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56章 自相残杀

u乐充值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6章自相残杀

    南宫玦弈回到主院,看着他和顾清苑的屋子,窗户上已透出的温黄亮光,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脚步不由快了两分,踏入屋内,凉意瞬间消散,一室淡淡的温香袭来,带着熟悉味道的温暖,馨香,是丫头的味道!让人心安,放松的味道,思念了良久的味道。

    南宫玦弈走入内间,看到顾清苑正坐在镜台前低头翻看着一本小,凌韵正在为她擦拭着头发,刚沐浴出来的样子。

    看到南宫玦弈走进来,凌韵赶紧俯身,请安,“奴婢见过皇上。”

    “起来吧!”

    “谢皇上。”

    顾清苑听到凌韵的称呼,眼眸暗了一下,不过瞬间就隐没无踪,转头看着南宫玦弈,浅笑道:“回来了!用饭了吗?”

    自然,随意的问候,淡淡的关怀,一种平常夫妻间的相处模式,在皇宫是不合规矩的,甚至在高门都少见的,可却是南宫玦弈最喜欢的。

    南宫玦弈摇头,“还没!”

    “我已经交代厨房在做饭了,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好。”南宫玦弈点头,心里却不免有些失落,他很想吃丫头做的饭,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丫头身体不方便,他这想法实在是有些不该。

    他还是不喜欢任何让能占据丫头心神的人,可现在,是自己的孩子他能怎么样呢!而且,他也不能再表现出一丝不快,那样丫头就又该不高兴了。只是,这肚子里的孩子还未出世,就比他重要了,真是让人心里憋闷的厉害。

    沦落到要和自己的孩子拈酸吃醋,南宫玦弈也觉得挺幼稚,不可理喻的。叹了口气,抬脚走到顾清苑面前,伸手拿过凌韵手中的棉布,在凌韵惊骇不已的眼神中,开始熟练,娴熟的给顾清苑擦拭头发。

    顾清苑透过镜子,看着南宫玦弈一向俊逸清冷的面容,此时染上柔和,眼里闪过什么,压下心里不断涌上的失落,抹去莫名的空寂,嘴角扬起笑意,“一段日子不见,夫君的手艺丝毫不见生疏呀!”

    南宫玦弈听了轻笑,“学会了就不会忘记。”

    “夫君这是想我夸赞你的聪颖不凡吗?”

    “娘子如果愿开金口,为夫自然洗耳恭听。”

    凌韵是第一次看到顾清苑和南宫玦弈的相处模式,心里很是震惊,没想到主子在皇上的面前竟然是如此的毫无禁忌,很是惊叹不已。不过,却不敢多待,识趣的退了下去。

    刚走两步就听到顾清苑另类的夸赞声响起,脚步不由踉跄了一下,更是不敢迟疑疾步走了出去。

    “一段日子没见,夫君好像黑了不少,人也丑了很多。”

    顾清苑话出,南宫玦弈正在擦拭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着镜子里的顾清苑,瞪了她一眼,“一段日子不见,娘子倒是越来越不会说话了。讨好卖乖的功夫退步了不少。”

    “夫君是越来越听不得实话了!”顾清苑没心没肺道:“其实,刚才更想说,夫君最近可是老了不少呀!不过,考虑到夫君小心眼的性情,说的可是委婉了很多,没想到夫君还是无法接受。我倒是才发现夫君原来也是爱美之人。还这是意想不到…”

    听顾清苑越说越不像话,南宫玦弈磨了磨牙,“顾清苑,你非要惹要惹得我不高兴吗?”

    “嘻嘻…。夫君真是了解我。因为,夫君生气的样子很是有魅力,所以,特别喜欢看。”

    丫头还是那么坦诚,而刚才那句魅力,却明显是虚意奉承。不过,看顾清苑恢复以往模样,南宫玦弈心里放松下来,脸上却带着一抹嗔怒道:“惹自己夫君生气就感觉心情特别好的娘子,你恐怕是世间第一个。”

    “是第一个,所以稀有,所以特别,所以才夫君动心了,而后不可自拔,最后到了非卿不娶的地步呀!”顾请于感叹道:“想想我这还真是极大的优点,夫君,这是我最大的魅力吧!”

