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历史军事小说 - 三国神魔祭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威莫测

三国神魔祭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威莫测

作者:纳兰长恭书名:三国神魔祭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暗夜如墨,满天黑云,在金光之上,汹涌翻滚,如同妖魔狂乱奔走。

    剑鸣之声,愈发铿锵抑扬,像是一把无形之刃,一点一点的插入众人心间。

    “嘶吼……”相柳呼嚎得愈发凄恻尖厉,似是在承受着一剑穿心,挫骨扬灰之痛楚。

    天边黑云陡然聚散旋转,飞速形成相柳凶恶的身形,九首从神农鼎中探出,疯狂扭摆,蛇躯却已被辟邪洞穿,猩红的眼中,似哀求,似诅咒,咆哮连连,震耳yù聋。

    众人双目圆睁,看得张口结舌,简直无法相信,世上竟然还有神器能够凌驾于神农鼎之上,若非耳中嗡嗡震鸣,浑身的伤口依旧痛不可抑,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处在梦境之中。

    金光一寸一寸,缓慢而又坚定的从神农鼎中刺出。徐福喉结滚动,浑身毛孔乍放,寒气从那短短的剑尖上,呼啸而入,仿佛要将他连同血液以及灵魂,一并冻结。

    死亡,第一次降临在他身上,近在咫尺。

    “嗡嗡……”相柳法相,在瞬间崩塌,神农鼎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鼎身绿芒,恍如坚强而又柔弱的小草,从层层土壤下挣破生长,盈盈绿芒,迎风舒展摇曳,瑰丽异常。

    空中逐渐散发着浓烈的香味,像是千万种奇珍异草,在瞬间共同绽放。

    穆山闻着那股特殊的馨香,只觉脑海一阵清晰明朗,浑身说不出的舒畅痛快,皮肤上的血液瞬间凝固,便连经脉之中的疼痛到麻木的创伤,仿佛也恢复了丁点的痛觉。

    穆山眼中的凶戾之气,稍稍减少了些许,看着那逐渐弥漫的绿光,心中竟是浮起一丝不安。

    绿芒如浪,堆叠翻涌,循循不息,竟是在片刻间,将浩浩天空,化为了无边无际的花圃树海。

    各种说不出名字的奇珍异草,连绵盛放,红如火焰,蓝似波涛,白若积雪,看得人眼花缭乱;无数参天大树,或是轻摆枝桠,或是悄结硕果,或是放飞花絮,绿意森然,生机勃勃。

    晚风吹过,花海树涛,彩带起舞,绚烂夺目。

    浓淡合宜的香气,随风弥漫席卷,芬芳传遍天地之间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此刻的穆山,却没有闲暇心思理会这一切,身处绿芒zhōngyāng的他,只觉像是陷入了无底的泥塘里,千花百草凝结而成的绿芒,如藤似鞭,层层叠叠的捆缚着他的剑芒,拼命的往后拉扯,想将他从神农鼎前拉开。

    穆山咬牙切齿,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滕蔓虽是不断的被剑气震碎,却像是永远都用不完一般,前仆后继的卷缠上来,逼得穆山不得寸进。

    “呼……”徐福眼见穆山暂时被他稳住,悬在嗓子眼处的心,终于扑通的掉回了肚子里。短短的刹那,竟然让他感觉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

    “唳……”云层伸出,金光如剑攒shè而下,巨鹰展翅飞扑,双翼煽动,狂风呼啸,将沉甸甸的黑云悉数震开,巨爪如钩,再次探向下方的徐福。

    “糟糕……”徐福只觉如芒在背,刚刚平复的心境又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里,神农鼎用来阻挡穆山,光靠昆仑镜,他是决计挡不下鱼肠的锋芒。

    该死的混蛋,为什么像他这种作孽无数的畜生,连神农鼎都护着他,难道就连上古三皇的神农都瞎了眼吗!

    穆山心中愤恨怨怼,如洪涛怒吼,冲上脑门,顿时只觉眼前万物皆赤,唯有徐福那逍遥自在的模样,如鱼骨哽喉,针尖刺心。

    手中的辟邪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似是感应了主人的心境,似是受到了神农鼎的挑衅,不甘的铮鸣着,声音愈来愈大,经久不散,如最为疯狂凶暴的洪荒猛兽,在月夜下,发出屠戮苍生的怒吼。

    穆山手腕处的神器血月,悄悄的垂落绷直,淡淡血sè流转,与破开云层的明月相互呼应着,诡异而又美丽。

    穆山只觉浑身一凉,似有人贴身抱着他,耳中梦幻般的传入一个熟悉的声音:“穆大人,樱来助你最后一臂之力。”

    鼻间,有淡淡的女子幽香闯入,在这满天的芬芳之中,格外的清晰。

    脸颊处,似有千丝万缕的青丝,在微微的抖动着,麻麻痒痒,炫目迷离。

    “樱,就让我们一起送这个畜生下地狱!”

    穆山昂首高吼,剑气猛然暴涨,逐渐挣破了神农鼎的钳制,再次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着徐福刺去。

    “你……”徐福惊怒交加的看着紧贴在穆山身后八咫樱,心中再无丝毫的侥幸,朝着远处的海面呼喝道:“姬瑶,只有本座能够找到瑶池仙阁,想要救回你女儿的xìng命,立刻带本座离开这里。”

    姬瑶……坎水使?瑶池仙阁……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穆山心中猛然一震,之前与无涯、甘宁等人经历的一幕幕瞬间回放,只觉自己像是被卷入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棋局里而一无所知。

    “砰……”远处一声砰然巨响,一道水龙冲天而起,驾云呼啸,瞬间便从远处飞掠而至。

    “姬瑶,别傻了,徐福只是在利用你,世上根本就没有瑶池仙阁。就算真的有,你以为他会把王母蟠桃让给你们母女两吗?快清醒吧,否则便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无涯被徐福的昆仑镜所困阻,眼见半路杀出的坎水使,心中又怒又急,只能抱着一丝的侥幸,出声劝止。

    空中,水龙微微一颤,而后又加速朝着徐福飞卷而去。

    龙嘴怒张,咬住徐福,朝后倒飞逃逸。

    失去了神农鼎的钳制,金sè剑气如龙冲天,瞬间刺过水龙庞大的身躯。

    “嗷……”水龙身躯微微一僵,发出一声低沉咆哮,顷刻化为雨水,瓢泼洒落。

    姬瑶口中鲜血狂涌,抱着徐福,头也不回的往黑暗处疾掠而去。

    金sè剑气,轰然冲天,满天云层,如雪崩地塌,隆隆朝着四周倒卷而去,露出一个大如湖泊的缺口,牢牢被金光所填满。

    “徐福……”穆山嘶声怒啸,气血翻涌奔腾,经过喉口,喷薄而出。

    眼见失去了徐福的身影,失去了信念支持的穆山,再也撑不住七痨八疲的身体,内伤外患一并涌上,眼前一黑,身如断线风筝,缓缓从高空之中跌落。

    众人仰首望去,黑沉沉的天空中,金光万缕如剑shè下,映黄了他们的脸庞,方才那惊天动地,诛神灭魔的一剑,像是噩梦一般深深的烙在了他们的骨子里。

    扬州,再也无人敢小觑穆山这个无门无派的山野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