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53章 顾清苑危 夏侯玦弈归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3章顾清苑危夏侯玦弈归

    所有人离开后,凌韵看着顾清苑赶紧道:“主子你还好吗?”

    麒肆亦担忧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看着他们,苦笑道:“好像不是很好!”

    “奴婢为你把脉!”

    “可是哪里不适吗?”

    两人一异口同声道。

    顾清苑摇头,轻笑道:“我饿了!”

    顾清苑话出,麒肆心里溢出一声长叹。凌韵心里一松,赶紧道:“奴婢让兰芝准备吃的给主子去。”

    “好。”

    凌韵离开,顾清苑看着麒肆道:“这次的流言可是和洪欣有关?”

    “是,属下还没彻底查探清楚,不过,已经发现了大皇子妃身边人的影子。特别看她今天对主子的敌意,想来很大的可能应该就是她谋划的。”麒肆冷声道。

    顾清苑听了淡淡道:“洪欣为了那莫须有的事情针对于我,以为那些流言是对我最好的羞辱,会成为我致命的所在。可她如何也想不到,她一不小心可是碰到了南宫凌忌讳之事情了。凭着南宫凌的性情,洪欣的日子一定会过的很精彩吧!”

    “恶人自有恶人磨,心肠如此歹毒,活着都是一种罪。”麒肆声音带着隐忍的愤恨道。

    顾清苑听了,摇头,叹息!如果夏侯玦弈在的话,麒肆就不会隐忍,那些在场的夫人恐怕死的就不会只有两个,而是所有了吧!只是现在形势所迫,他亦不得不忍之。这对他这样畅意之人也是委屈吧!

    “麒肆,关于流言的事不要再查了。大皇子应该会处理的很好。”

    “属下还真是想查到大皇子府去。”麒肆磨牙道。

    顾清苑轻笑,看来麒肆心里真的压着很大的火气呀!

    麒肆说完,眼里溢出挫败,其实他明白就算是查到了大皇子妃,现在也不能拿她如何,查到了,确定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些流言皇上听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麒肆皱眉道。

    “皇上听了应该很不高兴吧!不过,暂时性命应该无忧!”顾清苑淡淡道:“而且,如果还能让人传召我,面见我的话。就证明,皇宫现在的形势还没到那紧要的关头。可,怕只怕南宫凌他不想让皇上见我,担心我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而,皇上也已经到了有心而无力的程度了!如果是那样,可就真的不会平静太久了。”

    麒肆听了,神色凝重!如果南宫凌得到了那个位置,主子该如何是好?

    顾清苑吃过饭,也并没有看到皇宫那边有任何的消息传来,连一丝动静也没有。那时,顾清苑就知道,有些事情是真的已经迫在眉睫了。

    顾清苑抚着已经有些突出的小肮,叹气:男人准备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她真的感觉有些累了!

    不过,怀孕两个月肚子有这么大吗?想着,顾清苑眉头皱了起来,眼里溢出担忧,抬眸看着凌韵道:“凌韵,你觉不觉得我的肚子好像长的特别的快!才两个多月就已经凸出来了,孩子真的长这么快吗?这样,是正常的吧!”

    看着顾清苑惊疑不定的担忧模样,凌韵眼神微闪,神色间出现一抹犹豫不决。

    而顾清苑看着凌韵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瞬时沉了一下,抚着肚子的手紧了一下,眼眸紧缩,静默了一下,开口道:“凌韵,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不希望你隐瞒我。”说着顿了一下,低头看着小肮,平静却带着一抹酸涩道:“如果他有什么不适,我希望能现在知道,那样才能早早的做些什么,能佑他多一些恢复的可能。”

    凌韵听了顾清苑的话,明白她是误会了,不过,也因此让她真正的明白,主子是如此全心的爱着肚子里的孩子,就算他有什么不好,有什么缺陷,主子亦从未想过一丝舍弃之意。

    凌韵敬重的看着顾清苑,柔声道:“主子,孩子很好。”

    闻言,顾清苑瞬时抬头,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喜悦,“真的吗?”

