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4章 女人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人

    顾清苑忽然倒下。而是还是以那样的状态,这让所有的人都怔在哪里。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做馄炖的老人更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身体微微发颤…。

    只是怔怔的看着夏侯世子把顾公子抱起,只对着他的下属留下一句,‘封’就带着顾公子急速的离开了。

    那个下属亦是一句废话不多说,只见他双手击掌,眨眼十多名锦衣护卫瞬时来到眼前。以圈形散开,馄炖摊位还有做混沌的何伯,及其兆麟两人同时被围其中。

    麒肆看着那惊疑不定,神色惶然的众人,面无表情道:“事情清楚之前,此处隔离,所有人不得妄议。其他一切照旧,相关之人不得离开。”说完,疾步离开。

    行动迅速,态度坚定,明确,果断!事情发生一瞬间,结束也在眨间。

    让人心惊的事发,可因为那清楚的界限,让众人除了震惊,却没有太多的恐慌。事情清楚,明了,只要与你外关,你就无碍!绝对不会被无缘由的波及,明确的态度让人心定。

    只是看着圈内脸色灰白,浑身发颤,神色怔怔的何伯,还有脸色很是难看的兆麟。所有人眼神复杂。刚才看顾公子的症状明显不像是发病,倒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才会那样的。

    如此,那最有嫌疑的可就是他们两个人了。想此,众人神色不定,难道真的是他们对顾公子下的手吗?为什么呢?

    顾清苑忽然莫名带倒下的事情,在众人的猜疑中,也迅速的撒播开了。

    反应最为迅速就是姬林,王烁,张勋还有窦文涛几人,在听到消息后,极致的惊骇之后,立马往夏侯玦弈庄园赶去。

    而暗中的那些人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得到了消息。只是还没聚集就被统领之人立即驱散,一句话传递过去,不想被夏侯玦弈连窝给端了,就立马给滚回去!此话出,没人敢再乱动,只是心神不宁的在暗中等待这消息!

    兆麟虽然是一个小棋子,可毕竟也是他们这边的人,如果他出事儿了。他们难免的会有一些危机感,心里很是有些不安呀!

    统领之人挥散了那些分布在各处的棋子。转而找了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急速的召集了三个中心人物,四人聚在一起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做出分析。

    统领看着眼前的三人,面色阴沉道:“对于这次的事情,你们怎么看?”

    “属下感觉那兆麟是被他们给算计了。”

    “是,属下也有这种感觉,兆麟那个人虽然不是特别的精明,可人却是一点儿不笨!绝对不会做出那样于他自己完全无利的事情来,特别还是在那样大庭广众之下,就更没可能了。这明显是一个局。”

    “兆麟本来就是我们放在明处的一个棋,夏侯玦弈会除掉他我早有心理准备。”统领说着,面色有些难看道:“只是,他用这样的方法除去他,这明显是在用他杀鸡儆猴呀!如此一来,那些本已被兆麟煽动的老百姓,可能立马就会安稳下来吧!”

    “现在陵城危机已解,夏侯玦弈这是开始反击了吗?那,我们想再拖延可就不太容易了。”

    “主子本来就没指望我们能拖住他太久,现在这样已经可以了。不过,就算我们不再出手,夏侯玦弈想一时半会儿回京城也是不可能的,陵城的官员还未定到位,他是不能离开的。”

    “这么说的话,陵城的群众的反应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只要拖延那些官员来陵城的时间,就能让夏侯玦弈继续在陵城耗着了?”

    统领点头,“这块儿主子会安排,就不用我们多插手了。”

    “那现在兆麟怎么办?那个人虽然威胁不到大局,可落在夏侯玦弈手里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

    “或许,我们该先一步把兆麟除掉。”

    统领听了摇头,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不,我这个时候反倒觉得,兆麟落入夏侯玦弈的手里对我们来说,说不定正好是一件好事儿。”

    两人听了不明,“统领有什么打算?”

    统领没直接回答,只是莫测道:“马上你们就知道了。”

    夏侯玦弈庄园

    “麒护卫,请问顾公子现在怎么样了?”姬林神色凝重道。

    “还不清楚。”麒一面无表情道。

    “我们请了大夫过来,请他去看看顾公子吧!”

