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42章

嫡女风华 第242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42章

    大皇子府

    南宫玉坐在房中,听了从伯爵府回来的暗卫禀报,嘴角溢出一丝轻笑。浪客中文网看来,那个女子的伶牙俐齿还是丝毫没有改变呀!现在的形式如何,夏侯玦弈应该已告诉她了吧!而凭着她的聪明应该也明白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形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如以往一样,看不丝毫慌乱,惊忧的模样,还是真是让人不喜呀!也让人不得不怀疑,她是确信夏侯玦弈一定能度过这关!还是不相信自己能拿夏侯玦弈如何呢?

    想着,南宫凌眼中溢出森冷之色,心里也有些恼火。在那个女子的心里,自己就那么比不得夏侯玦弈吗?

    哼!如此,他就让她看看,那个在她眼里了不得的夫君是如何的不堪一击的。

    “回去吧!记住本殿的话,发现什么都不要擅自参与,只要静静的看着就好。”南宫凌看着眼前的暗卫道。

    “是,属下明白,属下告退。”

    南宫凌点头,暗卫闪身离开。

    南宫凌身后的护卫,低声开口道:“主子,今天皇子妃见了二皇子妃,言谈之间好像想利用二皇子府中的那个姨娘,来对付顾清苑。主子你看是否阻止。”

    南宫凌摇头,淡漠道:“不用理会,随她折腾吧!如果她真的能把顾清苑给扳倒了,本殿倒是要对她刮目相看了。”说完,心里冷笑,就凭她的那点儿小聪明和顾清苑去斗,但愿最后不要让她自己更加难堪才是。

    “好好看看着。”

    “是,殿下。”

    伯爵府

    顾清苑随着喜公公离开,前往皇宫而去。

    顾清苑离开后,夏侯勇的火气瞬时爆发了出来,看着大公主怒不可歇道:“你看看,你看看,顾清苑她这是对长辈的样子吗?我这个叔叔说一句,她就给我顶一句,真是不成样子,不成体统。”

    大公主听了,淡漠的看了一眼夏侯勇,有些人的蠢真的已经给你是深入骨髓的,那是永远别指望能改变的改变。

    他刚问一句,顾清苑回答一句,而且还是带着满面笑意的回应着。她那样子一众人看在眼里,那完全挑不出一丝不对的地方。倒是夏侯勇,现在这模样看起来才让人觉得可笑!彼清苑刚回来,他这个二叔就开始找茬了。

    大公主眼底的沉色,还有手里越转越快的佛珠,让一边的苏嬷嬷清楚的知道,大公主现在心里很是不愉快。而让她不高兴的人就是叫器的夏侯勇。心里暗自摇头,看夏侯勇的作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怪公主不念夫妻情分,做事儿绝情!

    也实在是他太让人寒心,憋闷!这么多年,他什么也帮不上大公主也就算了,可还净是给公主惹祸端,让她这个奴才看着都觉得太过闹心了。

    苏嬷嬷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开口解围道:“公主,世子妃回来了,我们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去跟侯爷禀报一声吧!让侯爷也高兴高兴。”

    大公主听了点头,扶着苏嬷嬷的手看也没看夏侯勇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夏侯勇看此,心里火气更炙,为大公主竟然如此漠视于他!夏侯勇抬脚就要追过去。然,刚走出两步,忽然想到什么,猛然顿住脚步,看着大公主的背影,眼里闪过犹豫,脸色变幻不定。

    听到身后停下的脚步声,大公主嘴角溢出森冷的笑意。夏侯勇为了某个人要妥协了吗?哼!真是讽刺,不过这样更好,更好…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不是吗?

    皇宫

    进入皇宫,顾清苑在接收了一路上各色隐晦的探究目光后,随着喜公公直接去了御房。

    “臣妇叩见皇上。”顾清苑屈膝跪下,规矩请安!谁让这是古代呢!谁让她没有特权呢!入乡随俗,该跪就老实跪。

    麒肆随着顾清苑跪下,“属下见过皇上。”

    两人跪下,南宫胤平淡却威严的声音响起。

    “起来吧!”

