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武侠修真小说 - 圣踪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百花酿泪

圣踪 第七十章 百花酿泪

作者:沈四宝书名:圣踪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灵在心分明见李仪进入云行阵中,但充斥谷口的白雾却是安然如常,并没有一丝的反应,云行阵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李仪进入。灵在心惊讶之下,赶紧拉着小兰一并走了进去。

    云行阵中,灵在心看见前方李仪一路前行,步履从容,那些雾霭白气纷纷与他擦身而过,丝毫不沾其身,不由让她想起在自己万花阵的攻击之下,虽然万花如雨,但李仪也是片花不染。灵在心这才明白,自己与这位高人之间,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根本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虽然如此,灵在心却并不沮丧,反而更为欣喜,看来自己邀得这位先生来谷中作客,指点自己的修行,真是对得不能再对的事情。

    不多时,三人已走出云行阵。甫出雾霭,乍接入目之景,李仪一声赞叹不由脱口而出:“好一座钟灵毓秀的百花谷!”

    只见迎面一座万丈高崖撞目而来,崖上一道白练般的飞瀑如九天银河倾泻而下,流珠喷玉却绝无声响。那飞流之水落至半空,尽成粉末,如烟如雾,随风起落,或聚或散,时而飘飏回升,时而散落不定,映着阳光,光艳万方,令人顿感如梦如幻。

    那瀑布下方乃是一个碧绿的深潭,瀑布落入水中,潭水外溢,形成一条小溪,在谷中蜿蜒流转,一直延伸至于三人立足脚下,忽然钻入地中,想是成了地底暗流,不知逝去何方。

    从谷口双峰至于那万丈高崖,那曲折小溪两侧都是低缓的山坡,无论向阳背阴,都生长着成片成片的参天古木,林间阳光透隙,幽静之中传来各色鸟鸣,窜耳悦心,更显林中深邃无比。树下则是生长着无数琪花瑶草,争奇吐艳,万紫千红,惹动无数蝴蝶蜜蜂扑动流翅,飞舞其间。

    李仪见识广博,随意一眼扫过,便看见不少修行界难得一见的珍异之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的奇木仙草,许多竟是世上难寻的洪荒异种,想不到在这百花谷中仍有留存。而这无数花草树木之中,竟然许多已经感悟成灵,化生出草木之精,大部分都是各色鸟儿模样,也有的竟然修成了人形,只是或者带有翅膀,或者头上长着触须,正在溪边嘻笑欢笑,忽然看见有生人进来,纷纷惊呼着躲入森林之中。

    灵在心见状,上前呼喊道:“都出来吧,这是姐姐带来的贵客。你们快出来见礼,我还给你们带来了一个小妹妹呢,以后可不许欺负她呀。”

    随着她的呼喊,那些精灵纷纷从大树后面、花叶的下面探出脑袋,眨着大眼睛盯着李仪和小兰看了一会儿。似乎感觉到两人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气息,这才纷纷发出各种奇怪的叫声,欢呼跳跃着奔跑过来,口中发出“桀桀,喈喈”之类的怪声,围着三人打转。

    李仪看在眼里,知道这些精灵虽然早已化形,有的已经是数百岁了,但是灵智不通,好像是永远长不大的孩童一般。那“桀桀,喈喈”之类的怪声,应该就是在叫灵在心姐姐。

    灵在心显然跟这些精灵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一会儿摸摸这个的脑袋,一会儿挂挂这个的鼻子,显得亲昵无比,而这时她也将原本蒙在面上的白纱摘除了,露出一张恍如明玉一般无暇的脸庞。与这些精灵嬉闹着,发出山泉般悦耳的笑声。

    就在这时,瀑布后面窜出两个绿衣少女,走到近前冲着灵在心便下拜行礼道:“谷主!”

    灵在心转身对李仪道:“李先生,这个山谷只是百花谷的外谷,请随我入内谷吧。”然后又对那两个绿衣少女道:“今天有贵客,你们快去准备些百花酿。先带这位小妹妹去红药和兰芝那儿,让她俩给她找些衣服,梳梳头发。”

    那两个绿衣少女应道:“是!”走上前来便要带着小兰前去,但小兰却有些惊怕,竟跑到李仪身后躲了起来。两人不敢上前冲撞李仪,只好先退在一边。

    灵在心装作气恼道:“好个小丫头,怎么到家了还躲到先生后面去了。”上前抓住小兰的胳膊,将她拉了出来,好歹说了半天。小兰瞪着大眼睛看了李仪一眼,李仪微微一笑,冲他点点头。小兰眼中恐惧尽去,这才乖乖随着那两个绿衣少女去了。

    李仪也跟着灵在心走到瀑布前,原来这瀑布背后是一个山洞,可以由洞中穿过这片万丈高崖。

    两人穿过山洞,李仪赫然见眼前豁然开朗,竟又是一个山谷。林木葱郁,花草繁盛尤胜于刚才所见。想不到这高崖后面竟是别有洞天,怪不得刚才灵在心说这是内谷。

    这内谷相比刚才的外谷要大了一倍有余,地灵之气也充盈许多。谷中平坦之处建有不少木楼,散落分布,隐隐围着一座高大的木楼。这些木楼参差排布,应该是暗合了某种阵法。李仪瞧了一眼,便知那木楼正处地枢中心,乃是这山谷的地眼所在。

