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六章 名声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杨氏嘴上忙应了,心里却极为不忿。

    事情还没弄明白,怎么就断言是底下人搞鬼了?

    可转念想想,徐家上下都吃亏了,顾云锦也一样,除了把事情往仆妇上推,又能有什么解释呢?

    这儿没什么事了,顾云锦退出来,领着念夏回了兰苑。

    等把房门一关,念夏低声与顾云锦道:“姑娘您可真敢说,您一句话,那些平日里嘴碎惹事的,都要赶紧闭上嘴当哑巴了。”

    顾云锦笑了。

    侍郎府从徐砚高中后开始步入官场,从前也就是商贾出身,府中人说话做事,不像传了数代的世家一般谨慎细致,哪怕杨氏这几年一直在管着拧着,还是有不少嘴碎的。

    尤其是婆媳三人三颗心,各自都有自己的亲信,彼此又有不和之处,底下人随着主子,多多少少也会冒几句话。

    平日里没人盯着也就罢了,眼下杨氏要揪人交差,想来也不会有昏了头的要做被用来警告猴子的那只鸡了。

    念夏之前也烦那些妇人,她们没少说顾云锦和徐氏的长短,什么徐家心善养着顾云锦,什么后娘刻薄徐氏委屈了继女。

    有好几回,念夏都想冲过去跟她们说说理。

    天下是有那刻薄的后娘,但徐氏不在其中,若说眼前最刻薄的继母,根本就非闵老太太莫属了,偏这一个个睁着眼睛说瞎话。

    只是,每一次念夏都忍下来了。

    因为她家姑娘说,莫要与人起争端,莫要与人论长短,尤其是仆妇们,与她们计较就自坠了身份,念夏怕惹了顾云锦的嫌,逼着自己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现在,她知道顾云锦不顾忌那些了,这让念夏都松了一口气。

    憋着做人一点也不舒服,她憋了几年,难受得要命,她不希望她家姑娘也憋着。

    给顾云锦添了茶,念夏问道:“您知道叫人议论容貌不好,为何还要自损名声……”

    顾云锦抿了一口,沉吟片刻,才又抬起头来,笑着道:“我好看吗?”

    念夏怔了怔,不知道顾云锦为何突然问起了这个,她本能地点了点头:“好看。”

    怎么会不好看呢?

    这眉眼弯弯,眼底跟盛了漫天繁星一般,叫人看了,也忍不住想跟着她一起笑。

    “那不就行了,我又没诓人,我就是这么好看。”顾云锦说完,也不管念夏反应,踢了鞋子,翻身在榻子上躺了。

    念夏见她想歇息,轻手轻脚给她盖了薄毯,就退出去了。

    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半垂着眸子,顾云锦暗暗叹了一口气,复又笑了,只是笑容里多了几分自嘲。

    名声吗?

    名声那种东西,能当饭吃吗?

    她从前背着多少好名声,什么温柔贤淑、恬静宽和,活生生把自己拧成了将军府那泥池塘里出来的青莲,最后还不是落到在岭北吃不好穿不好,只能等死的结局吗?

    她如今不稀罕那些了,让人说说容貌又怎么样?反正不久之后,她还要背上粗鲁没规矩的坏名声呢。

    等练好了拳头把杨昔豫打出鼻血了,那更是威武了。

    她不屑传言,不管好坏,那十年的经历告诉她,自己活得好,比什么都要紧。

    外头说什么,就由着他们去说吧。

    顾云锦能看得开流言蜚语,徐令婕却挨不住。

    跟着杨氏回到清雨堂,徐令婕抱着杨氏哇得哭出声来。

    “母亲,怎么会这样呢?”徐令婕哭得止不住,“我是推她了,但我什么时候嫉妒她的脸了?什么叫我容不下她?什么叫我刁蛮欺负她?这几年我这个做姐姐的,除了推她那一下,我尽心尽责了呀!

    说到底,也是母亲想抬举她,让她嫁给表兄。表兄一表人才,才华出众,又是杨家长房嫡子,母亲能给她牵这根红线,已经是给她长脸了,也不想想他们将军府,全是连规矩都不懂的粗人!除了个将军名号,还有什么呀?

    再说了,老将军战死了,她亲爹也死了,这将军府的封号指不定过几年就要撤了呢!她哪里能比得起外祖家?

    我也是听您的,您说给她铺路,我就教她京中规矩礼数,教她琴棋书画,我没亏她呀!

    就是推了一下嘛!是您让我推的,您说这是为了成事儿。

    您看,明明都是向着她的,连推下水都是为她好,她怎么能在外头让人那么骂我!”

    杨氏被徐令婕哭得脑门子痛,只能耐着心思给她解释,道:“你生活在京中,看的是皇城风土,只觉天下太平,可外头并非如此,边疆外敌,偏远州府亦有叛乱,朝廷少不了打仗的人,更不会去动领兵的将。

    顾老将军是战死了,可顾家还有云锦的叔伯在,别说她几个堂兄,连她亲哥哥都从军去了,只要还有仗打,将军府就一直会在。

    外祖家再好,也是文臣,现在重武,圣上为何器重小鲍爷?不就是小鲍爷能上战场嘛!

    若昔豫能娶了顾云锦,有将军府这条路子,外祖家也顺畅些。

    这些朝廷里的事情,娘晓得你懂的不多,你是听话,娘跟你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了。

    这几年你做得都很好,让云锦跟你交心,让她学规矩,这全是为她好。

    不过是推了一下罢了,倒是把她的泥脾气给推出来了,说到底,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我们再教她,也是浑的!”

    徐令婕听杨氏说朝政,一时有些懵,只顺着问了一句:“她既然是烂泥,那照您的意思,还让她……”

    “再烂泥,也是将军府的泥!”杨氏咬牙道,“就是个小丫头片子,等她撒了气,还不是由着揉扁搓圆吗?她也就朝底下人开刀,闹不到你头上来,你别怕她。”

    徐令婕撇着嘴,道:“她是不闹我,她让人在外头胡说八道呢!”

    “未必是她,”杨氏掏出帕子给徐令婕擦脸,道,“外头说你欺负她,但也没说她什么好的,一个姑娘家,叫人那般评说容貌,她也够丢人了的,她敢对自个儿那么狠?”

    徐令婕沉默了,想了想顾云锦平日为人,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她要真有那个胆量,早跟大姑母闹得翻天覆地了,哪里会跟着回京城来,只三五不时地拿几句话去戳人呢。”

    “也是!”杨氏点头,道,“不过就是推了一下,你别放在心上,至于外头的话,令意在你前头呢,等你来年及笄之后,谁还记得那些流言。”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