    “不必了,主子略懂医术现在正在里面为军师诊脉。”麒一说完,看着姬林和王烁道:“主子有令,让你们二位带着大夫去探查一下那个馄炖摊,还有顾公子吃过的东西,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常,如果有发现立即回来禀报。”

    “好,我们马上就去。”两人听言不敢迟疑带着大夫,立即出了庄园。

    窦文涛,张勋几人看着麒一道:“夏侯世子可还有什么吩咐?”

    “主子令,让几位现在这里候着,等他为顾公子探完脉搏在做下一步的决定。”

    “是。”

    夏侯玦弈,顾清苑院中。那个病重的人此时脸色红润,精神极好的看着夏侯玦弈满脸都是惋惜道:“何伯的馄炖可真好吃。可惜我却只吃了几个…”

    夏侯玦弈听了,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伸手把她唇上的胡须轻易去掉。低头在唇上深吻一下,而后点头,声音暗沉道:“味道很不错,是挺可惜的。”

    顾清苑听了伸手捏了捏夏侯玦弈高挺的鼻梁,摇头道:“夏侯世子,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有风流公子风情了。夫君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呀!引桃花呀!”

    闻言,夏侯玦弈眉毛轻扬起,冷声道:“不要跟为夫说什么桃花,对于这个问题本世子比你闹心。”

    夏侯玦弈话出,顾清苑嘴巴歪了一下,轻咳一声,虽然她没什么心虚的,不过讨论这个问题十分不安全,还是换一个吧!

    想此,顾清苑转移话题道:“夫君,你说我今天演的好不?”

    听了顾清苑的话,夏侯玦弈冷哼一声。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那略带嘲弄的眼神,神色自若的转移视线,男人的小心眼又发作了。

    “丫头。”

    “嗯!”

    “以后这样的招数少出,知道吗?”

    “为什么?”

    “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本世子心里还是不舒服。”

    顾清苑听了微怔,不过,瞬时就明白夏侯玦弈指的是什么了,嘴角溢出一丝笑意,点头道:“好,我知道了。”说完,叹气:“不过,经夏侯世子这么一抱,我这个军师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睿智形象,可就大打折扣了呀!”

    “他们看着你抱着军师那娴熟,自然的姿势。一定会说你和军师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呀!不过,这猜测倒是也很符合情理,毕竟本军师就算是沾着胡须,可掩饰不住我是绝美小男人的面容呀!”

    顾清苑说着脸上扬起饶有趣味的笑容,看着夏侯玦弈道:“夏侯世子和军师关系暧昧。夫君,你说这名声算是美名呢?还是风流之命呢?”

    顾清苑说着想到什么,不由轻笑出声,伸手抱住夏侯玦弈的腰身道:“夫君,如此一来的话肯定有很多人同情你的世子妃。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以后世子妃见什么客人的话,在表情上也许该染上些轻愁,苦涩,深情一片可却得不到自己夫君的回应,多忧伤,多可怜呀!”

    “如果本世子传出短袖的名声,你这个军师也就更加不用担心,那所谓的桃花问题了吧!”夏侯玦弈把顾清苑抱在怀里,看着她眼里那满满的坏心眼,轻笑道。

    顾清苑听了睁大眼睛,崇敬的看着夏侯玦弈道:“夫君,你真是什么都知道呀!真是厉害。”

    “军师如果想,本世子倒是很愿意让你如愿。不过,就是不知道军师有什么要奖赏本世子的?”

    听到夏侯玦弈要奖赏,顾清苑瞬时无声了。不是她思想歪,而是夏侯玦弈无论奖赏,惩罚要的就只有一样。

    看顾清苑连回应都不敢,夏侯玦弈眉梢扬起魅惑风情,低沉道:“如果军师实在是想不出,本世子就…。”

    夏侯玦弈的话未说完,顾清苑忽然伸手拉下他的头,踮起脚尖仰头吻上他的唇,同时小手在他的身上到处点火,感到夏侯玦弈欢呼吸变得沉重。顾清苑伸手推开夏侯玦弈,豪情万丈道:“反正,早晚是逃不过了,既然如此,我就先讨些利息回来。”

    闻言,夏侯玦弈眉头轻挑,“娘子这是在向为夫下战吗?”

