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18章 没有资格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有资格

    看到夏侯玦弈出现,院中几个下人,以及李智,麒一,梅香,兰芝,凌菲等人,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浪客中文网虽然夏侯玦弈神色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变化。可那狭长双眸中的冷色,还有那身上的寒意,让人清楚的感到,他在生气,很生气。

    夏侯玦弈看着院中,被祁逸尘抱在怀里的人儿,眼里盈满阴寒,特别看到顾清苑放在祁逸尘身上的手,眼里阴霾之色更重。虽然他心里很清楚顾清苑绝对不是在回抱祁逸尘。应该是在要推开他。然,就算如此,那赫然入眼相拥的姿态,让夏侯玦弈心里还是无法抑制的涌现极致的戾气。

    缓步踏入院中,身上那沉冷威慑,压迫神经的骇人气势,让院中之人不由感到心神紧绷,连呼吸都屏住了。几个下人头垂的低低的,根本不敢看夏侯玦弈,脑子里却抑制不住的想。凭着世子爷那强势的秉性。他会怎么做呢?

    不过,世子对世子妃好似很是喜爱,应该不会要了她命吧。但是,冷落她,责罚她应该是会的吧!虽然,这不是世子妃主动勾搭男人,可一个女子当着丈夫的面,靠在其他男人怀里那也是对丈夫的不忠呀!

    还有那个祁公子,他也算是和世子爷交好的人吧!可没想到他竟然对世子妃有别样心思。还竟然敢当着世子的面抱世子妃,这是对世子爷绝对的挑衅呀!世子爷绝对无法容忍的。

    想着,心跳的更快了,世子爷是直接把他们给扔出去?还是直接废了他们?会不会见血呀…。

    几个下人惊疑不定的猜测着。李智神色紧绷,眼里带着担忧还有一丝防备。不自觉的向顾清苑靠近,暗想:如果夏侯玦弈真的对清儿动手的话。虽然他的身手无法和夏侯玦弈比拟,可最起码能为清儿挡去两分!

    想着神色越发的戒备。眼睛扫了一眼祁逸尘,看着他沉痛的脸色,不知道是该恼他莽撞,还是该为他感到心痛。叹息他将失去至亲,叹息他对清儿的情劫,还有他对清儿那种莫名的依赖!

    看着眼前这幕,李泓眼眸睁大,眼里满是震惊之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祁逸尘他…他竟然抱顾清苑?他疯了吗?还有他那个表情,那是什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他…李泓不敢深想。只是心里豁然明白。雪儿那个丫头说,祁逸尘会听顾清苑的话,或许,根本就是不是因为顾清苑曾经对祁逸尘有过什么恩情!而是,祁逸尘他…他对顾清苑有异样之情吧!

    想着,李泓心里翻涌不断,不由转头看向李智,也明白了刚才李智为何对他自己所说的话反应那么大了。原来他也是知道的吗?所以,才阴差阳错的把他的话给误会了。

    皓月最清冷的男子喜欢顾清苑。皓月最不羁的男人也对个清苑有情。而他这个什么都不是的男人,反倒曾经那样的厌弃顾清苑。想想还真是可笑,讽刺。如果不是众人皆醉他独醒,就是他自己眼睛瞎了。把珍珠当成了鱼目。

    夏侯玦弈走到顾清苑的身边。所有人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她不用深想,也知道男人这个时候心情很不好。而要说男人这个时候会做些什么。她还真是无法确定,只是温和道:“祁太夫人她身体不适,祁逸尘应该是想让夫君去探探她。”

    听了顾清苑的话,不远处的几个下人,叹息:世子妃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这个,她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最该做的就是为自己辩解和向世子爷求饶吗?怎么竟是说些无用的…下人想着,心里止不住摇头,看来世子妃也没有很聪明嘛!还没有他们有眼力劲儿。

    夏侯玦弈听言,看着顾清苑平静的模样,眼里闪过什么,而后点头,扫过身后麒肆一眼,清冷道:“带祁公子先回去。”

    “是,主子。”麒肆领命,疾步闪到祁逸尘的身边,伸手拉住祁逸尘胳膊,巧用力,看似温和,动手之时却带着凌厉且强势的力道。拉开祁逸尘,完全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飞身离开院中。

    看着祁逸尘离开前,眼里那抹懊恼,抱歉,痛苦等各种复杂的神色!彼清苑淡淡一笑,看他消失在眼前,转头看着夏侯玦弈,轻问道:“和外公谈完了吗?”

