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历史军事小说 - 三国神魔祭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宿命之战 上

三国神魔祭 第二百八十五章 宿命之战 上

作者:纳兰长恭书名:三国神魔祭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黑暗,围拢着水神村,如同沉默的野兽,紧紧的盯着阁楼上那一缕温暖的火焰。

    穆山倚窗而立,任凭如刀的寒风,夹杂着轻柔冰冷的雪花,呼呼的打在脸上。眼中,能够看到的,只是漫漫的长夜,就如同此刻的心底,漫漫的迷惘和惆怅。

    雨尘……,不,或许该叫你阎霞?!

    可惜了,我的心里早就被别人占据,注定无法再给你留下一席之地……

    缓缓的回过头,看着炉火边闭目熟睡,眉头微皱的司马雨尘,同样冷艳若仙的面容下,为何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xìng格,穆山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只是不想承认,不愿面对,不知该怎么相处。

    “踏踏……”远处的夜幕中,隐隐约约,杂乱无章的马蹄声,犹如天边逐渐露出的鱼肚白,愈来愈明显,深刻。

    如此规模的马蹄声,怕是不下百人,此时此刻,又会是谁造访水神村?

    难道是董卓的飞熊军?还是徐福不甘无功而返,再次纠集人手,卷土重来?

    穆山紧了紧手中的辟邪,眼神扫过,房内的孙策、马超、无涯等人,早已齐齐醒来,眼中同样带着疑惑和凝重。

    “轰轰……”蹄声由远及近,愈发急切躁动,犹如密集的鼓点,不停的敲在穆山的心间,快的令人难以应对。

    此刻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马超,速来水神湖受死!”

    就在穆山等人已经做好迎敌厮杀准备的时候,匆匆而来的马蹄声并没有停歇片刻,而是朝着村外继续飞驰而去,只留下阎行孤高自傲的叫嚣声。

    “哼,阎家的杂碎,既然急着去投胎,我就送你一程!”

    马超钢牙一咬,勃然sè变,起身大步飞腾,犹如鸿鹄冲天,急速的从窗户跳出,伴随着渐渐远处的马蹄声,消失在逐渐破晓的黎明里。

    “马家跟阎家,西凉的两大世家恩怨……,有趣,小子,过去开开眼界。”

    无涯轻快的从房内走出,右手凭空一抹,长约五丈的鱼肠,顿时出现在他脚下,横亘在空中。

    她……

    穆山双眼逗留在阎霞冷艳的脸颊上,暖黄的火光,似乎也无法驱散她那种与生俱来的冰冷神sè。一想到她的身份,穆山顿时有些犹豫了,想来眼下的这场激斗,应是她心中最为深邃的伤口,一段她所不愿想起的回忆。

    “如此jīng彩的战斗,岂容错过。”阎霞似是发觉了穆山的顾忌,轻轻的挽起嘴角,露出一朵比屋内火光更加美丽温暖的笑容,而后落落大方的从穆山身前走过,跨上那把令人闻风丧胆的鱼肠神剑。

    “穆兄,再不来,我们可就不等你了。”

    “真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穆山甫一跨上鱼肠,无涯子便迫不及待的催动神剑,猝不及防下,弄得剑上几人一阵晃悠,险些从空中摔落。

    “乌鸦,你想谋财害命啊!哪有这样……”摇晃之中,穆山只觉腰部被人牢牢抱住,怀中抱着的佳人,螓首低埋,双眼紧闭,紧紧的,紧紧的贴着他加速跳动的心房。

    刹那间,异样的情愫悄无声息的涌上穆山的心头,令他手足无措。

    空中呼啸的风儿似乎停歇了,唯有怀中的那一丝温暖,如同火焰一般,无声的在血液里燃烧着。那飞扬飘舞,轻轻挠着脸颊的青丝,似是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一般,在心间拂起了阵阵涟漪,令穆山深深的,深深的沉溺其中,只愿时光能够就此止步。

