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7章 祁逸尘的无助

嫡女风华 第217章 祁逸尘的无助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的无助

    听到顾清苑的问话,夏侯玦弈眼里溢出无奈,叹了口气,拉下她的手在她的身边坐下。看她担忧的眼神,夏侯玦弈揉了揉她的长发,浩瀚幽深的眼眸溢出不舍,“我过几天可能要离开京城一段日子。”

    “去哪里?”

    “陵城。”

    “去多久?”

    “可能要几个月,具体时间无法确定。”

    “一个人去吗?”

    听到顾清苑这句话,夏侯玦弈刚硬的心紧缩了下,歉意、怜惜、不舍、最后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伸手把她拥入怀中,“嗯!一个人去。”

    闻言,顾清苑眼里担忧之色更浓,依在夏侯玦弈肩膀上,低声道:“有危险,是吗?”

    夏侯玦弈听言,叹息,这女子呀!总是敏感的让人忍不住想对她再多一份疼惜,“不会平静。”

    顾清苑听了垂下眼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男人担心她跟着去会有危险,所以,才准备留下她在京城。

    没听到顾清苑说话,夏侯玦弈眉头轻皱了下,声音里染上一丝急切,“丫头,我不是不想带你一起去,只是担心无法绝对的保护好你,所以…”

    顾清苑从夏侯玦弈怀里退出,看着他眼里的那抹紧张,顾清苑轻轻摇头,淡笑道:“我明白!我跟着你去陵城不合适,我自己无法自保,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就会成为你的负累,让你分心!对我是危险,对你也是!”顾清苑说着,顿了一下,看着夏侯玦弈声音染上一抹不安:“只是,留在京城,无法确切的看到你是否安好,心里会担心。”

    夏侯玦弈心口盈出暖色,看着顾清苑柔声道:“丫头,你从来就不是我的负累。而那些危机都是因我而起,所以,我不能容许你也牵涉到其中,出现一丝一毫的差池。至于我,不会有事儿的,你不用担心。”

    顾清苑点头。然,眼里的担忧仍然无法抹去。夏侯玦弈在京城就算有人想动他,可需要顾及的太多,他们不会轻易的动手。

    然,在外面就不同了,那里能支援的人有限,而对他有敌意的人却太多,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就算夏侯玦弈做好万全的准备,也无法保证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更重要的是有些算计,有些劫难是夏侯玦弈必须经历的,是无法避免的。这让人无法心安。

    看顾清苑眉头轻皱的样子,夏侯玦弈因顾清苑为他挂心而感到喜悦,温暖。可同时也为自己让顾清苑忧心,感到挫败!矛盾的心里让夏侯玦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抱着顾清苑不想放开。

    怀里的娇小的人儿,让他第一次感到了离别前夕那淡淡的忧桑,还有浓浓的不舍。她看不到他担心,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皇宫

    南宫夜看着躺在床上脸色灰白的韦贵妃,皱眉道:“母妃,可是哪里不适?宣过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了吗?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怎么说?”

    听着南宫夜一连串的问话,韦贵妃无力的摇了摇头,有气无力道:“我无碍,就是心口有些烦闷,休息一下就好了。”韦贵妃说着,向南宫夜伸出手,“扶我起来。”

    “母妃,你身体不适就躺着休息吧!”

    “扶我起来。”韦贵妃的声音染上厉色。

    听言,南宫夜眉头皱的更紧了,不过这次倒是没违背韦贵妃的意思,伸手把她起,在她背后给她垫一个垫子,让她坐好。

    “夜儿,有一件事情我要问你,你要老实的告诉我?”韦贵妃眼里带着戾气,言语间带着不容置疑的厉色。

    “母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你…”

    “你先别问我这个,先听我问你。”

    看韦贵妃暴躁的样子,南宫夜明了,看来一定是出事儿了。

    “好吧!母妃要问儿臣什么?”

    “我问你,在南宫夜的事情爆发后,你可往陵城传递过什么东西?”