    “谢皇上。”

    两人起身,顾清苑垂眸在前,麒肆站在顾清苑身后,无形中保护姿态。

    “玦弈让你们回来的?”南宫胤问。

    闻言,顾清苑抬眸看向南宫胤,看到南宫胤的瞬间,顾清苑眼眸紧缩。然,也就一瞬就再看不到波动,恭敬道:“是,臣妇在陵城略有水土不服,加上侯爷病情持续,世子爷心里担忧,就先让臣妇回来了。”

    南宫凌听了,神色淡淡道:“玦弈倒是对侯爷很是挂心呀!”

    这句平淡的话语,却让顾清苑心里猛然一沉,没有接应,转而看了一眼身后的麒肆。

    麒肆会意把手里的长盒子递给顾清苑。顾清苑接过,脸上带着淡笑道:“这是世子爷让臣妇带回来的,敬献给皇上。”

    听了顾清苑的话,南宫胤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玦弈给朕的?”

    “是!”

    “呈上来,快呈上来。”一直威严,淡漠的帝王,此时脸上染上一抹喜悦。急声道。

    “是!”喜公公急忙送顾清苑手里拿过,动作却很谨慎,小心的放在南宫胤的面前。

    南宫胤迫不及待打开,拿出里面的卷轴,展开,看着上面的图像,眼里溢出一丝意外,转头看向顾清苑,“这是…”

    “这里是陵城!现在的陵城,一个平和,安详的陵城。世子爷努力三个月的结果,这幅画是世子爷亲手画的,是呈给皇上的答卷。”顾清苑郑重回答道。

    南宫胤听了脸上瞬时盈出笑意,不住点头,“好,好,哈哈哈…很好,朕就知道玦弈他会做的很好,朕很满意,很满意!”

    看着南宫胤笑容满面的样子,顾清苑淡淡一笑。

    南宫胤看着手里的画,良久视线才从上面移开,房里的人都能看出皇上对那副画的喜爱!彼清苑看着脑子里闪过什么。

    南宫胤看向顾清苑:“玦弈他可好?”

    “世子很好。”

    “那就好。”

    “他可有说何时回京?”

    “不会太久,但是,具体日期无法确定。”

    南宫胤听了点头,眼里溢出一丝浅淡的想念,不过眨眼间却有隐匿无踪。

    静默的间隙,一个太监轻步走进来,恭敬禀报道:“启禀皇上,五皇子在来给皇上请安,在殿下候见。”

    听到小厮的禀报声,顾清苑脑海里的信息迅速闪现。五皇子,南宫珉!韦贵妃的第二个儿子,十八岁,南宫夜的同胞弟弟。夏侯玦弈评价,看似温和,却不容小觑的一个人。

    “让他进来。”

    “是,皇上。”

    顾清苑听了南宫胤的令,垂眸,颔首,“臣妇先行告退。”

    南宫凌点头,准许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五皇子。”女子娇媚的声音。

    “见过蓉贵妃!”男子温和,有礼的回应。

    “免礼,免礼。”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

    蓉贵妃!听到这个称呼,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传奇宠妃。

    “五皇子是来见皇上的吗?”

    “是,来给父皇请安。”

    “五皇子真是有心。”

    “蓉贵妃过誉,为人子女的本分而已。”

    说话声,伴着脚步声,一会儿两人来到眼前。

    踏入御房的刹那,看到立在案前的女子。南宫珉顿住脚步,蓉贵妃疾步走到顾清苑面前,脸上满是惊叹,转头看着南宫胤眼睛晶亮,一股纯真的欢喜,“皇上,她就是伯爵府的世子妃,是不是?”

    南宫胤看着眼前的女子,刚冷的眼里盈满宠溺,轻笑道:“是,她就是伯爵府世子妃。”

    蓉贵妃确定,顿时笑颜如花。那单纯的快乐,让人看了不由被感染。

    顾清苑看此,嘴角笑意渐浓,看来等待她的人很是不少呀!想此,垂下眼眸,微微俯身,“臣妇见过蓉贵妃。”

    “起来,起来!”蓉贵妃急忙扶起顾清苑,神色有些紧张,可更多的却是好奇,“你知道我?”

    顾清苑摇头,轻笑道:“臣妇第一次见到贵妃。”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蓉贵妃?”女子很是疑惑,好奇道。

    “刚才娘娘和五皇子的对话,臣妇在殿内有听到。”

    蓉贵妃听了一愣,而后了然,脸上染上一抹不好意思的红霞,回头看着南宫胤道:“皇上,妾身好像又闹笑话了!”