    “是,小主子很好。”

    “那就好!”顾清苑真的感觉松了口气,而后有些疑惑道:“那你…。’”不过,关于小主子,奴婢确实隐瞒了主子一些事情。“凌韵开口,坦诚道。”是什么?“”奴婢现在从主子的脉搏能清晰的探测出,主子肚子里应该有两个孩儿。“

    凌韵话出,顾清苑猛然起身,眼眸睁大,第一次如此惊骇,”你…。你刚刚说,两个?两个孩子?“”是,开始的时候脉象不是太清楚,奴婢也担心主子压力太大,所以,前些子没敢禀报主子,还请主子赎罪。“

    顾清苑听了摇头,只是神色有些怔忪,呢喃道:”肚子里面竟然住了两个孩子?两个…。“呢喃之后,眼里是恼,可更多却是喜,”夏侯玦弈这个混蛋,真是可恶至极呀!“

    凌韵第一次听到顾清苑骂人,而且还是骂主子,不由瞪大了眼睛,惊讶不已。

    然,却看到顾清苑骂完,有开心的笑了起来,眼里带着一抹水润,”不过,这样真好,真好…。“”是,主子福气好才能一次孕有双胞胎,不过,主子以后恐怕会很辛苦。“”怀孕哪里有不辛苦的!怀一个也是辛苦,现在多辛苦一些,一下就有两个,很划算,很划算!“顾清苑说着,脸上带着满满的自得,开心道:”凌韵,我是不是很厉害?过不了多久,世上就会多两个新的生命,还是和我血脉相连的生命,我真的觉得很高兴。“”是,主子很厉害。“凌韵点头,可眼里却带着一抹酸涩,如果这个时候世子爷在主子的身边该有多好!”不过,现在有两个了,我是不是应该再多吃些,那样才能确保他们能长的很好!“”主子不必太勉强,感觉饿了就吃,饱了就停下就好。“

    如果是最开始,凌韵一定会会说是!可现在,她却不想那么说!这段日子,看着顾清苑为了孩子而吃,努力吃饭的模样,莫名觉得很是心酸!”嗯!我知道了。“

    大皇子府

    洪欣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眼前白色的幔帐,神色呆滞,眼睛却是不停的留着眼泪。她实在不懂,她的人生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懂!

    自己的丈夫竟然对着一个人妻,且还怀着身孕的女人爱护有加。可对自己这个正牌妻子,却是厌弃,嫌恶的很。甚至还…。洪欣想着眼泪掉的更凶,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在玦弈府时,在她想要拉住南宫凌之时,却被他决然,冷酷的给推开了,那是一种决然的拒绝,绝对的厌恶。

    而如果当时她没看错的话,在她倒地眩晕的瞬间,她清楚的看到了她丈夫眼里的杀意!是,就是杀意!多么可笑,多么可悲,她的丈夫对她厌恶到了,想杀掉她的程度!

    呵呵呵…。这世上的女人还有比她更加可悲的吗?她甚至比顾清苑还要悲惨,顾清苑她虽然没了丈夫,可她曾经却是得到了夏侯玦弈真心的疼宠!

    可她呢!她有丈夫,可却是一个想让她死的丈夫!谁更加可悲,谁更加可笑?就是她…。、如此,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的好…。

    洪欣念头刚起,就听到门口响起丫头请安的声音,”奴婢见过洪老夫人。“”嗯!起来吧!“”谢洪老夫人。“”你们皇子妃可在里面。“”在,洪老夫人请进。“”嗯!“

    对话落,脚步声在耳边响起。

    片刻,洪欣就看到一个丫头带着自家祖母走了进来。”皇子妃,洪老夫人来探望你了。“丫头恭敬禀报道。

    洪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对她疼爱有加的主母眼泪掉的更凶了。眼里满是大片大片的委屈,屈辱,和悲伤。

