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番外 孩子

嫡女风华 番外 孩子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番外

    南宫玦弈说出离开一言后,第一个回转过来要见南宫玦弈的不是南宫胤,而是南宫珉,这让人多少有些意外。最新更新:苦丁香书屋

    “皇兄,臣弟有些话想跟你说。”南宫珉站在南宫玦弈面前,正色道。

    “嗯!”南宫玦弈淡淡回应。

    “皇兄,你离开,可曾想过皓月的帝王有谁来继承?”南宫珉开门见山,直指敏感核心。

    南宫玦弈神色淡漠,“那不是我关心的。”

    “皇兄不关心,是应该心里已经有数了吧!案皇年事已高料理国事就算是有心,却已无力。而,宫里仅剩下的几个皇子年纪太小且心智太弱,担当不起皓月的担子。”

    “被皇兄发配离京的南宫凌倒是帝王之才。”南宫珉说着顿了一下,看着南宫玦弈道:“可是,皇兄就算是不关心,却也绝对不会让他去坐上那个位置吧!”

    南宫玦弈没有回应。

    不过,南宫珉清楚眼前的男人,绝对不会容许南宫凌坐上那个位置。

    “南宫凌不可以,同样的南宫玉也绝对不行。那么,剩下的就只要我和二皇子南宫夜了。”

    “南宫夜身有残疾,他无法为帝王。皇兄,剩下就没什么好选择的了,就只有我一个有资格,也才能被你容许为帝王。”南宫珉看着南宫玦弈,脸上的温和之色褪去,转而是清冷的淡漠。

    “皇上,如果现在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不是你,我会牢牢的抓住这次的机会,不惜一切手段,把你今天的一言离开,转为现实。驱你出京城,然后在坐上那个位置后,凝聚一切力量,杀掉你,除掉你的这个威胁,以保我高枕无忧。”

    “不过,我也知道那样一定会引起反噬,算的上背水一战。而且,这样的对持我还不一定会赢,说不定还会因此丧命。可是,我却必须那么做,无论我愿意不愿意都要去做。因为,父皇他喜欢。”

    南宫珉说着,嘴角扬起一抹清冷的笑意,“如果不想弑父的话,我就必须那么做,因为那样才能激起你的情绪,你为了保护那个女子,你才会重新想要掌控一切。皇位最终还是你的,而我最终沦为父皇逼迫你想上位的一颗棋子罢了!”

    南宫珉说完,南宫玦弈缓缓抬眸看着他,波澜不起,淡淡道:“只要你想,那个位置就会是你的。”

    闻言,南宫珉眼眸微缩,神色莫测,“如果是以前听到皇兄说这句话,我不做他想,这就是对我的一个试探。可现在,我知道,这不是试探,是一个答复。”

    “可,就算皇兄能佑我坐上那个位置,我依然不想。”

    南宫玦弈听言,眼睛微眯,“原因?”

    “因为,我喜欢她。”

    南宫珉此话出,南宫玦弈眼眸沉了下来,情绪不明。

    “在我没有防备,根本不知道的时候,就那样莫名的喜欢了。喜欢她的温暖,喜欢她的纯粹,喜欢她的狠辣,在你失踪生死不明的时候,连她对你全心的守护都喜欢,虽然那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可看着她高兴我就高兴。”

    “而在她为了孩子快丧命的时候,那种离我最近的温暖,或许是和我关系的仅有的一抹温暖就要消失之感,让我感到那天的特别的冷,冷的让人发抖。”

    “皇兄,这世上美好的事情有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情也很多。但,和我们有关系的却不多。皇嫂,是这冰冷的皇宫仅有的风景。她是我的皇嫂,永远都是皇嫂,可因为有她,让我这个身为皇宫一员的人感觉,人生除了算计,还有其他的平淡,温暖的东西存在。”

    “所以,无论皇兄准许与否,我都想守住这唯一的风景。”

    “也因此,我不想坐上那个位置。你们离我太远,我怕心中的那抹感动,那抹温暖,会因为皇宫这浮华,奢靡之下慢慢磨灭消散,我怕我再也记不起来。会因为害怕冰冷,生出想抓住那抹温暖的想法。”

    “皇兄,我不想有那一天。而且,你离开,父皇一定不会准许,有些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的事情父皇肯定会做。皇兄就算是离开了,可身边的危机比起在皇宫肯定只多不少。”南宫珉说完,在南宫玦弈面前跪下,“皇兄,如果想要无后顾之忧的离开,就等父皇和臣弟役了,先培养一个傀儡再离开吧!否则,日子恐难安生。”

    ……

    南宫珉离开,南宫玦弈走入内殿,看着托腮坐在窗下的女人,缓步走过去,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都听到了。”

    顾清苑转身,张开双手圈住他的腰身,点头,“嗯!都听到了。”

    “有什么想法。”

    “虚荣了一把。”

    “坏丫头。”

    顾清苑听了起身,眼睛晶亮的看着南宫玦弈,轻笑道:“夫君现在感觉跟我一样,以前看到夫君的桃花我就感觉夫君是个坏小子。”

    看着顾清苑浅笑倩兮的模样,眼底溢出柔光,伸手把她抱在怀中,温和道:“坏丫头也是我一个人的丫头。”

    “坏小子也是我一人的小子。”顾清苑倚在南宫玦弈怀里,轻笑道:“夫君,我有没有说过我最喜欢你什么地方呀?”

    “我身上有什么是不值得喜欢的吗?”

    听到南宫玦弈自傲的话语,顾清苑脸上笑容扩大,抬头,看着男人浅笑的嘴角,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夫君的自大,让人前所未有的心动。”

    看着顾清苑的笑容,南宫玦弈嘴角的笑容隐没,静默片刻,开口,“南宫珉说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事实,不过,只要你想,那些都不会成为困扰。”

    “嗯!”顾清苑点头,淡笑道:“那就在皇宫吧!”

