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穿越小说 - 良陈美锦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七十一章:不甘

良陈美锦 第二百七十一章:不甘

作者:沉香灰烬书名:良陈美锦类别:穿越小说
    等到两人走得老远了,顾怜才拉住周氏问她:“母亲,这该如何是好?”

    周氏脸色阴晴不定,她不知道陈三爷竟然这么护着顾锦朝。而且……两人应该早就认识!

    陈三爷为什么要帮顾德昭?他身为户部尚书,没必要理会一个郎中的小事。但如果……他是为了顾锦朝呢?这么一解释,原来那些令周氏疑惑不已的事情就都有解释了。

    如果陈三爷原来不认识顾锦朝,又为什么要娶她。他明显早就和顾锦朝相识……甚至……甚至当初姚家先放话说是陈三爷想娶顾怜,最终提亲的却是顾锦朝,这都可能有陈三爷的参与!

    顾怜看母亲的脸色不好看,又怒气冲冲地说:“我看顾锦朝根本就不想帮我们……实在是忘恩负义,要不我去找她说好了,您不是还要祖母的书信吗?我拿给她,她要是不肯松口,就写信请祖母过来,她总不能违背祖母的意思吧!”

    周氏叹了口气,觉得把顾怜带过来就是个错误。她瞪了顾怜一眼说:“没有我的允许,你可不要随便去找顾锦朝!”

    顾怜想到父亲在大理寺受苦,心里就着急:“那怎么办?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被降职吧,以后四房还不爬到我们头上去了……”

    周氏皱眉:“我也没想到那陈三爷如此果断,顾锦朝应该跟他说了顾家的不少腌臜话,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对我们……当然不能这么算了,不然等你父亲出来,还不责怪死我们。等明日陈三爷不在的时候,我们再去见她,你可要听我的,不能擅做主张。”

    顾怜敷衍地点点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了。

    顾锦朝这一夜也没有睡好。辗转反侧,又侧身看着陈三爷熟睡的眉眼,心里幽幽叹气。

    帷帐外头的烛光洒在他脸上,看起来格外柔和。

    顾锦朝睡不着,有点想坐起来看书,又怕吵醒了陈三爷。只能看着承尘想事情。

    她再翻了一个身,却感觉到陈三爷似乎被吵醒了,可能是感觉到她又没睡好,下意识地侧过来,要把她搂进怀里。

    原来晚上顾锦朝总是睡不好。都是他搂住睡,竟然还睡得很踏实。但是锦朝有孕之后,两人都是分了被子睡,除非睡着的时候无意识纠缠在一起了,顾锦朝第二天醒来必然被他紧紧抱着,偶尔还能感觉到他身体的亢奋。顾锦朝有时候在他怀里蹭两下,都会感觉到他的紧绷,陈三爷挺无奈的,有一天半睁着眼睛把她压在身下。低声威胁她:“男子刚睡醒的时候都很危险,意识尚不清楚,什么都做得出来……”

    顾锦朝也就不会睡着睡着跑到他的那边去了。

    她还没回过神,就被陈三爷抱住了。手还压着她。

    顾锦朝暗暗叹了口气,看到他微开的衣襟……那个伤口已经好了,不过留下了暗褐色的伤疤,十分狰狞。顾锦朝伸手摸了摸他的伤疤。闭上眼睛还是准备睡觉,毕竟明日还要早起。

    她不知道自己闭上眼之后,陈三爷却睁开了眼。注视着墙壁许久。才缓缓闭上眼。

    十月的天,已经完全冷下来。

    夏天穿的凉薄衣物早就收起来了,竹篾、凉席早换成了软垫。昨晚下过一场雨,更冷了一些。

    怀孕已经过了头三个月,顾锦朝觉得自己还是每日去给陈老夫人请安比较好。虽然没人会闲话她,但不去晨昏定省,难免会让别人觉得她娇气了。所以等陈三爷走之后她就起床了,丫头进来服侍她梳洗。

    青蒲端了一盆开得正好的墨菊进来,屋子里顿时充满一股似有若无的菊花香。

    顾锦朝问她:“墨菊都已经开了吗?”。墨菊一向晚于别的菊花开放,应该还没开才是。

    青蒲笑着回答:“许是今年的天气寒冷得早吧,花房里好多菊花都开了。”

    顾锦朝看她样子轻松,反倒显得比平时心平气和,心里松了口气。

    青蒲的亲事已经安排好了,顾锦朝本来还想在陈家给她找,但挑来挑去都没有合适的。原来以为那个林远山挺不错的,谁知道他在老家早就有婚约了,是他父亲早年口头定下的婚约,是一个秀才的女儿。

    顾锦朝察到他已经有婚约在身。她就没有派人再去问过,免得让别人察觉了。何况林远山的确没有喜欢青蒲的意思,还真是觉得她和自己娘亲长得像,所以才亲近几分罢了。

    顾锦朝希望青蒲嫁一个喜欢她的人,家世倒是不重要,人品好就可以了。

    既然林远山不行,顾锦朝还是把希望放在自己的陪房身上,毕竟是她手底下的人,更知根知底一些。

    这样还真找到一个合适的,是父亲给她陪嫁在宣武的田庄,庄头胡永昌的大儿子胡进。顾锦朝刚嫁到陈家的时候,胡永昌带着一家子过来拜见她,那时候胡进就看到过青蒲。听了媒人牵线搭桥,觉得倒是真不错。又听说是因为伺候夫人,所以才耽搁了出嫁的年龄,心里唯一的顾虑也打消了。

