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58 精力不行

嫡女风华 第258 精力不行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8精力不行

    南宫胤话出,没听到南宫玦弈回应,抬眸看着冷淡的表情,凝眉,“怎么?不想吗?”

    南宫玦弈淡淡道:“麻烦,不想!”

    听了南宫玦弈的话,南宫胤瞪眼,“这有什么麻烦的,觉得好就点个头就行了,能费你多大的劲儿。”

    “我不喜欢在身边留人。”

    “这是必不可少的,为了皇家子嗣繁盛,这也是身为君王该尽的基本本分。”

    “子嗣繁盛?”南宫玦弈神色清冷道:“从繁盛的子嗣挑出一个最好的,然后其余的再逐一除掉吗?”

    南宫玦弈话出,南宫胤神色有些难看。

    南宫玦弈淡淡道:“如果是为了这个,我不需要!生下然后先是防备,然后废除,没太大意义,我也嫌麻烦。”

    “你这么说,是感觉我以前做的都是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南宫胤沉声道。

    南宫玦弈听了,面色淡漠的看了南宫胤一眼,“我希望有关于女人的事,我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定。想必,这也是曾经父皇的心态吧!”

    “什么意思?”

    “如果按照父皇曾经的心思,母妃应该不会孤寂一生吧!”

    闻言,南宫胤嘴巴紧抿。

    “父皇,坐上那个位置的感觉并不是很好,除了要尽心尽力的治理好皓月,能佑自己性命无忧之外。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尤胜,虽是帝王却并不是什么事儿都可让你随心所欲,受到的限制比一般平常之人更多。所以,如果可以在不影响国之根本的情况下,也多一点儿随心的东西吧!”

    “子嗣是皇家之最根本的,怎么会不影响。”南宫胤觉得不满意道。

    “最好的一个就够了。”

    “那个才是最好的,你能确定。”

    “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是最好的。”

    南宫玦弈那意得志满,甚至说的上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嚣张,自傲的话。让南宫胤嘴巴抑制不住歪了一下,他可真是自豪的无边儿了。

    “难不成,你就准备要一个女人?”南宫胤不能置信,也无法接受。

    “女人之事不是值得费心的事,一个已经够让我操心的了,多了太吵,也让人烦!”南宫玦弈冷淡道:“而且,我身体虚,精力虚浮,太多女人在身边,恐怕会活不长。”

    南宫玦弈话出,南宫胤就猛然的咳嗽起来,“咳咳…。”

    身后的喜公公面皮狠狠的抽搐起来。而一边的几个太监身体抖了一下,头垂的几乎低到腰上,心里惊恐不已,他们这算不算是听到了隐秘之事,会不会被灭口?想着,不由开始冒冷汗…。

    南宫胤咳嗽停下,深深的吸了口气,惊疑不定的看着南宫玦弈健硕的身姿,皱眉,“你身体虚?”

    “精力跟体力无关。”

    “你可真是…。”南宫胤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事儿能这么淡然,这么无所谓的说出来吗?

    南宫玦弈收回自己的手,看着南宫胤道:“身体恢复了不少。不过,如果想恢复更好,父皇可以去泡泡温泉再配着药物,效果会更好。”

    “现在去泡温泉?”

    “天热你身体会受不住,天太冷也不太适合,这个季节刚好。”南宫玦弈神色平静道。

    南宫胤听了神色不定的看着南宫玦弈,虽然没说话,可眼里的含义,南宫玦弈一看就明了。抬眸看着南宫胤,淡淡道:“感觉是想把你支开?”

    “是有这种感觉。”

    “那就在宫里建造个温泉吧!”

    南宫玦弈这么说,南宫胤不由感觉自己真是太多疑了。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你…你身体真的不好?”

    “有男人会拿这个来炫耀吗?”

    当然不会,男人就算是真的不行,那也没几个愿意承认的,更别提还如此大肆的说出来了。

    “那,找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给你看看,开点儿药物补补,身为君王身体不好怎么行?”