    南宫玦弈听了哭笑不得,好久没听丫头的歪理了,怀念之余还真是有些不适,白了她一眼,“是呀!为夫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福气,找了个如此特别的娘子。”

    “夫君才发现呀?”

    “坏心眼的丫头。”

    “这话听着真像是情话。”

    南宫玦弈闻言,嘴巴歪了一下,轻斥道:“丫头,你难道不知道有的时候太过坦白,很是破坏气氛吗?”

    顾清苑听了不由轻笑出声,“夫君,你什么时候也懂得情调了?”

    “难不成为夫在你的心里是木头不成?”

    “一直是木头。”

    “顾清苑…。”

    “还是小心眼的木头。”

    “真是越来越不讨喜了。”

    “那是因为夫君的情话实在是太单调了。”

    “情话还有很多种吗?你听过?”

    听着南宫玦弈言语里显而易见的探究意味,顾清苑没有顺他心意的摇头,而是点头道:“听过呀!”

    “是吗?都听了什么?”

    “比如,你美丽一眼就让我失了心;你的声一听就让我失了魂,把你拥入怀里的那瞬间,我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源泉;看着你,只感,此生来到世上就是为了和你的相遇,就是为了宠你,爱你,守护你;为了和你相遇我已向佛祖祈求了五百年,只为了你能再次来到我的身边,让我再次见到你的容颜…。”

    南宫玦弈听着顾清苑顺畅,几乎是出口成章的说着,他从未听过,脑子里更是完全没想到的过的蜜语甜言,南宫玦弈的脸色越发的怪异,嘴巴也抿了起来。如此一比,他的根本就称不上是情话吧!谤本就是幼稚的撒娇。想此,南宫玦弈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顾清苑说完,看南宫玦弈变得紧绷的神色,抿嘴一笑,伸手摸了摸已经八分干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转头,仰头看着南宫玦弈,伸手圈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尖,在他嘴角印下一个轻吻,在男人脸色马上就要转晴的时候,一句话出口,男人的脸再次黑了下来。

    “伤到我家夫君伟大的自尊心了!不过,不会的还是要虚心的听,好好学习,那样才能进步。乖了…”

    说完,轻轻的拍了拍南宫玦弈的胸口,叹了口气,摇头晃脑的走了出去,那副老学究的模样,看的南宫玦弈忍不住磨了磨牙!丫头越来越可恶了。虽然看不到她的脸儿,可是他肯定,那个丫头一定在偷笑。不过,那些该死的话,她是从哪里听来的?

    洪家

    南宫玦弈为新帝确定下来,成为无法更改铁一般的事实后,洪家就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然在这极致沉寂下面,每个人的心里却是陷入极端的水深火热之中。

    南宫玦弈继位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十分的清楚。

    洪家主屋中

    洪老太爷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的一众子孙,面色很是凝重。沉寂良久,开口道:“现在局势已成定局,已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说说你们的想法吧!”

    洪老太爷开口,洪家大爷洪海,满脸苦涩,开口应道:“父亲,现在已经容不得我们有什么想法了。我们在这场储君之争中,最终还是站错了队,输的彻底!那个男人成为新帝,成为我们的新主子,现在等待我们的就是即将到了的毁灭,他是绝对容不下我们的。”

    洪老太爷听了,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些他如何不知道,本以为大皇子理所当然的是皓月的下一任新皇,而最先看着一切也都是照着那个趋势发展的,大皇子亦是一步一步的逐步靠近那个位置。而他们洪家也眼见在权贵之上,即将更上一层,可哪知,在最后一刻却全部幻灭,全部谋划带来的不是富贵,而是毁灭。

