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21章 选一个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一个

    伯爵府

    老侯爷寿宴,近几年皇上都会驾临伯爵府。继而,客人来的都特别的早。毕竟,既然知道皇上会来,谁敢拖到皇上之后那可是大不敬呀!

    大概八点的时候,顾清苑和大公主,还有夏侯郡主就开始接待到了的女眷了。至于男客那边有夏侯玦弈,夏侯勇及其两位公子接待,不过,因为还没下早朝,官员都还没到,都是各家的公子先一步在这里候着。

    顾清苑坐在位置上,看着对面大公主满面笑容的和身边的客人说笑,心情极好的模样,好似昨天在伯爵府的事情丝毫没影响到她什么。然,那比起往日略显浓厚的妆容还是多少能窥探出,她的心情绝不会如表面上那么欢乐。

    不过,她是因为知道昨天的事情,多少能猜测到她的心情。可,如果不知道的话,只看大公主现在这笑意盈盈的模样,谁有能看出丝毫异样呢!由此可见,大公主的城府非同一般的强悍。因为,昨日的事情不单是夏侯勇对自己的斥责,老侯爷对夏侯勇的打骂,更重要的是他说的那番敏感的继承话题。

    虽然对于某些事情早就做过猜测,可和夏侯勇亲口说出来,确切的确定下来,感觉还是有些不同的。夏侯勇有如此心思,大公主不会不知分毫,而顾清苑更觉得有些东西,大公主比夏侯勇更加想要得到吧!

    利益总是伴着冲突,谋算,**进行的。如此,已经注定了和公主府想相安无事的相处下去,可是有些困难了。

    想此,顾清苑转眸看向夏侯絮,看着她长袖善舞,礼数周全,言辞玲珑,笑言轻语,从容,自如的和客人说笑着。顾清苑嘴角扬起笑意,缓缓垂下眼眸,看来夏侯絮的紧张是完全不存在的。那么,今天夏侯絮的异样可是因为其中的利益,而已展开了某些算计吗?

    夏侯絮和身边的说笑着,不经意的转头,正好看到顾清苑在看着她,不由一怔,特别看着她幽深,含笑的眼眸,心里莫名跳了一下。脸上笑容不变,只是有些忐忑道:“堂嫂,我可是哪里不对吗?”

    “没有,只是看郡主招待客人时很是周到。”顾清苑轻笑道。

    此话出,夏侯絮笑容僵了一分,不过也就瞬间就恢复自然,伸手抱住彼清苑的胳膊,娇俏道:“那是因为堂嫂在我身边,我不自觉的胆子就大了很多,这都是堂嫂的功劳。”

    顾清苑听了笑容加深,“我什么都没做就能得到郡主的夸赞,这便宜我可是占大了。”

    夏侯絮听了轻笑出声。

    顾清苑和夏侯絮两人亲昵的互动,在就引起的一边的人侧目,此时,听到夏侯絮的笑声。大公主身边的夫人,微笑道:“公主,你看郡主和世子妃的感情还真是好呀!”

    大公主听了,看着依在顾清苑身边笑语嫣嫣的夏侯絮,大公主眼里闪过一抹黯沉,却是稍纵即逝,脸上带着却带着嗔笑,很是无奈道:“本宫这个女儿不知怎地就是爱粘着清儿,也不看看今天这个日子清儿是有多忙。还拉着她堂嫂不放,可真是不懂事儿。”

    那夫人听了笑道:“呵呵…公主你这是福气呀!郡主这样很讨人喜欢,那里就是不懂事儿,我看世子妃就很是喜欢公主这样。”

    那边,夏侯絮听到了大公主的话,抬眸看着顾清苑道:“堂嫂,你看母亲,我粘着你她好像不高兴了。”夏侯絮说着掩嘴一笑,低声道:“堂嫂,我看母亲八成是看我这个女儿,不再每天跟着她,一时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夏侯絮话出,大公主眼睛睁大,指着夏侯絮,对着身边的夫人,苦笑不得道:“你听听,我这个女儿说的那话,她可真是…你说,让我说她什么好呢!”

    “要我说,郡主可是一点儿没说错,公主可不就是心里不平衡了嘛!”不远处的韦夫人笑着接口道。

    “我看也是,每天黏在身边的女儿,猛然不在身边跟着了,公主肯定不习惯,所以,看到郡主粘着世子妃,这心里可是有些患得患失了…”

    “呵呵…这心态就和嫁女儿时一样的感觉吧!”