    “传递东西?母妃指的是什么?”

    “就是用飞鸽传信的方式,传递过纸条信息?”

    南宫夜听了摇头,“没有!那种方法儿臣觉得不安全,所以,从来不喜欢用。而且,南宫夜的事情都已经定下了,母妃不是说让儿臣不要再节外生枝吗?所以,儿臣没传递过什么消息。”

    闻言,韦贵妃的眼眸沉了下来,紧紧的看着他道:“你真的没有传递过?”

    “母妃,儿臣都是让人传的口信真的,没有用你说的那个飞鸽传信。”南宫夜正色道。

    听言,韦贵妃眼里盈满沉冷,果然!她没有想错,是有人看不过她太多得意,竟然来了这么一招,以她的心思为引子,来了这招嫁祸之术。那纸条上面的内容,看着是以皇后的口吻说的,可皇上知道皇后绝对不会那么蠢,那样大逆不道的话竟然会写在纸条上传递过去,留下那样一个致命的证据。

    所以,分析下来,很容易就想明白这是有人想陷害皇后了。而陷害皇后的人,那就是有能力和皇后抗衡的人。而这宫之中,皇后如果倒下最得意的人是谁?不用想,那就是自己和二皇子。继而,陷害皇后的这个人不用深入探究,就是她,或者二皇子。

    只是,皇上就没想过,是皇后等人诬陷她的计策吗?毕竟,她倒了,最得意也就是皇后和大皇子了,这些都是相互的,都是一个道理呀!难道,是因这次揭发南宫玉事情的是夜儿,所以,皇上就认定了是他们做的了吗?

    而看皇上的反应,是确实如此呀!所以,竟然对她说出那样狠毒的话来。这是完全容不下她了。他死,她也必须死。

    如此,她还争什么?还盼什么?输了,赢了她都一无所有,她享受不到一点儿,那还有什么意义!

    韦贵妃那变幻莫测的神色,让南宫夜感到不安,急切道:“母妃,你告诉儿臣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韦贵妃听了没有反应。只是怔怔的想着什么。

    “母妃…?”

    “我无事儿,你先下去吧!”

    “母妃…”

    “出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可是…。”南宫夜还想说什么,却看见韦贵妃闭上了眼睛,一番不愿再谈的表情。看此,南宫夜无奈,低声道:“那,儿臣告退。”然,刚转身就听到韦贵妃忽然开口。

    “夜儿。”

    南宫夜转身,疾步退回韦贵妃身边,“母妃!”

    “你去陵城的事情,你父皇可同意了?”

    听到这个问题,南宫夜的脸色沉了下来,眼里满是失望,摇头,“没有!”

    “是吗?”韦贵妃听了冷笑,看来皇上是真的对她们母子开始有戒心了。

    “父皇说,儿臣年纪也不小了,而且婚期也已经定下了,让儿臣收收心准备娶妃的事情。”南宫夜淡漠道。

    韦贵妃听了眼里的讽刺之色更浓,面无表情道:“既然你父皇那么说了,你就好好准备吧!”

    “娶一个五品小辟的女儿,有什么好准备的。”南宫夜嗤笑道。

    “一个五品官员那也是你自己惹来了,所以,现在就不要在本宫的面前来抱怨。”韦贵妃冷声道,脸上带着其败坏之色,看着南宫夜韦贵妃心里确实有些恼火,如果他再争气些,她何苦需要操那么多的心,还落到这样一种境地。

    韦贵妃的疾言厉色,让南宫夜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不过,更清楚的感到韦贵妃有事儿瞒着他。

    “母妃,你告诉儿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南宫夜正色道。

    “就算有,那也不是你能解决的。”

    “母妃,你都还没跟儿臣说,如何知道儿臣不能解决。”

    韦贵妃听了摆摆手,脸上带着一丝不耐,和完全不想提起的神色,冷淡道:“你回吧!回吧!”说完,径自躺下。

    南宫夜看着脸色冷凝,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儿了,要不然,如母妃这样城府深沉的人,绝对不会如此焦灼,甚至带着一丝惶恐!但是,母妃不说而这里是皇宫他也不好探查什么。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影响到他才好呀!

