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护花大英雄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三章 运气太好

护花大英雄 第二十三章 运气太好

作者:雨落江南书名:护花大英雄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二十三章运气太好

    看了几圈,便把那一万块钱丢到桌子上,杨不凡开始和大家一起玩,阿成一笑,同时加了进去。

    第一局,杨不凡看都不看牌,装成冤大头类型,大大咧咧的蒙了三四圈,把牌拿起来时,发现是79j,很烂的牌,不过却脸上一笑,道:“一千!”

    其余几人面面相觑,看了看杨不凡那神采奕奕的神色,暂时还摸不清这个新来的牌性,犹豫了一下,直接弃牌。

    “跟!”阿成丢了一千进来,他想试试杨不凡是不是在唬人,有的人想经过一手后,“两千!”杨不凡脸上的神色丝毫没变,有种你就继续跟的样式。

    “你赢了。”阿成一笑,直接弃牌,都听表弟阿杰说杨不凡是个新手,没好牌新手敢这么猛加么?他才一对九而已,砸两千去看杨不凡的牌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况且时间还长着呢,先让杨不凡尝尝甜头。

    “哈哈,就不跟了,靠,浪费我的同花了。”杨不凡一脸不爽,把牌放进了牌堆里,压根就不给别人看。

    牌桌上有规矩,别人不给你看,你就不能看,除非你砸钱去开他的牌。杨不凡说自己是同花,反正也没人开他的牌,也就没人能看到了。

    “这是个新手,第一手还是同花,运气真他娘的好,幸好没跟啊。”其余几人暗自侥幸。

    第一局以小牌唬人赢了两千多,这本就在杨不凡的计划内,虽然这个计划只有百分之三十不到的成功率。幸好别人没大牌,而且别人暂时也还摸不清他的底,才能让他成功,不然要是熟悉的人,可不会吃你这一套。

    第二局,杨不凡自己洗牌发牌,练习了这么久,其实手法都很纯熟了,不过他估计笨拙的洗牌,让阿成等人再次肯定他是一个来找刺激的新手。

    等阿成几人视线没有再次放在杨不凡手上时,很隐蔽的动了手脚,牌发完,大家照样是蒙了五圈,有人提前看牌,三个人直接弃牌了,实在太小,没法跟。

    “两千。”杨不凡嘴角又笑了起来,直接丢了两千进去。

    下家看了看牌,咬牙丢了两千进去:“跟!”

    “我也跟一个。”阿成同样丢了两千进去,牌不小啊,jqk顺子。

    “都跟啊,这刺激,三千。”杨不凡咧嘴一笑,表现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第二十三章运气太好

    三千已经封顶了,大家平常跟也就一千这个样子,除非牌很好才下三千,不过杨不凡第二局就直接封顶了。

    “跟!”下家还是没有放弃。

    “我弃牌!”阿成直接丢牌了,这是别人发的牌,jqk的顺子并不保险,要是自己发牌的话,肯定会继续跟下去的。

    “我跟。”杨不凡说道。

    “开了。”下家终于撑不住,丢了三千进去后开牌,“同花k。”

    “同花顺,哈哈。”杨不凡大笑,大手直接抓向那一堆大钞中,这局又赚了一万多,加上本钱的话,已经够还账了,只是既然来了,肯定得多赢一点,况且现在赢了一万多就想走,别人肯定不会答应的。

    “操!这狗屎运。”那人破骂一声,同花k都输。

    第三局继续开始,同样是杨不凡发牌,这次他直接不看牌,一直两百两百的蒙了十四圈,有三个人看了牌,牌不错,但又不好开牌,直接硬着头皮跟,下暗注要跟三倍,杨不凡暗注两百,他们得跟六百。

    一个个在心里大骂杨不凡,你有钱也别害我们啊,这样蒙下去,我们还玩屁。

    阿成也无奈,解释道:“那个,暗注最多只能下十五圈。”

    “才十五圈?我运气正好着呢。”杨不凡很不爽的说道。

    “这是规定。”阿成回道。

    “那行,蒙一千,看我运气到底怎么样。”杨不凡直接下了一千的暗注。

    下家眉头紧蹙,死死的盯着手中的牌,同花q啊,再看看桌子中间那至少两万块钱,心里纠结起来,要不要跟?

