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十五章 刁奴

威武不能娶 第十五章 刁奴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无论杨氏心里憋着多少气,等顾云锦进来的时候,她还是换上了笑容。

    “我的儿,”杨氏亲切地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在自个儿身边坐下,“我还以为你要在那儿吃了晚饭才回来呢,我瞧瞧,今日气色倒是不错。”

    “您什么时候见我在那儿待那么久的,”顾云锦没往罗汉床上坐,搬了把绣墩在下首坐了,“我还坐这儿吧,我再往您怀里窝着,回头二姐姐进来看见了,又该不高兴了。”

    徐令婕正挑着帘子进来,这话听了个全,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

    “你没不高兴,你推我做什么?”顾云锦眼神一挑,“我琢磨过了,你这里没有毛病,好端端的不会推我的,总该有个理由。你我无冤无仇,肯定是你对我的行事有气愤之处,可我也没哪儿得罪你了呀,是不是大舅娘总是‘我的儿’、‘我的儿’的叫我,你吃味了呀?”

    说这番话的时候,顾云锦那纤长如青葱的手指正指着她自个儿脑袋,徐令婕的火气蹭蹭往上冒,想扑上去折了她那细手指。

    什么叫做脑袋有毛病?

    她看顾云锦才是有毛病呢!

    尤其是后半截话,脸皮比墙上的白灰都厚了!

    杨氏整日“我的儿”,那就是叫得好听的,哪里把顾云锦放在心里了?

    徐令婕张口想骂她,说无论杨氏叫她什么,都改变不了她爹娘全死、只一个继母的状况。

    可这种话徐令婕不能说,说一个字,杨氏就能收拾她。

    她只能重重哼了一声:“我没有推你!”

    杨氏悄悄瞪了徐令婕一眼,把话题转开了:“云锦,大姑姐身子还好吗?”

    “不好,病怏怏的,我瞧着不行,就让嫂嫂给太太请了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顾云锦顿了顿,突然又补了几句,“就昨日给我看诊的那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我瞅着她给我开的方子还不错,就找了她。”

    杨氏的笑容一僵。

    昨日那个,瞧着是圆脸和善面相,但那双眼睛,分明骨溜溜的,一心就想打听内宅事情,这种人,嘴巴都不见得多牢靠。

    顾云锦昨晚当着那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的面,说自个儿是被徐令婕推下水的,那今日有没有再胡说八道什么?

    杨氏心里想法颇多,犹豫道:“那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看起来一般呐……”

    “一般?”顾云锦挑眉,瞪着眼道,“她不是个好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您还请她给我来看诊呀?我当是您总找她诊脉,相熟嘞,刚刚您不还说我今儿个气色不错嘛,这难道不是方子的功效?”

    杨氏被顾云锦几个问题追得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她以前就知道顾云锦牙尖嘴利,但那些尖利都是冲着北三胡同去的,杨氏从来没体会过,而且,自打顾云锦跟着徐令婕学规矩之后,说话越发温和了,哪里有这么不给人台阶下的语气。

    下不来台,杨氏也只能硬撑着:“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看诊了,怎么说的?”

    顾云锦又笑了:“那儿屋子小,内室里一个嬷嬷一个丫鬟,再添我嫂嫂和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我哪儿还有下脚的地方,我就没进去听了,不晓得她们说了什么。”

    “方子开了?”杨氏道。

    “开了呀,”顾云锦睨了徐令婕一眼,在对方莫名其妙的眼神里,与杨氏道,“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出来跟我们说,太太就是心思重,心里憋着没发出来,就成了郁气,然后就病倒了。

    我觉得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婆的意思是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说理就说理,吃亏了还憋着那是要憋出病来的。

    所以,大舅娘,我就来找您跟二姐姐说道理来了。”

    杨氏一口气闷住了,好嘛,还真要给她说出花样来了!

    那厢徐令婕已经跳起来了,动作幅度大,惊到了众人,这才没有察觉到杨氏那黑透了的脸色。

    顾云锦支着腮帮子看徐令婕:“二姐姐,要文雅,别咋咋呼呼的呀,您给我当先生,怎么自个儿先乱套了?”

    徐令婕毕竟年纪小,不似杨氏那般沉得住,早上被顾云锦和徐令意接连吓唬了一通,这会儿又听顾云锦翻来覆去地寻麻烦,心中早就乱透了,只梗着脖子,道:“我没推你!”

    顾云锦朝她甩了甩手,一副大人教导小孩儿的模样:“杜嬷嬷呢?让杜嬷嬷来说说,你没推我,我是怎么下去的。”

    杨氏揉了揉眉心,让人叫了杜嬷嬷进来:“你给云锦好好说说,来龙去脉说明白了!”

    杜嬷嬷一个激灵,她晓得杨氏的意思,不管是哄是骗是编,反正要把顾云锦糊弄住了。

    可事实就是事实呀,池子边就这么几个人,顾云锦又不傻,怎么会弄不明白是失足还是被推?

    虽说无凭无据,咬死了不认,但……

    杜嬷嬷硬着头皮,道:“表姑娘,您当时走得离池边有些近,突然就掉下去了,奴婢离您有几步远,不知道……”

    “呵……”顾云锦嗤笑一声,打断了杜嬷嬷的话,“你离我远,那岂不就是二姐姐离我近?莫不是你这个刁奴,有胆做没胆认?你推我下水,让我误以为是二姐姐下手的?

    我跟你有什么冤仇?二姐姐跟你又有什么冤仇?二姐姐是你主子,她苛责你了,罚你月俸了?你这是离间我跟二姐姐的关系!

    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

    二姐姐跟我那么好,她不会推我的,肯定是你!”

    顾云锦突如其来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杜嬷嬷,被“你啊我啊”地绕得头晕,根本不明白,前一刻顾云锦还在对徐令婕步步紧逼,怎么突然间就转头向她出击了呢。

    “不、不是……”

    “不是什么!”顾云锦抬声,又与徐令婕道,“二姐姐!你看看她,她离间我们!让我误会了你!她怎么这样呀!”

    徐令婕也懵着,下意识去看杨氏。

    杨氏的念头转得飞快。

    顾云锦这是缠上了,不给她一个交代,就闹得没完没了。

    杨氏不想让顾云锦对自己起疑心,干脆就顺着她的话,冷声问杜嬷嬷:“到底怎么回事!你故意的?还是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