    洪亮看着老太爷沉重的面色,眉头紧皱,“我们洪家是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但是,他刚成为新帝,应该不会马上就做出什么弑杀之事。毕竟,刚登基就亮刀,嗜血,让皓月的百姓知道了,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而,那个男人也从来不是那样冲动之人。所以,儿子感觉我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洪老太爷听了,感叹:“是呀!明知自己是皇子,却二十多年隐忍不发,完全让人看不出分毫,只是冷眼的看着皇宫里的几个皇子斗的你死我活的,这份心机,城府,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

    “父亲,现在可不是夸赞他的时候。”洪家三爷洪恩有些焦躁道:“二哥,你刚说的一线生机指的是什么?”

    “向他请罪,向他臣服,而家族之人,可以离开的马上离开京城吧!”洪亮淡淡道。

    洪恩听了有些失望,“还以为二哥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说到底还不是让我们屈服。”说完有些不甘心道:“难道我们以后就要缩着头过日子了吗?”

    “三弟你现在不要妄想太多了,就怕缩着头过日子的机会,那个男人都不会给我们。”洪亮摇头,对洪恩的看不清现实有些无奈。

    “如果真是这样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洪恩火道:“还不如放手一搏,去反了他,那样…。”

    洪恩那愤慨的话未说完,就被洪老太爷和洪亮疾声打断了,“你给我住口,你还想我洪家现在不够乱是不是?不够飘摇是不是?你是不是唯恐那个男人不会注意你,还想再加一把火,是不是?混账东西…”

    “三弟,你想做英雄,去抛洒你的热血我们不拦着,可你现在这样却是要把整个洪家拉去给你陪葬,你可真是太不知轻重了。”洪家二爷,洪亮少有的疾言厉色道。

    洪恩听了,暴躁道:“听二哥这么说,好像都变成了我的错似的,你可不要忘记了刚才是你自己说,那个男人会容不下我们的。既然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我为何不赌一把。他不让我活,我也不能让他好过,刚登基就逼迫的人造反,我看看看他这个新帝王,在老百姓的眼里还能有多大的威望,还如何能让人信服。”

    “反?多有骨气,多有胆识的话,可却幼稚,无知的可笑。”洪亮声音也染上火气,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本去反,就凭着我们洪家的这些护卫,这些下人吗?”

    “怎么会只有这些人,不是还有很多跟我们洪家一样情况的官员吗?还有,现在大皇子不是还未如何吗?只要我们全部联合起来,那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夏侯玦弈他就算再厉害,可双拳难敌四手,我就不信,他敢我们把我们全部都给灭了。”

    洪恩言语间带着一股澎湃的热血激动,豪气万千道:“我相信,只要我们他团结,夏侯玦弈他就一定不敢和我们硬碰硬,弑杀那么多大臣,他这个皇帝也别想再坐下去了。所以,我们不该怕,更不该就这么轻易的妥协了,那就太孬种了。”

    洪恩一席话出,除了洪老太爷,洪亮,洪海几个年长之人外,其他的几个年少晚辈不由露出一抹激动之色,大有放手一搏的共鸣之感。

    他们可是被人尊崇,巴结,恭维惯了的,让他们去过那样缩头缩尾,躲着,避着的日子,他们可是难以接受。

    “祖父,父亲,我觉得三叔说的不错。夏侯玦弈刚登基,他的顾虑可是比我们多。如果我们豁出去,说不定他反倒不敢拿我们如何了。所以…。”洪家大公子洪波还未说完,就被洪海给厉声打断了。

    “你给我闭嘴吧!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去找死吗?”洪海沉怒道。

    “父亲,怎么会是找死,儿子这是…。”

    “韦家的下场你们都忘记了吗?”洪亮话出,在场的人面色均是一僵。

    “那个男人无声无息的就把韦家一族给灭了。同样的,他同样能悄无声息的把我们都给灭了。还等到你们大肆的去反抗,去胁迫他吗?”洪亮面无表情道:“那个时候他还是世子,而现在他可是这皓月的皇上,你们以为他会受你们的威胁吗?不要太天真了。”

