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番外 不能人道

嫡女风华 番外 不能人道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番外不能人道

    凤栖宫

    两个孩子回到凤栖宫,麒肆,麒一,凌菲,凌韵还有几个嬷嬷也跟着一起回来跟着伺候了,一时间清冷许久的凤栖宫瞬时热闹了起来。

    两个孩子回来不久就醒来了,睁开眼睛就开始哭,四个月大的孩子哭声比起刚出生的时候可是有力了很多,凤栖宫的每个角落都能听到他们的啼哭声。

    顾清苑听着笑了起来,还真有活力。南宫玦弈眉头皱了起来,这哭声让他想起不好的回忆。

    几个嬷嬷赶紧上前,动作迅速,熟练的把孩子然后抱起开始摇着,小心的哄着。可孩子还是一直哭。看此,嬷嬷走到顾清苑身边,禀报道:“娘娘,小主子大概是饿了,老奴去叫奶娘过来。”

    “嗯!去吧!”顾清苑点头,起身,看着抱着孩子的嬷嬷道:“来,给我抱。”

    “娘娘,小主子可是不轻,娘娘身体才恢复还是老奴抱吧!”

    “我很好,来给我吧!”

    “是,娘娘。”

    顾清苑接过孩子,调整好姿势,看着嬷嬷道:“这样抱着对吗?”

    “娘娘,你的手要扶着些小主子的头。”

    “哦!好。”顾清苑一手抱着腰,一只手轻轻的托着头。或许是这个姿势舒服,也或许是到了一个陌生的怀抱,孩子感到新鲜,惊奇!罢还啼哭不停忽然就停下了,睁大眼睛定定的看着顾清苑。

    看着他的眼睛,顾清苑转头,看着坐在一边闲适品茶的男人,走过去,脸上带着惊奇,笑道:“南宫玦弈,你看,他竟然长了一双和你一样的桃花眼。”

    顾清苑话出,南宫玦弈拿着杯子的手顿了一下。不知是因顾清苑说他桃花眼,还是因孩子和他长的一样。

    南宫玦弈没有回应,顾清苑兴致却是一点儿不减,看着怀里的孩子,谆谆教诲道:“宝贝儿,你跟你爹爹长的像就算了,可性情却别像爹爹亲一样,知道吗?要不然,我可是要操碎了心。”

    “咿呀…咿呀…”听到顾清苑的话,孩子张牙舞爪的说着听不懂的话。

    顾清苑却是自动翻译道:“你也赞同我说的吗?觉得我说的很对吧!既然知道,可要好好的长,不要像你爹爹要像娘一样,长的聪明又可爱,那样才讨人喜欢,知道吗?”

    “咿呀…。咿呀…。”

    “我儿子真聪明,什么都知道。”

    南宫玦弈在一边听着顾清苑和怀里孩子那无厘头的对话,真是忍了又忍,无齿小儿他能知道什么!

    一边的嬷嬷听着顾清苑毫无压力的调侃皇上,已不再感到心惊不已,皇后在皇上心中那是什么分量,这在皇后生产的那天她们可是看的很清楚。

    “嬷嬷,小主子取名字了吗?”

    “回娘娘,太上皇已经给小主子取了名字了。”

    “是吗?叫什么?”

    “这个…。老奴不能直接唤主子名讳。”

    “问你才说的,无碍!”

    “是。”嬷嬷俯身,恭敬道:“大皇子尊名南宫皓,二皇子尊名南宫樾。”

    听到这两个名字,顾清苑眼眸微缩,皓!樾!皓月!以国之名,来做他们的名讳,这是无上的尊崇,也是太上皇对他们别样的看重,疼宠吧!彼清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算了,何必纠结,喜欢他们总比讨厌他们的好。

    “小子,你们皇爷爷取的名字还真是大气磅礴!喜欢吗?”

    “咿咿…。”

    “就知道你喜欢。不过,这大气的名字和你这小身板还真是不相衬。你说,我先给你取蚌小名好不?”