    “其实,我是想先举旗投降,夫君可接受?”顾清苑认真道。

    “你说呢?”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的眼神,叹气,“现实和希望果然是有差别的呀!”

    “主子,姬林和王大人他们回来了!”外面凌飞的声音传来。

    顾清苑听了,看着夏侯玦弈道:“夫君赶紧去善后吧!我要去养病了。”说着揉了揉夏侯玦弈的脸颊,轻笑道:“夫君这欲求不满的表情,让他们看了一定以为顾军师病情很严重,这算不算是个美丽的误会呢?”

    听着顾清苑那调侃的语气,夏侯玦弈神色淡淡,伸手揉了揉顾清苑的头发,脸上满是温柔之色,“丫头,好好养精蓄锐。”说完,就看顾清苑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分。

    夏侯玦弈看此,淡淡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客房

    夏侯玦弈说出的顾清苑现在的症状,跟着外出探查的大夫和姬林听了神色越发的沉重,眼底满是复杂。

    “本世子已用药物护住军师的心肺,不过,具体如何解毒还需要进一步探究。”夏侯玦弈凝眉道:“你们可有什么发现?”

    夏侯玦弈话出,王烁看着同去的大夫道:“你在吃食里都发现了什么,就跟夏侯世子禀报一下吧!”

    大夫称是,斟酌了一下才开口道:“回世子,小人已经确定军师的碗里被人给下了药,而且,那种药食用后的反应和夏侯世子现在说的一样。”大夫说着顿了一下道:“只是,现在是谁下的动的手脚还需要进一步探查。”

    夏侯玦弈听言,眼神微眯,“你们觉得给顾军师下毒的是哪位?”

    “下官去现场仔细的问了一下,从在场群众的口中已经确定,当时碰触到顾军师吃食的只有做混沌的何伯,还有就是给顾军师端过去的兆麟。那么,有机会下毒的只有有他们两个人。凶手很可能就是他们中的其中一个。或者,是他们二人同谋所为。”王烁正色道。

    夏侯玦弈听了点头,“先把两人监管起来审问,王烁你来审问。张勋你带人继续探查。”

    “是,夏侯世子。”

    “麒肆,窦文涛,荣林,刘进你们四人按照名单上的名字,继续补偿落实一事儿。”

    “是,夏侯世子。”

    “都下去吧!”

    “是。”

    夏侯玦弈命令下,几人不敢耽搁分毫,迅速分散行动起来。

    姬林和大夫不属于官职人员有些事情他们不能参与,继而,从庄园出来就相携去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酒楼。

    两人相对而坐,沉默良久姬林才开口道:“孙大夫,你感觉是他做下的吗?”

    孙大夫摇头,叹气,“我希望不是。但是,那散落在桌子上的馄炖汤滓中,确实是他兆家的祖传之药。中间我还担心自己出错,还特别询问了一下周边几个百姓。根据他们描述还有夏侯世子说的那个症状。虽然很想替他辩解几句,可一切都相符,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呀!”

    “可是,我实在是不相信兆麟是能做出那样事情的人。所以,刚才我就斗胆向夏侯世子,隐瞒了那是他兆家所有药的事情。我在想,当时在场的还有何伯或许还是他所为也说不定呢!”

    姬林听了摇头,脸色沉重道:“在晚辈看来,这次的投毒之事不会是何伯,有九分可能会是兆麟。”

    姬林话出,孙大夫惊疑不定,“姬大当家的,为何这么说,你不相信兆麟吗?”孙大夫本以为凭着姬林和兆麟的交情,他一定是站在兆麟这边的,应该比自己还想坚信兆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现在怎么…。

    看着孙大夫意外的神色,姬林苦笑道:“我也不想怀疑他,可是人心隔肚皮,现在的兆麟在想什么我已经完全看不透了。特别在这次起事中,我本以为他和我一样是被逼无奈,也是因为有着一副侠义心肠才会跟我一起对抗二皇子的,可是,最近这些日子我发现他好像跟我们想的很不一样…。”

    “姬大当家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姬林叹了口气,把这些日子兆麟的举动给孙大夫讲了一遍。

    孙大夫听完,脸上满是吃惊之色,“姬大当家你说的可是真的?”