    “是,吾家有女初长成,马上就要离开身边了,心里可不是就是空荡荡的嘛!”

    众位夫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接着打趣道。

    大公主听着,看着一众人,扶额,叹气:“看来,本宫这下是说不清了。大概明日皓月的人都会说,本宫因为女儿和侄媳妇的关系太好,竟然心里发酸,不高兴的事迹了吧!啧啧…这名头,你们说本宫可算是皓月第一人。”

    大公主话好出,哄堂大笑。欢声笑语一片,气氛瞬时欢腾起来。

    顾清苑看着,心里却只有一个感觉,让众人看到夏侯絮和自己的关系如此好,要说她会谋算自己恐怕很让人怀疑吧!

    “什么事儿让众夫人如此高兴?本妃好像错过了呀!”

    清脆的女声响起,笑声一顿,众人抬眸,只见大皇子妃洪欣扶着一个丫头的手缓步走来。

    众人赶紧起身,疾步走到洪欣面前,根据官职,身份的高低,或跪地,或俯身,请安道:“臣妇见过大皇子妃。”

    “众位夫人快快请起。”洪欣伸手做出虚扶态,脸上带着亲和的笑意。

    “谢大皇子妃。”众人谢恩,起身。

    洪欣走到大公主面前,俯身,“侄媳见过公主。”

    洪欣的腰韦弯下,就被大公主扶起,“快起来,快起来。”说着起洪欣的手,笑道:“皇子妃正是时候,你来了可要帮本宫好好的跟这些夫人辩驳一下,要不然,本宫今天可真是要落下笑名了。”

    闻言,洪欣很是讶异道:“笑名?”

    “是呀!笑名!在皓月本宫怕是第一个落下这名声的人。”大公主叹气,然后把刚才的事情跟洪欣说了一遍,说完,看着洪欣惊讶带笑的眼神,气恼道:“这些都是絮儿那个丫头惹出来的,你可要帮本宫好好训导她一下,要不然,这真是不成样子了,说话都不着四六了,连我这个母亲都敢非议,责罚她都是应该的。”

    洪欣听了抿嘴一笑,很是为难道:“公主虽然侄媳也站在你这一边。可是,侄媳怕是做不到。”

    “怎么?连你也要护着絮儿那丫头。”大公主不敢相信道。

    “不,主要是侄媳没那个资格说郡主呀!”

    此话出,让在场的妇人惊了一下,大皇子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公主也满是不明道:“皇子妃这话是…?”

    “因为,本妃同样很喜欢和世子妃相处,如果可以本妃也想和郡主一样黏着世子妃。”洪欣笑道。

    洪欣话出,众夫人松了口气,同时看向顾清苑心里转过百种心思。

    大公主听了,苦笑道:“这么说,本宫这怨是没处伸了。”

    “要臣妇看,公主干脆把世子妃带在自个身边不就好了。”

    闻言,大公主眼睛一亮,“这主意好。”大公主说着,走到顾清苑身边,“清儿,今天你和婶婶一起如何?”

    “母亲,你这算是跟女儿还有侄媳抢人吗?”夏侯絮好笑道:“这名声,怕是也不比笑名好多少吧!”

    “你这丫头…”

    “女儿可是没说错…”

    顾清苑听着大公主母女那完全不走心的笑言笑语,转眸看了一眼洪欣,一身绚丽锦绣华美衣裙完好的衬托了,她身为大皇子妃该有的贵气,尊贵。只是,却再也找不到曾经那温婉的香气息,看着,顾清苑叹息,看来曾经的才女已经不见了,她是大皇子妃,皇家的媳妇。

    那个在外公寿宴上,曾经帮着过自己的女孩,怕是也已经再也回不去了。现在的她看到不平之事,或许就已经需要审视适度才会伸手了吧!这样也没错,只是环境改变了人心,让人不免感到唏嘘!

    在顾清苑走神时,麒肆走进来禀报道:“世子妃,皇上马上就要进府了,世子爷说让世子妃和众夫人马上去前院,准备迎接圣驾。”

    听言,顾清苑收敛心思,点头,“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众人听了麒肆的话,也开始赶紧查探自己的仪容。

    伯爵府

    皇上到来,一番动荡,高呼万岁,请安下跪。皇上叫起,众人谢恩,落座。

    顾清苑安静的坐在夏侯玦弈的身边,眼帘下垂,嘴角带着浅笑,聆听着主位上的皇上致辞,还有下面官员圆滑的接应,恭贺!偶尔瞄一眼品茶的夏侯玦弈,看到他放下杯子,很是贤惠的拿起手边的茶壶给他添上。然后,再继续安静的入定。那副模样,落在外人眼里很是娴静,温婉。

    然,只有个别的几个人看到顾清苑这样,很是好笑,无奈。

    慕容烨喝着手里的酒,看着顾清苑那贤良淑德的小熬人形象,眼里溢出笑意。她这样子,恐怕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真实的她是何等的大胆吧!如男儿般的豪迈,还有那不时冒出的惊人之言,让人听了哭笑不得!

