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历史军事小说 - 三国神魔祭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血战沙场 上

三国神魔祭 第三百二十二章 血战沙场 上

作者:纳兰长恭书名:三国神魔祭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广袤无垠的雪地上,两股钢铁洪流相互撞击,相互厮杀,兵刃交击的铿锵之声,肢体破碎的裂帛之声,疯狂呐喊的咆哮之声,一起汇聚成为一个满布杀伐的暴戾嘶吼,久久的回荡在天地之间,经久不散。

    “如此下去,孙将军怕是支撑不了多久!”穆山眦目欲裂的看着下方的情形,孙坚的盾阵虽是堪堪挡住了西凉铁骑的冲锋,然而此刻的他们却不敢轻易变阵,否则一旦被边章等人趁虚而入,那么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便是全军溃退的下场。

    而西凉铁骑的标枪,恰恰对于孙坚的盾阵有着非凡的杀伤力,若是继续维持阵型不变,只需半天的功夫,孙坚的万余人马,将无一能够幸存。

    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传令骑兵出营,从敌军两肋插入,将韩遂、阎润、李文侯的军队分割开来。令孙坚放弃防守,全力进攻,务必先将李文侯拿下。”

    令旗挥舞之际,营寨两侧大门打开,等候已久的骑兵,在各自将领的统帅下,纷纷出寨迎敌。

    穆山眼见一旁的周瑜欲言又止,顿时凑上前去,小声的嘀咕道:“公瑾,难道这么安排有什么不妥吗?”

    “……没。眼前的形势,欲胜而先尝败,求生则必置死。嗨……”

    战鼓隆隆响起,很快就将周瑜的声音淹没其中,而随着汉军骑兵的出战,场面顿时变得更加混乱残酷起来。

    围绕着营寨的四周,本来空旷无边的雪地,随着双方总共十余万军马的投入,顿时变得有些狭隘窄小。

    刀光闪烁耀眼,鲜血喷洒弥散,肢体残缺破碎,声声或尖锐、或愤怒、或疯狂的吼叫,交织成最为残酷惨烈的沙场画卷。

    狂暴的马蹄声中,出营的骑兵虽是蓄势已久,然而比起西凉的铁骑,依旧有着不小的差距,呈现锋矢阵型的骑兵,锥尖刚刚插入两股敌军的衔接空隙处,便开始遭到顽强的阻击,冲锋之势为之一堵。

    “杀!”随着那两股骑兵,数万将士的加入,孙坚军的两侧压力顿时大减,这头被压抑许久的江东猛虎,终于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

    熊熊火焰,连同他手中的盾牌被猛烈的朝着前方掷出,接连将两匹前冲的战马截成两半。而被鲜血染红了铠甲的孙坚,更加的暴烈凶狂,宛如一头饥肠辘辘的猛兽,不顾一切的朝着前方冲了上去。

    “沙场……,杀场……,杀……”穆山双目紧紧的随着孙坚移动着,口中喃喃的念叨着,若有所思道:“这就是沙场的真意吗?只分生死,没有胜负!相形起来,江湖的争斗反倒显得狭隘幼稚!”

    “穆兄,冷静,时机未到,切莫轻举妄动!”

    “我……”穆山眼见孙坚状若疯狂的抢过敌方一匹战马,而后带着身后的江东子弟兵,以自身为锥尖,呈现锋矢之阵,势如破竹的朝着李文侯冲杀过去,当下只觉胸膛里的热血跟随着他舞动的火焰,慨然高歌的身影,一并燃烧了起来,心潮澎湃之下,竟是不由自主的往前迈出了几步,若非周瑜从后方按住了他,只怕此刻的他早已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男儿正该如斯,手提三尺青锋,破贼于万军之中,上报朝廷社稷,下保黎民安生,方才不负这堂堂七尺之躯!”

    “皇甫嵩!”一道尖声厉喝,伴随着湛蓝如冰的尖锥巨刺,由远及近,声势浩大的破空而来。

    湛蓝光芒迤逦铺展,森森寒气,弥漫当空!

    “……竟在这个时候!”皇甫嵩执剑在手,吐气开声,运起浑身劲力,以剑荡风云的磅礴气势,针锋相对的迎了上去。

    火焰与寒冰的盛大撞击,顿时暴起蓬蓬雾气,彼此互不相让的两人,于空中快速而又凶相的交换了数招,这才双双分离开来。

    “……姬胜!”从之前的喊叫声,穆山已然猜出了来人的身份,直至如今对方御剑横空,居高俾睨时,穆山嘴角才开始微微的抽动起来:“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来,真是祸不单行啊!”

    皇甫嵩双目四顾,扫视激战正酣的战场,脸上的忧心彷徨之色不加掩饰,而后无奈的朝着后方无人的地方飞掠而去:“这里不是适合的地方,若想理清恩怨,那便跟我来吧!”

    “正合我意!”

    “哎!”穆山眼见身为三军的实际指挥者,竟然就这么突兀的扬长而去,刚想要开口挽留,却被一旁的周瑜拦住了。

    “由他去吧。”

    穆山不屑的盯着一旁微微有些颤抖的张温,道:“他走了,那这场战由谁来指挥?”

    “道术的杀伤范围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广,容易波及无辜,若是一不小心将帅旗折断,那么我军便等于提前宣告失败。而皇甫将军留在这里,一心二用,也未必能有什么建树,还不如先让他借机了结自身的恩怨。如此一来,于公于私,都是最好的结果。”

    “令旗手,传车骑将军将令,命孙坚切勿深入敌阵,以免被边章、韩遂、李文侯三军合围。”

    周瑜堂而皇之的借用张温的名义,一旁的张温,脸上虽是闪过犹豫之色,然而思忖片刻,还是选择了默认旁观。

    “传令三军高呼,叛军若是缴械投降或者撤离此地,朝廷将对他们既往不咎,若是负隅顽抗,株连九族!”

    “不可!”周瑜之前的命令还说的过去,只是此刻说出的话,明显触碰到了张温的底线。

    “车骑将军,用兵之法,围师必阙。若是不给敌方留下一条生路,左右是死,他们势必与我军死拼到底,以目前的处境,若是他们拧成一团,拼死一战,我军毫无胜算。此战若是取胜,朝廷自然不会追究将军用何策略,若是此战失败,将军就是有再多的坚持和原则,也属枉然,还请将军三思。”

    “谋反大罪,岂能说赦就赦!不管有多少的理由,总之不行就是不行,朝廷法度如此,谁也……”

    “榆木脑袋!”穆山看着张温那副道貌岸然,开口朝廷,闭口社稷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悄悄的绕到他身后,并指成刀,轻轻的斩在他的脖颈上,而后还假意的扶住他,惺惺作态道:“哎呀,战况激烈,将军一时喘不过气来昏厥了过去,我这就扶他到一旁休息。令旗手,还愣着干嘛,该怎么传令就怎么传令!”

    “边章、韩遂、李文侯、阎润这四人,表面上看似坑瀣一气,实则各怀鬼胎。李文侯被孙坚将军逼入险境之时,边章本可以与李文侯合力绞杀孙坚将军,可他却选择了坐山观虎斗的策略。换而言之,若是阎润被逼入绝境,那么其他人同样会选择隔岸观火的姿态。而如今阎润的侧方正是边章,若是他想撤退,势必会冲乱边章的阵势,这,正是我们最好的契机。”

    周瑜郑重其事的看着穆山,道:“穆兄,眼下正是到了英雄用武之地的时候了。拿下阎润,敌军攻势,势必为之一缓,且军心也必将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