    洪老夫人看洪欣这个样子,眼里闪过什么,可脸上却无太大的变化,只是淡淡道:”我跟你们皇子妃有话要说,你们都先退下吧!“

    听洪老夫人令,屋里的丫头没有迟疑,齐声称是,恭敬退了下去。

    屋里瞬时就剩下洪欣,洪老夫人两人。

    看着洪老夫人,洪欣呜咽开口,”祖母…。“然,刚开口就被洪老夫人冷酷,冰冷的话语给镇住了。”为何哭,是因为害死了自己的嫂子,心里觉得难以承受而哭吗?“

    洪老夫人话出,洪欣眼眸睁大,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祖母不是来给自己抱不平的,而是来给责问自己的吗?想此,洪欣本就委屈之极的心里,添了一抹不能承受的哀痛,还有怒火!”祖母,是来向孙女问罪的吗?“洪欣声音也沉了下来,带着一股爆发的意味,冷笑道:”说我害了嫂子。祖母怕是弄错了一件儿,嫂子不是我害死的,是顾清苑害死的,是她!这当时可是很多夫人都看到的,所以,祖母如果有火,有气,有恨可以去找顾清苑,孙女是那可怜的无辜之人,更受不得这样被冤枉的罪名。“

    洪欣话出,洪老夫人的眼里满是失望,”看来,以前我看你稳重,大气,才艺无双!所以在洪家那么多子孙间,我特别的看重你,就是觉得你一定是个会成大气的,可是现在看来,我想错了。你一个没受过委屈,不知道忍让和隐忍的人,如何能成的了气候!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无知,愚蠢到如此地步。“

    洪老夫人一番结论,听到洪欣的耳朵里简直就是诛心之言。人猛然从床上做起,看着红老夫人,眼睛爆红,”祖母,你现在也开始厌弃孙女,看不起孙女了吗?孙女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洪老夫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洪欣恼怒,暴跳如雷的样子,冷笑懂啊:”我倒是想高看你一眼,可你自己看看你做的是事情,那件是给自己长脸的,是给洪家长脸的。“

    洪老夫人沉声道:”你身为皇子妃,你就好好管好你后院,伺候好大皇子就好。可你呢?却偏偏要去碰触那个已经死了丈夫,跟你并无太大联系,亦不就会威胁到你的顾清苑!“”顾清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清楚,对她不是不了解,你该知道那个女人不是个可以随意拿捏,任由你捏扁滚圆的人。她是个聪明的,城府极深之人,且还是个狠辣至极的女人。你想和她对上,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她给狠狠的反咬一口。“”京城之中跟她作对的人不少,想算计她的也不少,可最后结果如何,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连那些地位比你高的人都毁在她的手里了,韦家更是全族覆灭!就这样一个人,她不来沾染你,你却还眼巴巴的主动凑上去和她斗,想跟她主争个高低嘛!证明自己有多了不得吗?“”还是觉得,她没了可以依靠的丈夫,就会人为所欲了为了。你就可以借着她的威风一把了吗?“”可结果呢?你却是大大的丢了个脸。还害的你嫂嫂丧命,更是拖累的整个洪家被大皇子怪罪!就是你自己,恐怕也是被大皇子给厌恶了吧!这就是你和顾请斗的结果吗?偷鸡不成蚀把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是对你能力最好的说辞。“

    洪老夫人毫不留情,更是不留一丝颜面,保留的话出,洪欣差点儿晕了过去,心口剧烈的喘息着,无法接受的看着洪老夫人道:”祖母,孙女在的眼里就这么的不堪吗?还有,祖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清楚。你就这样说孙女,对孙女不公平。“”你可知道,我受了多大的委屈吗?你更不知道,我对上顾清苑根本就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有缘由的,她…。“

