儿堂妹的样子,应该是病了。而我身边的这个丫头会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先让她看看吧!”顾清苑看了一眼凌菲,“去给顾小姐看看。”

    “是,世子妃。”凌菲颔首,抬脚上前。然,还没碰触到顾云儿就被老夫人给拦住了。凌菲顿住脚步,眼里闪过冷色,面无表情道:“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老夫人却是看也不看凌菲一眼,定定的看着顾清苑道:“你身边的这个丫头,如果我们记错的话,她只是当初伯爵派去给你调理的吧!这样一个只懂得在吃喝上在行的人,如何能看病?”

    “清儿,云儿她是庶女,就算你这个世子妃从心眼里看不上她。可她毕竟也是你的堂妹,你这样随意的态度,也太过分了,太让人心寒了吧!”

    此话出,凌菲的手不自觉的伸向腰间的银针,看向老夫人头上某个穴道。

    顾清苑神色不动,平和道:“那祖母说该怎么办?”

    “这还用我说吗?云儿病了,为她请个大夫这不过分吧!”老夫人讥讽道。

    “当然不过分,凌菲去请给顾小姐请个大夫来。”

    “是,世子妃…”

    “等等…”

    “祖母还有什么吩咐?”

    “你这个丫头怕是不知道哪个大夫看的好,让齐嬷嬷跟着一起去,这样你不会有意见吧!”

    “依祖母吩咐。”

    “齐嬷嬷你跟着去吧!”

    “是,老夫人。”齐嬷嬷应声,心里却是翻腾不已,大小姐那波澜不惊,淡定从容的样子,让齐嬷嬷心里发紧。如果这次的事情不单纯,不是巧合。而是老夫人和顾云儿计划好的。那,结果会如何,齐嬷嬷不敢想。还有那位喜怒无常的夏侯是世子,如果他知道了…齐嬷嬷想着,忍不住开始发抖。

    凌菲和齐嬷嬷两人离开,屋里瞬时沉寂了下来。

    顾清苑看着忽然觉得很是讽刺,这一屋子人呀!都是顾家人,可每个人却有百种心思。顾老夫人为了她心里的那口气,顾云儿为了她想要的爱情,顾怜儿,顾馨儿为了某个目的。而她是为了守护她的唯一,她的家。同时也完全不喜某些人无缘由的索取。

    老夫人冷冷的看着顾清苑,她今天一定要给她个教训,让她知道什么是后悔。

    顾云儿心里剧烈的跳动着,她一定要留在伯爵府,留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顾怜儿,顾馨儿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在沉寂中,时间慢慢过去,不久,凌菲和齐嬷嬷领着一个老大夫走了进来。

    老大夫走到屋里敏感的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很是凝重,心里忐忑,不会是发生什么了不得事儿了吧!这里可是伯爵府,他一个小百姓要是参合进来,说错了话,那可真是要命呀!

    老大夫颤颤巍巍的走进来,看着一屋子人不知道该向那个行礼,世子妃他没见过,这到底是那个呢?

    老夫人看老大夫呆怔的样子,凝眉,沉声道:“杵在那干什么,没看到这里有病人吗?过来看看。”

    “是,是…”老大夫疾步走过去,一点儿不敢耽搁,伸手探上顾云儿的脉搏。

    一屋子人静静的看着,看着老大夫眉头渐渐皱起,脸色变幻不定,忽白,忽青;正正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老大夫才松开手,屋里的人清楚的看到他探脉的那双手在颤抖,眼里也满是惊骇之色。

    胡氏看着不等老夫人开口,就急切道:“大夫如何,我女儿她得了什么病?”

    老大夫看着胡氏焦灼的神色,再看屋里几人询问的眼神,神色不定,欲言又止。

    老夫人看着厉声道:“探完脉,你倒是说话呀!这不声不响的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这…小民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说。”老大夫很是为难道。

    “探出什么,就说什么,有何不好说的。说。”老夫人强势道。

    “是。”老大夫拱手正色道:“其实,这位小姐不是病了,而是…”

    “而是什么?”

    老大夫咬了咬牙,几不可闻道:“是,是中毒…”

    “你说什么?她中什么…”老夫人沉冷道。

    “是,她是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