    “跟!”他直接丢了三千进去,要赌就赌一把大的,赢了就是两万多啊。

    “我弃牌。”下下家撑不住了,看来上家是真有好牌,他一个小顺子还跟个屁,他娘的早知道就弃牌了,操,都怪那小子乱下暗注。

    “跟。”阿成看牌后,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外表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是好牌还是烂牌,不过到了这时候还继续跟,那牌肯定也不差。

    杨不凡拿牌一看,顿时乐呵起来,笑道:“哈哈,运气果然很好啊,跟!”

    其他几人面面相觑,操,还在跟着呢,你有好牌居然直接说出来,到底有多好第二十三章运气太好?你再说出来我们才想好到底跟不跟啊。

    “我就不信你连续三局运气都这么好,操。”下家在心里暗骂一下,丢了三千进来:“跟!”

    和他抱着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出了杨不凡和阿成之外,还有两家继续跟着,几圈下去,桌子中间的钱越来越多,一个个都红眼了,终于有人撑不住开了杨不凡的牌,然后一边叹息一边咒骂的丢牌。

    有人第一个开了牌,接下来自然就快了,杨不凡以同花a赢下了将近七万块钱。

    “不玩了,操,今天手气不行。”有个人直接不想玩了,杨不凡才玩三局,他就已经输了两万多,这可是他带来的所有现金,杨不凡运气太红,他也只有等等再来了。

    三局总归赢八万多,目的已经达到,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钟了。接下来杨不凡也没有做的太明显,蒙了几圈后,直接晦气的大骂烂牌,然后丢了,不过这局并没有让阿成赢。

    杨不凡肯定不会让阿成赢,然后洗牌做手脚了。

    来这玩牌的人,手底下都有些本事,只不过有些人的技术不上台面而已,可以发出大牌来,却拿不准那大牌会不会在自己手里。有些人来玩,还是叫同伙一起来,把牌发给同伙,让同伙赢钱,最后分赃。

    “你来帮我玩玩,我上个厕所。”杨不凡起身,对着张大勇说道。

    张大勇点点头,没有多问,来之前都说好了的,也让他过过干瘾。杨不凡来到厕所,发现厕所内的墙壁上都装有摄像头,很隐蔽,一般人肯定察觉不了。

    要是有的人卧底混进了赌场来,跑进厕所打电话回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赌场马上就会撤离了,这赌场看起来可不简单。

    杨不凡装成撒尿的模样,然后背对着摄像头,掏出了手机发了一个信息给李金,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心里已经谋划着怎么离开了。

    回到大厅,他走出了平房,门口两个大汉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出来透透气。”杨不凡笑道,视线的余光却扫在外面的摩托车上,特别是那一辆铃木摩托跑车,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第二十四章已经报案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又回到了大厅,每个牌桌都查看过去,最后在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桌前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杨不凡回到小房间,张大勇运气不佳,输出去了几千。当然,一个新手来这种地方玩牌,就算运气逆天也会输,这些可都是老手,让你有好牌,那是更加害你,好让你加价厉害。

    幸好张大勇在来前被杨不凡叮嘱过了,看见有好牌也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下便放弃,不然到现在绝不止只输这么一点。

    杨不凡把张大勇换下,连续输了几局后,终于逮到机会,大大咧咧的砸钱,最后赢出现发牌失误的下家,之后几局轮到杨不凡发牌,他再也没有错失机会,赢了四万多回来。

    这样一来,房间内的人可没几个人玩了,都输的精光。

    杨不凡把钱全部收了回来,一脸笑意:“运气太好,各位不好意思了。”

    “等等!”阿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

    有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叫赌运,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有这种赌运,凭着运气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也有个度,当你遇见真正的赌场斑手时,再好的运气也得倒霉。

    阿成自认为不是高手,但也在赌场内混了十几年,至今没见过单凭运气就能把别人赢的精光的存在,特别是自己还动了手脚的情况下。

    运气好?