    洪亮话落,屋里再次的沉寂了下来。气氛比起刚才更为凝重。

    只有洪恩仍然有些不甘道:“可现在和韦家的情况不同,韦家是个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而且他们韦家族人也就那么几个,就是想反抗,也没那个力量。可是我们现在不同,我们联合起来,人力可是比韦家多上了几百倍,而且,我也断定夏侯玦弈他不敢大肆的放开厮杀,他还有顾虑…。”

    “顾虑什么?顾虑老百姓对他的看法吗?”洪亮冷声道:“新皇在京城也有十多年了,就算是接触的不多,你对他应该也多少有些了解吧!这么多年,你见那个男人曾经顾忌过谁?他在乎过谁的态度,谁的看法?就是皇上在他的面前都少了一份威严,凡是看他三分。”

    “至于这皓月的百姓,你想他们会站出来替你说句不平之言吗?那就更加可笑了,我们洪家在这京城可没有那样的的威信,有那个百姓会无知到,为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会和当今的皇上对上。”

    洪亮嗤笑道:“至于百姓对新皇的看法,那就更不是什么问题了,我们洪家在京城这么多年,为官几十载,要说还是清清白白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要新皇拿出几件我们曾经做下的隐晦之事,那么,他的嗜血斩杀。在百姓的眼里马上就会变成为民除害,如果他再稍微的给百姓也施个恩,他的威信马上就上去了,而我们就是那死有余辜的祸害了,那个时候你以为还有谁会同情你?会帮着你讨伐新皇吗?”

    “同样的道理,那些个官员有那个是干干净净,就算是有,可只要他想,你就不会干净。所以,不要把自己想的太了不得了,也不要把他想的太简单了。那是自寻死路,且死的更快,而你们想要的却是绝对不会得到。”

    洪亮的话落,洪老太爷闭上眼睛,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就是野心太大的结果。此时,洪老太爷忽然敬佩起李翼的当初的决断来了。他的那个孙女在和韦家扯上关系的时候,为了不参与到皇家之斗中,竟然决然的舍弃了丞相的位置。

    那个时候他还曾笑,李翼是个胆小怕事的。现在才了解,他的决定比起他来可是明智的多了。不过,也因为他那个不成器的孙女,让李家最终站在了二皇子的一边。

    可有顾清苑在,李家是决计不会有什么事儿的。顾清苑在新皇心里是什么地位,京城的人没有那个是不清楚的,只要想维护李家,想让李家繁盛,那完全不是难事。

    想此,洪老太爷抬眸,看向洪亮眼里溢出懊悔,“如果当初听你的,我们洪家或许不会到这一步,恐怕是完全相反的局面吧!”

    听到洪老太爷的话,洪海脸上溢出苦涩,洪恩神色不定,洪家晚辈有些不明所以。

    洪亮苦笑道:“父亲,现在再说那个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当时就是听儿子的把洪欣许配给新皇,那时,也不能完全肯定新皇就一定会点那个头。京城那么多女子没见他对谁多看一眼的,再加上那个时候他连悠然公主,都给毫不留情的推拒了,儿子当初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其实心里却并不太想让洪欣嫁给那样冷清的男人。”

    洪老太爷听了摇了摇头,他知道这是儿子在宽慰自己。

    看着父亲还是难以释怀的样子,洪亮开口道:“而且,说句自贬的话,欣儿比起顾清苑还是少了些魄力,和那股犀利的狠辣之气。当初老侯爷寿宴,顾清苑被劫持的时候,她和欣儿的反应一对比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出来。欣儿她比不上那个女子。所以,就算是欣儿嫁给了新皇,却未必就能得到新皇对顾清苑那样的看重和宠爱。”

