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重生——贵妻难为最新章节 - 【37】 世子救美?

重生——贵妻难为 【37】 世子救美?

作者:言澈儿书名:重生——贵妻难为类别:穿越小说
    不出一个时辰,苏老夫人回主宅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一些已经成亲分家的庶子庶女按着规矩,都带着贵重的礼物来了主宅,难得一片热闹。

    苏老夫人性喜热闹,爱奢华,见着这么多小辈们,又受了这么多礼,笑的嘴是一刻都合不拢。不过她面善,人又发了福,笑起来倒是一副和蔼模样。

    宁锦见相府不仅来了本家人,还涌出这么多外家人,怕是一时间也不得清净,便趁着众人都把精力放在苏老夫人身上时,偷偷离开了正堂。

    后院一片安静,宁锦溜回自己的小苑,躺在摇椅上看着天边的火烧云。

    “你看,正西方向的那朵云像只火麒麟。”

    宁锦听了这话,侧首看了一眼正西方向,果然看见了一只前蹄扬起、张牙舞爪的火麒麟火烧云。不过很快,那朵云便变幻了形态,成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硕大肥兔。

    她指着那朵火烧云,笑道:“现在是只大兔子了。”

    语毕,宁锦才觉得有些奇怪,忙寻着声音看去——

    又是他!

    宁锦扶额疑惑道:“慕容世子怎么得空出来了?”

    慕容长离微微一笑,那笑容温雅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令人着迷万分,诚然回答道:“自然是跟着宁小姐出来的。”

    这是嫌方才在正堂相识的误会还不够大么?

    宁锦郁卒,她正待要说些什么时,突然听到几声“咝咝”的声音,顿时心中微有些发麻。

    疑惑的抬起头,宁锦果然看见了多数人都会害怕的——蛇!

    而那条蛇吐着蛇信子,可怕的竖瞳直盯着她,眨眼间已经快速的朝她飞来。

    宁锦虽然心惊,但还算反应灵敏,没有像普通闺阁女子一样瘫软在摇椅上,第一反应便是起身躲开。

    不过她快,有人比她更快上百倍。

    她只刚起身,便被拉近一个温暖的怀抱。

    慕容长离的手法实在很快,宁锦还没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儿,那条两指粗的蛇已经被一个不知名的暗器刺中了七寸,此刻被钉在树干上动弹不得。

    少有女子不怕蛇类,尤其还是这么一条颜色翠绿的蛇。

    宁锦下意识的攥紧了慕容长离的衣襟,停留在他怀中。过了好半刻,她缓过神来,发现两人的动作实在太暧昧,忙推开慕容长离,欲盖弥彰的福了半礼道:“多谢世子相救。”

    怀中空落落的,慕容长离不无失落的扶起她道:“对我,你不必客气。”

    那一双黑眸中包括的东西太深,也太多。宁锦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只是颔首算是应了。

    慕容长离看得出她的拒绝,心中微叹了口气,便又对着那条青蛇的方向厉声道:“出来!”

    登时,两个十多岁的小扮儿从枝叶繁茂的大树上爬下来。

    其中一个红衣小扮儿似是被惯坏了,怒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扯着嗓子大叫,“宁锦!”他伸手指着慕容长离,又道:“还有你这个江湖人!竟然敢弄死了本少爷的青蛇,我、我一定饶不了你们!”

    另外一个年岁稍长的青衣小扮儿忙解释:“会武功的又都不是江湖人,弟弟,这位是慕容世子!”他转过头,规矩道:“堂姐,慕容世子,你们别怪弟弟,他一向惯会闹着玩的,没有恶意。”

    宁玿跟在苏老夫人跟前已有好几年,虽然受尽宠爱,但也是个识大体的,并不骄纵,说完又向两人行了一礼。

    这是宁府的家务事,宁锦也不便让外人看笑话,又见宁玿道了歉,准备开口原谅这两个偷溜出来的小扮儿,“既然……”

    她话还未说出口,那红衣小扮儿就猛然打断她,抬起下巴,轻蔑的道:“宁锦,你以为有丞相舅舅护着你,旁人就都得怕你吗?!我早就知道了,你娘就是个下贱胚子,专门破坏别人夫妻和睦的!你又装什么大度!”

    大抵是相看两生厌,平素里苏老夫人回主宅时,这红衣小扮儿都会和宁锦过不去。往日里,宁锦倒是能原谅这么个口无遮拦的小孩子。

    可今日她听了这番话,实在是被气到了,俏脸都变得煞白煞白的。

    她刚想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扮儿时,却被慕容长离给阻着了,他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四个字:“丞相夫人。”

    仿佛是默契般,连宁锦都不知道是何缘故,自己几乎是第一时间理解了慕容长离的意思。

    她攥了攥手心,平复下心绪,冷声道:“宁珘,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儿?”她其实想更直白点问,是谁跟你嚼舌的?

    宁珘是那红衣小扮儿的名字,他仰起头,嘲讽道:“你别以为我年纪小,就可以瞒住我。这可是丞相舅母跟我娘在房里说的,我偷听到的!”

    这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带着六分威严、四分怒意的声音传来:“宁珘,你给本相跪下!”

    陆陆续续的,宁锦的小庭院里站满了人。

    这本是苏老夫人在正堂坐累了,提议走一走,却不想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儿。

    宁珘是个欺软怕硬的,而且宁相鲜少动怒,对着本家人更是连眉都不曾横过,他这么一见,立刻“噗通”一声,腿软的跪在原地。

    就连一旁的青衣小扮儿宁玿也跪下了。

    这两个小扮儿都是苏老夫人最疼爱的两个嫡亲孙子,平日里都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的主儿。苏老夫人见着两个小扮儿跪下,那是一个心疼,可碍于自己并不是宁相的嫡母,而是继母,大面上根本说不上话。

    楚怿这时也走出来了,他看了一眼宁锦身旁的慕容长离,又走近握住宁锦的手,问道:“没事吧?”

    他的声音并没有压低,宁锦以为楚怿是做给宁相看的,配合的演戏道:“无碍。”

    只是,那两个字用的语气着实不像无碍的样子。

    宁相一听宁锦这个调子,脸色更寒了,看着瑟瑟发抖的宁珘道:“不敬长辈,不尊世子,目无族姐。宁珘,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句话下来,宁珘是当场吓得掉眼泪。苏老夫人和宁珘的嫡亲父母也是心头一颤,若宁相真想重责,他们是决计没有理由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