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状告

掌家娘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状告

作者:云霓书名:掌家娘子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眼见桂娘就要被拖下去。

    婉宁道:“等一等,这是我请的做紫砂壶师傅家的女儿。”

    戏班子里的人这才松了口气,班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住地弯腰赔礼。

    花厅里的女眷谁也不会在意戏班班主,而是目光闪烁地看着桂娘。

    桂娘已经泣不成声,半晌才缓了口气,“七小姐,这几日有茶庄来家里,定然要我父亲做出和在沈家铺子里摆着一模一样的紫砂壶来,我父亲在赌坊写下了一百两银子的欠条不得脱身,没有脸面去求焦掌柜,我就想着,来求求七小姐,可是姚家大门紧闭,怎么也不肯帮我通传,我在姚家门口等了几天,听说七小姐今天要来陈家,正好我爹认识戏班子的班主,我求班主找些打杂的活计,这才跟了进来。”

    “七小姐,求求您了,我爹爹从来不好赌,被朋友拉扯着才去玩了一~把,哪里能欠下那么多钱,都是中了别人的圈套。”

    桂娘边说边想婉宁磕头。

    “我父亲说了,只给七小姐做壶……那些人就是不肯听,还说,七小姐如今也是自身难保,日后都不可能再做买卖,让我父亲识相些,只要做好了壶,工钱是少不了的。”

    桂娘哽咽着,“我父亲没法子,做了一把壶给他们又凑了几十两银子当还债,可他们不肯罢休,昨儿晚上那些人闯进我们家中,放了一尊玉菩萨在我们屋子里。说是失窃之物,不但要让我父亲还钱,还要告我父亲串通贼匪。要将我父亲关进大牢。”

    桂娘悲戚的声音从戏台子上传出去,回荡在整个院落里。

    在陈家做客的女眷互相看看,京里盛行紫砂壶,如今姚七小姐不做买卖了,就有人将目光算计到了姚七小姐手里的紫砂壶师傅身上。

    显然是为了夺财。

    桂娘哭道:“小姐为什么不做紫砂壶了?那么多人不日不夜才做出来,小姐砸了多少好壶才能出那一把……小姐不知道,有一次小姐砸壶。我父亲抱着碎壶哭了一晚上,说再也不给小姐做壶了,小姐就是糟蹋物件。”

    “多么辛苦才会有今天。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既然是这样费劲才做出了紫砂壶,谁肯这样轻易放手。

    想起外面的传言,大家目光闪烁地看向张氏,都说姚三老爷嫌弃长女在外做买卖。八成是姚家这样安排。

    陈大太太扶着陈老太太走过来。

    等到陈老太太坐稳了。陈大太太忍不住插嘴,“紫砂壶不是还要做吗?姚七小姐方才还跟我说,要将做紫砂壶的师傅留下来,做好的紫砂壶在姚三太太的铺子上卖。”

    张氏只觉得很多视线落在她身上。

    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大太太为什么会这样说。

    张氏惊讶地看向婉宁,“婉宁并未跟我说过这些,婉宁,什么紫砂壶的师傅?”将做紫砂壶的师傅留给她,那是不可能的。

    姚婉宁不可能会这样做。

    张氏看过去。婉宁自然而然地抬起头,“我还没跟母亲仔细说。我以为都是自家的事将来慢慢安排也就是了。”

    姚婉宁什么时候跟她提过紫砂壶,什么时候提过要将东西做出来在她的铺子上卖。

    婉宁在人前说的冠冕堂皇。

    如果她立即开口反驳,立即就会被人看出他们母女不和。

    如果她什么都不说,就仿佛是她故意要贪婉宁的钱财。

    这么一大笔财物放在眼前,不管要不要仿佛都是口是心非。

    姚婉宁这是要陷害她,陷害是她觊觎那些财物。

    今天这桂娘,也是姚婉宁安排的。

    在陈家这样的地方,众目睽睽之下,唱出这样的戏来,让所有人都知晓,姚七小姐被人算计。

    不过是片刻间的犹豫,陈大太太脸上都显出一丝冷笑。

    张氏咬紧牙关,差点就从椅子上站起身。

    她带婉宁来陈家是来定下婚事,姚婉宁却借着这样的场合来陷害她。

    她是让杨姨娘挑拨老爷管束姚婉宁没错,却没有插手姚婉宁那些茶叶,她只是利用陈家的婚事静观其变,将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坐收渔翁,她就不信,姚婉宁怎么能借着一个小小的伙计,将这些事都赖在她头上。

    婉宁看着桂娘,“你别着急慢慢说,胁迫你父亲的茶庄是哪个?”