    厉城

    刑部大牢之内,顾长远,顾馨儿,顾云儿,顾怜儿,还有老夫人和何氏,几个人被关在一起,一个单独而最里面略显隐蔽的牢房中。

    从京城到历城四天的车程,但那些官兵却像是急着投胎一样,日夜赶路两天就冲回了厉城。

    如此,让老夫人从最初的怒火中烧,大喊大叫,到后来有气无力的咒骂,直到现在完全是瘫在地上只剩下喘气了。不要说质问顾挺远了,那是连嘴巴都无力张开了,只是用眼睛恼火的看着同样狼狈不堪的顾挺远。

    何氏看着顾挺远,眉头紧皱,神色不定道:“老爷,那些官兵说的是真的吗?”

    顾挺远冷冷的看了何氏一眼,沉声道:“你说呢?”

    “婢妾自然是不相信老爷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了。可,那些官兵竟然跑到京城,大肆张扬的把我们给带了回来,婢妾这心里实在是不安,所以…”

    “所以,想证实一下吗?”顾挺远冷哼道:“我倒是还想向你们证实一下,你们在京城都做了些什么还事儿,竟然拖累到了我?毁了我的一切。”

    顾挺远话出,何氏等人惊疑不定道:“老爷…。这要从何说起,怎么是我们连累到了老爷呢?明明那些官兵说,是老爷你经营生意不善,讹诈了人家的钱财,还说钱财都在我们身上,所以,他们才把我们给带来的呀!”

    “屁话,生意是我做了,钱我也收了,可我从来没想过要逃跑,我还要在这厉城混,怎么会做那样的蠢事儿。”顾挺远冷斥道。

    “可,那些官兵为何说老爷要逃跑…”

    “我哪里是要逃跑,是那个给我提供货品的商人忽然不见了,我一时焦急,只是想找他罢了!可恨,我刚出厉城就被人给抓了,罪名竟然是诈钱,潜逃!”顾挺远恼恨道。

    何氏等人听言一惊,顾馨儿凝眉道:“可如果父亲没有要逃跑,直接把钱退还不就解决了吗?为何会被关押?”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知道吗?可,让人可恨的是,那些钱财竟然在家里不翼而飞了,你让我如何退还。事发后,我本想把一切都推给那个失踪的供货商身上,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受害者。可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个供货商竟然又出现了,没等我开口。他竟然给刑部大人说,那些货物本就稀有,上次给我的已经是最后一批,暂时可是再没了。”

    顾挺远说着越发的气恼,“该死的!他这话一出,不是更加证实了我讹诈吗?我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抓了进来。后来,我用身上所有的钱财买通了这里的一个狱卒,他才含糊不清的给我透漏了一句,说我是被你们拖累的,是你们在京城惹了不该惹的人。”

    顾挺远说完,看着何氏等人变幻不定的面容,厉声道:“说,你们在京城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儿?到底惹到了谁?”

    顾挺远一席话出,何氏,顾馨儿等人怔住,没人回应,每个人脸上闪过各种颜色,眼里划过震惊,惊骇,无法置信,最后化为了然。

    顾馨儿深吸一口气,转眸看着顾挺远道:“父亲,看来我们是被人给下了套了。”

    “你知道是谁做的?你们得罪了谁?”顾挺远急声道。

    “顾清苑…”

    此话出,顾挺远眼眸一缩,猛然想起去京城时他交代的话。脸色溢出懊恼,愤恨,不甘,最后咬牙道:“你们都做了什么?我不是交代你们不要做的太过明显嘛!不是让你们不要太靠近顾清苑,只要找机会靠近夏侯世子就可以了吗?你们是怎么做的?”

