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46章 化身为魔

嫡女风华 第246章 化身为魔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车到伯爵府,下车,入耳的就是各种小声嘈杂的议论声,入目的就是站在府门前大公主那焦灼,沉重的面容,夏樱轻扶在侧兰垂泪,低泣,悲哀模样。还有,那府门上已经挂上的刺目的白。

    顾清苑走下马车,大公主和夏樱兰疾步迎了过来。看着顾清苑虽平静却有些发红的眼眶,大公主未语先掉泪,拉着顾清苑的手,眼里满是怜惜,心痛,哽咽道:“清儿,可怜的孩子,你可一定要挺住呀!”

    说着按着眼角的泪水,宽慰道:“清儿,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就算玦弈不在了,可你还有祖父,还有二叔,婶娘,堂哥,堂嫂,我们都会在你身边的,你不要害怕,我们会代替玦弈好好疼你的,好好照顾你的…”

    “我们以后都是弟媳的依仗,我们一定会好好疼你的,我们一定会的…”夏樱兰抹泪呜咽附和道。

    顾清苑听着她们贴心的言辞,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看着她们伤心,伤痛的样子,却在她们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的悲伤。

    顾清苑轻轻颔首,淡淡道:“有婶娘和大嫂在,我很安心。”

    听了顾清苑的话,看着她平静的样子,大公主的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丫头竟然还是这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模样。那一副不惊,不乱,什么都打不到样子,还真是让人从心底里感到不喜!

    就算是在强硬的人,现在没了依仗也该低头了吧!难道她不知道,她以后面临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日子吗?或许,不是没想到,而是还无法接受吧!

    也是,但凡聪明的人那都是骄傲的!让她接受从高高在上的世子妃,一夕之间变成了一个寄人篱下,只能看别人脸色过日子的人,如此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的转变,她的心里上肯定还是无法转变过来吧!

    不过,如此倔强不肯服软,对她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呀!只会让她的日子更加的难过!呵呵…。就算是服软,也没太大的差别。

    想此,大公主眼里闪过一抹森冷的笑意。来日方长嘛!现在没必要为了眼前这点儿小事儿给她计较,一切都留到以后吧!积攒起来那样更加有趣!

    “清儿,你现在肯定也累了吧!樱兰,赶紧扶你弟妹进去休息一下。”大公主柔和,慈爱道。

    听到大公主的分吩咐,夏樱兰赶紧收回打量,探究顾清苑的神色,伸手搀扶着顾清苑的个别,声音里满是疼惜道:“弟妹,我们回府!”

    顾清苑点头,缓步往府里走去,走到大门前面看着正在挂灯笼,扯丧步的小厮,停下脚步。

    夏樱兰跟着停下,看了一眼白事物,转头对着顾清苑柔声道:“弟妹,布置的事儿你就不要操心了,婆婆和我都会替你办好的,你安心养好身体就好了。”

    顾清苑听了没有回应,看着那些刺目的白,“麒肆。”

    “世子妃!”

    “扯掉!”

    “是!”麒肆领命,飞身而上,伸手拆掉,撕毁这些在他看到刹那就想毁掉的诅咒的白。

    听着顾清苑的命令,看着麒肆那里说的动作。大公主眼睛微眯,夏樱兰神色惊疑不定,看着顾清苑惊忧道:“弟妹,你这是?可是对我们选择的东西不满意吗?”

    顾清苑看着飞舞掉落的白步,转眸看着夏樱兰道:“这是要办丧事吗?”

    “这是…。”

    “谁死了吗?”

    “不是堂弟他…”

    “堂弟?你说夫君吗?他死了吗?”

    看着顾清苑那淡漠的表情,夏樱兰不由的心里感到有些发怯,这不是所以人都知道的事情了吗?她为何还要这么问,是不能接受?还是已经疯了!

    “堂嫂是不是听到很多人都说夫君死了,所以马上热心的准备了这些丧物,是用来奠夫君的吗?”

