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平安符

威武不能娶 第十八章 平安符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一通话说完,顾云锦垂着头没有什么反应。

    大抵是年纪小,脸皮子又薄,不晓得怎么应对了。

    这么一想,杨氏的笑容越发深了,柔声细语道:“云锦,舅娘是跟你说贴己话,你在舅娘身边四年,舅娘可舍不得把你送到别家去。”

    正说着,顾云锦的头缓缓抬了起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没有杨氏设想的羞涩,反而是透着几分打趣。

    “舅娘,”顾云锦笑了笑,道,“您与我说什么呀?我又不是独身一人的孤女,我太太是您的大姑姐,北三胡同离侍郎府也就这么点路,我还有兄嫂,是了,我们四房人不多,可我还有隔了房的伯祖母、叔祖母、伯娘、婶娘……那一圈给您派下来,我都派不全。

    我往后去谁家,吃谁家饭,是要将军府上上下下点头的,哪有我一个姑娘家拿主意的。”

    杨氏一怔。

    是了,顾云锦是有娘家人的,若真是孤女一个,杨氏也看不上她。

    杨氏不关心北三胡同里怎么想,反正顾云锦跟徐氏离心,她最看重的还是镇北将军府。

    虽说徐氏带着两个孩子回京了,但打断骨头连着筋,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来,杨氏打听过了,北三胡同和将军府那儿,逢年过节,年礼是半点不缺的,徐氏次次送回去,将军府那儿也回回送过来。

    邵嬷嬷与杨氏私底下猜过,那些到底是真心实意的还是顾全脸面凑合凑合,猜了几次都没猜出了结果来。

    既然吃不准,那只当是有的就好了。

    真心实意是最好的,即便是凑合,也说明人家顾脸面,等成了这门亲,将军府依旧要与杨家顾脸面了。

    可这番话叫顾云锦直直说出来,杨氏只好顺着道:“你瞧瞧舅娘,满心满意都是你,竟然失了分寸了,你说得一点都不错,这等事,自是要长辈点头的。”

    两人说话间,徐令婕绞着帕子坐在那儿,一脸的不高兴。

    杨氏刚才瞪她呢,这会儿对顾云锦和风细雨的,哪怕晓得杨氏是做戏,徐令婕心里也不好受。

    顾云锦看在眼里,指着徐令婕对杨氏道:“舅娘说舍不得我去别家,那二姐姐呢?我在您身边四年,二姐姐可是十四年,哎呀过两年要把二姐姐嫁出去,我想想您的心呐肯定跟刀割了一样。舅娘,不如把二姐姐嫁去您娘家,那您多放心呐?”

    徐令婕愣住了,她没反应过来,怎么又扯到她身上来了?

    杨氏亦是愕然,但刚才话出口了,难道她真要说她舍不得外甥女舍得女儿?

    别说她自个儿说不出,就算说了,谁信呐?

    杨氏抿着唇,看着顾云锦那巧笑嫣然的眼睛,忿忿想,真是猪油蒙了心了,竟然以为顾云锦会羞涩,她根本就是个混的!整日睁着眼睛胡说八道!

    正琢磨着要如何化解眼下局面,画竹又进来了,给杨氏解了围。

    “太太,豫二爷来给您问安了。”

    杨氏眼睛一亮。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她听徐令婕说过,顾云锦对杨昔豫有几分好感,杨氏想着,只要往后多给些机会,她就不信以杨昔豫的模样文采会拿不下一个小丫头片子。

    顾云锦在听见“豫二爷”的名号时,不由皱了皱眉头。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她还没想好要不要迎面一拳头时,杨昔豫就已经进来了,给杨氏问了安。

    顾云锦知道,杨昔豫的礼数很周全,或者说,他这人装腔作势的时候,旁人几乎挑不出错处来。

    杨昔豫个头高,身形偏瘦,五官清俊,一股子书生文雅气。

    从前,顾云锦偏爱这种皮相,如今呢……

    她歪着头想了想,她还是很偏爱的,如此文弱,风一吹就能飘,她不用练多久,打出去的拳头应该就能有成效,多叫人开心。

    若是个虎背熊腰的壮汉,顾云锦才想哭嘞。

    她自个儿打不动,加上念夏还打不动,出不了气,只能憋屈死。

    这么一想,顾云锦的脸上添了几分笑容。

    杨昔豫不晓得顾云锦在想些什么,只当她这个笑容是亲近之意,眉宇之间不由多了些得意。

    “表妹,”杨昔豫直直看着顾云锦,道,“你身体如何?昨日听闻你落水,我很是担心,本想今日早上去探你的,你又出门去了。现在在这儿遇见你,也是正巧,我有东西给你。”

    顾云锦叫他那“深情”的目光看得后脖颈发麻,听到最后倒是想起来了,从前落水之后,杨昔豫的确给了她东西。

    那是一道平安符。

    京郊附近,寺庙道观之中,香火最旺的是西山灵音观。

    顾云锦信三清,从前也去过好几回。

    果不其然,杨昔豫从袖中取出一个锦囊,道:“里头装的是平安符,听说是灵音观的合水真人亲手画的,表妹你戴在身上,保个平安,往后莫要再出像昨日那样叫我们揪心的事情了。”

    话说完了,锦囊却一直挂在他的指尖,杨昔豫等了会儿,都不见顾云锦接过去,不由又道:“表妹你赶紧收下吧。”

    顾云锦还是不动作,挑眉问他:“灵音观的平安符,这是表兄亲自去给我求的?”

    “可不是!”杨昔豫顺口道,“一早就去求了。”

    杨氏接了过来,一面往顾云锦手心里塞,一面道:“昔豫有心了,云锦,赶紧收着。”

    顾云锦捏在手里来回看。

    见她收了,杨昔豫暗暗松了一口气。

    下一瞬,顾云锦突然抽开了锦囊的袋子,从中取了符纸出来,像观赏大家画作一般来回看。

    “表兄,西山灵音观,若是骑马去,一上午倒是够来回了,可是你不会骑马呀,别说坐轿子了,你就算是乘着马车去,到了山门处也要下车步行,这一来一去,外头天还这么亮,你是怎么回来的?”顾云锦嗤笑一声,“这真的是大清早就去给我求来的?还是你前几天就求了的?是真的给我的,还是人家不要了你拿来给我?”

    杨昔豫的脸色白了白,顾云锦这咄咄逼人的口气,叫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顾云锦连一个余光都不想给杨昔豫。

    要不是她信三清,要不是天尊让她回到十年前,她只怕是当场就把平安符连锦囊一块甩到杨昔豫脸上去了。

    前回给她平安符时,好歹离她落水有三天了,总归说得过去。

    今日这状况,顾云锦也不知道杨昔豫怎么连说个谎都漏洞百出。

    这平安符最初指不定是打算给谁的呢。

    杨昔豫这个人,靠着那副“好”皮相,还真的骗了不少人的。

    顾云锦眸子一转,落在站在角落的画梅身上。

    喏,那儿不就有一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