    那座高大的木楼造的翘角飞檐,玲珑可爱,依着山势坐落于山脚。上面悬挂这一块匾额,写着“朝都”二字。左右两柱并无对联,只是分别挂着一枝花,其中左边的那枝枯败凋谢,右边的那枝则正是荣华绽放。

    李仪点点头,道:“繁华一朝,枯荣相随。”正是解破了这“朝都”之名和那一枯一荣两枝花的含义。

    灵在心赞许道:“先生高明,请先生入内奉茶。”

    李仪却道:“这个却不忙,不知贵派祖师殿何在?李仪当先前往祭拜。”

    所谓祖师殿便是各门各派祭祀开宗立派的的祖师,以及历代先辈的地方。世间修行,无论佛道或者其他派门,皆以解脱为要,长生为归。若一世修行成就,羽化飞升或者证道涅槃自然不必说,但若其中途或者天年已尽,或者渡劫失败,或者遭逢不测等以至命终之时。后人弟子为感念法缘,礼敬先辈,慢慢便有了祖师殿以供缅怀先辈。

    修行不会无师,也不可无师,因此各门各派自然都会有专门的祖师殿。修行各派互相拜访,称为拜山。修行人如果是初次到某宗门拜山,往往都要前往该宗门祖师殿祭拜,以示礼敬,这是修行界最基本的规矩。但是怜幻尘情伤之后,下令封谷,鲜少有人来拜访百花谷,加上怜幻尘心中郁郁,对弟子的教导也不上心,因此灵在心并不大知道这些规矩。

    见灵在心露出不解之色,李仪便详细解释了一番。灵在心这才恍然大悟,脸上一红,低着头引着李仪前往祖师殿。

    百花谷的祖师殿与一般宗门不同,并不是一座大殿之内,而就是在这山谷的尽头。百花谷并没有修建祖师殿之类的房舍,也没有如一般修行派门都有的祖师像、祖师神位、历代掌门神位等等。李仪眼中所见就只有一棵枯萎的桃树!

    这棵桃树非常粗大,十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树干不算高却延伸出无数的枝桠,笼罩数丈方圆,但此时枝桠上面已经没有一片树叶,只剩下筶uo躲兜氖髦Τ遄挪岳独兜奶炜铡5钌衿娴氖牵饪锰沂骶谷皇切≡诎肟罩校蝗胪粒?br />
    灵在心介绍道:“李先生,这就是我们百花谷创派祖师木灵神君的原身。”

    李仪点点头神色恭谨的走上前去。桃树前面摆放着三个草编的蒲团,但李仪没有跪下,只是双手合抱,冲着桃树浅浅作了一揖。但就在李仪弯腰的刹那,只见那棵桃树突然一动,往旁边偏移了几分,就好像是在避让李仪的行礼一般。

    灵在心看在眼中,露出无比吃惊之色。这棵神树已经枯死数千年了,今天怎么会突然动了呢?难道李先生已经知道了其中的奥秘了吗?

    行礼完毕,李仪由灵在心引进了刚才的那座写着“朝都”的木楼之中。进入其中,发现楼内隐隐有一股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强的生机含而不露,充斥其中。屋内的布置十分清雅,桌椅都以古藤编织而成,有的上面还开着小花,显然都是活着的。

    两人分主宾落座之后,一名绿衣少女端上来一个碧绿的玉瓶和两个玉杯,另有一个小水瓮。那绿衣少女手脚十分麻利,先从玉瓶中各自倒出一滴绿色浆液到两个玉杯之中,然后又用水瓮往杯子中注入半杯清水,将两个玉杯各自端到两人面前,随即行礼告退。

    灵在心笑着端起玉杯道:“先生,这便是百花酿,请您一品滋味如何。”

    “承蒙谷主盛情!”李仪端起杯子一看,内中是半杯碧绿的浆液,闻来并无任何气味,心中一奇,既然名叫百花酿,应该是集百花精华而成,怎么连一丝花香气都没有?

    李仪端着杯子饮了一口,哪知就在那浆液入口刹那,忽然一股奇香落入齿颊之间,在嘴里散开,一瞬间迸发出千百种味道,令他精神为之一震。原来这百花香气尽数被收拢在浆液之内,不得一丝泄露,难怪方才不曾闻见香气。

    李仪心中赞许,尚未细品,那无数香气已在舌尖消失无踪,紧接着舌根突然泛出一丝淡淡的苦味。不多时,苦味已从舌根蔓延至于整个舌头。那苦味十分奇特,好似并不单单只是舌上味道,而似从人心里直接流出一般,让人无法摆脱,更无力抗拒,且隐隐之间又有一份期待,期待那苦味在唇齿间百转千回,不休不止。

    常人尝到如此的苦味,恐怕早已呕吐出来,李仪深谙苦尽笆来的茶趣,虽然皱着眉头,却仍旧再细细品味其中味道。良久之后,苦味终于渐渐褪去,就在李仪眉目一舒展之时,突然一股毫无来由的酸涩冲上鼻中。随即所有苦味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并不是甘甜,而是令他意想不到的酸楚。

    这一阵酸楚,竟分不出是涌上鼻尖还是涌上心头,在一旁的灵在心看得真切,李先生的眼中竟然闪出了点点晶莹的泪花。不由让她吃了一惊。

    “李先生竟然流泪了,就连修行界初入门的弟子,也能轻易以道心辟除这稀释后百花酿的幻感。他在万花阵和云行阵中来去无碍,怎么会因这一杯百花酿而落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