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重生——贵妻难为最新章节 - 【100】 你还不如死在外面

重生——贵妻难为 【100】 你还不如死在外面

作者:言澈儿书名:重生——贵妻难为类别:穿越小说
    慕容长离坐在她对面,握住了宁锦冰凉的手指,说道:“刚好我近来有事去西容,阿锦,要不要随我去西容?那里有你需要的药材。”

    鸯醉的解药很繁复,其中之一,便是开在西容国的毒蓝莲。

    宁锦差点被这个条件给引诱住,忍不住在一瞬间同意,不过她脑海中画面一闪,突然想到还躺在床上的那人——顿时犹如一盆凉水兜头而来,浇灭了她心中刚燃起的小火苗。

    宁锦叹了口气,摇头说:“这怕是不行。这段时间,我还有紧要事儿要做。”

    慕容长离敛下眼眸,说道:“是为了那个你刚救的人?”他抬眼看着宁锦,“不若交给下人照顾?太后和皇后中的鸯醉恐怕不等人。”

    宁锦几乎没有思考,立刻摇了摇头。

    在她心中,太后和皇后的分量再重,也不过是路人,怎能比得过林迟?

    想到林迟,刚离开没半个时辰的宁锦又有些担心他的伤情,只不过她自知十分不好意思,人世子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自己倒好,心思全然不在上面。

    宁锦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这几日是阴天,世子的伤口可疼?”

    她指的伤是几月前在青山上,慕容长离为救她出狼群,受的伤——当时皮肉都被锐利如刀的狼爪抓得翻卷了,筋脉也有些被抓断了。直看得宁锦触目惊心。

    慕容长离淡淡的说:“还好。”

    宁锦客气的问道:“要不我替世子看看?”再怎么也是为了她受的伤,只这一点,宁锦就自觉得脱不了干系。

    “好。”

    宁锦因为慕容长离的当即同意差点给没回过来神,遂干笑了笑。

    待慕容长离掀开的宽袖后,宁锦果不其然的看到三条粗长狰狞的疤痕列在慕容长离的手腕上,这伤疤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小臂,且数在腕骨上方的疤痕更深。

    尽避已经看过了这血肉模糊的一面,宁锦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这伤太狰狞了,而是每每见到这伤痕,就让宁锦想起那群凶狠的狼群。

    也让她心中更愧疚。

    慕容长离帮了她这么多,她却总是给慕容长离带来麻烦。她不是不想帮他,而是不知该从何帮起,在她看来,帮助慕容长离,这简直比帮楚怿登上帝位,让宁家在朝堂上立于不败之地,还难。

    宁锦仔细看了看后,松了口气说道:“世子恢复得比常人都快多了,日后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影……”

    宁锦的话音还未落,忽然一个小东西窜到她的身上,再顺势爬到桌案上,眼看着就要抓到慕容长离的胳膊上。

    好在宁锦的动作快,忙抓住小东西脖子间的软肉,把它拖过来抱在怀中,然后指着它的小脑袋冷然的说道:“不准无理。”

    原先还嚣张的小猫儿立刻呜咽了一声。

    慕容长离丝毫没有被这只突如其来的猫吓到,他放下袖子,目光对上猫儿碧绿色的猫瞳,问道:“你何时养了宠物?”

    “一只小流浪猫罢了,碰巧被我捡到了。”

    慕容长离说道:“看起来倒是十分通人性。”

    宁锦弯起唇角,眸中带着浅淡的笑意,“动物通灵。”

    猫儿呜咽了一声后,只老实了片刻,便又开始不安分了。它用那尖尖的小乳牙咬着宁锦的手指,宁锦怕对它的小牙不利,把手指收走后,它又开始不安分的用爪子挠宁锦的手臂。

    小奶猫的爪子还是很锋利了,隔着层厚重的冬衣,还是把宁锦给抓疼了。

    宁锦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

    她是喜欢小动物,对小动物有足够的耐心,但那是鉴于小动物也对她也有足够的耐心的情况下。

    小奶猫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通人性,见宁锦的脸色阴沉下来,立刻把爪子收起来了,不敢再抓宁锦。只不过,它口中又传出可怜巴巴的呜咽声。

    这让宁锦着实有些诧异。

    她虽然是刚刚接手这小奶猫,但对这小奶猫的小性子还算了解。只有在想撒娇,或者饿了渴了的时候,才会不断的“喵喵喵”叫。

    如今宁锦也给它搔下巴了,逗它舒服了,只见它还是一副炸毛的样子。

    慕容长离说道:“是不是饿了?”

