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八章 不知所谓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吴氏愣怔着。

    刚刚是她嘴快,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倒不是她会怕杨氏,而是她用词粗鲁了。

    吴氏的娘家不比镇北将军府功高,她的父亲只是一名参将,前些年入了顾老将军的眼,便定了儿女亲家。

    说白了,吴氏一样是武门出身。

    吴氏自个儿没觉得不好,但顾云锦喜欢文雅人,不喜那些粗话脏话,加之进了京城,跟徐家那些读书人打交道,吴氏也收敛了许多。

    今晚姑嫂两人难得能心平气和说几句话,吴氏不愿意因一时口快,而惹了顾云锦。

    却不想,顾云锦笑得极其开心。

    顾云锦一双杏眼,眸子漆黑,看起来娇憨,笑的时候,双眼弯成月牙,叫人看在眼中,心情也愉悦几分。

    见她的笑容不似作伪,吴氏的心落了地,略一思忖,道:“云锦,不是嫂嫂要涨他人士气,但你在侍郎府里住着,仰她鼻息,你真把人得罪恨了,回头吃亏的是你啊。”

    顾云锦笑意不减,问道:“嫂嫂,我回北三胡同,我们会饿死吗?”

    “怎么可能!”吴氏赶忙道,“你是想回胡同里住?你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改明儿我来接你。”

    北三胡同里日子只是不似侍郎府里精细,但要说饿肚子,是断断不可能的。

    顾云锦思忖了一番,低声道:“我暂且不回去住,我就在这儿吃他们的喝他们的。大舅娘可不敢赶我出去,我想住就住,想走自个儿会走,那老太太拿走了太太多少东西,还不许我掏点回来?”

    提起这一桩,吴氏也是一腔的火气,替徐氏憋屈极了。

    徐家早年经商,生意做得挺大的,徐氏的生母石氏也是富商人家出身,当年嫁进徐府时,陪嫁丰厚。

    等石氏没了,填房闵氏进门,借口徐氏彼时年幼,那些家底私房全该由继母看管着。

    为了说服徐老太爷,闵老太太那时候说得好好的,等徐氏长大嫁人了,石氏留下来的陪嫁就归还给她。

    结果,等徐氏要嫁去镇北将军府里了,那些东西一样都没吐出来。

    一个是早就死了的原配,一个是给他生了两个出色的儿子的填房,此一时彼一时,徐老太爷哪里还会记得答应过徐氏的事儿?

    最终,徐老太爷自掏腰包,给徐氏添了些妆,但再添,也就那么丁点东西。

    徐氏到了镇北将军府里时,听说险些叫妯娌们给笑话死。

    前几年徐氏带着顾云锦兄妹回京,彼时要在京里立足,就没再去说过陪嫁的事情,等顾云齐娶亲了,徐氏借着要置办婚礼的由头,又来讨了一回,当然是没占着半点便宜。

    石家那儿,倒是想替徐氏出头,可是,一来石氏过世后,两家疏远许多,二来如今的徐家不再是当年的徐家,石氏这等商贾在侍郎府里讨不到好,也就只能认了。

    现如今,北三胡同里不缺吃喝,徐氏顾及在侍郎府里生活的顾云锦,那些身外之物,也就看淡了。

    可吴氏每每想起来,总觉得憋气,这会儿听顾云锦一说,不由认同极了。

    明面上顾云锦吃喝徐家的,可真要算起账来,顾云锦几年的嚼用还不及闵老太太吞走的百分之一呢。

    “行,嫂嫂听你的,你自个儿拿捏着。”吴氏道。

    顾云锦看了眼自个儿的小身板,笑容里透了几分无奈。

    要顾云锦说,闵老太太是真是不知所谓!

    将军府粗鄙,女人们都骑马练武,不管怎么闹,从头到尾也没动过苏氏与徐氏的陪嫁,徐氏带着他们兄妹回京,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并带回来了的。

    徐家自诩书香,念的是圣贤书,做出来的事情比镇北将军府里笑露齿、行摆裙、一言不合敢撸袖子的婶娘们还不如。

    毕竟,石氏只有徐氏这么一个女儿,所有的东西本就该给了徐氏的,结果最后都叫闵老太太拿去补贴两个儿子了。

    而北三胡同里,顾云齐成亲后,他们生母苏氏留下来的陪嫁就分了分,大头到了吴氏手里,小头依旧是徐氏拿着,等顾云锦出嫁时一并给她。

    顾云锦心里明白,徐氏没生出过吞银子的心思。

    前世她大婚时,除了分下来的那一份,兄嫂又另外补了她一份,徐氏从她自个儿的陪嫁里也拿了不少给她,加上镇北将军府不甘不愿送来的随礼,她彼时的嫁妆册子也算丰厚了。

    姑嫂两人说了会子话,眼看着夜深了,吴氏起身告辞。

    “你身子无碍,我也就放心了,”吴氏拍了拍顾云锦的手,“她们不怀好意,你就当心些,有什么事儿只管与嫂嫂来说,嫂嫂别的本事没有,让你吃喝不愁还是可以的。”

    顾云锦应了。

    念夏送了吴氏出去,再进来之后,一脸纠结地看着顾云锦。

    她之前去徐令婕那里转了一圈,对方的屋子早黑了,一副已经睡下的样子,念夏可不敢把徐令婕拖起来,便转道去抓药。

    等她回到顾云锦跟前,就听见她们姑嫂在说什么怕不怕的。

    念夏不敢插嘴,站在一旁越听越不踏实,这会儿没了其他人,她犹犹豫豫着,试探地问道:“奴婢怎么瞧着姑娘今儿个不太一样啊?”

    顾云锦抬起眼帘看她:“哪儿不一样了?”

    “姑娘总说与人为善,您刚一直揪着画梅姑娘不放;您说讲话要柔声细语,可您说得又急又快;您说大太太和二姑娘待您极好,可您如今似是不太喜欢她们,而且,奴婢从未见过您和六奶奶能说那么久的话……您这一落水,整个人都变了。”念夏越说越觉得怪,讪讪笑了笑。

    顾云锦明白了。

    对顾云锦而言,几个时辰前她在岭北等死,一睁眼回到这里,她的言语性子是十年后的她,但对念夏而言,却与白天大不相同了。

    但她没有办法再做十年前的顾云锦了。

    彼时慕书香,硬生生把自己的性子拧了,什么“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她把自己变成了另一个别扭的模样。

    可那终究不是她呀。

    无论她怎么学,她骨子里依旧不是那样的女子。

    在岭北时,顾云锦想通了道理,不再压抑自个儿,她并非是变了,而是做回了自己。

    “念夏,”顾云锦招了招手,让她走到身前,问道,“那你喜欢这样的我,还是落水前的我?你呢?你跟着我从将军府出来,你是想跟在将军府一样随心,还是拘着自个儿?”

    念夏没直接答,她拧眉小声问:“姑娘您呢?您是继续这样,还是再……”

    “就这样了,”顾云锦直白道,“不想再跟她们学弯弯绕绕那一套了!”

    “奴婢跟您一样!”念夏立刻应和,“哎呦,那别别扭扭的,一点不得劲儿,可折腾死奴婢了!”

    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

    她就晓得,这一个也是跟着她走了弯路,被憋惨了的。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