    “呀呀…”

    “你要小名呀?那我先想想…。叫什么好呢?”顾清苑看着怀里的孩子,想了一会儿,抬头看着身边的嬷嬷道:“这是哥哥,还是弟弟?”

    “娘娘,你抱着的是二皇子。”

    “是弟弟呀!那,你就叫小圆子,哥哥叫小团子,团团圆圆,怎么样!很不错吧!名字喜庆,又和你们这圆滚滚的小身板相衬,嘻嘻…是不是很好听,高兴…。”

    顾清苑的话还未说完,忽然感到胳膊上一股温热液体沁入,顿时愣住,要说的话噎在喉间,怔怔的看着怀里还在咿咿呀呀的无齿小儿。如果她没想错的话,那股温热应该是…。是尿吧!

    顾清苑的异样,南宫玦弈看到,瞬时起身,上前看着她,凝眉,“怎么了?”

    顾清苑脸上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南宫玦弈,他好像不喜欢我给他取的名字。”

    南宫玦弈听了凝眉,那么小能表达什么?

    “你看…”顾清苑把自己已经浸透的衣袖,在南宫玦弈面前晃了晃。

    看着那片水渍,南宫玦弈神色不定,而后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这…。”

    “这是你儿子的童子尿。”

    南宫玦弈:……

    “娘娘,把小主子给老奴吧!”

    “算了,反正衣服都被尿上了,我直接给他换了吧!省的你也沾上。”

    “娘娘,老奴无碍…”

    “去拿他的衣服过来吧!”

    “是,娘娘。”

    顾清苑把孩子放在床上,对着他的脸蛋用力亲了一下,“小圆子,小圆子,你不喜欢也这么叫,有本事你张口反抗。”顾清苑给他褪去身上的衣服,完全不讲道理的训斥道。

    “臭小子,刚才还教育你别跟你爹爹一样让人太费心,你这么快就忘记了,男子汉大丈夫竟然用阴招,你不是已经说喜欢了吗?怎么转眼就尿人家身上,如此反复的个性真是和某人一个样。”

    南宫玦弈听顾清苑把什么都理所当然的按到自己的头上,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什么是欲加之罪,南宫玦弈此时才算了解的透彻。

    “娘娘,衣服。”

    “好。”顾清苑接过,不甚熟练的把衣服小圆子穿好,期间顾清苑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小圆子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孩子那单纯的笑声,让人听着就不由会心一笑。

    顾清苑听着脸上扬起笑容,俯身,看着他纯真的笑脸儿,轻笑道:“小圆子这么开心,是对娘的服务很满意吗?呵呵…。”

    听着那一大一小的开心的笑声,南宫玦弈眼神柔和下来,对于孩子,他还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过,他们能让丫头开心,这就是他们现在存在的价值。

    “娘娘,您赶紧也把衣服给换了吧!不要受凉了。”嬷嬷细心的提醒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低头在小圆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才起身,走到南宫玦弈身边,“夫君,我去换衣服。”

    “嗯!”

    “你要不要也换换衣服?”说完在南宫玦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开双手把南宫玦弈抱住。

    屋里的嬷嬷急速低头,南宫玦弈挑眉,不知道这丫头又闹什么花样。然,在看到顾清苑把那还浸湿的袖子在他身上使劲儿的蹭的时候,南宫玦弈身体僵住,脸色有些发黑,“顾清苑,把袖子拿开。”

    “不要,这是你儿子的尿。这份荣耀我这个做娘的沾了,你这个做爹爹的也理当沾一点儿。”顾清苑更加用力的抱着南宫玦弈笑道。

    “顾清苑,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哈哈哈…。都是夫君宠的。”

    南宫玦弈:…。

    看着顾清苑眉眼弯弯的样子,忽然俯身在她嘴角亲了一下,继而在顾清苑怔忪间,弯腰把她拦腰抱起神色冷清道:“看来,为夫真的是太宠你了。”说着,往梳洗间走去。

    顾清苑只是微愣一下,就自在的在南宫玦弈怀里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他的脖颈,轻笑道:“夫君这是要惩罚妾身吗?”