    洪恩听了很是不以为然,不过,洪亮的一番话倒是让他脑子忽然一亮,猛然激动的站了起来,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眸中,眼里透着一股灼热的疯狂,“既然夏侯玦弈如此在意顾清苑,那么,我们何不直接把顾清苑给俘来,只要她在手,我…。啊…。”

    洪恩的话未说完,人就忽然飞了出去,飞起,撞击墙上,反弹回地面,落地发出一声重响,人亦口吐鲜血,脸色瞬间惨白,痛呼,人卷曲一团,有片刻的眩晕,昏迷…。

    看此,所有人心里一震,一时怔愣,被这突入而来的变动给镇住。然,在看到忽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后,脸色豁然大变,比起倒在地上的洪恩好不到哪里去。

    麒肆缓步踏入屋内,看着洪家一众人,特别是地上的洪恩时,眼里闪过杀气,神色冰冷,“要劫持皇后来威胁皇上吗?洪三公子果然睿智,果然不凡,果然,该死!”

    最后两字出,洪家众人心里猛然一沉,都听到了吗?

    “来人。”麒肆看着洪恩,开口。

    “首领。”一人闪现麒肆身边。

    “送洪三公子离开。”

    “是!”

    麒肆令出,暗卫移动,屋里众人只看到人影晃动,冷嗜的亮光划过,红色的液体飞溅,连洪恩是死是活都未看清,人就随着暗卫消失在了眼前。只余下一滩猩红的血,告诉人们,这不是梦。

    看此,有人已经瘫了,眨眼间,刚才还活蹦乱跳,叫器着要反的人就这么没了?狠辣,冷酷的手段,让人无法不变色,无法不感到惊惧。

    麒肆抬头,看着主位上面色灰白的洪老太爷,面无表情道:“洪老太爷不必担心,京城之中跟洪三公子有同样心思的人,还真有那么几个。而刚好洪三公子不是正想找他们搞团结,谋反吗?现在他如愿了,去地府的路上,正好结伴而行不会孤单的。”

    麒肆话出,洪老太爷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眼里闪过伤痛,更多的却是绝望。跟新皇斗,还想着会赢,那本身就是在找死,怎么还能奢望其他呢?

    麒肆抬眸看了一眼屋里脸色灰寂的众人,最后把目光定在面带沉痛之色的洪亮身上。

    “洪二公子。”

    “麒护卫。”

    “对于洪三公子之死你有什么想法。”

    “很难过,不过早已注定的结局,下官没什么好说的。”洪亮脸上带着认命的苦涩。

    麒肆听了眼里闪过什么,忽而道:“洪亮听旨。”

    麒肆话出,洪亮愣了一下,不过瞬间就已回神,恭敬跪下,“下官听旨。”

    “皇上有令,洪家以后有你来主持。关于那些对皇后不敬之人,希望你能交给皇上一份满意的答卷。不要让皇上失望才好。”麒肆说着,俯身,低声道:“洪家是否覆没就看你洪二公子的了。”

    麒肆话落,洪亮如坠冰窟。那个男人果然残忍至极,他这是要让他们洪家自相残杀吗?

    麒肆说完,转身离开,无声无息,如来的时候一样。

    徒留下洪家众人,表情莫测的看着洪亮。眼里的探究,防备渴望,显而易见。

    洪亮看此,眼里溢出满满的苦痛,他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如此了,而这也就是那个男人想要的吧!

    ……

    南宫玦弈吃完,看到顾清苑还在不停的往嘴巴里塞,饭量大的吓人,不由的有些被惊了一下,不过,想到她现在怀着孩子,或许会比以往能吃些吧!

    然,在看到顾清苑准备用第三碗饭的时候,有些不能淡定了,忍不住开口道:“丫头,晚上了,你吃太多了怕是不好容易挤食。”

    顾清苑听了夹菜的手连顿一下都无,看了南宫玦弈一眼,淡淡道:“你想饿着你女儿?”