    南宫胤看着好笑道:“无碍,爱妃闹的笑话太多,朕都已经习惯了。”说着取笑道:“要是爱妃那天边的聪明了,不出糗了,朕还真的不习惯呢!”

    蓉贵妃听了,羞得满面通红,捂着脸颊,娇嗔的看着南宫胤,羞怯道:“皇上,连你也取笑人家。”

    那句,绵软的‘人家’两字,让顾清苑忍不住抖了一下。垂下眼帘心里默念,撒娇无罪,撒娇无罪!

    “朕可没取笑你,朕说的可是实话呀!”南宫胤心情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朗声笑道。

    “皇上…。”蓉贵妃不依的声音。

    “哈哈哈,好了!朕不说了好吧!”南宫胤少见的好脾气道:“这个时候跑来见朕做何?”

    “臣妾在厨房给皇上炖了些补身体的汤,准备给皇上送来的…”蓉贵妃说着,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可是,后来听丫头说,世子妃进宫了,所以…。”

    “所以,你就把朕的汤给忘记了,匆匆忙忙跑来见你仰慕已久的世子妃了?”南宫胤好笑道。

    “臣妾错了,皇上开恩。”蓉贵妃赶紧道。

    皇上看了摇头,“这次就饶恕你一次,下次可是不饶你。”

    “谢皇上。”蓉贵妃笑开,看南宫胤不怪罪,心里马上放松下来,转身拉着顾清苑亲近的说起话来。

    “世子妃我终于见到你本人了,你不知道,我来到京城后听得最多的就是你的事情了!”蓉贵妃拉着顾清苑的手,眼里满是崇敬道:“京城的人都说聪明,伶俐,漂亮,而且还艺德无双。还有,你武功也很厉害,且人也特别的大义,很多别人不能做到的事情,你都能做到,这京城的女子,都以你为榜样呢!”

    “我听了就特别的羡慕,就想,我什么时候也和世子妃一样厉害就好了。”

    一旁从进来就没他说话机会的南宫珉,听了蓉贵妃对顾清苑的赞誉,眼里闪过一抹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笑意!

    顾清苑听着蓉贵妃给她待的高帽子,轻轻一笑,“臣妇十几年都没今天得到的赞美多。听贵妃一席话臣妇忽然觉得自己瞬间也高大起来了!”

    说完,眼里闪过一抹冷漠妖异之色,面容却是十分的柔和,声音舒缓道:“不过,贵妃好像才进入京城没多久吧!却听到这么多赞美臣妇的话,想来,贵妃身边所接触的人都是心向臣妇的,不然,不会如此毫不吝啬的如此赞美臣妇。”

    顾清苑话出,蓉贵妃脸上的笑容僵住,怔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南宫珉眼里划过一抹惊色,眼神微眯,抬头看向那个嘴角淡笑,淡然,平和却又犀利无比的女子,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果然是个有趣之人!

    容贵妃才进京城没多久,所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他清楚,父皇的心里更加的清楚吧!

    呵呵呵…。皇后娘家人和顾清苑关系好?这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大的笑话,也是讽刺!如此,也潜在的映衬出,蓉贵妃那口中对顾清苑的仰慕之情,是掺染多少复杂的内在。

    顾清苑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有趣了!听了,不由想替她鼓个掌!同时,也清楚的明白了,宫中的两位皇子,一个公主包括吗母妃,韦家人,都没有在顾清苑的身上讨到任何的好处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她如何应对父皇接下来的询问了。南宫珉刚想,那边,南宫胤的声音响起。

    “蓉贵妃的事情你好像很清楚?”南宫胤脸上的笑意消失,看着顾清苑帝王的威压涌出,沉声道。

    顾清苑听了,面色自然,平静回禀道:“在陵城的时候,世子爷隔断时间就会向府里的护卫询问府里的状况!也会问起皇上是否安好!所以,对于蓉贵妃,臣妇有所耳闻。”

    听了顾清苑的回答,南宫珉垂下眼帘,遮住眼里的笑意。在这京城中,不论是皇子府,权臣府邸,包括皇宫。这看似平的表面下,可所有的人都清楚,自己的周围都暗藏着各处的人。都安插的有眼睛。这,想必父皇也是心知肚明的!