    宁锦摇了摇头说:“它饿的时候叫的声音是‘喵’,现在却是‘呜呜’的叫。”

    被宁锦的描述方式给乐到了,慕容长离勾起了唇角,伸手摸了摸一个劲儿往宁锦怀里钻的小奶猫。

    小奶猫仿佛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似得,“喵呜”叫了一声后,立刻不再乱叫了,温顺的趴在宁锦的怀里。

    见小奶猫的反常,宁锦刚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慕容长离是不是做了什么动作时,青画突然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

    她见到宁锦怀中的小白猫后,舒了口气,再一见在宁锦身旁坐着的慕容长离,又吸了口气,尔后快速的道:“小姐,不、不好了。”

    宁锦皱了皱柳叶儿细眉,“急什么,慢点说。”

    是关于那位爷的事儿,青画哪敢真听宁锦的话慢点说。她像是被热水烫到了舌头般,语速奇快,“小姐,那位黑衣公子,又吐血了。”为什么要说“又”呢,青画表示,在宁锦去见慕容长离的期间,那个黑衣公子就吐了不止一次血了,只不过,青画并没打算告诉宁锦,打扰宁锦和慕容世子的“谈情说爱”?

    在青画刚刚说完的时候,宁锦的脸色就变了,她把小奶猫往青画身上一扔,就起身快步离开了。连句客气话都没给慕容长离说。

    而被宁锦抛在青画怀里的小奶猫见宁锦走了,四条小短腿一蹬,从青画身上蹦跶下来,然后飞快的跟在宁锦身后。临走时,还不忘了看了一眼慕容长离,趾气高扬。

    慕容长离看着宁锦离开的背影,手指一收,将握在手中的杯子给碾成了粉末。

    ——他迟早要把林迟从宁锦的心中剔除,丝毫不剩。

    一旁的青画见了,不由自主的汗毛竖起,抖了抖,也跟着宁锦去了林迟所在的房间。

    给林迟重新清理了一遍伤口,宁锦长舒了口气。尔后才有空闲问身后的青画道:“他期间有没有醒?”

    青画抱着猫儿支支吾吾的说道:“醒是醒了,不过……”

    宁锦沉下脸,“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先前是怎么跟你说的?!罢了……”缓缓的平下心,宁锦闭了闭眼睛说道:“是我心情不好,你先下去吧。”

    青画抱着猫儿,脚步轻缓的离开,然后慢慢的合上门。

    宁锦半跪在地上,抚摸着床上昏迷的男人的锐利冷硬的眉眼,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明明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楚国?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嗓音十分轻柔,口中吐出的话却十分恶毒,

    “你还不如死在外面。”

    可是,她又怎么舍得。

    宁锦捂着脸,泪水慢慢的顺着指缝流出。

    她该拿林迟怎么办?又该怎么管着自己的心?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自林迟醒过一次又昏迷后,就再没醒过,宁锦有些担心,不过在看过他脉象逐渐正常后,又放下心来。

    期间,青画为宁锦送过几次饭,每次来取回时,都发现饭菜只动了几口。她想劝,可一看到宁锦一直未展颜的脸,就没敢劝下去。

    要说林迟也真是有些不走运,他第一次醒来时,宁锦不再,青画也不愿给报信;第二次再醒来时,守了很长时间的宁锦依旧没有在他身边,倒是去见了赵琦欢。

    赵琦欢是哭着来见宁锦的。

    宁锦不是没见过赵琦欢哭过,可哭得这么厉害,她还真没见过。

    宁锦想安慰她,可自己还是一脑子的烦心事儿,就没开口安慰,静静的看着赵琦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等着她哭完再说。

    在赵琦欢哭得十分惨烈的空当儿,宁锦除了递帕子外,还着重想了想她为什么会这么伤心,连平常的没心没肺都给压下去了。

    赵琦欢在帮她把林迟送回房间时,离开了九华寺,回过将军府。

    难不成是……将军府出了什么事儿?

    这也不太对,赵府要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她不可能连点风声都不知道,除非是严加保密的。可要不是赵府的事儿,赵琦欢这个大条怎么会哭得这么难过?

    赵琦欢哭过之后,有些收不住声音,一边哽咽一边说道:“小锦,我爹爹和大哥出事儿了!”

    宁锦的第一反应是“果真如此”,第二反应便是“怎么回事”?

    宁锦正襟危坐,问道:“赵伯伯和赵大哥怎么了?你别哭了,慢慢说。”

    赵琦欢边抽噎边说:“听管家说,我爹爹和大哥不知怎么的,这些日子来总是嗜睡,身体也越来越差,我昨日回去看了,我爹爹瘦了不少,大哥的精神头也差得很。”

    “大夫说,大夫说,爹爹和大哥怕是没多少,多少日子了?”

    宁锦听后一愣。

    赵琦欢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问:“小锦,这可怎么办,我不能没有爹爹和大哥。”

    宁锦抿着唇,没有说话。

    她柳眉皱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题外话------

    双十一到了,然后购物车满了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