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44章 晴天霹雳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44章晴天霹雳

    伯爵府

    老侯爷院中

    顾清苑坐在一边,看着半倚在床上身体消瘦,虚弱,脸色苍白的老侯爷,转头看了一眼凌韵,凌韵赶紧把手里的粥递过去。顾清苑接过,起身,在老侯爷身边坐下,舀起一勺试了试温度,送到老侯爷面前。

    老侯爷看一眼嘴边的米粥没动,抬眼看着顾清苑,看着她温和的面容,淡淡道:“不要再给我做粥了,我不喜欢吃。”

    听了老侯爷的话,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收回勺子,看着老侯爷点头,“好,如果祖父不喜欢,孙媳就不做。”

    “嗯!好…”老侯爷点头,嘴里满是苦涩之味。

    静默片刻,老侯爷开口问道:“玦弈他还好吗?”

    “还好!”顾清苑轻笑回应,“让孙媳妇回来多给老侯爷做些吃的就是世子爷的意思。”

    闻言,老侯爷心口微缩,眼里溢出欣慰,可更多的却是苦涩,“玦弈他有心了。”

    “世子爷他唯愿祖父安好!”

    “愿我安好吗?”老侯爷神色有些怔忪,很是复杂!

    “是,世子爷的性子祖父应该很了解,他看着很冷清,可其实是个念恩的人。不过,他却不是个包容的人。更不是一个会轻易原谅的人,也不是一个能把随意把感情转移,延续到他人身上的人。”顾清苑淡淡道。

    顾清苑的话,让外面的某些竖起耳朵在听的人,听的有些云里雾里的。

    但是,老侯爷心里却是明白,清楚顾清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玦弈的秉性我很了解,能让他挂念,得他一句恩,我很高兴,也很满足。至于其他的…”老侯爷说着顿了一下,声音染上苍凉,无奈,“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侯爷是真的这么想的?还是因为君有命,而…。”

    顾清苑的话未说完,就被老侯爷厉声打断,“清丫头…”

    顾清苑停住,看着老侯爷紧绷的神色,还有眼里的浓厚,压抑的担忧。顾清苑脸上染上笑意,头也不回吩咐道:“把外面的小厮叫来。”

    “是,世子妃。”凌韵领命转身走了出去。

    老侯爷看着顾清苑,神色不定,“清丫头,你…”

    顾清苑没有说话,只是对老侯爷轻轻一笑。

    只是那笑容里的冷意让老侯爷眉心一跳,心里发紧,张口欲说,凌韵已经领着小厮走了进来。老侯爷只得咽回要说的话。

    “小人见过世子妃。”小厮弯腰见礼,可神色却是不卑不亢的很。

    听到声音,顾清苑起身,看着他的表情,缓步走到他跟前,淡淡道:“起来!”

    “是!”小厮起身,看着顾清苑道:“请问世子妃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特别的吩咐,就是想送你上路。”

    小厮抬头,眼里满是疑惑,不明顾清苑说的是什么意思,“世子妃,你…。”小厮说着,却见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妖异的笑意,心里莫名一跳,却在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时候,只见顾清苑手忽然抬起,长长的水袖从眼前飞过,一道冰冷的寒光闪现,分裂,窒息的麻痛随之袭来。

    小厮惊骇,眼眸睁大,眼底盈满不敢置信的不甘,惊恐,等意识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人已遂然倒地,眼眸暴睁,“你…。”破碎的声音起,浑身开始抽搐,片刻声息全无。

    屋里的动静引起了外面小厮的注意,心神不定之下,冲入内间,当看到里面的场景后,瞬时怔住,抬头,看着顾清苑手里的滴血的匕首,还有倒在血泊中的小厮。面上惊疑不定,然,却没有惊慌,恐惧。

    凌韵也被顾清苑突入而来的动作给震了一下,为她那干净利索的动作,还有杀伐果断,沉静,冷酷的表情给撼住了。

    几天之中顾清苑给了她太多的冲击,温暖的,感伤的,冷厉的,还有现在冷酷的。一个人竟然可以有如此多面,明明是那么矛盾的一个人,却让人感觉她是那么的干净,纯粹。

    看着倒在地上已经声息全无的小厮,老侯爷心里翻涌,起伏!抬头,看着顾清苑已褪去冷意,带着温暖笑意的面容,老侯爷一直平静,死寂的眼眸开始出现波动。

    顾清苑走到老侯爷的身边,看着他几乎快要全白的头发,几不可闻道:“君为天,臣为忠;半生为君,余生就为己吧!”