    姬林点头,“夏侯世子提出开城门之后,姬林就连续提出了几次不合适,三番两次的挑动让我们去夏侯世子面前提讲条件,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他是为了陵城的百姓着想。可,如此接二连三让我不得不多想。”

    “还有,上次一众民众到我府邸面前,请求让我做知府的事情。也是他在后面怂恿姬勇去做的。还有前两日,关于补偿的事情,本来夏侯世子的人和那几户人家都已经商定好了,可是,他去后不知道跟人家说了什么。那几户人家忽然就不愿意了,提出了要跟着夏侯世子去京城的要求。这也是无意中得知的。”

    姬林说着,叹息道:“孙大夫,关于补偿的事情各家都一样,才会都没有什么想法,没什么异议。可如果他们忽然这样闹不同,那么,一定会让后面的事情受到阻碍的。”

    “这么多事儿出来,让我对兆麟不得不多想一分呀!”

    姬林说完,孙大夫神色惶然,“果然是人心隔肚皮呀,人心难测呀!如此一来的话,我都不知道我向夏侯世子隐瞒是对还是错了!”

    孙大夫的话刚落下,就看到张勋忽然走了进来。

    看到张勋两人心里不由一跳,两人的一个念头就是被跟踪了。

    姬林神色不定道:“张大人你不是去了忙吗?怎么在这里?”

    张勋却没看出他们的异样,也没听出他们话里别样的含义,只是正色道:“有人向夏侯世子举报说,她知道是谁要谋害顾公子。只是这中间关于药的事情,需要孙大夫在场做个证是,所以,我就打探着找过来了。”

    两个听了心里一松,同时却又一紧。

    “张大人你刚说,有人知道是谁要谋算顾公子?”姬林沉声道。

    “是,现在已经去了府衙。”

    “可否问一下,那个人是谁?”

    张勋听了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姬林,孙大夫看此,赶紧道:“是小民逾越了,请张大人不要见怪。”

    张勋摇头,“其实,现在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反正你们马上也会知道的。是个让我们挺意外的人,曾经三皇子的女人。”

    话出,两人惊了一下。

    “三皇子的女人不是在牢房里吗?她怎么会知道?”姬林疑惑道。

    张勋摇头,“你们可能不知道,当初在夏侯世子派人让解救我和王大人的时候,我们顺势向夏侯世子求了个情,把那些女人也给放了出来。毕竟,她们虽然在三皇子府待过,可大部分都是可怜人,没理由让她们一直在牢房里待着。”

    姬林,孙大夫听了恍然,“不过,那个女人她怎么如此肯定是兆麟做的?”

    “这个,现在还无从得知,不过马上就知道了。”张勋说着看向孙大夫道:“孙大夫我们赶紧过去吧!不能让夏侯世子他们等着。”

    “是,是…”孙大夫赶紧应道。

    张勋,孙大夫离开。姬林面色紧绷!二皇子的女人怎么会确定是兆麟?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让人不敢想的潜藏之事存在?

    府衙

    许久为开启过的陵城府衙再次打开了,只是这第一启竟然是因为夏侯世子的军师而起,让人唏嘘。

    府衙外,聚集了很多的老百姓。

    府衙内,王烁,张勋坐在坐在案堂上,麒一站在暗处。衙役站在两边,衙堂中央跪着一个女人,大概十**岁的年纪,穿着很是残旧,头发也略显凌乱,可长的却是很是漂亮的女人。

    “现在可以开始说了吧!你是如何肯定给顾公子下药的就是兆麟的?”王烁率先开口道。

    “回禀大人,我见过兆麟曾经用过一种药,不过,我不知道其药的名字,可是我却见过它的症状,食用后和顾公子的症状一样。”女子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

    “你见过?在哪里?”