    “嗯!”夏侯玦弈轻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淡淡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

    “好。”

    顾清苑点头,夏侯玦弈转身离开。

    院中人看着一场在他们心里即将到来的风暴,竟然就这样风轻云淡的过去了。不由的有些怔忪,世子爷竟然什么都做?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这…太出乎他们预料了。

    李智看此,心里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跟着松懈下来。

    梅香,兰芝,凌菲几个丫头也大大的松了口气,刚才还真吓死人了。心惊于祁公子对小姐的态度,也惊讶于夏侯世子的反应。

    李泓却是神色不定,夏侯玦弈竟然就这样轻易的揭过了此事儿,不可思议。

    院子外面,一个略微隐秘的角落。老侯爷看着李翼脸色舒缓下来的模样,笑道:“我说对了吧!玦弈他不会乱来的。”

    闻言,李翼瞥了他一眼,脸色刚正道:“清儿她又没做错什么!夏侯世子有何理由乱来。”

    话出,老侯爷瞪眼,“你这老小子可真是够护短的。”

    “怎么?难不成侯爷想让清儿被责罚?”李翼眼里带着一丝冷色,探究道。

    听言,老老侯爷吹胡子,“你小子少在本侯的跟前玩着这些小把戏,老子不爱看,也不爱听!清丫头现在可是我的孙媳妇,轮疼爱,老子可是不比你少。”说着怒道:“祁逸尘那个臭小子,竟然敢抱老子的孙媳妇,他真是皮痒了。”

    李翼听了老侯爷的话,眉眼间更加舒缓了不少。看来老侯爷对清儿很是疼爱,这样他就放心里不少。想着,看着老侯爷那气哄哄的模样,虽然很多时候他都如老顽童一样,但是有些时候还是…

    李翼正想着,老侯爷忽然话锋一转,赞叹道:“不过,祁逸尘那小子竟然敢在玦弈的头上动土,这份儿胆量还真是不得不让你钦佩呀!像个男子汉,够英雄。”说着,捋着胡须道:“但是,我更想知道在老虎口里拔牙的后果是什么?”

    说着,忽然有些迫不及待道:“李翼,要不我们现在偷偷的跟过去看看吧!说不定能看一场大好戏。”

    闻言,李翼默默的收回心里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淡淡道:“侯爷想去就去吧!老夫没兴趣。”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老夫会把侯爷对世子爷这种特别的关心,转告世子爷的。老夫想世子爷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李翼话出,老侯爷眼眸睁大,眼里带着一丝嫌恶,瘪嘴道:“李翼,你这个老匹夫不做丞相后,不但没变的顺眼,反倒是越来越可恶了。”

    李翼听了淡淡道:“老夫和侯爷是同样感觉,老夫不做丞相了,不和侯爷同朝为官了,可侯爷还是那么让人不喜。”

    “李翼,你这个老匹夫。”老侯爷怒道:“既然老子不讨你喜欢,你还来我伯爵府作何?赶紧走人!”

    “侯爷,老夫不是来看不讨喜的你的,而是来看我外孙女的。所以,我不走。”

    “李翼,你竟然跟老子耍无赖。你可不要忘了我是这伯爵府的主子,老子不欢迎你,让你走,你就必须给跟我走。”

    “好,既然侯爷不欢迎,那老夫正好带我外孙女一起出去,带她散散心去。”

    “你敢!”

    “没什么不敢的。”李翼说着,扫了老侯爷一眼,冷笑道:“正好,清儿也不用麻烦着做中饭了。”

    老侯爷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你说今天中午清儿丫头做饭?”

    “嗯!清儿说很久没看到我这个外公了,给我做些好吃的。”李翼说完,就看到老侯爷的脸儿变了。从刚才的义愤填膺,马上转为热情洋溢的笑容。

    “李翼呀!你好久没来伯爵府了吧!走,我带你四处转转去。”

    “不敢劳烦侯爷。”

    “不麻烦,不麻烦,哈哈哈哈,我们可是亲戚谁跟谁呀!走,走…”

    “可是,侯爷刚才不是还赶老夫离开吗?如此,老夫可是不敢多待,还是先告辞吧!”