    “你说呢?”

    “应该不会是奖赏我。”顾清苑很有自知之明回应道,说完,看着南宫玦弈郑重道:“夫君如果是惩罚我可不可以自己惩罚的方法。”

    “不可以。”

    “为什么?”

    南宫玦弈沉默。

    顾清苑抿嘴一笑,低声道:“莫非夫君以为我是要肉偿。”话出,得到就是南宫玦弈的一个冷眼,略带警告。

    顾清苑看着自动忽略,她没看到,没看到。

    “夫君,其实妾身不想要肉偿。只是想夫君给妾身将功折罪的机会。”

    南宫玦弈没有回应,这个丫头绝对不会说出什么中意的话来。

    “夫君,妾身请求侍寝…。”话未完就被男人沉声打断。

    “顾清苑…。”

    “在…”听着男人磨牙的声音,顾清苑睁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眸,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的表现着她的无辜。可嘴角那显而易见的笑意,却清楚的表达了她的故意。

    南宫玦弈看着只觉得牙根儿疼,“闭嘴。”

    “好。”

    顾清苑听话的闭上嘴巴不再开口,可也就一瞬间,南宫玦弈憋在心口的那口气还未吐出来,就听到顾清苑那满是探究,怀疑的声音再次响起。

    “夫君,你真的不需要臣妾侍寝吗?你做了几个月和尚,已经清心寡欲了?还是…。”顾清苑说着顿了一下,而后,眼眸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南宫玦弈,“夫君,难道说,你…。你…。夫君,你是不是不能人道了…。?”

    “顾、清、苑…。”南宫玦弈此时只感觉气血翻涌,一口血差点儿喷出来。

    顾清苑看到南宫玦弈太阳穴处青筋直跳,心里不由唏嘘了一下,这问题好像太犀利了些。不过,男人这怒火中烧的样子,看起来却让人感动。

    “夫君,你生气了?肯定是生气了,你看你头上都冒火了,还有心跳好快。难道,妾身真的说对了?”

    南宫玦弈这会儿什么都不想说,他真会被气死。松开手,脸色发黑的看着顾清苑,“下来。”

    “不要。”顾清苑却是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顾清苑…。”

    “夫君,你好可怜,我也好可怜,怎么就不能人…。”

    “你给我闭嘴…。”

    “夫君…。”

    “今晚侍寝…”

    南宫玦弈话出,顾清苑惊疑不定的看着南宫玦弈,“夫君,会不会太勉强了?”说着还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南宫玦弈某处。

    南宫玦弈真的感觉眼前黑了一下。

    “夫君…如果太勉强的话就算了,我可以理解的。”

    “一、点、儿、不、勉、强。”

    “真的?”

    “放手,下来。”

    “好。”

    顾清苑这次很是听话的放手。南宫玦弈瞪了她一眼,大步往梳洗间走去。

    顾清苑看着南宫玦弈的背影,抿嘴一笑,张口大声道:“皇上有令,皇后今晚侍寝。凌菲,进来服侍皇后梳洗净身…”

    顾清苑说完,看到前面男人的脚步瞬时凌乱了一下,猛然回头,看着她,表情难以用语言形容。

    不过,有一点儿她看的十分清楚。

    “夫君,你脸红了…”

    “顾清苑你…。”

    “哈哈哈哈…”

    “该死的…”

    “侍寝是大事儿,按规矩不都是要吼一声的嘛!可身边没下人,我就自动代劳了,夫君我聪明吧!”

    顾清苑说完,得到的回应就是男人僵硬的背影。

    “夫君,我沐浴你进去干嘛!要一起洗吗?”

    南宫玦弈:…。

    “夫君,你耳朵也红了哟…”

    “再说一句就把你扔出去…。”

    “小圆子和小团子听到这话肯定会吓坏的。”

    南宫玦弈闻言脸更黑了,这是在说他的威胁很幼稚吗?