    顾清苑言辞温和,可那询问的语气,听在夏樱兰的耳朵里却像是质问,谴责,讽刺!那亲近,温柔的面容不由僵了一分,不过只是瞬间就恢复自然,脸上带着一丝惶恐,还有一抹委屈道:“弟妹,可是我们做错了什么吗?是不是哪里不如你的意思了,你说出来,我们马上改正。”

    顾清苑听着夏樱兰那敬畏不已的话语,看着她仁善的面容,淡淡道:“不,堂嫂的良苦用心,弟媳很是感激,也很感动。”

    “不过,只是想说一句。堂嫂听到的消息并不准确,夫君他只是不见了而不是死了。一个下落不确定的人,用不着办丧事来缅怀他。也不需要劳烦京城各位有心之人,来回奔波吊念他。毕竟,对着一个空空荡荡的棺木哭丧,还真是挺可笑的,像儿戏的。”

    “所以,如果要办丧事的话,还是先把棺木给填上再办吧!那样才能名正言顺。才像那么回事儿,不然,家里明明没死人,却如此亟不可待的置办白事儿,没得给家里引来了晦气。堂嫂,你说是不是?”

    夏樱兰听了一噎,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夏侯玦弈确实很多人说死了,可现在却也真的没看到尸体。只是,夏侯玦弈死可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如何会有假。所以她们在得到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这个消息给做实了。把丧事儿给办了。

    一来;表现一下她们的热忱的用心,二来;赶紧把夏侯玦弈从族谱上除了名,也好赶紧继续后面的事情。

    可她没想到顾清苑会抓住没有尸体这一点,儿来阻止办丧事儿,如果这样的话,要是一直找不到夏侯玦弈的尸体,有些事儿可就真的不好办了,难道要一直这样拖着不成。

    看着夏樱兰变幻不定的面容,大公主转头看着那两个小厮,温和的开口道:“既然世子妃不喜欢,那现在就不要挂了,都撤了吧!”

    “是。”听到大公主的话,两个小厮赶紧恭敬应道。

    看着两个小厮对打公主恭敬的样子,听着大公主那包容的话语,可映衬的自己却是像无理取闹。、“公主,世子爷刚去,世子妃触景伤情,心里伤痛,这很正常可以理解的。”苏嬷嬷搀扶着大公主,看着顾清苑叹息道。

    大公主听了没有说话,夏樱兰顺着回应道:“苏嬷嬷说的是,是我们考虑的不够周全,我们只想着能让堂弟的魂魄早归安宁,却没顾虑到弟妹的心情,这真是太大意了,实在是不该呀!”

    看来她们是一定要把夏侯玦弈往死说,定下已亡的事实才甘心呀!

    “凌韵!”

    “世子妃!”

    “掌她嘴!”

    顾清苑话出,所有人愣了一下。然,怔忪间却已看到凌韵速度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闪身就到了苏嬷嬷面前。在苏嬷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脸上就被狠狠的打了两巴掌。整个脸瞬时肿了起来。人,瞬时傻在哪里,怔怔的看着已退回到顾清苑身边,面无表情的丫头。她被打了…。

    大公主此时就算是心机再重,此时脸色也有些难看了,顾清苑竟然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毫不顾忌的打她身边的嬷嬷,这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脸呀!真是让人难以忍受呀!

    夏樱兰亦是被顾清苑忽然的举动给惊了一下,不过,看着苏嬷嬷肿如猪头的老脸。眼里划过笑意,心里更是忍不住大呼痛快,打的真好,打的真妙。

    哼!这个老奴仗着自己是公主身边的心腹,平日里那是连自己这个大少奶奶都不放在眼里。对于苏嬷嬷她可是忍了她不少的气。只是,她没有顾清苑的那个胆子,敢这样打人。

    不过,她觉得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着,人嘛!还是要识的适务,那样虽然受了点儿气,可对自己没什么坏处。

    如顾清苑这样的,一时是痛快了。可她今天这个举动,可是彻底的惹恼大公主了,以后她可是要有苦头吃了。看来,顾清苑因为夏侯玦弈的死,那股聪明劲是完全不见了。人也开始感到发慌,冲动了。

    大公主手里的佛珠快速的转动着,看着顾清苑疑惑道:“清儿,这是作何?可是她哪里惹的你高兴了吗?”

