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重生——贵妻难为最新章节 - 【番外】 那些年呆萌的你我(二更求收

重生——贵妻难为 【番外】 那些年呆萌的你我(二更求收

作者:言澈儿书名:重生——贵妻难为类别:穿越小说
    【时间发生在宁锦小苯凉逃离相府,和林迟搭伙过日子的那一年。】

    娉娉婷婷十二余,正是袅袅楚儿腰。

    宁锦姑娘豆蔻初年,小身体开始悄悄发育了。

    这晚刚用过晚饭,林迟还没给宁锦讲解完《四国论》中的《帝王谋》篇,她就枕在书上睡着了。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林迟虽然无奈,但还是轻车熟路的把宁锦抱到床上,替她掖好被角后离开。

    到了后半夜,寂静无声,疏星绕着弯月挂在墨蓝的天空。

    此刻,一向酣睡的宁锦小泵娘却醒了。

    引了搁置在床边的烛灯,宁锦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

    她本以为是吃坏了肚子,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却不想越忍越疼,下身还有一阵一阵的潮水袭来,湿湿黏黏的,很难受。

    小肮疼痛加剧,她尚且稚嫩的小脸愈发苍白。宁锦伸手摸了摸身后被染湿的裙子,借着微弱的烛光看,满手污血!

    掀开薄被,白色的床褥上也染了一片。

    宁锦姑娘哪见过这样的事儿,“啊”的一声,就慌了。她连绣香花树的鞋子也没穿,赤脚跑下床,要去找林迟!

    这动静这么大,林迟早就听到了,他忙穿上外衣,怕自己夜晚一身黑衣会吓到宁锦,又引了盏灯才过去。

    宁锦这还迈出门,阁门就已打开,林迟提着盏灯站在门外。

    他正准备进来问怎么了,就见宁锦姑娘一脸苍白,赤脚扑过来,大眼睛不安的扑闪扑闪着,抱住他呜呜的说:“林迟,我受了好重的伤,怎么办?我好痛好痛……”

    林迟轻轻地揉揉她的发,让宁锦心安。

    他抬头环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陌生人的气息,只是空气中有股血腥味,让他皱了皱眉头。

    “流了好多血……”宁锦姑娘抽着双肩,伸出沾满血的小手让林迟看。

    她又跑到床边,掀开薄薄的夏被——

    床褥上也是一小片血迹。

    这时候的林迟尚未及弱冠之年,见过的女子虽不少,可却不甚了解。一看这么多血,还以为是宁锦伤到了哪根动脉。—_—|||

    他忙翻出宁锦姑娘整日里捣腾的小药箱,找到一瓶金疮药,关切的问:“哪里流血了?”

    宁锦姑娘黑亮的眸子里噙着泪,伸出带血的手指指了指下身。

    林迟:“……”

    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者不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更何况这时候宁锦小苯凉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尚未小成。当下,林迟打横抱起宁锦,使轻功出了寂静无声的山间竹屋,要到皇城里找大夫去。

    夜半,月上中弦,整座皇城都笼罩在一片黑暗寂静之中,唯有打更人哈欠连连的敲着更,哪会有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馆开门?

    于是,林迟便踹开一家颇负盛名的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馆,抓了年过耳顺之年的老大夫来看病。

    宁锦姑娘虽说不是娘亲、婆子从小照顾大的,但也有点女儿家的矜持。一听要这个老大夫看病,她死活赖在林迟怀里不肯出来。

    难不成还真让她掀裙子让老大夫看?

    可林迟哪由得她,沉着脸强硬的把扯住自己衣襟的小手固定住,把宁锦放到老大夫对面的座位上。

    眼泪很想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可宁锦姑娘也是个倔性子,无比委屈的咬住唇,扬起小脸就是不哭。

    老大夫颤颤巍巍的问着身体状况,她也不说;让她伸手腕好把脉,她也不肯。

    老大夫看着对面男子愈发沉郁的脸色,也想哭了。

    僵持了半响,宁锦姑娘抵不住肮部的绞痛,睁着水汪汪的眸子,说出自己的要求:“有没有女大夫?”

    她又指了指老大夫,嚷嚷着:“我不要他看,他是个男的,还好老好老。”

    林迟:“……”

    老大夫的一张老脸顿时皱成一团菊花。

    不一会儿,老大夫的小女儿从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馆楼上哆哆嗦嗦下来。女大夫三十来岁,面容和老大夫有三分相似,不过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却没学到老大夫的三分之一,但这并不妨碍给宁锦看病。

    片刻后,女大夫用比她老父更颤抖的声音说:“令千金无碍,不过初潮来了才会腹痛不已。”

    注意啊喂,令千金……令千金……

    林迟:“……”

    宁锦捂着肚子,半是疼的半是忍笑忍的。她抬头看着林迟那张易容得比路人甲更普通的脸,笑:“林爹爹。”

    林迟:“……”

    老大夫见面前的大男人?脸色不对,也猜出自家大闺女说错了话,擦了擦冷汗当即接了话说:“老朽的大闺女眼神不好,公子莫见怪。”

    记下葵水期间该注意的事儿,林迟放下锭银子,就带着宁锦离开了这家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馆。

    ……

    女大夫怎么说的?

    女儿家的这种事最好不要用药,来潮水时,喝些红糖水即可。

    宁锦姑娘躺在干净一新的床上,清澈黑亮的眸子看着林迟说“林爹爹,红糖水。”

    林迟:“……”

    虽点了灯,可在深夜里宁锦依旧看不清林迟的表情,只瞧着一个黑色的背影略有些急促的离开了。

    在宁锦姑娘心中,林迟近乎万能,却惟独有一件事可以难倒他——做饭。

    因为每天都是她做饭,宁锦有点不依了,某次缠着林迟蒸白白软软的大馒头,结果宁锦姑娘刚咬了一口,牙就被咯到了,整整疼了她好几天。

    再比如说,上山的打猎人偶尔会看到山间上空黑烟阵阵……

    不过,宁锦托着小下巴想:熬红糖水这么简单的事儿,应该不会出错吧。

    小半刻后,宁锦姑娘又眼泪汪汪了,她捧着小碗,豆大的生理泪水砸在黑漆漆的红糖水里,“好苦,好苦。”

    林迟:“……”

    能把红糖水熬成黑漆漆的,比米粥还稠上三分,且苦成草药的,绝壁神人啊。

    于是,林迟又披着星辰出去了。

    夜半三更,楚国皇城第一客栈的大厨被一阵寒意惊醒。

    然后,在一个黑衣男子冰冷的眼神下,被迫熬了一碗可口的……红糖水!

    直到很多年后,大厨想起那个一头雾水的夜晚,依旧内牛满面。

    “厨子?”

    “大大大……侠、是是,是啊……”

    “做饭。”

    “啊?大、大侠想……想吃、吃什么?”

    “红糖水。”

    “……”

    片刻后,大厨幻灭的看着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高手端着一碗红糖水从窗口……跳下去离开了。

    ------题外话------

    二更送到,宁菇凉和林迟少年的呆萌青葱番外岁月,表示是不是很有爱很甜蜜呐?【喵的继续求收藏,求留言呐~

    再次申明:林迟这么戳的名字只是假名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