    顾馨儿听了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脸色灰白的老夫人,还有神色呆怔的顾云儿。把在京城发生的事情给顾长远说了一遍,当然隐没了她中间曾揭发顾云儿的那段。

    顾挺远听完,深沉,恼怒的看着老夫人,“没想到竟然是母亲坏了所有的好事儿…。”

    看着顾挺远的表情,还有那语气,老夫人更是差点儿晕了过去,躺在地上抚着心口,咬牙道:“你个逆子…。你自己起了歪心,竟然说…说我坏了你的好事儿,你…。”

    顾挺远看着老夫人,嗤笑道:“哼!母亲我们做母子几十年了,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现在又何必说这些推托的虚伪之言呢!”

    “你…。”

    “父亲,现在说那些已经没用了,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顾馨儿皱眉道。

    “顾清苑已经下好了套,把我们都了进来,你说她还会给我们出逃的机会吗?还会给我们生路吗?”顾挺远说着,沉冷道:“顾清苑,她太狠了。”

    老夫人听到那些话,脸上满是无法接受之色,她无法接受她最后竟然被这些不肖子孙给害了。他们竟然敢谋害她…他们怎敢…老夫人在明白所有的事情后,唯一的感觉就是她太命苦,她身边都是一些没人性的畜生。抱怨着,恼恨着,可就是没有丝毫反省饼她自己。由始至终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

    顾馨儿听了,脸色也很是难看。看来,顾清苑不但早就知晓了一切,也早就做好了套等着她们了。这一环一扣,不着痕迹的进行着,外人看不出丝毫的异样,一切都是她们自作自受。死活也都是她们自己做的结果。跟顾清苑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在外人看来,也绝对不会怀疑顾清苑参与其中吧!毕竟,曾经她和曾氏发生的事情在哪里摆着,所有人都不会相信,顾挺远会让顾清苑沾染他的钱财。

    现在想想那个头领官兵在顾府门前说的那番话,想来也不是无意为之,他是在不经意的正件说给那些百姓听的。这是不着痕迹的把顾清苑给摘清了出来呀!

    更重要的是他那句‘女家不参与国事’,这句话潜移默化的让那些百姓明白,顾清苑就算是有心想救她们,可却没有那个能力呀!她不是冷血,不是无情,不是见死不救,她是有难处的,她是不得已的!所以,她们就算是这样死了,顾清苑她完全不露面,也不会有人说她有错,甚至还会说她本分吧!

    这计策可真是完美,完美的让人毛骨悚然!

    “那,我们就这样等死吗?我不要,我不要死,呜呜…我还这么年轻,我甚至还没成亲。就这样死在这牢里面,我不甘心…。”顾怜儿忍不住激动的叫喊着,痛哭道。

    顾馨儿听着顾怜儿哭喊声,嘴巴紧抿。是!她也不想死,她要活着,她要活着,要活着…。不惜任何代价,她一定要活着出去…。

    京城

    伯爵府

    老侯爷寿辰还有两天就要到了,夏侯玦弈也要离开京城了。顾清苑一夕间忽然变的很是忙碌。夏侯玦弈虽然说这几天空闲,可要去陵城,所准备事情也不少,继而,每天虽然两人都在府里,可真正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却不多。

    大公主,夏侯絮,夏樱兰有的时候还有夏侯勇以及他的两个儿子,每天都会来伯爵府报道。其名头就是为老侯爷的寿宴做准备,事事都要尽一份心。

    除了她们,偶尔还会有因为顾家的事情,来探望她的客人,表示担心,特来慰问一下。有大皇子妃,韦柔儿母女,还有不少她偶尔见过的官家女眷,却完全不熟悉的人。

    其中还有李家的人,李大奶奶已经被送走,来的是李翼,李泓,还有李智三人。因为是外男,且是顾清苑正儿八经的亲戚,继而,在顾清苑接待他们的时候,当时探访的客人就很识相的告辞了。

    顾清苑客气的表示了一下感谢,就让兰芝,梅香送她们离开了。

    李翼看着明显清减了不少,不过,精神看起来却还不错。看着顾清苑眼里带着柔和,关心道:“清儿,这些日子可还好?”