    洪欣的话未说完,就被洪老夫人给打断了,”你为何对上顾清苑,我从你那个奶娘的口中都已经知道了,你不需要再重复一遍。我也不想再听一遍。“”祖母你真的知道吗?你真的清楚吗?如果都都知道,为何还要说出刚才那些话?“洪欣不敢置信道。”我都知道,知道你在顾清苑的面前是如何的自卑,知道你对她如何的羡慕,不服,嫉妒。所以,才会做出这样愚昧的事情的。“洪老夫人冷声道。

    洪老夫人话出,洪欣就如被针刺般,厉声道:”我没有羡慕她,更没有嫉妒,不服,我只是在生气,气她的不知廉耻,气她明明就已经是个残花败柳,却还无知,无耻的勾搭我的夫君,是她先挑衅,无视于我,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我才会…。“”洪欣,你是我的孙女,从小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我什么样的性子,我清楚的很,你一张口那句是假话,那句是真话我一听便知!所以,这样欲盖弥彰,为自己找托词的虚假之话还是不要说了。我还没糊涂到被你忽悠,牵着鼻子走的地步。“洪老夫人面色淡漠道。

    洪欣听言,脸色紧绷,嘴巴紧抿:”祖母这是不相信孙女所说的话了。“”我信不信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今天来这里是告诉你一件事。“洪老夫人看着洪欣,几不可闻道:”你这次做的事,完全伤不到顾清苑分毫,但是,却给大皇子惹来了极大的麻烦。所以,如果你聪明的话,就给我闭上嘴巴,收起这副委屈的可怜相,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听,对大皇子不要提出一句疑问,更不要探究,言听计从,默默无闻的活着。“

    洪老夫人说完,看着洪欣震惊,不明,不能接受的样子,沉冷道:”洪欣,你最好记住我的话。如若不然,你离死就不远了。要是你再敢乱说一句,再敢乱动一下,谁都救不了你,也没有人会救你…。“”洪家差点儿因你而毁,大皇子差点儿因你而前功尽弃,如此,你就算是死了,也是死有余辜,现在,还能喘口气,已是大皇子极大的仁慈,也是洪家最后能为你做的。你好之为之吧!“

    洪老夫人一番话出,洪欣顿时瘫坐在床上。

    洪老夫人看着洪欣摇摇欲坠,无法承受的样子,眼里没有一丝怜惜,极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心里却开始思量,洪欣是已无法再得到大皇子的看重了,或许,洪家应该重新挑选一个人过来,保住洪家女子在皇宫该有的尊贵和地位了。

    ……

    流言之事刚开始,可转眼却已经平息,如一阵微风,很多人都还未察觉到,就已经消散了。

    顾清苑知道后,淡淡一笑,大皇子那双手是真的快要遮住这块天了。

    凌韵走进小花园中,看着正在晒太阳的顾清苑,走进她身边轻声道:”主子,五皇子来了。“

    顾清苑听言抬眸,看着南宫珉拿着一团花花绿绿的玩偶走了过来。看到那些东西,顾清苑挑眉!

    南宫珉走到顾清苑身边,自然的在她旁边坐下,扬了扬手里的玩偶,微笑道:”好看不?“

    顾清苑伸手拿过一个,看着栩栩如生的面人儿,点头,轻笑道:”好看!“

    听顾清苑说好看,南宫珉笑开,”本来我是想给你买些好吃的过来的,可我不知道你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怕买错了,所以没敢买。就买了这个让你解解闷,也算是送给孩子的礼物,我看外面小孩子都很喜欢这个。“

    送给孩子的礼物!听到这句话,顾清苑眼里闪过柔和,”嗯!他一定也会喜欢,谢谢你!“”不用谢,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南宫珉笑道。