    现在阿成回想着刚才杨不凡的一举一动,发觉自己真的是上当了。运气好个屁,被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再想着杨不凡装新手、装冤大头进赌场来,阿成现在很想一巴掌把自己表弟拍到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凉快去。

    这典型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蛋啊,坑爹,不,应该是坑到表哥这里来了。

    杨不凡看着阿成阴沉的脸庞,顿时大声叫嚷起来:“输了就不服气啊?难道你们这么大一个赌场,是输不起的那种类型?大家可看好了,这家伙输不起。”

    周围几人听到这话,顿时看向了阿成。想开赌场,声誉最重要,要是只准输钱,赢了钱就不准走,大家以后谁还会来玩?

    “啪!”杨不凡直接把赢回来的钱砸在桌子上,冷笑道:“不就有点运气赢了一点钱吗?你输不起,老子也不在乎这点破钱,有第二十四章已经报案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又回到了大厅,每个牌桌都查看过去,最后在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桌前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杨不凡回到小房间,张大勇运气不佳,输出去了几千。当然,一个新手来这种地方玩牌,就算运气逆天也会输,这些可都是老手,让你有好牌,那是更加害你,好让你加价厉害。

    幸好张大勇在来前被杨不凡叮嘱过了,看见有好牌也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下便放弃,不然到现在绝不止只输这么一点。

    杨不凡把张大勇换下,连续输了几局后,终于逮到机会,大大咧咧的砸钱,最后赢出现发牌失误的下家,之后几局轮到杨不凡发牌,他再也没有错失机会,赢了四万多回来。

    这样一来,房间内的人可没几个人玩了,都输的精光。

    杨不凡把钱全部收了回来,一脸笑意:“运气太好,各位不好意思了。”

    “等等!”阿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

    有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叫赌运,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有这种赌运,凭着运气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也有个度,当你遇见真正的赌场斑手时,再好的运气也得倒霉。

    阿成自认为不是高手,但也在赌场内混了十几年,至今没见过单凭运气就能把别人赢的精光的存在,特别是自己还动了手脚的情况下。

    运气好?

    现在阿成回想着刚才杨不凡的一举一动,发觉自己真的是上当了。运气好个屁,被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再想着杨不凡装新手、装冤大头进赌场来,阿成现在很想一巴掌把自己表弟拍到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凉快去。

    这典型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蛋啊,坑爹,不,应该是坑到表哥这里来了。

    杨不凡看着阿成阴沉的脸庞,顿时大声叫嚷起来:“输了就不服气啊?难道你们这么大一个赌场,是输不起的那种类型?大家可看好了,这家伙输不起。”

    周围几人听到这话,顿时看向了阿成。想开赌场,声誉最重要,要是只准输钱,赢了钱就不准走,大家以后谁还会来玩?

    “啪!”杨不凡直接把赢回来的钱砸在桌子上,冷笑道:“不就有点运气赢了一点钱吗?你输不起,老子也不在乎这点破钱,有第二十四章已经报案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又回到了大厅,每个牌桌都查看过去,最后在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桌前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杨不凡回到小房间,张大勇运气不佳,输出去了几千。当然,一个新手来这种地方玩牌,就算运气逆天也会输,这些可都是老手,让你有好牌,那是更加害你,好让你加价厉害。

    幸好张大勇在来前被杨不凡叮嘱过了,看见有好牌也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下便放弃,不然到现在绝不止只输这么一点。

    杨不凡把张大勇换下,连续输了几局后,终于逮到机会,大大咧咧的砸钱,最后赢出现发牌失误的下家,之后几局轮到杨不凡发牌,他再也没有错失机会,赢了四万多回来。

    这样一来,房间内的人可没几个人玩了,都输的精光。

    杨不凡把钱全部收了回来,一脸笑意:“运气太好,各位不好意思了。”

    “等等!”阿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

    有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叫赌运,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有这种赌运,凭着运气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也有个度,当你遇见真正的赌场斑手时,再好的运气也得倒霉。

    阿成自认为不是高手,但也在赌场内混了十几年,至今没见过单凭运气就能把别人赢的精光的存在,特别是自己还动了手脚的情况下。

    运气好?