    “这事儿我不想宣召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我自己会调理。”

    南宫胤听了点头,精力不行对一个帝王来说还真的挺难堪的。

    “不过,就算现在精力不行,你身边也不能只有一个女人呀!那样让大臣看着,会不由的让他们产生联想的。”

    “没什么好联想的,皇后已身怀有孕。而且,联想总是比确定的好。从大臣之家选出来的女人,会让他们更快的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所以,女人还是算了吧!案皇以后也无需再提,如果我想我自己会选。”南宫玦弈说完,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起身,“太上皇好好休息吧!儿臣先告退了。”

    “好!”

    南宫胤点头,南宫玦弈离开。

    御房沉寂了片刻,南宫胤看着屋里的宫人,面无表情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宫人退去,南宫胤开口,声音低沉,“喜公公。”

    “老奴在。”喜公公赶紧上前,躬身等待吩咐。

    “你觉得皇上的身体是真的不行吗?”

    喜公公听了背脊上开始冒汗,垂首低声道:“这个老奴说不好!不过,皇上的身体看着很好,应该不会精力不行才是。但是,如果没有此事,皇上也绝对不会说出这句话吧!所以…”

    南宫胤听了瞥了喜公公一眼,嗤笑,“所以,你还真是什么也没说。”

    喜公公听了赶紧请罪,“太上皇赎罪,皇上龙体,老奴实在是不敢妄议。而且,老奴也不是男人,所以,对这个实在是无从判断。”

    南宫胤白了他一眼,转眸,凝眉道:“身体那么好,会精力不行?我怎么感觉他就是不想纳妃才那么说的呢?”

    “太上皇,皇上性情本来就冷淡,没有皇后的时候,皇上连让女人近身都不喜,让很多女人围绕,皇上或许是真的不喜欢吧!”

    “性情冷淡?精力不行?不喜女子?难不成他还真的准备就要一个皇后不成!身为君王身边只有一个女人,这成什么体统。”南宫胤沉声道:“而且,我看着他对他那个皇后可是疼爱的不行,难道她不是女人吗?既然是是女人,她就行,为何其他女人就不喜了呢?”

    喜公公听了没有说话。

    静默片刻,南宫胤再次开口,“君王太在意一个女人可绝非好事儿,特别顾清苑这个女人,又太过聪颖。让她影响玦弈太多,可就让人不喜了。”

    听着南宫胤的话,喜公公只感冷汗直冒。

    二皇子府

    南宫珉看着坐在抬椅上的南宫夜,在他对面坐下,温和道:“皇兄最近可还好?”

    南宫夜眼里的嘲讽,淡漠道:“我一残疾之人,有什么好不好的,不过是还能出气罢了!”南宫夜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心情却是比前些子好了不少。”

    闻言,南宫珉扬眉,“有什么让皇兄高兴的喜事吗?”

    “知道在皇子中,我不是最惨的一个,我心里安慰了很多。南宫凌截杀南宫玦弈,还谋害太上皇,想来他的下场一定是生不如死。一定会比我更惨。”南宫夜冷笑,看着南宫珉道:“南宫凌现在如何了,你可听说了?”

    “那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

    “你倒是淡定的很,就不担心他弄死了南宫凌,接下来就是我们了吗?”

    “该来的躲不掉,顺其自然吧!”

    南宫夜看着南宫珉淡然的模样,神色不定,静默片刻,开口,“或许那个时候母妃该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那样或许…。”

    “皇兄,不想死的太快,这样的话还是不要出口的好。就是心理也不要存在那样完全不现实,且没有任何意义的念头。”南宫珉打断南宫夜的话,声音带着戾气道。

    南宫夜听了淡淡一笑,看着南宫珉情绪不明,良久开口道:“以前因为很渴望那个位置,感觉宫里所有的皇子都是我的地让,最好全部死掉,那样我就逞心如意了。对你,我亦是如此想法,甚至更加强烈!”