    顾清苑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叹息,第一个送给她孩子礼物的竟然是南宫珉!”最近还好吗?“”嗯!还好!“”那就好。我记得以前在外面,看到有的妇人怀孕都是吐的不得了。“”每个人不同,我可能还没到时间吧!“”是孩子很乖!或许他是因为心疼你,所以才会那么安分的。“”呵呵…。五皇子知道的真多。“”因为看过很多。“”看过很多孕妇?“”不…。不…。我哪里会看过很多孕妇,是在外面久了,所以多少知道些。“南宫珉忽然有些羞汗道。

    看着南宫珉忽然无措的样子,顾清苑不由轻笑出声。

    看着顾清苑笑颜如花的样子,南宫珉有一瞬间的怔忪,不过瞬间就恢复自然,挠了挠头,跟着扬起一抹憨憨的笑意。

    祁逸尘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邪魅的桃花眼眯起来。南宫珉?

    南宫珉笑着,忽然感到一抹冷意,迅速抬眸,看到站在不远的祁逸尘后,眼神微闪。脸上却是丝毫不见波动,淡笑道:”祁御医来了。“

    顾清苑听言,转头,看到祁逸尘浅浅一笑。

    看着顾清苑的笑脸,祁逸尘收敛眼里的神色,淡淡的看了南宫珉一眼,抬脚向着顾清苑走来。

    走到顾清苑身边,柔声道:”怎么样?身体还好吗?“”嗯!还好!“”来,我给你诊下脉搏。“”好!“

    顾清苑很是配合的伸出手腕,让祁逸尘探脉。

    南宫珉看着祁逸尘对自己完全无视的样子,脸上的笑意加深,刚才他看自己的那一眼,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警告吧!警告自己离顾清苑远些吗?呵呵…。

    顾清苑看着祁逸尘诊着,眼眸忽然睁大,看着顾清苑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顾清苑看着,轻笑道:”我很了不起吧!“”是,清儿很了不起。“听了顾清苑的话,祁逸尘就知道,清儿已经知道肚子里是两个孩子了。此时,祁逸尘亦没有了刚诊出顾清苑怀孕时的恼火,不甘了。现在他的心里是满满的激动,还有心疼!”孩子很好,要好好保重身体,知道吗?“祁逸尘温和道。”嗯!我知道。“”要多吃饭,多活动,不要太懒散了,知道吗?“”我有多吃饭,我也有活动呀!“”没见你动弹几次,要多走动。“”我有!“”以后万一腿肿了,想动弹可就辛苦了。“”会肿?“”不一定,但是你身体重,很可能会。“”脸也肿吗?“

    祁逸尘:…。”你在意?“”知道要变成猪头,我还真有点儿在意。“

    祁逸尘听了瞪了她一眼,”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好!我知道了。不过,祁御医你越来越像女人了。“

    祁逸尘听了咬牙,”我哪里像女人了?“”脸蛋呀!越来越漂亮了。“”闭嘴!“”开玩笑,开玩笑,其实是嘴巴,越来越啰嗦了!“”顾清苑…。“”哎呀!我有些饿了,我去找点儿吃的去。“顾清苑说着起身,疾步走开来。

    那副明显落荒而逃的样子,祁逸尘眼里闪过无奈,可看她匆忙的脚步,沉声道:”你给我慢点儿,不知道小心点儿吗?“

    祁逸尘说完就看到顾清苑的脚步瞬时缓了下来。

    祁逸尘看着叹了口气,真是让人不放心!

    看着祁逸尘的表情,还有他对顾清苑言辞间的关怀,南宫珉的眼里闪过什么,轻笑道:”祁御医和夏侯夫人好像很熟稔。“

    听到南宫珉的声音,祁逸尘转头,看着他,冷冷道:”五皇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话祁御医说好像不合适。“”你来更不合适。“”可,只要她觉得合适,我就会来。“

    祁逸尘听了眼里闪过冰冷之色,却什么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南宫凌看着祁逸尘的背影,脸上笑意消失,感情化为守护了吗?