    现在阿成回想着刚才杨不凡的一举一动,发觉自己真的是上当了。运气好个屁,被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再想着杨不凡装新手、装冤大头进赌场来,阿成现在很想一巴掌把自己表弟拍到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凉快去。

    这典型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蛋啊,坑爹,不,应该是坑到表哥这里来了。

    杨不凡看着阿成阴沉的脸庞,顿时大声叫嚷起来:“输了就不服气啊?难道你们这么大一个赌场,是输不起的那种类型?大家可看好了,这家伙输不起。”

    周围几人听到这话,顿时看向了阿成。想开赌场,声誉最重要,要是只准输钱,赢了钱就不准走,大家以后谁还会来玩?

    “啪!”杨不凡直接把赢回来的钱砸在桌子上,冷笑道:“不就有点运气赢了一点钱吗?你输不起,老子也不在乎这点破钱,有第二十四章已经报案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又回到了大厅,每个牌桌都查看过去,最后在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桌前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杨不凡回到小房间,张大勇运气不佳,输出去了几千。当然,一个新手来这种地方玩牌,就算运气逆天也会输,这些可都是老手,让你有好牌,那是更加害你,好让你加价厉害。

    幸好张大勇在来前被杨不凡叮嘱过了,看见有好牌也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下便放弃,不然到现在绝不止只输这么一点。

    杨不凡把张大勇换下,连续输了几局后,终于逮到机会,大大咧咧的砸钱,最后赢出现发牌失误的下家,之后几局轮到杨不凡发牌,他再也没有错失机会,赢了四万多回来。

    这样一来,房间内的人可没几个人玩了,都输的精光。

    杨不凡把钱全部收了回来,一脸笑意:“运气太好,各位不好意思了。”

    “等等!”阿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

    有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叫赌运,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有这种赌运,凭着运气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也有个度,当你遇见真正的赌场斑手时,再好的运气也得倒霉。

    阿成自认为不是高手,但也在赌场内混了十几年,至今没见过单凭运气就能把别人赢的精光的存在,特别是自己还动了手脚的情况下。

    运气好?

    现在阿成回想着刚才杨不凡的一举一动,发觉自己真的是上当了。运气好个屁,被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再想着杨不凡装新手、装冤大头进赌场来,阿成现在很想一巴掌把自己表弟拍到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凉快去。

    这典型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蛋啊,坑爹,不,应该是坑到表哥这里来了。

    杨不凡看着阿成阴沉的脸庞,顿时大声叫嚷起来:“输了就不服气啊?难道你们这么大一个赌场,是输不起的那种类型?大家可看好了,这家伙输不起。”

    周围几人听到这话,顿时看向了阿成。想开赌场,声誉最重要,要是只准输钱,赢了钱就不准走,大家以后谁还会来玩?