    “因为你和我是同胞兄弟,我对你总是防备更重一分,担心母妃会因为你,而舍弃了我!不会扶持我,帮助我。所以,那个时候我甚至想过除掉你,让你再无法威胁到我。”

    “可惜最终没下的去手。是因为不忍,还是因为担心被人给抓住把柄,我也早已分不清楚,应该是担心被抓住把柄多些吧!毕竟宫里的眼线太多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过去的二十年,我真实的没感觉到有一个同胞弟弟有什么好的。”

    南宫夜说着,脸上扬起一丝模糊不清的情谊,“可是现在,我感觉,有个你这样的弟弟,或许是我唯一也是最后的安慰,让我这一生不至于太过凄惨。要不然,我这一生除了斗,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也什么都不剩下了。”

    听着南宫夜忽然感性的话,南宫珉眼里闪过什么,淡淡道:“曾经你想杀了我,我都知道。”

    闻言,南宫夜猛然抬首,而后,苦笑:“是吗?”

    “不过,你最终没有下手。至于原因无论是那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活着。而你无法改变的,还是我的皇兄。虽然我也分不清为何护着你,可,你能活着,我很高兴。”

    南宫珉说的很是冷淡,可南宫夜却抑制不住的眼睛发胀,在那皇宫之中,有谁会高兴谁活着,只有高兴谁死了。

    “南宫珉,谢谢你。”

    看着南宫夜脸上的那抹动容,南宫珉淡淡道:“不需要谢我,我能做的并不多,一切还是看你自己。现在,在能活着的一天,好好过吧!不要因一双腿就放弃了所有。毕竟,活着总是比死了好。”

    南宫夜听了,长长的叹了口气,“现在知道夏侯玦弈是皇子,双腿被废的憋闷,不甘,怒气好像忽然少了很多。帝位之争本就残忍,现在我只是被废了一双腿,已经算是好的结果了吧!而且,现在我也已经习惯了这双残疾的双腿了。就当这是活着的代价吧!”

    “活着就是运气。”

    “那我运气算是不错的了。”

    “很不错。”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第一次感觉手足之情是什么。

    “王爷!”

    一个娇弱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急切,不安。听声,南宫夜抬头,看到柳琳儿挺着大肚扶着一个嬷嬷的手疾步走了过来。

    他南宫夜皱眉,眼里满是不快,斥责道:“没看到我和皇弟正在说话吗?这个时候过来做何?”

    “王爷赎罪,臣妾也是因为有急事儿,迫不得已才会惊扰,冒失过来了。”柳琳儿艰难的俯了俯身体,看着南宫夜和南宫珉敬畏,忐忑道。

    听到柳琳儿的声音,南宫珉端起桌边的杯子,面色淡然的喝着手里的茶,对于柳琳儿的到来就像是没看到一样,对于她那忐忑的目光更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一样。

    “何事?”

    “王爷,李姨娘带着丫头去了伯爵府了,好像去见皇后娘娘了。”

    柳琳儿话出,南宫珉拿着杯子的手一顿,眉头瞬时皱了起来,转头看向柳琳儿,眼底闪过冰冷之色。

    南宫夜脸色骤然一变。沉声道:“为何让她去哪里?你这个王妃是死的吗?为何不拦着?”

    柳琳儿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压抑着心里的快要喷涌的怒火,脸上带着满满的焦灼,惊忧,羞愧,“李姨娘她根本就没向妾身知会一声就带着丫头出去了,还是她院里的人发觉有些不对劲儿,向妾身禀报的说李姨娘失踪了。妾身当时就吓坏了,赶紧去查,这才刚查探出李姨娘她竟然去了伯爵府。”

    柳琳儿说着担忧道:“王爷,李姨娘对皇后好像有很大的误会,提起皇后总是带着敌意,妾身担心…。”

    “担心有个屁用呀!跋紧派人把她给我带回来。”南宫夜恼火道。如果是以前她找顾清苑去闹,南宫夜说不定还感到高兴,幸灾乐祸,可现在那是找死,拖累的他跟着一起死。

    “好…妾身这就去…”柳琳儿赶紧道。

    “不用派人了,我去吧!”南宫珉起身,淡淡道。

    南宫夜听了,摇头,“你不用去了,省的也跟着沾染上什么麻烦。”

    南宫夜那言语间从未见过的关怀,让柳琳儿神色不定。这个怪物竟然也会关心人?

    南宫珉听言,脸上不由溢出一丝淡笑,“放心吧!我去怎么也比一个小厮,丫头做的好,不会有什么麻烦的。”说完,看来柳琳儿一眼,“你的眼线这次偷懒了吗?没来得及向你禀报吗?”