    …。

    两个月过去了,京城的并没有太大的动静,可有东西却在不知不觉间,好似顺其自然的发生着改变。

    比如,皇上因夏侯玦弈忽然离世,深受打击,承受不住一下子病倒了。宫里的御医逐个为皇上探脉,诊治,每日各种精贵,稀有的药石,补药连续不断的送入皇上的口中。

    然,遗憾的是皇上的身体却是时好时坏,不见痊愈!现在两个月过去,皇上身体竟然开始每况愈下,连清醒的时间都越来越少了,更别提上朝,主持朝政了。

    可,国家大事儿却不能耽搁,总是要有人来主持的。继而,皇上病重之下,大皇子南宫凌理所当然的开始替父执掌皓月的朝堂!

    大皇子温和,歉让,可处理朝政却是游刃有余,凡事到了他的手都能处理的妥妥当当的。这让朝堂上那些大臣对大皇子很是信服,更是赞誉有加。两个月过去,凡事上折子请示大皇子,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而皓月的新皇是谁,每个人的心里也是心知肚明了。现在所差的不过就是那最后一道程序罢了!

    不过,听说皇上立储君的圣旨已经下了。就等待一个好的日子,来宣召了!

    皇后寝殿

    皇后看着愈发有王者之气的儿子,很是欣慰,感叹道:”本宫熬了几十年,现在终于要等到这一天了。“

    南宫凌看着皇后温和道:”以往的日子,让母后受苦了。“”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看着你走到这一步,本宫就是受再多的苦都值得了。“皇后感慨道。”以后儿臣会好好孝敬母后的。“”吾儿有心,母后很开心。“皇后按了按眼角,感动道。

    南宫凌看着皇后垂泪的样子,眼里闪过一抹淡漠之色。

    擦拭过眼泪,皇后收起手帕,问道:”皇儿,有件事母后想问你一下。“”母后请说?“”本宫听说南宫珉和顾清苑好像走的很近,有这回事儿吗?“”南宫珉最近是和玦弈府来往的频繁了些。“”是吗“竟然和顾清苑走的近,看来他是不想助你这个皇兄了。如此还是把他早些安置了吧!苞那个女人走的近,早晚会惹出幺蛾子。”皇后凝眉带着不喜道。

    “嗯,儿臣自有分寸,母后就不要费心了。”

    “本宫就是担心他碍了你的事儿。还有,顾清苑皇儿不准备除掉她吗?她可不是个省心的,特别肚子里还怀着那个人的种,更是早点儿除掉的好。”

    “嗯!儿臣知道了,不会留她太久的。”

    “皇儿,如果你不好做的话,就让母后来做吧!”

    皇后紧追不停的询问,还有那强硬之态,那南宫凌的眉头不知觉的皱了起来,这种被人安排,指示,交代的方式,他真是不喜欢!无人能安排他该如何去做,就算是自己的母后也是不可以。

    “母后劳心了半辈子,后半辈子就好好的享受安乐吧!不要为了这点儿小事儿费神,费力了!让母后受累,看就显得儿臣太过不孝了。所以,这件事母后就不要再管了,儿臣知道怎么做。”南宫凌说完,看着皇后惊疑不定的眼眸,起身,微微拘礼,继大步离开。

    看着南宫凌离开的背影,皇后的眼眸沉了下来,“张嬷嬷,你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对本本宫的话烦了,还是,不舍得顾清苑那个女子呢!”

    “殿下最是孝顺,如何也不会有烦了一说的。”张嬷嬷赶紧道。

    “那么,就是舍不得顾清苑了?”皇后冷声道:“如果是,本宫可就更加不能留着她了。”皇后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块玉佩。

    张嬷嬷看到那块玉佩眼睛微缩。

    “张嬷嬷,去把那些人给本宫召来,本宫要在皇儿继位的那天,用那个孽种留下的血脉为他做继位之礼。祝贺他登基大吉。”

    “是,皇后娘娘。”

    皓月36年,十月六日,大皇子南宫凌继位大典的。

    顾清苑听到这个日子,也就三日以后了。

    就是不知道这三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夏侯玦弈还不回来吗?她现在都已经开始不确定了,他是否真的还在,她是否看错了他给她留下的暗号呢?