    而顾清苑这回答,可谓是坦诚的让人无法探究呀!

    真亦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谁能风的清楚呢!

    有胆色,又长了一颗玲珑之心。这样的女子站在身边那就是一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大的主力,难怪夏侯玦弈会对她如此看重了!

    南宫胤听了神色不定,“这么说玦弈都知道了?”

    “世子爷知道皇上身边多了一个,能让皇上开心的贵妃!”

    “玦弈怎么说?”

    “皇上开心就好。”

    “是吗?”南宫胤听了,脸色变换不定,而后开口,“你们都下去吧!”

    “是,皇上。”顾清苑和南宫珉几乎同时应道。说完,两人前后走出御房。

    蓉贵妃停留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可见南宫胤神色不是很好,心里忐忑,最终没干多说,俯身离开。只是,这次的接触,让蓉贵妃对顾清苑开始感到深深的忌惮。

    顾清苑走出御房不远,身后一个清润的男声响起,“世子妃!”

    顾清苑停下脚步,回头,转身,淡笑道:“五皇子!”

    南宫珉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自然道:“世子妃要出宫吗?”

    “是!”

    “介意一起吗?”

    “介意!”

    顾清苑干脆的话出,南宫珉嘴巴抽了一下,还这是直接呀!

    “因为不方便。”顾清苑说完,颔首,转身离开!

    南宫珉站在原地,看着顾清苑离开的背影,脸上满是笑意,如此干脆,毫不含糊,却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人,还真是稀有的很!

    伯爵府

    回到伯爵府,自己的院中,顾清苑看着院口处两个神色激动的丫头。在看到自己后马上变得泪眼汪汪,疾步想自己跑来,来到跟前,声音带着颤抖道:“小姐。”

    “兰芝,梅香。”

    “小姐…。”两个丫头,就这样叫着,很多话想说一时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麒肆看着摇头,正色道:“世子妃累了,你们赶紧帮世子妃准备梳洗的东西,还有饭菜吧!”

    “好…好,奴婢马上就去。”两个丫头听了,不敢迟疑马上分头开始准备去了。

    麒肆看着顾清苑疲惫的样子,想到她的身体状况,担心道:“世子妃,怎么样?可有哪里不适吗?”

    “没有,我还好。”

    “属下马上就去带一个懂得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理的婢女过来。”

    顾清苑听了叹气,“如果凌菲在就好了。”

    “世子妃放心,属下一定会选一个稳靠的。”

    “好,你去忙吧!我休息一下,一会儿去看看老侯爷。”

    “属下知道了。”

    ……。

    三日后

    顾清苑回来的这三天,一切还算平静,当然也有不少上门求见的,送帖子的。不过,都让顾清苑以老侯爷身体不适给推拒了。

    至于府里,大公主很温和,很亲善!驸马还是那副看她不满,近乎横眉冷目的样子。对于这两人,顾清苑一笑置之,她现在没太多的心思探究他们。

    有些事情,已经开始了,那个才是她眼前最关注的。

    “世子妃,祁家商队已经出发了。遵照世子妃的吩咐,那五百名身手下乘的护卫已经暗中跟着去了。”影一禀报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南宫凌的暗卫,出动了多少?”

    “两百以下,一百八以上,具体精确的数字属下无法确定。”

    闻言,顾清苑轻笑,“不错,比我想象的多!”看来南宫凌的神经也很是紧绷呀!只愿他再紧绷些就好了。

    “影一,剩下的暗卫,按照我先前交代的,都分散出去。”

    影一听了,实在无法抑制心里的不明,凝眉道:“世子妃,这样一来我们的力量可就更加涣散了呀!”

    “我知道,如果人力够我还真想把它给弄成蜘蛛。”顾清苑淡淡一笑,莫测道:“现在无法明确的向你解释,不久你就会明白了。”

    影一听了,不再继续追问,麒首领对于世子妃的安排,一句话也没说,想来是知道世子妃这样的安排是有一定道理的吧!

    “那,属下先行告退了。”

    “嗯!辛苦了。”

    “不敢当,属下应该做的。”影一恭敬回应,闪身消失。

    两日后,大皇子府

    南宫凌听了护卫的禀报,眉头瞬时皱了起来,“你刚才说,又有一批暗卫离开了京城?”