    桂娘吞咽了一口,“是华茗轩。”

    听到华茗轩这几个字,张氏心里顿时一颤,姚婉宁卖茶的时候,二姐帮她找来了华茗轩,让华茗轩仿制了姚婉宁的新茶。

    姚婉宁绝不会随随便便提起华茗轩。

    “母亲,”婉宁的声音响起来,“上次仿造我新茶的茶铺就是华茗轩,之前我在母亲屋里看到过华茗轩的锦盒,您熟不熟悉那家茶铺?”

    果然就扯到了那件事上。

    看着姚婉宁那双眼睛,张氏怔愣了片刻,众目睽睽之下露出茫然的神情,“那家华茗轩,是京里的老茶铺,我们家里之前一直用他们家的茶叶,”说着看向花厅里的女眷,“从来没听说过华茗轩会出这样的事。”

    婉宁慢慢走向戏台,亲手将地上的桂娘扶起来,“你别着急,不管是谁,若是冤枉了你父亲,我定会让他还你父亲的清白。”

    这话说的满满的,仿佛十分的自信。

    姚婉宁定然是拿住了华茗轩的把柄,若是牵连到了二姐,就等于牵连到了她。

    张氏的脸色顿时难看。

    婉宁将桂娘带下戏台。

    陈老太太和几位女眷低声说了两句然后抬起头来,“若这事果然如此。还真是可怜见的。”

    婉宁向陈老太太行礼,“老太太好心请我们来做客,却给老太太添了麻烦。”

    “哪里的话。”陈老太太笑着道,“你也不知晓这些。”

    婉宁看向陈大太太,“陈大太太方才跟我提起紫砂壶,若是桂娘的爹能没事,我让人做把好壶给陈大太太送过来。”

    陈大太太想跟着笑一声应付,却看到姚七小姐清亮的眼睛,不由地一怔。仿佛自己的心事已经被人看穿。

    难不成姚七小姐已经知道,就算是陈姚两家结亲,要去娶姚七小姐的也是仲然。她不过就是对姚七小姐亲和了些,还问了问姚七小姐手里的茶叶和紫砂壶罢了。

    ……

    婉宁向陈老太太福了个身,“家中有事我也不便久留,改日再来跟老太太说话。”

    陈老太太颌首。“那我就不留你。”

    陈大太太还要说话。陈老太太看过去,“让人备好马车,将姚三太太和七小姐送回去。”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坐着的陈二太太汗湿了手心。

    见张氏和婉宁送上车。

    花厅里的女眷也纷纷告辞,陈老太太让陈大太太、二太太扶着回到屋中。

    刚坐下来,陈大太太忙开口,“老太太,今天的事怎么算?这亲事还提不提?”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陈老太太冷笑一声,“你要求娶姚七小姐真是看上了姚七小姐的品行?”

    陈大太太想要说话。却在陈老太太的目光下哑口无言。

    “姚七小姐都看出来了,在花厅里跟你提紫砂壶,你还当做是好事?”陈老太太道:“我原本以为姚七小姐不过就是有几分做生意的聪明,而今看来,我们是小瞧了人家,还想要指鹿为马……不嫌丢了脸面,这要是让老太爷知晓了,别说你们,我都要被训斥。”

    说到这里,陈老太太看向陈大太太,“你可在外面说了些什么?”

    陈大太太吞咽一口,“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宾客面前夸赞了姚七小姐几句。”

    京里只要有半点风声都会传得满城风雨,不出几日就会有传言说,陈家长房想要结亲是因为看上了姚七小姐的嫁妆。

    陈家今天是颜面扫地。

    “老太太,”陈大太太道,“这门亲事我们可以不做,就说我们没看上姚七小姐。”

    陈老太太冷笑一声,“没看上姚七小姐,你要将宴席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陈大太太不知说什么才好。

    陈老太太垂下眼睛,“你就等着,等着姚家那边传出消息,好好打打你的脸。”

    陈老太太话音刚落,门口的管事妈妈抿着嘴上前,“大太太,您去看看吧,大爷被崔二爷打了,前面已经请了郎中。”

    陈大太太诧异地说不出话来,“在我们家里……将仲然打了?这像什么样子,崔奕廷怎么敢这样动手。”

    陈老太太也皱起眉头,“到底是为什么?”

    下人摇摇头,“当时大爷、三爷都在屋子里,大老爷过去问了,两位爷谁也不肯说。”

    陈大太太捂住胸口,她是怎么得罪了这座瘟神。

    ……

    回到姚家,张氏立即吩咐人去打听,“去问问外面的消息。”

    然后吩咐如妈妈,“快去赵家问问,那个华茗轩和赵家有多少关系。”

    如妈妈忙道:“您别急,奴婢看七小姐不过是虚张声势,就算查到华茗轩也不关太太的事。”

    张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等到如妈妈出门,银桂匆匆忙忙上前道:“太太,听说七小姐那边让人写了状纸,要将华茗轩告上衙门。”

    这个姚婉宁是要动手了。

    ***************************************

    晚上还有一章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