    傍晚十分,顾清苑看着天上点点的星光,深深的叹了口气。

    “谁!”麒肆忽然的戒备声响起。

    凌韵反射性的挡在顾清苑的面前。

    “是我!”

    “五皇子!”

    看到用轻功飞进来的人,麒肆凝眉。

    南宫珉看着顾清苑,一直挂在脸上的笑意不见了,面色凝重道:“玦弈府已被南宫凌的人给围堵了,无法只能这么进来了,没吓着你吧!”

    “我无碍,五皇子可是发现什么了吗?”

    “嗯!皇宫最近出现了一股陌生的力量,而且,是皇后的。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所以,特别来告诉你一声,你多注意些。如果无事在南宫凌继位前,你都不要独自一个人走动,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多谢五皇子告知。”

    “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南宫珉话落,一个带笑的声音传来,“五皇弟什么时候,对夏侯夫人如此关心备至了?”

    听到这个声音,南宫珉不知觉的挡在了顾清苑身前。顾清苑皱眉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南宫凌。

    “大皇兄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南宫珉轻笑道。

    “早些日子让夏侯夫人受到了些惊吓,本殿今天得空特别来看看夏侯夫人可还好?”南宫凌淡笑,“五皇弟这个时候过来关心夏侯夫人倒是让本殿很是意外呀!五皇弟什么时候如此多情了?”

    “就是路过随便一问。”南宫珉自然的说着假话。

    “呵呵…五皇弟倒是随便的有趣。”南宫凌讽刺道。

    “大皇兄过奖了,不敢当,不敢当!”

    南宫凌听着,脸上的笑意消失,冷声道:“飞虎,送五皇子离开。”

    “是,主子!”

    “不必劳驾大皇兄了,臣弟自己走。”南宫珉说着转头看着顾清苑道:“夏侯夫人,我明日在来看你。”

    顾清苑点头,没有说话,她知道南宫珉这话是说给南宫凌听的。

    “五皇弟放心的走吧!本殿不会对夏侯夫人如何的。不用潜在警告本殿。”南宫凌冷笑道。

    “呵呵…。那是臣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南宫珉说完,看顾清苑一眼,抬脚离开。在和南宫凌擦肩而过的瞬间,听到南宫凌那几不可闻的警告之言。嘴角溢出淡漠的笑意!

    让自己好之为之吗?呵呵…他还真是不想。

    南宫珉离开,南宫凌看着顾清苑已经挺出的肚子,眼眸闪过沉冷。或许真是不该留下了。

    “顾清苑。”

    “大皇子请唤我夏侯夫人。”

    “顾清苑,本殿喜欢这么叫,你不应该有意见。”南宫凌霸道道。

    顾清苑听了眼里溢出冷色,“那殿下就随意吧!只是本夫人真是不喜欢。”

    “顾清苑,凭着你的聪明,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你最好的。”南宫凌不想给她再抬杠,直接道。

    “我不需要做什么!一切看的不过是殿下你的心情罢了吧!如果你高兴,就容许我活着!如果不高兴,就马上捏死我!我能做的就是听天有命吧!”顾清苑淡漠道。

    “不,你有选择!”南宫凌看来一眼她的肚子,淡淡道:“如果没了他,本殿可保你一生活的安好,无忧!”

    听了南宫凌的话,顾清苑眼里满是森冷,“殿下的许诺在本夫人的眼里,比不得我孩子的一个汗毛重!南宫凌,生死由我,高不高兴随你!但是,为了我的心情,你的心情,这样的话还是不说的好!”

