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历史军事小说 - 三国神魔祭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地府鬼歌

三国神魔祭 第三百六十九章 地府鬼歌

作者:纳兰长恭书名:三国神魔祭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是鬼奴!”

    望着不计其数的鬼魂,望着他们眼中的猩红光芒,穆山只觉头皮在瞬间炸开,汗毛竖起,似有股冷意在经脉之间窜行:“什么鬼奴?”

    “十殿阎王失踪之后,地府便已失去秩序维持。鬼魂转世投胎的权利攥在十方鬼帝手中,一些不得前往投胎,而战斗力又显得低下的鬼魂,便开始成为十方鬼帝手下的鬼奴,每逢盂兰节鬼门大开之际,便会前往人间为鬼帝吸取人类精血,供其享用!”

    “战斗力低下,可是这数量……,纵使虎猛也架不住狼多啊!”穆山的眼神从花容失色的叶柔身上收回,落到前方看不到边际黑色海洋里,不由的倒吸口凉气:“望乡岭是去不得了,该往哪里走,快说!”

    “不行,鬼王殿就座落在望乡岭后方,一定得从前面穿过去,而且若是绕路的话,定会经过其他鬼帝的地盘,到时候会比现在的处境更危险!”

    “……那就只有硬闯了!”左右无路,穆山唯有紧咬牙关,左手辟邪,右手干将,朝着前方冲杀过去:“跟紧我!”

    “死开!”一剑挥出,辟邪剑上的火焰接连从身前三个鬼奴身上横削而过,剑上紫光一闪,瞬时将那三个鬼奴化为飞灰。而右手的神剑干将,宽厚的剑刃似是对鬼魂有着难以言喻的伤害,剑刃所过之处,鬼奴无不身形扭曲,化为一道黑光,融入干将漆黑如墨的剑脊上。

    “……怎么回事?”瞬息之间,穆山敏锐的现了干将的变化,只觉手中的神剑,似是变得轻灵了少许,漆黑的剑刃上似是多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冷冽和凶戾:“难道……”

    “穆公子,不要停下呀。继续往前冲,只要到了望乡台,我们就暂时安全了。”

    “知道了,跟紧我!”回过神来,看着四周围拢的更加密集的鬼奴,穆山心下狠,顾不得经脉的干涸疼痛,强行推动真气,以剑荡风云之势,乘风破浪的朝着前方冲杀过去。

    “无法借用天地之力……”冲出数十米,穆山骇然的觉他的天人合一境界,到了酆都地府,俨然成了摆设,如今能够使用的,仅仅只是体内残存的真气:“这下麻烦啦!”

    放眼看去,望乡岭虽是就在前方,然而穆山却很清楚,所谓望山跑死马,看起来的接近,事实上却是十分的遥远。而不能动用天地之力,所能依靠的便是体内残存不多的真气以及自身的蛮力,一旦耗尽,想想这无穷无尽的鬼奴,只怕自己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挥剑、斩杀,枯燥而简单的动作不停的重复着,不知前进了多远,不知厮杀了多久,穆山只是机械性的重复着手上的动作,周围的鬼奴,非但不见减少,反而逐渐增多,自身却犹如陷如了沼泽泥潭之中,难以自拔。

    前景虽是堪忧,然而穆山却不会就此灰心丧气,于禁和典韦尚且在鬼王手中,兄弟之间的义气和感情,仍然像是一盏明灯在他心头绽放着,指引着他不断的往前、往前……

    “拼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我会惨死在这鬼地方!”一直在尽量节约内力的穆山,眼见四周的猩红目光逐渐增多,终于按耐不住心底的焦躁,以汹汹烈焰开路,猛然从黑色海洋之中破开一条炽红的火焰之路,带着叶柔迅疾的冲突出去。

    “啊……,穆公子救我!”

    听到身后的惨叫之声,穆山回头望去,却是叶柔妖力耗尽,被几个鬼奴围了起来,身形狼狈,衣襟多处碎裂,右脸颊上更是被划下了三道长长的血痕。

    既见鲜血,离得较近的鬼奴,像是嗅到了什么难以抵抗的美味,口中立即流出令人作呕的腥臭涎水,如有实质的舌头来回的在尖长的獠牙上扫荡着,完全一副饿死鬼的模样。

    “滚!”回身狂奔到叶柔身旁,抬起一脚,将挡在面前的鬼奴踹飞出去,手中双剑齐齐挥舞,砍瓜切菜一般将四周的鬼奴击杀了不少。

    然而在穆山转身往回的刹那,方才开出的火焰之路,已经如同海水退潮一般,被四周的鬼奴填满堵死。

    “穆公子,怎么办?”

    “……呼,呼。”穆山的胸膛像是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着,喉咙干燥的如同有火在燃烧着,斜斜的睨了身旁的叶柔一眼,沙哑道:“也许我们会死在这里……。呵呵,真是可笑,鬼王奈何不了我,没想到却要栽在一群鬼奴手中。事已至此,我也算是无愧于心了,只是有件事情我不明白,你既然已经交出了鬼王珠,大可一走了之,为何还要到酆都来趟这趟浑水?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典大哥了吧?”

    “我,我……,你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呀?”

    “呵呵,看来是被我猜中了!”穆山将叶柔羞怯恼怒的神色看在眼中,嘴角轻扬,笑道:“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绝顶,可以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自大狂,之前若非是看在典大哥的面子上,在酒楼时我就不会跟你客气。不过如今看来,你这妖的心地也算不坏,起码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放心,若是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我会舔着老脸去跟那块万年寒冰说说,兴许他可以教你修仙练道的法门,你也就不用再去干那些违心的事情了。”

    “真的?你可不许骗我哦!”

    “哼,我穆山向来说一不二,答应你的事情就绝不反悔!”将四周近乎疯狂的鬼奴杀退下去,穆山气喘吁吁的说道:“当然,前提是我们都能活着离开这里!”

    “唔……”背后被一个鬼奴的利爪撕开了五道长长的伤口,穆山闷哼一声,虽是能够察觉到背后鬼奴的偷袭,然而此刻的他,剑招的挥舞度已经跟不上眼睛的节奏,心有余而力不足。

    或许,当真会死在这里吧?

    望着身旁的叶柔,在他的护卫下接连受创,穆山心头不由的涌起了一股颓然和绝望。

    “呵、啊……”

    就在穆山精疲力竭,身上频添伤口之际,一阵朦朦胧胧,如瓢九天之外的歌声,轻轻的,在整片鬼嚎起伏的大地上传荡开来。那声音,仿佛晨露滴石,风摇草叶,带着远山的安宁静谧,轻轻的,在所有人的耳边呢喃着,使人暂时忘却了自身的处境,忘却了心头的愤恨、忘却了身体的动作。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书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