    想起,她看着村长女儿送给她的荷包时,竟然说出她是无用太监之言。

    还有,在听到他跟她说,他们是断袖的时候,那个恼火,憋闷的模样。

    还有,在师傅问她,和他断袖办事儿的时候谁在上面时,她竟然敢说她在上面。当时听到那句话,他真是感觉雷劈了一下。何谓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第一了解了。

    看着顾清苑现在这摸样,想起那个时候的顾清苑。慕容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怀疑,那样独特的女子,真的在自己身边生活了将近一年吗?

    慕容烨想着眼里溢出怀念,感叹,还有一抹遗憾,感慨,有些人,有些事情就如这流逝的时间一样,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来了,所留下的只有回忆。

    慕容烨感伤之时,看到对面的男人眼眸沉了下来,开始对自己释放寒意,警告。慕容烨看着,隐没眼底的情绪,脸上扬起温和的笑意,除了遇到顾清苑这样的女子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外,眼前这清冷的男人动情,也同样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特别他对那个女子的占有欲,就和他的性情一样强悍。不容任何人挑衅,而对那个女子是不容任何人窥探一分。

    想到这里,慕容烨不由想起祁逸尘,好奇他到底做了什么惹到了眼前的男人。竟然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一张俊脸完全变了样儿,如果不是听声音,恐怕就是他也认不出住那肿如猪头的人,竟然是祁逸尘。

    在慕容烨思索间,皇上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众官员该恭贺,该恭维的也告一段落了了。

    接下来就是夏侯本家人给老侯爷贺寿,献寿礼的时候了。

    夏侯勇和大公主送给老侯爷的是一名贵稀有的玩物,老侯爷看了点头,表示喜欢,其他没多说。

    夏侯勇有些失望,那可是他花费了大价钱买了的,父亲反应竟然那么平淡。会不会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他的气?夏侯勇想起昨天的事情也很不快,不过,这个时候他就是再没眼色,也明白不能多提一句。

    大公主倒是很平静,老侯爷喜欢与否对她来说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她清楚有些事情老侯爷根本决定不了,她要做的就是靠自己来争取。

    夏侯勇,大公主献礼过后就是下面的一些小辈了。基本没有太大的出入,都是一些昂贵稀有的物件。

    至于顾清苑和夏侯玦弈就是给老侯爷送了一坛酒,老侯爷看了瘪嘴,看着主位上的南宫胤抱怨道:“皇上你都看到了,老臣没说错吧!我就知道他今年还是送酒。”

    南宫胤听了,笑道:“怎么?侯爷不喜欢。”

    闻言,老侯爷轻咳一声,“老臣喜欢酒,这皇上也知道,所以,他送酒还是很合老臣心思的。可这小子每年都送同样的东西,让老臣很是抑郁。”

    南宫胤听完,叹气,“老爷的心情朕很能理解呀!因为朕和你一样,每年朕寿辰玦弈都送给朕同样的东西。”南宫胤说着无奈道:“朕是喜欢字画,他每年都送这也没什么,可他竟然送一模一样的东西,一样的画,一样的字,连纸张都是相同的,一点儿不同都没有呀!”

    老侯爷听了睁大眼睛,不敢置信道:“皇上这是真的,字画他每年也送一样的?”

    南宫胤点头,脸上满是哭笑不得之色。

    老侯爷唏嘘,“皇上这么一说,老臣平衡多了。也感觉比皇上幸运呀!最起码这酒虽然每年一样,可这味道却是同样的好呀!可那个字画,咳咳…每年看同样的,还真是痛苦呀!”

    “所以,看看朕,侯爷就知足吧!”南宫胤叹息道。

    “是,老臣此时感觉很知足,很知足呀!”

    顾清苑听着老侯爷和南宫胤的对话,嘴角抑制不住的抽了一下,抬眸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夏侯玦弈,竟然每年都送同样的东西,自己夫君果然了得呀!

