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22章 从不曾怀疑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夏侯玦弈忽然停下,眉头亦紧紧的皱了起来。而,一直看着顾清苑的眸子,忽而看向韦柔儿。看着那个挟持韦柔儿的丫头,狭长的双眸瞬时盈满嗜心的冰冷。然,眼底却是无法隐匿的痛色。

    而整个人身上的隐忍之色忽然褪去。戾气猛然外漏,震怒之气不再掩饰,全部倾泻而出,气场亦是陡然一变,凛冽煞气笼罩所有,一瞬间男人化身为魔,黑发飞扬,长袖飞舞,妖异,魅惑,让人惊骇,却又为之惊艳。

    而身上那让人心惊的震慑,骇人气势,迫人心魂的嗜血怒火,那睥睨众人,不容违逆,掌控所有的强悍,让在场的人都怔在那里。

    这就是夏侯玦弈,是真正的夏侯玦弈吗?而他们以往所看到那个清冷,淡漠,已让人感到敬畏的男人,只不过是他的所表露的一角吗?而潜藏在那清冷躯壳下的他,竟然是如此的惊人,如此的慑人心魄吗?

    王者之气,尊者之风,在他的身上尽览无遗,这个男人是绝对的强者,绝不容置疑,而,他们只能仰望,只能臣服,只能…

    南宫夜看着夏侯玦弈的背影,手紧紧的攥了起来,嘴巴紧抿,刚刚心里的喜色已经完全消失无踪,现在看着那个强悍的男人,心里只有嫉妒,恼火,忌惮,不容,还有凛冽的杀气,他是他绝对的威胁。

    南宫胤看到夏侯玦弈如此浩瀚的威慑,也感到有些惊讶,然,更多却是惊喜,是骄傲,是激动,他的成长超乎自己想象的好,他是他的骄傲,他从来没看错,而他也没让自己失望过。

    南宫凌看着夏侯玦弈那让人心惊的气势,再看一旁众人惊愣,臣服的神色,还有南宫胤眼里那无法掩饰的喜色,南宫凌缓缓垂下眼眸,嘴角扬起一抹阴沉的弧度。

    夏侯玦弈忽然外泄的强势气魄,让很多人心惊,同样的也让某些人更加的惊艳,沉沦。韦柔儿怔怔的看着夏侯玦弈,身体比之刚才颤动的更加厉害。只不过,刚才是装的,而现在却是真的在颤动,因为太过激动,抑制不住的颤抖。

    如王,如魔的男人,如何能不令人向往,如何不令人臣服,特别他看着的是自己,而不是顾清苑,也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只是她韦柔儿,是她一个人。

    韦柔儿看着心剧烈的跳动着,此时一刻,让她感觉很满足,感觉很好,从来没有的美妙。这就是她要的,她要在这些人亲眼看到他对她的宠*,她在他心里的重要。然后,她要十里红妆风光出嫁,在万人瞩目下成为他的妻,他为夫。

    韦柔儿心潮澎湃,而其他人看到夏侯玦弈竟然向着韦柔儿走去,均是大惊,神色惊疑不定,难道夏侯玦弈喜欢的人不是顾清苑,而是韦柔儿吗?

    可如果他喜*的是韦柔儿,又为何要娶顾清苑为妻?这是怎么回事儿?不解间,各种猜疑涌现脑海。难道,夏侯玦弈娶顾清苑只是一个障眼法,是为韦柔儿挡劫,挡难的工具吗?

    还是有什么其他他们不知道的内幕?韦柔儿要进入伯爵府做侧妃是真的吗?不过,早些时候是曾听闻韦柔儿要进入伯爵府为侧妃,只是夏侯世子反应很是冷淡,他们也以为那只是传闻,也就没太深究不了了之了。可看现在的情形,难道那是真的?

    或者,夏侯玦弈和顾清苑成婚两个月,现在对她已经没有新鲜感了,已经厌烦了她,想另寻其他美人了。但是,夏侯世子好像不是沉迷女色的人呀!