    顾清苑话落,老侯爷手发颤,心紧缩,喉头发紧,眼睛发胀,看着顾清苑平和如墨,却幽深无底,好似看透尘世浮华,世间万物的眼眸,老侯爷声音发颤,“清丫头,玦弈有你他很幸运,祖父有你这个孙媳,也很幸运!”

    闻言,顾清苑眼中盈出泪花,一滴眼泪滑落,为老侯爷的隐忍,为他的忠心,他的付出,还有他舍弃所有,维护夏侯玦弈的心。‘伯爵府’一个代表权贵,富贵融化的名字。

    可,在这荣耀的背后,浮华的下面,掩埋了多少人的血泪,多少人的悲苦,心痛,无奈还有苍凉!

    为了皇上那所谓的爱,老侯爷长子夏侯智,隐忍了一生,孤寂了一世,站在一个女人的身后,用他的一辈子维护了她的半辈子。还有她的孩子,成全了皇上那自私的爱。

    老侯爷次子,夏侯勇十几年来都被隔离在京城外。这样或许是对两方都好的一种隐形保护,可老侯爷却要在看着大儿子受煎熬的同时,还要承受着与二儿子的分离。

    一个人能承受多少,要承受多少!才算是尽头!

    “祖父恩泽世子铭记于心,祖父一生付出了多少,背负了多少,世子亦清楚!永不会忘记!余生世子希望侯爷能福泽绵长。侯爷恩德一生,一定会得到福报的。”顾清苑看着老侯爷余味深长道:“消失不见的人不一定就已经离世,或许,只是暂时的离开,等到对的时间就能再次相见。”

    顾清苑话出,老侯爷的眼眸睁大,声音带着激动道:“清丫头,你是说絮儿她…。”

    “是,她还好好的。所以,祖父心里不要绝对再对谁感到愧疚,也不要再背负负罪感。更不要为了偿还谁,放弃了自己的性命。祖父,那不是成全。那是增加他的罪,等到事情大白的一天,他将会背负更多,此生都无法抹去的身上的孽。所以,请祖父珍重自己。”顾清苑缓声道。

    老侯爷眼睛模糊,压抑在心里那块沉重的,让他透不过来气的石终于移开了。

    “清儿,谢谢你!谢谢玦弈…。”老侯爷颤抖道:“有些事情祖父心里清楚,所以,祖父不会故作无知的贪心,无耻的祈求其他,现在能留她一命,祖父很满足,很感激!”

    顾清苑看着老侯爷眼里的生机,心里放松了下来,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祖父,世子爷可不是一个特别包容的人,所以,祖父要好好保重,知道吗?”

    老侯爷听了,没有回答,静默良久才开口,“清丫头,你是个聪明的,心思通透,所以,有些事情你应该明白,祖父有不得已的苦衷。”

    “君有令,臣不得不受吗?”

    顾清苑一语道破其中的诛心,敏感,禁忌之言,老侯爷脸色微变,低声,郑重道:“清丫头,慎言!而我所谓的苦衷并不是这个,你不要再想了!此话绝对不许再说,知道吗?”

    顾清苑听了点头,听话应道:“好,我知道了。”

    其实,是与不是顾清苑清楚,老侯爷更加的清楚!