    “我很好,外公呢?”顾清苑轻笑道。

    “嗯!我也还好。”李翼说着淡笑道:“就是忽然闲下来,有些不习惯。”

    闻言,顾清苑轻笑出声,看着李翼低声道:“孙女和外公正好相反,我是忽然忙起来,很是不习惯。外公悠闲的日子很珍贵,你可要珍惜呀!唉!孙女有种闲散日子一去不复返的感觉,很是忧心呀!”

    李翼听了不由好笑,“你这丫头,就是懒散习惯了。你现在可是为人妻了,凡事可要多想几分。”

    听李翼隐晦的提醒,顾清苑轻笑着,自我夸赞道:“外公放心,你也知道你孙女我聪明伶俐,心细如丝,该注意我可是从来不会大意的。”

    “呵呵,有这么夸自己的吗?”李翼好笑道,不过,心里也放心了不少,看来顾家的事情对清儿没什么影响。

    “我只是说出来外公想说的话罢了。嘻嘻…。”顾清苑嬉笑道:“而且,世子爷说我做的很好,是个标准的贤惠妻子…”

    顾清苑的话刚落下,一个清冷却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

    “贤妻?本世子怎么不记得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听到这个声音,李泓,李智急忙起身,抬头看着缓步走来的男子,脸上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敬畏,“见过世子爷。”

    “嗯!”夏侯玦弈随意应声。

    “世子!”李翼起身颔首。

    “相爷请坐。”夏侯玦弈神色淡淡道,继而走到顾清苑的身边,看着她,轻笑道:“丫头,又在自夸了?”

    “哪有?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那,我怎么不记得这么夸奖过你?”

    “夫君太忙了,大概忘记了吧!不过,夫君确实说过的。”顾清苑很是肯定道。

    夏侯玦弈挑眉,“是吗?”

    “是的!”

    “你这么一说本世子好像真的想起来了。不过,我说的好像不是贤妻,是懒妻吧!”夏侯玦弈说完,就看到顾清苑白了他一眼,无声的对他吐了三个字,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小心眼’吧!

    夏侯玦弈看着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笑道:“不过,却是深得我心的懒妻。”

    此话出,顾清苑的嘴巴抑制不住抽了一下,心里叹气,夏侯玦弈这几日不知道是不是被离别给刺激了。本来闷骚,吝啬表达甜言蜜语的男人,现在时不时的就会说一句好好听话来。刚开始听确实挺意外,也很让人心情愉悦。可听的多了,顾清苑开始有些不适应了。

    李智,李泓神色也是有些惊疑不定。对视一眼面面相觑。习惯了夏侯世子冷清,淡漠的模样。及其他给他们那种,那遥不可及的距离感。这样一个让人感受不到喜怒哀乐的人,现在忽然看到他对一个女子温柔小意的样子,一时让人很难适应。

    李翼看着夏侯玦弈的模样,眼里溢出复杂,开口道:“世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闻言,夏侯玦弈转头看向李翼,看到他眼里那抹担忧,夏侯玦弈眼里闪过什么,点头,“去房吧!”

    “好!”

    “外公,中午在这里用饭吧!我给你们做好吃的。”顾清苑适时的出声道。

    李翼没有拒绝,点头应下。

    倒是夏侯玦弈挺顾清苑要做饭,瞥了她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嗔意。顾清苑看了,眼里满是懵懂,不明!她不懂,她什么也看不懂,小心眼的男人。

    看顾清苑装糊涂的样子,夏侯玦弈轻哼一声,大步走了出去。李翼随后而去。

    顾清苑看着李智和李泓,轻笑道:“两位表哥你们先坐,。或者,先让小厮带着你们在府里面到处转转!我先去做饭。”