    不过,自己生辰的时候他送给自己的是簪子,那么,会不会每年他都会送簪子呢!如果是的话,还真是没什么不好,毕竟,那簪子好似很值钱的呀!如果存的多了,当了肯定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眼睛晶亮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微微低头靠近顾清苑,几不可闻道:“本世子是不会每年送你相同的东西的。”此话出,就看到顾清苑晶亮的眼眸暗了一分,抬头看着他,笑的一脸的无辜,懵懂。

    夏侯玦弈看了,瞪了她一眼,这个贪财的丫头。

    而下面的众大臣,听着皇上和老侯爷抱怨夏侯玦弈,心里对夏侯玦弈的敬畏不但不减一分,还更加的忌惮了,皇上那样的抱怨何尝不是对夏侯玦弈绝对的宠信呢!要是一般的人,你如何,皇上根本不会看在眼里。要是你惹得皇上不高兴了,他直接办了你,哪里会像这样包容着。

    老侯爷,皇上说着,下面的众人眉眼带笑的听着,宴会平稳的进行着。只是,顾清苑在偶尔扫过夏侯絮时,看到她心不在焉的神色,就连偶尔跟人说话,笑容也不复最初的自然,带着一丝恍惚。那模样不用探究,心思重重的模样。更重要的是她时不时的就会看韦柔儿一眼…。

    韦柔儿?顾清苑抬眸,看着那个坐在韦夫人身边垂眸不语,恬静,温和的女子。想起曾经的某些过往,顾清苑眼神微缩。今天不平静的源头会和她有关吗?

    如果是的话,顾清苑转眸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垂下眼眸,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

    顾清苑的异样夏侯玦弈看在眼里,低头,轻声道:“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

    顾清苑听言,看着夏侯玦弈轻言。

    夏侯玦弈听了,轻轻拍了拍顾清苑,眼神莫测。

    城外一残破的暗房中,几个高大的蒙面男子隐匿在暗处,神色戒备的看着四周。房间里,满屋子都是点燃的蜡烛,摆放成一个圆,一个念过半百的老人坐在中间,白发白须看起来颇有几分仙气,只是身前摆放的东西,让人看了不由感到几分诡异之感,仙气不复存在,邪恶之气油然而生。

    房间的一边站着一个精壮男子,看着不停在摆弄那些奇异之物的老人,声音略带黯哑道:“还没准备好吗?”

    老人听了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你们准备好了吗?”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就好了。”

    “哼!”老人冷哼一声,愤怒道:“我该做的?如果不是你们卑鄙的绑架了我的孙女,拿我孙女要挟我,我如何会做这种自己损命,又祸害他人的罪恶之事。”

    男人听了神色淡漠,冷硬嗤笑道:“王老,不要把自己说的多无辜,多大义。你们是巫蛊家族,想来曾经做的恶事肯定也是数不胜数吧!如此,做这样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应该是小事儿一桩吧!你又何必这么激动呢!”

    “是,我们家族曾经是做过很多坏事儿,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们的族人都死了。这就是恶报,所以,关于巫蛊的东西,族长在过世的时候就已经全部销毁,也下令凡是在世的族人绝对不许再使用巫蛊,而为了有族人不遵从,族长在仅剩下的几十个族人身上都下了禁令蛊,如果那个人敢用,事后就会立马被反噬,虽然不至于丧命,可却要损寿十年。”

    “而我就是被下禁令蛊的其中的一个,老夫现在已年近五十,减寿十年,我还有那个命,看着我那个苦命的孙女长大成人吗?”老人说着眼里满是愤恨,“你们这帮人实在是太卑鄙了。”

    “王老,话可不能这么说,一个月前如果不是我们的人救了你孙女,她可能早就没命了。命都没了,如何还有长大一说。所以,在我看来王老你减寿十年,却换的你孙女几十年的命,还有一笔财富,保你们祖孙两个后半辈子都衣食无忧,这样的交换可是很划算的。”男人面色冷漠道。

    “财富?后半辈子无忧?哼!这些老夫不敢想,只求你们还有一丝良心,事后能放了我们祖孙两个离开就好。”老人冷笑道:“如果想灭口的话,请你们留我们一个全尸。”

    “王老想太多了,只要你把这次的事情做好了,我们主子答应你的,就绝对不回复反悔。”

    “是否会反悔,不久就会知道了。”老人说着,看着男人,眼睛微眯,神色莫测,“就算你们反悔了,老夫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到时候你们自己不要后悔就好。”