    “李翼,你小子真是小心眼。那是玩笑,玩笑,哈哈…”

    李翼听了冷哼!然,眼里却带着淡淡的笑意。顺着老侯爷往他院子走去。

    …。

    夏侯玦弈,祁逸尘离开后。李智也跟顾清苑告辞,带着神色怔怔的李泓离开了。而院中的几个下人被周麒带走了。

    兰芝,梅香心里有些忐忑,虽然刚才世子爷什么都没说,可她们还是很是担心世子等下回来,会对小姐做出什么惩罚。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兰芝眉头紧皱,担心道。

    “什么怎么办?”

    “就…就是刚才的事情,要…要怎么跟世子爷解释。”

    顾清苑看着兰芝担忧的样子,淡淡一笑却没说什么,转而问道:“食材都准备好了吗?”

    “小姐…你这个时候怎么还想着做饭呀?”兰芝急切道。

    闻言,顾清苑眼里划过一丝无奈,兰芝是忠心,可有的时候却总是少了一份通透。

    “兰芝,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所以,无需担忧什么,知道吗?”顾清苑淡淡道。

    “小姐…”兰芝听了有一瞬间的怔忪,脑子里闪过什么,却抓不住重点。

    梅香听了顾清苑的话,眼里闪过什么,上前一步走到兰芝的身边,轻声道:“兰芝,小姐说的对,今天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什么都有。”梅香说着,向兰芝不停的使眼色。

    兰芝看着,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道:“是,奴婢知道了。”

    顾清苑看着叹了口气,转身往厨房走去。

    伯爵府前院中。

    老侯爷带着李翼在院子里转着,脸上带着笑意,可有的时候没忍住,还是时不时的挖苦李翼几句。李翼听了也完全不恼,不咸不淡的回敬回去。

    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个曾是丞相,一个是侯爷。两个本严肃,严谨的人。现在却你来我往如同小孩子般斗着嘴,让人看着不由好笑。

    周麒在一边看着,叹气:他一直以为李翼是个顽固且十分古板的人。可现在看来,他好像看错了,李翼也有圆滑的一面。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卸去了丞相的官职,人少了些束缚,也看起来比以往放松了不少。

    “侯爷,相爷,世子妃做好饭了,已让人摆在侯爷院中,让两位前去用饭。”凌菲从另一边走来,看着两位老人恭敬道。

    此话出,两个老人默契的顿时住口,抬脚往老侯爷院子而去。

    老侯爷看着眼前色香味具全的饭菜,脸上聚满笑意,抬头看着李翼道:“李翼,你小子竟然是清丫头的外公,她跟你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像,如若不然老子非得憋屈死不可。”

    “我家清儿竟然有你这样每天就知道吃喝的祖父,她可真是不幸。”

    “李翼,你小子今天就是不让我痛快是不是?”

    “侯爷,我们彼此彼此。”

    “哼!既然老夫是个爱吃的,那我就把这些吃完,你小子可不许吃。”

    李翼听了却是充耳未闻,拿起筷子率先吃了起来。

    老侯爷看此,瞪眼,可也不再多说,拿起筷子也快速的吃起来。

    两位老人斗完嘴,开始斗吃了。

    “奴才见过驸马,公主,郡主。”此时一个请安的声音传来。

    “起来吧!”夏侯勇叫起,很是威严道:“侯爷可在?”

    “回驸马的话,侯爷在里面用饭。”

    “嗯!”

    听着外面的对话,老侯爷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抬头就看到夏侯勇,大公主,夏侯絮三人走了进来。

    “儿子,儿媳,孙女,见过父亲(祖父),见过相爷。”几人行礼。

    李翼微颔首,老侯爷淡淡道:“起来吧!”

    “是。”

    三人起身,恭敬的站在一旁。

    “可用过饭了?”

    “回父亲,我们已经用过了。”夏侯勇微笑着回应道。

    “嗯!今天过来可有什么事儿吗?”

    “呵呵,就是来看看父亲的寿宴准备的如何了?”

    老侯爷听了皱眉,“多大点儿事儿,用得着每天过来吗?”

    “怎么会是小事儿呢?父亲,你寿宴可大事儿,怎么能疏忽。儿子自然也要每天过来看看,省的出现什么纰漏。”

    夏侯勇话出,大公主眉头不经意的皱起,夏侯勇这话说的实在是不妥…大公主腹诽,那边,老侯爷不快的声音响起,“既然你如此细心,那就你自己来做好了,其他人就不要插手了。都由你来办,你来吧…”

    “父亲,儿子没有那个意思,儿子就是…。”

    “世子妃…”

    “嗯!”