    李智温和一笑,“你先忙,无需顾忌我们。”

    “好。”顾清苑点头,抬脚往外走去。

    “清儿,先等一下。”李泓忽然开口道。

    顾清苑顿住脚步,转身,看着李泓。

    李泓上前两步,走到顾清苑的跟前,看着顾清苑那熟悉却又十分陌生的容颜。心里满是复杂,这个曾经追在自己身后跑的女子,这个曾经很喜欢自己的女子。现在看着她淡然,从容,高贵优雅的模样,有一瞬间的恍惚,忽然有些不记得她曾经的样子了。

    更是怀疑,这样的她真的喜欢过自己吗?亦不解,自己曾经为何会觉得她十分的厌烦呢?是他被那些流言蒙蔽了眼睛,才看不到她的好?还是她的变化太大了呢?

    顾清苑见李泓只是怔怔的看着她,眼神恍惚,顾清苑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李智看此,赶紧上前拍了李泓一下,沉声道:“二弟,如果你没事的话,就不要耽误清儿忙。”

    李泓回神,赶紧道:“不,我有事儿给清儿讲。”

    “什么事儿?”李智凝眉道。

    李泓看着顾清苑,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我想请清儿帮个忙。”

    听言,顾清苑挑眉,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李大奶奶离开的事情,和李雪即将随着外公离京的事情。

    李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什么忙?”顾清苑淡淡道。

    “清儿,雪儿早些日子在京城发生的那件事儿,你应该还记得吧?”

    顾清苑点头,“嗯!记得!”

    “雪儿因为这件事名声大损。而,祖父却又坚决不准雪儿嫁入韦家,要带着她离开京城。我看祖父用意,是想让雪儿远离那些流言蜚语,然后,给她找个平凡的人家,安稳的过一生吧!”李泓正色道:“或许,这样的做法看着是很好。可却隐藏着太多的不安定。”

    “清儿应该也知道,凡是定亲的男女,一般双方的家人都会暗地里打探一下。确定一下这个人是否真的如媒人说的那样。所以,我感觉祖父就算把雪儿带走了,京城这件事情也很难处理。”

    “就算离京城远远的,可在给雪儿定亲的时候,这件事是说还是不说?如果说了,在我看来一般男人恐怕很难接受吧!但,如果不说,万一被人家暗中得知了,雪儿又该如何自处?她一定会被人家给嫌弃的。”

    “惹得人家厌弃,如果是没成亲前还好,最多也就是退亲。可如果是成婚后,雪儿该怎么办?要等着被休吗?清儿,一个女子被休弃意味着什么,想必你能想象的到。如此,雪儿的一生可就太凄惨了。特别她还是那样无辜,她没做错什么,可却要承受那些,这对她太不公平了。”

    顾清苑看着李泓一副为李雪叫屈,为她感到心痛的好哥哥模样。或许,她该为李泓维护妹妹的心赞一声好!然,她心里却觉得有些好笑。

    “李泓,你别再说了,这件事儿祖父已经决定了,你跟清儿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而且,你这样说不觉得太过偏面了吗?李雪虽然是我们的妹妹,如果她受到了伤害我们应该维护她。同样,如果她犯了错,我们也不能故作无事的为她遮掩过去。”

    李智厉声道:“京城的那件事儿李雪是无辜的,我这个做大哥的和你一样为她感到心疼。可当初她在李家对清儿做的事情呢?那可没有人逼着她,是她自己起了坏心,做错了事情。”

    “我知道,雪儿那么对清儿确实太过分了些,可…。”李泓叹气道。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李泓,你要明白,祖父会带着雪儿离开,除了让她不会被京城的流言蜚语伤害到,更重要的是想把她带在身边好好的教导一下。这都是为了雪儿好,祖父他是一片良苦用心,不是如你想象的那样是对她的惩罚,更和清儿无关,你明白吗?”