    顾清苑话出去,南宫玦弈凝眉。

    “夫君,现在皇宫已经不是我的困扰,因为只有唯一,所以不会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因为夫君的包容,皇宫也不再是一个牢笼,想出去的时候可以出去看看。一切都不再是问题。而南宫珉说的也没错,与其逼急了让太上皇做出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的事来,这样反而更好。”

    “有危机,就代表着有危险。夫君可以挡去,可我却没有让夫君涉险的意愿,这样就好。”

    “而且,让夫君跟着我一起去钓鱼,种田过日子,以夫君在海域的表现来看,我对我们的温饱问题深感忧虑呀!”顾清苑叹息道。

    “那个,没什么难的,只要学就会。”

    “夫君,离开不离开,现在对于我来说真的不重要。”顾请说着顿了一下,看着南宫玦弈眼睛平和,清澈透亮,“夫君,我想去看看他们。”

    半个月了,她终于提起了,南宫玦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夫君,你和他们…。”

    顾清苑的话未说完,就被南宫玦弈打断了,“走吧!”

    “夫君…。”

    “丫头,不用解释什么。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也能理解,虽然不想承认,可他们注定是存在你心里的,无法割舍,也无法抹去。我和他们之间,根本无法比较谁更重要一些。我不会让你选择,我不是那个唯一最重要的。”

    “但是,他们只能陪着你十几年,可我却可以陪着你一辈子。最终陪在你身边的只有我,这,就够了。”

    乾清殿

    “主子…。”

    凌韵,凌菲看到顾清苑到来,神色间满是激动,她们早已知道顾清苑醒来了。可因为顾忌到小主子,不敢轻易的过去,担心皇上会不高兴。

    “凌韵,凌菲,好久不见。”看着明显消瘦的两人,顾清苑脸上带着柔和的浅笑,眼底带着一丝动容。

    “主子…”凌韵,凌菲看着顾清苑,想起那日惨烈的场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眼泪止不住滑落。

    屋里的几位嬷嬷听到动静,疾步走出来,看到顾清苑时眼里溢出喜色,而在看到她身边的南宫玦弈的时候,眼眸紧缩,某些往事急速涌上脑海,心里抑制不住抖了一下,却不敢迟疑,疾步上前,跪地,“老奴叩见皇上,皇后娘娘。”

    南宫玦弈没有说话,顾清苑温和道:“都起来吧!”

    “谢皇上,皇后娘娘。”几个嬷嬷起身,垂首恭敬的站在一边。

    “小主子在哪里?”

    听到顾清苑的问题,几个嬷嬷抬头,不由看了南宫玦弈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凌菲,凌韵看了,急忙上前,“娘娘,小主子在内殿,麒肆和麒一在守着。”

    顾清苑听了点头,伸手拉住南宫玦弈的大手,不看他的神色,抬脚往殿内走去。

    几位嬷嬷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担忧,“凌菲姑娘,这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凌菲摇头,擦掉脸上的泪水,脸上露出一丝放松的笑容,“你们放心,只要娘娘好好的,一切都会好好的。”

    内殿

    “娘娘…。”

    “麒肆,麒一,辛苦你们了。”

    “不,属下不辛苦,不辛苦…”

    看着他们脸上激动的开心,顾清苑脸上溢出温和的笑容,抬脚走到床边,看着紧挨着躺在一起的两个婴孩,比刚出生的时候漂亮了很多,皮肤不再是红红皱皱的,变得粉嫩光洁如玉,看起来也长大了很多。可,还是那么小,那么脆弱。

    顾清苑看着,感觉心口被什么牵动着,这是她的孩子,她和南宫玦弈的孩子。

    坐在床边,看着他们天使般的睡颜,顾清苑抬眸看着一边神色淡淡的南宫玦弈,浅笑低语道:“夫君,他们长的很帅吧!”

    南宫玦弈听了眼帘微抬,扫了他们一眼,淡淡回应,“嗯!”

    看着南宫玦弈淡漠的样子,顾清苑心里叹了口气,看来她的任务很艰巨呀!

    “麒肆。”

    “娘娘。”

    “把小主子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回凤栖宫。”

    顾清苑话出,南宫玦弈的眼里闪过什么,不过什么都没说。

    麒肆看南宫玦弈没什么反应,赶紧应道:“是,属下马上收拾。”

    顾清苑起身弯腰,动作轻柔的抱起一个孩子。孩子好似感觉到动静,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不过却没醒来,在顾清苑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顾清苑看着轻笑,“这么能睡,不知道像谁?”

    闻言,南宫玦弈看向顾清苑怀里的孩子,神色莫测,那么能睡,能像谁!

    “夫君,你来抱着他。”

    顾清苑话出,南宫玦弈的眉头瞬时皱了起来。

    “夫君,你抱着这个,我抱着另一个。”

    很充足的理由,可南宫玦弈却不想接受。

    “让麒肆…。”

    南宫玦弈的话未说完,就被顾清苑接过去,“他一定更喜欢让父亲抱着。”说完,不等南宫玦弈开口,就把孩子放在他的怀里。

    南宫玦弈反射性的接住,当手碰触到那团绵软无骨的孩子,身体瞬间紧绷。

    看着南宫玦弈紧抿的嘴角,顾清苑轻轻一笑,转身抱起床上另一个孩子,走到他身边,轻声道:“走吧!”

    南宫玦弈想说什么,可顾清苑已经走了出去。看此,南宫玦弈的眉头皱的更紧,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头垂的低低的麒一,凌菲几人,眼里闪过各种情绪。最终什么也没说,姿势僵硬的托着孩子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