    “女儿?”南宫玦弈扬眉,看了一下顾清苑的肚子,“凌韵告诉你的吗?不过,按照月份,现在应该还不能探出来吧?”

    顾清苑摇头,“没有,凌韵除了告诉我孩子很好,其他什么都没说!而且,关于孩子的性别我也不想问,我只是单纯的额喜欢这么叫罢了!”

    南宫玦弈听了眼里闪过一抹讶异,“你喜欢女儿?”

    “我的孩子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我都喜欢。”顾清苑看着那南宫玦弈那略带惊讶的目光,清楚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在古代儿子才是最重要的,有了儿子,地位就能得到保障,有了儿子才算是有了一切。

    只是在南宫玦弈称帝后,她就处于极端的矛盾中,她很希望肚子里的孩子会是女儿,那样还有可能飞出皇宫那个金丝笼,不过,她却也清楚,南宫玦弈既然为帝王,就必须要有儿子,一定要有。如果不想在子嗣上出现什么纳妃的声音,她就必须要生一个儿子。

    如果有儿子,就要注定被这皇宫圈禁一生,她的孩子,她真是不想。只是这些话能说吗?

    顾清苑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面上却很是平淡道:“因为如果是女儿的话,我就可以给她一起扮成姐妹花,出去炫耀一下我们惊天动地的美,那感觉一定很好。所以,喜欢叫女儿。”

    南宫玦弈听言,抑制不住面皮抽了一下,“丫头,你可不要给我太没规矩了。在我的面前没大没小的也就算了,在孩子的面前怎么可以如此,你是母亲,怎么可以和孩子称什么姐妹?还炫耀你们的美,如果你们敢,我就把你们关起来,知道吗?”

    闻言,顾清苑白了他一眼,“跟女儿称姐妹,不是显得我年轻吗?”说完,低头看着肚子道:“女儿,看来我们长得太美在你父亲眼里也是错呀!而且,你父亲心眼小的很,你还未出来,他就想着关你了。真是不像话,等你出来了可要记住,一定要在他的身上多尿几次,知道吗?”

    南宫玦弈听了按了按眉心,有些无力道:“丫头,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

    “怎么了?我教育的多好。”顾清苑轻笑道:“而且,你不希望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吗?”

    “如花似玉吗?”南宫玦弈说着,抬眸看着顾清苑美丽的容颜,不自觉的点头,“如果有一个和娘子长的很像的女儿,应该也很不错。”

    “我的女儿当然会像我。”

    闻言,南宫玦弈眼神微眯,“是吗?如果是那样的话,等她出生,为夫第一件要教她的事,就是要告诉她,身为女子少给我乱听那些乱七八糟的甜言蜜语,而且,也绝对不能嫁会说那些话的男人,如此轻浮,注定难成大器。”说完别有含义的看了顾清苑一眼。

    顾清苑听了抿嘴一笑,男人的小心眼果然一点儿都没变。“夫君说的是,不过,就是不知道对于爱惹桃花的男人,夫君有什么看法呢?哦!举例就如夫君这样的,你觉得女儿嫁给这样不省心的人,好不好呢?”

    顾清苑话出,南宫玦弈脸色僵了一分,而后面无表情的起身,看着顾清苑嗔怒道:“不要跟为夫说什么桃花,那样会让我想起某些个围绕在娘子身边,那些一点儿也不想起的人。”

    南宫玦弈话落,顾清苑忽然想到什么,遂然起身,拉着南宫玦弈的胳膊,脸上带着一抹莫名的兴奋道:“夫君,当初在陵城,我离开后是不是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什么有趣的事?”南宫玦弈凝眉,直觉感到他不会喜欢顾清苑接下来要说的话。

    “就是念儿呀!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果然不是自己喜欢听到的,更恼火的是顾清苑的态度,这丫头是在兴奋吗?看来慕容烨那个该死的已经给她说过什么了。

    不过,她既然知道,还能这么兴奋?南宫玦弈咬牙,“娘子觉得为夫会看到什么呢?”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