    “公主,本妃刚才已经说过了,世子爷他只是下落不明并不是死了。可是,这位老奴却像是没听到本妃刚才说的话,嘴里一直嚷着世子爷已故的话。这类似于恶毒诅咒的话语,让人听了很难生出一丝喜悦之意!亦是很难容忍。”

    顾清苑淡漠回应,说着转眸看向夏樱兰,“大堂嫂如果有心,真的心里面关心世子爷这个堂弟的话,请多说些祝福的话吧!如刚才那样诅咒的话语还请禁言吧!要不然,本妃怕是要误会堂嫂真真的心里了。”

    夏樱兰听了,赶紧道:“弟妹不要误会,我本想着就是按照规矩办事,那曾想就…。”

    “堂嫂继续按着规矩办事儿吧!前提是,等管材里面装上了人再办。”顾清苑说完,对着打公主微微颔首,扶着凌韵的手,转身走入府内。

    大公主看着顾清苑那纤弱,可却依旧挺的笔直的背脊,手狠狠的攥了起来,顾清苑她还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顾清苑缓步走着,把手腕放在凌韵的手里,低声道:“替我把脉。”

    “是!”凌韵两指按在顾清苑脉搏上,静默片刻,轻声道:“小主子很好。”

    顾清苑听了点头,心里舒了口气。

    “小主子现在还小,世子妃的心绪还有情绪波动对他影响不是很大,等以后慢慢大了,他就能感觉到了并且会做出反应来。”凌韵轻声道。

    闻言,顾清苑垂眸,手轻轻抚上小肮,“我会好好保护她,和他一起等着夏侯玦弈回来。”

    “嗯!主子一定会回来的。”凌韵坚定道。

    “他一定会回来,我相信!”

    顾清苑听着后面的脚步声,眼里盈满深沉的冷意。府门前的举动,她不是冲动,而是真的想那么做,她需要那么做。

    她希望让所以的人看到,她和大公主一家人的不合,那样她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对她们说不,对她们防备。

    她不想维持表面的平和,把所有的危险都潜藏在那周全的礼仪,规矩之下,让她因晚辈的身份束缚了手脚。她不想受到压制,让危险波及到她的孩子。

    她的双手已经染血,而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亦完全不介意让自己成魔,凡是敢动她孩子的人,她遇佛杀佛,遇神杀神!她只愿她的孩子安好,平安的来到世界。

    伯爵府门上白色丧布去掉,大门掩上,一切恢复以往,威严却也沉寂。

    大门外的百姓看此,开始散开,离去,而三两成群的窃窃的议论声开始。

    “那个世子妃可真是厉害呀!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打公主的下人下手,啧啧…真是泼辣的紧呀!”

    “什么泼辣,简直就是没规矩,那个老嬷嬷虽然是个奴才,可那也长辈身边的人。她就这样动手和打长辈的脸可是没什么分别。”一妇人说着,瘪嘴,“早就听说这个世子妃是个厉害的,可没想到竟然到了跋扈的地步,看着真是让人不喜。”

    “或许,只是因为夏侯世子忽然死了,她心里难过才会如此的吧!”

    “难过就能没规矩了?这是什么道理!而且,您们刚才也看到了,刚才她可是连丧布都不让扯,这明显就是恶毒呀!她难道不知道,不办丧事儿死掉的人就无法魂归轮回,会变成孤魂野鬼吗?”

    妇人说着了冷哼道:“这样的狠毒的女人,这样的无情的妻子,我有生之年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呀!你们说,如果夏侯世子泉下有知知道了,他宠如心尖的人,竟然这么对他,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地府里爬出来。”

    其余两人听了点头,唏嘘不已。

    边上一老人听了摇头,莫测道:“我倒是觉得你们说的都不对呀!”