    南宫珉话出,柳琳儿的脸色一僵,看着南宫珉幽深的眼眸,手紧紧的攥起,脸上带着不明道:“五皇子说什么?妾身…。”

    “好好照顾皇兄,安安生生的生下孩子,怂恿之事儿就此打住,不然…。”南宫珉低头,看着柳琳儿那无辜的面容,风轻云淡,言语间却带着阴森戾气,“不然,这孩子怕是跟你无缘了。”

    南宫珉话落,柳琳儿脸色遂然惨白。

    南宫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南宫珉走出去,柳琳儿眼泪滑落,转头看向南宫夜,泪眼朦胧,带着无限委屈,不安,“王爷…。”

    南宫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冷硬道:“本王的腿残了,可眼睛还没瞎,人也还没傻,你在府里面做了什么本王清楚的很。”

    “王爷,妾身是在李姨娘的身边安插的有眼线,就是其他的几个妾室身边也有。妾身不否认,也从来没想过瞒着王爷。可是,妾身那是为了能在她们生事儿的时候马上就能知道,并阻止,而绝对不是为了其他,更不曾怂恿过。”柳琳儿一片坦荡道。

    “王爷,妾身虽然不是特别的聪明,可也一点儿不傻。新皇登基,而皇后有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对皇后不敬绝对不会有好处。李姨娘如果做出什么让皇后不高兴的事情来,不但李姨娘会被惩治,就是我们也一定会被她给牵连。王爷,那样对自己也不利的事情,妾身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柳琳儿那言诚,语真的言辞,南宫夜听着神色无一丝变化,甚至眼里的还染上了戾气,“柳琳儿,本王刚说过了,本王不傻,更没瞎,从你进府至今你都做了什么本王清楚很。所以,不要在本王的面前耍你那些小计谋。”

    说完冷笑道:“以为自己小聪明就觉得了不得了,以为把人都握在股掌间了吗?柳琳儿,你那些小手段还真是不够看的。”

    “王爷…。”

    “利用李雪为你挡着本王,在新皇归来前,你怂恿李雪去伯爵府向顾清苑挑衅讨我开心,顺带自己在一边看戏。自鸣得意的感觉自己那不凡的智谋。柳琳儿,这府里本王该知道的都知道,怎么?需不需要本王一一说出来?”南宫夜沉冷道。

    南宫夜说完,柳琳儿神色不定,怯怯的看着南宫夜,眼泪掉的更凶,委屈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的模样。

    南宫夜看着眼里却是一点儿怜惜之色也没有,“柳琳儿,你跟本王老实些,别逼着本王废了你。”

    “王爷,妾身…。”

    “滚出去!”

    南宫夜暴戾之色起,柳琳儿心里一颤,不敢多待,扶着嬷嬷的手疾步走了出去。转身的瞬间,柳琳儿眼里划过满满的恼恨之色,牙根紧咬。李雪,你该死…。

    南宫玦弈离开皇宫后,并没有直接回府,而是驱车去了城外的暗庄而去。行驶的马车上,南宫玦弈看着马车内的一护卫,道:“朕离开后,太上皇可有再说什么?”

    “会主子,太上皇怀疑主子关于身体虚弱之言的真实性,并且对主子太过在意皇后感到不喜。”护卫简单,而精要的回禀道。

    闻言,南宫玦弈眼睛微眯,不喜吗?他,是真的该离开京城了!

    “龙翼!”

    “主子!”

    “你去一趟护城,把皇家别院给打理一下。”

    “是!”

    “去吧!”

    龙翼飞身无声离开,南宫玦弈眼睛满满闭上。既然不喜,那么,他不介意圈禁他余下的时光,就如他曾经自私的圈禁他的母亲一样。

    妄想动他的丫头,任何人他都无法容下。无论是谁…。

    ……

    顾清苑从皇宫回到府里,踏入府门就看到梅香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自己过来,疾步迎了过来,俯身,“娘娘!”

    “起来吧!”