    “夫君…。”

    “我不在。”

    “哈哈哈…。夫君,你好可爱…”

    “闭嘴。”

    “我爱你…”

    “哼…”

    殿外的麒肆和麒一听着殿内传来的对话,脸上盈满笑意,眼里却是满满的感动,皇后醒来了,皇上又跟以前一样了,这样真好,真的很好…

    内殿,几个嬷嬷听着那高声低语不甚清楚的对话,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脑子中很是大不敬的冒出一个不协调的画面,公子调戏小娘子,只是在皇上和皇后这里角色好像对调了。想着皇上那样高贵,清冷的男人,此时因为皇后的话羞红了脸颊…。嬷嬷瞬时抖了起来…。很恐怖的样子…。

    两个奶娘此时已经完全呆怔,皇上和皇后好像和她们想象的很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凌菲,凌韵有些哭笑不得。

    …。

    最后离开的事还是被搁浅了。不过,对于这一结果,顾清苑并不觉得失望,现在对于她来说真的哪里都一样,只要南宫玦弈和两个孩子安好就成。

    而且,贸然的离开也并不是明智之举,在这剑来刀往的匆忙武侠色彩的古代,她那点儿防身的技能连三脚猫功夫都不是,特别再加上两个幼儿,南宫玦弈要护着她们压力很大。

    最重要的是也没有非要离开的理由,既然如此,待在皇宫也没什么不好。

    既然决定不离开了,第二天南宫玦弈就开始恢复他身为帝王该做的工作。而,顾清苑就在凤栖宫带着两个孩子,陪着他们玩儿,跟嬷嬷请教带孩子的方法。

    “娘娘,太上皇来了。”

    顾清苑刚跟孩子玩一会儿,凌菲就疾步进来禀报道。

    顾清苑听了轻轻一笑,不出意料。

    “小团子,走,我们恭迎你皇爷爷去。”顾清苑抱起孩子,身后跟着一众人往殿外走去。

    “臣媳给父皇请安。”

    “奴婢叩见太上皇。”

    南宫胤没看那些奴才,只是莫测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也不好奇,也不去探究,垂首缓缓一笑,看来太上皇对南宫玦弈提出离开之事,心里的火气还没消呀!今天不说找事儿,可绝对称的上来者不善,最起码心里的火气自己要承担一二。

    沉默片刻,南宫胤才开口,“都起来吧!”

    “谢父皇。”

    “谢太上皇。”

    一众人起身,抬头就看到太上皇已经往大殿走去。

    顾清苑看此,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低声道:“小团子,你皇爷爷的心情好像不好,你等下可要护着娘一些哭两声来听听,知道吗?”

    “咿呀呀…。”

    “真乖。”顾清苑脸上扬起笑意,对着小团子亲了亲,转头对着一边的凌菲怀里的小圆子道:“你也是,记得掉几颗金豆来。”

    “呀呀…。”

    “真是绅士…”

    殿内

    南宫胤理所当然的坐在主位上,顾清苑抱着孩子坐在下首,看着南宫胤的冷硬的脸色,试图以威压震慑她的太上皇,垂眸,如果是以前她还真的会怯两分,可现在看过南宫玦弈的冷脸后,她的抗压力可是升级了很多。太上皇的威慑对她的作用还真不是很大。

    “小团子,来,见过皇爷爷。”顾清苑轻笑着,拉起小团子的手,对着主位上黑着脸的南宫胤挥了挥手。

    “呀呀…。”

    “小团子?”南宫胤终于开金口,可语气却是明显的不快。

    “是臣媳给他取的小名。”

    “你觉得我取的那个名字不好?”兴师问罪的口气。

    “不,是因为太过尊贵,不能轻易的叫,所以特别取了小名。”

    “哼!”冷哼过后,完全嫌弃道:“真难听。”

    顾清苑低头,当做没听到。

    “哼!祸害完我儿子,祸害我孙子,真是祸水。”绝对嫌恶的语气。

    顾清苑听了嘴巴抽了一下。祸水!这定位可真高。不过,她会把它当做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