    “……嗯哼,到了!”无涯拉长着一张脸,斜睨着身后的穆山,叹气道:“本来还想吓唬吓唬你,没想到反而给你制造了如此浪漫的机会,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站立在冰冷的雪地上,穆山面sè一红,尴尬的转开头,道:“阎……,雨尘,到了。”

    “呵呵,不久前才从此地死里逃生,不料转眼之间,又回到了这里。”周瑜轻步上前,对着停留在水神湖旁的数十人抱拳道:“我等只是路过此地,听闻阎家和马家,英杰辈出,又于此处决一胜负,此等盛况,百年难遇,特来观礼,还请各位莫要见怪。”

    那些人开始时,还对穆山等人抱有敌意,听到周瑜一通吹捧,脸sè倒是缓和了许多,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便不再理会他们。

    等到阎霞离开了怀抱,穆山顿觉心中像是缺少了什么,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然而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甩出了脑外,眼中的画面顷刻已被前方的马超和阎行所占据。

    呼啸的风雪,逐渐失去了踪影,天际朝阳初升,红霞万里,铺染大地,蔚为壮观。

    前方的水神湖上,两个宛如冰雪雕铸的身影,彼此站立对峙,纹丝不动,丝丝寒气,自他们身上不停的溢出扩散,以至于他们脚下一丈范围内的湖水,已经悄然冻成了寒冰。

    无形的杀气,在他们之间彼此绞杀缠溺,宛如巨兽一般,相互撕咬吞并!

    绝对寂静的环境下,穆山仿佛听到了体内血液加速流动的声音,为眼前这场即将到来的惨烈对决,喷张沸腾。

    “嗯!”几乎是同时,两人的头颅微微抬起,彼此目光收缩,犹如蛰伏已久的毒蛇,不约而同的朝着前方迈出一步。

    “啵……”当他们的脚步迈入湖面时,湖水纷纷飞溅而起,然而还未落下,便已在空中悄然结冰,形成一簇簇不规则的荆棘,沿路盛放。

    “风雪漫天!”恍如心有灵犀一般,两个即将撞到一起的战士,浑身同时绽出冰蓝的光芒,牵引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化为一场呼啸卷溺的暴风雪,缠绕着他们,盘踞在整个水神湖上,咆哮厮杀。

    濛濛飞雪,将视线切割的支离破碎,穆山只能隐约的看到湖中的两人,相距伫立,其中马超手中的长枪,攒刺圈点,如雪花飞坠,纷纷扬扬,化出无数的残影,晃得人眼花缭乱。而阎行的刀锋,劈斩横削,如狂风厉啸,所过之处,刀芒耀眼,声势惊人。

    同样的招式,在两人手中使出,却是迥然不同,各有千秋。

    “哼,马超,若是在地上交战,或许你还有几分胜算,然而在此湖上,你不过就是砧板鱼肉,垂死挣扎!”久持不下,阎行的气势却是随着每一次的硬拼,愈发的张狂霸道,及至刀枪错开之际,更是不退反进,身形圆转,刀随身走,带着冰蓝如碧的锋芒,横扫而过:“苍松迎雪!”

    “同样的招式,马超偏向灵巧,而此时他们站立的冰面都是以真气凝聚而成,经不起阎行如此沉重的打击。一旦冰面溃散,马超将身陷湖底,被迫硬撼,到时胜负将再无悬念!”

    “冰面……”对于无涯的眼光,穆山还是很信任的。放眼望去,马超接下阎行一刀,脚下的冰面裂纹四布,而阎行的招式不过刚刚展开,后续的刀法,更加的沉猛凶险,丝毫没有给马超喘息的机会。

    胜负,难道真的已经逐渐揭晓了吗?!

    这并不是一场普通意义上的切磋,而是真正的生死之战,一旦马超落败身死,马腾又将陷入怎样的状态?想要在这等情形下说服马腾倒戈相向,更是难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