    夏侯勇请罪的话未说完,听到外面小厮请安的声音,立马把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他可是不想在顾清苑的面前丢了他的份儿。

    顾清苑踏入屋里看到大公主一家人也在,脚步微顿,可也就一瞬,继而脸上扬起笑意,抬脚上前,微俯身,“晚辈见过驸马,公主。”

    “嗯!起来吧!”夏侯勇的声音一如刚才的威严。

    “快,快起来。”大公主很是和蔼,亲和的笑着,伸手把顾清苑扶起来。

    夏侯絮上前,微笑道:“堂嫂。”

    “郡主!”顾清苑轻笑回应,转头看了一眼梅香。

    梅香会意,赶紧把手里的汤放在桌上,恭敬道:“侯爷,相爷请慢用。”说完规矩的站在顾清苑身后。

    看着满满一桌菜,老侯爷看着顾清苑,脸色缓和下来,笑道:“清丫头,辛苦你了。”

    顾清苑摇头,笑道:“不辛苦。”

    听了老侯爷对顾清苑说了的话,夏侯勇心里有些不平衡了,父亲他可真是偏心了。他每天公主府,伯爵府为了他的寿宴两头跑。也很是辛苦的,可父亲不说他一声好也就算了,刚才那语气好似他还是多管闲事似的,还训斥他。可顾清苑就给他送碗汤,而且,连亲手端着都没有,可父亲竟然说她辛苦了。这,可真是让人心觉得憋屈。

    夏侯勇想着,脸色就沉了下来,沉声道:“她身为晚辈给你送碗汤还不是应该的呀!说什么辛苦!”说着看向老侯爷正色道:“父亲,清苑现在还是新媳妇,有些规矩她还不懂,正在摸索期。所以,在这个时候父亲你可是不能太惯着了,要不然,可是会让她生出毛病来的。”

    夏侯勇话出,顾清苑挑眉,挑新媳妇毛病的不都是婆婆吗?怎么轮到她了却是叔伯了呢?

    而,老侯爷的脸色也瞬时沉了下来,抬头看着夏侯勇,沉声道:“什么都不清楚就在里训谁呢?”

    “父亲,我没有训谁,我就是…”

    “你就是个屁呀!我孙媳妇亲手给我做了一桌菜,老子心里高兴,给她说一句辛苦。怎么了?怎么了?你哪里看不过眼了?”

    听了老侯爷的话,大公主眼里极快的闪过什么,夏侯絮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两人同时转眸看向顾清苑,却看到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看此,大公主心里莫名沉了一下。

    夏侯勇为老侯爷那粗蛮的话语感不适应,特别那话还是说他的,让他更加感到难堪。而听到老侯爷说顾清苑给他做饭,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有些恼火。

    “看来是儿子误会世子妃了,她是个孝顺的竟然还亲手给父亲做饭。”说着话锋一转,带着一丝质问道:“不过,父亲是长辈,我这个叔伯可也是长辈,怎么我来了这么多天了,没看到世子妃为我这个叔伯做一顿饭呢?是你心里没我这个长辈,还是,我这个叔伯没那个资格吃你做的饭呢?”

    夏侯勇话落,屋里几人脸色都十分难看。大公主上前一步欲开口。老侯爷起身欲动手,然,没等到他们开口,动手。夏侯勇身后的小厮就先一步开口,声音里带着一丝同仇敌忾之气,“老爷,不会世子妃不给你做,只是你来的不是时候,她那个空闲…。啊…。”

    小厮的话还未说完,就忽然飞了出去,惊呼一声,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几人一惊,抬眸就看到如风一样闪现在屋里的男人,心里一沉。

    夏侯玦弈神色淡漠,但看向夏侯勇的时候眼里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戾气,冰冷道:“本世子的妻子,没有义务给任何人做饭。也没有那个人有资格向她要求任何东西。”夏侯玦弈说着,看着夏侯勇,沉冷道:“而你,更没那个资格。”

    夏侯玦弈说完,不看夏侯勇那气的快要晕过去的模样,拥着顾清苑大步离开。

    夏侯玦弈一路上脸色紧绷的厉害,顾清苑乖乖的跟在他身边。

    回到自己的院子,走到屋里,夏侯玦弈反手把顾清苑抱在怀中,声音里带着火气,咬牙切齿道:“跟我去陵城。”

    此话出,顾清苑脸上扬起笑意。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