    静默片刻,老侯爷开口,意味深长道:“清丫头,这里是伯爵府,你是这伯爵府正儿八经的主子,一切都有你做主!无论是事儿,还是人,只要你觉得是应该,不要顾忌其他,好好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你这样也是帮了祖父。”

    顾清苑听了老侯爷的话,那潜在的含义指的是什么,她心里很明白。

    夏侯勇,大公主,夏侯敬,夏侯琪他们想要的是什么,在打算什么,想必老侯爷心里也清楚的很。他们为了那个目标,就一定会为之做些什么,而自己就是他们实现**的最大绊脚石。他们一定会想各种办法移开,或除掉自己这个挡路之人。

    如果自己出事儿的话,凭着夏侯玦弈的秉性,就算是有老侯爷在,那些人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反之,如果自己安好,或许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

    “孙媳明白,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己。”

    “嗯!这样很好,很好!”

    顾清苑话落,一个影卫闪身来到顾清苑面前,禀报道:“世子妃,夏侯大公子和大公主往侯爷这里来了。”

    顾清苑听了点头,看着老侯爷道:“祖父,现在伯爵府有太多陌生人。可这里,现在很安全,祖父要好好养病,知道吗?”

    “好,我会努力看看。”

    顾清苑轻笑,继而转身,看着一边的小厮,淡淡道:“不该听到的你都听到了,不该看到的你也看到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可也知道了?”

    小厮看着顾清苑清冷的面容,再看地上的小厮,眼里闪过什么。而后平静道:“张全在世子妃的面前,妄议大公子是非,说其假孝心真祸心!如此奴才其心可诛,居心叵测,侯爷气恼,下令折杀,小人动的手。”

    小厮话出,顾清苑眉眼间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周毅!”

    听到顾清苑忽然叫出自己的名字,小厮心里一震,不过想到父亲对世子妃的评价,还有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及其听在耳边的惊世骇俗之言,周毅瞬时淡定了,恭敬道:“是。”

    看了一眼周毅的神情,顾清苑转头看着老侯爷道:“祖父,周管家教的不错!”

    老侯爷点头,叹气,“他也不易。”

    “理解他的难处,可却无法接受他的无视。不求他完全心向侯爷,只愿他有一分不忍。”顾清苑回头看着周毅道:“现在看来,这份不忍,周管家心里却是存在。”

    听着顾清苑含蓄却通透所有的话语,让周毅眉心直挑,从脚到头,全身发寒。心里更是有种毛骨悚然之感,世子妃她到底都知道什么?或者,她已经全部都知道了…。想着周毅脸色骤然大变,额头立时沁出冷汗…。

    ……

    从老侯爷的院子回来,顾清苑躺在软榻上按了按眉心,神色间染上疲惫。

    凌韵看了,凝眉道:“世子妃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感觉有些累!”

    闻言,凌韵赶紧道:“奴婢去给世子妃熬些补身体,又能缓解疲劳的药吧!”

    顾清苑听了摇头,“是药三分毒,我不想吃药!你让梅香给我做些吃的过来就好了。”

    “好,奴婢这就去。”

    凌韵离开,影一闪身走了进来。看着半倚在软榻上的女子,上前,忽而双膝跪地,郑重的对着顾清苑叩了一个头,声音依旧刻板,冷漠,可却带着满满的感谢,“属下代那些逝去的影卫,谢谢世子妃对他们的看重。”

    顾清苑听了,坐正身体看着影一,轻轻摇头,苦笑道:“我没什么能为他们做的,他们用自己的性命,自己血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让他们入土为安,是对他们最基本的尊重。其实,如果可以我想看到他们好好的活着。”

    影一听言,脸上盈满动容,“这些都是他们该做的,可现在能得到世子妃一句尊重和肯定,他们值得!”

    一番激战,死的暗卫有三方的人,可只有他的主子安葬了他的影卫。为影卫的牺牲感到心痛。这对于他们这样的人真的就是最大的安慰,最大的肯定,还有荣誉!

    顾清苑叹了口气,影一的那些话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放松。想到那些影卫心情依然很沉重,不过却也明白,军人一旦踏入战场,就注定了要以血结束!那是无法改变的宿命,一种惨烈的辉煌,如烟花般短暂,却弥留心间永不消散。

    “影一,起来吧!”