    “是,人数大概在也在五百。”

    “往哪里而去?”

    “西方。”

    “西方?”南宫凌听了神色不定,陵城在南,他们却往北而去了!这是什么意思?忽而,南宫凌想到什么,猛然起身,脸色遂然大变,咬牙道:“看来,夏侯玦弈根本就没打算从陵城直接回到京城吧!”

    南宫凌话出,护卫心里猛然一禀,眼皮直跳,“主子,这不可能吧!夏侯玦弈还要押解那几位官员回京,他怎么会…。”护卫说着渐渐说不下去了,几个官员的命,哪里会有自己命重要!生死关头,夏侯玦弈舍弃那几个人再正常不过了。

    想此,护卫神色凝重,“主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就难办了。皓月这么大,夏侯玦弈的影踪可就难掌控了。”

    南宫凌听了没有说话,神色却很是难看。

    “主子,又有动静了。”此时,一个黑衣护卫闪身出现南宫凌面前。

    南宫凌看着他,沉声道:“可是夏侯玦弈的暗卫又离开京城了?”

    “是。”

    “多少人?”

    “五百左右。”

    “那个方向?”

    “东面。”

    南宫凌听了,神色冷硬,冷笑道:“看来,他这是打算给本殿做个迷糊阵了。”

    “主子现在怎么办?”护卫神色紧绷道。本安排好的一切,这么一来的话,可真是完全乱了套了。

    “西面,南面,东面,这几个方向都去了人了,现在还剩下一个北面,不知道是否也准备去一拨?”南宫凌眼神微眯道。

    他的暗卫和夏侯玦弈的差不多,可是他借助慕容昊的力,比夏侯玦弈多出了两千人。而这些人足够取了夏侯玦弈的命。

    可是现在,京城力量相当,可如果夏侯玦弈来了行踪不定的话,那,胜算可就无法肯定了。

    “主子,我们要不要派人跟过去?要是再耽搁,他们的行踪我们就无法准确掌握了。”护卫皱眉道。

    “如果我们的暗卫跟着他们走,那实力可就变成势均力敌了,那样除了可以跟他们过一招,想取得那个人的性命那是绝对不可能了。如此,还有什么意义。”南宫凌磨牙道!

    两个护卫听了瞬时沉默了下来,一时想不到任何对策。

    静默片刻,南宫凌开口,“现在能做的就是改变策略了,或许那样还能得到我想要的结果。”

    “主子准备怎么做?”

    “飞翼,你马上去一趟陵城,联系陵城的暗卫。确定一下夏侯玦弈的位置,然后跟潜藏伏击的人发暗号,马上动手除掉他!”

    “主子这样太冒险了吧!要是被皇上的察觉到什么,那…。”

    “南宫夜已残,南宫玉已废,南宫珉手里没任何势力,且名不正言不顺,在如此情况下,你们认为父皇他会为了一个已经死掉的夏侯玦弈,让这皓月无人继承吗?”南宫凌淡淡道。

    两个护卫听言,心瞬时定了下来,飞翼恭敬道:“那属下立刻出发,前去陵城。”

    “等下!”

    “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如果无法实现,马上调转人力,回城外暗庄等待我命令。”

    “去吧!”

    飞翼离开。

    南宫凌看着另一个暗卫道:“飞虎,你去把皓月的路线图拿来。”

    “路线图?”

    “嗯!皓月的城是四面八方的,可回到京城的必须经过的地方却没有几个。”

    飞虎听了眼睛一亮,“主子的意思是把人都分散到这几个地方。”

    “恩!万一飞翼在陵城无法得手的话,本殿就势必在这几个地方除掉夏侯玦弈。”南宫凌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的阴沉道。

    “那,属下马上派人跟着夏侯玦弈的那些暗卫,不能让他们在某个地方聚集了。那样万一和夏侯玦弈碰到头,就很难成事了。”

    “去吧!”南宫凌点头,“追上去,不要迟疑,能除掉的抓住时机立刻杀掉。”

    “属下明白。”

    飞虎离开,房瞬时安静了下来,南宫凌眼里满是阴沉的戾气,夏侯玦弈的暗卫已经全部出动了。可,这京城中却还有那个女子在,一个无人保护的女子,那就是他最后对付夏侯玦弈的武器。所以,夏侯玦弈你最好安静的死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