    众人心思千回百转的,各种想法如传奇故事般,在心里不停的翻腾着。

    不过,也不是都在天马横空,有些比较现实的人看着被挟持的两个女人,不由暗暗祈祷,最好都死了,那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慕容烨看着夏侯玦弈的举动,眉头紧紧皱起,直觉感到有问题,很不对劲儿。想着,抬脚向夏侯玦弈走去。

    麒肆,麒一也感到了夏侯玦弈的异样,疾步走到夏侯玦弈面前。

    夏侯玦弈却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继续往前走。

    麒肆,麒一心里不由一沉,不对劲儿,两人神色凝重,看着夏侯玦弈冰冷,满是煞气的眼眸,低沉道:“主子…”

    然,夏侯玦弈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此时他的心里一个被一个声音盈满:快去救你心*的人…快去救她…。快去就她…她即将离你远去…她即将离你运去…。声音如魔咒,不断的重复。香气如引子,指引着他向那个方向而去。

    而韦柔儿的那张脸,此时在夏侯玦弈的眼里,赫然是顾清苑,其他全是一团迷雾,他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也看不到真实的顾清苑,只有那个不断重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而,隐隐他好似还听到顾清苑极弱,痛苦的声音,她很难过,她在等着他去救她,她在等着他…她在等着他…

    麒肆,麒一,慕容烨三人看此,万分确定夏侯玦弈现在很异常。至于其他人,因为从来不曾经了解顾清苑和夏侯玦弈之间有着怎么样的过往,所以,他们除了疑惑,就是猜疑。

    两个绑架的女人,两人刚才在看到夏侯玦弈那骇人的气势时,心里也是惊骇不已,可是现在,看到他向韦柔儿走来,两人心里溢出沉笑。她们就知道就算是夏侯玦弈,也同样躲不开的,避不了的。

    “看来,夏侯世子是改变主意了,他是放弃了他的世子妃,选择他的侧妃了。哈哈哈哈…。夏侯世子果然博*,果然风流,这心思变的可真是快呀!”一个女人嗤笑,说着看着顾清苑道:“世子妃,你的丈夫选择了韦柔儿那个侧妃,你是不是感到心狠痛,很想哭呀!炳哈哈哈…。”

    女子话出,在场的人都向顾清苑看去,看着那个在生死关头被夏侯玦弈遗弃的女子,众人神色不定,有高兴,有愤怒,有不明,有幸灾乐祸…。

    感觉到众人那各色的眼神,顾清苑神色淡漠,只是眉头紧皱,幽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夏侯玦弈。他很反常,很不对劲儿…。

    麒肆,麒一,慕容烨听到那女人张狂的言辞,眼里聚满煞气。

    麒一,麒肆对视一眼,虽然他们无法弄清楚主子突如其来的变化是因何而起。但是,他们相信这绝对不是主子的本意,主子他绝对不会抛开世子妃,而去维护一个无光紧要的女子。所以,他们要拦下主子,他们不能让世子妃伤心,也不想事后主子懊悔莫及,却落得一切都无法挽回的下场。

    两人决定,迅速出手,向夏侯玦弈挥去,然而,还未碰触到夏侯玦弈就被慕容烨给拦下了。

    两人抬眸,沉声道:“王爷,主子他很不对劲儿,我们要拦下…”

    “你们不用多说,我明白你们的想法。”慕容烨说着顿了一下,神色凝重,沉声道:“只是,如果本王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你们主子现在的情形,应该是被人用邪恶之法给控制了。”

    “什么?”两人大惊。

    “具体本王现在没空给你们细说。简单的讲,夏侯玦弈现在或许听到了,或者看到了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东西,他心智被人给牵着着,行动受到了蛊惑。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强行的制止他,因为后果无法估计。”

    闻言,麒肆,麒一浑身紧绷的厉害,“那现在该怎么办?”

    “先救陌儿,至于你们主子就看他自己的意志力,是否能低档的过去了。”

    “这怎么能只等着。要是主子他…”

    “你们不用太担心,牵制人心的邪恶法事是不会持续太久的,因为做法之人同样需要消耗极大的心神,所以,很快就会结束了…”

    在场的人看着麒一,麒肆,慕容烨在说着什么,可却听不到内容。因为慕容烨说的声音太小了。众人只看到麒肆,麒一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而慕容烨之所以没有说出,只因巫法之事太过诡异,而被上位者所不容。早就被禁止,会法之人也早已被上位者屠杀。这算是一种禁忌话题,主要是他现在也无法确实的肯定,也完全没有任何头绪破解,更无法马上找出那个做法之人,现在贸然说出只会让一切更加的复杂。

    特别他的身份是大元的王爷,在皓月说出这类禁忌之事,很容易引起南宫胤的猜忌,说不定会怀疑他在散播流言,蛊惑皓月的民众,想制造不安,骚动。给他一个居心叵测的结论。所以,在没有一个完美的说辞,没有确凿无差的证据以前,他不能多说一句。

    南宫胤看他们三人,眉头皱了起来,南宫胤张口欲说什么。那边夏侯玦弈忽然停下,神色变幻莫测,手捂着心口,眉头紧锁,摇头,沉冷出声,“她不是我的丫头…。她不是…。”

    夏侯玦弈忽然出声,可却让众人听的是云里雾里很是不明,什么丫头?什么不是?