    “是,世子妃。”

    “皇宫可有动静吗?”

    “皇上已经召集了所有的大臣,现在正在大殿议事情,想来马上就会有结果了。”

    顾清苑听了点头,“南宫凌那边可有动静?”

    “现在还没有。”

    “我知道了,你让你继续看着,有消息马上来告诉我。”

    “是,属下告退。”

    “去吧!”

    另一院中

    夏侯勇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脸色阴沉的可怕,看着坐在主位上闭目只顾转动佛珠的大公主,眼里冒出怒火,两步走到她面前,沉冷道:“你可真是够淡定呀!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能坐的住,还有心情念叨那些无用的佛经。”

    大公主听到夏侯勇的话,心里森冷一下,面上却很是平和,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夏侯勇道:“老爷是在为那个小厮的事情闹心吗?”

    “你说呢?你觉得我不该闹心吗?”夏侯勇冷怒道:“我被人说假孝,其实却是包藏祸心,想暗害自己的父亲。这些话你不是都听到了吗?”“听到了又如何!那不过是那个小厮的混账之言罢了!老爷何必跟他较真呢?更何况,那个小厮也已经被侯爷下令折杀了,就证明侯爷对那些话可是一点儿也相信的。老爷也该消气儿了。”

    “再说了,老爷也从来没做过那样天地不容的事情,做的事儿都对得起天地良心,所以,对那些污秽之言无需放在心上。”大公主淡淡道。

    “你说的倒是轻松,你觉得这件事儿就这么简单吗?”

    大公主听了挑眉,“不然,还能有多复杂?”

    “多复杂?”听了大公主那无所谓的话语,夏侯勇嘲讽道:“我看你现在真是越来越糊涂了。真是连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了。”

    “臣妾不明老爷指的是什么?”

    “不明白,这还需要怎么明白!你不都是清清楚楚看到了吗?那个小厮是我派去给父亲的,可他却当着顾清苑的面说那些话出来。你说,顾清苑她会怎么想?”

    “顾清苑不是说了嘛!她对那些话丝毫不相信,说那个小厮就是一派胡言,想挑拨老爷和侯爷的关系,也是想闹腾的我们全家不宁,是个包藏祸心的歹之人,还说他死有余辜!老爷,顾清苑对你这个二叔还是很相信的。”大公主缓声音道。

    然,听在夏侯勇的耳里那就是极致的讽刺,“狗屁!她会相信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我和顾清苑见过几次面,每次都以不愉快结束,你都忘记了吗?”

    夏侯勇说着咬牙,“就顾清苑对我那不恭不顺的样子,她嘴上说着相信,可暗地里一定会借机生事儿的,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污蔑我的机会,为我曾经对她的刁难出口恶气的!你等着看吧!说不定不出一天这府里就会有我的闲言碎语传来,接着就会传到外面。外人一定会议论纷纷说我是个谋害亲父的逆子。”

    “你说,等到那个时候,我夏侯勇还有什么颜面在这京城待着,恐怕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我的。”夏侯勇神色紧绷,磨牙,焦灼,恼恨道。

    大公子听完,惊疑不定道:“老爷,这不可能吧!彼清苑她应该不会这么做吧!她看着不像是那样歹毒的人呀!”

    “什么不像,我看她就是!看她那清冷的模样,明显就是个冷酷无情之人。你可不要忘记了,曾经,她可是把自己的父亲都给送进了大牢。这样一个冷血之人,你还指望她对我这个二叔崇敬有加,手下留情吗?”

    大公主闻言,神色不定道:“老爷,那…。那现在你说怎么办?”

    “你说呢?就会问我吗?这个时候不知道自己想点儿主意吗?”夏侯勇暴躁道。

    “臣妾一时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大公主凝眉道。

    夏侯勇听了,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大公主沉声道:“你是真的想不到?还是根本就没那个心去想,你是巴不得看我倒霉吧!”