    看着顾清苑那极致维护的模样,南宫凌眼眸沉了下来,“看来,夏侯夫人是已经决定了。”

    “你死我亡,你死我活。”

    “夏侯夫人这话说的倒是很大呀!”

    “只是事实,我确信殿下你绝对不会活的比我长。”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希望后会无期!”

    南宫凌听言,眼里闪过杀气!

    顾清苑看了,轻笑道:“继位之日马上就到了,殿下你可要隐忍些的好,本夫人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事儿,恐怕会让殿下的继位大典延期呀!玉石俱焚,这应该不是殿下想看到的吧!”

    “顾清苑,你真是不知死活呀!”

    “殿下亦是禽兽不如呀!”竟然想动自己腹中孩子,让人无法容忍。

    “希望你不会后悔今日说的这句话。”南宫凌脸上满是阴森,戾气!

    顾清苑没有说话,夏侯玦弈一定要回来,回来保护她的孩子!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既到了。

    南宫凌继位的日子,皓月的京城前所未有的热闹了起来。皇宫更是张灯结彩,喜庆,热闹一片。

    大臣们个个喜庆洋洋的,皇上亦是在沉寂了两个多月后,第一次上朝了。宣读他帝王生涯的最后一个旨意。

    皇后也开始了她准备送给南宫凌的那份儿大礼。玦弈府

    所有的暗道卫围成圈,把顾清苑围在中央,看着眼前身着凤形的护卫,脸上带着弑杀之气。

    凤卫,皇后派来杀她的就是守护她的暗卫吗?顾清苑看着,手护着肚子,第一次觉得如此的无力,她该如何保护她的孩子!

    凤卫面无表情不看暗卫,眼睛只是看着顾清苑,她们的人物是她!

    “杀!”

    一句话出,两方对持瞬时开始,势均力敌可顾清苑却是随时处于危险中,刀光剑影中,如何能有绝对的安全!

    亮光闪动,血色飞溅,形势越见紧绷。顾清苑身上已染上血色。

    凌韵紧紧的护着顾清苑,麒肆神色紧绷。

    而,就在形势越发严峻之时,一直暗中保护,却从未出现的龙影忽然现身。

    因为他们的加入,形势立刻逆转。顾清苑紧绷的心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凌韵扶着顾清苑,紧张道:“主子你可还好?”

    “嗯!我还好!”

    “奴婢先带着你离开!”

    “好!”

    凌韵扶着顾清苑,希望你尽快离开这危险之地,厮杀之间总有无法顾及之处,顾清苑刚走两步,一个强势之剑以极快的速度对着顾清苑刺来。

    凌韵看此,脸色微变,手中长剑毫不迟疑的迎上。然而,凌韵却非凤卫之对手,内力不及,被震到在地,眼看剑光越过她对着顾清苑刺去。

    凌韵大骇,“主子小心…。”

    凌韵一声喊,让所有人心里猛然一震,麒肆眼眸睁大,急速回转…。

    然本刺向顾清苑的长剑,却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内力截取,凤卫瞬时击倒在地。

    看着倒在地上,离自己尽在咫尺的长剑,顾清苑心口紧缩!

    “世子爷…。”

    “主子…。”

    凌韵,麒肆两人激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两人的称呼,让顾清苑心猛然一跳,抬头,看着忽然降临在眼前的男人,神色怔怔…。

    对大家很抱歉,本来晚上准备写的,可和老公吵架,心情大坏!晚上没写出来,所以,早上五点多久赶紧爬起来写。我知道绝对不能再拖着了,今天必须把这个章节写完,很多东西也也要交代一下,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久,中间我都不敢看评论,担心大家觉得我不负责任,不过,忍不住中间还是看了一眼,看到催的,我很抱歉,不过,在看到那句垃圾时,我真的想哭了,不过,看到温情的留言,我感觉好多了。抱着感恩大家的心情,鞠躬!好的,不好的,因为你有你们,我很幸运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