    此话,让男人眉心一跳,脸色瞬时沉了下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让你转告你主子一声,不要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男人听了心里一禀,沉冷道:“王老头,我提醒你最好不要给我玩儿什么花样,要不然,你孙女如何我们可是不敢保证了。”

    “同样的话,老夫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事后,你们最好是遵守承诺,不然我这个巫蛊之人,就算是死了也有讨回来的办法。”老人声音阴沉道。

    男人听言,眼里溢出森冷之色,不过眨眼就消失在眼底。看着老人淡笑道:“你放心,只要事成,你们祖孙两个绝对可以平安离开,没有任何人会为难你们。”

    “如此,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那你就好好的准便吧!不要错过了时辰。”

    伯爵府

    宴会进行过半,男人已经开始陪着皇上把酒言欢。女人去了后院看戏听曲。一切都很平静,可顾清苑却越来越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宴会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皇上起驾离开,众人如同迎接之时马上起身,向前院走去,然变故也在瞬间发生,本走在大皇子妃身边的两个丫头,忽然转身,在众人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顾清苑整个人被她忽然拉入怀中,挡在身前,一把匕首就紧紧的抵在了顾清苑的咽喉之上。

    凌菲反应最快,可还是慢了一步,只拉到了顾清苑一个衣角。

    顾清苑眼眸微缩,果然来了。

    “啊…”此时一个惊呼声响起,众人神色怔怔,脑子完全运转不过来,只是反射性的向发声出看去。只见令一个丫头以同样的姿势挟持了韦家小姐,韦柔儿。

    韦夫人脸色发白,惊恐不定的看着那个丫头手里的匕首,惊恐道:“你…你是谁?你要…要干什么?”

    顾清苑抬眸看向韦柔儿,那个和自己一样被劫持的女子,很正常的反应,脸色惨败,身体微微发颤,眼里满是惊骇之色,柔弱女子被劫持都是这样的反应吧!

    此时,一众夫人小姐也全部反应过来,忍不住惊叫起来。

    惊呼起,几十个黑衣护卫眨眼闪现在众人眼前,看清楚眼前的形势,面色紧绷。一个黑衣人抬手,黑衣人迅速移动向两边扩散,围成一个圈,其他人被急速遣送在外,圈内只剩下被挟持的顾清苑,韦柔儿,还有脸色十分难看的凌菲。

    两个丫头对于眼前的完全的无视,一只手拿着匕首,另一只手快速的翻转,片刻一根细如发丝的银线缠绕在了她自己的手腕上,另一头绕在顾清苑的脖颈上,令一个丫头对韦柔儿做了同样的举动。

    大公主看着这一幕,神色不定,转头看着身边脸色青白,摇摇欲坠的洪欣,沉声道:“大皇子妃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洪欣张口还未说完,就被急促的脚步声音给打断了。

    众人回眸,夏侯玦弈第一个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本就清冷淡漠男人,此时又多了一抹戾气,狭长的眼眸满是骇人的冰冷杀气。

    南宫胤,老侯爷,李翼,南宫凌,南宫夜,夏侯勇等随后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南宫胤眉头紧皱,老侯爷,李翼脸色大变。南宫凌看到那两个丫头,眼眸阴沉下来。南宫夜眼里闪过极快的兴奋,瞬间又转为不敢置信的惊骇,夏侯勇看着愣了一下,继而眼里划过欢喜之色,顾清苑她被挟持了,这算是报应吗?哈哈哈…。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呀!报应来的可真是快。

    “这是怎么回事儿?”南宫胤沉怒道。

    大公主上前一步,走到南宫胤的面前,快速,精简的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洪欣道:“这两个丫头是大皇子妃的丫头。”

    大公主话出,南宫胤眼里闪过什么,面色沉了下来,看着身体都在颤抖的洪欣道:“是你的人?”

    洪欣猛地跪在南宫胤的面前,颤抖道:“回…回皇上的话,是臣媳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她们怎么敢挟持世子妃,臣媳…”

    “你的人,你不知道吗?”南宫胤沉冷道。

    洪欣听着南宫胤责怪的冷言,惊恐之下眼泪忍不住掉下,急切道:“皇上,臣媳真的不知道,臣媳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除了反复的说这几句话,洪欣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吓傻了,回应着南宫胤的问话,眼睛不由的去找寻她的依靠,她的夫君。然,却看到一边的南宫凌眉头紧皱,神色凝重,可却没有她想看到的急切,怜惜,担忧!