    不知道为何,夏侯勇就是有这种感觉!现在的大公主虽然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可夏侯勇总是感觉,她不一样了。

    “老爷,你可是想多了,我们可是夫妻,你要是不好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大公主讶异道。

    夏侯勇听了心里的怀疑消淡了些,这倒是事实,如果自己被人病备无法在京城立足了,她这个身为妻子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知道就好,那么就好好想想吧!不要让顾清苑趁此生什么事端出来。”夏侯勇威严道。

    “好!”大公主应,而后道:“要不,臣妾先派人暗中监视着顾清苑,这样如果她有什么异动了,臣妾马上就会知道了。那样就可及时阻止她生事儿。”

    “这算什么办法?你能看着她一时,还能看着她一辈子不成。”夏侯勇不满道。

    “那,老爷说该如何是好呢?”

    夏侯勇脑子里也完全没有头绪,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可直白的说出来,又显得他一样无能!继,夏侯勇只是冷冷的吩咐道:“不要总是问我,这算是后院的事儿,你先好好斟酌一下吧!想到厚好办法就告诉我一声。”

    夏侯勇说完,转身离开。

    大公主看着夏侯勇的背影,眼里盈满寒冰般的冷光。

    苏嬷嬷从外面走进来,体贴的给大公主倒了杯茶,轻声道:“公主,喝点儿茶静静心吧!”

    大公主接过,轻抿了一口,淡淡道:“可都听到了?”

    “是,老奴都听到了。”苏嬷嬷叹气,同时有些担心道:“公主,顾清苑她会不会真的如驸马说的那样,借机往外面传流言呢?”

    “你觉得呢?”

    “老奴感觉不会,可心里无法绝对的肯定。”

    “放心吧!她不会这么做,不过,本宫倒是很希望她能这么做。”

    苏嬷嬷听了有些不明,“公主这是为何?”

    “如果她刚这么做,本宫正好也可以借此放过言,说她顾清苑不容人,想赶我们出伯爵府使的恶计。”

    苏嬷嬷听了恍然,敬佩的看着大公主道:“现在死无对证,公主此计甚妙。”

    “说不上什么妙计,最多也就是让顾清苑泛心几日罢了!可惜,她那样狡诈的人是不会用这么下乘的办法的。”

    苏嬷嬷心里亦有同感,“不过,那个小厮真的是说了那些话,被侯爷下令斩杀的吗?”

    大公主听了冷笑,“哼!那个小厮就是再蠢,也不会当着侯爷的面说那些话。我看,这不过是想除掉那个对侯爷不忠小厮,顺带的给夏侯勇和我们一个警告罢了!”

    苏嬷嬷听了神色不定,“这么说,顾清苑她已经怀疑公主和驸马了?”

    “这很正常,她可从来不是个傻得!等着看吧!这伯爵府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大公主莫测道。

    ……

    晚饭之后,影一再次出现在顾清苑面前。

    “世子妃,有结果了。”

    “如何!”

    “和世子妃预测的差不多,皇上已经下发出圣旨,责令军队马上出发前去陵城。”

    顾清苑听了吁了口气,心里终于放松了一些。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是,主子一定很会平安回来的。”

    顾清苑点头,“是,夏侯玦弈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切都基本尘埃落定之时,可四天后,却从陵城传来一个令皓月所有人都惊心,震骇,不敢置信的消息。

    一个对于那些期待夏侯玦弈归来的人,不亚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可对某些人却是巨大喜悦的一个消息。

    “世子妃,主子他…。他出事儿了。”麒肆神色灰寂,声音发颤,眼睛爆满血丝。

    “出了何事儿?”看着麒肆的神色,顾清苑抑制不住的心口猛然抽搐起来,喉头发紧。

    “主子他,役了!”

    麒肆话出,顾清苑脸色骤然变得惨白。

    “世子妃,皇上有令命你马上进宫,确认夏侯世子的遗物!”一个袖上带有龙形标志的玄衣男子,忽然出现在顾清苑的面前,面无表情道。

    龙卫!遗物!夏侯玦弈…。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