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历史军事小说 - 三国神魔祭最新章节 - 第三十九章 异兽再临

三国神魔祭 第三十九章 异兽再临

作者:纳兰长恭书名:三国神魔祭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夜sè深深,吼声如雷,在这片天地之间不停的炸响,回荡不休。

    穆山身形疲惫的从火焰之中走出,恍惚的看到前方排山倒海的巨浪之中,那一条不停挣扎的粗狂蛇妖,心中如被人灌注了一盆冰凉的冷水,神智即刻清醒了过来。一时之间,只觉有一股滔天的杀xìng在自己的血液中悠悠苏醒,便连双眼都开始染上了血红,宛如一头被逼到了绝境野兽,豁出一切,疯狂的咆哮起来:“蛇……妖……!”

    穆山声如狂雷而过,滚滚而来,竟是在一瞬间压过了蛇妖的呼啸声。

    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再次聚集到穆山身上,只见他的胸膛处,被絜钩抓出的伤口,以及被恶鬼挠出的抓痕,正在汩汩的往外淌着鲜血,处在他身后的火光,仿佛因为他的一声咆哮而重新觉醒,火势变得狂躁无比,纷纷朝着他的身后云集而来。

    烈火汹汹,映照着鲜血淋漓的穆山,使他看起来犹如一个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的上古战神!

    “那把剑……!”贾诩的目光透过耀眼的火焰,落在穆山手中恢复了原形的辟邪神剑上,当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身上黑气暴涨,双脚不由自主的往前迈出两步,情难自禁道:“不会错,是传说中的神剑辟邪……!怎么会在这小子的手上,而且看那样子,已经认了这小子为主……。”

    贾诩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下沸腾狂涌的心绪,低声呢喃道:“若是那个传说属实,那么计划就得稍作改变,依照张角的xìng格,接下来……。”

    蛇妖瞳孔猛地一缩,惊惧的看着穆山,刚才穆山从火焰之中召唤出神兽凤凰的威势,此刻还历历在目,而听穆山的吼声,蛇妖不难断定他跟自己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恨!

    “咝昂……!”蛇妖竟是不顾眼前张角凝聚出来的燧人氏法相,朝着穆山所在的方向嘶吼一声,顿时便有无数的江水化为一只只巨大的手掌,朝着前方的穆山狠狠的拍去。

    穆山刚想有所动作,却感到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起来,天地仿佛也在微微的旋转着。

    我不可以就这么躺下,绝对不可以!杀父之仇,如若不报,怎能为人!

    穆山缓慢而又坚定的高举双手,身体里早已干涸的经脉,缓缓的涌起了另一种陌生的力量,犹如滔滔黄河,奔腾咆哮!

    “嗬呀!”穆山嘶声怒吼着,那张因为仇恨而变得开始扭曲的脸庞,在烈火中显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为狰狞!

    随着穆山那股力量的灌入,辟邪神剑开始逐渐的散发出金紫sè的光芒,给身后的火焰踱上了一层神秘和威严。

    穆山重重的将手中的辟邪神剑斩下,身后的火焰顿时朝着前方飞奔而去,逐渐化为一头六丈开外,头有火焰流苏,身披翎羽,虎首凤尾的异兽,势如长虹的往前飞奔着。

    “那是什么……,竟有这般惊天动地的威势!”贾诩只觉随着异兽的出现,整个空间仿佛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充斥着,不仅体内的灵力,便连自己的肉身也动弹不得分毫,心中的恐惧与战栗,更是难以言表!

    “嗞嗞……!”空中那无数硕大的巨掌,还未与异兽接触,便先被异兽体表的金紫sè火焰所蒸发,荡起一层薄薄的雾气。

    “吼……!”异兽声如万千雷吼,庞大的身躯乘风破浪,长驱直入的飞奔到蛇妖的近前,虎口猛然怒张,露出一颗颗冰冷锋寒的獠牙,朝着水妖当头咬下!

    蛇妖只感头顶一暗,身周满是炽热无比的火属xìng灵力,将他体内的妖力全部封死,身体更是动弹不得,唯有眼睁睁看着那张火焰喷涌的虎口,一点一点,不停的逼近自己的躯体!