    然,麒肆,麒一,慕容烨三人已然确定了夏侯玦弈肯定是被人给控制了。

    南宫夜眉心一跳,刚刚夏侯玦弈的心智明明已经被牵制,怎么还能反抗…这是怎么回事儿?

    韦柔儿听到夏侯玦弈的话,心里猛烈的跳了起来,怎么回事儿?他看出了什么,韦柔儿眼里溢出惶然,如果这个时候让夏侯玦弈发觉什么退了回去,那可就功亏一篑了,而她想要的或许永远都无法实现了,想此,韦柔儿放在裙摆边上的手,不经意的动了一下。

    她身后的女人戾声开口,“姐姐,不要再跟他们废话,动手。”

    “好,我也没时间跟他们耗着,既然夏侯世子已经做出选择,那我马上就让他如愿,先把这位已经被厌弃的世子妃送走吧!”女人说着,手上匕首转动。

    “住手…”

    “你在找死…”

    “给我住手…”

    “小姐…”

    刹那,几道声音响起,慕容烨冰冷的沉怒,李翼,老侯爷慌乱的担忧,麒肆,麒一,凌菲焦灼,惊忧,梅香,兰芝哽咽,颤抖的惊呼。

    几人脸色青白交错,顾不得其他,疾步向顾清苑走去。

    “都给我停下,谁敢再上前一步我马上就砍了她。”女人凛冽,杀气腾腾道。

    顾清苑看着眼前的几张面孔,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手抬起,横在女子手腕间。

    女人看此,冷笑道:“怎么?世子妃想比划两下?”

    “不,我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我只是想在临死前跟他们说几句话,可以吗?”顾清苑声音带着一丝悲凉。

    “世子妃,这要求倒是不过分,可是,我却不想答应你。”女人冷血道。

    顾清苑听了苦笑,抬眸看向夏侯玦弈,看到他变得有些苍白,神色也越发的难看,整个人有些混乱,不停的摇头,可却不再往韦柔儿那里多走一步,而是不停张望着四周,好似在找寻什么。

    顾清苑看着心中抽痛,她知道他在找她…她虽然猜不透韦柔儿他们对夏侯玦弈做了什么,但是她知道,他被困住了…

    顾清苑看着,手腕上压迫感传来,身后女人拿着匕首的手,开始用力向她的咽喉刺来。生死之间,顾清苑眼睛酸涩,抬眸看了一眼李翼嘴角扬起飘忽的笑容,转眸看向慕容烨,声音染上伤感,“容景…”

    这声容景,让慕容烨痛到窒息,“陌儿…”

    “如若可忘,就让他忘了…”

    “陌儿…”

    “啊…。”

    顾清苑话落下,众人惊呼声忽然响起,顾清苑转头,拿刀的女子亦是顿了一下,转头就看到夏侯玦弈一手聚集内力向自己的心口袭去…手落胸口,一声闷哼,嘴角血液溢出。

    同时,城外暗房之中老人忽然口吐鲜血,念词断开,屋里蜡烛瞬时熄灭,老人遂然倒地。

    而,夏侯玦弈眼里恍惚的神色消失无踪,狭长的双眸恢复清明,眼前的一切重新回到眼底,看清的瞬间,夏侯玦弈身上暴戾之色骤增,眼里痛色更浓。

    入目的竟然是韦柔儿的脸,他竟然站在韦柔儿的那边!转头,看到丫头带泪的眼眸,还有那柔和的笑脸。

    看此,夏侯玦弈一口血液喷出…

    “烨儿…”

    “主子…”

    老侯爷,南宫胤心惊的声音响起。麒肆,麒一,凌菲惊呼,外圈一众影卫,手中长剑忽而扬起,浑身戾气散开,蓄势待发,杀气蔓延,那铁血气息,让现场的气氛瞬时转为搏杀境地,所有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脑子里面这个时候是什么也不敢想了。

    “丫头…”夏侯玦弈声音嘶哑,带着极致的痛…

    “夫君,再次见到你真好。”顾清苑轻笑,脖颈上却已被那银丝勒出血丝,那抹红看的人触目惊心…可在场的人却都束手无策…叹息:顾清苑这次是绝计活不了了…

    “丫头…”夏侯玦弈声音发颤,手在颤抖。

    顾清苑轻笑,却没有回应,扫了一眼身后的女子,樱唇轻启,没听到顾清苑说的是什么,却看到那女人眼眸骤然睁大,极致的惊讶下,脑子有瞬间空白,刺向顾清苑的匕首亦是停顿一下。