    顾锦朝打算亲自见见胡进,如果合适,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她跟青蒲说了,青蒲刚开始还有点不习惯,看样子也渐渐接受了。

    吃了鸡汤熬的白粥,锦朝一早就去陈老夫人那里请安。

    陈老夫人很高兴,拉着她多吃了两个糯米包芝麻的团子。

    顾锦朝想到周氏和顾怜还在,就不好多呆,先回了木樨堂。丫头过来禀报,说西厢房那边的早膳端进去后动都没怎么动,还说等顾锦朝回来就立刻去她们那儿说一声。

    顾锦朝皱起眉,“你们如常送过去,别的不用管。”

    说是她们不死心,还不如说是冯氏不死心。依照冯氏的性格,是不可能让冯氏被贬官的。

    陈曦由安嬷嬷陪着过来给她请安了,小丫头一蹦一跳的。顾锦朝忙让她坐下来,笑着问她:“我们曦姐儿今天这么高兴啊,是不是得了先生的夸奖?”

    陈曦摇摇头。拉着她的手:“先生今日沐休,七哥一会儿要过来教我练琴!他最近都不经常来看我了……昨天下午我在祖母那里碰到他,说了半天好话他才答应的!”

    顾锦朝觉得有些奇怪,问她:“你七哥现在早上不去檀山院请安吗?”。

    陈曦声音嫩嫩的:“七哥说现在翰林院很忙,他要早些过去,我早上都见不到他了……”

    难怪她这段时间也很少见到陈玄青。

    顾锦朝带着陈曦去花房看了一会儿菊花,给她的房里搬了两盆绿牡丹。安嬷嬷才过来跟陈曦说:“七少爷过来了,在后院等您……”

    陈曦从花丛里站起身,顾锦朝摘下她裙子上的一枚叶子,笑着说:“快去练琴吧。”

    顾锦朝心里觉得陈玄青好像在躲她……平日两人碰不到就算了。他过来教陈曦练琴。必然是要给她请安的……不过顾锦朝也不会跟他计较这些,随他去吧。

    锦朝剪了一捧菊花,让丫头送到陈三爷的书房里,她才回了西次间。

    周氏和顾怜却已经等着她了。

    顾怜手里提了一个食盒,摆了三盘点心在桌上,笑着说:“……这是我从京城带回来的点心,特地给二姐捎过来的,二姐看合不合口味。要是你喜欢吃,我回去再多送一些过来。”

    顾锦朝不紧不慢地在罗汉床上坐下来。炕桌上摆了一盘云麻叶果糕、一盘黄饼、一盘佛波罗蜜。

    她看了看顾怜,笑着问:“怜姐儿对我这么和善了?”

    顾怜强笑道:“二姐见谅,原来不懂事而已……听说你有孕,我可一直惦记着你。”

    周氏先拿了一块云麻叶果糕吃:“我早上胃口不好。就没吃什么东西,这个味道倒是香甜。”又招呼顾锦朝一起吃,“怜姐儿拿回来的糕点,她祖母都还没吃过。特地给你拿过来的。原来那些都不说了,你尝尝这点心如何……”

    顾锦朝这才吃了一块云麻叶果糕,就不再吃了。“早饭吃了许多。现在没胃口了。”又微微一笑,“二伯母要是有话,就赶紧和我说吧。一会儿还想带着你们去陈家到处看看。”

    顾怜看了周氏一眼,这才从袖中拿了一封信出来,递给顾锦朝:“……这是祖母给你的。”

    顾锦朝打开看了。

    半晌把信放到一边,喝了口茶。

    顾怜忍不住皱眉:“二姐,祖母的意思,你明白吗?”。

    锦朝抬起头看着她:“我明不明白又如何?”信中的内容她早就猜到是什么了,也果然如她所猜测的那样。冯氏一贯的作风,就是命令加胁迫她,甚至还说了‘她要是再不答应,她就亲自上门求她’的话。

    “祖母年纪大了,不宜操劳过多。你们也回去劝劝她,但凡家族总是有起落的。二伯父有了这次教训,以后也知道谨慎言行了。这时候让二伯父官复原职,别人怎么想,到时候顾家真的不会被人非议?”顾锦朝淡淡地道。她已经够客气了,冯氏逼人太甚,就不要怪她了。

    顾德元出事,最应该帮忙的是谁?还不是姚家!

    但是姚家动都没动,怎么冯氏不去要求顾怜,要来要求她呢。她还不过是隔房的女儿!还不是冯氏不甘心,觉得既然花这么多嫁妆把她嫁到陈家,就要她发挥自己的价值,免得浪费了。

    顾怜要是真这么在意,早就该去求姚平了,还不用在这里问她。(未完待续……)

    PS:一定会有二更,但是肯定很晚了,大家还是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