    蛇妖的瞳孔完全收缩到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致,充满了一种无边的痛苦与绝望。烈焰焚身,滚烫炽热,心中想要大声的嘶吼出来,奈何声音到了蛇口处,便像是被无形有质的东西牢牢的堵死,竟是半点也吼不出来。

    此刻,被蛇妖绞缠住的张角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临近异兽,张角只觉身上的火属xìng灵力宛如泥入大海,快速的被异兽吸纳了过去,甚至连燧人氏的法相也在开始逐步的崩溃!

    再坚持一会儿,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

    穆山眦目yù裂的看着蛇妖即将丧生虎口,忽然感到脑海里像是掀起了一阵狂风骇浪,搅得他头痛yù裂,便连眼前的世界,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天地,仿佛旋转得更加的厉害!

    眼皮,前所未有的沉重!

    穆山再也无法控制体内那股陌生的力量,伤痕累累的身躯,在众人的目光下,一点一点,缓缓的往后倒下!

    而已经将蛇妖纳入口中,准备咬成两截的异兽,失去了穆山的cāo控,再也无法维持形态,渐渐的化为零星的火焰,在江水中逐渐湮灭。

    苍天无眼!

    穆山在内心之中发狂的咆哮着,尚且清醒的意识,透过自己的眼缝,万般不甘的看着复仇的希望就那么付诸流水。

    “咝昂……!”蛇妖此刻的情形,比起穆山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的皮肤几乎被刚才的金紫sè火焰烤成焦炭,如今再次获得zìyóu,也顾不上浑身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疼痛,发了疯一样往大江里逃窜!

    “妖孽,将天印村肆虐成这般模样,还想逃之夭夭,我贾文和今rì定要替天行道!”

    这个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对了,是救了我娘的恩公。他怎么也来了?

    穆山模糊的视线中,看到贾诩的身影从树林之中飞掠而出,朝着蛇妖逃离的方向紧追而去。

    “呼呼……!”穆山听着张角那粗重的呼吸声,看到张角凝聚出来的燧人氏法相逐渐的散去,心中不由的涌起了一股歉意。

    贾诩追至张角身旁,凝神戒备的上下打量着张角,一脸凛然正气的喝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坐视不理,放走蛇妖?难道你是蛇妖的同伙?”

    张角哭笑不得的看着贾诩,摇了摇头,叹气道:“道友休要误会,我此行的目的便是要除去这蛇妖,只是刚才与蛇妖斗法,一时灵力耗尽,这才让他有机会逃走!”

    穆山听着两人的话语,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若是他们两为此产生了误会,只怕自己的处境可就尴尬了,有心替他们澄清一下,奈何身体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

    “哦!”贾诩朝着远处的江面瞥了一眼,遗憾的说道:“可惜让他逃入大江里,水战并非我的强项,为之奈何?”

    “这不是天印村的小兄弟吗?怎么会伤成这样?”贾诩回过身,看着远处昏迷在地的穆山,一脸“惊诧”的跑过去,口中还不忘大声的责备道:“阁下即是修道之人,便该知道妖孽的狡猾与凶残,怎可让一个不经人事的少年卷入这种争斗之中,这岂不是枉顾人命吗!”

    恩公果然是个急公好义的善心之人!

    穆山只觉心中暖暖的,为自己能够认识贾诩这等人物而暗自高兴着。

    “站住!”先前不知身在何处的连暮雪,此刻蓦然站在穆山身前,一脸jǐng惕的盯着贾诩,冷冷的说道:“我能感应到你身体里的灵力十分的邪恶冰冷,而且你对穆山明显别有所图。你能瞒得过别人,却瞒不了我的六感!”

    千年寒冰,他是从哪冒出来的?这话说的,怎么听起来那么像是在挑破离间!

    穆山看不到连暮雪的身影,但是一想到他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庞,心中便是一阵的不舒服!

    张角一个闪身,飞快的挡在穆山和贾诩之间,瞥了一眼地上露出原形的辟邪神剑,眼带寒光的看着贾诩,逼问道:“敢问道友姓甚名谁?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

    贾诩对于张角以及连暮雪的态度,视若无睹,面不改sè的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先带着小兄弟回他家里,我们稍后再做详谈,如何?”

    这样最好,千万不能因为我而打了起来,否则我即便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穆山的jīng神一松懈,那股浓得化不开的疲倦顿时从心底深处涌出,使他就此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