    “有废话就快说!”夏侯玦弈森冷的看着,那个架在顾清苑脖子上的匕首,阴沉道。他这个时候完全不想探究那些无用的,他只想看到那个丫头平安。

    “哈哈哈,夏侯世子果然干脆,倒是也现实,没有异想天开的叫器着让本姑娘放开你这的世子妃,还有你的侧妃。”丫头大声笑道。

    听到那句侧妃,在场的人怔了一下,侧妃?指的可是韦柔儿吗?

    顾清苑听了这句话,眉头皱了一下,如果这是韦柔儿的算计,好像有欠缺了太多的东西。

    “皇上不必问大皇子妃了,我们两个根本就不是她的丫头,我们是易容的,她们的丫头早就被我们杀死了,我们是三皇子的人。”丫头大声道。

    此话出,每个人心思快速翻转起来,想起顾清苑和三皇子的种种过往,马上理清了眼前的局面为何出现了。

    听到这句话,洪欣的心里松了口气,然,南宫凌的脸色却是没有一点儿的缓和。

    “你们是南宫玉的人?”南宫胤沉声道。

    “是,我们是三皇子的女人,我们喜欢三皇子,我们爱他,把他当成我们的命。”女人说着,转眸看向顾清苑脸上满是愤恨之色,“可是这个女人,还有夏侯玦,弈他们毁了我们的天,让我们失去了一切。这样的深仇大恨我们如何能放过。所以,我们一定要报复,一定要讨回来。夏侯玦弈武功高强我们那他莫可奈何。那我们就让他变得和我们一样,毁了他最心爱的人。”

    “不错,我们都已经打探清楚了,夏侯玦弈最在乎的就是她的世子妃,还有这位即将成为侧妃的韦柔儿。”挟持着韦柔儿的女人,顺着张狂道:“夏侯玦弈毁了我们的男人,我们就毁了他的两个女人,想想我们还赚了一个,哈哈哈…”

    女人说完,看到夏侯玦弈神色更为冰冷,一边的护卫已经蠢蠢欲动,冷笑道:“我奉劝你们,我们既然来了也就没想活着回去,现在,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她们脖子上的东西,如果你们敢妄动,哪怕是我死了,临死之前只要我手腕一动,她们也会立时没命的。所以,你们在动我们之前最好想清楚。当然,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先试试。”

    夏侯玦弈脸色紧绷的厉害,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地下让她出了事儿…。无法宽恕的疏忽。

    慕容烨脸色同样十分的难看。看着顾清苑那略微苍白可却不惊不惧的样子,心里忽然觉得抽痛,陌生的痛苦,让慕容烨嘴巴紧抿,眼底盈满弑杀之色。

    韦柔儿脸色惨白,眼里满是惊恐,然,心里却在不停的翻涌着,在这样的生死关头,那个男人竟然连一个眼神对吝啬于给自己,全部心神都在顾清苑的身上,这让人无法接受,让人心寒,甚至有些恨他。他对她可真是无视到了极致。

    如此,韦柔儿就更想看他们痛苦的样子了,想着心里涌现冰冷的笑意,等着吧!好戏马上就开始了。

    “夏侯世子这两个人都是你心爱的女人,如果一下子都死了的话,你一定会特别的难过吧!”女人动了动手里的匕首,轻笑道:“要不,我们发发善心,慢慢来,一个一个来,给你个缓冲的时间,让你先适应适应,你看如何?”

    “哈哈,姐姐这个主意不错,就这么办吧!”另一个女人说着,阴沉道:“夏侯世子,你说吧!先动那个,我们给你来选!”

    夏侯玦弈没有说话,眼眸静静的看着顾清苑,缓步向她走去。

    夏侯玦弈的举动代表什么在场的人都清楚。“看来,在夏侯世子的心中,最重要的还是你的正妃呀!”

    “那我们就如夏侯世子的愿望,先送你的侧妃上路。”

    韦柔儿听了闭眼,众人看着是认命,是等死,可韦柔儿却只是想遮住眼里那极致的冰冷,垂在身边手微微用力,捏碎手里的东西,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流淌出来。

    城外暗房中,本闭着眼睛的老人,眼眸猛然睁开,快速拿起手边的小人儿,另一只手极快的点燃一张纸,嘴巴开始念叨起来,不停的念叨着…

    屋里的烛光随着老人的念声,忽明忽暗…

    而,本向顾清苑走去的夏侯玦弈,忽然顿住脚步,脸色遂然一变…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