    而就是这瞬间,顾清苑另一只忽然抬起,手里竟然握着一只发簪,然,却带着诡异的亮光,手动,发簪极快划过银线,斩断,头迅速后仰,错开匕首抵住咽喉的致命点儿,女人回神,眼里杀气大盛,匕首再次扬起,对准顾清苑刺去…却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人就飞了出去。

    顾清苑整个人已经落入夏侯玦弈怀里,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发生。

    看着被夏侯玦弈紧紧抱在怀里的女子,所有的人一时无法回神。刚才眼看就要死离,现在却一下子来了个大逆转,危机一下子过去,就如事发时候一样,完全让人措手不及…

    慕容烨看到顾清苑无事,紧绷到了极致的心,瞬时放松下来,让他感到有些发疼。

    静寂一刻,韦柔儿忽然惊叫,让众人瞬时回神,只见挟持韦柔儿的那个女人,手里的匕首对着韦柔儿刺去,同时手腕上的银线因为她活动的关系,开始收紧,韦柔儿的脖颈出现被勒紧,血丝出现,匕首也随着逼近咽喉。

    看此,韦夫人惊叫…

    南宫胤抬手,几个影卫从天而降,动作迅速,杀伐果断,对着挟持韦柔儿的人刺去。人们本以为,就算是那个女人死了,韦柔儿也是凶多吉少。然,让他们出于意料的是,韦柔儿竟然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匕首没有刺入她的咽喉,倒是刺在了她的肩膀上,顿时血流如注…

    往往生死的关键就在一瞬间,韦柔儿躲过去了,虽伤却没有生命危急,而那女人也在刺伤韦柔儿之后再无动手的机会,被南宫胤带来的影卫杀死,韦柔儿惊吓过度再加上受伤失血,也瞬时晕到底在地失去了知觉。

    不过,其中有人很是疑惑,韦柔儿脖颈上的那根银线怎么没起到作用?只是这个时候没人敢多说什么,牵着皇家,还是少说为妙,就算其中有什么猫腻,那也不干他们的事情。

    继而,就算是有人看出来异样,也没人开口。

    一切尘埃落定,结局看似大圆满,可却让很多人很是失望。

    顾清苑被夏侯玦弈紧紧的抱在怀里,略微失控的力道,让她感到有些发疼,可她却没有吭声,因为顾清苑知道他很不安,甚至是惶恐,惊惧,这从他紧绷如石的肌肉,发颤的身体就可以感觉到。

    顾清苑叹气,回抱夏侯玦弈轻拍着他的背,无声的安抚…。忽然顾清苑的手顿住,眼眸溢出痛色,心口抽痛,那低落在脖颈上的液体,是什么?——是眼泪吗?

    “夏侯玦弈…”顾清苑因为脖颈受伤,声音有些破碎。

    听到顾清苑的声音,夏侯玦弈退开分毫,低头看着略显苍白的小脸儿,还有她脖颈上的鲜红,狭长的双眸很是平静,然,那极致的沉寂,却让人感到蛰伏在其下的是无法估计的血雨腥风。

    夏侯玦弈抬手,微颤抖抚上她脖颈上的伤口,声音暗哑,“丫头。”

    “我在。”

    “疼吗?”

    “有点儿。”

    “刚才害怕吗?”

    “害怕。”

    “对我失望吗?”

    “不。”

    “为何不?”

    “因为我的夫君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所有,就算被困,他依然能认出他的娘子,他的丫头。”

    “可你生死之时,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顾清苑抬手擦拭夏侯玦弈嘴角的血丝,温和道:“你有,你做的很好,这一点儿我从来不曾怀疑。”

    夏侯玦弈闻言,喉头被扼住,什么也说不出,心里太多情绪翻涌到了极致的感觉,让他一时无法承受…。

    顾清苑看着本强大,坚不可摧的男人,此时却脆弱,不安如琉璃,眼里划过一抹伤痛,眼里却满是纯粹的温暖,柔和,“夫君,你从来不曾经做错过任何事。而且,此刻我觉得很开心,因为你安好,而我也活着。”

    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百感交集,此时他们不再怀疑,也已经没有理由猜疑夏侯玦弈对顾清苑是否在意。同时也好似明白,夏侯玦弈为何会那样在意顾清苑了。

    生死之间,她从未埋怨过,劫难过后,她包容了所有。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