    李智沉声道:“李泓,清儿没追究雪儿,夏侯世子饶她一命,这已经够了!我们没有资格求清儿任何事儿,李雪的事情就更没那个资格了。”

    李智说完,李泓也有些惭愧,然,想到李雪那羸弱不堪的样子。李泓觉得心里实难忍,咬了咬牙,看着顾清苑道:“清儿,雪儿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再求你帮忙是有些过分了。可是,雪儿她是我妹妹,我不想她落到那样的境地,所以,今天我想厚着脸皮求你一此,求你帮个忙。”

    “李泓…”李智声音染上厉色,眼里满是不赞同。

    顾清苑挑眉,为李泓的执着,“什么忙?”

    听到顾清苑的话,李泓眼睛一亮,赶紧道:“我想清儿给雪儿做个媒。”

    “做媒?”

    “是,我想请清儿向祁逸尘提一下,让他来向雪儿提亲。”

    闻言,顾清苑看着李泓那期待的眼神,淡漠道:“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

    “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只要你开口,祁逸尘他就一定会同意的。”

    此话出,顾清苑的眼里闪过一抹冷色。

    李智声音染上戾气,怒道:“李泓,你给我住口…”

    “大哥,你让我说完。”李泓急切道:“祁逸尘此人你也了解的,他桀骜不驯,凡事不按套路出牌,也从来不在乎世俗的规矩。所以,他一定不会在意雪儿和韦公子那次意外之事的。大哥,在这京城之中没有人比祁逸尘更加适合雪儿了。大哥,这是雪儿唯一的机会了。”

    说完,不看李智的反应,转头看着顾清苑道:“清儿,请你帮帮忙,给祁逸尘说一声,他听你的话,他…。”李泓的话未说完,脸上猛然挨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李泓的脸颊上迅速出现了一个巴掌印记,脸颊迅速肿了起来。

    李泓捂着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智,“大哥…。”

    李智脸色铁青,胸口急剧起伏着,沉冷道:“李泓,如果你再敢多说一句,我现在就去请求祖父。”李智说着看着李泓,一字一顿道“把你逐、出、李家。”

    逐出李家,几字出,李泓眼眸睁大,“大哥你…你要把我逐出李家…?”

    “是,如果你再敢胡言一句,李家从此没有你这个二公子。”李智神色冷硬,不容置疑道。

    “大哥,我说错什么了?你要如此容不得我?我哪里说错了?我…。”李泓不忿道。

    “你给我闭嘴!走…马上跟我回去。”李智咬牙,用力拉起李泓的胳膊往外走去。

    “大哥…”

    “夏侯玦弈…”

    “祁公子,请留步…。”

    李泓的话还没说出,外面忽然响起两道急呼声。听到那两个称呼,顾清苑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抬脚往外走去。

    李泓眼睛一亮,用力挣开李智的手,跟着疾步往外走去。李智看李泓的背影,眼眸沉了下来,不敢迟疑快步跟了去过。

    走出去,就看到祁逸尘神色紧绷,眉宇间是无法掩饰的焦灼,沉痛,不安,还有无助,仓皇无措的样子,如同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看此,顾清苑眉头皱的更紧,“祁逸尘,发生什么事…。”

    顾清苑的话未说完,就忽然被人用力的拥入怀中。

    此举动,让院中所以的人大骇,李智,李泓猛然一震…

    顾清苑一时愣住,直到耳边无助的声音响起。

    “清儿,我祖母她快不行了,她要死了…。清儿,在那个家里我只有她,我不想她死,我不想…”

    听着祁逸尘的话,还有他那仓惶,发颤的语调。顾清苑眼里溢出无奈,生老病死无法强求,也无法改变!祁逸尘那句‘只有’想必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祁逸尘,去陪陪她吧!”顾清苑叹息,伸手欲推开抱着自己的男子。然,手刚碰到祁逸尘,就明显的感到一股寒意袭来。眼神微闪,抬眸,就看到夏侯玦弈站在院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