    三人听了一致回头,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老婆子,皱眉道:“你知道什么呀!就说我们说的不对。”

    “刚才的事情,我也在门前看到了。我觉得表面看起来,那位世子妃是挺厉害的。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刚才那位世子妃没有组织丧事儿的话会如何?”

    “会如何?”

    “你们想呀!夏侯世子没了,这伯爵府要有谁来继承?这可就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呀!”

    老婆子的话一出,三个夫人一怔,沉默片刻,三人的神色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世子妃没有孩子。如此,她这个主子的位置怕是要易主了。毕竟伯爵府可是一定要有人继承的呀!而,看伯爵府现在的人员状况,那是一定会落在二房身上的。不过,夏侯二公子已经是驸马爷了,也算是皇家人了,按照皓月的律法,他是不能继承伯爵府了。那么,按照顺序辈分,就轮孙子辈了。如此,继承人理所当然就是大公主的大儿子了呀!”

    老婆子说着叹息,“这继承人换了,主子可就绝对也换了。如此一来,世子妃的位置可就显得十分的尴尬了呀!从一个名正言顺的主子,一下子就成了一个寄人篱下的寡妇了呀!”

    老婆子说完,三人对视一眼,唏嘘不已。

    “可,就算如此也不能拦着不让办丧事儿呀!”

    “是呀!她不能只是考虑自己,而完全不顾及已故的夏侯世子的处境吧!”

    “死人,哪里有活人重要!包重要的是,现在尸首不是还都没看到吗?既然如此,那夏侯世子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没死,谁也说不好呀!”

    “听你这么一说,我想到当时那位世子妃说的那番话,忽然觉得,大公主一家人好像真的很急着跟夏侯世子办丧事儿一样。”

    “那是当然的。毕竟,办了丧事儿,才好顺势提出接替的继承人嘛!他们当然急了。”

    “啧啧啧…。这高门还真是可怕呀!这人还不确定死了没就开始争夺了。”

    “俗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死亡。继承了伯爵府意味着什么,那是权也有了,钱也有了呀!我们这样的人都想的得到,他们那样身在其中的人,如何能不心动,不想自己去当那个代表无上权贵的主子呀!”

    “这么一说,我到开始感觉那位世子妃可怜了!”

    “没了丈夫的女子,有那个是不可怜的,更何况还处在那样复杂的大宅院中。哎!那样富贵的日子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可那里面的险恶,也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出的。不过,肯定的是,如果夏侯世子真的死了,伯爵府换主子的那天,这世子妃的日子肯定很不好过就是了。”

    几人说着,感叹着走远。只是在她们不知道,毫无擦觉的时候,刚才的一番话已经落入了很多人的耳中,包括很多有心之人。

    五皇子府

    南宫珉听了小厮禀报的话,总是温和的面容忽然沉寂了下来。眉头轻皱,这个女子的反应总是让他无法一眼看透,也让他开始产生不确定感。夏侯玦弈他是否真的死了?

    顾清苑她是否知道什么?要不然,为何到了现在除了看到她的哀伤,却完全看不到她的放弃,她的慌乱,她的绝望。

    到了现在还是那么顽强,心思还是那么清明!还在铺路,还在对抗!

    顾清苑为何要如此的特别,如此的顽固。伯爵府前的对持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不是什么了不得计谋,可因为时机不同,那个女子坚强的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心疼…

    心疼?当着个词入脑,南宫珉的心口微缩,眉头皱的更紧了。伸手按了按眉心,要不得的情绪呀!是因为太过关注她了,所以,竟然产生了这种要命的错觉。完全不能要的感觉呀!

    ------题外话------

    女儿一天精神都不是很好,我也跟着心思不定的。刚才女儿忽然吐了,心绪大乱,马上去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今天就这么多了,当妈的各种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