    “在牢房里的时候。”

    “详细的说明。”

    “是。”女子恭敬道:“当时,小女坐牢后,兆麟曾经让人送过吃食给小女。只是小女性格软弱,拿到吃的自己却没吃上被人给抢了去。不过,也就是因为那样小女才逃过一劫。”

    女人说着,身体有些发颤,“小女亲眼看到,那个抢了小女吃食的人,吃了以后身体就开始发抖,脸色发白。而且,还开始呕血,可却没有马上死去,只是那个场景很是恐怕,我当时吓坏了,惊慌之时也向狱卒求救过。只不过,我们那个时候在他们的眼里都是罪人,根本就没人管。那个女人痛苦了几天就死了。”

    “所以,今天小女在听说了顾公子的症状后,就马上想到了这件事。特别在知道兆麟还在旁边的时候,我就更加确定是兆麟动的手了。”

    “你并没有看到是兆麟下药,为何就如此确定是他呢?或许是那个给你送饭的人也不一定呀!”王烁严肃道。

    “小女当时也曾经这么安慰过自己。而兆麟或许也曾是那样的打算吧!如果,我出事儿了他就把这一切推到那个送饭的人身上。”女人苦笑道:“如果真的是那个送饭的人就好了,可惜,想让我死的人却非兆麟莫属。”

    “你是说兆麟想让你死?为何?”

    “此事说来话长。简单的说,兆麟在我最难的时候曾经帮过我,而我为了报答他,就听从了他的花言巧语,去了三皇子府,成了三皇子的女人。为他报告三皇子府的消息来成就他的野心。”

    女人说着声音带着一丝愤恨,更多却是哀伤,“可怜我那个时候为了他奉献我自己的一切,我以为只要我做的好,在他成功的时候,就会如他承诺的那样娶我过门。可现在想想我真是太傻了…”

    “打探三皇子的消息?他的野心?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烁惊疑不定道。“当初,他让小女去三皇子府,为的就是随时为他关注着三皇子府的动静。然后报备给他,曾经兆麟还说过,如果可以让我在三皇子的耳边吹吹风,让三皇子多做些恶事。好让这陵城更加的乱写,那样他才能更快的如愿。”“大人,兆麟起义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义气,他只是为了他自己,他想当官,他想做这陵城的知府。大人,如果小女没说错的话,当初提出让陵城自选辟员的一定是兆麟吧!”

    “而后来陵城在他的煽动下真的大乱了,所有的事情都和他计划的差不多。他马上就要如愿了,只可惜,夏侯世子来了让他的路受到极大的阻碍。而顾军师的曾经的那些话,也算是彻底毁了兆麟所想要的一切。”

    “我在想,他或许是被刺激了,就开始发狠想趁此谋害了顾公子。如果可以他事后一定会推到那个卖馄炖老人的身上去。”

    “只是,他没预料到小女还活着,这就是他的报应。”

    张勋,王烁两人听了相视对看一眼,在各自的眼里看到惊骇,事实竟然是这样的吗?

    女子的话,王烁,张勋惊骇不已,而外面的百姓更是震惊的无法言语。害他们的人竟然还有兆麟…。

    夏侯玦弈庄园

    麒一从府衙回来,向顾清苑和夏侯玦弈禀报了一下事情的结果。

    “兆麟的罪名已定。兆麟本人也已经签字,画押!”麒一说着,皱眉道:“只是属下那个时候看着兆麟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那样子看着很是含糊不清似的…。主子这其中好像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儿。”

    顾清苑听了抿嘴一笑,没说话。

    夏侯玦弈神色淡淡,什么都没说。

    兆麟结局已定,此事算是暂时揭过。

    只是两日后,王烁,张勋两人带着一个女人来到夏侯玦弈庄园。那个女人赫然是在府衙上揭发兆麟的那个女人。

    “王大人,张大人这是?”麒肆看着不解道。

    “麒护卫,是这样的,这个女子本是京城人,只是曾经遭遇了一些事情才流落在外的。现在,她在陵城她没什么去处,也没个亲人,所以就求到了我们面前,想在这庄子上求个事儿做。她不要银子,就是想等你们回京城的话,能把她给捎回去就行。”

    麒肆听了挑眉,“跟我们一起回去?”

    女子听了麒肆的问话,赶紧跪下,祈求道:“护卫大人,小女现在谁都不敢相信,可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回京,所以,小女请求护卫大人能帮小女一次,求大人,求大人…。”

    麒肆看着下面的女子,再看王烁和张勋那不忍的眼神。眼里闪过什么,而后,温和道:“起来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想回京的话,就留下吧!”

    “多谢护卫大人,多谢护卫大人…。”女子喜极而泣高兴道。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