    “是!”梅香起身,开口禀报道:“娘娘,李大少奶奶过府来探望娘娘,现在在客房等候着。娘娘要见吗?”

    “李大少奶奶?”顾清苑一时想不到梅香说的是那个。

    看着顾清苑疑惑的样子,梅香赶紧道:“就是相爷的孙媳妇,表公子的妻子。”

    顾清苑听了恍然,是李智的妻子吗?李智好像是已经成婚了,她几乎都忘记了。

    “在客房吗?”

    “是,奴婢请她在客房等着。”

    顾清苑听了点头。

    客房中

    夏紫曦坐在客房的椅子上,脸上带着局促,心也跳的厉害。从昨日夫君给她说让她来探视皇后起,她的心就处于紧绷的状态,不止一次的想象着,皇后到底是个什么样人呢?虽然夫君跟她说,皇后人很好,可她还是紧张的厉害!

    从昨天就在琢磨着,看到皇后她该说什么才合适呢?要是她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该怎么办?夏紫曦越是想,心里就越是难安!她好担心说错话,给夫君带来什么麻烦!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门外婢女请安的声音响起,夏紫曦忽的就站了起来,其紧张的程度可见一斑。慌乱的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听着外面一女声淡淡叫起。

    那略带清淡的声音,让夏紫曦更加的忐忑。手都抑制不住的有些发颤,深深的吸了口起,抬脚疾步往门口走去,看到眼前人影晃动,赶紧屈膝跪地,“臣夫见过皇后娘娘,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清苑垂眸,听着那略带颤抖的声音,看着地上规矩行礼的夫人,顾清苑弯腰,伸手,轻扶,“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夏紫曦赶紧起身,垂首不敢观望顾清苑的容颜,只是在注意到扶起自己的,竟然是眼前人时,心里一跳,遂然抬头,顾清苑美丽却温和的面容映入眼底,在看到顾清苑那双平和,却幽深无底的眼眸时,夏紫曦反射性低头,不敢与其对视,只是心里却涌上一抹感动和放松,是她扶起自己的!也许,皇后真的和夫君说的一样,是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温和的人。

    夏紫曦抬首的瞬间,顾清苑亦是清楚的看到一张温婉的面容,还有一双清澈的眸子。只是,看到她时却如受到惊吓的小鸟一样。

    顾清苑看着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这就是外公给李智找的媳妇吗?温婉的小家碧玉,看着挺好!

    “表嫂请坐!”

    顾清苑一句表嫂,让夏紫曦脸瞬时红了起来,举止间更感无措,局促,“臣妇不敢当,不敢当…”

    顾清苑轻笑,“坐吧!”

    “谢娘娘!”夏紫曦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规矩坐下。

    “表嫂今天特别来探望我的吗?”

    “是…是公公和夫君说,让臣妇给娘娘来见个礼。”夏紫曦赶紧回应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舅舅和表哥可还好吗?”

    “公公和夫君,小叔子都很好,谢娘娘挂心。”

    顾清苑看着夏紫曦问一句赶紧答一句,犹如第一次面见老师的学生一样严肃,认真!不由有些好笑,“表嫂好像很紧张,我很可怕吗?”

    夏紫曦闻言,急切,忐忑道:“…。不,娘娘一点儿不可怕,是…是臣妇从来没想过能见到皇后,也…。也没学过那些礼仪,不知道该如何做,所以…。”

    “说话只要开口就行,不需要做太多。”顾清苑笑道。

    夏紫曦脸再次红了起来,“是…”

    顾清苑看着她脸上的那抹红霞,叹息: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害羞的人,还是对着自己脸红!真是稀有。不过,细想,回忆,她好像从来没经历过脸红,害羞的季节!

    麒肆忽然走进来,脸色有些冷凝,“主子!”

    顾清苑转头,“什么事?”

    “李雪来了。”

    麒肆话出,顾清苑眉头皱起。夏紫曦猛然抬头,眼里透着惊骇!

    关于大结局有亲问,我无法给出确切的日子,不过,最晚中旬就会完结。这些日子在卡大结局,所以,偷懒了一下没回亲们的留言。不过每天都看,每位亲的留言都有看到,等结局了,逐个回复…。群抱抱,蹭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