    “啪!”杨不凡直接把赢回来的钱砸在桌子上,冷笑道:“不就有点运气赢了一点钱吗?你输不起,老子也不在乎这点破钱,有第二十四章已经报案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又回到了大厅,每个牌桌都查看过去,最后在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桌前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杨不凡回到小房间,张大勇运气不佳,输出去了几千。当然,一个新手来这种地方玩牌,就算运气逆天也会输,这些可都是老手,让你有好牌,那是更加害你,好让你加价厉害。

    幸好张大勇在来前被杨不凡叮嘱过了,看见有好牌也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下便放弃,不然到现在绝不止只输这么一点。

    杨不凡把张大勇换下,连续输了几局后,终于逮到机会,大大咧咧的砸钱,最后赢出现发牌失误的下家,之后几局轮到杨不凡发牌,他再也没有错失机会,赢了四万多回来。

    这样一来,房间内的人可没几个人玩了,都输的精光。

    杨不凡把钱全部收了回来,一脸笑意:“运气太好,各位不好意思了。”

    “等等!”阿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

    有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叫赌运,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有这种赌运,凭着运气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也有个度,当你遇见真正的赌场斑手时,再好的运气也得倒霉。

    阿成自认为不是高手,但也在赌场内混了十几年,至今没见过单凭运气就能把别人赢的精光的存在,特别是自己还动了手脚的情况下。

    运气好?

    现在阿成回想着刚才杨不凡的一举一动,发觉自己真的是上当了。运气好个屁,被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再想着杨不凡装新手、装冤大头进赌场来,阿成现在很想一巴掌把自己表弟拍到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凉快去。

    这典型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蛋啊,坑爹,不,应该是坑到表哥这里来了。

    杨不凡看着阿成阴沉的脸庞,顿时大声叫嚷起来:“输了就不服气啊?难道你们这么大一个赌场,是输不起的那种类型?大家可看好了,这家伙输不起。”

    周围几人听到这话,顿时看向了阿成。想开赌场,声誉最重要,要是只准输钱,赢了钱就不准走,大家以后谁还会来玩?

    “啪!”杨不凡直接把赢回来的钱砸在桌子上,冷笑道:“不就有点运气赢了一点钱吗?你输不起,老子也不在乎这点破钱,有第二十四章已经报案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又回到了大厅,每个牌桌都查看过去,最后在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男子桌前看到了一串钥匙,这些人正在玩二十一点。

    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局,杨不凡回到小房间,张大勇运气不佳,输出去了几千。当然,一个新手来这种地方玩牌,就算运气逆天也会输,这些可都是老手,让你有好牌,那是更加害你,好让你加价厉害。

    幸好张大勇在来前被杨不凡叮嘱过了,看见有好牌也只是象征性的加了一下便放弃,不然到现在绝不止只输这么一点。

    杨不凡把张大勇换下,连续输了几局后,终于逮到机会,大大咧咧的砸钱,最后赢出现发牌失误的下家,之后几局轮到杨不凡发牌,他再也没有错失机会,赢了四万多回来。

    这样一来,房间内的人可没几个人玩了,都输的精光。

    杨不凡把钱全部收了回来,一脸笑意:“运气太好,各位不好意思了。”

    “等等!”阿成站了起来,脸色阴沉。

    有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叫赌运,有些人确实天生就有这种赌运,凭着运气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当然,这也有个度,当你遇见真正的赌场斑手时,再好的运气也得倒霉。

    阿成自认为不是高手,但也在赌场内混了十几年,至今没见过单凭运气就能把别人赢的精光的存在,特别是自己还动了手脚的情况下。

    运气好?

    现在阿成回想着刚才杨不凡的一举一动,发觉自己真的是上当了。运气好个屁,被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再想着杨不凡装新手、装冤大头进赌场来,阿成现在很想一巴掌把自己表弟拍到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凉快去。

    这典型是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蠢蛋啊,坑爹,不,应该是坑到表哥这里来了。

    杨不凡看着阿成阴沉的脸庞,顿时大声叫嚷起来:“输了就不服气啊?难道你们这么大一个赌场,是输不起的那种类型?大家可看好了,这家伙输不起。”

    周围几人听到这话,顿时看向了阿成。想开赌场,声誉最重要,要是只准输钱,赢了钱就不准走,大家以后谁还会来玩?

    “啪!”杨不凡直接把赢回来的钱砸在桌子上,冷笑道:“不就有点运气赢了一点钱吗?你输不起,老子也不在乎这点破钱,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